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乱世少年行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1-23 16:11:56 点击:11606 回复:13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序章
  大夏天启三千四百五十年,荧惑守心。火星冲日,彻夜不熄,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上有神秘图腾。大司命观之,言国运有厄,乃大凶之兆,矛头则直指东陆季林氏。
  帝昊年迈,信奉长生之说,而少君之位空悬,朝政长期由中车府令东原君把持。内有宦臣专权,外有诸侯自立,这个以屠神崛起而威慑四方的帝国,早已不复昔日辉煌,人心难测,乱象已生。
  数千年前,少年刀客将大刀挥向了神,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诞生,人不再受神的统治,夏王朝由此新生。
  千年后,一颗星星的陨落,燃起了燎原之火,少年人拾起铺满尘垢的长剑,誓要斩去阴霾,将腐朽的王朝推向了坟墓。
  大厦将倾,乱世如局,谁人执子端坐,笑看人生如棋?掌心纹路交错,命理难说,前路雾霭浓,何处是归途?
  当沉寂多年的神殿浮出水面,神权与王权再起争端,信仰如同微草,在乱世的罅隙中顽强求生。
  季林、风间、公仪、北唐、西陵五大诸侯世家惊艳登台,西沙狼族、极北雪域、南海伏龙氏、归墟魂族……十四方势力纷纷上场,这场由东陆燃起的星火,迅速蔓延了整个华夏。
  战火燃尽烽城荒,白骨哀泣新鬼哑,血洒长河英雄泪,孤魂呢喃何处家?
  乱世中,只有最为顽强的生命才能走的更长远,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着,在没有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长路。
  刀与剑,血与火,生与死,信仰与权利,少年于乱世。
  天机轮上天机难算,命星盘中命理无常,少年魂临异世,是意外使然,还是命中注定的重逢?
  神选中了少年,少年却从来都不屑于神的眷顾,人生在世,命运自当要握在自己手中才是。
  萦绕梦中的深情双眼,时隔千年的再次遇见,重逢既是永别的不甘。
  一段跨越时空的千古哀恋,一场不知归期的漫长征程,执起手中信念之剑,是王的,终将君临!

  第一章:祸起东郡
  东陆境内,苍茫海畔,一叶孤舟向日边,夕阳模糊了舟中人容颜,那个遗世独立的清瘦身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乘风离去,羽化而登仙,正是东陆季林氏大国师商伯夷。
  男子身穿藏青儒衫,眼角藏不住的皱纹显示着他已不再年轻,这个数次救东陆于水火之中的男子,号称帝国三千年来最为杰出的大预言家,此时则神情肃穆,他于多年前所预料出的东陆大劫,终于在那一刻有了前兆。
  就在先前,整个世界倏尔一静,万籁俱寂,天地、夕阳、海风,在一刹间站成了永恒,继而天象大乱,星光四射,坠星下陨。
  然而,他料到了乱世的征兆,却没料到,天命星象垂怜的,不过一新生的婴孩而已。
  他看见婴孩睁开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眸中有星辰轮转,山河破碎,那是一副极美的画卷,却也极为危险。
  他将手伸向了男婴的脖子,却迟迟下不定决心,那双屠过真龙的手,罕见地有了犹豫。
  乱象不会因一个婴儿的消失而有所停滞,夏王朝光鲜亮丽的皮囊下,内里早已腐败,乱世的到来,不过是迟早之事。
  于是,他再一次使用大预言术,用来预测这个婴儿是否应该存留于世,然却未果,反而因窥探天机而受反噬,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一瞬之间白了头。
  最终,他还是没能下得了手,于坠落的陨石之上,刻画出《天机密闻》中晦涩难懂的神秘图腾,将真相掩埋在未知的洪流之中。
  东陆王庭,飘渺宫内。
  宫灯次第而燃,忽明忽暗,映照出来人沧桑的脸,昔日俊美容颜还依稀可见,正是一瞬之间老去的商伯夷。
  此时的他正抱着个新生儿,苍老的声音仿佛从亘古绵延至今:“大君已经老了,竟听信东原那厮的鬼话,以神石天降而祸起东郡,君候有什么打算?”
  东陆季林氏的王,声名威慑四方的大夏杀神季林苏,此时则慵懒地半倚在王座上,一袭修身的暗紫龙纹长袍,清俊的面容半掩在跳动的烛光中,几分阴柔,几分虚幻。
  只见他抬头望着飘渺宫顶的琉璃瓦,目光仿佛透过瓦片,直指遥远的星天外,温润好听的声音淡淡道:“我东陆季林氏,从来都是帝国手中最为锋利的一把剑,可如今竟也要因锋芒太盛而反噬自身,还真是讽刺!究竟是被折断,亦或是磨的更亮,不经一番血与火的试炼,又怎会知晓?”
