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乡村传奇小说《老白坡》上、下编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0-08-22 06:29:36 点击:22554 回复:609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32 33 34 35 3640 下页  到页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2 09:15:40
  支持佳作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21-01-22 11:49:50
  好文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2 12:21:11
  支持老师好故事,问候午安。
作者:利乐猫 时间:2021-01-22 15:52:39
  周五给老师问个好~!^_^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2 15:58:34
  周末快乐
作者:芊若 时间:2021-01-22 16:29:42
  跟读,周末愉快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1-01-22 17:14:37
  周末问好,继续支持!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1-01-22 17:40:01
  楼主下午好!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35:28
  昨天发的《老魏闹会场》前边部分可能有敏感词汇,被抽楼了。今天经过修改,重新更新。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36:06
  “俺庄那些人”系列之十一
  老魏闹会场

  魏春阳,社员们都喊他老魏。解放前,孤苦伶仃的魏春阳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他是一个倍受剥削和压迫的贫雇农。田国兴家从一个破落户,变成了暴发户后,魏春阳就给田国兴家当伙计。
  1948年,田国兴在沙河店被人民政府枪决,田国兴的两个老婆还没有来得及说改嫁的事情,接着共产党、八路军来了,解放了泌阳县,人民当家作了主人。田国兴的大老婆杭子带着她的儿子田洪恩,田国兴的小老婆带着两个女儿,各过各的。
  五十年代的时候,田国兴的大老婆杭子和单身的王老三发生了爱情,王老三就要与杭子合户的那段时间,王老三就住在了杭子家。而十七大八的田洪恩却反对他母亲和王老三的爱情,但由于他是一个反动军官的儿子,他也不敢明大明的反对。只是,在跟着群众们上西河闸河坝时,人们都休息了,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而他却孤零零地坐在一边。没几天,田洪恩上吊自缢,寻无常了。这一弄,打断了他母亲和王老三的爱情。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36:35
  而魏春阳则顺利地和田国兴的小老婆薛姐儿结了婚。薛姐儿带有两个女儿,后来又为魏春阳生了一个女儿,一家人过得乐乐和和的。
  话说到了七十年代,搞阶级斗争时候,有一天,薛姐儿和她们生产队的江海,因为劳动时发生了小小的纠纷,按理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可是,江海却把这事儿记在了心中。等到大队召开群众会的时候,把薛姐儿硬是给拉到会台上,说她是一个反革命家属,一个反动军官的小老婆。她是贼心不死,妄图推翻人民政权。这帽子可不小啊!
  当时在会场中的老魏一看把自己的老婆拉上了会台,进行批斗。他那个气呀!平常里都是好好好,是是是的乡里乡亲,咋着说翻脸就翻脸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37:07
  这场会老魏是开不下去了,他愤然地站起身,一边往会场外走, 一边说,“我是咋得罪您了?不像是我教您的小孩填井里了!”
  要说,是泡牛屎也会发发沫。老魏说说气话,本来也没什么。可是,听到老魏说这句的人调侃地说,“你教人家小孩填井里了!”
  老魏继续往会场外走着,有人说,“咦,他教人家小孩填井里了!”
  看着老魏慌慌张张地往会场外走,又有人说,“这家伙,他教人家小孩填井里哩!”
  这一说,可不得了。这边开会批判着他老婆,那边他回家教人家小孩往井里填。人们纷纷起身,乱哄哄地说,“截住他,截住他,别让他走,他回家教人家小孩往井里填哩!”
  整个会场都乱了,老魏听见身后人们乱哄哄的,回头一看,人们正在后边追赶他,还有人喊着,“拉住魏春阳,拉住魏春阳!他回家教人家小孩往井里填哩!”
