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上、下编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6:29:36 点击:22555 回复:609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40 下页  到页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3 12:26:52
  赞!学习,周四快乐!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3 12:30:16
  品读,欣赏,问候好友^O^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20-09-03 13:10:51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3 13:40:28
  顶帖,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3 18:12:47
  打卡支持!问好!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20-09-03 18:43:37
  欣赏佳作,支持原创。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3 18:48:37
  5、惨案继续
  俺爹过了五七忌日的第二天晚上,二叔在牛屋里对我说,他怎样怎样崇拜俺爹,如何如何地以他大哥为骄傲。如果他不为他大哥报仇雪恨,也真是一世枉为人。他说,指望你,长华?你太年轻了,太小唻呀!
  二叔唉叹着说:“娃儿,今儿黑了你看好门儿,我上南孙庄去一趟,找人问问,咋能弄一棵枪。要是在白日,恐怕群生他们知道。”
  他走出牛屋门,仰头对天说:“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他们用枪打死我大哥,我也叫他们死在枪下!”
  二叔上南孙庄去了一夜也没有回来。
  半清早时,我正在牛屋喂牛,南孙庄人来报信儿说,应儿黑了听见马沟有枪声,今早起来看见那儿有一个人,到近前一瞅,是您北庄的巩德生。
  直到吃罢早饭,俺妈才找族家把二叔的尸体抬回来。与此同时,一个谣言也随即在庄儿上传播开来,说是二瞎子应黑了上南孙庄钻王寡妇的布拉门子,人家觅了个打黑枪的,等他到南马沟时,把他打死了。
  不用说,已经很明白了。二叔的死于非命,焉能逃过连长太太、巩群生、稀屎平这三个败类?他们只所以散布这样的谣言,完全是欲盖弥彰,为了转移庄儿上人的视线,使不明真相的人们错误地认为,二叔的死和他们无干。
  我家一连发生了两起惨案,俺爹和二叔均遭毒手,连长太太一伙人剪除了挡他们道的人,以后,他们便可以任意妄为,兴风作浪了。再也没有人会阻拦他们,也更没有人去管他们。
我要评论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3 19:43:34
  打卡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9-03 21:02:50
  支持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9-04 05:35:41
  跟读,支持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9-04 07:06:52
  早晨来顶贴!祝愿天天好!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9-04 07:09:29
  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4 07:54:25
  叮咚,周五问候,日常窥视~~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9-04 09:12:42
  祝福大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4 09:13:31
  学习佳作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0-09-04 10:04:31
  欣赏!支持!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9-04 10:12:58
  支持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9-04 11:22:07
  佳作常读,支持继续!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9-04 11:49:14
  跟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4 12:05:21
  问好,遥祝周末愉快^O^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4 12:48:28
  赞!学习,星期五快乐!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20-09-04 14:33:00
  春光老师高产作家啊!
我要评论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9-04 16:26:39
  支持好友佳作,问候秋安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4 17:00:32
  顶帖,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4 17:54:45
  跟读学习!问好!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4 19:02:47
  第四章:斩草先除根
  1、我要活下去
  连长太太、巩群生、稀屎平他们三个人,在继续实施着他们的暗杀计划。他们肆无忌惮地在庄儿上放出口风,扬言要把我一家斩尽杀绝。他们打黑枪害了俺爹,又用同样的方法害了俺二叔,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以他们的说法是,我的俩个小弟不值一提,只要除了我,就等于斩草除根,消了后患。这以后,整个老白坡再也没有他们怕的人了。
  尽管他们两次暗算我的亲人,我一直隐忍不发。始终不在公众面前,甚至于连我家亲戚面前,我也不轻易地吐露报仇雪恨的话。我保持沉默,因为我知道,目前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就凭我现在的实力真的不足以和他们抗衡。如果非要硬上弦,强拉弓,无疑于拿着鸡蛋碰石头,我这颗脆弱的卵,怎能击得过他们那坚硬的石头块呀!老话说,光棍不吃眼前亏。又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得自己认识自己,自己了解自己。当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谨记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我能活下去,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在白天,从外表上看,一个个都是正人君子,你根本看不出来那些丑类的真实面目。一到晚上,在夜幕的掩护下,那些人的狰狞面目,凶恶嘴脸,就再也无法掩饰。也许,浓重的夜色,深沉的暗夜,就是为他们提供的舞台。也只有阴险奸诈的小人们,才更喜欢和沉沉的夜融为一体,而向人们制造恶梦。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4 19:03:01
  二叔遇害后,俺妈多了个心眼,提高了警惕,加强了对我的保护。虽然我已经十七大八,已经是搬亲大汉了,为了保护我的生命不被谋害,俺妈让我和她睡在一个房间。
  这天晚上,我刚睡着,就被俺妈在黑暗中捅醒了。
  俺妈伏在我耳边轻轻说:“娃儿,有人进院了!”