  商伯夷闻言叹了口气,如今圣人闭关不出,大君垂垂老矣,而那当权者东原君,更是个睚眦必报的狠辣之人,与东陆更是有化不开的死结,此次借天象有异,将矛头直指季林氏,战火将重燃大地,东陆王庭首当其冲。
  “或许,你不该留下他的。”季林苏此时则抱起一旁的婴孩逗乐,一声疲惫的叹息传来,似在叹,将息未息的命运。
  “婴孩本无罪,被天命眷顾的孩子,定有其不凡之处,与其就此被抹杀,倒不如好生教养,给未来留下个变数,说不定还会有意外之喜。”商伯夷直视着婴孩双眼,如是说道,而婴孩也眨巴着那双清亮的眸子,以示回应。
  季林苏看着怀中小小的一团,不知在想些什么,男婴黑白分明的瞳孔中,倒映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
  良久的沉默后,季林苏终于有了决断:“小家伙,从今往后,你就叫季林长风吧,作为我东陆季林氏的未来之主,你可不要辜负了我今日所做的决定才是。”
  而刚被赐予了新名字的季林长风,似是松了口气,“吧唧”一口亲在季林苏的俊脸上,亲昵地在他怀中乱蹭。就在刚刚,他再一次离死神擦肩而过,心情大好下,连带着看这位便宜爹地,也愈发的顺眼了起来。
  而一脸生人勿近的季林苏,则面无表情地将长风递给商伯夷道:“教育幼主的伟大任务,就交给国师您老人家了。”
  商伯夷看着俩孩子的亲密互动,眼中笑意盈盈。当年落魄时,是季林氏给了他一个安身之所,这份恩情,他将用一生来回报,即便是在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里。
  大预言术已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而他如今也已经老,怕是无望那遥不可及的圣境,尚且苟活于世,不过是强弓末弩,硬撑罢了。
  他自知大限将至,未来太远,只争朝夕,现在的他,只需顾好眼前,教育幼主,任重而道远啊!
  而一旁的季林长风,在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的同时,脑海中清晰地闪现出当下时局。
  这是东阳夏离开这个世界的三千多年后,当初那个拿着一把破刀反抗神权的浪荡子所建立起的大夏王朝,国祚已然将尽。
  想想也是自己作死,当初干嘛要写东阳夏那家伙云游四方,不知归处?早知道会与那家伙在21世纪来场偶遇,就应当在书中把他写死才对嘛!结果被他扔进这虚幻的乱世中,归途遥遥无期,季林长风很是郁闷。
  而在21世纪某个角落,一个身形高挑,长发垂地的年轻男子,则正窝在电脑前,看着编辑好的文本,嘴角扬起一抹迷之微笑。
楼主发言:6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3 16:22:33
  书童新作,必须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草虫石叶 时间:2017-11-23 17:26:41
  开篇就是三条线,支持等更
我要评论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7-11-23 18:17:47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1-23 19:02:31
  第二章:惊蛰雨
  世人常说,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最为平静,一如这寂静的夜空,一颗星辰悄无声息地陨落了,一如它悄悄地出现。
  那颗属于商伯夷的命星,终归还是黯淡了下去,这位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东陆大国师,魂归星海。
  十二年前,当号称帝国第一军团的屠龙卫第一次踏上东陆疆土时,血光染红了半边天。
  世人只知在那场战争中,大夏第一神将言回身死,屠龙卫群龙无首,铩羽而归。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晓,东陆大国师商伯夷,在油尽灯枯之际与言回的激战中,忽有所悟而一瞬入圣。
  自稷下学宫那位主张以和为贵的圣境夫子闭关以来,各方霸主沉寂已久的野心有了复苏的苗头,神石降东郡不过是个美妙的借口。天下三十八州,东陆独享其九,诸方势力在忌惮的同时,何尝没有分一杯羹的念头?
  然而,去势汹汹的屠龙卫惨败而归,使得蠢蠢欲动的心思稍有缓和,令人感到疑惑的则是,那位安坐君临城的中车府令东原君却也保持了沉默。
  当年,妺夫人连同腹中胎儿惨死一事,成为东原君与季林苏间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曾以兄弟相称的二人终究渐行渐远,反目成仇。
  季林长风则知晓,那位大太监保持沉默的原因,却是因为受了极重的伤。在屠龙军团大败而归后的不久,他曾到访过东陆王庭,还与季林苏有过一番争执,具体不得而知,结果却是他与大国师商伯夷的一场激战,观众只有季林苏和季林长风父子二人。
  那也是尚在襁褓中的季林长风第一次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一眼足以铭记终生。
  东原君生的十分妖娆,一举一动间自有风情万种,偏偏其眉眼间的戾气,生生地拉远了和人的距离,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这点倒是和季林苏相似。不同的是,季林苏眼中是淡看世间的漠然,而东原君眼中,则是对尘世间的厌恶。
  那一场注定被掩埋在历史长河中的巅峰之战,以季林长风的本事自是看不出朵花来,依稀只知道,二人最终谁也没讨到好处,两败俱伤。而商伯夷更是险些丧命,幸而找到云游四海的神医斐济,续命之下,才得以幸存。
  然而,即便是圣人,也终究难逃生死大劫,春夏轮转,十二年时光荏苒而过,从不会因谁的意志而停留。商伯夷在弥留之际,强行作了他这一生中最后一次预言,内容只有他与季林长风二人知晓,这位杰出的预言家,大概早已算到了自己的结局,安然离世。
  同年,帝都君临再次发兵东征,而这次,南襄王族风间氏终于有了动作,三公子风间离率领二十万大军与屠龙卫汇合,东陆即将再一次迎来战火。
  东陆王庭,少君宫内。
  季林父子二人正对立而坐,其间墨玉棋盘上,黑白厮杀正酣。
  岁月悄然而过,却没能给季林苏的容颜留下什么痕迹,那张略带柔美的脸庞与冷冽的气场结合的毫无违和感,季林长风每次见到都会有种惊艳了时光的感觉。
  在季林长风的印象中,他似乎从未见这人笑过,那些沉重的过往,沉淀为他眼中无人能懂的伤,淡漠的、微涩的、惹人心酸。
  “大国师临终前和你说了些什么?”季林苏似是随意落下一子,淡淡问道。
  “想知道啊?不告诉你。”季林长风一脸傲娇,干净的声音宛如流水缓缓淌过耳旁。
  “你的大龙就要亡了!”随着季林苏温润的声音,一子落下,局势霎时倒向一旁。
  胜负已然明了,季林苏长身玉立,留给长风一个淡然的背影,只听得他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烽火已燃,东陆怕是熬不过这个冬了,瀛洲稷下学宫,将会是你一个不错的选择!”
