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集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07-07 22:36:31 点击:254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一念心动,一生执着。
                           ——题记
  晋国有公子,其名曰莲生,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晋国礼佛历史悠久,可谓是座佛国,而白莲,则被公认为是晋国圣花。
  据传闻,公子莲生降生之时,眉心伴有莲花形胎记,而晋京城里的莲花仿佛忽然之间一夜盛开,仿佛是在迎接他的到来,莲生之名由此得来。
  莲生天资聪颖,佛性极高,年不满18便佛法名扬天下。也曾有人对此嗤之以鼻,其中不乏一些成名已久的高僧,但经过坐而论佛,无不对莲生赞赏有加,心生佩服,喟叹一声:‘佛子’之称果然名不虚传。
  夏至将至,金山湖畔金山寺。一叶轻舟向叶边,袅袅清香拂面来。
  湖心处,莲生和仆从许仙惬意地泛舟游于金山湖上,天边的那轮红日已逐渐西斜,正是暮归好时光,却不料,莲花深处水渚边的一抹殷红,引起了他的注意。
  莲生自小精通医术,对于血腥气极为敏感,不多时,就看到了那个血迹斑斑的身影。
  那是个身穿黑衣的女子,面色苍白,浑身湿透,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则是那一箭穿心的凄惨模样。
  许仙上前探查一番,对莲生说道:“公子,还有气”。
  “抬进舱里去吧!”温润的声音响起。
  金山寺内,女子缓缓醒来,古香古色的禅房里,安神香使人格外的安心。
  这时,房门“吱嘎”一声被打开,许仙端着药碗走来:“姑娘你身受重伤,是我家公子救了你。”
  女子皱眉,但也知良药苦口,硬着头皮将之喝掉。“不知恩公如何称呼?”
  “我家公子名莲生,姑娘你好好休息吧。”许仙边说边收拾药碗退出了房间。
  女子的身体逐渐好转了起来,这天,烟雨蒙蒙,她是来向恩公告别的。
  烟雨楼内,她看着翩翩公子,不由有些怔神,男子素衣清浅,眉心的莲花若隐若现,透着圣洁,他神情专注于一本佛经,见她来,干净的眸子闪出一瞬迷惑,继而清明。
  “姑娘是来告别的吧!”他的声音如流水般淌过心房,很舒心。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只是我还有要事,就此别过”。她怔了怔,然后清醒。
  “齐国丞相魏轩遇刺,传闻乃是一名叫飞雪的女刺客所为”。女子离去的脚步顿了顿。
  “冤冤相报何时了,飞雪姑娘,何不放下屠刀?”莲生继而道。
  她顿了顿,没有说话,渐渐走远。
  熟不料,再次相见,物已不是,人亦非当年,他再也不是那个她曾一念心动的佛。
  晋历432年,齐国大举进攻,晋国惨败。
  站在尸山血海中的莲生,看着国破人亡,早已杀红了眼,昔日的佛,已然疯魔。
  仍然是金山湖畔,她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他声音依旧如水般清澈,只是多了些凄凉:“你又何必救我?”
  她声音坚定:“你曾说过让我放下,那你呢,莲生?你可否放下仇恨,许我一个家?”
  他看着她那真挚的眼神,怔了怔,却沉默良久。
  她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走向了那不知何处。
  半个月后,齐国君主遇刺的消息传开,齐国大乱,晋国残余势力卷土重来,大获全胜。
  此后,世人只道金山寺里多了位莲生大师,佛法无边,功德无量。
  他终于放下,可惜却再也等不回一个她,不知在佛前苦求百年,能否换来与她的下一次擦肩回眸?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7 22:51:43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7 22:52:00
  撒欢欢迎安之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07 23:12:23
  安之哥哥大大抱
  