  我机灵地爬起来,跪在靠近窗户的床上,扒着窗棂向外看。巩群生手里端着一棵长枪,稀屎平手里掂着一根棍子,二人并排蹑手蹑脚地到堂屋门口。我听见门闩被拨动的声音。幸亏俺妈提前在门里又上了一道锁,并且在门闩上加了塞。为了更安全,我悄无声息地来到屋门口,把门后预备的一根牛车轴轻轻移动过去,顶在门上。我又回到里间,俺妈六神无主地把我揽在她怀里。
  巩群生他俩没有拨开门,用肩膀顶也无济于事。最后,不知是谁在门板上狠狠踹了一脚,骂了一句啥,便离开了。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4 19:03:26
  第二天,我和俺妈对门窗又重新加固。喝罢汤,我们从灶膛底下把烟洞也给堵上了。
  晚上,他们没有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连过了七天,到第八天晚上,我还没有睡着,就听见“咚咚”的响声。我隔窗看去,俩个黑影翻过我家的院墙,一落地,他们便冲牛屋而去。这两位不速之客没费多大的劲,就打开了牛屋的门,进去没多往儿就又出来了。
  这天晚上,我没有和俺妈住在一个房间。我在灶伙中铺了一张床。这些天来,为了躲避他们的谋杀,一个晚上我要更换三四个睡觉的地方。每天每天,我都特别痛恨暗夜的来临。每到晚上,我就盼望着快点天亮。只有在阳光下,那些杀人凶手才会有所收敛。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4 19:03:38
  为了我的安全,俺妈无论白天和黑夜都在担惊受怕。晚上不敢睡觉,白天又要干家务。除此之外,还帮我喂牛,作其他的重活儿。尽管我一再劝慰她,可她总是不听。是啊,她就是听了我的话,也不能保证我的绝对安全哪!思来想去,在万般无奈下,俺妈只好找我的姨夫穆子兴,请求让我的表兄穆阳秋晚上和我作伴,也好减轻一些俺妈的思想压力。我不想就这样看着俺妈被拖垮。
  如今,我只有一个想法,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完成内心中那最大的希望和梦想。但是,他们连我这个活下去的最低想法也不允许。他们黑天白日里窥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处处设置障碍,阻止我活下去,想结果我的性命。我的活着,成了他们的最大威胁。
  在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惊悚和恐怖中,催逼着我更快的成熟的同时,我也变得胆大心细,遇事多动脑筋,也就更加沉着冷静。在很大程度上,是求生的欲望驱使我时刻保持警觉,认真分析每一件事。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9-04 20:22:53
  文采斐然!跟读佳作!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9-04 21:59:05
  欣赏支持!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5 00:56:03
  欣赏佳作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5 08:42:21
  精彩网文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9-05 10:26:46
  欣赏佳作!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5 11:04:55
  跟读学习,点赞!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5 12:12:41
  蹚完海水刚回来,累啊,嘿嘿~~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9-05 13:02:34
  支持好友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5 14:13:59
  赞!学习,周六快乐!