  季林长风恍若无闻,他的思绪还停留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之上,散乱的棋子犹如人生,被无形的命运之手拨弄,不知何去何从。
  作为这个虚幻世界的创始人,看着眼前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热烈地生长消亡,他自以为身在局外,原来却早已入了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况且季林长风本就是个心思细腻感情丰富之人,这十二年里,商伯夷的悉心教导,季林苏那不善言辞的默默关注,都使得他心生亲切,真假虚幻早已不重要,他最想留住的,还是那份最初的感动。
  东阳夏既然能从这个世界脱离出去,那么其它人呢?他是否可以将他们带出去?这个念头疯狂地在他脑海中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着。
  他极为清楚,东阳夏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定是有所预谋,那个看上去浪荡不羁的家伙,实则极为执拗,尤其是在感情方面,难道是因为自己写死了他的初恋而招来的报复?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还不是自己手残写出来的破事儿,东阳夏的初恋早在三千年前就香消玉殒了,难道他以为将自己拉下水就能将一个莫须有的姑娘从虚幻的故事中拯救出来?
  季林长风想了想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思绪有些混乱,说到底他只是创造了这个世界最初的蓝本,而如今,三千多年过去,这个世界自成体系,早已发展成了一副他所不熟知的模样。
  而想要回到原本的轨道,到达圣境或许能窥视一二,再看看如今连凝脉都没完成的瘦弱身体,季林长风华丽丽地悲催了。
  商伯夷临行前曾提及,那位闭关的圣人或许会对他有所帮助,瀛洲他定是会去的,但却不是现在!
  风间氏已然出动,北唐、公仪、西陵几大世家定会有所动作,只要这趟水够浑,东陆未必没有保全之法。一如眼前这盘残局,不走到最后一步,结果如何,谁又能轻言妄断呢?少年盯着棋局,眸中有华光闪过。
  晨光微熹,季林长风依依不舍地回头张望,黑发在晨风中飞扬,迷离了那双明眸,就要离开这座他生长的城池了,下次回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离愁忽然就涌上了心头。
  他虽是东陆少君,却一直处于放养状态,季林苏对他的态度不温不火,倒是商伯夷,将一生所学悉数教给了他。
  如今,他的推衍之术已是不凡,他将启程,踏上这乱世纷争,去追寻,那份想要留住的美好。
  而此时,大殿内,一人独倚栏杆,有清香随着风飘散,醉眼迷离的人伸出手,仿佛想要握住些什么,却徒留一丝遗憾。
  “你去跟着他吧,到瀛洲的路可并不太平。”王的声音依旧那般淡然,听不出情绪。
  身后并无声响,但季林苏知晓,那人已经动身。
  天光渐明,忽有惊雷乍起,湿意横生,一场淅淅沥沥雨模糊了渐远的容颜,也许这一次,便是父子俩最终的诀别。
  • 罗小芙: 举报  2017-11-23 21:14:22  评论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11-23 21:38:26
  欢迎楼主入驻天涯银河
我要评论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7-11-24 05:06:52
  此贴必火,火线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11-24 09:19:22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4 09:48:16
  书童多更新啊。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4 09:50:23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狂生白露 时间:2017-11-24 10:03:38
  写的很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1-24 10:07:38
  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傅红雪 时间:2017-11-24 10:24:21
  古风流,文字也很好。
我要评论
作者:留香客 时间:2017-11-24 16:26:05
  写的很好呀。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11-25 16:15:15
  欢迎美女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01 21:58:38
  第三章:路艰且长
  扶柳山庄位于长兴山脉扶摇、青霄两峰山谷入口处,从东陆通往中原路途漫漫,旅人选择进山前在这儿稍作歇息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儿的生意无疑是极好的,常常座无虚席,屋无闲余,只是最近,店里已经好几天没来过客人了,扶柳无精打采地蹲坐在门口,丹凤眼微眯,看着雨丝儿不知疲惫地落下,有些懊恼。
  据小二带回来的消息,说是帝国的军队和那帮子南人已经打到了上关口,大将军廉柯率三军御敌,却仍节节败退,双方入山是迟早的事,只是,他的心中还有些摇摆不定。
  拿起一旁的刀子酒,年轻的掌柜想要一醉方休,却只觉灼喉。
  三天前,自南襄的那位三公子风间离处传来消息,声称以长兴山域内九大城池为筹码,欲与扶柳山庄合作,将东陆王庭推向坟墓。
  这无疑是个极为诱人的条件,只是当年父亲做了错误的选择,他并不想一错再错。
  十二年前的帝国军东征,父亲扶黎抛弃了向来交好的季林氏一族,站在了帝国一方,将东陆季林氏逼上了绝境,却不料圣人一出,风波既平。
  现如今,帝国的绊脚石商伯夷魂归星海,与帝国再次合作,带领扶氏重回昔日辉煌,眼前,便是一个大好时机。
  只是,扶柳清晰地记得,十二年前的天变。那一天,年仅五岁的他便和族老站在扶摇山顶,目睹了那一场瑰丽奇景。幼时心灵上的震撼,加之父亲十二年前的一去不回,他迟疑了。
  扶氏已再经不起风浪,一次错误的选择,很有可能便被湮灭,多年来偏居山岭一隅,不去争那什么霸主,倒也乐得个逍遥自在。
  父亲常说他思虑过密,优柔寡断,正如门前新发的杨柳枝,在斜风细雨中摇摆不定,只是他明白,选择,迟早还是得做的。
  酒,是父亲生前最爱的刀子酒,苦涩入喉,醉眼朦胧中,一袭白衣清浅,撑着把油纸伞,走近这凡尘客栈。
  待得来人临近,露出伞下略带稚嫩的绝世容颜,扶柳却有些失望地感叹道:“原来不是姑娘啊!”