我要评论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07 23:12:48
  大大抱
  
作者:渔阳烛照 时间:2017-07-07 23:13:29
  支持,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3:17:05
  欢迎欢迎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3:17:10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浪之水濯我鸡 时间:2017-07-08 00:17:49
  国破山河在,伊人已成风。
我要评论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08 01:05:26
  安之哥哥的文爱一直在线。这点毋庸置疑。只是…哥哥啊。写少了不够看啊啊啊…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07:10:04
  书童好啊。
我要评论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07-08 07:45:02
  守望 
  齐阳初遇柏舟的那天,正值清明佳节,沧茫海畔正下着小雨,烟雨蒙蒙。她就那样安静地坐在船头,一蓑衣,一斗笠,一扁舟,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不知姑娘可否送在下去不周山?”他看着船家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背影不确定地问道。
  “你也是去求长生的么?还是回去吧!”她淡淡地答。
  “家中老母卧病在床,我一定要求得不死药,还请姑娘成全”。
  她终于转过身来,看着少年那清亮却坚定的眉眼,神情却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个人,神情坚定,笑容清浅,说着一定会回来的话。
  苍茫海上,有山名不周,上有仙草灵果,凡人食之可得长生。
  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前赴后继地追寻着不死的传说,可却从来都没有人回来过,一个,都没有。
  “我会拿走你二十年的寿命,你想清楚了么?”
  “这一路,就拜托姑娘了”。
  “做好准备,明早天一亮就出发。”
  烟笼寒水雨笼沙,一苇孤航赴天涯。
  浪花飞舞几时休?斜雨蒙蒙不知愁。
  他们已在苍茫海上航行了将近半个月,虽是一叶扁舟,却行的很稳,仿若视凶猛的波涛为无物。只是,越靠近海中心,天边的黑云就愈发的浓厚,若不是船家的告知,齐阳有时都快分不清白天黑夜。
  齐阳对船家很感兴趣,那是个很安静的女子,不食人间烟火大概就是对她最好的评价,他有时候就会怀疑,那个女子有一天会不会忽然的乘风而去,那个孤独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令人心疼。
  “柏舟,为什么你看起来很孤独的样子?”
  “我在等一个人”。
  “能和我说说么”。
  “无可奉告”。
  “那你为什么起名叫柏舟呢?”
  “你很烦”。
  “……”。
  到达不周山的那天,天气终于放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他突然就涌起了浓浓的不舍。她留给他的似乎永远都只是一个淡漠的背影。
  “十天后,还是这个地方,我会来接你,过期不侯”。
  “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娶你的”。
  “……”。
  尸骨纵横的白骨花里,齐阳早已奄奄一息,一阵窒息的晕眩感袭来。
  梦境里,他仿佛看见了一个容颜俊朗的年轻男子,一袭蓝衣,似在微笑,似在倾诉。
  醒来时,他已在当初约好的地点,脑海中多了许多莫名的记忆,理了理,他终于清醒。
  清明雨上,名为清明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拾起海底的沉船碎片,修修补补,起名柏舟,开始了全新的旅途。
  只是那时的她太虚弱,静静地看着他成长,眼睁睁地看着他娶妻,然后,为重病的妻子远赴苍茫,从此,踏上了不归路。
  他走的那天,风平浪静,他将他的小船放入大海:“柏舟,走吧!我知道你有灵性,快去寻找你的下一任主人吧!倘若我身未死,有缘终有一天会再遇”。
  她在大海上漂流,只是却再也等不回他,直至他的音容模糊,往昔宛如梦。
  他终于拿到了不死药,可却再也回不去了,只留下一段刻骨的回忆,盘旋在这不周山颠。
  齐阳再次见到柏舟,正是约好的十天之后。
  看着她一如既往的清瘦背影,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回来了”。
  她微微一怔,说道:“走吧!”
  “你难道就不好奇?”
  “嗯,好奇。”
  “……”
  “你还在等清明么?”
  “嗯”。
  “还要等多久呢?”
  “谁知道呢,也许是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吧!”
  “那我陪你一起等”。
  “……”。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18:32:58
  看看书童:)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7-08 21:47:19
  @张安之zaz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可怕的念与 时间:2017-07-08 22:46:55
  支持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瑞欣2016 时间:2017-07-09 14:20:32
  顶起来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09 14:26:27
  周末来顶贴
  
楼主张安之zaz 时间:2017-07-09 17:48:45
  所愿
  “景亭,你此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女子倚在男子肩头,望着皓月当空,语气轻柔地问道。
  男子轻吻女子额头:“只愿与年儿你阖家欢乐,白头共老,被时光温柔以待。”
  “年儿,你呢?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定当竭其所能。”男子问道。
  “愿君心之所往,终有所获。 他们在未来等你,而未来在你手里。”女子叹了口气,继而道:“景亭,活着回来,我会一直等下去。”
  “好”他看着月光下他那心爱的女子,许诺了一定会回来的话语
  她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挽留的话却无法说出,她会等他, 风拥红妆十里延,玉郎含笑迎娇眷。她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
  流光飞舞,五年已过。
  “小姐,夜已深了,天凉,您还是早些入睡吧!”家仆年伯佝偻着身子用他那嘶哑的声音轻轻说道。
  “我睡不着,年伯,你不用管我,早点去休息吧!”
  “吱嘎”房门轻闭,他倚着她的门扉坐了下来,抬头望向天空的那轮明月,一如当年的圆阙。
  思绪不可抑制的飞扬了起来,宛若一场梦,醒后只有无尽的凄凉。
  那年,少年人鲜衣怒马,曾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却未曾料,这一切都只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
  少年将领功高盖主,天子有心除他,那一场和敌国的大战,那被出卖的七万将士,在用生命捍卫他们的国家,鲜血染红了半边天。
  而他,不幸落入敌手,各种折磨接踵而来,毁容、中毒、筋骨寸断……生不如死,在那段荒芜的日子里,她是他坚持下去的的唯一理由。
  他多想,再见她一面,他多想,看着她一袭大红嫁衣,成为他的妻,他多想……可能再也看不到了吧,奄奄一息的他遗憾地想着。
  大概是天公作美,他在几个忠心耿耿的旧部的营救下,终于死里逃生,只是,却已面目全非,他早已不是那个她深爱的翩翩公子。
  他深觉此生无颜再见她也愧对那些死去的兄弟,本想一死了结,可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她。
  他故意晕倒在她家门前,被心地善良的她救回府上,收留为仆人,只愿长伴她身旁。
  他的私心,便是宁可让她相信,她的爱人,已经死于战乱。而不是让她知道她所深爱的他,她的骄傲,如今….已成废人。
  他想,他会一直以一个老仆的身份,看着她幸福,以另一种方式,默默地陪着她,直到,时间的尽头。

  
作者: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7-07-10 13:52:00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一念心动,一生执着。
  ——题记
作者:填鸭龙人 时间:2017-11-21 14:51:26
  好看。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7-12-28 12:04:04
  短篇有短篇的味道,不错。问候张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