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梦魇2018《医科大诡事》校园恐怖故事【连载】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2:26:53 点击:846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2:27:38
  珍壶轩 著
  妖仙儿 核稿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楔子 一

  我在学校的操场上遇见他,那是一个身材瘦削但很有朝气的男孩,他的脸上洋溢着微笑,是一种似乎透着魔力的微笑。
  我可以确定,此前我从来没见过他,甚至,如果不是他走到我面前喊了我一声老师,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他的存在。
  “你是?”
  我问,同时,我的脑海中有个问号正由小变大,就像远处小树林里弥漫开的薄雾,望得见,却抓不住。他是谁?找我干吗?
  “老师,我叫林若离,今天上午我会到您班上报到,我是个插班生。”
  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脸上的微笑散发着暖人的气息,但我隐隐感觉到一丝异样,就好像在他的笑脸的背后还藏着其他东西,是落寞,或淡淡的哀伤。难道,他有着让他不如意的心事?他……到底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有插班生要来我班上?
  正想着,男孩忽然问了句:“老师,您相信预言吗?”
  他问得突兀,我没丝毫心理准备,就只能用惯有的科学观点来解析这个问题:存在即是合理。假如世上真有过精准的预言,说不定有它的道理。
  男孩似乎听出我话里不确定的意思,微笑里多了一丝说不清的内容,他那双清澈如同山泉般的眼眸望着了我,说:“老师,有些东西确实存在,只是世人不愿意相信罢了,比如……”说着,顿了顿,似乎在等待我的回应。于是,我用认真的语气说了三个依旧不确定的字:有可能。
  男孩缓缓地摇了摇头,仿佛在表达他没能说服我而感到的无奈,轻叹一声说:“唉,世人一定要眼见为实才能相信某些事物的存在,老师也不例外。”说着,他话锋一转,问我,“您相信操场上会有车吗?比如,越野车。”
  他的问题还是那么突兀,我环视四周,操场上空荡荡的,别说没车,也没其他人。我很坚定地冲他摇了摇头,认定短时间里不会有车,更不会有他说的越野车。
  他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我,但我没来由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有什么离奇甚至诡异的事情要发生了。
  一秒之后,我听到背后传来马达的轰鸣声,忙转身去看,却看到一辆越野车正风驰电掣般朝着我冲了过来。我吓得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只是个梦。我看向窗外,天,亮了。
  7月25日 张正松 笔于梦醒之后

  楔子 二

  大山深处的山道上,一辆银灰色轿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开车的是个年轻人,他正在接听电话。
  “切记,这是你第十七次出任务,如果完不成就别回来见我。”电话那头是个中年男人,说话中气十足。
  “组长放请心,此次任务难度并不大。以我的能力应该能完成……”
  没等年轻人说完,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便打断了他:“什么叫应该,在咱们特勤组没有应该两个字。要么就是出色地完成任务,要么现在就请示领导让别人去干。我问你,有没有信心?”
