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佛》 石在下沉,佛在上天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2:11 点击:506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石 佛
  文/羽井缺一


  春,冬寒未央。
  城里,万人空巷,唯有西门菜市口,人声鼎沸。
  平日菜市口那些门可罗雀的酒楼、客栈,今日人头攒动。楼层越高,挤的人越多,甚至有人直接蹲伏屋顶上。掌柜一出来骂娘,屋顶上如雨一样洒下铜钱,掌柜忙着捡钱,默认了这笔买卖。
  效仿者跟上,钱雨纷纷,空中的钱犹如金线穿梭。
  三通鼓响起,在“来了”声中,一辆破旧的囚车“嘎吱嘎吱”进入人们视野。
  囚车里的她穿着黑色的缁衣,神般无瑕的脸发着寒光,一头浓密黑发及地。她从囚车上缓缓走到处刑台,临时搭建的高高的处刑台下,柴薪堆积如山。
  她静静坐着,闭目垂眉,长久不动,宛若雕塑台上供人观看的肉身菩萨。她身上,仍有一份普通人不敢亵渎的神圣,让窃窃私语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人人守望着她,等着看她的被摧毁。
  谁都以为她不会再望这世界一眼,在火被点燃前,她却抬眼,眼神欲穿透世间似的,充溢着无以言说的情感,与她对视的是一名骑在父亲脖子上的女童,女童被她清澈无比的眼神所击中,被她的美控住了心魂……直到火光一片,在熊熊火焰中处刑台慢慢被淹没,分出了与人间那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绝世的才华,在空气中燃烧,发出毕剥毕剥的声音,相对应的是人群中的一片喧哗,震惊,兴奋。
  凝视她的女童的心在刹那间像是被挖了一个大洞,女童莫名大恸。女童父亲好不容易占有这一席之地,但见孩子哭闹,以为孩子心生恐惧,只好带着她恋恋不舍地离开。
  夜色降临,女童和父亲终于挤到广场外沿。女童紧咬嘴唇忍住泪水,回头看,在独特的闪耀着红色光芒的天空下,远处像一场盛大的焰火,几颗彩绘的火星子,在亮光里安然飞舞。
  处刑台上,烈火中的她依旧维持着原有的姿势,沉默而刚硬。
  她终于凝成一尊石佛……

  ……八年后,在现场的女童成了安元修的妻,安妻常常向安元修说起当年的大火情景。那也是安妻第一次见到她——被火刑处死的净凡大师。
  其实也是众多人的第一次,伴随着最后一次的亲眼所见,一名旷世奇才的陨落。
  安妻幼年时零零落落的记忆片段,唯有这一幕最为完整。忘不了与她对视的净凡大师的眼神,细节丰润,具化于一瞬,在一瞬的惊觉中窥见永恒的虚无。或许这等对视,也成了安妻回想中的荣光——芸芸众生中,她只看她。
  她追溯之路,仅是八年。而安元修初识净凡,却在十年前。
  那一年,他正束发。同宗大伯摔断了手骨,安元修只好接替大伯先前的差事。
  大伯在无声河划船,只为一人办事,那人就是净凡大师。
  说起净凡大师,就不得不说到佛祖的故事。据传释迦牟尼在拘尸那城狮子河娑罗树下涅盘,众弟子悲痛不已,释迦牟尼说,我入涅槃后,你们可常来看视我的金身,佛陀不会死亡。众人说,如此,请世尊常住世上。
  ——如此,请世尊常住世上。
  因此,佛像出现了,成了信众的安慰,成为世尊不朽的存在。
