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不好玩,不如去私奔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1-24 16:49:19 点击:1002 回复:5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凌晨二点,阿仪打来电话:“我答应秦杰了,嘉文。”

  嘉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听着手机里断断续续传来午夜场那轻柔淫靡的音乐和充满暧昧味道的男女调情声。明了虽然现在是午夜时分,但自己不是在做梦,一下子从混沌的状态里清醒过来,惊慌失措地问道:

  “阿仪,可不可以再考虑一下?”

  “我已经决定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嘉文压抑着自己的声调,生怕触动阿仪的情绪。

  但是阿仪还是突然提高了声音:

  “你少来这套,生活的实质远比矫情来的重要,你不要以救世主的姿态来垂怜我,我天生就是贱,我天生就想做鸡,我是43号,绰号小甜甜,一天二十四小时坐钟,随传随到,以后你自己来或带着朋友来我会给你们打折的,”旋即挂了电话。

  嘉文从耳边收起手机,茫然地望着黑的出奇的暗夜,他明了阿仪的心思,她说的这样决绝,是想让自己忘记对她的爱,是想让自己对她死了心,但是七年的情义岂是一句话能了断的,至于能不能忘却,只有天知道。

  嘉文下了床,走到窗前,窗外灯火流光离转,虚无缥缈,整个城市像没有根基的浮体,漂浮在半空中。

  嘉文感到一种彻骨的苦痛和酸楚包裹着全身,让他欲哭无泪,他知道今夜将无法再入眠,于是打开电脑,登陆上QQ,想找个陌生的人倾述一番,但是上面的人黑乎乎的,如这黑的造孽的暗夜一样,了无生气。

  有几个手机挂的,可能都是小屁孩们,为了升级,才没有下线,也许人早已睡梦里了。就算不是,谁愿意深更半夜听你唱你的伤情恋歌,当你的垃圾桶。就算有人搭理,也只会把你当做睡不着觉发闷骚的寂寞男。

  嘉文心灰意冷地退出QQ,又打开了浏览器,进入到一个文学网站里。他闲着没事的时候敲了一个长篇小说贴在上面,正赶上这个网站举办赛事,有幸被编辑相中,已经进入决赛,现在正在角逐最后的奖项,想看看今日的票数怎么样。

  嘉文刚登上自己的ID,系统发来一条消息:夏衍雨评论了你的作品《都市情色男女的迷情:爱情我们怎么爱》进入文章页面后,果然看到讨论区多了一条新留言:你的文章写的很有味道,个人打拼,不如团体奋斗,我是风之彩社团社长夏衍雨,欢迎加入风之彩社团,携手同行。

  这个网站下设了很多文学小社团,里面都是一些做着文学大神梦的码字手,帮助网站的编辑审文章。

  嘉文现在没有心情理会这些,直接去看了文章的投票的情况,如他所料,票数并不怎么样,排在后几位。其实嘉文并没有指望得奖,他只是玩票,闲着无事,忽然心血来潮地敲了一篇小说出来。

  嘉文愈看愈觉索然无味,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当从电脑前抬起头,阿仪的样子和声音又迅速占据了他的脑子,又想起和阿仪三天前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嘉文说:

  “我已经给你凑了二十万,余下的你再想想办法。”

  可是阿仪拒绝了他,她就是性格倔强的那种人,固执的让人头疼。但她怎么能去找秦杰这种人呢?她是作践自己,还是受了秦杰的蛊惑?

  嘉文实在想不明白。

  突然,嘉文的手机响了起来,难道阿仪回心转意了?