  “有。保证出色完成任务。”年轻人响亮地回答。
  半小时后,车子开进了H市第一人民医院。停下车,年轻人从车上下来,仰面望了眼高大的住院部大楼,整了整身上的制服,走了进去。
  院方早在两小时前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已经有了接待方案,是以年轻人一到,院长就喊特护小组组长带他去了重症特护病房。
  推开病房的门,年轻人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中的那个男人。“你们出去吧。”他礼貌地对特护人员说。
  特护人员走后,年轻人关上了门。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2:30:02
  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2:30:06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1-12 12:33:06
  壶兄新作,理当支持。多更新后,就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1-12 12:33:18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2 12:35:05
  祝贺新文大火
我要评论
作者:小生姓方 时间:2018-01-12 13:26:59
  又出新作,佩服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3:56:23

  

  第一章 401室里的怪人1

  “同学们,今天要跟大家说两件事。首先,介绍一位新同学给大家认识,他叫林若离,尽管他比大家晚来辅导班几天,但我们在开学的第一天,就将课程资料邮寄给了他,所以,在学习进度上跟你们没有差距,希望大家能跟林若离同学成为好朋友……”
  H市医科大暑期心理辅导班,老师宋萧雅宣布了两件事情。首先是有个名叫林若离的男学生来辅导班插班,那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男生,尽管他的长相算得上英俊,但他眉宇间的冷峻任谁都看得出,他,不是个容易接近的人。
  宋老师宣布的另外一件事是,她说,校方启动了下一阶段实践计划,按照计划,辅导班全体师生要去与学校仅一墙之隔的“关爱康复中心”,参加为期一周的实践活动。在这七天的时间里,同学们除了晚上9点回校舍休息,其余时间都将在康复中心里度过。
  宣布完事情,宋老师说:“实践活动将在今天下午一点开始,上午,大家就自由活动吧。当然,也可以围绕本次实践活动进行讨论。另外,请班长按照要求将人员进行分组。”说完,她将名单递给了一个女生。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5:06:07
  宋老师宣布的两件事在学生之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全班学生围绕新来的插班生和即将开展的实践活动进行了轰轰烈烈的讨论。与此同时,教师办公室里,辅导班的另外一个老师张正松,也和宋萧雅在谈着事情。
  “宋老师,你说奇不奇怪,我凌晨时才梦见有人会来咱们班插班,早上,就有人来了,而且,这人的长相和名字都跟我梦见的男孩一模一样。”张正松边泡着茶,边对正在整理材料的宋萧雅说。
  宋萧雅回应:“确实有点奇怪,但也不排除你是受了心理暗示的影响。”
  “心理暗示?具体是指?”张正松泡好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宋萧雅。
  宋萧雅将手中的材料放进办公桌抽屉,接过茶杯,闻了闻,放到桌上。她没直接回答张正松的问题,而是反问他:“老张,你还记得前阵子邮寄材料的事吗?”
  “记得。”张正松想都没想就回答,“那天你把材料打包后递给我,并要我安排邮寄……”说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问宋萧雅,“你是在怀疑我看过邮件上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然后,在梦里回想起那男孩的名字来了?”
  宋萧雅笑着点了点头。
  “不可能”张正松断然否定了她的说法,“那份邮件你给我之后就放在办公桌上了,然后,打电话喊管后勤的王老师跑了一趟邮局,我根本没看邮件上的字。”
  “哦?”听他这么说,宋萧雅也觉得奇怪,“难道,这是一种预兆?”
  张正松听她说到预兆两字,立刻想到梦里男孩提到的预言,继而,想起凭空出现冲向他的越野车,禁不住有些后怕。他说:“不说了,不说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把下午实践活动的事情安排一下吧。”
  宋萧雅认为张正松梦见林若离纯粹是巧合,原本就不愿深究,现在,见张正松不往下谈,便顺水推舟嗯了声,继续忙起手头的事情来。
作者:陆小凤 时间:2018-01-12 15:10:4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8-01-12 15:47:50
  期待,催更
我要评论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8:02:41