  历朝历代都有不凡的石刻师,净凡是其中一名,她从小对石刻的热情令人吃惊,别的女孩在学绣花,而她却早早拿起錾子和铁锤,用柔弱的力量对抗粗重的石块。她美妙的天赋令小小年纪的她被选中,被尊为女雕刻大师,专刻佛教雕像。她既然结了一生奉献佛像石刻的因缘,虽不曾剃度,也不算出家,但她却是佛弟子,得恪守清规戒律,终生不能婚。
  净凡大师被安置在无声山上的寺庙里,远离尘世。
  无声山上有山洞,净凡大师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将山洞开凿成百佛窟。整座山,只有净凡一人,山是净凡的,河也是净凡的。
  安静地栖居,全身心付出,真是世外桃源啊……安元修感慨道。
  大伯笑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2:42
  一阶阶青板石阶布满苔痕,石阶尽头处,躲在树丛中隐约可见半间庙。庙很小,安元修甚至认为村里的庙都要显得比它阔绰。净凡就独居在这小庙里苦修。
  安元修每天上午提水,将盛满水的水桶和现摘的蔬果放到小庙门口,第二天再从老地方取了空桶,继续重复第一天的过程……
  连续几天下来,他连净凡大师的面都没见到,她像隐形了似的,只偶尔听到从山洞里面发出的丁丁的敲击声,沉闷而从容,那些声音仿佛是为了证实净凡的存在。世人对天赋异禀者的崇敬,加之净凡神出鬼没的神秘感,令安元修对她的揣测,已站在非人的角度去想象了。
  山里的夜特别静。暗夜中,住在无声河这边的安元修,隔河仰望,对面远处有一灯如豆,盯得时间久了,那灯火,有置身于荒岛上的悬浮感,似乎对面的那个人不在娑婆世界,而在佛的中间。
  等天光亮起,他又从床上一跃而起,活跃在属于他的人间:种菜,施肥,捉小虫,游泳,河里钓鱼……他精心伺候的每一片菜叶,碧绿而澄澈;他钓上来的每一条鱼,都成了他碗里的美味。他常常一个人无聊地发呆,略有寂寞,但无心无事,春光美好。
  天气好时,他就剥掉上衣躺在船上晒太阳,小船随着水波一漾一漾,他阖上眼,水的气味,树的气味,花草的气味,山的气味……涌入他的鼻子里,涌入梦里……合欢树上层次不齐的花,已一簇一簇地绽开,当微风吹落了第一朵红缨,飘到他的脸上时,一个低沉的少女嗓音出现了。
  好久没听到人的声音,安元修迟疑了一下,等幻影似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他才抬起头,眨眼瞬间,他心生恍惚,以为有一阵横跨千山的春风,吹透了冬夜的尘、霾、灰,在岸旁,在一层柔和光辉里,显出一位姑娘来。
  她看到他的脸,面露惊讶,苍白脸上倏然泛起一片红晕。
  啊,她就是净凡……安元修才意识到她的身份,他赶紧蹲下身子,手忙脚乱穿上衣。小船乱晃,他好不容易摆脱了那条船,跳到了岸上。
  “我要去对岸。”她的脸依旧红红的,神色好像有一点怯怯。
  她肤白胜雪,缁衣素净,说话时,她的唇像初开的海棠花瓣含着阳光,睫毛翕动之间,透着一种孩子气的羞涩,她的头发柔顺地飘在腰际,在风中飞舞……安元修的心,似被什么狠狠撞击了,眼睛骤然开大了一圈,这从未见过的美,让他开了眼。
  他跳上船,刚伸出手,又自惭形秽地缩了回去。倏忽间她那光洁如玉的手已伸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握住,握住的瞬间,他意外极了,那满是磨茧的手心简直不像是她的,粗糙不堪得比老妪还甚。
  他把她迎上船来,等她坐稳后,船才开了。她注视着远方,似笑非笑。
  两人之间并无对话,也没再看对方一眼,只有一浆一浆的划水声:“哗—啦!哗—啦!”
  对岸早已有人等着,见到净凡,那人把腰背深深弯下去,一次又一次地合掌施礼。
  “净凡大师,您肯来,真是太好了!”
