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别传》第九章紫犀山神女【非网络小说 古典神怪言情 写意轻喜剧

楼主:楚辞招魂 时间:2018-05-08 00:41:36 点击:771 回复:2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话说吕道人正在大山中。这一日,他来到一座高山顶上,但见山下云推雾涌,苍茫一片。云雾撞上山崖,翻腾而上山顶谷地,散成缕缕白雾,拂面而过,带来阵阵清凉。四野沉寂,无有声息,吕道人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在一条山沟里,丛生的灌木中,开着一簇茎干高挑的百合花,有凝脂般雪白柔和的喇叭形花朵,还有一簇有明黄色轻盈花瓣的木槿花。山顶空气新鲜洁净,在春天冷峭的凉风里透出一缕花香。
  吕道人在沟里岩石上以臂为枕躺下来,在万籁俱寂中,忽然听到一阵轻快有力的脚步声,而后又没有了,吕道人以为是自己幻听,正要朦胧入睡,却听到脚步声又响起来,越响越近。很快从一个山垭口冒出一个女子,头裹紫绡,身穿湖绿色对襟戎装,腰缠长带,脚蹬短靴,肩头背了一把剑。正是绿蛇精兰香。她从一片堆积的乱岩顶上左蹦右跳,逐级而下,来到平地上,拂开下垂的树枝,继续前行,脚步矫健,精神抖擞。她从吕道人身边昂然而过,竟然没有看见他。可能是兰香未想到这空旷的山顶上会有人,而吕道人也一直躺着未动。吕道人假装咳嗽了两声:“咳!咳!”兰香伸手向肩,铮的一声,长剑在手,回头厉声喝问道:“是谁?”吕道人坐起来,赞赏道:“拔剑还真快。”兰香道:“原来是你这个吕道人,哼!”吕道人道:“原来是你这个兰香,哼!”兰香道:“你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你是活人,就不要躺在这大山顶的荒野里,吓人一跳。这么久没见了你,到现在,你都还没有死呀?”吕道人道:“死兰香,你才死了呢。”兰香道:“没死也好,还我们的雪山宝珠来。”吕道人道:“还说宝珠呢。本该你们一听说我吕神仙到来,当即就献上宝珠。”兰香道:“废话少说,看剑!”说罢,挥剑砍来,吕道人忙抽剑抵挡。兰香以剑架住吕道人的七星玄钢剑,道:“你这把破剑,上一回,我不是给你扔到河里去了吗?”吕道人道:“我这口宝剑,这一回,我不是又从河里找回来了吗?”兰香笑道:“这一回呀,我要给你扔到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二人在山顶旷野里,刀光剑影,来回厮杀。静寂的空气中,双剑相击的碰撞声,特别清晰。吕道人忽然跳开战团,道:“我还没弄明白,与你形影不离的你家小姐吴月娥,怎么没见她的人呢?哦——,我知道了,你现在是孤身一人在荒野独行。”兰香道:“孤身一人又怎么?你看我怕不怕你?”吕道人禁不住一脸坏笑,道:“你要说好听的话给我。你要说久仰我吕洞宾高名盛德,今日竟得相遇,何幸如之,妾心已醉之类。要不然,在这个高山顶上没人的地方,我可要欺负你。”兰香笑道:“呸!我要一剑刺死了你,才是心醉哩。就知道你吕道人不学好,坏蛋一个。”吕道人道:“哼!在竹林里的那一晚,还想骗我的雪山宝珠,幸好双成大姐及时赶到,你们的阴谋诡计才没有得逞。”兰香道:“你们才有阴谋诡计!我家月娥姐说了,你们取了雪山宝珠去,平息了摩揭国瘟疫,就该即时归还宝珠,而你吕道人却假公济私,想据为己有。你不还宝珠来,我们饶不了你,我手中这把剑,定要送你去阴曹地府,让你在那儿凄凄惨惨地哭。”


  二人举剑相向,正要重新厮杀。忽然山下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马蹄声,军号嘹亮,人喧马嘶。吕道人跑到崖边向下探看,只见山谷中无数马队,分散在林中向山顶而来。红马上全是着红衣的女兵,马车上有抢来的牛羊财物,还有囚笼,里面有许多青年书生。
  吕道人并不怕凡人军队,只是觉得还是躲一躲,少惹麻烦。他对兰香道:“有大批军队过山,我们快躲起来。”他俩躲进密林深处的一个山洞。树林外,有个披了红色斗篷的女军官,在马上道:“我似乎听得山上有兵器打斗声,怎么上得山顶来,就不见人了呢?女兵们,你们给我仔细搜索这一带山谷。”女兵们齐声答应,散开来在林下岩间搜索而进。
  兰香在洞口窥看,对吕道人道:“我知道这是谁的军队,是‘连天红’段秋莲的骑兵。”她一笑,道:“这下好了,我一脚把你踢出洞口,让她们捉了你去。”吕道人道:“你别胡闹,我们还是悄悄地在这洞里躲一躲。我们两个人,平时在一起,难道不都是和和气气的吗?你闹得被她们发现了,同样把你抓去,你也没有好的。”兰香道:“我又不是男子,怕什么?这个山洞还宽敞,吕道人,把你的剑拔出来,本姑娘在这山洞里还要继续与你打。”吕道人道:“给你说了,不要胡闹,不要胡闹,还是歇一歇,等她们走了,再打不迟。”兰香道:“我不要歇。刚刚的还说要欺负我哩。”道人笑道:“算我今天时运不济,我说好听的话给你就是。”兰香笑道:“呸!谁要听你那些鬼话?你今天才真真是现世报。”吕道人道:“你说话还是小声一点,那些骑兵,就在洞外,现在就算我在巴结你好了。”兰香捂了嘴直笑,道:“还我们的雪山宝珠来。”吕道人道:“老天!我又没带在身上。”兰香道:“你还不还?”吕道人道:“我还,我还。”兰香道:“哼!很靠不住。”吕道人道:“你也不要得意忘形。其实,我也不是怕她们,就是发现了我,又能怎样?我又不是凡间之人。”兰香道:“那你出洞去,你去与她们打一个招呼!”吕道人道:“我为什么要出洞去?平时,我就喜欢住在山洞里,现在,更喜欢住在山洞里了。”兰香道:“就知道嘴硬。我踢你一脚,把你踢出去。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踢出去?”吕道人道:“兰香姑娘,从前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兰香打断话头道:“才不要听你这些。”吕道人道:“被她们发现了,也不会只有我倒霉。你我都躲在大山上的一个山洞里,以后传扬出去,你的名声也不好听。你也不要顾头不顾尾,搞得我们大家都丢脸。”兰香听后,才想到了这一点,懊恼道:“我都要被你害死了,都是你拉我来山洞的。”吕道人道:“我们静悄悄的不说话,等她们走后,你找我算账好了。”
