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本《失踪人士的日记本》,翻开它却全是恐惧与绝望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01:56:06 点击:209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是的,先别说……我知道~这张图不怎么好看。说真的,其实是丑。

  但是……我有什么办法,那本日记的封面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恩~我想大概吧,差不多……

  当然,我知道这里不是秀日记的地方,不过这家伙记下的事情确实很冷。

  对,很冷,怎么说呢?就是让人感觉毛孔有些收缩的那种害怕。

  读了一些,那些家伙都非常丑陋,不过这可不是指他们的样貌或者身材,而是他们的心~!

  好了,读吧,快读~就这样吧~!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01:57:28
  你们看到哪一页了?

  我是说,你们读到哪一天了?这一天?还是那一天?

  ⊙﹏⊙‖⊙﹏⊙‖⊙﹏⊙‖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01:59:09
  Day1,晴的要死天

  首先请这本日记本原谅我没有按照规定的格式在你身上书写,不过我确实已经记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期了。而且身上没有手表也没有手机,甚至旁边连个可以问时间的人都没有,所以勉强记作Day1吧。

  当然,我不光没弄清楚时间。就连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都没弄清楚。更可笑的是,我不光没搞明白今天,还把昨天也弄丢了。

  怎么说呢?从我上岸之后,我就开始试着回忆。可除了记得我的名字叫沈力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当然怎么大小便我还没忘。

  你懂我的意思吧?我是说关于身份、职业、家乡甚至是亲人朋友,这些都不记得了,或者应该说是只要试着去回忆那些与我身份有关的事情,脑海里得到的答案便是一片空白。

  幸好我是一个乐观派,所以我深信,抱怨,那都是帮上帝洗洗耳朵的牢骚,活下去好像还是最重要的。说不定我是坠机的幸存者,或者是海难的幸存者,谁知道呢?大概会有人来救我,总有人会发现我的,对吧?

  说完了我自己,我来介绍一下被我屁股坐着的东西。没错,我屁股下面是一大片金黄的沙滩,当然现在是晚上,没有什么好金黄的。不过白天的时候这些沙子真的闪闪发亮。我可以确定这是我没有来过的一个沙滩,因为这里的沙实在太细了。

  白天的时候,我试着努力了很久,却依旧没有办法用两根手指单独的夹住一粒沙。这里的沙攥在手里,那感觉就好像水一样。不过我发现它攥的越紧便流失的越快。这也证明了它就是沙,并不是什么水。也证明了我还没有疯。

  忘了告诉你们,这片沙滩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干净,除了干的沙就是湿的沙,然后就是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没有纸巾,没有饮料瓶,没有垃圾袋,没有水果壳,没有海螺,没有小动物,什么都没有,无生态,干干净净,环保一流!

  好了地板介绍完了,再给你们讲讲墙纸吧!因为太阳刚下山,所以大海在西边,而我就是从那片大海里游上来的。详细一点说的话,我是被一口海水呛醒,然后才发现自己就在海里。对,是海里不是海面上。

  于是我赶紧憋住气游到了岸上,一上岸我就吐了。并不是肠胃的问题。而是我大概还是喝了一口海水。这里的海水特别咸,我知道海水是咸的,可这里是特别咸。记到这里我觉得很奇怪,我知道海水是咸的,还大概知道没有这里的那么咸,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我以前还在哪里喝过海水?

  无所谓了,想不起来的事情太多了。

  这海水不仅咸,而且还伴随着一种刺骨的寒冷,那阵寒冷好像在肚子里发酵了一样,于是我就吐了。当然,那个时候我也不得不干了一件极其恶心的事情,那就是检查我的呕吐物。不过遗憾的是,我没有在其中发现任何食物。

  算了,他们连让我知道上一顿自己吃过些什么食物的权利都没收了。

  他们是谁?我想可能是上帝吧,或者是奥林匹斯山上的十二主神,谁知道呢?反正海皇波塞冬肯定是不管这片海的,因为这片海除了水就是水。哦,可能可以分为上层被太阳照着的冷水,和下层的超冷水。

  没有海鸥也没有鱼,海面安静的只剩海浪声,整整齐齐的海浪声,不加一点扰频的纯海浪声。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12-31 04:08:39
  沙发,欢迎楼主入驻银河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12-31 04:08:39
  沙发,欢迎楼主入驻银河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18:49:49
  好了我的西边是就是一片大海,一片非常咸非常冷的大海。再来北边,让我看看。现在是看不清了,不过白天的时候,北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滩和海岸线。

  当然我这个一望无际好像有些夸张,是因为我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到了一座山,只不过很模糊,我并不确定那是什么,大概应该可能就是一座山吧。

  好吧那些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东边那些让人发毛的东西。东边是什么?是一片森林。原谅我冒昧的用了“森林”这个词,我知道森林指的是植物群落,简单的说也应该是一大片树林,然后里面又包含了许多小的已成生态模式的动物或植物,不过东边那一片可没这么简单了。

  虽然我能认出那是树,而那些树也茂密的组成了树林,不过这种树我敢发誓我没见过,我相信以后再来这的人,看到它们也会很惊讶。说不定等我被救走之后,这种树会用我的名字命名,大概叫沈树,或者力树。