作者:红茶pz 时间:2020-09-05 16:47:26
  跟读老师大作,向老师学习!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5 17:18:13
  周末问候,支持学习!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9-05 18:41:04
  有谋杀~~好文顶起!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5 19:08:25
  2、从死神手下滑过
  提心吊胆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了,表兄穆阳秋已经跟我作几个月的伴了。时光不可遏止地进入了腊月。
  快半夜的时候,我和表兄一同钻进牛屋,准备睡上一觉后,再调换一个地方。牛屋里,低矮的床边,我家的两头老犍头牛安静地卧着。从那富有节奏的牛铃声里,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它们在有规律地反刍。它们显得是那么悠闲和舒适。这一会儿,我特别羡慕它们,没有人世间的纷争,更没有恩恩怨怨的仇杀,它们永远是这样的无忧无虑,无得无失,无牵无挂。
  冬夜的风怪叫着在房外的树梢间穿行,我和表兄坐在被窝里暖了一会儿,觉得不再凉了,便脱衣睡觉。
  我们刚躺下不久,都还没有睡着,院中响起脚步声,每一声都仿佛踩在我的心上。我知道,这是他们又来找我了。我示意表兄,静静地躺着,千万不敢轻举妄动。
  牛屋里和房子外边一样漆黑,我睁着眼,盯着黑黢黢的屋顶。有人橇开了牛屋门,径直摸到床前。他打开火镰,在那转瞬即逝的闪光中,辨认着我的面孔。我迷着眼,尽量屏着呼吸。他打了三次火镰,我也在微闭眼睛的同时,认出了他。一点儿不差,他就是巩群生。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5 19:08:45
  巩群生看清了我的脸,伸手在被子外边摸索我胸口的位置,摸了一阵子,他找准了地方,回过手去,掉转长枪的枪管,用枪口去顶他已经找准的部位。
  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就这样等死,我无论如何要活下去。就在巩群生收回手,用枪口顶我胸口时,我从被窝里一点点挪开,直到从被窝里滑出来。紧贴着卧着的老犍头牛身边。我刚贴着老犍头牛,很闷的一声枪响,在我刚才睡觉的被窝里炸响。
  枪响后,巩群生大步流星地奔跑出去,那“咚咚”的脚步声,再一次踩响在我的心上。
  脚步声消失了,屋外那怪叫的夜风仍然在刮着。
  表兄穆阳秋开始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他哽咽地呼唤着我的名字:“长华,长华!”
  他认为我这一回算彻底去火了。
  虽然表兄在哭,可他一直躺在床上不动。我仔细谛听着屋外的声音,呜呜的风声中,巩群生虽然翻过了墙,好像并没有走远,他在等待着验证最后的结果。
  我躺在老犍头牛旁边,一动不动,怕他们赴二水,再拐回来。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5 19:09:08
  俺妈的哭声,随着打开堂屋门的声音,一同传进牛屋。她的哭声并不高,一边哭,一边念叨着:“儿啊,长华!”她一进牛屋,就直扑到床上,拍打着,哭泣着,呼唤着。
  我仍然静静地俯伏在老牛们身边,等了一阵子,我估计那打黑枪的巩群生他们走了,才低声说:“妈,我在这儿,我没事儿!”
  俺妈点亮油灯,见我从老牛身边站起来,紧紧拉住我的双手,说:“娃儿,娃儿,你没事吧?你没事儿吧?”
  表兄仍然躺在被窝里,他侧头看我,语无伦次地说:“我说脚头空,咋会没人咧?我的爷呀,我拉了一被窝。”
  他掀开被窝,一股子腥臭扑鼻而来。他说,他听到枪声后,实在控制不住了。
  经过这一番的惊心动魄,我们再也睡不着觉了。
  我对妈和表兄说:“就这样躲躲藏藏,也不是个办法呀?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们会把我治死。我不能就这样光等着他们来,这不就是等死吗?”