  老魏也没有听清人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只看到那么多人在追赶他,心想,把自己的老婆拉到会台上批斗,他们还嫌不过瘾,还要把他拉会台上去?想想自己是一个赤贫,又是当年的贫农代表。这阶级斗争竟然搞到他头上来了?但,后边那么多人,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大事小,跑了就了。还是跑吧!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2 18:37:17
  老魏这一跑,后边的人有的大声喊,有的起劲追。老魏还没有过河,就被群众们给追上了。
  有人问他,“你回家准备教人家小孩往井里填哩?”
  开始任凭老魏如何解释,人们也不相信他说的话。直到后来,他又第N次把那句话说了说,说他只是打一个比方,并没有那种伤天害理的想法,群众们才放开他。
  而批斗他老婆的斗争会,也只得草草收场。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1-01-22 18:47:19
  支持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21-01-22 21:10:08
  周末愉快!
作者:靳芝 时间:2021-01-22 22:11:20
  顶!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1-01-22 22:45:28
  欣赏支持,晚上好!
作者:百财2019 时间:2021-01-23 00:21:49
  品赏精彩!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1-01-23 04:21:30
  大家好!周六快乐!^_^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3 10:10:55
  周末问候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21-01-23 10:12:52
  支持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3 12:42:28
  那个时候的人直接哑巴算了,不敢说句话,说了就被扣帽子……捂脸
  • 春光辉耀: 举报  2021-01-23 15:25:15  评论

    那个时代据说一个人庄稼棵里都不敢说一句对社会,对形势有悖的话。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21-01-23 15:48:03
  周末愉快
作者:楼已 时间:2021-01-23 16:47:18
  周六来顶佳作!
作者:甜筒来福猫 时间:2021-01-23 17:01:55
  春光老师周末好~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1-01-23 17:13:19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3 18:38:21
  “俺庄那些人”系列之十二
  老河生劝坟
  老河生是一个艺人。解放前,每年春节的时候,庄儿上就要组织一个“杉篙队”,进行庆祝新年的表演。所谓的杉篙队,都是庄儿上人自愿参加的。其形式是,前边有铜器开路,后边就是两个人抬着一根丈把长的杉木杆,一个人坐在杉木杆上,头上戴着牛笼嘴,权充县太爷的乌纱帽。那么,这根杉木杆就是县太爷的大轿了。既然是县太爷,随从是万万不可缺少的。所以,在旁边肯定是要有一个随从的。这就是在县里办事的衙役。随从一手挑着一根不太长的木棍,在棍子的梢头挂两个驴屎蛋,这就算是灯笼了。另外一只手还要提着一只男人们撒尿的夜壶。这便是为“大老爷”准备的茶壶。这个扮演者需要一个体贴而殷勤的人,因为他要不时地劝“大老爷”喝茶,就那么一会儿一句,“大老爷喝茶!”“大老爷喝茶!”惹得围观者们哄笑不止。为新年增添了不尽的乐趣。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3 18:38:41
  老河生不抬杉篙,也不扮演随从,每年,只有他能扮演县太爷。那根杉木杆可不是好坐的。坐杉篙的技术性相当高,两个抬杉篙的不时地会上下左右颠簸,稍有不慎,就会从杉篙上摔下来。可人家老河生,往杉篙上一坐,任你两个抬杉篙的随便挑、抖、震。老河生会随着杉篙高低起伏,并且还能在杉篙上做出种种稀奇古怪的动作。让人看着既惊险又刺激。这是连一点保险的安全措施都没有的啊!
  即便如此,他还不会忘记交待抬杉篙的,“娃儿们,抬稳当点啊!别摔住爷啊!”
  这时,衙役便会高高地举起夜壶,适时地说:“大老爷,喝口茶压压惊吧!”
  老河生接着说:“去您娘那腿吧!”