  它是一种什么样的参天大树呢,我试着形容一下。首先它非常的粗,大概可能需要三人环抱这么粗,其次它没有树枝或者树梢,但也并不是光秃秃的。取代树梢的是好像尖刺一样的组织,当然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是那种特别大的尖刺。

  这些“树梢”并不会像其它树那样上扬或是下垂,就那么直直的从树干里水平的往外面生长出来。怎么说呢,就好像小镇分叉路口的指示牌一样。你们能懂那种意思吗?小镇的指路牌!我肯定是疯了。不过我相信还会有人像我这么描述的,可能等我死了以后。不然等我获救了,你们就从电视上看吧。

  好了我忘记说了,这些树是棕色的,这一点倒是没有让我意外,不过树上的叶子全是褐红色的,别问我怎么区分出棕色和褐红色,我TMD根本分不出来,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或者是捡到我日记本的人,树干和叶子都是深红色,但不是一样的深红,是不同的深红。

  算了扯远了,树干顶上分叉了,然后在树顶又合拢,中间是镂空的,那形状就像一个菱形,中间镂空的小菱形就TMD像一只眼睛一样一直看着我。当然如果是一颗这样的树,那确实没什么好烦躁的,不过还记得我说东边是森林吧?为什么呢?因为这样的树有TMD数不尽多少颗,一直从我后面到前面看不见的地方……还有!

  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动了,但是这种树真的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对了我刚说了我的后面对不对。告诉你们,我的身后是一面高的让我看着有点发晕的山崖,或者叫它峭壁还是悬崖,管他的,反正就是高,我也不说它有多少米了,正好我也没带尺子,笑话就是带了我也没法量,我也没有国家地理的职员证。

  只不过我总觉得这片悬崖上好像少了点什么,就在刚才,我开始打算写日记之前,我才想起来,差片涂鸦。我认为这里应该有些涂鸦,不管什么风格的,这样可能显得有生机一些。

  周围就这么个情况,只有沙的沙滩,只有水的大海,只有树的森林,只有石头的峭壁,差不多是这样吧。有些饿了,我得去找些吃的,如果后面我没再写了,大概就是饿死了。
作者:飞叶如刀 时间:2017-12-31 20:13:39
  看这样的文字,得要有耐心
  • 利乐猫: 举报  2017-12-31 23:21:25  评论

    好吧,别这么说,直接吐槽,不然怎么能改的大家都爽~!233333333
我要评论
作者:飞叶如刀 时间:2017-12-31 20:14:41
  让我想起一个朋友的文字,竟然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22:59:16
  @飞叶如刀 2017-12-31 20:13:39
  看这样的文字,得要有耐心
  -----------------------------
  好吧,别这么说,直接吐槽,不然怎么能改的大家都爽~!233333333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7-12-31 22:59:45
  @飞叶如刀 2017-12-31 20:14:41
  让我想起一个朋友的文字,竟然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
  那绝对是缘分,让我也去看看,感觉很有意思~!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1 22:35:28
  你们猜我找到了什么,让你们猜10次,算了还是直接告诉你们吧。我发现东边树林的那些怪树上长着一些果子。很像草莓,也是红色的,只不过外表有些难看,

  就像是草莓长大的时候,有人用网子网住了它一样,那些果肉还是什么的,一团一团的突出得很厉害。像什么呢?对,就像菠萝的表面,只不过没有菠萝那么尖。

  我敢发誓这种果子我也没见过,能不能吃我就不管了,大不了被毒死,反正也是要饿死的,饿死不如毒死好。

  好了,我要去摘那些果子了,尽管我看着那些树还是有些心里发毛,不过为了吃的,无所谓了。还是那样,如果我没有再写了,不用大概,肯定是毒死了。

  ……………………

  真难以置信,我居然没死。我要赶紧写下来这句“千万不要接近那些树”!

  为什么?我提起勇气屏住呼吸,刚一走近那些树,就觉得眼睛刺的疼,几乎快要睁不开了……几乎。就好像突然有五十个厨师在我身边翻炒干辣椒一样,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接着我吸了一口气,就一口,这一口差点让我又吐了。

  那气味,臭!一点不夸张的说,就好像一个人想要拉肚子的时候,却故意的憋着,然后再放出那气体。不,不是一个人,应该说就好像在电梯里有一百个人挤着,然后一齐放,那种感觉,你们明白吗?

  我明白自己是来找吃的,所以还是努力试着忍住这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然后却还是几乎站不住10秒,马上就跑了出来。等我跑回沙滩,没有停下,只在奔跑中将手里的东西一扔,便径直冲向海边,最后一头埋进海水里。注意是一头埋进,我还记得这海水的温度,没那么傻往里跳。

  大概是冰冷的海水刺激了我的神经。之前跑在沙滩上时还晕晕乎乎的,这么一下就立刻清醒了。不过我还是没敢让自己的脸在水里呆太久,因为我感觉到脸好像要结冰了。

  等我抬起头,离开水面,才发现海水上飘着一层淡红色的液体。是的,那是我的血。我也是看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再一检查,嘴角鼻孔都还留着血迹。看来那树林里的气体并不只是难受而已,还有很重的毒性,只这么几秒钟,可能已经伤到我的内脏了。

  不过有的时候我还是很佩服我自己的,这么艰苦的条件下,我还是带出了一些果子。还记得我说跑出来的时候丢在沙滩上的东西吗?就是那些,现在我要去把它们捡起来。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2 20:06:04
  真的很不错,这些果子口感非常好,就像是苹果一样,有一些硬度,但也没到咬不动的地步。味道就和苹果一模一样,只不过水分要更多。不对,是多很多!

