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恐怖小说《面钱》携文报到 祝贺开版【附:有声小说版】完结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0:54:16 点击:337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引子

  H市第二人民医院,一辆警车来到特护大楼前停下,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一名戴着黑头套的男人被他们簇拥着走进楼里,继而,随几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女上了运载电梯。
  “小组成员都准备好了吗?”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问年轻的女护士。
  “都准备好了,咱们一到就可以开始了。”
  “好,走吧。”
  女护士按下了面板上带负号的数字3.

  正文

  老丁直挺挺地躺在那里,身上盖着白布,床头的长台上摆着他的肖像,黑白色的,略显阴森。两根粗大的蜡烛照亮了肖像和小范围内的物事,风,通过门窗缝隙从擦黑的外头挤进来,嘶嘶作响着扑向躺着老丁的床,白布在风的作用下时不时颤动几下,这给王老板造成了一种错觉,觉得已经硬了、凉了的老丁会突然动弹,甚至,从停尸床上坐起来。
  “我是怎么答应这档子事的?别人守夜起码有个伴,而我却孤零零的一个……哦不,还有老丁。”
  王老板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来到老丁家,并答应丁小芹帮老丁守夜的,就好像他一下子就出现在这里,或者,是老丁以这种瘆人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
  丁小芹是老丁的孙女,两人都是王老板面馆的常客,每天早晨,他们雷打不动要在王老板店里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盖浇面。
  “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怎么就记不起了呢?”
  “该上饭了,给。”
  一个苍老男人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把正专心想事情的王老板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上、上饭?”他颤颤的问了一声。
  “嗯,拿去给老丁供上吧,不能让他饿着肚子走黄泉路。”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只白得耀眼的瓷碗从擦黑的外头伸进来,碗里的米饭和几块豆腐还冒着热气。
  “哦,好好。”
  王老板接过瓷碗,刚要说这就去给老丁供上,突然,一个冒着凉气的念头闪电般出现在他脑海:接过碗的时候,没发现递碗人的手,就好像这只白色的瓷碗凭空悬浮在空气中一样……
  鸡皮疙瘩开始在他身上蔓延,股股凉气从他心底扩散开来,刹那,王老板额头上的冷汗流淌;他望着打开的门缝,那里,除了焦墨一样的黑暗和虚空,再没别的东西。
  “刚才,是、是谁递给我碗的?”他这么想着,又颤着声问了句,“您好,您、您是哪位?”
  没有回应,除了嘶嘶的风声和自己粗重的呼吸,再没其他声音。王老板觉得,此刻灵堂内外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刚才的说话声和递进来的碗,就好像是一场梦。
  “啊……”
  一声听上去疲惫至极的叹息从他身后传来,正死盯着门缝的王老板瞬间头发根都竖起来了。
  屋里只有他一个,哦不,还有老丁,这声叹息难道……
  他的心里就似搁了一桶冰,刺骨的凉气在他体内悄无声息地游走,冻僵了他的躯体,也冻僵了他的思维。
  “我饿。”
  疲惫至极的声音再次响起,王老板额头上的冷汗流成了小溪。
  “谁、谁,你是谁?”他颤抖着问。
  “快给我。”
  身后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利,王老板吓得惊叫了一声,不由自主将碗往后递去,他不敢回头,生怕一转身,就会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啊,真香啊。不过,还是没有盖浇面好吃,王老板……”
  声音渐渐靠近,靠近……王老板觉得,说话那人与自己已经近到对方的嘴巴都快贴到他的后脖颈了,但他却感觉不到对方温热的呼吸,能感觉出来的,竟然是丝丝的凉气,如同门外挤进来的风。
  “王老板,你做的盖浇面,真的很好吃……”
  浑身颤抖的王老板不敢应声,他几乎可以肯定,贴在他身后的是已经死去了的老丁。
  刺骨的寒意从他右肩膀处袭来,王老板屏住呼吸,强忍着恐惧稍稍侧脸瞄了一眼,这一眼,他的三魂六魄就不在身体里了,他看到,一张苍白略带青灰的死人脸正从自己的右后方伸过来,朝他露出恐怖至极,也诡异至极的笑,正是老丁。
  “啊!”