  他虽这样说着,却猛然间向着季林长风扑去,不料被长风潇洒地躲掉。
  “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老毛病还是改不掉?”季林长风一脸嫌弃道。
  扶柳却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说道:“还是小时候的你比较可爱,肉嘟嘟的小脸蛋捏起来舒服极了!”
  “噢,你想试试?”季林长风的语气有些危险。
  “试试就试试,别以为你长得可爱我就会心慈手软!”扶柳迈着酒后虚浮的步伐一拳挥出,卷起满天的雨幕,正是赫赫有名的太虚拳,借助周遭风雨,将对手困于密不透风的拳势中,避无可避。
  季林长风依旧撑着那把油纸伞,风雨里穿行,点滴不沾身,在风雨的间隙中游刃有余,身法白羽行快到了极致,数道残影齐齐攻向扶柳。
  拳头所过之处,残影皆化虚无,季林长风却不见了人影。
  扶柳转过身,那双丹凤眼睁得很圆,气冲冲地对着店里正悠哉悠哉拿着酒葫芦小酌的季林长风道:“每次打不过就知道跑,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单挑!”
  季林长风翻了个白眼,不咸不淡地道:“我才洗髓境,而你已然摸到了通幽的门槛,相差着一整个大境界,我可没有受虐倾向。”
  这世间武学分六境,幼时洗髓,洗去凡尘无垢,继而凝脉,打通奇经八脉,使“气”长存体内,之后曲径通幽,形成“气之海洋”,再则御气凌虚,借物己用,直至玄境,明悟世间至理,至于那遥不可及的圣境,传说圣人一怒,举手投足间山河俱灭。
  现如今的季林长风已在洗髓阶段停滞了整整三年时间,每次想要破镜时,都会失败,据商伯夷所说,那是一种来自上古的神术,随着血脉世代相传,宛如诅咒。
  神魔时代早已远去,神术也只有少数留在了传说里,即便是现如今的圣境,距离远古时代的大能们也有着不小的差距,想起商伯夷逝世前的话语,季林长风对自己的身世愈发的好奇了起来,探求真相,路艰且长啊!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1 22:42:58
  更新啦,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12-02 04:50:26
  马不停蹄滴追更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4 09:38:20
  天涯聚焦人文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2-04 09:50:37
  再看看。
我要评论
作者:摩萝 时间:2017-12-04 14:01:58
  这小说名字起得真好,想看。
我要评论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2-04 14:43:05
  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2-04 15:53:41
  支持一个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04 16:43:25
  季林长风正这样想着,手中的酒葫芦却突然被扶柳一把夺了去,只见他毫不嫌弃地大饮一口,一脸沉醉道:“我说你一个小孩子整天饮酒作乐可不是什么好事,酒是好酒,可要我帮忙,这点儿诚意却是不够的!”