  这种果子要是能带回去卖,我打赌我一定能成为下一个水果大王,轻轻松松在水果这个行业成为巨头。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我亲自从树林里将它们抓出来的,我肯定也不会相信这些美味可口的果子,居然是那种又丑又臭的树上长出来的。嗯……我好像不该这么说它们,毕竟那些树比我年长一些。

  它们很神奇,我只吃了两个,似乎饥饿感就已经消失殆尽了。只不过外面那层好像菠萝皮一样的壳子,确实也如菠萝皮一样难得剥开。我费了好久的功夫才弄开一个,现在我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饿,但却实在不想在去剥壳了。

  剩下的几个我就放在牛仔衣口袋吧,等什么时候再饿了,再弄吧。现在我该想想怎么过夜了。等到明天早上天亮……

  等等,说到天亮,我好像一直忘了记下一件事情。“这里的白天,天上挂着的不是太阳,是太阳爸爸”。这句话我一定要写下来,真的,白天的时候,太阳真的不是一般的亮,特别亮,而且特别热。白天的时候,气温恐怕得有四十多度。

  这很奇怪,我不记得以前有没有过这么高的温度,但这种热度,我确实有些受不了。就连我从海里上来,身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脱下来,只坐了一下,立刻就干了。

  我不明白太阳怎么了?是不是又离我们近了一些?还是地球又往太阳的方向偏了几度?还有那些海水……这么高的温度,为什么海水却那么冰冷?这不科学!

  好吧算了,现在的处境本来也没有什么好科学的。起码让我看到随便一个什么电子产品。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似在恐龙时期。

  好了,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然后明天再转转吧,现在我真的得考虑过夜的问题的,这里虽然白天温度高,可是现在这夜里,却又冷的出奇。我该找点什么挡挡风,或者至少盖一下。不然的话……我Cao,等等……海里好像有声音……

  ……………………

  你们猜我在海里捡到什么?你们肯定想不到,我捡到了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美女。

  刚才我正在写的时候,就听到咚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从空中掉到海里了。紧接着立刻便又听到了打水声和求救声。

  等跑到海边一看,真有人在呼救。于是我也没多想,就跳进了海里,本想着救她上来,谁知道她好像根本不会游泳,在水里乱抓,而且力气还挺大。没办法,我只好把她打昏了,不然恐怕连我都要陪她一起溺亡。

  我把她拖上来,放在沙滩上躺下,检查了一下她的随身物品……

  等等,你们不要想多了,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好吧,可能是我想多了。总而言之我查看了一下她的口袋,结果是这家伙比我还干净。

  我至少还有一本日记本和一支笔。她却什么都没有,看来她至少是写不了日记了。

  现在是晚上,几点不知道,反正比白天冷多了。这会我俩的衣物都湿透了,一时半会是干不了了。我倒是脱了个干净,把衣服裤子里的水都拧出来了。

  她?我可不敢动,到时候别搞出什么误会来!……算了我还是帮她把衣服脱了吧,这样湿哒哒的睡着肯定是要生病的。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02 20:16:03
  弱弱滴拉个票,麻烦走过路过的亲们点进去,给ID【锦瑟】投上20票,每个ID每天可以投20票,感谢亲们的支持![d:花][d:花][d:花]
  http://bbs.tianya.cn/post-no22-773508-1.shtml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3 21:16:24
  弄完了,头发我可不敢动,那马尾辫我怕弄散了,散了我可不会编。只帮她把所有衣裤都脱下来,然后把里面的的水都拧干了。

  用我的T恤给他擦了擦脸和身上,脸上没掉妆,不知是没化妆还是防水妆,是不是有防水妆这种东西?我也不知道。不过看眉毛很浓,我猜可能是纹的,要不就是画的防水眉。

  反正现在衣服裤子的又原样都跟她穿回去了。我可不邪恶,不过不该看的还是看了,身材真的没话说,那胸、那腰、那腿,关键是那腿,长!这有什么呢?现在是什么时候,这里是什么地方,情况很紧迫,救人要紧,我是在救她,可不是在欺负她。

  况且我只是看了,我可没动手。那换衣服还能不看见吗?能闭着眼睛给她换吗?诶?好像是可以……哎不管了,她应该感谢我。

  这女孩怎么说呢?脸不小,但是五官很精致,而且很干净,很白。其实现在她的脸还是有点湿哒哒的,只是看个大概吧。不过她眉头一直有些皱着的感觉,我想可能她平常脾气就不好,眉头皱多了,现在昏迷着都松不开。

  算了趁她现在还没醒,我也休息一会。那海水真冷的我脊椎都有点酸了。

  ……………………

  我打算睡了,不过刚才发生的事,我一定要记下来,一口气写下来,不然我肯定睡不着。刚才那女孩子醒了,没跟我交流任何一句话,就自顾自的看了看她身上,然后皱着眉看着我。接着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最后二话没说,直接给了我一个大巴掌。

  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她倒是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声抱怨起来,质问我为什么要打晕她,是不是动了她的衣服,是不是趁她昏迷的时候欺负她了。