  俺妈说:“娃儿啊,你说咱咋弄?族家又没人管,忍吧,再忍忍吧!”
  我抬头去看屋顶,什么也没有看见,更别说人们常说的“抬头三尺有神明”的那个神了。是啊,那位神明如今在哪儿?
  我问:“这些事儿 ,官府不管?”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5 19:09:21
  俺妈说:“人常说,见官三分罪。遇着大官出行,咱这小老百姓躲还来不及哩,你还敢去见官?”
  我说:“妈,你说的那是以前。乍往儿不管咋说也是国民革命政府啊!你想想,扒庙建学的事儿,俺爹上县里一问,人家还管哩,咱家恁大的冤情,总会有人管吧?过去皇家还有律条哩,难道说国民政府还没有帝制时候清明?”
  我灵机一动,有了主意,便说:“妈,我等天一明,就上密阳县去告状。找到国民政府,叫杀人凶手们绳之以法。咱们没有法他们,县府有的是办法。如今,能给咱撑腰作主的,也只有国民政府了。”
  俺妈想了想,说:“娃儿,既然你想到了这一步,妈也不拦挡你。可你千万要小心啊!”
  表兄说:“要不,我跟你一路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我一想表兄吓得屙了一床,他能照应我啥?于是,我说:“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这样的话,目标也小一些。能不引起人们注意,还是尽量少张扬为好。记住,今儿万一有人问你们,我上哪儿去了?您都说不知道!”
  俺妈和表兄一一答应下来。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5 19:31:22
  欣赏,支持。周末愉快^O^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5 19:55:49
  支持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9-05 20:16:21
  赏读学习!支持佳作!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5 21:14:47
  好作品,赞一个!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6 06:49:34
  周末晨安,日常流窜摁爪印~~~~
作者:竹林寻雨 时间:2020-09-06 08:57:13
  上午好,支持问候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9-06 09:06:15
  支持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0-09-06 11:50:28
  敬佩文采!赏读学习!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6 12:45:53
  欣赏精彩原创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9-06 12:48:27
  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6 13:53:17
  赞!学习,周日快乐!
作者:醒后艳烛映颜酡 时间:2020-09-06 16:27:43
  支持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6 18:46:00
  晚上好,支持文友!
作者:金笺 时间:2020-09-06 19:09:05
  点赞!支持!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0-09-06 19:43:29
  先荐阅置顶支持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6 19:53:11
  虽然经历乱世,仍然生生不息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6 20:20:55
  支持!问好!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6 20:24:48
  3、告状
  我们一直谈到鸡叫三遍,天已经掩明了。
  俺妈要给我作饭,我拦住了她。对她说,老早作饭,有人闯见,肯定知道咱家有人出远门儿。俺妈说,那咋办?我就掀开锅盖,抓了两个凉馍装进衣兜。俺妈不放心,又找了几个钱塞到我手里。
  走到门口,我又找了一把铁锨,挑上一个荆条编的粪箩头,装作拾粪的样子。俺妈和表兄要送送我,我又拦住了他们。我独自一人在村中转悠,一边警觉地往村外走。确定并没有人看见我,也没有人跟踪我,这才大胆地走出村子。登到岗半坡,把拾粪的工具掩藏在乱蓬蓬的齐腰深的荒草中。寻着路径,向着密阳县的方向而去。
  直到午后才到密阳县城。仗着自己识几个字,终于找到了密阳县国民政府。我仗仗义义,杭杭而然地要进政府大院,被大门口一个扛枪的站岗人给拦住了。
  我说:“大哥,我有急事儿。”
  站岗的问我:“你有事儿,你找谁呀?你一个小孩儿能有啥事儿?想玩,上别的地方去。”
  我着急地说:“大哥,我真的有事儿。我这事儿只有县长才能处理,我得亲自见到他。”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6 20:25:04
  站岗的一点儿也不通融,正在我一再恳求他时,有一个当官模样的人从大门口走出来。
  站岗的对我说:“哎,小孩儿,这中了,这不,法院刘院长,你有啥事儿你就给刘院长说吧!”