  哪一的年的杉篙队表演,都少不了老河生。这根杉篙,除了他没人敢坐,也没人会坐。说实在的,他为俺庄儿庆祝新年活动,带来了欢乐和喜悦。也算是功不可没。
  解放后,那些杂八调子不时兴了,老河生就再也没有坐过杉篙。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3 18:39:02
  老河生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个无赖。民国十八年年惩的时候,山后的饥民不断涌到山南来要饭。都是一家老老小小的。有一天,一位长者领着妻子和女儿来到俺庄,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说是给妮儿找个头,也省得跟着他被饿死。老河生听说后,就把人家闺女领回家了。老河生也是一个穷人,床没有床,棉被更不用提。他就把他家的灶伙当成了新房。和人家闺女过了一夜。第二天,他领着那闺女,找到那要饭的长者,开口就说人家不实诚。那长者问他咋回事儿。老河生理直气壮地说:“这妮儿明明结过婚了,你却说是一个黄花少女,我不要了!”就这样,老河生白白把人家的闺女给糟蹋了一晚上。明目张胆地欺负外乡人。
  六十年代末期的时候,老河生的妻子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儿一女。他又当爹又当娘拉扯着俩孩子。
  尚庄老郭她丈夫死了,就埋在俺庄东北角大菜园那儿。老郭有一个闺女,两个儿子。由于生计问题,女儿许配了人家并早早地出嫁。留下建堂、建忠他弟兄俩。建堂除了驼背,没有别的毛病。建忠倒是因为小儿麻痹症,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眼睛又不好使。说话又爱流口水。养育孩子的重担一下子落在老郭的肩上,这可咋办啊?她每每领着孩子们到丈夫的坟上去哭,也怪可怜的。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3 18:39:25
  庄儿挨庄儿,地头搭地头,老郭去哭坟,差不多的人都知道。老郭也是个一把叉货,没有主见,没有思想,半精不膯那一号。隔两天她到坟上去哭去了,隔两天她到坟上去哭去了。老河生也是操着那㨨红薯心的,他看这是个机会,看见老郭去哭坟,他就去劝。他的目的就是拾个寡妇当老婆。
  老河生是谁呀?能说会道,花言巧语,哄个二百半女人那还真是绰绰有余。又是举例子,又是打比方。你也俩小孩儿,我也俩小孩儿,合成一家人,那不是刚刚好吗?老郭自知无能力抚养孩子,便跟了老河生。
  有一次老郭她母子三人不知道是为啥事儿,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老河生回家看见了,头一扭,脸一迈,骂道:“瞅您几个那鳖形,全牛庄儿就说您娘几个最能哩!”他们是能是傻,也是你当初选的啊!
  建堂长大了,能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能挣工分了。可建忠是一身残疾,啥也不能干。就是好看画本儿。他和小兴家只隔了一道沟。小兴家在沟南,老河生家在沟北。那时,小兴是个孩子头,全村的孩子们都找他玩。他那儿连环画也多。建忠总是一本一本地看。虽然不识字,但上面的图画却吸引了他。建忠也是个好读者,看过一本送去,再看下一本。建忠不傻,还很会说话。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3 18:39:36
  人往往都会犯同一种错误,没有得到的时候,咋想着都是好的。非要得到才趁自己的心。及至得到了,便生出许多的事端。老河生当初为了得到老郭,真是巧言令色,说得天花乱坠。时间一长,他总是嫌老郭傻,弄弄打一顿,弄弄打一顿。就是老郭跟着她前夫时,也没有挨过这么多的打。一气之下,老郭领着孩子们又回了尚庄。老河生多能啊!他看建堂能做活,哄着劝着,不让建堂走。于是,建堂便留下了。
  回到尚庄后,老郭和建忠成了他们生产队的五保户。每家每户轮流管他娘儿俩的饭。后来有人嫌麻烦,家家户户给他娘儿俩兑粮食。反正不让他娘儿俩饿着,他娘儿俩充分享受着社会主义的优越制度。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1-01-23 19:21:54
  看望朋友!周末愉快!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3 19:53:58
  跟读学习!支持原创佳作!
