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小记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3 11:51:17 点击:36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也是冬日里明媚的一天,山里的清静与混乱初定的天下仿佛毫无关联。师傅长年出游,他的寝室碧云总是亲自打扫,算来,又是三年未归。孙碧云跟随张三丰已十五载有余,只恨见少离多,如今他也混成了大武当山上有名的道长。清扫完毕,碧云来到山前迎接第一波香客。
  天未亮,咏儿就拉着小补丁的手往武当山方向赶路。小补丁的奶奶生病了,那也是咏儿的乳母,这些年拉扯着咏儿和小补丁过活。如今,家中已无余粮,更别提花银子请郎中了,听说武当山香火鼎盛,上面的神仙很灵!那方位离住处不远,咏儿想着姑且去求一求,给小补丁的奶奶祈福,拜完神仙就得去讨饭了。
  这一走便是两个时辰,太阳越来越高,天也暖和起来。小补丁才六岁,这么远的山路,她一路坚忍着不说一句话。咏儿见已到山脚下,便找了个台阶歇脚。
  “姐姐你累了吗?”小补丁红扑扑的脸蛋上绷着无限关切,让咏儿看着心疼。她把小补丁拉进怀里,微笑着说:“不累!小补丁累吗?”
  “小补丁不累!小补丁也不饿!”小娃娃仰起脸看着咏儿说。
  咏儿抚摸孩子的头,一股心酸上涌,湿润了眼眶。粮食都吃完了,随身首饰、值钱物件都消耗殆尽。她悄悄摸了下胸口的玉坠,咬了咬牙。接下来,只能拉着小补丁去街头行乞。
  “唉!都是我拖累了你们。”
  饿着肚子哪里能休息得好,只片刻,咏儿又拉着小补丁登山。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3 11:51:44
  孙碧云远远就瞧见了这两个消瘦的身影,几乎手脚并用,走走停停。尤其是小的,估计再一个时辰也上不来,于是他下山了。
  在碧云的心中,虔诚的人值得敬重,无论贵贱,只要心中装有一些神圣的东西,那么这样的人品德都不会太差。每天去帮助那些无助的香客,竟也是碧云声名远播的一大特点。
  咏儿抬起头,面前突然出现一位道长,他来的飘然如风,年龄似乎不大,但是面无表情,不是木讷,而是受到山色的熏染,冷峻不失温和,淡然不失坚定。
  碧云伸手去抱小补丁,咏儿慌忙叫道:“你!你干什么?别碰我妹妹!”
  “放心!小妹妹累坏了,再往上爬身体吃不消。”说着抱起小补丁坐在左胳膊上,然后又伸出右手。
  “我才不要你抱!”咏儿有些嗔怒,“小补丁也不要你抱,流氓!”说完,咏儿从台阶上起身要抢回小补丁。她以为碧云伸右手是要抱她!
  碧云没明白咏儿为什么突然生气,还骂自己,但他不在意,说道:“哦,原来你自己能起身。本座先带她上去喝口水,你加油!”说完转身,片刻就走了很远。
  咏儿暗骂自己一声笨蛋,便赶紧往上爬。
  她千想万想不相信到了山上有这样待遇,碧云给他们倒了热茶,还搬椅子给他们休息。
  “休息好,领你们拜真武。”
  咏儿试探地说了句:“我们,没钱的。”
  “本座只接待虔诚的香客。”
  “哦。”咏儿不懂,只呆呆点了点头。
  小补丁则开心坏了,坐椅子上拍着小腿:“可把本姑娘累坏了,要是能再吃个馍馍就更好啦!”


  咏儿赶紧伸手去捂她的小嘴,小补丁这么一说,她也突然觉得饿的厉害。
  只见碧云竟端来一盘饼和水果,放在他们面前。
  “说说你们的家人怎么了?”碧云冷静说道。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3 11:52:20
  咏儿一下子愣住,拿饼的手滞在半空,傻傻盯着碧云看。小补丁则什么也不管,像个小猫样趴桌子上使劲啃着。
  “你怎么知道?”
  “粗布麻衣,”碧云又指了指咏儿的脚:“烂草鞋。除了为亲人求平安,应该没有更妥当的诉求了。”
  “活神仙啊!”咏儿不好意思地藏了藏脚。
  “师父教的。”
  “好厉害!”咏儿一面简单说下乳母病症,一面将饼塞进嘴中,这才意识到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吃。
  “我能带回家给奶奶吃吗?”小补丁含着一嘴巴的饼问咏儿,后者抬头看向碧云。
  “可以!”