  刘院长很不情愿的白了站岗的一眼,可是,站岗的已经说出来了,他只得问我:“小孩儿,你干什么?”
  “我告状!”
  “告状?”刘院长沉吟片刻,问:“看你的样子,从乡下来的吧?”
  “是的!”
  刘院长说:“那好,你跟我来吧!”
  县法院就在国民政府右边的同一条街上。一到刘院长的办公处,他便向我要诉状。
  “诉状?”这一下子把我给问住了。“诉状”这两个字我还是首次听说,以前也听人说过啥“写状纸”,可能刘院长说的“诉状”就是状纸吧?
  我问:“诉状是啥呀?”
  刘院长看我真的不知道,便唉叹一声:“无知的孩子呀!”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6 20:25:22
  他说,所谓的诉状,就是俗称为状纸的东西。你要告的人,所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有多大冤情,全部在诉状上陈述出来。然后递交到法院,经过审理后,会同警察局,就是你们乡下所说的局子,一起进行调查取证。如果确实如你诉状所言,就要按刑轻重判被告的罪。单凭你一方口诉,谁也不敢就相信了你的话。即使写了诉状也要经过调查。
  我不甘心地问:“警察局先把杀人凶手抓来不中?”
  刘院长笑了笑,说:“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即使你从法院出去,去找警察局,有没有诉状没有关系,但你必需得有足够的证据。没有证据,你让人怎么相信?”
  我着急地说:“刘院长,我确实有天大的冤屈呀!并且,现在还有人在追杀我。”
  于是,我把巩群生他们如何谋害俺爹、二叔,又如何夜入民宅,几次欲打我的黑枪而没有得手的事儿,对刘院长说了一遍。说罢,我跪地他面前,哭着说:“青天大老爷,你给我作主吧!”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6 20:25:36
  刘院长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告诉我:“想打赢官司,就要把证据带来,比如人证,有谁看见了,有谁能作证你所说的那些人真的作了那些事。还有物证,人证物证你什么都没有,等于是白说。再者说,鉴于你目前的处境,别说弄什么证据,恐怕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当然,县府目前也无法插手,只有你自己想办法了。”
  我的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问:“刘院长,没人会管这事儿吗?”
  刘院长双手一摊,好像很为难地说:“取证是很困难的事情,只要你有足够的证剧,县府也决不会坐视不管。法院和警察局都不会草菅人命的。不过,该躲的时候,你还是要躲躲。因为生命毕竟是第一的嘛!保住了命,才能说以后的事情。如果真的如你所说,在村庄上住不成的话,也是可以搬家的嘛!你们老百姓不是经常说,惹不起,躲得起吗?还是先躲躲吧!你年纪这么小,人微言轻啊!”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6 20:25:49
  我欲哭无泪,满怀希望来告状,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上国民政府寻求不到保护,眼时族家又没有人出头露面管这件事,巩群生他们如狼似虎,就任由他们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吗?
  从密阳县回到家,已经快半夜了。我把告状的始末如实对俺妈说了一遍,她不禁潸然泪下,我也止不住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流淌。难道真的应了俺爹那句话?“有我在一天,您混一天的人。哪一天我死了,咱这个家就得毁!”眼下,不是家破人亡又是啥?