  她越说越激动,看着我的眼神既有仇恨又有委屈,就好像是我已经得手了似的。

  当然,我没有跟她理论,我就这么看着她发疯。一直等到她吼累了、疲了,我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她。但这并不是什么绅士风度,其实我……吓傻了。

  估计见我半天没出声,她才平静下来,又要我说怎么回事。我这才有机会跟她把所有的事情解释了一遍。至于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这样的问题,她问了,但是我无法解释,因为我也没弄清楚。

  我看她的眼神也好像是将信将疑的,不过应该大体上来讲是接受了我的说法。我俩就这么一直僵持,好像我也不信她,她也不信我。就连站位,到现在为止我俩还隔着起码有五米。

  但幸好这样的情况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我听到她肚子发出了咕噜的声响。当然她饿了,而我又有吃的,这才把我们的距离缩短了一些。废话,除非她打算饿死也不吃我的东西。

  我给她剥了一个果子,当然也是费了很大气力的。她吃着吃着就坐下来了,我也慢慢的走近她身边,她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什么,我才那意思就是不在乎。于是我便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

  她吃的很香,可吃相却并不怎么好看,不过这种环境下,不可能有吃相好看的人。席间她看了我几次,从她的眼神中,我好像读到了一句话——“毒死也比饿死强!”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4 19:14:00
  等吃完了,她的戒备心似乎降低了许多。问了我一些关于我的事,虽然她应该这么问,但我觉得这都是废话。因为我的事哪里还想得起来。

  当然,她的记忆好像也和我一样没有了。只要能联系起和身份有关的记忆,都没有了。和我一样,这难道是这个地方的惯例?

  还是说我和她乘坐的同一架飞机一起遇难的?是飞机上有洗脑装置吗?

  两人没有记忆的人,确实没有什么好聊的。我想了半天也不知话题从哪里切入比较好,而她却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话题,那就是风景。

  对,她开始和我聊我俩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的环境。她能看得出北边的那悬崖大概有一百多米,就好像三十到四十层楼的建筑。

  经她说完之后,我一看好像也确实是那么回事,真的就好像三十几层的楼房,不过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想到这样比较呢?

  她还告诉我现在现在的月相叫满月。我当然知道,就算不了解月相,这么圆的月亮当然应该叫满月了,我还知道红色的叫血月呢。

  不过其实我没有真的见过,也不知道血月到底是故事里的幻想啊,还是真实会存在的景象。

  当然月亮悬崖什么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听着她给我这么介绍,感觉像似比我还要先来这里似的。于是不自觉的开始怀疑我到底来这里几个小时都干了什么?

  似乎除了摘果子以外就好像什么也没干过,也没观察过,更没研究过。想到这里我都有些惭愧。

  好了重头戏来了,等她噼里啪啦的说了很多之后,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我一看到这个小本子,整个人都惊呆了。

  为什么我之前帮她拧衣服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到过这个小本子呢?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04 20:32:07
  拉票拉票!麻烦走过路过的亲们点进去,给ID【锦瑟】投上20票,每个ID每天可以投20票,投完可以转盘抽奖五次,感谢亲们的支持![d:花][d:花][d:花]
  http://bbs.tianya.cn/post-no22-773508-1.shtml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5 21:33:07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和他都有一本小本子?

  但两本又有不同。我的小本子是蓝色封面和封底的,而里面的纸张有些特别,感觉比平常的纸要厚一些,而且表面不知还涂了一层什么东西,不过还好不影响书写。

  而她的本子则是红色的封面和封底,至于纸张我稍微偷瞄了一下,感觉和我这种差不多。

  当然除了封面颜色不同之外,里面的东西也完全不一样。我的小本子打开后,里面的纸张上已经预先印好了一行一行的分割线,所以我拿起笔就感觉是要写些什么的。

  而她的纸张上却没有什么分割线,所以我看她一拿起来就开始在画东边的那些臭树了。

  好吧,其实这也没什么,就当我是日记本她是图画本好了,反正都差不多。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忘记说了。她本子里藏着的笔,居然也和我是一样的,所以我可以肯定,我们两的本子是一个地方出产的,我怀疑就是我们遇难之前的那架飞机上,或者是遇难之前的那艘邮轮上,肯定就是这样了。

  她画了一会儿,就说累了,要睡了。我问她能不能看一下她的画,她很爽快的把小本子递给了我。我看了,说真的,画的真不错,我猜她以前有可能是个画家。等我把小本子还给她,她收好之后,便问我哪里可以睡觉。

  其实这会儿我也还没有想好晚上怎么过夜,于是便跟她商量。最后我们研究出一个办法,那就是挖一个坑,然后睡在坑里。

  说真的,我觉得这个提议真的非常大胆。如果这里是风沙地带,或者有暗流沙的话,这么睡觉别说一晚上了,恐怕一两个小时,沙就会埋住我们的胸口,而我们便会窒息而亡。

  但好在这里是一个丝毫感觉不到风的沙滩,而沙子又特别的细。

  当然,即便如此,我也还是不会冒险把自己的上半身放到坑里去。

  决定好之后我俩就开始工作了,我和她一起挖了一个很浅但是很长的坑,然后她便躺到了里面,接着用薄薄的一些沙填在自己腿上,最后跟我说了一句晚安。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就是我睡的坑,得我自己一个人挖了?