  从他俩简短的对话中,安元修大概听明白了意思。原来离此地不远的邻县已造了一座庙,庙里需一尊观世音菩萨立像。来者是其中一名发起人,他是特地来请净凡出手造像的。
  山里太阳下得特别快,过不多久天就暗了。小船又开始在河面上滑动起来,月意外地提早露了脸。安元修不敢直视净凡,仅用余光扫视对面。淡淡月光下,她的轮廓,有细微而熠熠的反光。
  下船时,她把别人送给她的瓜果糕点落在了船上。
  他喊她,她转过身来,回应的口气和微笑还有女童之态,那是专属于她的天真稚气。
  他看着她远去,皎洁月光安静照亮石阶,她夜行的路上投下孤零零的模糊影子,直到她爬上最后一阶,他都没有动。
  翌日,庙门口,除了满满一水桶水和蔬菜外,还放着一碗洗净的瓜果,那就是净凡昨晚留给安元修的。他端端正正放好它们,还左右察看水果摆放得是否对称,那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好似山中一只开了性灵的猿猴,采摘野果供奉菩萨。
  整一天,安元修心神不定的,鱼也忘了钓,虫子也忘了捉,他魂不守舍,三番五次地遥望对岸。好不容易等着天边血色晚霞落下,圆月从稀云树影后一点点冒出来,他的脚不由自主地到了庙门口。
  滴滴答答,刚洗过的衣物还在新鲜地滴着水,空荡荡地串在院落里的一根竹竿上。房门紧闭,里面寂静无声,微弱的灯光从门缝流泻而出。借着光,他慌慌张张地瞥了一眼,木桶已空,那只碗里,赫然是吃后剩下的小小果核。
  他欣喜若狂,奔下山,猛地扎进水里,像一尾欢快的鱼,游向彼岸。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3:17
  过了几天,六个壮汉喊着号子,比人还高的长条石块,被抬到了净凡的庙里。
  净凡审视着这块静默矗立的石头。安元修察觉到,在她眼波流转之下,她脸上的稚气荡然无存,她嘴唇紧闭,神情肃穆,大概想象着石头里暗藏着丰盈生命,正汩汩流淌着鲜血和激情,它未来粗实的轮廓在她眼里依稀呈现,清晰的脉络沿着石头提示的痕迹,决定着她每一刀要去的方向……当她拿起凿和锤,余下来的时间,她只是去重复一遍在脑海里早已发生的过程。
  佛、菩萨等雕像塑造,须严格按照造像的经规仪轨,甚至衣褶、饰物的写实也得一丝不苟按照前人规制。唯有佛、菩萨的五官上,可以略有发挥。坚硬混沌的石,在净凡双手变幻下,除了符合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随行好,更赋予了石头一次脱胎换骨的全新生命。
  击凿出来的火星,如岩溶迸发,“丁”的一声,她手里的凿子顺力破石出痕,起起落落、明明灭灭间,粉灰随风飞扬,硬物反抗着来自于她的一股力量,这两股力量反差成奇异现象——坚硬的,却成了脆弱;羸弱的,却生出强悍。安元修每次放下蔬果和水时,他总要仰望一会……她背上瘦削的蝴蝶骨,贴着汗湿透了的衣袍,若隐若现地起伏……他不自觉地升腾起一种近乎怜惜又庄严的感觉。
  等到她垂下眼皮留意到他的存在,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他才意识到,他浑身是细石屑,犹如刚挨了一场无根雪。
  石,借着时间的风,凭着净凡的凿刀,慢慢地浮出一尊菩萨面容,那轮廓,从额头到下巴,每一寸,每一分,都宛若从心底里一点一点地将她扯出来,捧到尘世之光下。
  安元修待在净凡身旁观看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眼见她一双妙手,灵巧玩转,划上几刀,菩萨造像的形体、五官和姿仪精妙地刻划出来,太阳底下,弥散出祥和、宁静、端祥的光辉,这份美神秘、浩大,透润着超然和无穷的魔力,深深地迷住了观者之心。