  刘院长说得对呀,“惹不起,躲得起”天下之大,哪里是我们母子的立身之地?哪里又是我们母子的庇难所呢?我跟俺妈商量着,不中了就按刘院长给出的主意——搬家。
我要评论
作者:老巩论史 时间:2020-09-06 21:59:29
作者:水之湄SM 时间:2020-09-07 05:21:31
  跟读精彩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0-09-07 06:08:10
  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7 06:59:44
  真的是入秋了,我们这早上好凉~~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7 08:21:36
  支持,问候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7 09:12:18
  露霑蔬草白,天气转青高。
  识君日虽短,文谊长且好。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9-07 10:14:51
  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9-07 10:22:30
  赞!学习,周一快乐!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9-07 11:37:43
  新周问好,品读支持!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9-07 12:50:48
  共进共勉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7 18:44:26
  4、搬家
  我和俺妈理清了所有的亲戚,经过比较,权衡再三,最后确定搬到俺姑奶家去。她家是个较为殷实的大户。我们母子几个人,还是能承受得了的。为了稳妥其间,我上姑奶家去了一趟。
  见到俺姑奶,我把这些年来家中发生的一连串不幸,备细对姑奶说了一遍,说得她不住地擦眼泪。姑奶出于对我们母子的怜恤,就答应下来,让我们搬她家去。起码来说,是安全的,巩群生他们决不敢跑几十里地去打黑枪。
  从姑奶家一回到家,我就在暗中准备搬家的工作。几十亩地交由姨夫穆子兴处理,地不拘卖多少钱,到时他会亲自给我们送过去。两头犍子,一辆牛车,正好拉我们的东西。牛和车就作价给姑奶家。
  跟俺姑奶约定了时间,三天之后,一吃了清早饭,我就开始套车,往车上搬东西。所有笨重的物件都不带,只带棉被、衣服及其它细软。另外,还有不太多的粮食。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7 18:44:49
  左邻右舍有人看见我们往车上装东西,便过来打听我们要干什么?这还用问?一看这架势子,就知道我们要搬家了。往哪儿儿搬,我们的去向,成了邻居们关注的焦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唏嘘着,惋惜着,明知道我们真的无法在庄儿上过下去了,但谁也不说出来。
  这时,巩群生突然从人群中挤进来,他气势汹汹地挡在俺妈面前,张牙舞爪地质问:“嫂子,你说搬走就搬走了?对族家谁说了?这叫大家伙看看,好像您真的多不得过一样。像你这样,不吭气领着娃儿们走了,庄儿上人会咋说?不明底细的人会说我们欺负你们孤儿寡母了。真是这样吗?凭良心说,有这号事儿没有?别装车了,卸下来吧,你们不能走!”
  我只当作没听见巩群生的话,继续从屋里往外搬东西。刚跨出屋门,稀屎平截住了我。他恶狠狠地说:“我说老弟,你是聋了还是瞎了?群生叔刚刚说的话算放屁了?你往哪儿搬哩呀?你为啥要搬走?”
  我无奈地把东西放在地上,用寻找帮助的眼神在乡亲们中间逡巡。这些围观的人中,有和俺爹一起誓死护寨的人,有和俺爹一起上郭庵寺扒庙建学的,更有许多,俺爹当肉票时,万幸从龙济庙逃命回来,他们感恩戴德地上我家谢恩的。可现在,他们却集体无声了。巩群生他们的甚嚣尘上,使得人们在他们的淫威之下,收敛了公正之心。难道,就任由巩群生他们这样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吗?难道,今天的搬家只是瞎慌一场,只能在巩群生他们无理取闹的阻拦下而收场吗?我只能等着巩群生他们在暗夜里把我杀害吗?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7 18:45:04
  我把手中的一口黑色木箱放在地上,垂头丧气的坐了下去。
  巩群生和稀屎平已经站在了一起,他俩堵在俺妈面前,吵嚷着、叫嚣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俺妈始终在慢声细语地和他们摆证着、争辩着、表白着。我已经想好了,今天如果他们敢动一动俺妈,我就和他们拚命。反正早晚都是个死,我不能再忍受他们的欺凌。
  连长太太也挤入了看热闹的人群中,她脸上闪烁着一层幸灾乐祸的笑容,甚至于还有点儿神采飞扬。那是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心满意足。说不定,这一幕闹剧,正是她的幕后主使。
  我怒不可遏地站起来,挺直腰板,仰起头颅,攥紧双拳。我想,他们如果再不收场,再闹下去,我就会像怒狮一样扑向他们,我已经不考虑什么后果了。
  村后小庄的陆祥,手里掂了一根牛车轴。他那五大三粗的身材,踏上了我的牛车,踩得牛车直晃荡。他对我喊道:“长华,你过来!”