  下午一点前,全班师生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去了学校隔壁的康复中心。
  “关爱康复中心”是一家民办的心理疾病矫正中心,这里住了几十个有着轻度精神疾病或心理问题的患者。由于紧挨着医科大,学校部分老师经常来这里做义工,或打扫卫生,或跟病患聊天,以此来稳定病患的情绪,促进他们康复。
  根据班长递上来的名单,宋老师将众人分成了三个组,分别去往康复中心的A、B、C三个区域,分担不同的工作。
  林若离被分到了C组。这个组的成员主要负责配合康复中心的心理辅导员,与患者进行沟通,了解病患的一些想法,并设计相应的治疗方案。
  十几分钟后,C组成员随张正松老师去了康复中心的C区。这个区域,是两栋五层的老楼,楼里住着一些存在心理问题的患者。
  被分到C区的十几个人又被成分了三组;张正松在安排林若离的时候,想起做的那个梦,就多看了他一眼,当他看到对方脸上那神秘莫测的笑时,心里不由打了个激灵。
  “王麟,你和林若离还有他们几个组成一组……”张正松对一个体格健壮,身高足有一米八的男生说。
  被喊做王麟的男生没等他说完,就抢过话头说:“张老师,我们参加假期辅导班已经好几期了,每次都是我跟刘亚亚、潘赫赫她们在一起的,怎么……”
  张正松想了想,又看了林若离一眼,然后,对王麟说:“那行,你就跟刘亚亚、潘赫赫和林若离同学组成一组。你呢,参加过多次校外实践活动,有经验,林若离同学初来咱们学校,你得好好带带他。”
  王麟对新来的插班生没什么好感,他看了看林若离,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想着张正松已经这样安排了,即便反对也不会有用,搞不好,还会引起张正松的反感。他知道,跟老师弄僵了一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2 18:29:07
  大约七八分钟后,王麟他们跟着康复中心的一位辅导员去了C区一号楼的401室。
  401里住着一位40多岁的男人,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总,家境殷实,是个不缺钱的主,但是,正因为太有钱的缘故,他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他,并随时想占有他的一切。
  听完辅导员对这个病患的介绍,王麟他们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工作压力大导致心理出现了问题。几人经过短暂商议,写出了一份简短的分析报告,然后,准备将报告送交给张正松。
  就在王麟拿着报告书准备走出401之际,林若离却专注地看着那个病患,轻轻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王麟原本就对他没好感,见他这么说,认为对方是想在两个女生面前卖弄一番,心里觉得不痛快,就用生硬的语气问林若离,有什么不简单的?
  林若离没回答,而是来到病患跟前,问病患能不能将具体情况跟他说说。病患见他平易近人的样子,觉得很亲切,就答应说一下自己的遭遇。
  病患说,他叫杨世林,是个生意人。起初,他只觉得有人在跟踪他,也没在意,心想,他是做贸易的,生意上肯定有竞争,说不定,对方会安排人盯他的梢,目的是为了了解他公司的一些情况,比如,跟他签约的单位、合作伙伴,甚至是他的精英员工,等了解清楚之后好找机会挖他的墙角。对于这些,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的合作伙伴和员工,都跟他有不一般的交情,这些人讲究感情,不会为了利益就轻易离他而去。
  后来,他渐渐觉得事情不一般,甚至有些诡异,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像影子一样白天黑夜地盯着他;在他去公司上班,在他回到家,甚至在他睡觉的时候,他都觉得有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窥视着他。这种感觉让他寝食难安度日如年。
  一段时间后,他的精神状况变得不稳定,睡觉的时候连着做恶梦,他甚至在梦里看到有个黑色的人影正钻入他的身体。一开始,他梦见那个人影的手脚跟他的手脚重叠,后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连着做梦,梦里,那个人影逐渐将腿、手臂,甚至腹部、胸膛和脑袋都融入了他的身体;随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某天他清醒的状态下,在盥洗室里洗漱时,他清晰地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部正慢慢伸出一张黑漆漆的脸来。他吓了一大跳,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但等他再次去看时,镜子里那张可怕的脸却不见了。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9:44:21
  [d:鼓掌][d:赞][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2 19:44:26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小海海小哉 时间:2018-01-13 10:29:21
  还继续更吗?