  “这酒可是酒仙李玉白亲自所酿的明月乡,取洪崖丹潭至寒之水,置月裕山顶,历经十八道工序,酿制七七四十九天而成。入口清凉,如月光轻抚,将思绪带回到故乡,那么扶柳,你的故乡又在何方?”季林长风稚嫩的声音如同一阵寒风,吹褶扶柳心中乡愁。
  小时候,扶柳常见父亲孑然一身立于扶摇山顶,眺望着北方的荒原,父亲说,那是家的方向,他们总有一天,会回到那本该属于他们的疆土。
  总有一天是哪一天?父亲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便迈向了死亡,可他明白,总有一天,也许便是今天。
  遥远的思绪被拉回,丹凤眼中毫无酒意,只闻得他懒洋洋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鬼主意没有,倒是有一桩大买卖,只是不知你肯不肯出价了。”季林长风好整以暇地看着扶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有着华光闪动。
  “噢,愿闻其详”。
  弱柳虽扶风摇摆不定,亦能坚韧如山,少年人听着季林长风的打算,眼中看不出情绪。
  另一边,南襄军营内。
  少年看着年岁不大,似乎格外怕冷,整个人缩在狐裘之中,手中拿着新送来的战报,眉头紧锁,正是南襄三公子风间离。
  “扶氏那边可有消息传来?”清冷好听的声音于空旷的营帐中扩散开来,帐内却并未见人影。
  “对方要求让出日不落草原及临近三州。”烛光闪烁,光暗交界处,有女子声音如泉水叮咚,淌过人心房。
  狐裘少年听闻此话,紧锁的眉头却有了放松的迹象,人总是过于贪心,怀念于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
  扶氏作为昔日北境的霸主,却被后起之秀北唐氏强压一头,落得个身陷山林几近亡族的下场,若非有季林氏的帮扶,想必早已被灭了族,只是对于权利的角逐,人心从不知魇足。
  十二年前,扶氏既然选择站在了帝国一方,与东陆已然决裂,这一次,大势所趋下,也必定会选择站在他们一方,只是这胃口,未免有些大了。
  日不落草原位于东陆与北境交界处,土地平坦广阔,中部更有沣江水系两大支流经过,水草丰茂,日照时间长,有着“永不落下的太阳”之称,是大夏王朝三大草场之一,每年都要为帝国提供不少的上品良驹。
  有日不落草原支撑,扶氏重回北境似乎也就变得不再那么遥远,只是这事还由不得他来做主。
  风间离于案前,执笔间自有一番风雅,一纸书成,只听得他清冷的声音道:“苍凛,帮我把这封书信传与父王。”
  “宝宝知道了。”那如泉水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却见一只通体如墨般的乌鸦扑闪着翅膀从暗处飞出,风间离望着苍凛怔了怔,继而绑好信件,神情古怪。
  每次见到苍凛时,他都会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大师父说它是鲲鹏转世,总有一天会鹏程万里,带着风间氏的希望,翱翔于苍穹之上。
  总有一天是哪天?风间离并不知道,但他,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4 16:46:32
  书童厉害。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村上秋树 时间:2017-12-04 17:08:21
  签到。作者文笔很成熟啊。交个朋友呗。
我要评论
作者:陈小青 时间:2017-12-04 17:54:06
  向前辈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5 09:48:13
  提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2-05 14:31:31
  继续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摇滚歌手 时间:2017-12-05 17:10:09
  这篇文笔不错,叙述有力。
我要评论
作者:大竹英雄 时间:2017-12-06 16:23:50
  没有更新,不喜欢。
我要评论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2-06 17:10:26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07 23:16:04
  第四章:行到山穷处
  廉柯如今已年过花甲,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眸子却仍不减当年,中军营帐内,气氛诡异。
  “我们的兵力部署怎会被敌方知晓?”廉柯的目光审视着在座的军中精英。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东陆便已连失三州,帝国军队仿若对他们的行动了如指掌,打得他们节节败退,究竟是被谁出卖?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往往比真刀真枪来的可怕,笼罩在头顶的阴雨,愈发的磅礴了起来。
  夏历三千四百六十二年春,东陆大国师商伯夷魂归星海。
  同年二月,先是东陆与中州接壤处的临边县内,双方驻军产生纠纷兵戎相见,军民死伤惨重,类似的情况于边境接二连三发生,点点的星火渐成燎原之势。
  二月中旬,星天监大司命莫须有觐见大君主东阳昊,直言星象有异,帝星黯淡无光,而东方群星光耀天穹,请君主早下定夺。
  大君拟下旨意,以东陆边军屠杀百姓为由,强加给季林氏一个佣兵自重,反叛之心昭然的罪名,号召天下有志之士对东陆季林氏进行讨伐。同时,二十万屠龙卫由第二神将沈屠夫带领,开始了又一次浩浩荡荡的东征之旅。
  战鼓擂如雷,马蹄急如箭,英雄执剑斩敌首,莫问魂归何处!
  挥刀洒热血,执剑取亡魂,刀光剑影里穿行,哪管他开谢只一瞬!
  烈火烧不尽信仰,生命如纷飞的火蝴蝶,绚丽却惨烈。
  在那一场“夷陵之战”中,死去了太多英勇的好儿郎,青州丘土成焦,城郭变荒村,数万人流离失所,野火蔓延了整整三天三夜,直至那一场惊蛰雨的到来。
  东陆王师像潮水般退却,于宋州方圆城再次与屠龙卫展开较量。
  方圆城已在长兴山域内,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四周皆有陡峭的山体环绕,而关口呈喇叭口地形,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这座古老的城池在战火中历经风霜,却仍坚挺如初,像是位令人敬佩的老者,千军万马压不弯那一身傲骨。
  然而,这一次,那脊梁骨,折了。
  猝不及防,避无可避。
  方圆城城主方便,携全城将士投敌。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来自内部的敌人往往比外部的更可怕,因为不知何时,他就会将你出卖!