  他抓起来听,原来是医院打来的,告诉他爸爸病危,让他立即去医院。

  嘉文从阿仪的痛苦中回过神来,关了电脑,急匆匆地下楼去开车,一边给姐姐嘉佳打电话,告诉爸爸的事。姐姐接了电话,说我这就去,我们医院会合。

  “好。”

  嘉文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医院。嘉佳也赶到了,两人来到病房。爸爸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嘴上挂着呼吸机。医生说:

  “病人已经不行了,快去看看吧,最后一面。”

  “嗯。”

  嘉文和嘉佳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爸爸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嘉佳扑到床前,握住爸爸的手,嘉文脸转向一边,嘉佳拉了拉他的衣角,说道:

  “爸爸都这时候了,你还干啥。”

  嘉文在床边跪下,望着爸爸那无力的眼神,但是他一想到爸爸家中林秀芬那个老太太,心里非常的别扭。爸爸真是老糊涂了,年纪大了怎么还会做出这种事。

  嘉佳把爸爸的手放在胸前,说道:“爸爸,你挺住,会没事的。”

  病床上的爸爸无力地摇了摇头,他手指微微地指向旁边茶几上的一个文件。

  嘉文望着那份文件,难道爸爸还立了遗嘱,他的钱是留给了我和嘉佳?还是林秀芬?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留香客 时间:2017-11-24 16:54:59
  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4 17:02:13
  新雨新作,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惊鸿翡萍2017 时间:2017-11-24 18:45:35
  呃,赶紧的
我要评论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7-11-24 18:49:50
  这个标题够抓眼球,赶紧进来占座。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7-11-24 21:06:22
  顶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11-25 09:40:59
  标题党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1-25 13:25:37
  嘉佳拿起茶几上的文件,打开来看,果然是一份遗嘱。

  爸爸竟然真的把他财产大头给了林秀芬,那个干巴巴的老太太。

  爸爸的钱一共一千二百万,留给林秀芬一千万,而留给他姐弟俩才区区二百万。

  嘉文心中万分郁闷,真是奇怪,今天是怎么了,尽是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相恋三年的阿仪说离开他就离开他了。而爸爸竟然把他的钱留给了一个才和他生活了两年,一个不相干的老太太。

  爸爸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看样子就要断气,他想要握着嘉文的手。

  嘉文虽然心里不满意爸爸的做法,但不想在他弥留之际杵逆他,应该让他安详地离去,把手放在爸爸的手心里。

  爸爸握着嘉文他俩的手,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嘉文,嘉佳,我死后你们一定要好好善待林姨,我把钱大部分都留给了她,因为我年轻的时候…………”

  爸爸还没有说完,头一歪,咽了气。

  嘉佳伏在爸爸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嘉文看着面色容僵硬的爸爸,和嚎啕大哭的姐姐,才明白爸爸永然地离他而去了。

  其实爸爸非常疼爱嘉文的,他是唯一的儿子,世界上哪有爸爸不疼爱自己儿子的呢。小时候爸爸每回到家,都会给他带一大堆好吃好玩的,抱在怀中又是亲又是疼。

  爸爸年轻的时候在石油口做生意,经常不在家。年岁大了退出后,给嘉文盘了一家规模不小的超市。

  可是爸爸为什么把他的钱都留给了一个才和他生活了两年的老太太呢?嘉文和嘉佳才是他亲生的儿女啊。

  林秀芬一个年过古稀的老太太究竟对爸爸用了什么迷魂术,让爸爸做出这样的决定。钱不留给嘉文和嘉佳不说,还让姐弟俩善待她,真让人匪夷所思,这其中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嘉文和姐姐嘉佳把爸爸的后事料理好,他立即给阿仪打电话,想劝她回心转意,回到他身边,可是阿仪换号了,打不通了。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嘉文突然之间感觉自己要崩溃了,连日来他料理爸爸的后事,已精疲力尽。

  虽然说爸爸把钱都给了林秀芬,但当爸爸推进火化炉,变为灰烬,装进骨灰盒下葬到墓地里,这一刻才意味到爸爸永远地离他而去了,世间再也没有爸爸这个人了。

  亲人和恋人的离去,是人生中两个最大的痛。
  如果说爸爸的离去让嘉文精疲力尽,那阿仪真的让他伤心欲绝。

  最亲的人走了,最爱的人也决绝地离开了,一波接着一波的打击。

  这是为什么啊?