  没办法,谁叫她是女士呢?自己挖就自己挖吧。不过我在挖坑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好像自己要吧自己挖个坑埋了的感觉。当然我知道这是错觉,这个坑是用来睡觉,我还记得。

  好了我现在已经躺进了自己的坑里,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收获了。开玩笑!不过说真的,我不能再写了,我得把小本子收起来,然后我想把手在沙里埋一下。如果后面没写了,那证明我和身边的女士,还是被冻死了。

  ……………………

  等等,我忘了记下来,睡在我旁边那个坑里的女士,她的名字叫秦墨凡!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6 22:01:58
  Day2,晴的要死天

  当我睁眼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太阳晒在脸上,有些生疼。而虽然眼下身处海滩,不过却没有一点声响,甚至是海边该有的那种动物腥味都没有。

  现在我才明白,人们总是惬意向往着的海的味道,那种自由舒缓的味道,其实应该是海鲜味。当然在我面前的海没有海鲜,所以身处海边却没有任何一点惬意的感觉。

  不过,还是得庆幸,或者说是感谢,我没有被冻死在昨晚。

  而身边的美女……等等,该死的,她不见了。秦墨凡不见了,我身边只是一个空空的坑而已。

  她去哪里了?我赶紧四处看了看,却没有任何发现。说真的,我是有些担心。担心她到处乱跑,这样是很危险的,至少我觉得这里的东西都是很危险的,特别是那片树林。

  于是我赶紧起身,往树林走去。来到树林边,我还记得昨天在树林里的遭遇,很震撼。她会不会不小心跑到树林里去了?如果真是那样,我恐怕她肯定是回不来的。

  我要不要进去找找看?还是算了,如果我进去找的话,恐怕不出10秒,我也要中毒了。但是我不进去的话,万一她还没有死呢?我岂不是错过一个救人的机会?考虑了一会儿,我开始试着喊她的名字……

  就在我叫喊着的时候,突然我听到右手边有人好像在叫我的名字。于是我赶紧往右边看去,只见她就在沙滩上,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正在往我这边走。

  也没想太多,我赶紧跑了过去。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检查她身上是否有受伤,并且接连近乎咆哮着说了一大堆。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不过大概就是一些责备或者质疑。

  对着她吼完了,我平静了许多。这时才注意到她一直在憋着笑,我不明白这会儿她笑什么,于是又质问她。她只开口说“你这是紧张我的意思吗?”

  听到她这句话,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好像太过于歇斯底里了。没等她再开口,我赶紧道了歉。

  她点了点头笑了笑,却没有对此作出什么回应。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1-07 09:10:40
  每日巡山看更新
我要评论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7 22:14:53
  接着我们吃了几个果子,也算是我在这里吃的第一次早餐了。之后她告诉我,她早上醒来之后,便往南边去了悬崖那里,打算看一看悬崖边上有没有洞窟什么的。

  这我还能说什么呢?虽然那个悬崖我已经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了,不过这也不代表她不能亲自去看看。于是我只好叮嘱她千万不要走进树林。

  当然,她是不理解并很好奇的。于是我又将树林里那种奇怪的臭味,以及后来鼻孔嘴角流血的事告诉了她。

  让我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对此表现出我所预计的那种害怕,反倒而是对那片树林显得有些好奇,回头盯着那些怪树看了好久。

  我见她看的有些入神,也不好打扰。她看了一会儿,突然有些慌张的对我说“我得把它们画下来!”

  她说完话,便掏出了那红色的小本子,然后开始作画。我没有说什么,只由她静静的画。只是她一直皱着眉头,而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紧张,又好像有些激动。

  她画的时间不长便完成了,我看了看,发现她只画了一颗树。虽然画非常像,不过我感觉她这更像是一种记录。

  她小心的把小本子合上,然后放进了裤子口袋。我向她询问了关于这本小本子的来历,不过她也说并不记得了。只是打开本子就感觉想要画,这一点倒是和我很像。

  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上这本子的来历,只是一打开就想要写。这很有趣,如果说她以前可能是画家的话,那我以前说不定是一个作家。

  在这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最大的,就是没有水,饮用水。食物当然也是没有,不过那树上的果子倒是可以充饥。大不了我下次憋住气,再冒险去一次小树林。

  但水真的是很大的问题,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脱水的地步,不过那也是迟早的事。毕竟果子里的水分不够我们两个大活人来补充。

  于是我们只有开始探索这片地方,希望能找到一些淡水。当然,这一点是没有分歧的,可是在探索的方向上,我们却出现了分歧。

  她觉得爬上南边的悬崖比较好,理由是那样可以看清楚这个地方的全貌,也可以更好的找到需要的东西。

  而我却打从心底里不想去爬那悬崖,说不出为什么,我就觉得不想去爬,而且我感觉凭我的能力,恐怕也很难爬到那悬崖的顶端上去。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08 20:18:43
  加油棒棒哒[d:鼓掌]
我要评论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8 21:40:33
  我更倾向于往北边去,顺着沙滩往北走。我觉得再简单不过了,西边是大海东边是怪树林,北边是什么?

  我们都不知道,说不定那里有别的路可以进到树林里面呢?说不定树林里面有湖泊呢?