  此时,洞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这个山洞里有人说话,是什么人在里面?”吕道人对兰香道:“叫你不要闹,不要闹,现在好了,被她们发现了。”吕道人和兰香并肩出得洞来。
  只见洞外空地上,站了一大片军士。当中一个头插双翎,身披大氅,全身戎装的女子,正是连天红段秋莲。她一见这个螺髻披发,身穿道袍,腰悬长剑的青年道人,就知是吕洞宾,忙上前施礼道:“早就听闻吕洞宾吕先生法力高强,德名远播,神采飞扬,今日一见,果不虚传。”吕道人也拱手还礼道:“也听说段大王英名盖世,为当今一代女杰。所率军队,英勇善战,令敌军闻风胆寒。段大王虽是出身精怪,却从不兴异作法,不让我们仙家为难,在精怪之流中,堪称模范。”段秋莲道:“吕先生过奖,过奖,见笑了。你旁边这位戎装佩剑的姑娘,就是绿蛇精兰香吧?”吕道人道:“正是。”段秋莲道:“这山野中风光甚好,正堪观赏。”兰香着急叫道:“我们不是在观赏山野风光。是吕道人见到你们的军队,拉了我躲进山洞。”段秋莲道:“看来是我军过境,惊扰唐突了吕先生,本大王在此告罪。”吕道人道:“也不要紧。”兰香道:“在这之前,我正与吕道人斗剑。他偷了我们的雪山宝珠不还。”吕道人对兰香道:“你可不要乱说,什么‘偷’,说得太不像样,你不要说话。”段秋莲一笑,道:“看来我们是打搅了。今日与吕先生一见,还指望来日先生能光临我们山中营寨,再作指教。”吕道人道:“客气了,不敢说指教。以后,我来看看。”二人相辞而别。段秋莲领着她的军队去了。吕道人对兰香生气道:“大家都在说体体面面的话,人家刚刚才说了我德名远播,你就说我偷了你们什么东西,简直就是在拆我的台,一点也不给面子。”兰香笑道:“就是要拆你的台。我看你俩还是你敬我谦,客客气气的,人家一见面,就要请你去她们营寨做客。吕道人,你去不去呢?你敢不敢去?”吕道人忍不住,笑了,指着兰香道:“我今天可被你这个野丫头害惨了,你再乱说,我可要打你了。”
  吕道人道:“好了,不要闹了,该说正事了。现在我要作法捉拿于你。”兰香道:“谁怕你了?”说完,盘腿而坐,左手掐诀,口念妖咒,顿时,天空里黑云密布,雷电大作,地平线外,传了隆隆洪涛之声,山川大地,震动颤抖。接着,一道长长的,波浪翻滚的大潮,漫山而来,潮头上站满了束甲执械的水族将士。吕道人忙摸腰间,暗道:“糟!我的万宝葫芦忘记在家里,没有带来,赶快跑。”忙腾云驶雾而去。




  半个月后的一日,二道人留在山洞中砍柴、洗衣服。吕道人又独自在大山上巡游。森林中空山沉寂,无有人声。延伸下山谷的石阶山道上,覆盖了枯枝腐叶和青苔,只见狐兔禽鸟的足迹,不见人迹。吕道人拉住陡峭石阶旁的树枝,小心地逐级而下。谷底树林里,光线幽暗,密布了苔藓和蕨草,林间稀疏处,盛开着大片大片殷红如血的杜鹃花。已而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只见一簇古藤,虬曲盘结,突兀在一片山崖上,在它后面一个大而圆的月亮的映衬下,枝节清晰。夜色沉静,月光如银,给起伏连绵的山峦染上一层淡淡清光。吕道人道:“这样的夜晚,会有许多魍魉魑魅从山洞里跑出来,我还是将自己伪装起来。”说完,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书生:头戴一顶脑后拖有两根飘带的书生帽,身穿长袍,脚踏皂靴,假装在月夜的山道上闲走。
  却说吴月娥、兰香、宋妈妈,三个人在天上的夜空中。兰香道:“月娥姐,你看,山道上的吕道人。”吴月娥道:“在哪里?我只看见有一个书生。”兰香道:“你再仔细看那个书生。”吴月娥仔细看,也认出是假变了的吕道人,不由得好笑道:“这个人,打扮成这个样子,又在装怪了,肯定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兰香道:“月娥姐,前一阵子,我在一个高山顶上遇见他,与他斗剑。他死赖着不还我们的雪山宝珠。要不,我们干脆上终南山找紫云夫人评理去。”吴月娥道:“还是缓一缓,不要闹得动静大了,惹得别人说我们不好,不懂事。”兰香道:“这个吕道人,那么赖皮,又怎么办?”宋妈妈也在云中向下东瞧西望,道:“这个书生,真是生得人才好哦,惹人喜爱,是一个好俊的书生哦。正好相配一个貌美姑娘。”吴月娥抱怨道:“宋妈妈,看你说的什么话?这个人不是书生,他是那个,那个——”兰香接口笑道:“——那个坏蛋。”吴月娥道:“是吕洞宾,吕道人。”宋妈妈道:“是吕道人也要得,正好是一对儿。你们不是要取回雪山宝珠吗?我来给你们出主意,包管就成。兰香姑娘,你过来。”她拉兰香到一旁,悄悄耳语。兰香听后,也笑了,去对吴月娥凑耳说了一番。吴月娥羞窘道:“这可不行,在竹林相会的那一晚,我就有一些吃亏了。”兰香道:“怕什么?又不是真的,假装一下就完了。等到雪山宝珠一到手,我们就显出原形,对他不客气。”
  夜色中的山林,圆月高照,将吕道人长长身影拖在林间。吕道人忽见山谷深处,有一点人家的灯光,不禁前去探看。