  “为什么佛、菩萨生来都这么好看?”安元修傻傻地问净凡。
  净凡一笑,回道:“佛陀庄严的德相并不是生来如此的,得每修一百福,才庄严一相,菩萨修行历经一百大劫,才能成就慈悲的相好。”
  安元修怦然心动,他偷看了净凡一眼,心想:若相好是果报,净凡的面相实乃天赐,像她这样,是否为佛转世而来……他抬头,再目触观音造像,菩萨眉眼细长,很似净凡。

  溽暑的午后,安元修坐在无声山下钓鱼,闷热的天不是钓鱼的好时机,他只是舒展腿脚,把发烫的脚泡进冰冷的水里,
  只听得身旁有悉悉索索声,安元修睁开微合的眼,见净凡坐在他不远的旁边。她冲他一笑,轻拭额角的汗珠。他一时冲动,脱口而出:“你也把脚放进水里来,很凉快。”
  出口后,他心知唐突。净凡轻抿着嘴,昙花一现的笑靥,她的笑生动,露出这年龄特有的不谙世事、清澈无暇。她弯起腿,露出缁衣下的绑腿,解散了,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把裹得严严实实的脚裸露了出来,又脱掉了罗袜,一双脚赤裸了,白嫩得莹莹发亮。她把绑腿布往后一丢。两条散落在地上的布条,似蛇刚蜕的长皮。她小心翼翼地伸腿入水,溅出欢快的声响,雪白的脚衬得绿色水面犹如幻境,美好而惬意。
  此刻,像两个同龄人之间的相伴嬉戏。两人都不作声,怕一开口,破坏了这份难得的坦然。他和她,享受着通透的清凉,久久盯着鱼竿下那五颜六色的浮标。他希望有鱼咬鱼钩,她希望他得到。很奇妙,两人都把欢乐暗藏在那浮标上。
  不知过了多久,浮标微动,安元修赶紧提起鱼竿,一朵浪花下,飞鱼破水而出,顺着鱼线像箭一样潜滑了出去,又被他扯的力拽着,沿相反的轨迹线给收了回来,手快的安元修一把握住,肥鱼在他手里不停扭动。
  净凡像孩子一样喜形于色,欢呼了一声,赤着脚跳了起来。
  “你想吃清蒸还是红烧?”安元修兴奋地问净凡。
  “啊?”净凡愣了一下。
  “鱼,你想怎么吃?这条河里的鱼非常好吃。”
  净凡低下头,没有回答,似与他又生疏了,半蹲着把地上的绑带一一给拾起,腿还湿着,她想也不想就要把这些布条往腿上缠。他阻止了她,脱了自己的衣,把它递给她,她接过来,自然地擦脚,绑带,套罗袜,穿鞋。
  他把鱼放进篓子里,洗了手上岸。
  远处,雷声隐隐,风无端而起,撩起了她的发丝,一阵裹挟了石尘的风吹进了他的眼,他站定,睁不开眼,用手揉着眼睛。
  “怎么了?”她问。
  “有沙迷了眼。”他答。
  他的嗅觉先感知到了她的走近,除却她衣袍上那股熟悉的檀香外,还有她身上散发的阵阵温热,以及淡不可寻又清晰可辨的一缕体香……他一动不敢动,心跳如鼓。
  她用嘴向他眼内吹气,他慢慢地睁开了他的眼……顷刻间所有的一切静止了、消失了,只剩下她清亮的眼睛。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左眼下,那里的下眼睑的底下,有颗朱红色的泪痣。她好奇,伸手,触及那颗浅浅的泪痣……那一刹那,他看着她的眼,他俩之间从未这么近,他心跳得剧烈,努力克制着呼吸……她有所感应,平静而缓缓,退了两步,又退到他在这个世俗中看不懂的位置上。
  “相书上说泪痣是一生流水,半世飘蓬,孤星入命。”他无话找话。
  “民间还有其他说法……”她停了停,却没说下去。
  她没说出口的,他早就听说过,两个人心照不宣,又默契又不坦然的一笑。
  “沙子进眼怎不见你流泪。有泪痣的人不是很会哭吗?”