  随着一声惊叫,王老板猛地从床上坐起,他的额头亮晶晶的,那是被恶梦吓出的冷汗。
  半分钟,起码有半分钟的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意识回归,梦里的场景就像演电影一般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
  “我操。”他是个文明人,但此刻,也被吓人至极的梦境逼得爆起了粗口,“他妈的,原来是个梦,吓死老子了。”
  他嘟哝着,边思考自己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可怕且毫无理由的梦,边去看床头柜上电子钟的时间,23点49分。
  “快12点,得起床去关店门打烊办正事了。”
  他决定不再去想那个梦,因为,那只不过是个梦,与其浪费时间去思考,还不如早点办完正事,接着睡觉。
  走出卧室来到屋子前半部分改建的面馆,店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客人,他的老婆王翠娥正在扫地。
  “刚才怎么啦?鬼叫鬼叫的。”
  “哦,没什么,做了个梦。”
  “恶梦吧?看把你吓得,一脑袋的冷汗,喏……”王翠娥丢过来一包纸巾,“擦一擦吧。”
  “哎哎,谢谢老婆,还是老婆体贴呀。”幸福的笑容在王老板的脸上绽放开来,在他眼里,老婆王翠娥是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惠女子,此生有她作伴,已经无憾了。
  “到底做了什么梦,能把你吓成这样?”
  “别提了,太他妈……”话一出口,王老板立刻意识到不妥,因为王翠娥最听不得的,就是出口成“脏”,脏乱差的脏。
  他忙自我批评:“额……这个……咱是文化人,不说脏话,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呵呵。不过,那梦真正是吓人,我竟然梦见……”
  叮铃铃。
  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话头。
  “我先接电话,一会我再说那个梦。这大半夜的谁会打电话来?难道,是要来吃宵夜的?”说着,王老板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号码,顿时,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只一瞬间就恢复了常态,接电话前还自嘲地笑着咕哝了一声,“呵,不就是个梦嘛。”
  “喂,是老丁啊,还没睡呢,这么晚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哎对了,刚才呀,我做了个梦,我竟然梦到你……呵呵,不说了不说了,一个梦而已。”
  他原本想说梦到老丁死了,但想想实在是不能说出口,他怕老丁误会自己在触他的霉头。
  “王老板,上午,我在你那里吃的面,钱还没给你呢。”电话里的老丁语气和蔼,犹如他平常对待邻里的做派,平易近人。
  “哎呀,这点小事您都惦记着,明天来给不就成了。”王老板有点意外,心说这个老丁有点意思,几块钱的账,都值得他大半夜打电话来。
  “不行啊,欠着别人的钱,我会不大踏实,再说了,我快要离开了,现在不付钱,将来恐怕没机会了。”
  “离开?等等……该不会是您去国外发展的儿子发达挣到大钱了,要接您去享福?”
  “额……差不多吧。”
  “啊呀,恭喜恭喜呀。这样的话,面钱我不能收,就当是我给您的贺礼。这么多年来,您一直照顾我的生意,临别,我总得表示表示吧。所以,那碗面算我请的。”
  “不行。我这人有个原则,不能欠人家。这样吧,一会我就去你店里。”
  “瞧你,这点小事,我都打烊了……好吧,那我等你,来了之后敲门或打电话。一会,我做一碗最拿手的盖浇面,作为践行的礼物。”
  等他打完电话,已经扫完地的王翠娥问是怎么回事?王老板就简单说了下,那个吓掉他半条命的梦也连带说了。
  听完,王翠娥紧蹙眉头:“老王,你说……你刚梦见老丁死了,老丁就打电话来,这里边会不会……”
  原本,王老板压根就没将那个梦跟老丁的来电挂上钩,现在,被老婆一提醒,也觉得有些蹊跷,但只片刻,他就以一个无神论者的姿态,否定了王翠娥的猜测,他坚信:世上无鬼神,一切皆巧合。
  王翠娥也不愿多说此事,因为,在自家店铺里谈论恶梦与死人,等同自找晦气,于是,关于老丁的话题划上了句号。
  “我先去歇着了,你忙完也早点睡啊。”
  “好嘞。”
  王翠娥进里屋后,王老板走进了厨房,他要为老丁的到来,准备一碗吃过难忘的面。
  面馆厨房的布置有别于其他店铺,这里,不仅设施齐全,而且,还有一间终年上锁的密室。面馆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除了王老板,其他人不得涉足这间密室,包括他的老婆王翠娥。王翠娥起先对此存有异议,面馆的老板娘不能在自家的地盘上自由出入,这不是奇了怪了嘛。
  为此,王老板耐心跟她解释,说,这间密室也没太多秘密,只是一间用来配置作料的工作室,不过,王记面馆先后几代人的生意之所以一直红红火火的,关键就在祖传的汤面配方,如果这个配方外泄了,竞争就会迅速产生,面馆的生意便会受到影响。
  为了证实他的说法,他还请王翠娥进密室一看究竟。果真,王翠娥在密室里看到很多诸如八角、桂皮、茴香和一些不知名的食用香料,还有一些发了黄上了年岁的菜谱。
  此后,王翠娥不仅理解了自己丈夫做出的决定,还严格遵照着去做,毕竟,她也不想因配方外泄给面馆带来巨大的竞争。
  滴滴滴。
  墙上的电子钟响了几下,12点了。
  配料室里的王老板将一些名贵的香料放进一只大瓷盆,最后,他从一口铝箱中取出些胡椒粉一样的东西撒了进去。料理完一切,他走出配料室锁上了门。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王老板接通电话:“喂,老丁啊,什么?到了,好好好,我这就给您开门去。”说完,快步走向店门。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他的另外一只手机铃声也响了起来,凤凰传奇的歌声为原本冷清的店堂增添了些许生气。
  他停下来,嘀咕了一声:“哦哟,这又是谁呀。”继而大声对门外的老丁说,“喂,老丁,您请稍等,我接个电话,马上就好。喂,您是哪位?”