  在一处陡崖下,有一个大山洞,里面一片光亮,却静静的没有声音。洞中的房间,铺了米黄色光洁可鉴的地砖。楼下无人。吕道人上得绣楼来,只见四处烛光耀眼,帘栊低垂。熏炉里,青烟袅娜,摇曳而散,香味幽淡。吕道人连进了两个房间,不见人影。他凑近一对高大的红烛细看,叫道:“啊哟!这是什么红烛,上面的花纹,怎么会这么漂亮?这么神奇?太美了!”他走了几步,又被一道高挂起的青纱帐幕吸引,赞叹道:“这是什么做的帐幕?这么高,这么大,这么长,上面的绣线,这么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帐幕。哎唷!太惊彩了。”正说着,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喝问:“谁在这里乱叫乱嚷!?”吕道人转过身来,只见一个穿了翠绿色衣裳,外面罩了一件青缎子坎肩,下面是绿绫细折裙的姑娘,正在打量他。吕道人道:“我又没说这些东西不好。你没听见我在赞美吗?难道连赞美一下也不行吗?”姑娘生气道:“哼!你是哪里来的山野狂徒?竟敢私自跑进我们仙家神女的闺房,还敢在此高声怪叫?”吕道人道:“难道你没有看到我这顶脑后有两根飘带的书生帽吗?我乃才华绝世的江南名士,青年才子,姓许名温玉,饱读诗书,学问博奥,深通四书五经。”姑娘道:“你既然是书生,就该知道擅入闺门,该担何罪!?我们这里是要打断双腿,还要挖掉眼睛。”吕道人道:“不会这么吓人吧?我只是误入而已。况且,我又没看见什么好看的。”姑娘道:“你要看什么好看的?你是深通四书五经?”吕道人道:“对。”姑娘道:“那好,我来问你,四书五经是哪四书?”吕道人道:“四书你都不知道?”姑娘道:“是呀,你说来我听。”吕道人道:“这个——,那个——,这个——,哦,我想起来了,《论语》,还有一本叫《尚书》。怎么样?我的学问深吧?我可不是瞎吹。”姑娘道:“才说了两本,还有两本。”吕道人想了一会儿,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心中暗道:“糟糕!我怎么会搞忘了呢?”他忽然道:“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本叫《春秋》。”姑娘道:“错了,《春秋》不是四书里面的。”吕道人着急丧气道:“《春秋》怎么会不是四书里面的?我好不容易才又想到一本,你可不要骗我!?”姑娘道:“我没有骗你。”吕道人道:“那怎么办呢?我头都想痛了。马有漏蹄,人有失手,我只偶然忘记罢了。这么迂腐的学问也来问我?简直是在浪费我有八斗高的才华!”姑娘道:“那就不说四书吧,来说五经,有哪五经?”吕道人撑不住了,只得道:“拜托,拜托,姑娘,你就饶了我吧。”姑娘道:“呸!一个中看不中用的书生,还学问博奥呢。”
  这时,里面的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个女子刚出房门,见有陌生人,便止步不前。隔着一道月洞门上的细线垂帘,吕道人看见女子头上珠环摇曳,脸庞白晰秀丽,身穿百花红袍,宽袖里露出纤纤手指。她抬头探看一眼书生,轻声道:“秋香,你跟我来。”便回身而去。
  吕道人独自在房间里,心中暗道:“听这个秋香说什么仙家神女,难道是我来到了深山中神女的居所?记得汉朝的时候,有叫刘晨、阮肇的两个人,上天台山采药,见到山溪里的胡麻饭,就有两个神女来与他们成亲,说是什么紫霄玉女。难道现在我就是遇上这样天大的好处了。刚才的红妆女子,美好多姿,说不定就是要给我好处的神女了。”吕道人在房间里,背了双手踱着步,转念一想,暗道:“不对,我现在不是假装的书生吗?我真实的身份应该是吕道人,我怎么会产生这种绮念呢?我太该死!我太无耻!幸好,只是想想而已,看来,我的向道之心确实是有些不稳固,难怪,紫玄夫人会说我道心散淡。我要避开诱惑而约束心思。”
  这时,从另一个房间门口,探头出来一个老妈妈,头裹布帕,腰系围裙,手中拿了一幅花色巾帕。她看一眼房间里的书生,缩回头去,又探出头看一眼,看了几眼后,终于摇摇摆摆,走出房门,笑容满面,道:“原来是一个青年书生。你看我老眼昏花,不知贵相公到来,见笑了,见笑了。”说完,自己笑得弯下腰去了。吕道人双手一揖道:“老妈妈,你们这里是何处仙府?还请告知。”老妈妈一甩手中巾帕,道:“相公不要客气。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是紫犀山神女峰,我家姑娘,就是紫犀山神女,一个顶顶好的姑娘。”吕道人道:“老妈妈,你是说我刚才看见的红妆女子,就是紫犀山神女了。”老妈妈道:“对,对,对,相公一说就知。这下就是喜事临门了。相公快快跟了老身去换上新郎的大红礼服,与我家神女姑娘去拜堂。”吕道人困惑道:“一下子就要拜堂啊?”秋香从里屋跑出来,道:“什么一下子,两下子?今天是你这个书生在山上遇见神女了,今天就是这一件事,你可不要装糊涂,遇见神女就要成亲!”吕道人惊讶道:“难道说今天就有这么大,这么大的好处落到我头顶上来啊?”秋香笑道:“没把你砸得在地上爬不起来吧?”吕道人道:“还没有,我只是觉得摇摇晃晃,要站立不稳了。”秋香笑道:“许温玉书生,今晚是你和神女姐的洞房花烛夜,你可要规矩一点,要不然,有你好看!许温玉书生,你说,我家神女姐好不好?”吕道人道:“好到是好,只是——”他假装害羞道:“我有些难为情来着。”秋香笑道:“你不要忸忸怩怩的,害羞也没用,走!你跟了老妈妈去,换了拜堂婚服来。”
  这个神女姑娘、秋香、老妈妈,就是红蛇精吴月娥,绿蛇精兰香,山狸精宋妈妈所变,以迷惑吕道人,伺机取回至宝灵丹“万毒散”,就是吕道人私藏了的雪山宝珠。
  吕道人假变的书生许温玉,在山洞中,闻到一股隐约的妖气,一会儿后,妖气又没有了。他心中暗道:“这里怎么会有妖气?说不定这三个人就是妖精。我要尽量地不暴露我的真实身份,在暗中侦察。另外,一般的成亲,都是大家在一起拜堂,拜完过后就散伙,各自回家了,都是假装一番,又不是真的。这样,我吕洞宾的道德节操,就不会丧失了。”想到这里,吕道人就在表面上假装出眉开眼笑,喜孜孜的样子,跟着老妈妈去换了金玉珠冠,大红吉服。
  在成亲的花堂里,吕道人牵着一段红绸,红绸的另一头,由一个盖了头帔的女子牵着。吕道人看不见女子面容,不放心道:“这位姑娘,是不是刚才我看见的那一个,可不要搞错了。你们说的神女姑娘,我刚才可是看见过的。”兰香笑道:“真是啰嗦。我们这里就只有一位神女姑娘,哪里还有第二个?赶快拜了堂,进洞房。”她扶了女子,道:“神女姐,你往这里拜。”盖了头帔的女子,敛起宽大的袖摆,缓缓曲膝向吕道人低头盈盈一拜。吕道人忙作了几个揖还礼。兰香牵了女子进洞房去了。