  我大踏步走过去,站在车轮边。
  陆祥指着我说:“老少爷儿们都听住啊,今儿里谁敢跟长华过不去,谁就是跟我过不去!长华,你不要害怕。该往车上装啥,你放心大胆地装。哪个鳖儿敢再拦挡,今天老子我和他拚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7 18:45:25
  陆祥那粗犷的声音,半截庄子都能听见。他的话震慑了所有在场的人。围观的人们更静了,谁也不说一句话。刚才像小丑一样上蹿下跳的巩群生和稀屎平,一时傻了眼。他们无论如何怎么也想不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会有人为我打抱不平。巩群生朝陆祥看了看,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终于没敢吭声。
  陆祥在牛车上挥动着牛车轴说:“老少爷儿们,都别光站住啊,平常信生爷待您的好处,不腔这一会儿都忘记完了吧?虽然他人不在了,可人情依旧在。帮帮长华,能亏了你们吗?”
  陆祥一这样说,有几个人开始招呼着往车上搬物品。
  巩群生和稀屎平看再呆下去,也没啥面子,净丢人现眼。主要的是若犯了众人恶,可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众怒难犯啊!他们灰溜溜地离开了。
  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虽然眼下我无能力报答陆祥,作为我的恩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不是他拔刀相助,我们想搬家,只能是泡影。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9-07 18:45:40
  在姑奶家我和俺妈并不吃闲饭。俺妈总是不停地帮姑奶家缝缝补补,一身不闲。每天每天,都以一颗感恩的心生活。我则干些杂活,只要是我能干动的,就决不退缩。闲来无事时,表叔、表伯、还有几个大老表们,总是找一些书叫我读。还准备着笔墨纸砚,教我研习写字、学作文章。他们家,真正地是耕读传家啊!更多的时候,他们总是耐心地开导我,教育我。
  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里,奠定了我人生的基础。我也终于醒悟过来,不能再躲,要勇敢地面对。要动脑子,要想办法。当我能活下去以后,即使我无力抗衡那恶毒的势力,我也必需运用智慧,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然后再图谋大事。
  说实话,真不想离开姑奶家。但是,我要走我自己的路。他们待我再好,也终究是栖息在人家的屋檐下啊!我跟俺妈商量,干脆还回老家吧!当我和俺妈一起把这想法说给俺姑奶时,她哭了起来。认为待我们不周。我又跟表伯、表叔一一说了我的想法,告诉他们,庄儿上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他们看实在留不住,就答应了我的请求。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0-09-07 19:22:46
  好文力顶!新周问候!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9-07 19:23:20
  支持佳作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20-09-07 19:30:35
  打卡友支持,问好!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20-09-07 20:38:39
  欣赏佳作,支持原创。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0-09-07 20:41:44
  周一顶贴支持楼主。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7 21:05:01
  支持,点赞!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0-09-07 22:39:35
  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9-08 05:47:05
  大鼎佳作
作者:醒后艳烛映颜酡 时间:2020-09-08 06:30:40
  支持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9-08 07:11:21
  欣赏,学习。支持佳作^O^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20-09-08 07:29:52
  叮咚,清晨问安~~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9-08 07:30:39
  欣赏,支持!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9-08 09:07:21
  支持作品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4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