作者:靳芝 时间:2021-01-23 22:07:39
  周末愉快!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1-01-23 22:28:23
  写得好,欣赏佳作。
作者:百财2020 时间:2021-01-23 23:32:56
  支持佳作!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4 06:00:16
  支持佳作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1-01-24 09:00:08
  这老河生好事丑事还不少。跟读!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1-01-24 10:00:58
  继续支持大作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1-01-24 10:04:41
  大家好!周日快乐!^_^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4 10:05:19
  质朴的语言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1-01-24 10:24:48
  楼主上午好!
作者:风吹锦衣印梨花 时间:2021-01-24 10:37:17
  支持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4 11:34:08
  弱势的人容易受欺负,很多村里专门有老河生那样的人,专门欺负弱者,会遭天谴的呀
我要评论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21-01-24 11:44:46
  好文笔!跟读佳作!周日问候!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21-01-24 13:15:11
  支持
作者:靳芝 时间:2021-01-24 18:30:18
  支持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4 18:36:32
  “俺庄那些人”系列之十三

  大行户卖妻



  行户者,经纪人者也。而村庄中大凡外号叫“行户”的,有的略懂一些经纪人的道道,有的只是一个浑名。像大行户,就是这样。
  大行户弟兄两个,他兄弟叫张小麻儿。弟兄俩开始搁和的特好。因为自家有好几十亩地种着,日子也算过得去。
  有一天,大行户从大牙的大烟馆那儿经过,看见屋里几个吸大烟的挺在床上,云里雾里的。大行户牙一呲,说:“你看他几个那得劲哩,跟谁给他们摒上了一样。”
  意思是辱骂那些吸大烟的人。这一句话不打紧,被大牙听见了。你骂人家吸大烟的,他一个开烟馆的愿意吗?从此以后,大牙只要一见到大行户,就让他进馆子吸两口,又不要钱。起初,大行户死活不吸。搁不住大牙一而再,再而三地劝啊,哄啊,终于是盛情难却。大行户开始的时候是尝尝,三尝两不尝,他可上瘾了。好!不等大牙再劝,他自己上大烟馆要求吸大烟。哪有恁多好事等着他呀?也中,掏钱哪!花钱也吸。不吸已经不中了。吸大烟确实是个无底洞。大行户开始吸时,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儿,钱花完了,把家里织的布拿出来卖掉。能卖的东西都被大行户换大烟吸了。一上瘾,还管那三七二十一?卖牲口,卖地,只要能弄到钱,就有大烟吸。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4 18:36:44
  这时,他兄弟张小麻儿不干了。气愤地对他老婆说起他哥吸大烟的事儿,说:“咱哥吸大烟,咱爹也不管管,就由住他的意儿吸哩!”
  张小麻儿他老婆说:“他吸你也吸,他吸你也吸!”
  张小麻儿可不敢吸。他哥把家都快弄穷了,他再一吸,他们的家算是彻底完蛋。无奈何,他弟兄分了家。大行户分得三十亩地,就是北山湾顶河池的地,他卖地时,张振生正好从唐河樊老二的队伍上回来,便买了下来。大行户还分了一头牲口,不到三个月,弄得净打光。再后来,房子也卖掉了。住也没地方住,他女人跟着他,受罪可不小。整天里,他就像是一个病人,鼻脸憨水的,鼻涕搭拉着,口角的涎水淌着,哪还有个人样儿啊!就这样了,他女人出去要饭,回来再均给他吃。他还是一趟又一趟地往大牙的大烟馆去。大牙已经不待见他了。为啥?他没钱,赊账也吸大烟,大牙看他穷了,能会让他吸?不吸活不下去呀!大牙就想了个办法,说把你女人卖了吧!还还账,还能吸些时大烟。他有点儿不情愿,但又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咕咕哝哝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大牙以为他是默许了,就找到人贩子,把大行户的女人给卖了。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4 18:36:59
  人贩子领大行户的女人走,大行户在后边跟着,一直到西南河,女人忘不了和大行户的夫妻之情,她穿有两条裤子,又脱下一条给了大行户。至此,大行户无论如何不卖自己的女人了。人贩子可不依。说你当初说的好好的,又后悔了。找大牙去吧,是大牙卖给我们的。俩口子那个哭呀,真是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事已至此,他们终于在西南河分手了。
  大行户为了吸大烟,连他女人最后给他的裤子也当出去了。他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只得用麻袋掏出一个洞,头钻里边,披在身上。头发锈在了一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混鬼”呀!他看在庄儿上也混不下去,就上东南山去了。
  后来,七老汉上东南山去要饭,回来后说,他遇到了大行户,也是披个烂麻袋。七老汉看他实在可怜,便给了他几个钱儿。谁知道,大行户这边得着钱,那边他就又进了大烟馆。
  再后来,完全没有了大行户的消息。说不定早就死到啥地方了。那号人就是沟死沟埋,路死路埋呀!