  • 珍壶轩怪谈: 举报  2018-01-13 10:50:13  评论

    要几天更新不了了。因为搬家,电信宽带转移手续办了几天了还没来操作。下午我去电信拍桌子去。O(∩_∩)O~
我要评论
作者:香落梅 时间:2018-01-13 10:55:54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楼主快更新吧!【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3 10:58:13
  当时他想,或许,是忙公司里的事情累得产生幻觉了。于是,他将公司的事务交给经理去打理,放了自己一个礼拜的假,带着老婆和儿子去了三亚。让他没想到的是,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到达三亚的第一天,他们在旅行社安排的酒店住下,为了能有足够的时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游玩,他们没有随团走,而是自行逛了几个景点,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他们住的是套房,回到房间后,杨世林的夫人和孩子在会客室里看电视,他自己去淋浴室冲澡。冲完澡披上浴袍,杨世林开始梳头,才梳了几下,他就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不对劲,好像变得很陌生,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有些发毛。紧接着,让他差点吓破胆的事情发生了,他看见镜子里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从他身体里分离了出来,随即,那个“人”走出浴室去了会客室。
  他忙追出去,却看到了让他害怕也让他愤怒的一幕。只见,那个从他身体里分离出来的“人”,正搂着他夫人的肩膀有说有笑。
  “放开她,放开我的老婆。”杨世林被愤怒的情绪左右了,他忘了害怕,也忘了那个“人”绝非一个普通的人类,他暴跳如雷冲着那东西大喊大叫。
  按理说,这么大动静,会客室里的人应该都听得见,但喊了几声之后,他发现夫人和孩子却置若罔闻,不仅如此,从他们目光聚焦的地方来看,他们好像看不见他。
  我隐身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转身想回盥洗室照下镜子,看看自己到底有了什么变化?就在他刚转身之际,背后却响起了阴森的笑。那笑声诡异莫名,就像一丝寒风吹进了他的心底,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半转过身子望向沙发上的三个人,他看见,那个东西,那个从他身体里分离出来的东西正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脸上堆着诡异的笑。
  他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连退了两步,身子一下就撞到了盥洗室的门框上。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大声问着,声音由于害怕而颤抖。
  沙发上的那个“人”依旧没有说话,它翘着二郎腿,脸上的笑越加阴森诡异,它的眼神里带着讥讽和挑逗望定了杨世林,而它的手,正轻轻地抚摸着身边女人那圆润白皙的肩头。
  它的举动彻底激怒了杨世林,杨世林几大步跨到沙发前,伸手就去抓那“人”的衣领,当他的手刚触碰到对方的胸口时,那“人”却瞬间化成了黑色的烟雾,继而钻进了他的身体。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3 10:58:35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杨世林只觉得眼前一黑,朝着沙发栽了下去。
  “世林,世林,你怎么啦?”
  不知过了多久,杨世林听到耳边传来了夫人急切的喊声。他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身旁的夫人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而他的一只手朝前伸着,就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他倏地缩回手来,脸色苍白得如同皑皑的白雪,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那是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那、那个人呢?”他情绪激动,大声问夫人。
  杨夫人被他吓了一跳:“什、什么人?”
  “那个从我身体里钻出来的人。”
  杨夫人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你瞎说什么?快别胡闹了,会吓坏孩子的。”边说,边领着孩子走进了卧室,留下杨世林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
  片刻之后,杨夫人从卧室里出来,她轻轻关上门,来到杨世林的身边坐下,问:“你刚才怎么啦?整个人都怪怪的。”
  杨世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实,他并不急于解释,因为,他想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问:“我刚才怎么啦?”
  杨夫人倒了杯水递给他,接着,说出了一句让杨世林大感诧异的话来。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3 19:55:32
  更新后沙发,人品呀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3 22:16:02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风中的云1970 时间:2018-01-14 14:04:38
  不更了?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4 17:13:31
  [d:鼓掌][d:赞][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4 17:13:36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5 17:34:04
  学习!支持!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6 18:47:39
  第二章 401室里的怪人2
  杨夫人说,刚才,杨世林洗完澡从盥洗室出来,就在会客室里陪她和儿子看电视,不知道怎么了,杨世林的眼睛并没看向电视机,而是看向了盥洗室的门口,脸上还露出怪异的笑;后来,杨世林忽然伸出手,就像是要去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但他的面前却什么都没有,接着,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杨世林听完她的话,吃惊得张大了嘴,心想,难道,刚才他洗完澡已经从盥洗室出来,而在盥洗室里梳头的并不是他而是一个错觉;但如果是错觉,为什么他的老婆要说见到他一直望着盥洗室的方向,还露出怪异的笑呢?