  这一战,来的远比上一次更为惨烈,人心在乱世中浮沉,被太多的浮云蒙蔽了双眼,而渐渐地忘记了初衷。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东都儿郎寒了心,雨丝儿轻扬,沉重地敲打在廉柯的心上。
  一踏入柳州地界,满目的春光似乎也明媚了起来,新发的杨柳枝在风雨中摇曳,一如扶氏如今的态度,暧昧不明。
  南襄风间氏那支慢悠悠像是为春游而来的二十万大军,也终于与沈屠夫率领的屠龙卫汇合。
  上关柳,南生竹,西沙昙,雪域兰堪称当世四大自然盛景,然如今,满山柳色无人赏,山风簌簌似叹息,在叹那,将息未息的命运。





作者:草虫石叶 时间:2017-12-07 23:55:59
  催更了!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12-08 11:09:5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12-08 11:09:58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8 17:57:32
  更新啦。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草虫石叶 时间:2017-12-08 19:40:12
  支持作者大作,顺便打个广告:《这个三国有点杀》三国谁都读过,但这个三国您却一定没读过,无玄幻无穿越,同样的人物节奏,不同的故事情节,两登天涯聚焦首页推荐,只等待您再添一分人气!http://bbs.tianya.cn/post-1177-2046-1.shtml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09 08:41:17
  扶摇山顶,有少年人持伞而立,一个白衣胜雪,容颜精致,一个青衫慵懒,丹凤眼儿微眯。
  “你怎么料定风间氏那小子会来?”扶柳疑惑道。
  “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帝国三千年来最为杰出的预言家,的弟子,要不要和我打赌?”季林长风那双明亮的眸中带着丝狡黠。
  “赌什么?”
  “我赌他酉时四刻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少年人信誓旦旦。
  “不然咧?”扶柳不以为意道。
  “除非他到半路,行踪就败露了。”季林长风意味深长地说道。
  “带上十来个好手跟我来!”季林长风忽然神情严肃道。
  “你不是说我们在这儿等他就行的么?”扶柳不解。
  “天机难测,有些事,当一开口预算出结果的时候,或许这件事情已经开始发生转变了。”
  而此时,长兴山域内,一小队估摸着十来人身着黑色轻装,于密林中穿行。
  为首的少年眉头紧锁,黑色轻衫映衬着他苍白的脸色,正是风间氏的少年英才风间离。
  有人说,他是南襄王族这一代的集大成者,无论是智慧谋略,亦或修为胆识,皆是万中无一。
  只是,这一次的兵行险招却并非他所愿,大君号召天下有志之士讨伐东陆,风间氏应声而起,二十万大军声势浩大,但却早已身心腐朽,经不起几番折腾。
  南襄王族安居岭南数千年,过于安逸的生活使得刀剑生锈,人心麻木,不思进取。
  他曾多次觐言父君,勤于政事,勿要被那谗媚遮了眼,却反而惹来祸端,幸而他机敏,免遭小人毒手,此次借平定东陆叛乱为由,率军出征,有些人,怕是不会再让他活着回到南襄。
  此次,苍凛自王庭带回消息,父君已经很多天没上过早朝了,政事全由七公子风间澈代理,嬉夫人垂帘听政,这对心思不纯的母子,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野心,将阴谋摆在了明面上。
  只是,现在的他,还没有与之抗衡的本事,回去,也许便是平白地丢了性命。
  总有一天,他会回去,带着一支精兵勇将,而不是现如今的二十万残躯,只有历经生死,在血与火的淬炼中脱胎换骨,才能蜕变新生。
  总有一天是哪天?
  他其实并不知道,但他会倾尽全力去努力实现,未来太远,不争朝夕。
  此次与屠龙卫合作,若能顺利取下东陆,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只是沈屠夫那人他却极为不喜,满身的血腥气太重,喜怒无常而满腹猜忌,不可深交。
  至于扶氏,此次若能达成共识,东陆失去长兴山域天然屏障,觊觎的目光将会纷踏至来,其他的世家想必不会袖手旁观,烽烟将蔓延整个大地。
  扶氏虽说已经凋敝,不复昔日荣光,可在长兴山域扎根数百年,在这块领土上,他们则是当之无愧的王。
  然而,即便是十二年前,扶氏家主扶黎背叛了向来交好的季林氏,事后,却也不见东陆王庭派兵围剿这块长在心上的毒瘤。两族之间的关系,始终暧昧不明,令人琢磨不清。
  风间离一边疾行,一边想着,忽有暗箭密林生,携满山风雨而来,不取敌首,誓不罢休。
  又一批的刺客死士,如约而至。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9 09:09:17
  赞书童。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11 09:33:41
  第五章:云起终有时
  风雨依旧,危机四伏。
  箭矢擦着风间离的面颊一闪而过,随行的十几人见状立即将风间离护在中间,防备着未知的险况。
  只见满山新绿,不见刺客踪影。
  风间离那双幽深的眸子巡视着四周,看来,这次来的显然不是一般的小角色,有着超乎寻常人的耐心,一击不成,立即隐匿起来,在一旁窥视着下一次的良机。
  又行二十里,前面便是扶氏的地盘,一路上的高度警惕使得十几人皆身心疲惫,那刺客却始终不曾现身,风间离心中的那份不安却愈发的浓重了起来。
  忽然,一滴冷雨落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连绵不绝的寒意渗透进他的心里,回首望去,烟雨朦胧,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一人,与那无穷无际的冷雨。
  密不透风的雨丝凝结成网,而他便如网中的猎物,破网而出,亦或是被杀死。
