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舞厅内外

楼主:刘学铭2018 时间:2018-01-13 13:08:20 点击:150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说连载】舞厅内外

  夜里,落过一场小雨。
  清晨,花园里湿漉漉、雾蒙蒙的。
  我在小区花园散步。身边的花花草草,都挺精神的,牵牛花在湿润的空气中,使劲儿伸展着触须般的藤蔓,好像在谛听着什么;牡丹花瓣上托着晶莹的露珠儿,似乎在笑迎霞光的金辉。
  在一座独木桥下,碧绿的溪水中,有几条拱着水草的小鱼。
  值此良辰美景,我的心情好极了!忽然,想起了京剧《柳荫记》十八里相送中,小生梁山伯的唱段:
  “远山叠翠如含笑,春水碧波映小桥,绿荫深处闻啼鸟,柳丝儿不住随风飘……
  前两句,我小声哼唱,随后,我左右张望一下,如果四周无人,后两句,我就想扯着脖子高喊了。
  这时,从不远处拐弯的小路上,传来女人的叫骂声:“他妈个逼的,我被那号男人,可坑苦啦!当你面夸你这儿,夸你那儿,转过身去,想的都是他妈的低级下流事!”
  那声音很粗,而且很脆亮,穿透力很强,音响效果很凶,一听就不是善良之辈。
  骂声停止了,忽然想起了美妙的歌声:“我爱你中国,我爱你……”
  这声音特别圆润、高亢,标准美声女高音。
  由粗鲁的叫骂,突然转化为优美的女高音,这瞬间巨大的反差,把我给震住了,欲喊几嗓子《柳荫记》的冲动,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
  我探头望着歌声出处,小路一端歌者出现了。
  为首的是一位高大微胖的女人,身后那位身材娇小的女孩儿,完全被她给屏蔽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使我看不清她们的年龄与面相。
  前头的女人,看见我在看她,歌声戛然而止,厉声喊道:“看什么看,一般的中国人!
  有什么好看的?”
  “对不起,打搅您了,您的歌声很美!”我连忙转过身去。
  我满以为一声道歉、一声赞扬,事情就过去了;不料,引来更难听的话语,简直让我无地自容。
  “这么一把年岁了,还厚着脸皮,夸一个女人,啥作风啊?德性!”
  “人家都向你道歉啦,还要人家怎么样?留点口德吧,别得理不让人!”这是那位年轻女孩儿的声音,“何况你又不在理!男人夸女人怎么啦?在国外,很时兴,那是男人的一种礼貌,一种绅士派头;怎么在你这里,就成为作风问题了,真是不可理喻!”
  “你别他妈的,张口闭口地给我提国外!”那女人算遇到茬子了,她老羞成怒了,“出了几天国,就不认得‘北’了。这里是中国,不是国外,没人稀罕那套洋玩意儿!”
  “你别给我装了!”年轻人继续抨击她,“在你那个什么群里,男人们夸你,舞跳得好、歌唱得好,京剧唱得好,你不也是美出鼻涕泡儿来吗?我就烦你假惺惺那一套,明明喜欢别人夸,还蹦起脸来,在哪儿穷装!”
  我暗自赞叹:“好姑娘,说得好,老叔感谢你!”
  “中国人也不是个个都像你那样,说话那么嘴损,人家说啥啦?不就是说你唱歌好听吗?怎么引起你说那么多的缺德话?连作风问题都扯上了,太过分啦!”
  那女孩儿语言的火力,完全占了上风,而且我猜测到两个人的关系,那是绝对有利于年轻一方的。这年头只有厉害的女儿,才能降住刁蛮的妈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刘学铭2018 时间:2018-01-13 13:16:27
  女孩儿的话,不仅句句在理,为我伸张正义,而且刚柔相济,话锋犀利,切中要害,我突然觉得那女孩儿语音有些耳熟,但是,有了刚才的教训,我不但不敢说感谢话,而且我连头也不敢抬。
  等脚步声临近时,我完全转过身去,低头望着小桥下拱着水草的小鱼。
  一口恶气总算有人替我出了,心情一顺,喊几嗓子京剧的愿望,又涌上了心头;此外,又临时附加一股显示欲。
  结果,一段《柳荫记》唱得字正腔圆,正当我对自己超水平的发挥兴奋不已的时候,只见那两位女人又折回身向我走来,这回队尾变排头,女孩儿走在前边。
  那女孩儿的脚步突然加快,老远就喊道:“刘叔,是你呀!刚才我听到‘远山叠翠如含笑’第一句,就知道是你!我在你家听过你唱过这个段子。”
  “啊,是招娣呀,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我认出她是我女儿中小学时最要好的同学,她叫李招娣。
  一晃十多年不见了,这孩子由一个毛毛愣愣的小丫头,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招娣从小时候起,就是我家的常客。我的爱人在世时,很喜欢她;招娣自幼父母离异,由于缺乏父爱,她对我也很亲。
  有一次,爱人半开玩笑对招娣说,你妈有五个女儿,不在乎你这个小老女孩儿,回家同你妈商量一下,让她把你送给我吧!