  为了不吓着老婆和孩子,杨世林并没把刚才的经历说给夫人听,只是打着哈哈将这事给搪塞了过去。
  在三亚的几天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但杨世林并没有声张,他甚至试着去习惯,他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出现了幻觉,过阵子就会好转的。
  但是,事情并没如他期望的那样,反而越来越严重。从三亚回来后,杨世林频繁产生有人从他身体里出来的感觉,而且,出来的那个“人”还在模仿他的一切,并经常替代他出席各种场合,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有人在不同的场合同时看到了他的出现。
  杨世林非常苦恼,他很想找人问明白这件事,但碍于身份没敢说,他不想这事让别人知道,因为,他怕别人会像看待怪物一样看待他,所以,只能将这件事深埋在心底。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他”,更为了避免他和那东西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引起别人的怀疑,杨世林只能尽量减少出门的次数,到了最后,他几乎是闭门不出,需要办理的所有事情都由身体里的那个“他”去完成了。渐渐的,他似乎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觉得那个东西好像对他没什么害处,不仅帮自己做了不少事,而且,做得比他更出色。
  就在他渐渐从一个成功人士转变成宅男的时候,某天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猛然醒悟,那个东西正在慢慢取代他的位置,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会从这个世上消失,而那个“他”,将以他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堂而皇之拥有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6 18:49:04
  说到这里的杨世林告诉林若离:“一天晚上,我在书房看了一会书,大概10点多的时候觉得困了,打算去卧室睡觉。没想到我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了卧室里传出老婆的哼哼声。那声音我最熟悉不过了,只有每次我跟她圆房的时候她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我立刻想到可能是那个东西趁我不注意溜进了房间。我火大了,用身体去撞门,没想到,我的身体变得有形无实,一下子穿过门板栽进了房里。我刚一进去,就看到……就看到……”杨世林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他实在没勇气去描述当时的场景,因为,说出来,会感到无比羞愧。
  其实,不用杨世林说,林若离也知道他进房后看到的是什么,他肯定看到了另外一个“他”正和他的夫人在做着他不想看到的事。林若离拍了拍杨世林的肩膀,算是给了他安慰,等他稍稍冷静下来,问他后来怎么样了?
  杨世林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床上,身边躺着同样没穿衣服的夫人,他的夫人还笑着说:老公,你真棒,我感觉又回到了咱们初开始……那个时候了。
  杨世林非常愤怒,他知道夫人说的那个“老公”并不是他,而是指寄生在他身体里的那个怪物。为了彻底摆脱那个怪物,他跟夫人说要出差了,大概个把月后才能回来。离开加后他独自来到康复中心,在医师的帮助下,他和那个怪物彻底分离了开来。
  林若离听完,问分离出来的那个“他”怎么样了?杨世林说,那个怪物被医师处理掉了。
  林若离眉头微微一蹙,喊杨世林等他一会,说去找医师问问情况,说完,起身朝门外走去;经过王麟他们三人时他并没打招呼,径直走出了房间。
  等他走后,王麟发起牢骚:“这什么人哪,连个招呼都不打,目中无人。”
  刘亚亚劝慰他,说林若离第一天来,跟大家还陌生,或许将来熟悉之后他就不会这样冷淡了。王麟轻哼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脸上的怒意渐渐消退。
  几分钟后,林若离一阵风似的走进来,但他没去杨世林的身边,而是走到王麟的跟前俯下身,用一种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跟三个人说着什么。刘亚亚听了一会,转头朝杨世林投去疑惑和惊惧的目光。她看见,杨世林背朝着他们坐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就像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过了片刻,林若离直起身,喊王麟他们别动,他走到杨世林身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要有心理准备,因为,我要告诉你的真相可能超出你的理解范围。”
  杨世林先是一愣,继而点了点头。
  林若离深吸了口气,说:“事实上,你,不是杨世林。真正的杨世林在第一天来康复中心时已经离开了。”
  “什么?”杨世林嗖地站起,“你、你说我不是杨世林?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我……我……”他连说了两声我,就没了下文。
  王麟他们看得清楚,此刻林若离的一只手搭在杨世林的手腕上,杨世林脸上的神情飞快地变化,一会是惊讶,一会是迷惘,一会又是浓浓的哀伤。这样的状态持续了约摸有两分钟,最后,杨世林颓然地跌坐在床上,瘦削的身躯佝偻着,他将苍白的脸埋进了他的双手之间。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6 19:23:43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6 20:23:44
  又过了一会,林若离站起身,再次拍了拍杨世林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人世间已经不值得你留恋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安安心心地离开,希望你能顺利找到自己的归宿地。”说完,来到王麟他们跟前,说了声走吧,接着,走出了401室。
  当王麟他们也走出房间的时候,401室里传来低低的呜咽声,但那声音只持续了几秒就戛然而止了。林若离停下脚步折返到401门前朝里看,室内已经空无一人。
  “人呢?”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看得目瞪口呆,刘亚亚禁不住问出声来。
  “走了。”林若离淡淡的说,“他,去了该去的地方。”
  “该去的地方?什么叫该去的地方?”刘亚亚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你……是说他回家了,还是回公司了?”