  就算没有湖泊,树林里的水分也更大,万一下雨的话,树林是可以积蓄许多雨水的,这一点沙滩和大海是做不到的。当然这种晴的要死的天气,下雨我看也够呛。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辩,当然最后是我赢了,她答应了和我一起往北走。

  是的,我赢了,但是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有且奇怪,或者是有些愕然。

  之前她提议往南走,态度里是那样的据理力争,话语里是那样的言之凿凿。

  而就在我还在找理由说服她时,她却突然接收了我的建议,往北走。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并不是我成功的说服了她,她似乎有着自己的发现,或者说是她自己的思想有了变化。就好像是她突然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现在她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我看着这位名叫秦墨凡的美女的背影,觉得有些心慌。

  为什么呢?

  因为在她没来之前,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对于这里这种陌生的环境,我还是有些恐惧的。加上又失去了很多记忆,这让我更加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

  但当我从海里救起她之后,或者确切的说是与她给我一巴掌之后,那种恐惧感就减少了很多了。

  因为起码我知道了站在我对面的是一个人,是我的同类,而且很有可能是与我有着相同遭遇的人。加上之后看到她的红色小本子,与我的又非常相似。这更加让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人在陌生的环境下,若是碰到朋友,那种心理的力量,瞬间可以打破恐惧。秦墨凡虽然不是我的朋友,但那种心理上的效果也是很不错的。这么说不知你们懂不懂?

  不过,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我对他……秦墨凡。似乎我已经把她当成了朋友,至少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但对于她,我所了解的其实并不多,或许应该说根本就不了解。

  此刻,我总觉得她的心里,一定藏着什么,特别是她那些笃定的态度,让我感觉这里……这片奇怪的地方,好像对于她来说,并没有我所认为的那么奇怪。

  而她的那些画,我知道画的很不错,觉得是画家的水平。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些画,我看起来有些不舒服,是一种让我感觉很压抑的印象。

  或许是我想太多了,这样的环境下,我也许不应该对唯一的同类有太多的猜忌,弄的我好想有些无病呻吟的感觉,这应该不是我的本性。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09 21:32:45
  我俩这么一直往前走,身上的果子剩的并不多,吃到天黑肯定是不够了。看来我注定又要再闯一次怪树林了,说实话那种难受的感觉,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却也不想再记起。

  也不知走了多久,看太阳的位置,大概快到中午了。她提议休息一下,于是我俩便原地坐下休息,我递给她一个果子,她很熟练的剥开外壳便开始吃起来。

  边吃着果子,她突然问我“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上帝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我立刻便回答到“当然~!”

  其实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或者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但你若要问我信不信上帝,我会很直接的告诉你,我信。

  只不过我所信的上帝与其他人不同,我并不相信真的有诸如此类的高等文明生物,曾经或此刻存活于我们的世界中。更多的我相信心中的那位上帝,就是人们在遇到困难时心里的那股力量。

  无论你信仰哪种神话的神明,是心存上帝的单神论,还是奥林匹斯山的多神论。最重要的是你心中的那股信仰,它存在于你的内心,也是驱动你度过困难的唯一动力。

  听到我的回答,她似乎有些高兴,继而又问“那你觉得他会来拯救我们吗?”她说完便看了看天上,然后才继续说“我是说那位万能的上帝!”

  我见她望着天,于是也跟着往天上看去,继而回到“谁知道呢?或许他正在拯救那些比我们更困难的人。”我说完话然后看向她又说“你知道,上帝肯定很忙!”

  这时她才低下头又看着我,并笑着我说“你的话很有趣……或许吧!”说完话,她便起身站起来,然后又说“走吧,在上帝想起我们之前,看我们能不能找到出路,给他少找点麻烦!”

  我听她这么说,也不知该回答什么,只点了点头便也站起来。接着我们又开始了往北的旅程。

  我边走着便看着两边的风景,无论是右边阴森恐怖的树林还是左边一望无际的大海,那些景象都一直不变,就连前方那若隐若现的大山,也好像一直那么的远,那么的若隐若现。

  只有身后渐渐远去的悬崖,能证明我们确实在前行。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似乎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噪音。要知道在这么一个没有生物的鬼地方,能听到动静是多么美妙的事。

  于是我赶紧拉住了秦墨凡,叫她也仔细听。事实证明我的耳朵没有毛病,脑子也没出现幻觉。因为她也听到了噪音。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0 19:56:34
  天涯银河新鲜创版,得益于众多原创作者的支持,星星之火,期待燎原。论坛在于热闹,声势不嫌其大。春风十里,不如十大写手之妖娆。评选在即,风起云涌,一起来让那些好作品、优秀写手浮出水面吧。

  天涯银河2017年度十大写手评选帖(提名中) http://bbs.tianya.cn/post-1177-2606-1.shtml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10 23:02:32
  随着我们继续往前走,那噪音越来越大,我似乎能听出那好像是一种水流的奔腾声。

  后面的路,我俩几乎是跑着前进的。直到我们找到了这噪音的来源————一条奔流的大河。

  看到这条大河时,我俩都惊呆了。好吧,我承认我惊呆了,她呆了没有我并不知道。

  这条河从东边的怪树林里流出来,而怪树林里那股阴森的白气挡住了我视线,以致我无法看清树林里的河道。

  大河冲过沙滩最后流入大海,而在河面上还飘着浓浓的白色气体,等我走近些才发现那些是水汽,不过却是密度非常大水汽,大到我也根本无法看清河对岸有什么东西,甚至连这条河有多宽,我都看不出来。