  “我是丁小芹。”
  “哦,是小芹呀,呵呵,你们爷孙两可真有意思,都大半夜打电话来,我记得你好像没欠我面钱吧?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打电话来的是老丁的孙女丁小芹,王老板边打趣边问打电话来有什么事?电话那头的丁小芹却沉默了,半晌没有动静。
  “喂,喂,你在听吗?”
  “王老板,你……刚才说,我爷爷打电话给你?”
  “是啊,怎么啦?你声音听上去怪怪的。”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怎么会呢,老丁他正……”
  王老板刚想说老丁此刻就在面馆门口,正等着他去开门。电话那头的丁小芹却打断了他,并说了一句让他脑筋短路的话。
  “我爷爷……他……傍晚的时候去世了。”
  “什么?”王老板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他的嘴巴、眼睛张得大大的,就似看到鬼。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问了一句丁小芹刚才问过他的话。“你、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王老板,我能拿爷爷的死来开玩笑吗?”电话里的丁小芹抽泣起来。
  是啊,她怎么可能拿老丁的死讯来开玩笑呢?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
  王老板双眼紧盯面馆的卷帘门,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此刻,他仿佛觉得正有一股冷气从卷帘门的缝隙中渗透进来,店铺里的空气立刻变得阴冷且厚重,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小、小芹,我是不是见鬼了,老、老丁他、他……”
  他想告诉丁小芹,老丁不仅打电话给他,还来到了面馆,打开门就能看到他。无奈,他太紧张了,舌头就像在冰箱里冷藏过,僵硬得转不过弯来。
  “我爷爷他怎么啦?”电话那头的丁小芹似乎也觉察到了王老板不对劲,停止了抽泣问他。
  “他、他…….”
  砰砰。
  王老板刚想说老丁就在门口,不料,卷帘门突然被敲响了,砰砰的声音就如一把铁锤,狠狠敲击着他的耳膜,王老板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瞬间停顿了一下,接着,就像一部动力十足的机器狂跳不止。
  “啊!”
  恐惧犹如一座山,朝着王老板的头顶压了过来,他蹬蹬蹬连退几步,撞翻了离得最近的桌子。
  “王老板,王老板,您怎么啦?”电话里的丁小芹感觉出了事,大声问着。
  此刻的王老板哪还回答得了,身子和旁边的凳子一同翻倒在地,满是惊恐的眼睛死盯着银灰色的卷帘门。
  更加恐怖的一幕上演了,那道门,那道铝合金制成的卷帘门上出现了一样东西,先是一个小圆点,接着,是五个,模样越来越清晰,那是五根手指,是一只上了年岁老人枯瘦的手,手上,是一张十元的纸币。
  “王老板,给,这是我欠你的面钱。”
  “啊!”王老板惊叫着连连往后退:“老丁,别吓我,别吓我,面钱我不要了,您走吧。”
  银灰色的卷帘门上,与手相连的躯干正慢慢渗透进来,老丁那苍白中带点青灰色的脸出现在王老板的面前。
  “怎么可以呢,欠你的钱,我一定要还的。”
  阴森森的说话声毫不留情往王老板的耳朵里钻,天花板上的日光灯闪烁起来,更增添了室内恐怖的气氛。
  “钱我、我真的不要了,老、老丁,您看,您生前我也没得罪过您,您就不要来吓我了。”
  王老板都快哭了,他的身子抖得厉害,抖得毫无规律。
  “不可以的,钱,一定要还的。”
  老丁的前半个身子已经钻进门来,可他后半拉身子却还在门外,看上去薄薄的一层,非常怪异,如同一尊可怕到极致的浮雕。
  日光灯的闪烁渐渐放缓,明暗间隔的时间却越来越长,以至于王老板无法连贯地看清楚老丁的动作,在他眼里,老丁就像定格动画一般,身子一点点剥离了卷帘门,并像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地向他逼近。
  噌。
  一声轻响后,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彻底熄灭了,顿时,黑暗裹挟着巨大的恐惧笼罩住了瑟瑟发抖的王老板;他依旧睁大着双眼,但什么都看不到了,在没有光线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面馆的空间似乎被无限放大,王老板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置身在一个无边无际的唯有黑暗的虚空之中。
  他在哪儿?他是不是已经到了近前正在看着自己?