  阿仪是他最爱最爱的人,阿仪的容颜,阿仪的笑,阿仪的声音都印在了嘉文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嘉文无力地坐下来,痛苦地把头深深地埋进两腿之间,心中如暗涌的潮水,一浪接着一浪拍打着胸腔。
  他明白阿仪换了号码,意思是告诉他从此永相忘,永不联系,永不相见。

  即使某一天碰到了,估计阿仪也会躲开的,不让嘉文见到。

  嘉文想着那天夜里阿仪最后一次电话,心里就发凉,为什么要做的这么决绝呢?

  嘉文心里想,可是我忘不掉啊,我们交往的时间又不是一年两年,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说散就散。

  他的脑海里满是阿仪的身影,又想起来了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11-25 16:06:17
  [xyc:顶][xyc:赞]
作者:游游山也玩玩水 时间:2017-11-26 16:22:41
  私奔好啊
  俺就想找个妹纸私奔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11-27 06:51:07
  支持新帖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7 13:34:44
  天涯聚焦人文推荐。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1-27 14:13:03
  @新雨I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1-27 14:49:48
  嘉文和阿仪是在二〇〇五年认识的,那时他在砚池镇的一所学校读高中。

  嘉文的爸爸妈妈做石油生意,没有时间照顾他,小时候就把他丢在外婆家里。

  外婆家离砚池镇很远,嘉文住在学校里。每天早晨不到五点,学校的广播就响了。

  负责广播室的可能是一个上了年纪怀旧的老师,他总是放一些九十年代的歌曲,尤其是港台歌曲,比如“水手”了,“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这几首歌曲。

  那些歌听得久了,觉得也很好听,以至多年之后,嘉文还能清楚地记得播放那些歌曲的顺序。

  当放到“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这首歌的时候,嘉文只希望这个学校该安静地走开,寝室里都是一群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少年,做了一夜春梦,赖在被窝里不想起来。

  尤其冬天,非要下到董存瑞炸碉堡,黄继光堵机枪口的勇气才能从被窝里跳出来,然后洗洗脸刷刷牙,一切收拾好,校园里还一片漆黑。

  校园外远处的工厂和机关已经灯火通明,空气里弥漫着卖买早点的饭香和油质味,嘉文才明白其实世界早已忙碌起来。

  嘉文穿过满是冬青树的校园小路,来到自己的教室,里面乱吵吵的,女生们低头窃窃私语,男生们高声喧哗,反正没有几个学习的。

  班级里有一段时间班里流行划拳,一大清早男生们两个一对,口里吆喝着:“五魁手”,“八匹马”的猜拳行令。有一天恰巧班主任来巡班,却看到的是一屋子酒鬼,呵呵冷笑道:

  “兴致蛮高的吗,大清早起来就喝啊。”

  嘉文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他在后面一排,一般坐在教室后面的都是混子,个子高的。事实上就是如此,这个地方就好比一个国家容易发生暴乱的边远地区,天高皇帝远,疏于管理。嘉文他们在上课的时候经常看小说书,用手机MP4听歌。歪着头,用手捂着耳朵上的耳机,摆出一幅专注望着黑板的神情,老师会以为你在听课。嘉文刚摆好书本,看到邻桌的几位叽叽喳喳窃语什么,一脸猥琐之相。嘉文知道他们在开每天春梦的例行交流会,一般这些家伙春梦里和他们演对手戏的女主角们不是影视明星就是清纯玉女,估计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可以把港台大陆的明星奸淫一遍,只要他们愿意,日韩美利坚法兰西的更不在话下。

  大家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书,外面的广播里的流行歌曲换成了体操进行曲,同学们涌出教室,做早操去了,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嘉文的寝室里加上他一共才三个人,那两个人一个是性学专家,一个娘娘腔。