  林若离说了声不是,然后,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朝着楼梯口走去。
  王麟见状气不打一处来,皱着眉说:“看看,看看,这什么人哪。一点不知道尊重别人。”
  他这句话被走到楼梯口的林若离听见了,林若离停下脚步,略微想了想,说:“想知道真相就来楼下凉亭找我。”说完,下楼去了。
  王麟在辅导班里好歹算是个说得着话的人,现在,林若离那桀骜不驯的态度着实让他反感,他打心眼里不想跟林若离有来往,但是,杨世林这件事很神秘,他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他很想知道这个杨世林又没从门里出来,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走吧,下楼找他去,谁让这家伙跟咱们是一组的呢。”他为要去跟林若离碰面找了个借口。
  细心的潘赫赫却看破了他的心思,笑着说:“呵呵,不单单是为了同一组就去找他吧,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见被她识破,王麟有些不好意思。他用手指戳了一下潘赫赫的额头,问:“难道,你们不想知道真相吗?”
  潘赫赫嘿嘿一笑:“嘿嘿,必须的。不说了,不说了,赶紧下楼找他去。”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6 20:30:44
  忙过了,来催更[d:花][d:花][d:花]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6 20:30:50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1-17 10:05:31
  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罗小芙 时间:2018-01-17 11:25:27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7 11:26:41
  三人下了楼来到园林区,很快找到了坐在凉亭里的林若离。等走近后,刘亚亚问他:“帅哥,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没看见那个姓杨的从门里出来,怎么就不见了呢?”
  林若离抬头望了望碧蓝的天空,回答:“他记起自己是谁,已经回去了。”
  三人不明白他的意思。刘亚亚问:“什么叫记起他是谁了?他不是杨世林吗?另外,他回哪儿去了?”
  “回他该去的地方了。”林若离说。他的眼睛依旧看向天空,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啊哟帅哥。”潘赫赫见他说话说半句留半句的样子,有些着急,催促道,“赶紧说说吧,别吊我们胃口了。”
  林若离收回投向天空的目光,看着三人说:“告诉你们也可以,但信与不信只能看你们自己了。”
  三人互望一眼,不出声,等着林若离往下说。
  林若离再次看向天空中,开始讲起杨世林的事情来。
  他说,那个杨世林并不是真正的杨世林,是一种存在于地球上比人类更古老的生命形态。数月前,这个生命形态沉睡了数百年后苏醒过来,也不知怎的,忘了很多事,甚至,记不起他到底是谁了;于是,就开始漫无目的地在人类世界游荡。某天,他遇到了杨世林,潜意识里的某些东西也在这时苏醒了,他隐约觉得自己有一种特殊的本领,这种本领可以让他寄生在人类的身体里,于是,他便开始了入侵杨世林身体的行动。在完全进入杨世林的身体后,杨的思维对他产生了影响,让他产生了他才是杨世林的想法,于是,就有了他在401室里描述的一切。实质上,他看到的那个在他看来难以理解的另外一个他,才是真正的杨世林。
  三个人听完林若离天方夜谭般的讲述,都认为这个插班生脑子似乎有问题。王麟问:“我说……你该不会是在编故事哄我们吧?世上哪来这么离奇的事情。”
  林若离耸了耸肩膀,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就随便一说,你们也随便一听。我不是说了嘛,信不信随你们。”
  刘亚亚问了句:“那么,这个假的杨世林怎么会凭空消失的呢?”