  吕道人忙将珠冠取下,往桌上一放,又去解开大红吉服的钮扣道:“这身穿戴,真是麻烦,穿了真是不舒服。”老妈妈惊讶道:“书生相公,你在做什么?”吕道人奇怪道:“不是拜完堂了吗?我要换上我的书生袍服。”老妈妈道:“书生相公,你拜完了堂,现在还要进洞房,与神女姑娘成夫妻。”吕道人大惊道:“你们要来真的呀!?我们人世间,都是拜了堂,说一下成亲了,就散伙回家了。要是来真的,那好吓人哦!说不定,一不小心,还会出什么不好的,很丢脸的事,以后传扬出去,又怎么做人呢?假的可不要弄成真的才好。”老妈妈道:“在我们仙家神界,从来都是拜了堂,就要成夫妻。这可是传了几百年的老规矩了。你快把珠冠戴好。”吕道人心中暗道:“这一下又怎么办呢?弄巧成拙了。真是一关更比一关难过。现在是考验我吕洞宾降妖决心的时刻来临了,是需要我牺牲自己,舍身取义的时候了。”老妈妈道:“书生相公,你怎么心神不定呢?”吕道人心中一惊,忙道:“我没有想到当真的要成夫妻。”老妈妈笑道:“书生相公,你不要害怕,我们神女姑娘性情温和,她又不会打你,来,跟我去洞房。”
  外面的夜空,一轮明月照耀着静谧幽暗的绵延山岭,群山起伏,黑影幢幢,不管是深峡高岭,还是黑暗中的无尽密林,哪儿都没有声息,只有无处不在的清冷月光。
  在洞房里,吕道人硬着头皮做新郎,小心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兰香进房来,端了一个有酒壶酒杯的托盘。她将托盘放在桌上,去轻轻揭掉神女姑娘的头帔,出房去了。红蛇精吴月娥假变的神女姑娘从床沿站起来,吕道人一惊,忙向后退,后背撞上了什么,伸手一摸,是屏风。吴月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上前去将杯子斟满酒。吕道人大惊,忙躲到屏风后,一手攀着屏风沿,探出头来惊恐地盯住她。吴月娥又好笑,又生气,埋怨道:“你这个什么许温玉书生,今晚可是新婚花烛夜,你还是这样捣乱,一点正经也没有。你要是闹得不好了,我以后,可要跟你没完。”吕道人道:“我是凡间书生,我害怕嘛。”吴月娥端起一个杯酒,道:“这盘里的另一杯,是你的。”吕道人查看一下四周,见无异样,慢慢从屏风后出来,小心地端起酒杯,道:“这是什么酒?”吴月娥道:“是交心酒,是洞房的新婚夫妻都要喝的。”吴月娥喝了一口酒,吕道人也学着小心地喝下一口,还好,不是毒酒。吕道人道:“神女姑娘,你们这里,拜了堂,都要成夫妻呀?”吴月娥生气了,背过身子,道:“随便你!”吕道人想到刚才舍身取义,牺牲自己的誓言,道:“成夫妻就成夫妻,我是下了决心的。”吴月娥道:“真是不想跟你说话。既然是夫妻,那你叫我什么呢?你就不会叫一声娘子吗?”吕道人道:“对,对,对,神女娘子。”吴月娥道:“别那么啰嗦,叫娘子就是。”吕道人道:“是,是,是。娘,娘,娘——娘子。”吴月娥听后,又喜又羞,以袖遮面。
  过了半晌,吴月娥道:“夫君,你看,今夜里,月色如水,清辉遍撒山林,我们何不去林间赏月?”吕道人道:“正好了,我们去月夜的林中并肩携手而行。”吴月娥羞涩一笑,和吕道人来到林间。
  山林中,月色明朗。只见一片石壁上,丛生了一大堆重重叠叠的垂兰,怕是生长了几百年了,长叶茂密,花簇累累,玉黄色的兰花瓣,光洁柔和,香味浓烈。吕道人随手采摘了一束。在旁边的吴月娥道:“夫君,你采摘兰花束,是要做什么?”吕道人道:“我是随手采摘一束,不做什么。哦——我想起来了,我送你。”吴月娥并不伸手去接,勉强笑道:“你看你,好像是我跟你要似的。你就不会将花戴在我的发髻上吗?”吕道人道:“是,是,是,神女娘子。”口里说着,却双手握着那束花,不知如何是好。吴月娥看在眼里,轻声埋怨道:“你要在花束上摘下一朵来,才好戴。”吕道人道:“对,对,对。我知道了。”他忙摘下一朵兰花,凑近吴月娥,正在伸手将花戴在她发髻上,却闻到吴月娥鬓间暖和的幽香气息,不禁一阵心慌意乱,被羞住了,忙扭转身去。吴月娥偷眼瞟见这一幕,又害羞,又好笑,轻声笑道:“这么没用。”吕道人道:“我从前又没学过这些事,以后习惯了,我还是什么都能做。”吴月娥笑道:“还不服气呢。”
  前面的林中空地旁,一大片桃树林花开满枝,桃树林下站立了绿蛇精兰香,端了一个托盘,上有两杯茶。她将茶杯分递给俩人,悄悄一拉吴月娥袖口,带她到一旁,不满道:“月娥姐,我们的雪山宝珠!你可不要搞忘记了,却将成亲的事,当真起来。”吴月娥听后,醒悟过来,羞红上脸,笑着背过身去,怨道:“谁当真了?兰香,你可不要乱说。”兰香笑道:“你要东问西问,套出雪山宝珠的下落来。”吴月娥道:“我知道,不要你说。”兰香收了两人的茶杯,去了。吴月娥对吕道人道:“夫君,你在人世间做书生,知不知道洞房花烛夜,新郎都要送新娘什么吗?”吕道人道:“我知道,要送新娘宝贝。我有一双玉手镯,是好几代人传下来的,我送你。”吴月娥沉吟半晌,迟疑道:“除了这双手镯,会不会还有其它的呢?”吕道人惊讶道:“送了你玉手镯宝贝,你还想要更多的宝贝啊?”吴月娥笑道:“我自己的玉手镯都有很多,我宁愿不要你传家的玉手镯宝贝。”吕道人道:“除了玉手镯宝贝,我还有一颗宝珠,据说是从雪山里取来的,灵异珍贵,装在一个紫檀匣子里。我不知道在你们紫犀山神女峰这儿——在神女娘子家里,是不是也有很多这种宝珠。万一,我送你你又不要呢?”吴月娥道:“我们这儿没有这种宝珠。这颗宝珠,你送我,我就可以要。”吕道人道:“好,我现在就去取宝珠来送你。”这时,一直在附近林中偷听的兰香跑出来,高兴道:“许温玉相公,我和神女姐跟你一块儿去。”




  三人正要出发,却听见山坡下的林中,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和谈话声。一个道:“你是外方人,你不知道我们中华医学的博大深奥。”另一个道:“当年我在西方地界我的家乡时,就听说了中华医学,知道有一个华佗,是你们中华的大医术家,大医药家,救死扶伤。”一个心中暗道:“什么华佗?难道说有一个叫华佗的医生。我乱说一番,吓唬吓唬他。”便大了胆子道:“我就是华佗的第十五代单传第子。”另一个道:“这么神奇呀!我给你磕三个头。我今天终于遇见医术高超的稀世良医了。”一个道:“你还没有见识过我的真本领。我要是施展出来,你就要更加佩服了。我还会针灸、推拿、拔火罐。”另一个赞叹道:“这么有本领呀!”