  嘉文是高二的,那两个家伙高三。他本来发育晚,个头有点小,对着这两个大家伙有点羊入狼群的感觉。

  他开始的时候每天都小心翼翼地应付着他们,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两条狼很和善,很照顾他这个小学弟,让嘉文松了一口气。

  性学专家爱谈论性,其实那时候,乡镇一级的学校里,性还是个很禁忌的话题,那些生理卫生课根本就没有老师上。

  以至嘉文都上中学的时候,他还固执的认为小孩子就如爸爸妈妈们说的是从床底下拾来的。

  高年级的同学对嘉文说孩子必须通过男女性交之后,从女人身体里生出来的,不信你可以看看那些没结婚的女的有几个生孩子的,反正嘉文就是不相信。

  性学专家对性学知识产生兴趣是因为一场电影,那时候镇上的电影院里放了一部普及性知识的科教片《新婚第一课》那个家伙一连跑去看了四遍,每次回来两眼放光,绘声绘色地向嘉文和娘娘腔重述电影里每一个情节,从性交前的调情,到性交姿势,避孕环节,无一漏过。

  最后感叹,初中以上的班级都应该开设一门性知识课程,而且一定要请那些结过婚的老师教,他们比较有经验。

  后来他去书店里买了一本性学知识的小册子,每天晚上吃过饭的时候,他都会捧着他的红宝书都要给嘉文和娘娘腔读上一段。

  嘉文确实从这位性学先驱者身上知道了很多东西,应该说他算砚池镇中学是性学先驱者了。

  反正那时都是以调侃的态度来谈论这些事,只当调剂一下紧张的学习生活。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性学专家一人在那儿自言自语,嘉文只是偶尔插上一句。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1-27 20:22:45
  催更
作者:游游山也玩玩水 时间:2017-11-27 20:52:09
  某甲道:什么,私奔还要中介啊
  某乙道:咳咳。。。嗯嗯
  某丙道:不就是私奔么,不就是寻刺激么
  某丁道:咳咳。。。俺早就想私奔了,就差中介这块了
  某戊道:咳咳。。。私奔好啊
  某己道:中介费交给俺就可以私奔了
我要评论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1-28 17:30:17
  娘娘腔是保守的人,他很厌恶性学专家的布道,从不理性学专家的话。

  娘娘腔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嘉文想娘娘腔一定是家里男孩子多,没有女孩子,所以他父母把他当女孩子来养。

  娘娘腔不光说话柔声细语的像个女人,连走路的姿势都如风摆杨柳,一副弱不禁风的姿态。

  娘娘腔虽然是农村来的,但是有一个癖好,他这个癖好也让嘉文和性学专家非常受用,那就是洁癖。

  娘娘腔不能忍受寝室里脏乱不堪,所以天天差不多都是他扫地,尤其他床铺那部分的领地更是一尘不染。

  嘉文和性学专家有时候实在过意不去,才扫那么一两次。

  娘娘腔确实有女人的心思,他从家里带了一个简易的煤油炉子,差不多的时候都是自己做饭吃。

  他怕食堂里的饭菜不卫生,还有不喜欢那里乱吵吵的环境,嘉文当时疑惑,一个他妈的乡下佬哪来的贵族习气。

  不过嘉文和性学专家也沾了娘娘腔煤油炉子的不少光,有时候他们把食堂的饭吃够了,就去镇子上买些稀奇八怪的东西用他的煤油炉子弄着吃。

  有一天晚上嘉文和性学专家娘娘腔他们从教室里学习回来,由于嘉文住在高中部的寝室,寝室又离高中的教室最近,所以每天自习课以后,嘉文都会和他们去高中的教室里学习。

  回到了寝室,性学专家大叫饿的慌,嘉文也感到很饿。而这时食堂早已关门了,学校又离镇子太远,最要命的是娘娘腔储备的食物没有一点了。

  他的煤油炉子却肆无忌惮地杵在那儿,像一个性感十足的美女挑逗着饥渴难耐的性学专家和嘉文。

  最后性学专家想了一个招,鼓动嘉文去偷学校后面农民的菜。两个人偷了一棵大白菜和一把蒜苗回来。

  娘娘腔却气得直跳说: “如果菜农明天发现了,来学校闹,一切与我无关。”