  这是凌虚境高手才能驾驭的“域”,借助外力为己用。只是,单凭先前那一箭的力量来看,那刺客不可能是凌虚境的高手,否则现在的他,早已成了箭下亡魂。
  刺客不止一个,风间离心思百转,却只不过短短一瞬。
  而这时,又一箭极为刁钻地飞来,那刺客也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一人持弓半隐于雨雾之间,一人手持着把冰雪凝成的长剑,上有寒光闪闪。
  战斗一触即发。
  这不是幼时和大师父的指导战,而是真正的生死存亡之战,这些年虽说数次遭遇生死危机,可却都没有这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过。眼前的两人,带给他莫大的压力,可要他把命交付在这里,他却不甘心,他还有很多事没完成,拔出手中的信念之剑,少年人临风不乱,冷雨却浇不灭那一腔热血。
  风间离手中之剑名唤“轻鸿”,入手毫无重量,宛如羽毛般轻盈,却能力拔山兮,卷起一方风雨。
  相传,此剑本是一对,一曰“轻鸿”,另曰“惊羽”,乃神兽鲲鹏鸟的双翅所化。
  轻鸿剑一直在风间氏王族子弟间世代相传,而惊羽剑,风间氏曾花大血本四处探听其消息,却徒劳而终。
  一把绝世名剑,却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它或许正躲在一个暗无天日的角落里,身上布满斑驳的铜锈,等待着一双轻柔的手,拭去满身尘垢,带着它,破茧新生。
  当风间离的一剑划破持剑杀手的黑袍,小寒才知是他小看了眼前的年轻人,本来对于惊蛰的夸大其词有些不屑一顾,现如今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来。
  少年人的剑法行踪飘忽不定,却又犀利至极,使人防不慎防,若非他身法敏捷,方才那一剑,破的可就不单单是袍子那么简单了。
  甫一交手,风间离便探查出了这杀手的虚实,果然凌虚境的高手并不是街市上的大白菜,这手拿冰剑的杀手,应该便是“暗流”的“人”字号杀手“小寒”了,实力与他不分伯仲,他有信心将之击毙,只是,隐在暗处的那位“惊蛰”,却同样是位令人不容忽视的存在。
  随着一声嘶鸣,这由风雨凝成的“域”终于发挥出了其作用,一箭出而风雨惊,箭在刚离弦的时候,便被无形的气劲绞杀成粉末,风卷起雨,凝结成一条声势浩大的长龙,向着风间离碾压而来。
  惊蛰,终于出手。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2-11 10:42:42
  文笔很好,继续追看。
我要评论
作者:香落梅 时间:2017-12-11 10:53:18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傅红雪 时间:2017-12-11 11:07:36
  支持安之~
我要评论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2-11 13:37:54
  厉害。
我要评论
作者:摩萝 时间:2017-12-12 14:46:06
  期待下文。
我要评论
作者:晚风蝶舞 时间:2017-12-12 15:37:08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2-12 17:03:28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12 18:01:43
  下班前,过来看看小安之。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13 07:34:31
  传说,天空中有一条名为“银河”的星辰河,而按照其指引的方向,也许便会寻找到隐藏在这片疆土上最为汹涌的那股暗流。
  暗流杀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名为惊蛰的杀手,所持之弓名“追魂”,与之相配,有箭名曰“夺命”。
  夺命十三箭,百步穿杨,千里追魂。
  这一箭,化作千万箭,追魂然而却并没有夺去风间离性命。
  风间离嘴角溢出鲜血,身体有些发抖,险些撑不住浑身的重量,以剑抵地。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他忽有所悟,一剑出而风波平。
  这是他自出生以来使出的最为惊艳的一剑,轻鸿快到了极致,化为千万片羽毛,轻柔,沉重。
  擦去脸上的雨水和嘴角残留的血水,风间离重新握住轻鸿,微微一笑,迷离了这方风雨,清冷的声音染上了几分愉悦道:“若你刚才所出之箭为'夺命',想必现在的我已成为一具尸体。”
  名为惊蛰的杀手沉声道:“年纪轻轻便已到了通幽上境,假以时日,必能成为这乱世中了不起的大人物,可是今日,还是请你把命留下吧!”
  “若你不出夺命箭,今日怕是留不住我!”风间离那双幽深的眸中有着星河灿烂。
  “像是刚才那般惊艳的一剑,你又能出多少次?”惊蛰反问。
  风间离没有回答,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剑。
  而这时,那名持冰剑的杀手也不甘示弱,寒意在风间离的心中蔓延,身体有点僵,动作仿佛也变得迟缓起来,而那追魂的又一箭,已在弦上,蓄势而发。
  两大杀手,联手杀至。
  而风间离心中忽有所动,手中的剑快到了极致,俨然是要使出刚才那般惊艳的一剑。
  可在方才的战斗中,他已受了不小的伤,身体怕是承受不起,可不试试,怎会知晓结局?况且,他相信着苍凛。
  剑出,虽没有先前那一剑的威势,但却已经足够。
  风雨依旧,但却没了先前的虚无感。
  原来,风间离的那一剑并非指向那两大杀手,而是刺向了雨幕。
  随意的一刺,但却经过千般计量,两大通幽上境杀手通过秘术凝成的“域”,破了。
  苍凛忽然出现,一翅膀将那冰剑杀手扇出数里之外,在那追魂的一箭到来之前,将风间离带了出来。
  只是,外面的状况,却更为惨烈,十几个军中好手,无一生还,血腥味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惊蛰与小寒都在“域”中企图杀死他,那么,又是谁,将他们杀死?