  二人渐走渐进。看得出一个头戴箬笠,手摇串铃,身穿直裰,肩挎药箱,腿上打了绑腿,一付走方郎中的打扮。另一个却是七八十岁的西番魔僧,满头卷发,身披袈裟。红蛇精吴月娥和绿蛇精兰香,心中暗道:“这个走方郎中,就是二道人了。他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们。这个很老的西番魔僧,倒是没见过。”
  原来,二道人在山洞中洗好了衣服,用长竹竿将衣服一件一件地戳上洞外松树枝,晾晒好后,就跑到紫犀山来,变做一个走方郎中,也来探查有无妖精。在夜晚的山林里,遇上了正四处寻找儿子的大西番魔僧,也就是西番魔僧的老父亲。当年,他被西方魔女的闪电击昏后,最终苏醒过来,得以不死。
  在山坡下的树林中,大西番魔僧道:“我牙齿痛,我的牙齿一直在痛。”二道人道:“那又怎么呢?”大西番魔僧道:“你不是稀世良医吗?你来医治我,正好了。”二道人心中大惊道:“我本来是假装的郎中,他却要我真的来治病。这个魔僧,说不定就是妖怪,有意要试探我这个走方郎中的真假。我要假装得没有破绽。只是,我从未想到过有一天我要给人治病,一点儿医术也不懂,就只好瞎整,只要不把他医治死了,就不要紧。”想到这里,二道人假装清了一下嗓子,一付很内行的样子,道:“你先坐下来,你有福气,正好遇上我。”他打开药箱盖,道:“先用针灸。”大西番魔僧道:“听说针灸就是用铁钎戳进肉里去。”二道人道:“不是铁钎,是银针。”他打开一个小盒,里面躺着一排长长短短的银针。大西番魔僧道:“是银针,就不那么痛了。”二道人道:“痛还是有一点,你要治病,就不要怕痛。”二道人选了两根一样长的银针,捏在手指间,心中暗道:“往他身上哪儿去扎好呢?最好选择肉多的地方。”他正好看见大西番魔僧脸颊上的肉厚,就一手按住他的头,一手将一根银针扎下去。大西番魔僧高叫一声:“啊哟!”后,就有一根半截筷子长的银针扎在他脸颊上,一摇一晃。二道人又将另一根银针扎在另一边脸上。大西番魔僧脸上多出两根颤摇不定的银针,眼神恐惧,道:“这是什么道理呢?”二道人心中暗道:“啊呀!糟了,我忘记了我为什么要往他脸上扎银针了。”他忙从药箱里拿出一本医书,翻来翻去的看,却一个字也看不懂。他想道:“反中我也看不懂,他更听不懂。”便随口念了书中的几句,道:“清火平肝,热邪伤阴,上气虚者,升而举之。就是这个道理了。”大西番魔僧道:“我的牙还在痛。”二道人道:“我还没有医治完,医治完了,就不痛了。”说完,从药箱里拿出一把钳子,心中道:“我用铁钳将他痛的牙齿钳上两钳,砸上两砸,说不定,瞎猫撞见死耗子,他的牙齿就不痛了,他就会相信我确实是华佗第子了。”他叫大西番魔僧张开嘴,用铁钳去拧他的牙齿,问道:“还痛不痛?”大西番魔僧道:“好像是不怎么痛了。”二道人拔出铁钳。大西番魔僧忽然惊叫道:“我的牙齿,怎么在地上呢?”他看见面前的草地上有两颗牙齿,又伸手去摸摸牙床,少了两颗牙。二道人道:“你的牙齿,已经风化了,一碰就掉。你还治不治?”大西番魔僧道:“今天不治了,改天我数清了我口中还有多少颗牙,再来治。今天先治我一条腿的膝盖骨,我那个膝盖骨也老是痛。”二道人心中暗道:“他怎么还要治?怎么办呢?只能继续装出名医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能犹豫。”便将铁钳放回药箱,高挽了双袖,假装道:“我精通各家医术。现在,我要用推拿的医术来治你。”他叫大西番魔僧躺在草地上,将他叫痛的那一条腿的小腿,拧过来,又扳过去。忽然,听见大西番魔僧的膝盖骨“啪”地响了一声。二道人一阵惊讶害怕,心中暗道:“糟了!一定是把他的骨头扳断了。这个妖怪,肯定马上就要知道我不是名医,而是二道人了。”不想,大西番魔僧却说好了,不痛了,站起来走来走去。二道人心中大奇,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可能是他从前摔了一跤,将骨头摔错位了,被我乱拧一通,刚好拧正了。”
  大西番魔僧感叹道:“确是神医!不愧为华佗第子。你们中原之地,奇人能士真是多,谢谢!谢谢!稀世名医先生,我还要向你打听一下我儿子西番魔僧的下落,不知可否听说?”二道人道:“我知道西番魔僧的事。他在泰山栖云洞紫玄夫人那儿修行。”大西番魔僧道:“我去泰山。就要从前面那条岔路而去了。在下告辞。”二道人也道:“告辞,告辞。”大西番魔僧刚走两步,又回头道:“名医先生,我脸上的这两根银针,你还是给我拔了吧。洗脸吃饭不方便,又不好出门见人。”二道人道:“是,是,是。”将银针拔去后,两人揖手而别。二道人松了一口气,暗道:“真是吓出我一身冷汗,真是跌荡起伏的惊险,最终我的真实身份没有暴露。”
  这时,兰香在山坡上叫道:“华佗的第十五代单传第子,有人叫你,你不要东张西望的,在这边山坡上。我们这儿有一个叫许温玉的书生,他的毛病可多了,你快来治治他。”吕道人笑道:“走方郎中,这个秋香姑娘的毛病更多,你先治了她再说。”
  吴月娥也在笑,却拉了兰香到一旁悄悄道:“还是不要笑闹了。我们正要去取宝珠,却来了二道人,恐怕生出波折意外,你去把他支走。”兰香跳下山坡,将手一招,手中就多出一把长剑。她叫道:“你是哪里来的野郎中,快滚!”二道人道:“我乃华佗第子,稀世良医。”话未说完,兰香一剑,将二道人肩挎的药箱,“哗啦”一声,劈成两半。二道人吓坏了,忙往后退,他叫道:“你就这么野蛮?举剑就砍。”兰香道:“下一剑,你的脑袋就掉了。”二道人见兰香真要砍他,赶快拔腿就跑,头上的箬笠跑掉了也不顾,一晃就不见了人影。兰香提了剑一笑。




  吕道人心中暗道:“这个二道人,可能有了什么重要情报,才化妆成走方郎中,来暗地里告知于我。我要借物换身,然后去和他接上头。”想罢,假装走路不小心,跌倒在一块长满了苔藓的山石上,将山石化为书生,而自己真身隐藏了形迹,飘逸而去。假的书生从地上站起来。吴月娥道:“你怎么了?”书生道:“跌了一跤。”吴月娥道:“摔着了没有?你要看着路走,小心一点。”