  当时,乖巧的招娣,趴地磕个响头,爽快地叫了一声妈。从此,她与我家的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她活泼伶俐,但是,天性贪玩,学习成绩一般般,按她原有的成绩,各级升学考试都没戏。
  自从她一个头磕在地,我和爱人就暗暗把她当大女儿对待,中考和高考都在我的督导和辅导下,顺利地通过了,连续地考入理想的学校,大学毕业后又通过出国托福考试。
  在她即将去加拿大留学期间,我家出了个大事儿,我爱人积劳成疾,脑溢血故去了。
  爱人逝世后,家里家外大事小情,招娣总是围前围后地帮忙,她有意承担起家庭长女的责任,
  有一天,招娣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叔,别总在家里憋着啦,出去散散心吧!”
  不久,招娣特意把我领到一个大众舞厅。那正是“十亿人八亿赌,剩下两亿去跳舞”的年代,交际舞在中国大行其道。
  群众性的舞风把我也卷了进去,有一段期间,我也常出现在露天舞场。只是没有亲临其境地见识过舞厅是怎样一番情景。
楼主刘学铭2018 时间:2018-01-13 13:19:50
  那天,乍进舞厅,舞场一片漆黑,舞曲带死不活地响着。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那里黝黯的环境,这才发现有十几对舞伴,在舞场最隐蔽、最黯淡的角落里,搂抱着像交尾的蛇似的,缓缓地蠕动着。
  忽然,舞曲停止,舞厅大亮,舞池里的人们,像见光的耗子似的,“唰”地飞快散去!
  这场面使我和招娣都很尴尬,她问我:“叔,你第一次见过这阵势吧?”
  “是呀,第一次,这里跟露天舞场真不一样!”我随口问个不该问的问题:“你妈也常到这儿来吗?”
  “她常来。不过,我妈喜欢跳快四,尤其喜欢拉花!听妈说,她最讨厌刚才那种‘温柔步’,喜欢跳那种舞的人,十有八九舞风不正!”
  “你妈今天来了吗?”
  “来了,我就是特为领你来见见她,我妈的舞很有水平,让她来带带你,最好你们能结成舞伴儿!如果你们在生活上,以此为契机,能互相有个照应,那更是我求之不得的!那样我出国也就放心了!”
  我一听这话,觉得这丫头话里有话,觉得她领我来舞厅,同她妈见面,可以说,用心良苦、意味深长!
  当时,我虽然对舞厅的第一印象很坏,但是,听了招娣那番话,我还不想立即离开舞厅,还想看看她妈的长相和舞技。
  “叔,我领你去看看我妈吧!”招娣急不可耐地说,“我要亲眼看看,你同她跳舞什么样?”
  “别忙,让我先看看,你妈跳舞什么样?”
  “为什么?”招娣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叔,听你这话,你好像藏心眼儿?”
  “是呀,不瞒你说,叔在露天舞场跳舞时,给自己定个三不请原则。”
  “啊?你跳舞还有原则呀!说说看,哪三不请?”
  我当即告诉她:我初学乍练,舞技比我高的,不请;我身材只有166cm,个头比我高的,不请;我已年逾花甲,年龄低于半百的,不请。
  “嗨呀,跳舞就是跳舞,你哪来那么多的说道哇!”
  “丫头,你年龄小,人生舞台上的是非和尊卑,有许多潜规则,你还不懂啊!”
  我告诉她,人以群分,不同的群,有不同的是非标准和尊卑等级:在盗窃行里,神偷妙盗的窃贼,最受人崇拜;在垂钓行里,钓鱼高手,最受人敬仰;同样,在跳舞场中,舞蹈明星,最受人称赞。
  在舞厅里,人们只认年龄、相貌和舞姿,除此之外,什么学问呀、人品呀、名誉呀,都派不到用场,甚至连权势和地位,在舞厅里也无起作用!
  招娣听罢嘿嘿不语,半晌,才说:“早知道,你有这么多的说道和顾忌,真不应该领你到这个鬼地方来!”