  作为一个人,不走正道,真不中啊!
作者:楼已 时间:2021-01-24 18:51:27
  大行户管不住自己有错,但那个开烟馆的才是罪恶之源
我要评论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1-01-24 18:57:34
  周日拜访,支持佳作!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1-01-24 21:23:54
  欣赏佳作!周日快乐!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1-01-24 21:26:51
  支持好文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1-01-25 02:23:23
  大家好!周一快乐!^_^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1-01-25 09:19:13
  大烟鬼早死早托生,开大烟馆的太缺德。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1-01-25 09:24:35
  欣赏,支持!
作者:芊若 时间:2021-01-25 10:44:56
  品读,支持
作者:楼已 时间:2021-01-25 10:57:15
  问好,支持佳作!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5 11:59:24
  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5 13:58:30
  支持佳作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5 16:13:45
  开烟馆的就不正当
我要评论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1-01-25 16:55:46
  一如继往支持!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5:43
  “俺庄那些人”系列之十四

  孙照群吹号(黑色幽默)

  孙照群是个苦命人,十几岁时,跟住他妈当带肚娃儿,嫁到了南孙庄儿。可是,他的后老子却不待见他。他常常为此事纠结不已。也常常坐在村庄外的大路边发呆。忽然有一天,从南孙庄边过队伍,孙照群问人家要不要人。那时节,国军队伍连壮丁都拉,自愿来当兵,他们是求之不得。于是,十六七岁的孙照群便加入到一支国军队伍中,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丘八。当官的看孙照群年龄虽小,但人还算机灵,就培养他当司号兵,专业吹号。
  一年多后,他们的队伍到了浙江杭州。孙照群也是听队伍上的老兵油子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一辈子到杭州来不游游西湖,等于是白活了。一听此言,孙照群毅然决然地把号筒子往营房一摞,毫不犹豫地跟几个老兵游西湖去了。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6:12
  游了三天西湖,孙照群回到兵营,连长一把攥住他的领子,恶狠狠地骂道:“你妈拉个比,孙照群,你不是当逃兵了吗?你又拐回来弄啥?老子今天非枪毙你不可!”说着话,连长拔出手枪,拉开枪拴。就要枪毙孙照群。
  孙照群听见枪拴响,知道这一回是彻底完蛋了。便嘴张得像小瓢一样,“哇”地一声哭开了,他边哭边说:“我哪敢当逃兵啊?我游西湖去了!”