  性学专家鄙夷道: “切,不就一棵大白菜吗,就是让人家捉住了,还能把我们弄坐牢去,”讥笑娘娘腔神经质。

  娘娘腔让性学专家弄得气呼呼,性学专家只好自己亲自操刀下厨,但是他的手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和娘娘腔差远了。

  但是那晚是嘉文长那大吃到的最好的饭。

  娘娘腔做的也够绝的,楞是一口没吃性学专家的大白菜。

  于是性学专家和嘉文开始怀疑娘娘腔是不是变态,去人家地里拔了一棵大白菜,也不过是一个恶作剧。

  虽然这样,性学专家和嘉文看着娘娘腔洁癖和煤油炉子的份上,也没有和他计较。

  嘉文和阿仪认识后,把娘娘腔的事说给她听,她笑个不停,特意跑到嘉文的寝室里看看娘娘腔。

  再后来嘉文又向阿仪说了很多娘娘腔的怪癖,他每天起床后光整理被子、梳洗要花费半个小时,就是掉了一根头发也要花九牛二虎的力气把它找出来,被子叠得有角有楞,部队里士兵的技术都和他望尘莫及。

  娘娘腔每次刷碗简直比医生处理医疗器具还要细致,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搞得寝室里到处湿漉漉的。

  有时候性学专家实在让他搞得难受就抗议:

  “真受不了你,你简直要把寝室变成水池了。”

  “没办法了,总要刷干净的。”

  不过因为娘娘腔的煤油炉子和他天天打扫寝室卫生的缘故,性学专家和嘉文无论什么事上都能原谅他,所以三个人相处的还算愉快。

  阿仪说:“其实这种人很受女孩子喜欢的,细心,勤快,做什么事喜欢追求精致,因为有着女人的心智,应该很好玩。”

  嘉文升了高三,他这时才对学校慢慢熟悉起来。但是因为不是本镇的,始终不能融入当地学生的圈子里。

  嘉文本身就是一个相貌平平、成绩平平的人,因为没有特别过人之处,所以不太引人注意。

  嘉文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所以没怎么用功,语文成绩一直很好,数理化却糟的一塌糊涂。

  好在嘉文从来没有把考大学作为自己的理想,只是爸爸妈妈打电话对他不断的唠叨。

  当然嘉文并不是看不起那些好好学习,准备上大学的人,相反他非常的佩服那些人。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2-01 16:01:35
  嘉文只想简简单单自由自在地生活着,不要把自己弄得一身负担。

  或许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才和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弄不到一块去,又因为有着孤傲怪癖的想法和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弄不到一块去。

  或许这些都不是理由,只是嘉文太懒惰了,不喜欢接触陌生人而已。

  每天下午五点放学,七点上晚自习,嘉文如果不去食堂吃饭,在寝室听完性学专家例行课程之后,这两个小时基本上没有什么事可做了。

  有时候嘉文一个人出了学校闲走,学校东面有一条小沟壕,一直向东流去,据其他的同学说,这条壕沟通向很远很远的一条大河。

  嘉文顺着壕沟走了好几回,都没有走到大河的地方,因为半道上就回来了。

  但是那天出来的很早,一直走,不知不觉的到了大河边,结果让他很失望,其实是一条很普通的河,没有一点出奇之处。

  嘉文站在河岸上,极目远眺,试图找出一点出奇的景致,很遗憾,一切平常至极。

  他看见河岸不远处坐着一个人,长发飘飘,好像是个女孩子。

  嘉文有些惊奇,又往那边走了走,果然是一个女孩子,她坐在那儿,仰着头望着天空,抽着烟。

  嘉文很诧异,天就要黑了,一个女孩子不回家在这儿干什么,忍不住看了她几眼。

  那女孩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嘉文喊道:

  “看什么看?”