  王老板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他觉得此刻的老丁有可能在自己周围任何一个地方,前,后,左,右,甚至悬浮在他的头顶俯视着他。
  “呜呜……”
  突然,他的一侧响起了呜呜的哭声,是个女孩子,接着,一个满是同情男人的声音响起:“丁小姐,我们尽力了,您要有心理准备。”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治不好他,现代的医疗技术不是很发达吗?为什么却治不好他,呜呜。”
  “唉,他常年摄入有害生物碱,神经系统和脏器遭到了严重破坏,目前的医疗水平或许能治好很多病,但器官衰竭是无法治好的。”
  生物碱。王老板对这个词汇并不陌生,并且,他由此想起了什么。
  那个可怕的梦、老丁的死讯、生物碱、器官衰竭……他将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一幅连贯的画面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爸,这是什么,是胡椒粉吧?”十二岁那年的某一天,王老板问正在研磨汤面作料的父亲。
  “傻孩子,这哪是胡椒粉,这是咱们王家面馆生意兴隆的法宝,有这种东西在汤面里,客人就会觉得好吃,还想吃,于是,就会成为咱们的老顾客。”
  “真的?我也想尝尝。”
  “傻话,我可警告你,这东西是给别人吃的,咱们绝对不能碰,知道了吗?”
  “为什么呢?”
  “别问这么多,听话就是了。”
  上学后,王老板对家中神秘“胡椒粉”的兴趣越发浓了,他阅读了很多资料,终于知道,这个能让王家面馆生意火爆的粉末,有个名称,叫做米壳粉,是用人们忌讳谈起的植物罂粟花的果壳研磨而成的。
  起先,他对父亲用罂粟粉来做汤料感到不理解甚至反对,但看到面馆日进斗金的业绩,看在钱的面子上,慢慢就习惯了,他曾经这样想,控制好米壳粉的掺入量,理应对人体不会产生有害作用的。
  而现在,他的这个想法似乎是错的,并且,是用一条人命来验证了他这个错误的猜测。
  生物碱,神经系统被破坏,器官衰竭,难道,老丁是服用了我配制的汤料,才一命呜呼的?这样说来,自己岂不是成了一个杀人凶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想到这里的王老板浑身无力,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王老板……”
  就在他思考着问题的时候,老丁的声音冷不丁地响了起来,那声音离得非常近,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在说话。王老板被吓得连滚带爬往后退去,直到后背撞到了墙上退无可退。然而,老丁的声音就好像长在他耳根上,依旧贴着他的耳朵说话。
  “王老板,欠人家的,总得要还。这是欠你的面钱。”
  随着说话声,王老板感觉手里被塞进了一样东西,应该是那十块钱纸币。
  “面钱我付清了,接下来……”黑暗中的老丁说到这里,打住了。
  “接、接下来……接下来什么?”王老板的说话声随着他的心尖一起发颤。
  没有回应,整个面馆一片死寂。
  “老、老丁,你、你在吗?”王老板希望老丁已经离去,更希望此刻遭遇的一切依旧是个梦。
  梦?对了,我是不是还在梦里?
  他似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为了验证他的猜测,他还使劲在大腿上掐了一下。
  失望随着大腿上传来的痛感一起到来,王老板绝望了,掐大腿的试验结果显而易见,他感到了疼,能感到疼就说明此刻的一切正在发生,不是梦。
  鬼,这个世上真有鬼吗?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把我的命还给我。”
  老丁的声音在沉默片刻之后再次响起,急促而尖利,王老板惨叫一声,哀求:“老丁,是、是我错了,是我害了你,我向你道歉。”
  “道歉?哈哈,一声道歉就能抵得上我的命吗?”
  “那、那要怎样?”
  “哼,你知道吗,你的行为不仅害了我,害了很多客人,还害了你的妻子。”
  “我……我妻子?”
  “好好想想吧,东窗事发之后,警方能不怀疑你的妻子是同谋?”