  连长这才明白孙照群不吭不啊而离队的原因。还继续让他吹号。
  到1948年,渡江战役之时,孙照群成了解放军的俘虏。按照当时的政策,愿意加入解放军的话,解放军热烈欢迎。如果想回家的话,就发给路费,让其回家。
  孙照群当了十几年兵,吹了十几年的号,也厌倦了军旅生活。他便要求回乡。后来有人说,孙照群那个部队被解放军一直追赶到东海岸,好多国军都登上了前往台湾的船只,孙照群和许多国军一样,虽然爬上了船,又被别的当兵的给推下来了。台湾没有去成,他才成了俘虏。
  孙照群一路风尘,赶回他的家南孙庄。可是,已经是物是人非,在他面前的,只是一片废墟。过去曾经辉煌过的村庄荡然无存。村庄被平了,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这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想想自己那可怜的身世,不由得放声大哭。他的哭声,比他吹的号还要响亮。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6:36
  孙照群的哭声,惊动了在附近田地里劳动的人们。他们都是俺庄儿的。他们见一个年轻娃儿在孙庄边哭,走过去一问,半年是外出当兵多年的孙照群。便把他领到俺庄儿。后来,孙照群就成了俺一队的社员。
  由于孙照群当了多年兵,学会了理发。生产队便让他给社员们理发,按一级劳力记工分。另外,他还包揽了附近村庄几个生产队的理发活儿。额外又多了一些收入。
  在这期间,孙照群又寻了一个女人,令孙照群兴奋不已的是,妻子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起名叫发立、发顺。因为有了这一对长得聪明伶俐的双双儿,孙照群是见人就笑,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单说发立、发顺长到十三四岁时,在那个夏天,俩兄弟一齐上西河去洗澡。谁也想不到,俩兄弟从此一去不还。双双淹死在西河的小潭里。两年后,发立、发顺的妈妈也因为日夜思念儿子,而得了抑郁症,不久便撒手人寰。撇下孙照群孤零零一个人。
  妻子尸骨未寒,孙照群又托人把殷河的一个寡妇介绍给了自己。那妇人带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因为跟了孙照群,便以孙照群的意思,都姓了孙。大女儿早早地出门嫁婿儿了,二女儿名叫焕儿。俺队里的人们,明里暗里都叫她孙照焕。可能是跟孙照群排着字牌儿,才能对孙照群进行污辱吧?他的儿子倒是没有和他一样的字牌儿。可笑的是,后来老婆又为他生了两个女儿,孙荣兰、孙荣琴。但俺队的大人小孩都喊她姊妹俩是孙照兰、孙照琴。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6:57
  社员们只所以不尊敬孙照群,大概是他自己的原因。一是行为不端,再一个是为人不善。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一次重大的变故,让孙照群的人性扭曲了。那是在小女儿老琴出生后,孙照群因为骨膜炎一类的病,是先从脚趾开始的,到医院去诊治时,医生告诉他,必需高度截肢,否则,连他的命都保不住。为了多活几天,孙照群听从了医生的劝告,把整整一条右腿从大腿根处给截了。从此之后,孙照群只能靠双拐行走。他也只能在俺这一个生产队理发。
  其实好多社员都不想让孙照群理发。因为自己是残疾,一锅洗头水是烧了又烧。给这个人洗过头之后,用同一锅洗头水再给另一个人洗。谁若恶唆,谁自己把水换掉,重新再烧。所以,那时俺队里大人小孩头上都上癣。那是由一个人传染给其他人的啊!
  孙照群也学懒,学赖了。剃头的推子应该修理了,他也不修,推头时,弄不好就夹住了人们的头发,他是硬着手脖子推,那头发还不连根拔起?你疼,你也不能说,你一说,算是教他给得罪了。好多年轻人宁愿多花些钱上街上去理发,也不教孙照群理。
  孙照群有句口头禅:后老子不是爹。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7:13
  也许这是他当过带肚娃儿,深受他后老子的虐待,而得出的人生顿悟。也许是他另有所图。因为,他如今也是一个后老子。有了这种心态,才发生了他强奸照焕未遂的事情。事后,他的老婆找队长,找民兵排长,要他们对孙照群进行处理。孙照群也怕了,他怕队委会统一了意见,往大队一说,再往公社一汇报,人家不来捆走他?那些日子,孙照群前前后后跟在民兵排长廷才的身后,表白着自己的清白。说自己是个残疾人,做不了那事儿。又说自己已经上了年纪,没有了性欲。如若不信的话,可以让照焕喊到生产队的菜园庵里来,脱光衣服,看他的家伙会不会硬。
  民兵排长廷才总算是个好人,对孙照群没有深究。孙照群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一个生产队的人都知道,孙照群是一个孬孙货。