  “就是因为这种说法,懂事后,我就不哭了。”
  他倔强又孩子气地咧嘴笑,那颗泪痣,瞬间灿烂。
  天边,雷声滚滚而来。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3:51

  当晚,安元修把鱼清蒸了,冒着雨,把鱼放到净凡住所的屋檐下,这次离开前,他叩了叩门。
  第二天,他收碗,却见鱼依旧在老地方,老样子,隔了一夜,早已干瘪无鲜。他怅然若失。
  她走出房门,帮他把鱼碗放进空木桶里。她对他微微的笑,他也就释怀了。
  他俩抬头看院落里的雕像。今天这尊观音石刻造像将被送入寺庙内,各地高僧大德及信众将一并前来,众僧颂经,举行开光仪式。
  六名壮汉把石雕像又抬下山去,上船之前,神像被他们所带来的红布给遮盖了。他们的船在前,净凡的船在后。远远的,令人生出幻觉,以为红布包着的,是错嫁入凡间的新娘,后随着远送她的亲人。
  小船后,一路是痴痴、长长、透明的涟漪。微风吹动着净凡的宽袖,她脸上是没有心事的年轻、清澈、无邪,阳光匍匐到她脚边,身后闪耀着微茫的金色碎光。
  她上了岸,经过安元修所栖的小屋,屋的墙脚下有只在夜间开花的夜来香,高一束,低几朵,散乱地闭合在蓬乱的荆条、杂草间。
  一乘轿子等在不远的前方,净凡进了轿。安元修望着轿子渐渐远去……那轿子,把净凡送入红尘;然而,等她回来,一旦过了无声河,人世又将大师抛弃。
  无声山,若是没有净凡,它就是一座荒凉的石山。绝尘的安静,连风吹过水面的声音都能送入耳内。安元修躺在自己的小屋里,听着山鸟偶尔传来的怪异啼鸣,落日映照着他头脑里想象的场面,如水面般波光粼粼:神像落成,圆满开光,朝圣的人流如潮翻涌,净凡端然正坐,法师念着长长的颂辞……
  外面,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屋檐的雨,笼罩住这方寸世界的安宁。木桶中养着的鱼一直在不安分地扑腾。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睡去,直到雷电的声音把他惊醒了,他起身看了看外面,天色已晚。
  路也不算远,她怎么还不回来……
  他潦里潦草地吃了饭,脚步丈量寂静,在小屋里踱来踱去,走累了,垂头丧气地听雨水,一滴,一滴,沉沉的一刹那,寂寂的漫长。
  忽有一个突兀的声音,他跳了起来,推开小屋的门,他看到她,瞬间凝结。
  她浑身都湿透了,散乱的长发贴在脸上,衣服凌乱,有撕裂的口子,或许还在泥地里滑了一跤,如月脸庞上沾了泥浆,脸岌岌可危的苍白,像是生命透了支,嘴唇肿了,被咬破了皮,渗出了血丝,一双眼圈发黑的眼里,有人世不解的迷茫,她羞愧地站着,回避了他的眼神,泪水刹那间噙满了眼眶。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任凭雨水一次次拍打着她的脸庞,整个空间是死里抻着的静。鱼不宁,猝然间跳出木桶,在地上翻腾挣扎。他的心,像一片片鳞似地刮了下来,暗里的险恶,掩盖了戕杀的声音,不曾防备,血无声地洇了开来。
  他醒悟过来,扶住她,她走路不稳,身体一直在瑟瑟发抖。他把她送上船,他这才想到该开口问点什么,但他一开口,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坐到船上,她似乎冷静下来,目光随着阴郁静默的河流蜿蜒而下,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
  他上岸后,握住她皴裂、冰冷、微微颤抖的手,她虚弱地上了岸,推开他扶持的手,一跛一跛,艰难地跨着脚下的每一步路。石阶上,都是被雨水打落下来的花朵,破碎了,跌落一地的凋残。她身体大概有痛,痛得失去平衡,爬得歪歪扭扭,慢慢的,整个人被天地间一片浓重的雨雾和夜色给吞没。

  一连几天,净凡都躲在没有阳光的房里,与外界彻底隔绝,避不见人。每天,安元修把热腾腾的粥,放在她门口。几个时辰过去,粥原封不动,早已冰凉。
  夜里渐渐有了凉意,他熟门熟路,轻轻穿过院子,蹑手蹑脚靠近她的窗下,屏气凝神偷看偷听。屋里连灯都不亮,什么声音都没有。安元修的心底形成黑黑的空洞,他脚下的这座山似被压缩了,连心里的大洞都无法填满。
  他心里紧张,生怕她有什么事,犹豫着是不是该破门而入时。像是有感应的,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初听以为自己心生错觉,他没敢应声。突然净凡的声音再次响起,的确是她,她在说:“我想吃鱼。”
  他惊喜地应了一声,慌忙站起身来,飞快向山下奔去。