  “谢谢!谢谢大仙!”咏儿语无伦次,无比感动。
  “不谢。本座孙碧云,不是什么大仙。殿前等你们。”说完碧云往真武观去,袍袖如风一般飘扬。
  吃得差不多,咏儿领着小补丁准备找碧云,这时又进来个小道士。
  “两位留步,贫道弘一”,小道士有无赖相,堵住门口说:“负责山上香火花销。这里的果饼茶水、还有功德钱什么的,通常都是小道收取,呵呵。”
  咏儿以前是进过道观的,自然明白道士的意思,可是她真的没有钱。虽然表现的无限为难,但面前的弘一却毫无退让的意思。
  碧云在外等候许久,才见咏儿拉着小补丁走过来,看那表情,阴云笼罩,仿佛又添烦恼。
  咏儿夺过碧云手中打包好的食物,便要离开。
  “不上香了吗?“碧云问。
  “哼!明明是商人,却打扮成道士,虚伪!“说完头也不回下山去了。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13 19:46:46
  SJB[d:傲慢]
我要评论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7 08:37:58
  咏儿下山不多时候,观里午饭也已准备完毕,入食咒远远传出来,在幽幽山间神秘回荡。
  “自然天厨食,吾今与加持,一粒遍十方,河沙共尘迷,饥渴永消灭,食之宴瑶池,今将与幽魂,功德不思议。”
  食毕,孙碧云莫名觉得不适,踱步廊间,见几个道士围作一团嬉闹,当中的弘一小道士正把玩一件玉坠。那是块通透白玉,两拇指并拢大小,双面雕刻麒麟,各部位以单阴线雕刻后再碾琢,展示出简洁圆润的线条,顶上穿一根磨损已久的红绳。这东西有些时日了,绝非出自寻常人家,更非山中物品。
  碧云上前,待众人停下退成一排,他方问道:“何处得来?”
  弘一有些怯,但不敢隐瞒:“是早晨那个吃饼女子所捐的功德钱。”
  “功德钱?”碧云恍然明白咏儿临走时的反常,明明是穷困潦倒即将走投无路的模样,怎么可能拿这玉佩捐功德钱。他脸沉下来,叹一声:“道心不正,当罚。”
  这弘一小道见孙碧云脸色陡变,赶忙求道:“请掌教师叔免罚!”并双手将那白玉麒麟坠奉上。
  碧云拿在掌心细看一回,剑眉微蹙,稍作思虑说道:“若本座赶得上物归原主,回来再论惩罚之事。”说完撇下弘及一众小道,径自追下山去。
  暖阳当空,万里无云。风很轻,山很静。孙碧云提气运功,一步一丈,霓裳霞袖破风出声。他担心寻不到那对姐妹,今日便是助人不成反作孽。不论如何,回去必当重罚弘一,以儆效尤。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7 08:38:24
  且说咏儿姐妹回程依然是走走停停,虽然吃了顿饱饭,但那四条细腿每一条都很诚实。冬天赶路,歇着冷,走着热,难受。也合着她们与武当有缘,碧云顺着大路疾行兼打听,赶上她们时,路程竟才行了一半。
  还如那石阶上的初遇,咏儿抬头又看见了这个道士,来的同样飘然如风,她甩甩头,以为累出了幻觉,下一刻一张大手拿着她的玉坠展在眼前。袍袖间散发一股淡出尘外的香味。
  “抱歉。”碧云说话有些僵硬:“现在物归原主。”
  说着又将玉坠往咏儿面前递,能找到她们,孙碧云心中轻松许多。
  咏儿张着口不敢相信,愣了一下才将玉坠取回,抬头疑惑的看向孙碧云。四目对视,瞬间有种目目传情的感觉。咏儿赶忙收回视线。
  “这是,我父母遗物。”她小心翼翼说:“谢谢,可我们没钱,这些吃的?”
  咏儿不舍的将孙碧云打包的食物提起来。
  “不必!收好。”孙碧云未收。
  “太好了,姐姐的宝贝儿回来了!”小补丁天真的拍着手。
  “还有多远?”碧云问。
  “才走一半。你要,做什么?”
  咏儿语气中透着疲惫。
  “本座懂得些药理。”
  “你要替我乳母治病?”
  咏儿惊喜。
  “嗯。”碧云点头。
  “可是,除了这块玉,家里连米都没有了。”咏儿说得哀凄,然后又抬起头将玉坠递给碧云:“如果能治好她,这玉你就尽管拿去!”
  “不必。”孙碧云矮下身子问小姑娘:“累吗?”

楼主孙碧雲 时间:2018-01-17 08:38:59
  小补丁点了点头,顿一下却说不累。
  碧云故技重施又将其抱坐在手臂上:“这么慢,你的奶奶该等急了。”
  小补丁坦然接受,十分开心,他喜欢这个虽然死板却很正派的道士。
  “你为什么这样做?”咏儿想不明白面前这从未相识的道士究竟有怎样目的。人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世上又有谁会做无利可图的事。如果说还能从她身上得到什么的话,就只还有一个可能性。
  “难道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话一出口咏儿后悔了,这道士今日头回相见,话也没和他说过几句,如果不是神仙,怎可能知道她是陈友谅的后人!然后去揭发领赏钱?
  孙碧云稍愣了一下,并不理会,势弱者难免对旁人多生出一份警惕。
  “你听说过张三丰吗?”他理解咏儿的疑惑,却只是迈步往前:“贫道十三岁那年家乡大旱,路人相食,只得以慕道之由拜太华山,但受人排挤,幸遇恩师张三丰游历收留,免了涂炭之苦。”碧云不想惹的身旁两位不适,便少有的说起了旧事,对于这个姑娘,他隐有特殊的感觉,只是难言语。
  “从此跟随师父行善修行,无有所图。你们,切莫多想。”说着回头看咏儿是否有跟上,却不巧这姑娘也眼直直的盯着他在看。
  这时才发现是个怎样的姑娘:柳眉弯弯,一张标致的瓜子脸清丽灵动,表情中却透着股淡淡的漠然。粗布麻衣遮不住优雅本质,举手投足尤显得天性不俗,她安静的立于跟前,叫人心生怜惜,正如璞玉埋于污土,恰似皎月敛尽铅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