  林若离回答:“刚才我不是说了嘛,他是另外一种生命形态,他的行为方式不能用人类的认知去理解的。”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7 11:27:08
  见他越说越神乎,王麟轻蔑地哼了一声,心想,这人可能是神棍的后代,尽说些怪力乱神的事物。他要林若离拿出其他生命形态存在的证据来。
  林若离向四周看了看,神神秘秘地说:“有些生命形态你是看不见的。就拿现在来说,在你背后和左侧一米开外的地方就站着两个非人类,但你看不到他们。”
  再蠢的人也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三人一听这话,自然联想到鬼魂,忙左右看了看,脸上有了惧意。
  见三人紧张的样子,林若离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你们慢慢找吧。”说完,自顾自朝着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去。
  王麟觉得像是被林若离耍了,生起气来。他抬手指着正走进小树林的林若离想说点什么,却被潘赫赫给拦住了。
  潘赫赫说:“不管他有没有耍我们,那个杨世林凭空消失却是真的。说不定,林若离说的是真事呢。”
  “靠,你真相信?他说那个杨世林不是个人类,你竟然信了?”
  “不信也不行啊。如果你不信,那你倒说说那个杨世林去哪了?”
  “这个很容易解释嘛。肯定是在咱们走出401时,杨世林在咱们不注意时走掉的。”
  尽管王麟的分析有些道理,但潘赫赫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她还想说道说道,王麟却扬了扬手上的计划书打断了她的话头:“什么都别说了,要我相信林若离的话,除非他能拿出让我信服的证据来。走吧,别为不着边际的事情浪费时间,咱们还是把计划书送去张老师那里吧。”
  片刻之后,一个让三人感到震惊的事实摆在了他们面前。
  张正松看过他们的计划书后,对他们说了一句话:康复中心C区一号楼401室里根本没有叫杨世林的男人,住在里头的是一位年仅15岁的小姑娘。
作者:香落梅 时间:2018-01-17 14:41:23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8-01-17 15:53:10
  顶贴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7 16:39:13
  支持好帖!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17 16:39:19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1-17 18:10:12
  第三章 食堂
  王麟说怎么可能?401室是中心的辅导员带他们去的,而且,那个辅导员还详细介绍了杨世林的病症。为了弄清楚事情,张正松陪三人去了中心管理处,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接待了他们。男人翻出了401室的档案,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住在401里的是一个小姑娘。
  从管理处出来,张正松要他们抓紧时间回C区一号楼401室做完该做的事情。
  跟张正松分开后,百思不得其解的王麟问刘亚亚和潘赫赫:“你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女孩冲他摊了摊手,表示她们也不清楚。
  来到C区,林若离正好从对面走来,三人齐刷刷地看向他,希望从他身上找到答案。但林若离却没理睬他们,径直走向一号楼。
  王麟被他的冷淡和傲慢的态度激怒了,一双眼睛就像要喷出火来,两道目光像是两根烧红的烙铁,狠狠的刺向林若离的后背。
  林若离仿佛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头也不回地说:“世上的怪事多了去了,只是你们没遇见过。”
  “哼。”王麟哼了一声,讥讽道,“真当自己是玄学大神了。”
  他这话表面上看是对刘亚亚和潘赫赫说的,其实,是说给林若离听的。林若离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朝一号楼走去。
  等四人进了一号楼,恰巧碰到此前带他们去401室的那个辅导员,王麟问他,401里的杨世林怎么变成一个女孩子了?
  辅导员看着他,脸上浮现疑惑的表情:“401里没你说的什么杨世林呀。”
  “怎么可能?刚才还是你带我们去的。对了,你还给我们详细介绍了杨世林的病情……”
  没等王麟说完,辅导员打断了他的话头,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说:“同学,401室确实是我带你们去的,但我向你们介绍的是一位15岁的小女孩,从来没跟你们提过什么杨世林的。”
  王麟听了他的话觉得奇怪,潘赫赫和刘亚亚也觉得匪夷所思。刘亚亚想了想,问辅导员:“这么说来,您应该不认识杨世林喽?”
  “那倒不是,杨世林以前来过我们康复中心。哎对了,他就在401里做的检查,但当天就离开了,没在我们这里住下。”
  “那就奇怪了,我们怎么会……”刘亚亚原本想说,他们几个怎么会有听辅导员介绍过杨世林,并在401里见到杨世林的记忆,但转念一想,既然辅导员已经否认介绍过杨世林,再刨根问底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就改口说,“哦,您要是有事就去忙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