  后来,当我七八岁的时候,大人们教我们唱了一支歌谣:
  嗒嗒嘀,嘀嘀嗒,
  照群吃啥兰吃啥,
  照群一天没搁家,
  兰吃一天狗鸡巴。
  当时是光知道瞎唱,也不知道是啥意思。长大后才明白,社员们对孙照群恨的实在没法了,才编排着噘他哩。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5 18:27:48
  孙照群不愧在国民党队伍里当过兵,连下象棋都会。但他下棋和别人不一样,输就是输,赢就是赢。大都遵循举棋不悔的原则,只是求个娱乐。可他不,对方若走上一步好棋,或者是他丢失了一个兵或者一个卒,他也要给人家悔棋。常常是下着棋,吵吵着。最后,他还是满盘输。不服气,就接着还下,还是不断悔棋,不断吵吵。有一段时间,俺队里下棋时把不断悔棋,称为“孙照群棋”。
  随着年龄的增长,近七十高龄的孙照群终于——
  不是终于走完了人生历程,而是终于放下了他的剃头挑子。
  那时候,我总是听大人们说,剃头挑子,一头热。不知何云。心想,就孙照群那样儿,拄着双拐,他咋能担挑子啊?再说,我始终没见过孙照群挑挑子。
  直到八十多岁,孙照群才在很不光彩中死去。他活着的时候,很多人都不耐烦他。对他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真是树林子大了鸟儿也杂,村庄大了,就像核桃里钻进个虫,啥人(仁)都有。也正是这形形色色的人物,千奇百怪的故事,让村庄中的人们分清了善恶。孙照群应该是一面很不错的镜子,他照出了生活的多姿多彩。
作者:乡巴佬2019 时间:2021-01-25 18:38:39
  赏读精彩!分享原创佳作!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5 18:50:05
  卑微的一生
我要评论
作者:四川红尘洗梦 时间:2021-01-25 18:56:21
  欣赏佳作,支持原创。
作者:利乐猫 时间:2021-01-25 19:24:34
  周一问候老师~!

  遥祝新周愉快~!^_^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1-01-25 20:50:48
  夜访跟读!新周愉快!
作者:靳芝 时间:2021-01-25 21:17:40
  顶!
作者:陌陌光影 时间:2021-01-25 22:34:20
  顶贴
作者:百财2019 时间:2021-01-26 00:00:00
  品赏!支持!
作者:吾寺外非空道人 时间:2021-01-26 02:40:17
  大家周二快乐!^_^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1-01-26 06:41:24
  支持佳作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1-26 10:13:29
  加油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21-01-26 10:19:12
  欣赏,支持!
作者:奇奇syyc 时间:2021-01-26 11:40:54
  周二顶贴支持楼主。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6 12:21:55
  孙照群同志的人生不但不光彩,还被染黑了……
我要评论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1-01-26 12:22:24
  被他自己染黑了
我要评论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21-01-26 13:43:27
  顶
作者:楼已 时间:2021-01-26 13:56:08
  可恨的可怜人
我要评论
作者:甜筒来福猫 时间:2021-01-26 14:25:19
  支持春光老师~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1-01-26 15:25:56
  欣赏支持,问候好友吉祥如意^O^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21-01-26 15:45:55
  这一生够热闹。顶帖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21-01-26 16:10:13
  打卡顶贴,遥祝张老师冬祺!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21-01-26 16:35:26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1-01-26 17:38:50
