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妃徐慧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3 22:25:33 点击:202 回复:8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楼,占座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3 22:26:02
  

  浅相遇薄相知

  贤妃徐慧

  2017-12-06 19:28:20

  91

  银纱窗外,翠竹两三只,明媚的春光轻拂过片片翠绿的竹叶,投下斑驳的光影。巍峨的宫殿里,镂空的镏金香炉,飘散着淡淡的香气。此刻,四下寂静,太监、宫女都凝神屏住了呼吸。陛下召见徐才人,半个时辰都过去了,徐才人却未见身影。皇帝此时此刻的沉静,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环佩叮当细细洒洒的叮咚声中,有美人姗姗来迟,但见那美人,面若月光莹白皎洁,眼若星辰流光璀璨。

  女子看到了皇帝陛下盛怒的侧颜,那漆黑的眼眸,埋藏了令人敬畏的幽深。女子略微一怔,颔首嫣然一笑。俯首叩拜之后,独自起身来到雕刻着七爪龙纹的桌案旁,垂目思量片刻之后,题诗一首:

  “朝来临镜台,妆罢暂徘徊,千金始一笑,一召讵能来?”

  女子字迹娟秀灵动,翩若惊鸿,却又透着温柔与娇媚,皇帝拿在手上,也不免细细端详。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爱妃妙笔生情……千金始一笑……。”皇帝漆黑的眼眸中也蕴含了笑意。

  女子略微侧首,波光流转,笑的俏皮狡黠。

  陛下竟然笑了?陛下竟然笑了?!

  沉沉的阴霾如薄云四下散开,窗外和煦的春光,暖暖的撒了进来……

  她,徐慧。出生于贞观元年。出生五月既能咿呀学语,四岁通《论语》,八岁已善属文。十一岁才华名满天下,奉召入宫,封为才人,一同入宫的还有凭美艳名扬天下的武氏媚娘。

  奉召入宫的徐慧,还只是个懵懂的孩童,她敏感、聪慧,带着一颗天真烂漫的心。入宫,她是喜欢的,她所钟情的男子,不正是圣上那般纵横捭阖的英雄吗?

  入宫半年,徐慧敏锐的发现,陛下的心深埋着某种难以掩饰的深沉的忧伤,他的背影仿佛大漠升起的圆月,寂寥苍茫。

  只是,他不说,她,不敢问。

  已是深秋,长安又下起雨来 。

  是夜,长风呼啸而过,显德殿里孤寂凄迷,皇帝是一个人负手矗立在高高的楼台上,凝视着遥远的北方……天空飘着细雨,千古一帝的背影在咧咧寒风中格外的萧瑟。

  陛下是在怀念她吗?他挚爱一生的妻子——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是大唐一段美丽的传说,彼时,尚在民间的徐慧就曾听说过。文德皇后“孝事高祖,恭顺妃嫔”“着盛装救魏征,拒佛道舍生取义”长孙皇后薨逝之后,陛下看着皇后留下的《女则》泪流满面“此书足可垂于后代……是内失一良佐也”。

  他是千古一帝,盛世明君,她是贤德皇后,母仪天下。寒风萧瑟的雨夜,望着帝王的痴心眷恋身影,冥冥之中,徐慧找到了值得一生学习的榜样。她不敢比拟长孙皇后,与陛下青梅竹马,伉俪情深,却愿和长孙皇后一样,以温柔相伴,进良言劝谏……

  自此以后,本就爱书的徐慧更是手不释卷,长孙皇后书写的《女则》常伴于枕侧,在书中徐慧读懂了长孙皇后的大义温柔,也学会漫漫深宫寂寞的夜里,在书香墨海之中与所爱的男子倾心相伴。

  “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

  日升月落,不知不觉中徐慧已经入宫十余年了,此间大唐对外不断的用兵征战,对内广修宫殿楼宇,兵役、徭役、百姓负担日益沉重,徐慧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八月十五,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柳稍枝头,淡淡的银辉撒在曲江湖面,湖边两岸挂上了精致的花灯。微凉的清风拂过湖面,倒影着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

  徐慧准备了几样精致的点心和一壶新茶。茶水倒入盏中,明净生辉,茶香四溢。中秋赏月,皇帝陛下意兴阑珊。乘着陛下高兴,徐慧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劝谏文书。

  “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自古以来有道的明君,将安逸赐予百姓,无道的昏君,以享乐愉悦自己……

  “后宫不得干政,你不知道吗?”冷冰冰的言语,皇帝突然间的责问,一时间天威难测。

  也许,从撰文劝谏的那一刻,这个柔弱的女子便抱着一颗必死之心,起身、叩首伏在天子脚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皇帝望着身旁的女子,没有一丝焦躁与不安,有的只是淡然优雅、从容不迫。方知她此时的劝谏,绝无私心,为的是大唐的社稷,为的是天下的苍生!