  这时,舞场里想起了快四步舞曲,舞伴儿们竞相下场,占据显赫的拉花的位置。
  在舞池中央,有一对舞者特别抢眼。女的穿一身雪白连衣裙,系一条金色圆环相扣的腰带,显得细腰乍背、身段苗条,白皙脸蛋儿,泛起微微红晕,如绽放的挑花;男的穿一身黑色特制舞服,前胸和后背,都有一个用白圈环绕的“舞”字。他175cm的个头,上身笔挺,两腿修长,臀部上提,挺胸收腹,一看就知道,是长期跳舞训练出的专业身材。
  我刚一搭眼,立即看得出来,这对舞伴儿堪称绝配,论长相、论身材、论舞姿,横扫整个舞厅里,没有人与他们匹敌。他们的精彩表演,聚焦了观赏者们的目光,人们连连说好齐声赞扬。
  “招娣,你看!”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入赞赏者的行列,成为那对舞星的铁杆粉丝。“那对黑白舞伴儿,简直是形貌、身材、舞姿三绝的舞星!”
  我没有得到回应,侧过头望招娣一眼,不禁大吃一惊,她呼呼地喘着粗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神态十分反常。
  快四步曲终人散时,那对黑白舞星,手拉着手从舞场一侧观众席走过时,有人竟然鼓掌赞赏他们。
  他们走回乐队旁边的坐席落座后,紧握着的手始终没有松开,那个男的还悄悄地在女人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这一幕我看到了,招娣看到了,关注他们的粉丝也看到了。
  “流氓!”招娣再也掩饰不住愤怒的情绪,很粗暴地扯着我的胳膊,说:“走吧,这里根本就不是你来的地方!”
  “等等,我还想看一场,那对舞星跳一场快三呢!”我说的是真话,他们的舞技的确耐人观赏。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招娣的确有些失态,她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同我讲话,气急败坏地说:“一对流氓、狗男女!”
  等招娣连拉带拽地把我拖出舞厅时,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发现招娣满脸泪痕,不觉大惊失色,更令我吃惊的是,她泣不成声地告诉我,那个穿着雪白连衣裙在舞厅里大出风头的女舞星是她妈!
  我这才明白,招娣在舞厅内外的表现,为什么那么反常?
  听我女儿说,招娣最近要回国探亲,而且很可能来看我,让我做点精神准备,要好好接待她。
楼主刘学铭2018 时间:2018-01-13 13:21:33
  没想到,我们竟然在这种场合相逢。更没有想到,那孩子像示威似的,毫不顾忌地扑过来,同我热烈拥抱,她两手还没有离开我的肩膀,就回过头来对身后女人说:“过来看看吧,这位就是我一心想成为我的后爸的刘先生!好好看看吧,怎么样……”
  “啊?啊!刘老师呀,谢谢你,多年来一直对招娣的关怀和教育……”那女人满脸飞红,竟然向我深深地鞠一躬,那飘飘下拜的风采,依然张扬着美的神韵:“小妹粗俗,有时脾气很坏,刚才多有得罪,请你原谅!”
  “你的歌唱得的确很好,我可是真心夸奖啊,毫无恶意!”我说得很随便,也很自然。“心情不好时,多唱歌少发火,这对身体有好处。”
  “是呀,我妈唱歌,比跳舞好,唱歌名声很好,跳舞就不敢恭维了!”招娣不无惋惜地说,“叔,如果当年我不把你领到舞厅,去看我妈跳舞,该有多好哇!事后,我都悔死了……”
  “你领刘老师到过舞厅?去看过我跳舞?你怎么从来没对我说呢?”招娣妈神情尴尬地问。
  “有什么好说的呢?”招娣意味深长地说:“谁会想到,一场舞竟然使我的美好梦想完全破灭了!”
  “你说什么,什么梦想破灭呀,我咋一点儿也听不懂?”招弟妈确实没有听懂。
  “最好你永远也别懂!”招娣没好气地说,
  “嗨,都过去了,别再提了,一切随缘吧!”我极力想把气氛缓和下来。
  “刘老师,我是听你清唱《柳荫记》,特意折回来的,你唱的真好,字正腔圆,很有水平。我也喜欢京剧,主攻青衣,有空咱们到朝阳公园,合唱一段《坐宫》如何?”
  我说,好哇!招娣说,错、错、错呀!当年让你们在京剧票友会相见,命运也许会改写成另一个样子……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1-20 20:34:31
  弃坑了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