  我还在观察河水,秦墨凡却已经开始喝了起来。我赶紧叫住了她,她则显得一脸愕然。因为这条河里的水到底能不能饮用,现在还是未知数。

  不过她并没有愕然多久,或者说是只愕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又开始喝起来。我看着她喝水的样子,也顾不得再考虑这水质有没有达到国际卫生标准了,俯下身子便也开始喝起来。

  让我意外的是,这河里的水居然是热的。水温大概能有四十多度,以至于我都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烫口。

  不过要说一个人口渴了,什么水到嘴里都能变成琼浆。

  当然,我现在还没有到脱水的地步,所以这么大口大口的喝水,也是没问题的。

  补充了许多水分之后,我俩坐在河边休息。我觉得这条河可能是这里最美妙的地方了,有了饮用水,再加上那些怪树林里的果子,我觉得我可以在这里待上很久。

  正在我还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美妙时,秦墨凡突然问我“我们过河吗?”

  过河?

  我听到她这个问题,觉得有些突兀。不过仔细想想,我们也不能老呆在这个地方。

  按照我之前的想法,我们要顺着怪树林边一直往北走,寻找能进入怪树林的入口,毕竟老呆在沙滩上也不是个办法。

  于是我对她说“当然,等我们休息好了,就过去。”我嘴上这么说着,不过河面上浓浓的雾气让我看不到对岸的景象,这让我还是有些没底。

  这条河到底有多宽?水下又有没有什么具有攻击型的生物?这些都还弄不清楚。不过好在河里的水流并不急,而且水温又不错。即便是横渡过去,只当是泡温泉吧。

  这时秦墨凡又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我听着她的问题,便指了指河面,然后反问“你是说过河吗?”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11 22:26:13
  我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再等待的必要,总归都是要过去的,于是便对她说“现在吧!”

  我话音一落,就看到她又点了点头。接着她突然一个箭步前冲,纵身一跃就跳进了河里。

  说实话,我被这一幕有点吓到了。这才又想起她好像根本不会游泳,于是赶紧喊“喂,怎么样?”

  因为河面雾气太大,以至于我根本看不到她现在是在水面上还是水下面,从她跳起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就被雾气吞噬了。

  我喊完话,水里却没有回应,于是我赶紧也跳下了水。

  可是周围一圈都没有看见秦墨凡的身影,不过确切的说,我现在也只能看到身边大概一米都不到的位置而已。

  于是我赶紧又呼喊了一便,这会儿才听到水里传来她的声音喊到“快下来啊,你还在等什么?”

  听到她这句话,我顺着她的声音游去,这才碰到了她,她看到我之后便朝我游了过来。

  接着我赶紧对她说“这河里雾气太大,我们别分开了,不然会很麻烦!”等说完话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家伙怎么突然又会游泳了?

  我还在奇怪她怎么突然会游泳的,她突然拉住我的手,然后笑着对我说“那我拉着你,你在前面游。”

  她的举动以及笑容得显得非常惬意,让我一下有些错愕,你们懂得~!

  她说完话便又拉住了我的牛仔裤口袋,我见她一副准备好了的样子,也没再说什么,便开始往对岸游。

  起初的时候,一切还很顺利。

  大概游到了河中央的时候,我猜可能是河中央,因为我的周围都是雾气,并不能分辨前面还有多久才能到岸。

  总而言之是游了有一会儿,突然河面上刮起了很大的风,我能感觉到这风是从上游吹过来的,并且特别的猛。

  我觉得自己不断的在往下游偏移,更可怕的是本来平静的河面,这会儿也波涛汹涌起来。

  不过非常奇怪的是,在这样的狂风之下,河面上的浓雾居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竟然还静静的飘在河面上。这样的情况我想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上游依然不断的有这样的浓雾随着风吹过来。

  我赶紧回头看了看秦墨凡,她眯着一只眼睛正努力的用脚打水,见她情况还好,于是我赶紧加速往北边对岸的方向游去。

  又游了一会儿,我渐渐赶到有些疲惫。要知道在这样的波浪之中,体力的消耗是非常快的。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竟发现自己的速度反而变得更加快些了,就好像水流正推着我往前一般,再等我定睛一看,便看到了前方一个可怕的情景。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2 20:36:00
  继续拉票啦!麻烦走过路过的亲们点链接进去,帮忙给ID【锦瑟】投上20票,每个ID每天可以投20票,投完可以转盘抽奖五次,感谢亲们的支持!么么![d:花][d:花][d:花]

  【锦瑟】
  http://bbs.tianya.cn/post-no22-773508-1.shtml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12 21:56:39
  在我的正前方,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这个漩涡非常的小,不过引力却十分的大。难怪我觉得自己被水流推着走,原来是这个漩涡的缘故。

  于是我赶紧回头喊到“小心,前面有漩涡!”