  皇帝起身,将徐慧扶起,拥入怀中。

  “下旨,进徐婕妤为充容……”

  这一刻,她和他,终于不再只是花前月下,儿女情长;

  这一刻,他和她为了天下社稷、百姓苍生,终于并肩而立。

  入宫十余年,徐慧由才人,加封婕妤,在迁充容,万千宠爱集一身。而前后入宫皇帝赐名媚娘的武氏却始终只是才人,千娇百媚的武媚娘百思不得其解。是自己不够漂亮吗?不,一定不是。灵机一动,武媚娘决定会一会刚刚荣升充容的徐慧。

  “姐姐,在吗?”

  人未到,声先行,武氏缓步步入内阁,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古朴的花梨长桌,桌案上放着一排羊毫毛笔,几张素笺。窗台上放了几盆新开的茉莉,暗香浮动……徐慧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一边,起身迎接武氏。一同入宫十几年,或多或少也有着姐妹间的情意。

  “我是来为姐姐贺喜的。”

  徐慧望着武氏,但见她面若粉荷,秀眉凤目,一袭石榴红的裙裾拖曳在身后,越发神采动人。

  两人依在桌旁,品茶闲话家常。话语之间,徐慧渐渐的明了了武氏的来意。徐慧颔首浅浅一笑,意味深长。

  “妹妹可知,自古以来,以才事君者久,以色事君者短。”

  聪明灵巧的武媚娘,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从此武媚娘博览群书,研习名家的书法,终于开创了辉煌的人生。

  贞观二十三年,天生异相,已是初夏,依旧寒风凌冽,雨幕苍茫,紫微星辰暗淡无光。一道流星掠过天边,文治武功、戎马一生的天之骄子驾崩在这个多雨的季节。

  阴阳两隔之间,徐慧依稀能看见陛下的身影。恋恋红尘,爱过,但求一生一世,对错,终是执迷不悔。他离去之后,生命便失去了意义,爱情亦无处可以安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3 22:26:19
  

  浅相遇薄相知

  贤妃徐慧

  2017-12-06 19:28:20

  91

  银纱窗外,翠竹两三只,明媚的春光轻拂过片片翠绿的竹叶,投下斑驳的光影。巍峨的宫殿里,镂空的镏金香炉,飘散着淡淡的香气。此刻,四下寂静,太监、宫女都凝神屏住了呼吸。陛下召见徐才人,半个时辰都过去了,徐才人却未见身影。皇帝此时此刻的沉静,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环佩叮当细细洒洒的叮咚声中,有美人姗姗来迟,但见那美人,面若月光莹白皎洁,眼若星辰流光璀璨。

  女子看到了皇帝陛下盛怒的侧颜,那漆黑的眼眸,埋藏了令人敬畏的幽深。女子略微一怔,颔首嫣然一笑。俯首叩拜之后,独自起身来到雕刻着七爪龙纹的桌案旁,垂目思量片刻之后,题诗一首:

  “朝来临镜台,妆罢暂徘徊,千金始一笑,一召讵能来?”

  女子字迹娟秀灵动,翩若惊鸿,却又透着温柔与娇媚,皇帝拿在手上,也不免细细端详。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爱妃妙笔生情……千金始一笑……。”皇帝漆黑的眼眸中也蕴含了笑意。

  女子略微侧首,波光流转,笑的俏皮狡黠。

  陛下竟然笑了?陛下竟然笑了?!

  沉沉的阴霾如薄云四下散开,窗外和煦的春光,暖暖的撒了进来……

  她,徐慧。出生于贞观元年。出生五月既能咿呀学语,四岁通《论语》,八岁已善属文。十一岁才华名满天下,奉召入宫,封为才人,一同入宫的还有凭美艳名扬天下的武氏媚娘。

  奉召入宫的徐慧,还只是个懵懂的孩童,她敏感、聪慧,带着一颗天真烂漫的心。入宫,她是喜欢的,她所钟情的男子,不正是圣上那般纵横捭阖的英雄吗?

  入宫半年,徐慧敏锐的发现,陛下的心深埋着某种难以掩饰的深沉的忧伤,他的背影仿佛大漠升起的圆月,寂寥苍茫。

  只是,他不说,她,不敢问。

  已是深秋,长安又下起雨来 。

  是夜,长风呼啸而过,显德殿里孤寂凄迷,皇帝是一个人负手矗立在高高的楼台上,凝视着遥远的北方……天空飘着细雨,千古一帝的背影在咧咧寒风中格外的萧瑟。

  陛下是在怀念她吗?他挚爱一生的妻子——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是大唐一段美丽的传说,彼时,尚在民间的徐慧就曾听说过。文德皇后“孝事高祖,恭顺妃嫔”“着盛装救魏征,拒佛道舍生取义”长孙皇后薨逝之后,陛下看着皇后留下的《女则》泪流满面“此书足可垂于后代……是内失一良佐也”。