  他用最快的速度烧好鱼,小心捧着碗,送到她的门口。
  她又开口:“你请回去。”
  他恋恋不舍地走出院落,但并没有下山,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偷偷躲在墙角的阴影里,朝她门口望着。
  屋里终于亮起了灯,门扉吱哑作响,她纤弱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孑然孤单的灯影照着她惨白的脸,她像一具无骨的躯壳,随时会倒下似地静静伫立,然后慢慢蹲下身子,捧住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鱼。
  她关上了门。他久久不曾离去,像棵沉默而无用的树,种在她的屋外。
  长夜黑,水寒山冷。
  次日,放鱼的碗搁在老地方,里面只剩下干干净净的一副完整的鱼骨架。
  门大开着,她不在小庙里,山的深处传来重重的迸裂出来的敲击声。
  他循声而去,黑暗的山洞里,深不见光,他站了一会,眼睛慢慢能适应周边的黑。山壁上,宏大的菩萨们五官不清、面目模糊。他往前走,一直走到底,前方有一火把,照着净凡的脸,鲜艳夺目。
  她奔突的生命都在每一斧、每一刀上,与山之硬壁对抗。她一举起手来,丁,火花一朵,赤红的,耀眼的,坚硬的石料上凿起了烟雾一样的尘砾。在不断敲击中,似乎每凿一刀,都是将顽劣且罪恶的材料去掉——这一刀是嫉妒,这一刀是淫欲,这一刀是懒惰,这一刀是疯狂,这一刀是贪婪,这一刀是嗔恨,这一刀是愚痴……碎屑飞起,快乐、痛苦、爱恋、温暖,和空气、颜色、欢笑,也一并都消失掉了,她忘却世俗中的全部,脱离世界,投入地放逐自己……佛的色身所具备的微妙形相,渐渐明了。
  火星一闪,一颗小石片脱离了轨道,直直向安元修的脸飞来,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已感到左眼下面的一部位有刺心的疼。
  净凡住了手,脸色骤变,只见安元修他清俊消瘦的脸上,左眼下一滴鲜血,宛若一滴殷红的泪。
  她匆匆走来,将随身携带的伤药敷在他的脸上,透过她的衣袖,他仍能真切感受到她身体中隐藏的淡淡香味,这香味令他联想到那天午后她清鲜的脸庞和无垢的笑容……然而,近在尺咫的距离,却暗涌出他可能永远无法理解的东西。她呆呆地看着他,他从她黑眸里,发现有一种写着不可能的苦涩正在形成,秘藏着无法断绝现世的悲愁……她说:“是你的泪痣,它没了。”
  他伸手,想摸摸看,怕伤口又裂,终是不敢。
  有泪痣的人,前世死时,爱人的泪水滴落在死人脸上,烙成了生死印记,三生轮回后,凭此重逢相见。这是人人都知道的民间传说。泪痣的消失,竟像是前生无凭今生无据,宿命用看不懂的方式,将原本真实存在的,凿成消失的幻像。
  她说话时,口气里有沉坠的冷静,竟不像她以往。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横亘在她和他的中间……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4:27

  在幽暗的岁月里,一个人时,安元修常想起曾经的过往。回忆是瘦小的,但每一个细节都会被他试着拉长,又拉长,夜阑人静时更会偷偷膨胀。偶尔树的气息、夜的温度和某一缕恰好出现的微风,都会糅合成绵长的回味,借此,一遍遍,像条鱼一样,在无声河里回溯……深埋在他心里的这一切,他从未同任何人提起过。
  包括大伯,包括自己的妻。
  之后似乎再也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场面,大概波澜不惊如死水,或者是净凡变得沉默寡言,当然最有可能是大伯回去得够快……在无声山的日子,最初嫌它太过漫长,然而越到后来,越感叹时间飞逝,他留在无声山的几个月,太短……后来,他只能期待大伯每次回乡,从大伯的话中,了解净凡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净凡日复一复,年复一年,在百佛窟里刻着她的佛。有寺庙请她雕刻造像,她从不推辞,用心石刻,功德无量。但她从不肯下山,只允船来船往,石上山、佛过河……净凡独自一人,像是把自己也刻在了无声山上……大伯说,她大概无欲无求,已走上修佛之路了吧。
  渐渐的,安元修从更多人口中听说了她——“净凡大师”已越来越引起世人的关注,人们口中说出她的名号,宛若散发梵音的妙音,令人崇敬又无不欢喜。
  净凡之前的石刻,芸芸众生相。渐渐,净凡变了,她在成堆的石块中找到了答案——神性只在一张脸中隐伏。
  见者都惊叹道:千佛一面!