  “不,不,跟她没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做的。”王老板情绪激动,他无法接受因为他的错,牵连到无辜的妻子,“我在配料的时候决不允许别人在场,包括我的妻子,她是无辜的,此前,我已经跟警方说清楚……”
  话至此,王老板的脑海中就似响起了一声霹雳,他浑身一震:“我……我为什么要说此前?还有……警方,我什么时候跟警方说过这事的?我……我到底怎么啦?我到底怎么啦……”他反复问自己,声音几近歇斯底里。

  尾声

  H市第二人民医院地下三层特殊病人观察室,单向观察窗前的丁小芹看着窗那边陷入癫狂状态的王老板,眼泪流了下来。
  爷爷的惨死让她觉得痛心,而眼前这个间接杀害她爷爷的凶手,她也觉得蛮可怜的,为了利益,竟做出让人不齿的勾当,到头来害人害己,自己也成了罂粟毒花的受害者,不仅如此,还差点将他的夫人王翠娥扯进来。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对王老板的恨已经转化为了同情。
  刑警队刘队长握着戴眼镜中年男人的手,感激地说:“张院长,非常感谢,非常感谢呀。”
  被称为张院长的中年男人大方一笑:“呵呵,这有什么好感谢的,协助你们警方破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何况我们有设备有人才,更应该出力了。”
  “哎,感谢还是要的。假如不是您领导特护组成员利用声光电结合催眠、人声模拟技术,来让嫌疑人道出实情,恐怕,这桩由食物中毒引起的案件,想要证明嫌疑人妻子王翠娥的清白,还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呢。哦对了,丁小姐也在嫌疑人面馆吃过一段时间,她的健康状况……”
  “哦,丁小姐中毒症状不明显,这可能是因为她年轻抵抗力强的缘故,调养一阵服用些相关的药物就会没事的。”说到这里的张院长停顿了一下,神情有些凝重,“其实,今天使用的这套方案还不完善,理应晚些才能正式启用,因为,该方案实施过程中会产生一些副作用,被测试者假如定力不够,精神方面容易出现问题,你看,他现在的状况就是很好的说明。不过,还不算严重,等他冷静下来,就会恢复正常的。”
  张院长说完,看向观察窗那边目光呆滞还在自言自语的王老板。(完)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7 21:06:45
  欢迎欢迎。
作者:渔阳烛照 时间:2017-07-07 21:20:23
  支持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1:38:31
  @朴素 2017-07-07 21:06:45
  欢迎欢迎。
  -----------------------------
  谢朴大大迎!O(∩_∩)O~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1:38:59
  @渔阳烛照 2017-07-07 21:20:23
  支持
  -----------------------------
  万分感谢!O(∩_∩)O~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1:51:33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1:51:59
  欢迎欢迎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07 21:53:23
  吸引的是封面,沉迷的是内容。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2:21:14
  @赵云铭 2017-07-07 21:51:59
  欢迎欢迎
  -----------------------------
  谢迎!O(∩_∩)O~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2:21:57
  @顾白茶 2017-07-07 21:53:23
  吸引的是封面,沉迷的是内容。
  -----------------------------
  感谢鼓励!O(∩_∩)O~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7 22:22:36
  @赵云铭 2017-07-07 21:51:33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支持!O(∩_∩)O~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7 22:45:58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8 10:48:04
  @会飞的鱼cM 2017-07-07 22:45:58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 18一枝花 (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支持!O(∩_∩)O~
作者:寒夜风萧 时间:2017-07-08 11:54:02
  欣赏,支持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8 17:50:09
  @寒夜风萧 2017-07-08 11:54:02
  欣赏,支持
  -----------------------------
  感谢!祝好!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21:43:38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8 21:57:12
  @朴素 2017-07-08 21:43:38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 赞 (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朴大大!
作者:渔阳烛照 时间:2017-07-09 16:49:15
  高大上的帖子
作者:可怕的念与 时间:2017-07-09 16:50:59
  加油!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09 16:54:17
  感谢@渔阳烛照 帮助添加有声版。
作者:妖瞳圣君 时间:2017-07-09 16:55:26
  昨天晚上你这个封面可吓住我了,赔钱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9 19:27:41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10 21:30:15
  @会飞的鱼cM 2017-07-09 19:27:41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个 18一枝花 (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鱼!O(∩_∩)O~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7-10 21:31:31
  @可怕的念与 2017-07-09 16:50:59
  加油!
  -----------------------------
  谢谢鼓励!
楼主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7-09-08 20:28:59
  @会飞的鱼cM 这篇就是用代码编辑的音频。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12-08 15:51:32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12-08 15:51:40
  @珍壶轩怪谈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