  吕道人的真身在夜空中,看见走在林中的二道人,便化为许温玉书生,降落林间。二道人一见,忙躲到一颗大树后,道:“你是谁?”吕道人道:“别一惊一乍的,我是吕洞宾。”二道人从树后面走出来,道:“吕道长,你怎么变成了一个书生了呢?”吕道人道:“你怎么又变成了一个走方郎中了呢?你什么时候给别人看过一次病?净瞎整!要是搞出人命来了,我看你怎么办?”二道人道:“还说我呢。你变成书生,连四书五经的名字还说不全呢。”吕道人笑道:“你难道不知我是假装的吗?”二道人道:“可是,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往那儿去呢?”吕道人道:“今晚月光甚好,我们在山林中走走。”月夜的林中,四处清洁整齐,厚实的青草平整地在树林的黑影里铺展开来,像宽阔无边的绿色地毯。吕道人道:“我原来未修道时,也当过书生。你还不知道哩:被你医治掉了两颗牙齿的大西番魔僧,他的儿子西番魔僧,当年就是我进京赶考的主考官。那一科考中举人进士的,好多都是妖怪。幸好我没考中。要是考中了,我就要与妖怪为伍了,就不会走上修道成仙的这条路了。”二道人道:“我穿着这身走方郎中的衣服,很不习惯,我们还是换上我们自己的衣服。”吕道人道:“对。”他俩摇身一变,换回本来形象,沿一条山溪缓缓前去。溪中的月影像一团散碎银子,晶芒闪烁,随他们而行。
  在一片山崖底部,有一块蕨草掩映的摩崖石雕。俩人走近细看,上面雕刻了两个女子:一个红袍飘拂,柔和秀美;一个全身绿色戎装,肩头露出一截剑柄。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吕道人一眼就认出是红蛇精吴月娥、绿蛇精兰香,大吃一惊。二道人也叫道:“有情况!”他俩一同跳到附近一株大树旁趴下,从隆起的树根后抬头观察,警惕着一草一木的晃动。月光照在石雕像前的空地上,久久都没有什么异常。吕道人从地上爬起来,四处查看一番,才道:“真是虚惊一场。”二道人也从树根后爬起来,道:“虚惊一场,只是一块石头雕了人像而已。”
  静下心来后,吕道人才发现林边有一丛丛的杜鹃花,正开得鲜艳多姿,不由得前去采摘,连枝带叶扎成一束。他来到空地中央的草坪上,仰面躺下去,伸开四肢,道:“这草坪厚实绵密,真是舒服。二道人,你在干什么?”二道人道:“我在翻筋斗。这草丛有弹性,摔不着我。”吕道人道:“你离我远一点去翻。不要翻歪了身子砸着了我。”二道人道:“吕道长,你在鸳鸯寨时,就与金花大王成了一次亲,现在又成亲呀?”吕道人羞窘狼狈,笑道:“我又能怎么办呢?我没有想出更好的法子来,就只好旧套重演了。还不是因为我以天下苍生的疾苦为念,才搞到这样可笑的地步。”二道人道:“那你还不还她们的雪山宝珠呢?”吕道人道:“什么她们的?那颗雪山宝珠,现在是我的了。”二道人道:“她们总要找你要。”吕道人独自笑了,道:“你还不知道:刚才我来找你时,将一块山石变成了假的许温玉书生,她们却不知道,还要带着那块山石去取那颗假的雪山宝珠,就是我在凤凰楼船上偷来的那颗。这一下,肯定要把吴月娥气哭,那个兰香,就要气死了。”二道人道:“吕道长,万一那个紫犀山神女姑娘不是妖精,是真正的神女,你与人家成了亲,入了洞房,然后你又跑了,以后人家找你没完,又怎么办呢?”吕道人道:“不会这样吧?又不是真正的成亲,大家都是假装一番就完了。再说,上次成亲的那个人是书生陈有礼,这次成亲的是书生许温玉,又不是我吕道人。”
  此时,圆月正当半空。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缕浮云,将月亮遮去了大半。吕道人听着附近潺潺的溪水声,朦胧睡去。梦境中:也是圆月朗照,大街上灯火通明。又听得人声嚷嚷,锣鼓喧闹,原来自己是在一个夜晚的庙会集市里,正好奇地四处看新鲜。有卖纸风车的、卖糖人的、卖瓜子的,都打着灯笼火把,吆喝声不断。又来了一队舞龙灯的,众人纷纷前去围成一圈观看。吕道人也挤在人群里探头探脑。正看得有趣,忽觉身后有人拉他的袖口,回头一看,是提了灯笼的绿蛇精兰香。兰香生气道:“也不给人说一声,就独个儿的跑出来,让小姐在家为你担心。你手里的这束杜鹃花,是哪儿来的?”吕道人道:“哪儿来的?肯定是买来的罢,吴月娥娘子,定然喜欢。兰香,你去把她叫来,这里可热闹了。”兰香道:“这样乱纷纷的夜晚,还在街上跑?月娥姐说了,叫你回去。吕相公,跟我走。”吕道人道:“舞龙灯的还没有舞完。”兰香“哼!”了一声,拉了吕道人的袖口就往前走。吕道人着急道:“这象什么?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兰香道:“你走不走?”吕道人道:“我走就是了,你放开我。”
  吕道人跟着兰香跨进一个挂了串灯笼的院门,来到绣楼上,兰香在前面掀起帘子,吕道人低头而进。房中烛火通明。又进了里面一道月洞门,只见屏风后走出散穿了红袍的红蛇精吴月娥,她埋怨道:“夫君!”吕道人也低头唤道:“娘子。”兰香道:“月娥姐,你还不知道他哩!他还要在那里看龙灯,还不想走哩。”吴月娥不满地对吕道人道:“你看你!成了亲,可不能比你从前没有约束。你要出门,也要告知我们一声才是。更何况这夜晚,外面大街上人挤马踏,你一个人在外,倘或有什么闪失,如何是好?”吕道人道:“我又没跑多远。这里都还能听见舞龙灯的锣鼓声。”吴月娥道:“你手中的杜鹃花,是从哪里来的?”吕道人不搭理。兰香道:“他说是买来送你的。”吕道人道:“我就不送。”吴月娥道:“才说了你几句,就不高兴了。不送也好,你就自己养着看看。兰香,你去将花瓶灌了水来。”兰香答应着去了。
  夜晚的房间静悄悄的,烛火的光影在四壁晃动摇曳。吴月娥道:“我们刚刚地缝好你的新袍服,却不见了试衣服的人。”她拿来一件新袍服,道:“你把袍服脱了。”吕道人换上新袍服。吴月娥帮他扣好衣襟,束紧腰带,上下打量一番,笑道:“还行。”她揉捏着吕道人衣襟上宽大的镶边,道:“我不会镶边,这个边子还是兰香做的呢。”吕道人将那束杜鹃花拿在手里,端详一番,闻一闻香味,就往吴月娥手里放。吴月娥不接,道:“做什么?”吕道人道:“我一个男子,养花做什么。”吴月娥道:“你当时买花,心里是怎么想的?”吕道人笑着,忸怩不答。吴月娥笑道:“看你笨的。”伸手接过花束来。吕道人忽然想到什么事,笑道:“兰香可调皮了。”吴月娥一笑,道:“你不要说她。跟你比,她可差远了。”吕道人在不经意间,看见吴月娥笑眼迷离,娇俏动人,不竟拉了吴月娥的手,腼腆地笑着,不说话。吴月娥有些害羞,埋怨道:“你看你,刚刚的才好一点,现在又要不老实了。”