  风间离此时的状态极为糟糕,意识已开始模糊,只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能睡去。
  强打起精神,只见一人步履蹒跚,似醉非醒,缓缓而来,看似毫无杀意,风间离却丝毫不敢怠慢。
  苍凛扑闪着翅膀,却怎么都飞不起来,而那追魂的一箭也终于离弦,那被扇飞的冰剑杀手小寒,也正疾驰而来。
  生死只在一瞬,此刻的风间离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解去与苍凛签订的契约,想让她不必有所顾虑,远离这刀光血影。
  是鲲鹏,就该鹏程万里,翱翔于天地之间,做海洋与天空的霸主,而不是,囚于一人身旁,让无形的枷锁困住了翅膀。
  少年人心性洒脱,淡然赴死,茕茕孑立的清瘦身影,却能顶天立地,苍凛于上空盘旋悲鸣,不肯离去。
  箭出,箭至,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止”。
  却听一稚嫩的声音,穿透这风雨而来。
  声起,箭止,雨停。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13 07:51:45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抢红包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白金庚 时间:2017-12-13 09:48:27
  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陆小凤 时间:2017-12-13 10:20:32
  顶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果梨 时间:2017-12-13 11:23:52
  三分走人。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7-12-13 11:36:32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7-12-13 15:11:06
  不错。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12-14 09:08:37
  第六章:他惹他了么?
  一箭惊风雨,一声风波静。
  风间离有些讶异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着一袭白衣的小小少年,身法飘逸灵动,速度奇快。
  待得走近,少年那双黑白分明的眸中仿佛有着星辰大海,令人一眼,便足以铭记终生。
  少年身后不远处,十来人正疾速赶来,为首的一袭青衫,仿佛从山水画中而来,惊艳了这一山新绿。
  暗流杀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追魂夺命,刺骨寒意,泣血之刃,三人见状联手,准备强杀。
  然而,当刀光剑影落下的那一刻,季林长风却和风间离互换了位置,在那致命一击下,季林长风还没开始反抗,便化作了湮粉。
  众人还来不及感叹一下他的不自量力,却在下一刻,他蓦然出现于苍凛背上。
  原来先前的,只是一个虚影,身法白羽行快到了极致,可却仍不够他逃出三大高手的联手,那似醉非醉的血刀杀手,带给他莫名的危机,幸而有这只速度极快的乌鸦相助,才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这一击。
  而此时,扶柳带着十来人也终于赶到,双方都没有出手,气氛却莫名的诡异。
  有人说,杀手杀手,只能生存于暗无天日的夜里,注定上不得台面,更何况他们是暗流的杀手,当一场目标明确的暗杀行动暴露在了明面上,那么,这次行动也就距离失败不远了。
  “退。”惊蛰沉声道,作为一名优秀的神箭手,他十分理智地作出预判,此处已经距离扶氏地盘不远,眼前的这伙人想必便是扶氏族人,而在这片山域内,扶氏则是当之无愧的霸主,短时间内,他们怕是拿不下眼前这伙人,还不知会招来多少援兵。
  暂时退避,隐忍蛰伏,等待着下一次的一击必杀,这是他杀手生涯中一条极为重要的法则,杀手是为了杀人,而不是将自己身陷险境,被人杀。
  然而,终有些人,遵循着不一样的法则。
  “血刀客”在暗流“人”字号杀手中是个异类。
  人字二十四杀,以二十四节气命名,源于他们手中所持兵器。
  持兵器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改变,但那套兵器,却一直相传。
  二十四,天工族天才人物匠心所铸,形态各异,各有优缺,可当二十四完美结合,其力量将不容小觑。
  至于“血刀客”,手中之刀名为“泣血之刃”,六年前的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他向代号为“小雪”的杀手发出挑战,并成功地将其击杀。
  他爱上了那个如雪般轻柔冷艳的女子,所以,他要杀了她,只因为,他们都是杀手,是最不该拥有感情的那一类存在。
  当那个埋藏心底的人儿成了他的刀下魂时,他成功地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杀手入主暗流二十四杀,代号“小雪”。
  然而,那把小雪剑,他却从没使用过,一把血刀,斩尽目标,至死方休。
  只见似醉非醉的人忽然有了精神,像是重新换了灵魂般,泣血之刃挥出,不饮敌血,誓不回头。
  季林长风心中危机感横生,这一刀,是冲着他来的。
  他惹他了么?他有些莫名。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2-14 15:37:25
  赞赞赞。
我要评论
作者:傅红雪 时间:2017-12-14 16:19:08
  盲目崇拜,盲目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陈懿儿 时间:2017-12-14 18:13:36
  看帖子,吃零食。
我要评论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2-15 09:58:18
  追看。
作者:庞余亮 时间:2017-12-15 10:04:01
  一大早报道,等待更新。
作者:叶冰儿 时间:2017-12-15 13:39:16
  好文就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一个字: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