  欣赏老师好贴!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6 19:14:17
  “俺庄那些人”系列之十五

  老队长丢枪

  张振生从唐县兵营回来种地后,他的大哥张信生买了一把手枪。他对那把手枪真的是视若珍宝,常常用油布包住,轻易不示于人。
  有一天,同族的小奎上他家去玩,正赶上他擦枪。两个人便一边闲聊着,一边擦着枪。正在这时,有人在院子外喊老队长出去,说是商量个事儿。老队长便和小奎一起,一前一后走出屋子。临走出屋门,小奎还有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老队长放在床上的那把手枪。
  原来是后小庄儿的五光子,说是想上饶良街去买牛,让老队长一路去挎挎眼,省得买亏了。小奎看老队长和五光子在说话,就一个人走开了。
  等五光子和老队长说完话,老队长请五光子上屋去坐一会儿,五光子说还有别的事儿,就告辞而去。
  老队长回到屋里,正要继续擦枪,可他仔细一看,床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了。连手枪和包枪的油布全都不翼而飞。他明明记得他是和小奎一起走出的屋门,是他亲自把手枪放在床上的。这枪能上哪儿去?人心隔肚皮,虎心隔毛羽。难不成是小奎趁他和五光子说话的时候,教枪拿走了?老队长也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想了又想,除了小奎,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按老队长的推理,有两种可能。一是小奎爱财,把枪偷跑了;二是小奎只是给他开个玩笑,把枪藏起来了。不过,他也理解小奎的心情,年轻人一时的糊涂,他就是把枪拿走,再跟他要,他也不会不给。老队长思虑再三,这才去找小奎要枪。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6 19:14:32
  见到小奎,老队长非常客气,也说得很开明,“你要是想玩,你就拿着玩两天。不过,你教枪藏哪儿去了,你得给我说说,教我心里也好有个底儿。”
  令老队长意想不到的是,小奎竟然矢口否认,他不止一遍地说,“咱俩是一路儿走出的屋子,到门外,我还故意回头看了看,那枪还在你的床上放着。信生哥,你可不能乱讹人啊!”
  一个是坚信对方把枪藏起来了,一个却大喊冤枉。枪到底弄哪儿去了,成了一个难解的谜团。
  后来,老队长的三弟张振生因修枪而意外身亡,留下他的儿子和遗孀。他同族的兄弟群生看上了寡妇薛姐儿,不长的时间,就和薛姐儿勾搭在一起。为此,老队长很是愤怒。也因此而得罪了弟媳和群生。小奎便趁着这个机会,和群生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三人合伙买了一杆长枪,终于在一个刚喝了汤的时候,老队长被他们的黑枪暗害在自己家门口。
  老队长被打黑枪了,惊动了官亲族人。其实,庄儿上人都清楚这是谁干的事儿。不过,都不说出口罢了。群生为了给自己洗白,指天画地的说,“都想着信生哥这一死,有我的事儿。我今儿给咱大家伙赌个咒,谁要是谋害了信生哥,教他死到日头落。”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21-01-26 19:14:49
  这三个谋杀者,打黑枪打死了老队长,他们密谋之后,认为老队长的儿子文华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如果不斩草除根,日后必定成为后患。于是,他们三人就要对文华叔下手。
  文华叔到亲戚家躲了几年之后,又回到牛庄。后来,几个仇人最终也没有把他给杀死。他反倒为父亲报了血仇。就在文华叔报仇期间,他的三婶,群生以及小奎他们三个,害怕死到文华叔手里,各奔前程,纷纷逃离牛庄。最终,他还是亲手枪杀了他的三婶。而小奎却信影无踪,成了个失踪人员。群生跑到了洛阳,正赶上那一年日本鬼子进攻中原,在洛阳不断有日本鬼子的飞机往下扔炸弹,群生在洛阳不幸被炸死。也正好应验了他赌的咒,“死到日头落”。难道说苍天真的不饶过任何一个人吗?
  再说老队长那把手枪。那一天老队长和小奎一同走出屋子,小奎他们到外边,老队长和五光子说话,小奎便离开了。偏巧庄儿上一个名叫黑二少的惯偷从那儿路过,他趁老队长不注意,便溜进屋中。进屋一看,床上放着一把手枪,旁边是包手枪用的油布。他快速地用油布把手枪一包,转身到门外的一个粪坑边,随手把手枪塞进了粪堆中。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32 33 34 35 364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