  正在这时,吕道人的梦做醒了。他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旁边的二道人也坐了起来。吕道人道:“你在做什么?”二道人道:“我也在睡觉,可是睡不着。”吕道人道:“我做了个梦。”他起身去看那块摩崖石雕,发现红蛇精吴月娥手里多了一束杜鹃花,惊奇道:“二道人,你来看看,刚才你看见的吴月娥雕像,手里有没有杜鹃花呢?”二道人道:“上面不是雕有花吗?”吕道人道:“我是说,你第一眼看见这个石雕的时候?”二道人想了一想,道:“我记得当时吴月娥手里是没有花的。怎么会这样呢?会不会这是另外一块摩崖石雕呢?”吕道人道:“这里哪儿还有第二个呢?”二道人道:“哪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吕道人想说刚才的梦境,最终又说不出口。他回到刚才做梦的草地处,道:“我的那束杜鹃花,怎么不见了呢?”二道人嘿嘿笑道:“肯定是你将那束杜鹃花,送给了石雕上的吴月娥。”吕道人笑了,道:“你再敢胡说!?”吕道人心中暗道:“肯定是这段时间,假装成亲来,成亲去的,搞得我头发昏,睡着了,就做起这样要不得的梦来了。我本来是以捉妖降怪为己任的吕洞宾吕道人,怎么和精怪成了亲呢?幸好无人知道我这个怪梦。”他道:“二道人,我们在这里玩耍,不稳妥。我们还是往那边山谷去。”二道人道:“好!我看见那边山谷草更厚,花更多,月光也亮。”
  却说吴月娥和兰香,带了那个由山石变的书生,腾云驾雾,在山崖间取回雪山宝珠。他们仨人回到紫犀山山洞中的绣楼上,从紫檀匣里取出宝珠。兰香道:“我来试试真假。”便口念咒语,将宝珠往窗外的空中一抛。只听得宝珠掉在庭院地砖上,一阵叮叮当当响声后,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兰香生气道:“月娥姐,是假珠!”她转身揪住书生衣襟,叫道:“交出真宝珠来!”说完,将书生一推。书生就势往后一倒,翻身过门外栏杆,变回山石,砸得楼下一阵唏哩哗啦响。兰香跑到楼下一看,叫苦道:“月娥姐,不但宝珠是假的,人也不是真的。砸坏了我们的古董花瓶,还有一盆水仙,地砖也被砸裂了几块。”吴月娥在楼上往下瞧,道:“这块长满了苔藓的山石,是那片桃树林里的。”兰香道:“肯定是在我赶走二道人时,吕道人就将山石变成了假书生来应付我们,他自己就跑了。这个吕道人,我们变来变去的,却一回都没有整住过他,真是恨得我牙痒痒的。”吴月娥偷偷笑了。兰香抱怨道:“月娥姐,你还笑?”吴月娥道:“兰香不要急,迟早叫他交出宝珠来就是。夜深了,我们还是盥洗入睡去吧。”
  吴月娥睡在床上,看见窗外的圆月正当半空,飘来一缕浮云,将月亮遮去了大半,渐渐入睡。梦境中,也是圆月朗照,大街上灯火通明——她在同一时间做了一个和吕道人完全一样的梦。
  梦醒后,吴月娥从床上坐起来,自语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怎么会做这样让人羞愧难当的梦。变成神女,假装成亲,是因为要骗回雪山宝珠,还有理由可说。可这个梦中的场景,却来历不明,又没有由头,难道说我吴月娥道心不净而胡思乱想,不守本分?难道说,这个梦境,和山中的摩崖石雕有关?”
  那块摩崖石雕,在吴月娥和兰香修道未成精,不能变化为人形之前就有了。等到她俩道行高深而幻为人形后,有一天在山中看见这块石雕,发现上面的人像和她俩一模一样。她俩百般查考探索,却始终不知何故。
  吴月娥起了床,叫醒兰香,一同来到那块蕨草掩映的摩崖石雕前。她们不知吕道人和二道人刚才也在这儿。兰香惊奇道:“太奇怪了!月娥姐,你看,你的雕像不一样了。我们来过无数次,你的雕像都是空了手的。”吴月娥看见她自己的雕像手里,多出了一束杜鹃花,联想到刚才的梦境,心中暗自惊讶。她暗道:“这真是莫知所以。雕像的变化和梦境,会不会只是巧合,并没有其它的事?而且,梦见和吕道人成了夫妻,这样的梦,又怎样对兰香启齿?反正也只是做了个梦,还有这块石雕人像有一些变化而已,梦中的那个我,又不是真实的我本人。这件事,又古怪,又让人害羞。还是不要多想为好,以免心思纷乱。”兰香道:“月娥姐,你怎么心神不宁呢?你在想什么?”吴月娥道:“我哪里心神不宁了?兰香,我们将这块摩崖石雕隐藏在这片山崖里去,不要让它暴露在外面。”兰香盯着吴月娥笑道:“可是,月娥姐,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吴月娥低垂了眼光,一阵羞涩,埋怨笑道:“我怎么知道?”兰香笑道:“你不说,我就乱猜。”吴月娥发急道:“哎呀!兰香,你不要瞎说。”兰香笑着小声问道:“那束杜鹃花,是从哪里来的?”吴月娥笑而不答。她俩念了咒语,运用法力,将这块摩崖石雕移入崖体深处。原有石雕处与旁边崖面一样,无有区别了。



  在白天,春日的阳光朗照,平整的山地里,林木葱笼。两道人在林间散步。吕道人看见远处的林隙间,有一红一绿两个身影,忙拉了二道人躲到一颗古树后,悄悄道:“是吴月娥和兰香。”二蛇精也在这片山林游览闲走。兰香眼尖,早看见两道人的身影一晃,躲到了树后。兰香叫道:“吕道人,你站出来!别以为没看见你!你躲在有两个窟窿的那株大松树后面。看你还往哪里躲?”二道人对吕道人道:“我们被发现了。”吕道人道:“真是倒霉。”二道人先从松树后走出去。兰香道:“还有一个。吕道人,你出来!”吕道人从松树后走出来,道:“又有什么事要找到我了?”吴月娥道:“想不到,你们也在这儿。吕道人,你的那块长满了苔藓的山石,砸坏了我们的花瓶。”兰香道:“还有一盆水仙,还有几块地砖也被砸裂了,全都要你赔,少赔一样,叫你吃不了也要兜着走。还有我们的雪上宝珠,你还来!”吕道人道:“那颗雪山宝珠,在终南山紫云夫人那儿,又不在我手上。再说,是我和二道人在山里面发现了那座放光的雪山,去探查,果然有一颗宝珠,是我和二道人在山里面捡到的。”兰香生气道:“哪你吕道人再去捡一个来我看!”吕道人道:“我为什么要再去捡一个?”吴月娥道:“我们所居住的云雾山,平时只有采药人、樵夫这些凡人。他们找不到位置隐蔽的大雪山,即便找到了,也无法靠近,更别说运用法力取出雪山中的宝珠了。一直以来,我们的雪山宝珠,都安稳的存放在那座大雪山里面。”吕道人道:“什么你们的?”