  嘉文尴尬地笑了笑,急忙低下头。

  “呵呵,有什么害羞的,过来陪姐姐抽支烟,”那女孩咯咯笑起来。

  嘉文想一个女孩这时候在这儿抽烟一定有问题,他迟疑了一下,在女孩子身边坐了下来,端详了她一下,觉得有点面熟,她应该也在砚池镇学校上学,只是想不起来她是哪个班的,问道:

  “你是哪个班的?”

  女孩子很漂亮,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她问嘉文:

  “高二(六)班的,你呢?”

  嘉文说道:“我是高二(一)班的。”

  女孩子说道:“你们可(一)班里都是好孩子,我们(六)班都是坏孩子,不良少年。”

  高二一共六个班级,一班二班是成绩最好的班级。六班确实是成绩最差的班级,老师把他们当成一群害群之马,每天上完课就走人,等于放任自流。

  但是大多数同学爱去六班,因为那里比较轻松自由,比较爽。

  其实嘉文学习成绩并不好,他爸爸托关系把他弄到(一)班的。

  嘉文说道:“差不多了。”

  女孩子没理嘉文,狠狠地抽了一口,仰头吐了一个烟圈,拿起身边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嘉文调侃道:

  “喂,好孩子,抽过烟吗?”

  嘉文不经常抽烟,只是偶尔抽一次,没有成瘾,不过他不介意她那样说,非常乐意让漂亮的女孩子调侃一下。

  嘉文接过来,装作很娴熟的样子用中指和食指夹着,等女孩子点火。

  女孩子浑身摸一遍,也没有找出火,于是狠狠吸了一口,把烟头烧得很旺,示意嘉文嘴对嘴的点。

  嘉文凑了上去,点着了烟,他第一次和女孩子用这种方式点烟,觉得有些滑稽又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笑了一下。

  女孩子立即正色道: “笑什么笑?不许想歪啊,我们虽然嘴对嘴,但是还隔着两支烟的距离。”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2-01 16:28:36
  有道理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12-04 09:39:15
  天涯聚焦发现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7-12-04 13:01:10
  私奔不好玩,不如去浪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7-12-04 13:04:22
  思路清晰
我要评论
作者:摩萝 时间:2017-12-04 13:59:01
  言情之作,看看。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2-04 14:42:26
  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游墨江湖 时间:2017-12-04 15:38:26
  悄悄地问一句:约着了没?
我要评论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2-05 13:30:38
  “我又没那样想,你紧张什么,”嘉文努力忍住笑出来。

  女孩子愣愣地望着嘉文,突然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女孩子神秘兮兮地说:

  “是不是觉得一个女孩子邀请你抽烟很意外,肯定认为我不是一个好女孩吧。”

  “没有,没人说女孩子不能抽烟了,”嘉文说道。

  “呵呵,你能这样认为就好了,”女孩子笑道。

  “你放学为什么不回家,一个人呆在这个鬼地方干什么?嘉文问道。

  “我家就在南边,顺着河岸走十几分钟就到家了,”女孩子用手指了指远处暮色里一片建筑物。

  嘉文好像听人家说镇政府和派出所就在那儿。

  “你走这条路很远的,而且还偏僻,”嘉文不解地说。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走这儿不好吗?”女孩子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么晚了,你应该回家了吧。”

  “我爸爸是个杀人犯,早给毙掉了,我妈妈是从犯,现在在监狱里呆着呢,家里就我一个人,没人管我,什么时候回去都行,”女孩子说。

  嘉文诧异地望着女孩子,一脸疑惑。

  女孩子望着嘉文,说道 “怎么不相信?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你啥意思?哦,是不是在这荒山野岭对我一个女孩子有企图?”

  第六章:前尘往事之六

  嘉文被这个女孩子逗的手足无措,说道:“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女孩子哈哈笑起来: “你好有意思,一定看了不少书吧。”


  “恩,学习不怎么样,小说书看了不少。”

  女孩子抽完最后一口烟,用手一弹,烟头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两人前方,沉默了一会对嘉文说:

  “知道这是什么坑吗?”