  净凡雕刻的菩萨面容虽千篇一律,但她每一次出手,都会引起其他石刻师的关注和震惊,众匠围观着那不可思议的雕像,奇怪地发现,那一样的长相里似生出岁月的灵魂,宛若神灵在凡间生长。
  初见净凡大师所雕刻的佛像,那张石刻的脸宝相庄严、秀美含光,令人瞻仰后生出凡间的爱意,又因那长相隐含非人间的神秘,尘俗中的男女,生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万千的悲喜波澜,化为无声的吟诵,信徒们无不匍匐在地,拜倒在其脚下。
  净凡塑了众神,众生造了大师。
  净凡拔萃出群,最初还被人怀疑,怀疑她的作品是他人代替而成,然而,亲眼见证了几次后,她有锋芒的灵气,终被认可。这隐隐也成了众石匠心里的惧怕,他们惧自己雕刻时,四肢被紧束般的无计可施,他们更怕净凡那一份忘乎所以的力量……世间的赞誉历不久弥不坚,慢慢走了味,暗藏妒意的别有用心,卑贱目光觊觎着,终于找到了机会,流言如飞沙,漫天盖地……
  赞美和诋毁,比邻而居。人人又开始骂净凡,怒斥她是逆女,指责她内心有魔障,竟然对佛、菩萨不敬,在雕像的脸上徒自造孽……在造像上,净凡到底造了什么孽,石匠和高僧们都不言说。似乎谁一说,都会犯了口业。
  净凡的作品砸的砸,埋的埋,所有的沥血作品被毁,无一保留。
  安妻叹口气,说起净凡被火刑处死后的第二天,她经过广场,那里已经燃烧殆尽,灰烬残渣大概已被人扫除,真正成了飞灰湮灭,寂灭如空。
  光芒四射的才华真的成为永远的虚妄。说到此话时,安妻早已不是八年前哭泣的女童,聊别人的生生死死,如聊家常,淡漠平静。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2 21:04:45

  过了若干年后,大伯已逝。安妻听说有无声河后,想要去那边走访。安元修依着她,当然,也暗合了心中所想。
  旧地重游,眼前的风景既熟悉又陌生。废弃了的小屋的木门,铁栓与锁锈几乎铸在一起,窗棂已脱落,散落在枯萎了杂草的墙角下。暌违了多年的无声河,在阳光下,清冷地泛着碎光,流水上的碎叶,静谧又翠绿,一直在无声地流下去。
  安妻曾听大伯说,无声河里的鱼很好吃,她还夸张地带了一张渔网。
  沿着长满青苔的石阶往上走,斑驳的树影下那肆意的青绿色,像渲染着不复可见的昨天。走着走着,朝着那青灰飞檐走去,蓦然展现在眼前的是早已倾塌的空荡荡的小庙,曾经的住所门口早已被一丛丛颓败的杂草遮盖,满苍苔的墙下,盘亘在角落的一只蜘蛛,织着闪闪发亮的千千结。
  眼前的所有已失去了昔日面目,安元修已不敢再往百佛窟去,他怕自己留不住最后的回忆。
  他先下了山来。安妻随后跟来,大概百佛窟被毁得惨不忍睹,她又叹息了,倒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看满山都是伤痕累累,还不如做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呢。
  他,心中一动,觉得这话像是某个魂灵借着妻的口说了出来。
  妻撒了网,过不多久就急着要收网,渔网立时变得沉重,网索拉得紧紧的,眼看她真拖不动,安元修赶紧上前帮忙。两人费了一番力气将网拉上了岸,一看,网里哪有鱼,只见渔网底部躺着的只是一块灰黑色的圆型石头。和人头大小差不多,沾满藻类、淤泥。
  安元修毫无兴致,将它弃在一旁。安妻猜测,它大概会是净凡雕刻的佛像头。她兴致勃勃地将沾满淤泥的石头洗干净,石头显露本色,果真是一尊佛头,慈眉善目,栩栩如生。
  “咦,奇怪……”妻过了半天,犹犹豫豫出口。
  “怎么了?”