  正在他们吵着架时,天空传来两个女子的谈话声。一个是仙女董双成,因去远方办事,路过此地。另一个是泰山栖云洞紫玄夫人。因大西番魔僧在栖云洞找到了儿子西番魔僧——一条狮子小狗,父子俩相携潜逃而去,紫玄夫人跟踪而来,四处寻找,遇上了董双成。她俩在云中边走边谈。紫玄夫人道:“有一次,我在寻找我养的那条离洞而去游玩的狮子小狗,正好撞见吕道人,看见他和青狐精公孙梅娘、山猫精田青凤在一块儿,嘻嘻哈哈地笑得东倒西歪的。他这是捉的哪一门子妖?你们也不说说他!”董双成只是笑着,并不说话。紫玄夫人又道:“那个山猫精田青凤,更是人小鬼大,说起话来,尖酸得很哩!那个红蛇精吴月娥,要稍好一点。”董双成道:“你说的那个红蛇精吴月娥,那个姑娘,我见过一次,性情温和老实,我看还好。”
  这时,天上的两个人和地上的四个人,都互相看见了。吴月娥和兰香欠身作礼,打招呼道:“双成仙姑,紫玄夫人。”董双成道:“原来你们都在这儿。在玩耍吗?”兰香气呼呼道:“我们正在与吕道人吵架,叫他还我们的雪山宝珠。”董双成对吕道人道:“那颗宝珠,你还没给人家?”吕道人道:“她们本来是妖精。”董双成道:“是不是妖精,是你吕洞宾吕道人的事。你把宝珠还给人家。”吕道人不愿意道:“那颗宝珠,那颗宝珠,本来,现在,已经是我的了。”董双成道:“少废话。”说完,与地下的四个人分别,和紫玄夫人一同离去。
  吕道人丧气地跺跺脚,道:“今天真是晦气。二道人,你就没看见董双成她们来了吗?要早看见,我们预先藏了起来,就不会让吴月娥和兰香,捡了这么大的便宜去了。”二道人道:“我看见她们时,她们也看见我们了。”兰香高兴得直笑,道:“阿弥陀佛!这下可好了。吕道人,走!带我们去取宝珠。”她笑得前仰后合的。吕道人对兰香生气道:“你到底有多高兴嘛?”兰香笑道:“我就是高兴!”吕道人看见吴月娥也是满心喜悦的样子,对她道:“哼!人家才说了她一句好听的话,就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吴月娥轻轻笑道:“我也没有笑得合不拢嘴。”
  吕道人带三人到了藏有宝珠的山崖间,没好气的对她俩道:“就在这儿。”兰香念咒作法,在崖体里取出一个紫檀匣,将里面的宝珠捏在手指间,和吴月娥一起观看审察。兰香一笑,悄悄对吴月娥耳语一句,吴月娥也笑了。她俩升上半空中,将宝珠望空一抛。
  吕道人和二道人在地面上。吕道人叫道:“哎哟,怎么会这样冷?”他双手抱肩,道:“我的衣服一点也不保暖了,我的骨头都要冷透了。”二道人连打了两个喷嚏,嘴唇冻得发白,颤抖道:“我冷得撑不住了。”吕道人指着天上正看着他俩笑的吴月娥和兰香,道:“你们两个,想要谋财害命呀?二道人,我们快跑。”他拉了二道人腾云而去。在他们的身后,在他们刚才待的那一带山岭,瞬间寒风凛冽,大雪纷纷,千里冰封。
  二蛇精将宝珠放回那座大雪山里。大雪山重又灵光闪烁,焕然一新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次 发图:6张 | 更多
楼主楚辞招魂 时间:2018-05-08 00:46:44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5-08 08:11:51
  问候文友,力顶佳作!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08 11:57:53
  楼主的文笔超群,气度不凡。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8-05-08 13:01:36
  支持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5-08 13:09:44
  支持,问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08 13:21:33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08 15:52:05
  @楚辞招魂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08 19:04:34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5-08 19:41:23
  为什么从第九章开始呢
  • 楚辞招魂: 举报  2018-05-09 01:53:20  评论

    我是新手,不熟悉环境。另外,360,百度都能搜到上传的文章,是否就没有自己的版权了。我有些担心。我知道你银河的斑竹是很热情的,请多关照。
  • 洛塔锁姑娘: 举报  2018-05-10 21:45:57  评论

    评论 楚辞招魂:那是百度抓取的吧?说明你的文章有热度,是好事吧。关于版权,是得留点心,谨防被人盗去。现在盗文的猖獗着呢
我要评论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08 21:10:10
  好看,真是好看,我倒觉得,吕道人和兰香挺搭配的,哈哈!
楼主楚辞招魂 时间:2018-05-09 01:44:24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5-09 07:57:32
  问候文友,支持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09 12:18:29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09 13:59:12
  拜顶! 给楼主打Call.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5-09 17:49:56
  支持,问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09 19:13:34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09 20:21:03
  好文就要顶!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5-10 07:53:39
  问候文友 力顶佳作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5-10 09:12:52
  支持一个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0 12:50:39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0 16:22:30
  支持不断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0 19:13:59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0 21:08:54
  顶起来,好帖不能沉啊!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5-11 08:02:34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1 17:05:59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1 18:28:47
  周末的祝福!赞!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1 18:45:56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1 20:58:32
  喜欢楼主的作品,追更中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1 21:48:23
  哈哈哈,故事越来越精彩了。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2 12:37:15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2 13:46:47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2 16:30:05
  顶顶顶,必须赞上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2 20:54:37
  追更中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2 22:56:44
  周末狂顶一波。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3 14:46:35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3 16:14:58
  好!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3 18:57:35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3 22:42:43
  周末拜读好帖!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3 23:24:17
  支持楼主大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4 12:37:01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4 16:10:45
  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4 19:29:04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4 21:58:32
  好文顶起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4 22:23:08
  拜山头来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5 12:35:49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5 15:14:19
  支持楼主大作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5 16:42:58
  星期二的祝福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5 19:08:35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5 22:53:04
  越看越好看,看了还想看。
作者:目目目目撒 时间:2018-05-16 07:37:38
  顶慢慢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6 12:42:23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6 16:09:10
  顶顶顶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6 18:39:02
  作者写得辛苦,读者欲罢不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6 19:20:08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6 21:51:58
  支持楼主大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7 12:34:30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7 16:06:15
  看帖不顶帅流氓,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7 16:08:33
  好看的作品得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7 19:08:30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7 23:21:24
  继续支持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5-18 05:58:56
  周五到了,周末还会远吗,好帖看了,心情还会差吗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8 12:41:25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18 19:07:00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8 20:47:22
  周末的祝福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18 22:13:40
  写的真好,喜欢读这样的神话故事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19 01:04:49
  周末愉快。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19 13:40:56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19 18:19:43
  好!顶!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5-20 06:03:18
  今天是周末,又是网络情人节,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其他不多说了,继续顶贴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0 12:01:38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0 13:51:39
  520祝楼主快乐!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20 15:41:16
  问候楼主,周末愉快!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0 18:54:42
  好好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1 12:08:21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1 16:33:20
  好看,好看,太好看!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21 19:56:52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1 20:49:57
  马克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21 21:28:09
  喜欢这样的文,支持!
楼主楚辞招魂 时间:2018-05-22 00:12:44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2 12:41:21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2 16:17:34
  极好的!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22 19:07:11
  顶帖支持, 拜访学习,赞叹楼主!!!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2 19:41:47
  好帖不沉!
作者:雄声 时间:2018-05-22 21:32:12
  问好。亚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3 12:39:23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3 15:38:16
  顶上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3 16:57:06
  守护好帖,匹夫有责,人在帖在,帖沉人沉!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23 19:16:34
  顶帖支持,拜访学习,赞叹楼主!!!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5-24 06:00:44
  啥也不说了,继续默默欣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4 13:18:23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4 18:56:48
  马马可可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24 19:11:58
  顶帖支持, 拜访学习,赞叹楼主!!!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4 19:37:47
  好帖,顶一下。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5-25 17:06:11
  支持能断吗?不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5-25 19:08:39
  顶帖支持,拜访学习,赞叹楼主!!!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5 19:31:06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5-25 19:35:23
  支持不变,周末给楼主顶上。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5-25 21:24:21
  哇!又有新章节了!支持!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5-26 05:59:25
  周末愉快,顶贴不断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5-26 12:10:34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