  “坑爹的坑吗,”嘉文调侃道。

  “说出来吓死你,这坑里埋着十八个死人,都是土改时枪毙掉的地主,”女孩子故作惊悚地说道。

  “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会为他们默哀的,”嘉文不以为然地说。

  “真失望,没有吓到你。”

  “哈哈,”嘉文笑了起来。

  女孩子说道:“我已经和他们说了很久的话了,现在他们已经睡了,我要走了,你再继续陪他们一会吧,”她说着站起来走了。

  嘉文一个人坐在空旷旷的坑边,不害怕是骗自己,立即感到后背发凉,扔掉手中的烟,起身就走,他可不想在这儿陪那些死人。

  这个女孩就是阿仪,想不到第一次两人见面竟是在煞风景的死人坑。

  那天分手后,嘉文并没有对阿仪留下什么印象,唯一记得她说的那句话:我爸爸是个杀人犯。

  阿仪是砚池镇的人,不住校, 每天放学后都要骑着自行车从嘉文的教室门前经过。

  嘉文问班里其他几个也在镇上的同学:阿仪的爸爸是不是杀人犯,他们大多数说不知道。

  于是嘉文慢慢不再去纠结阿仪的爸爸了,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好奇心,只是偶尔看到阿仪还会想起。

  不过嘉文对阿仪有点迷惑不解,一个跑在野地里抽烟的女孩子应该有着很外向活泼的性格,但是很少在校园里见过她,只看见她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骑着自行车经过他的教室。

  有时候阿仪经过嘉文的教室会不经意地看上几眼。

  嘉文的生活还是教室寝室两点一线的生活,学习成绩还是那个样子,不好不坏。

  只不过看小说书的品味升级了一点,以前看穿越、玄幻、武侠,现在看春上村树、三毛,杰罗姆大卫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
作者:梨花浅笑6 时间:2017-12-05 18:46:20
  @新雨I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千寻兔机 时间:2017-12-05 18:55:00
  好文,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7-12-06 10:28:33
  @新雨I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摇滚歌手 时间:2017-12-06 12:12:35
  路过,看过。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2-06 15:42:29
  还有就是和性学专家将近三年的生活,已经完整系统地接受了他的性学理论,而且同时又兼修了恋爱课程,如何泡女孩子,如何引起女孩子们的注意,如何和女孩子第一次约会应,如何获取女孩子的初吻什么的。当然娘娘腔对他们的讨论不屑一顾的。

  虽然嘉文对性学专家的话多半置之一笑,但是在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就是不去往那方面去想,身体也反应的相当厉害,每天清晨,那东西硬邦邦的,难受的要死,对着黑咕隆咚的夜天马行空的想象。

  而且有时候看到漂亮的女孩子身体会有莫名的冲动,想起阿仪,那个坐在河边抽烟的女孩,或者看到小说里的性爱情节,总会按照自己的喜好进行重新想象,所以从高二的下学期就自然而然地懂得了手淫。

  其实嘉文对于那些也只是限于相想象,他并没有像其他的同学那样拼命去追求女孩子,他认为如果寻找一份真正的爱情,出发点至少应该和性无关,性只是爱情之后自然而然的东西。

  所以嘉文没有热切地去谈恋爱,因为刻意去寻求那样一份那样的爱情一定很麻烦。

  当然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他,嘉文愿意去和她谈一场恋爱,假如有一个女孩子愿意把自己的身体不那么吝啬地送给他,他也乐意接受,不过这是痴心妄想。