  安妻抬眼,看看安元修,再回头,仔细端详佛头,她不自觉摇了摇头,口里却忍不住说了出来:“这菩萨脸,长得好像你。”
  她这句话,夏夜惊雷,如一道闪电划破苍穹。他犹疑着靠近,捧起佛头,打量着。妻又一惊叫,如梦初醒,抚掌大笑,嚷嚷着:“我知道他们说净凡造了什么孽。”
  “什么?”
  “你看……”妻手指着佛脸的左眼下方,那里有一颗浅浅的东西,她大喊,“是泪痣啊,菩萨怎么可以有泪痣?!看来还真没冤她。”
  安妻回头仔细察看安元修,他左脸平整光滑,她释怀一笑:“大概你有慈悲相,所以像。”
  安妻从他手中拿过佛头,干干脆脆,把它又扔进河里。
  沉入水里的佛头,面朝着岸上的人,朝绿得发暗的水里,无止境地下堕着……这个过程缓缓的,就像入殓……水面映衬着天上的白色云朵,宛若是佛飘到深不见底的天上……石在下沉,佛在上天。
  一阵风,吹来。
  蓦地,两颗眼泪从他眼角滑落,他抬起手,捂住眼睛,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顺着手指缝流淌了下来。
  “怎么了?”妻问。
  “……有沙迷了眼。”
  安元修闭着眼,泪流满面。





  (完)
作者:可怕的念与 时间:2017-07-12 21:43:49
  好喜欢静凡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12 23:40:42
  谢谢小羽兄弟的支持。
  
作者:晚风蝶舞 时间:2017-07-13 10:41:26
  欣赏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13 13:33:33
  欢迎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7-07-14 07:45:12
  手动顶帖,回味无穷哇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07-14 10:34:51
  仰望大神一个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15 12:07:20
  :)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5 12:21:24
  太短了,还没看过瘾呢,就完了。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1:50
  @可怕的念与 2017-07-12 21:43:49
  好喜欢静凡
  -----------------------------
  谢谢你喜欢:)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2:07
  @朴素 2017-07-12 23:40:42
  谢谢小羽兄弟的支持。
  -----------------------------
  谢谢朴素大哥:)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2:40
  @晚风蝶舞 2017-07-13 10:41:26
  欣赏
  -----------------------------
  谢谢蝶舞:)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2:55
  @赵云铭 2017-07-13 13:33:33
  欢迎
  -----------------------------
  谢谢:)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3:18
  @南风之谷 2017-07-14 07:45:12
  手动顶帖,回味无穷哇
  -----------------------------
  真好,谢谢支持:)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4:04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7-07-14 10:34:51
  仰望大神一个
  -----------------------------
  谢谢斑竹给红脸:)
楼主羽井缺一 时间:2017-07-17 15:24:31
  @zgsxsltsj 2017-07-15 12:21:24
  太短了,还没看过瘾呢,就完了。
  
  -----------------------------
  少吃多滋味:)
作者:一直很纯洁的瞎子 时间:2017-07-18 14:02:26
  我喜欢HAPPY ENDING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18 14:12:28
  @羽井缺一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23 21:21:01
  
支持羽井缺一【抢红包
我要评论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07-26 11:58:09
  好看,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狂生白露 时间:2017-07-27 14:15:11
  写的真好。
我要评论
作者:白耘 时间:2017-07-27 14:29:43
  :)
我要评论
作者:wl274568909 时间:2017-09-02 12:45:53
  开新帖了,支持支持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9-02 13:20:35
  支持 大神
作者:吾心惟墨 时间:2017-11-08 13:06:07
  作者大大眼熟我我是小萌新墨墨→_→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7-12-08 18:41:09
  @羽井缺一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7-12-08 18:41:17
  @羽井缺一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12-08 18:42:24
  仰望个大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