  他是千古一帝,盛世明君,她是贤德皇后,母仪天下。寒风萧瑟的雨夜,望着帝王的痴心眷恋身影,冥冥之中,徐慧找到了值得一生学习的榜样。她不敢比拟长孙皇后,与陛下青梅竹马,伉俪情深,却愿和长孙皇后一样,以温柔相伴,进良言劝谏……

  自此以后,本就爱书的徐慧更是手不释卷,长孙皇后书写的《女则》常伴于枕侧,在书中徐慧读懂了长孙皇后的大义温柔,也学会漫漫深宫寂寞的夜里,在书香墨海之中与所爱的男子倾心相伴。

  “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

  日升月落,不知不觉中徐慧已经入宫十余年了,此间大唐对外不断的用兵征战,对内广修宫殿楼宇,兵役、徭役、百姓负担日益沉重,徐慧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八月十五,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柳稍枝头,淡淡的银辉撒在曲江湖面,湖边两岸挂上了精致的花灯。微凉的清风拂过湖面,倒影着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

  徐慧准备了几样精致的点心和一壶新茶。茶水倒入盏中,明净生辉,茶香四溢。中秋赏月,皇帝陛下意兴阑珊。乘着陛下高兴,徐慧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劝谏文书。

  “有道之君,以逸逸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自古以来有道的明君,将安逸赐予百姓,无道的昏君,以享乐愉悦自己……

  “后宫不得干政,你不知道吗?”冷冰冰的言语,皇帝突然间的责问,一时间天威难测。

  也许,从撰文劝谏的那一刻,这个柔弱的女子便抱着一颗必死之心,起身、叩首伏在天子脚下。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皇帝望着身旁的女子,没有一丝焦躁与不安,有的只是淡然优雅、从容不迫。方知她此时的劝谏,绝无私心,为的是大唐的社稷,为的是天下的苍生!

  皇帝起身,将徐慧扶起,拥入怀中。

  “下旨,进徐婕妤为充容……”

  这一刻,她和他,终于不再只是花前月下,儿女情长;

  这一刻,他和她为了天下社稷、百姓苍生,终于并肩而立。

  入宫十余年,徐慧由才人,加封婕妤,在迁充容,万千宠爱集一身。而前后入宫皇帝赐名媚娘的武氏却始终只是才人,千娇百媚的武媚娘百思不得其解。是自己不够漂亮吗?不,一定不是。灵机一动,武媚娘决定会一会刚刚荣升充容的徐慧。

  “姐姐,在吗?”

  人未到,声先行,武氏缓步步入内阁,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古朴的花梨长桌,桌案上放着一排羊毫毛笔,几张素笺。窗台上放了几盆新开的茉莉,暗香浮动……徐慧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一边,起身迎接武氏。一同入宫十几年,或多或少也有着姐妹间的情意。

  “我是来为姐姐贺喜的。”

  徐慧望着武氏,但见她面若粉荷,秀眉凤目,一袭石榴红的裙裾拖曳在身后,越发神采动人。

  两人依在桌旁,品茶闲话家常。话语之间,徐慧渐渐的明了了武氏的来意。徐慧颔首浅浅一笑,意味深长。

  “妹妹可知,自古以来,以才事君者久,以色事君者短。”

  聪明灵巧的武媚娘,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从此武媚娘博览群书,研习名家的书法,终于开创了辉煌的人生。

  贞观二十三年,天生异相,已是初夏,依旧寒风凌冽,雨幕苍茫,紫微星辰暗淡无光。一道流星掠过天边,文治武功、戎马一生的天之骄子驾崩在这个多雨的季节。

  阴阳两隔之间,徐慧依稀能看见陛下的身影。恋恋红尘,爱过,但求一生一世,对错,终是执迷不悔。他离去之后,生命便失去了意义,爱情亦无处可以安放。太宗驾崩之后,徐慧追思过度,水米不进,病不药医,不久便香消玉损,年仅二十四岁。

  后记:徐慧死后,高宗李治感念其对太宗的深情,追封徐慧为贤妃,恩赐与太宗皇帝、长孙皇后一同葬入昭陵,这或许是她最想要的结局……。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3 22:28:58
  一个系列都搬过来,算是一个总结…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3 23:17:10
  我数了一下,现在共有写好的6篇,是不是应该写十二篇,迎合一下部落的名字?
楼主浅相遇薄相知 时间:2021-03-04 08:30:42
  清晨,打卡
作者:commando_lee1 时间:2021-03-04 10:44:04
  部落都带出来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21-03-04 10:49:16
  [xyc:火钳留名][xyc:赞]文风浪漫唯美~演绎绝世红颜的传奇~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21-03-04 10:50:21
剩余 6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马拉炮 时间:2021-03-04 12:07:58
  中午好,好帖
作者:王毛毛小盆友 时间:2021-03-04 12:09:08
  谢谢红包,支持佳作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1-03-04 12:51:18
  是写了一个系列吧浅浅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