  进入高三后,阿仪和嘉文分到了一个班级,天天见面的次数多了。

  嘉文每天都能看到阿仪,她骑着自行车,穿着花裙子轻快地穿过操场,扬着骄傲的嘴唇。

  但是记得她说过她是杀人犯的女儿,不敢怎么着和她说话,这种独来独往的女孩都很孤傲,很难交往的。

  当然嘉文也不知道阿仪是否还记得他。

  其实嘉文和阿仪交往是在高三这年。有一天下午放学后,嘉文去镇上超市里去买衣服。

  他买好,在收银台付好帐。这时过来几个人要嘉文给他们买烟,他们大概都是镇上的痞子。

  一个家伙拿过嘉文手里的购物袋,嘴里啧啧赞道:

  “有钱人啊,买衣服都是名牌的。”

  嘉文倒不在乎一包烟,他只是不愿意给痞子买烟抽。

  收银小姐看了他们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又低下头去数钞票,好像对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

作者:陆小凤 时间:2017-12-06 15:58:19
  赞一个。
我要评论
楼主新雨I 时间:2017-12-10 15:27:54
  阿仪从外面走进超市,到化妆品专柜后,她大概买化妆品,看见了嘉文。

  其实嘉文并没有看到她,但是阿仪是镇子上的人,一看情形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对着那伙人摆了摆手。
  其中的一个染着黄头发,打着耳钉的非主流少年,走到阿仪身边: “什么事?仪姐。”

  阿仪朝嘉文努了努嘴,说道:“那是我同学。”

  嘉文这才看到阿仪,那伙人于是将购物袋塞给他,说道:

  “小子,算你今天走运,”他们一个个摇头晃脑地走了。

  嘉文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阿仪,估计真得给这些痞子上些贡,出了超市,站在外面等阿仪,对她道声谢。

  其实阿仪从超市的玻璃门看到了嘉文,于是匆匆买了几件东西就出去了,问道:

  “怎么还不走啊?”

  “我等你出来,向你说声感谢,”嘉文说。

  “不用了,”阿仪说。

  “真的,请你吃冷饮去,”嘉文样子诚恳地说道。

  “一杯冷饮行,以身相许的话就不用了,”阿仪“嘻嘻”笑道。

  两人来到一家冷饮店里,一人要了一杯冰激凌。嘉文左右环顾了一下,低声说道:

  “我发现你天天一个独来独往的,你是混的?”

  阿仪咬着吸管,很神秘地点了点头。

  “呵呵,厉害,” 嘉文半信半疑地望着阿仪。

  “不相信吗?我爸爸是杀人犯,我妈妈是劳改犯,还不够分量的吗,”阿仪很认真的样子说着。

  “应该相信吧,”嘉文小心翼翼地说。

  “恩,以后谁欺负你就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好歹我们一个学校的,”阿仪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阿仪吃完了冰激凌,抬起头说:

  “那次死人坑之后,你怎么没有理过我,是不是怕我这个太妹把你带坏了。”

  “你也没有理我啊,”嘉文说。

  “怎么没有啊?我天天放学后往你的教室看,你却从来没有注意过我。”

  “我这号木头人,哪会想到有人在意我啊。”

  阿仪又“呵呵”笑起来。嘉文也笑了一下,说:

  “那你妈妈什么时候出来呢?”

  “可能要吃一辈子牢饭了,无期徒刑。”

  “你的家庭真奇特。”

  “嗯,我要回去做饭了,晚上小弟们还要等着我和他们去做事,”说着提起购物袋,一阵风走了。

  嘉文满脸疑惑地望着阿仪远去的背影,搞不清她的话是真是假。

  其实阿仪在嘉文的眼里一直是一个迷,她说她爸爸是个杀人犯,她妈妈是个劳改犯,她是混的。

  但是嘉文从来没有见她打过架,更不用说在校园里了,每天都是见她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匆匆的来匆匆的去,连和别的同学说话都很少。

  唯一的一次见她抽过烟,就是死人坑那次。不过一个女孩子偶尔抽次烟,也不能说就是坏女孩了。

  那次讹诈事件之后,嘉文和阿仪才算真正的认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嘉文都在心里感谢那些痞子。
作者:容台小草 时间:2017-12-11 10:17:04
  好看。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2-11 16:54:14
  为楼主叫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