  我喊了一声后,发现秦墨凡好似没有听到,于是我便又喊到“抓紧我,千万别松手。”

  然而,我这句话喊完,她却还是像没听到似的,依旧眯着眼努力往前游,就好像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也完全看不到前面的漩涡。

  我见她没反应,只好自己赶紧往下游去,但愿呆会能脱离漩涡。

  我拼命的往下游冲着大海的方向游,直到漩涡在我的身后。可结果也是徒劳的,因为这漩涡的引力实在太大,竟又将我卷了回去。

  眼看着自己离漩涡一步步毕竟,我知道仅靠我们两人的力量,恐怕是逃不出这漩涡了,现在能做的就是闭住气然后冲进漩涡里去,等我们沉下河底,说不定漩涡的引力会小一点,那样的话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不过说真的,这真的只是最好的打算,等到了漩涡的中心,剩下的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回头又对秦墨凡喊“闭住气,抓紧我!”然而我这句话好像也成了废话。

  因为她依旧没有对我做出任何反应,就好像……好像从她抓住我腰带的那一刻起,她就成了失魂的躯体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这样的情况,我也顾不上别的,只赶紧抓住她的手,然后将她的双手环抱在我的腰上,接着我也抱住她的腰,就这么准备即将进入的漩涡。

  然而在这一刻,我才突然发现,她的双眼没有任何眼神,就像是失了心智似的。
  没等我讶异太久,我俩立刻就被卷进了漩涡之中。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13 21:53:59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醒过来。躺在地上眯着眼瞄了瞄,发现周围很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一个什么地方,记得刚才我好像是掉进了河面的漩涡里。

  我回想了一下刚才的事,再又努力睁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我好像是身处在一个山洞里,或者是溶洞里,也可能是地下洞穴里,反正四周都是墙壁。

  而我现在身下躺着的地面却很湿,我想那些墙壁肯定也很湿润。

  这样的情况看来,不用想了,我肯定是死了,而这里估计就是地狱。

  虽说我对自己的判断很笃定,不过仅过了三五秒,我就立刻否定了这里是地狱一说,因为我发现……我饿了!

  当然,我没有做死人的经历,不过我想一个人死了,就算真的会下地狱或者说变成所谓的鬼,但是不应该还会肚子饿吧?

  想到这里,我便赶紧努力试着坐起来。

  我试着使劲捏自己的大腿,甚至试着赏了自己几个耳光,还用指甲掐了一下手背。

  在试过这些之后,我相信我还或者。

  当然,也许变成鬼之后,人还是会有这些疼痛感,甚至是我现在的饥饿感。但是,谁知道呢?我也没做过鬼。

  记得我之前说过我是一个乐观派吧,我选择相信自己还活着。

  真的很幸运,你们绝不会相信,在刚才那样的漩涡席卷之下,我口袋里居然还留着两颗怪树果子。

  一个人饿的时候,困难好像都不是困难。之前还觉得这果子的壳很难剥,现在居然一下就剥开了。

  一颗怪树果子下肚,我还想再吃另外一颗,不过仔细想想还是留一颗吧。

  吃完果子,我便开始想起了秦墨凡。她和我一起被漩涡卷进去的,我出现在了这里,那她又到哪里去了呢?
楼主利乐猫 时间:2018-01-14 21:48:47
  我赶紧站了起来,周围四处又再一次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很奇怪。要说这洞很像一个地下洞穴,虽然很黑,不过我为什么能看得清楚四周呢?

  我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大概有篮球场那么大,如果说真是没有光线的话,我肯定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哪怕是自己的手指。

  想到这里,我猛地抬头看了看,这一看,又让我看到一个叹为观止的景象。

  在我的正上方,有一个大概一人宽的孔,这个孔就好像是通道一样直直的通往上面,不过洞口离我可能有三四层楼高。

  而在最顶宽,我好像看到了水流,巨大的水流。

  这么看来,我应该是在河的下面了,这里应该是河床下面的地下洞穴,而我头顶上的孔,大概就是那漩涡的中心。

  等等,既然这孔连接着地下洞穴和河水,那河水为什么不会留下来呢?如果河水不能顺着孔留下来,那为什么会有漩涡呢?

  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只能说这很神奇。然而其实我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感叹这里奇妙之处,因为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了一行脚印。

  这是谁的脚印?

  是比我先来这里的人留下的吗?会是秦墨凡留下的吗?如果是,那她为什么不等我?如果不是,那这人又是谁?

  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顺着脚印前行的方向前进,离开了漩涡孔的下面。

  走了一会儿,我发现脚印进入了一个更小的洞穴。这个小洞穴还不足一人高,大概我像通过的话,需要爬过去。

  当然,我肯定要爬过去,那漩涡孔我肯定是上不去的,既然脚印到这里就没有了,那说明这些脚印的主人,也是从这里爬过去的。

  不管是不是秦墨凡,我都得去看看,也只能去看看。

  弯下腰,我便爬进了这个狭小的洞穴。洞穴里再没有脚印,想必那人也是这么爬过来的,自然不会有脚印留下。

  也不知爬了有多久,只觉得这本就狭小的洞穴,随着我的深入,而一点一点变的更加狭小,到最后几乎快要将我卡住。

  我趴下来贴着地休息了一会儿,这么长期爬行确实非常累,而且膝盖和手掌都非常疼,再加上前面越来越小,我得攒点体力。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6 20:38:58
  忙过了,来催更[d:花][d:花][d:花]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