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我以花(长篇连载)又名《 角不相信眼泪》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07 22:37:32 点击:294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他爱她吗?他这样的人不会再爱也不会有爱,他只想要占有想要折磨……
  他倜傥潇洒、和他惊人相似,却为了儿时那份承诺,倾其一生…
  她的人生跌宕起伏。一切都如梦魇一般。当那个等白马王子出现的梦变成了 角的一场尔虞我诈、喋血惊心的恶梦时,恐惧与不幸就结伴而至、随行天涯、挥之不去… 
    一、这一定是幻觉

   “安琪儿!”她微微一怔、仿佛听到多年前的那个声音、那个霸道又威严还夹杂着几丝冷漠的声音!她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不,这是梦魇、是幻觉,一定是!你是安然、安静的安,怡然自得的然!这是父亲一直这么对她说的。父亲还说,她脑海里冒出的那个安琪儿,她早已经死了、很多年前她就死了!而且这些年父亲也一直告诫她:无论是谁,如果叫她安琪儿,她都不能轻易答应。因为那个安琪儿和她没关系!现在的她是安然!嗯,安琪儿和自己没关系。安然这么想着猛地大大的啜饮了一口咖啡。卡布基诺的芬芳、让她精神为之一振。
  安然喜欢这家咖啡厅,它闹中取静,静静的坐落在FMI大楼一楼里一个考墙角位置、有大大的院子、郁葱的植物和一些开得灿烂的花儿。还有几丝柔柔的阳光穿透玻璃斜射进来的斑驳。生活中有阳光、有鲜花、还有咖啡好友,安然觉得这是最完美的人生了。
  “安琪儿!”这声音愈发清晰了,这一次她分明看见那双深邃的眸子就在斜对面的桌子旁朝她狠狠的盯过来。不对,这人明明在冲着自己叫呀!他是谁?为什么会对着她叫那个梦魇里的名字?而且那张脸又怎会如此熟悉?就连那带着着几分挑衅和得意高高扬起的神色也仿佛如昨天才看过。那张骄傲那张永远是那么自以为是的面孔!是——魔鬼、是魔鬼!真的是他!那个梦里的魔鬼!哦,不,不、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嗯、不是真的。我还在做梦吧?安然不由打了个寒噤。她死死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啊…”疼得不由咧了一下嘴,。“你怎么了?”对面的意馨满脸关切地。
  “哦、没什么,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估计、估计是蚊子。对对、蚊子。”安然神色有些慌乱的掩饰着。再看看斜对面。那熟悉的面孔依然在…那张曾经让她梦魇大半个青春的面孔!确切的说那不是人脸、是噩魔是畜生是混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
  是谁?他到底是谁?为何自己的记忆中会有一个魔鬼?为何自己见了魔鬼会如此的害怕、如此的想要逃避?为什么魔鬼的面孔真实清楚得让她如同抚摸过?反正、打她的记忆里,魔鬼就一直存在。她之前一直以为那只是曾经做过的噩梦而已。可如今、那个梦里让她感到害怕的魔鬼却已真实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多希望这还是在梦里呀!
  可是、好友意馨在、咖啡在、那魔鬼也明晃晃的在眼前。这、这不是梦。安然额头浸出了丝丝冷汗。
  她越来越觉得害怕,尽量装着没看见对方一样。急忙对意馨说:“抱歉,突然想起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必须得走了。你呢?”
  “ok,我也去一下书店”意馨笑笑。
  安然朝服务生做了个手势,比划了一个买单的动作。服务生笑容可鞠的跑来,点头又哈腰的说:“那位先生已经替你们买好单了!” 服务生指指对面的桌子。“可恶!”安然强压着那团不安的怒火,狠狠的起身将2张百元美钞放在对面的桌子上,对着那张无比厌恶的面孔故作镇定的说:“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们素昧平生怎敢平白要您买单呢?!”说罢转身而去。
  邻桌的那个被安然称为先生的家伙,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安然的背影痴痴出神。眼角泛起一丝丝泪花。是她,肯定是她!这些年过去了,虽然那个曾经有些单薄的身影多了几分丰腴和成熟,但那不变的眼神和心高气傲,依然让他的心隐隐作痛。安琪儿、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找你差点翻遍整个湄公河!你就是化成灰化成泥我也认得你。其实,当他无意间在这里看到安然的身影时、他差点没马上奔过来将她拥入怀里、诉说这些年来的相思之苦。诉说他的忏悔他的痛!但理智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本就是不善外露自己感情的“丛林山鹰”,又岂能在此如此冒失呢!“shit!”他狠狠的低沉的骂了一句。像是骂自己又像不是。“老大,要不我找几个弟兄去把她弄回你房里,怎么样?”
  冷漠的面孔忍不住抽动了几下,潇洒的抬抬手,喉咙里依旧低沉的压出几个字:“没我允许,不许乱来。如若她有分毫的闪失,别怪我对你们无情。我要的资料呢?”
  “是,老大!我们唯你马首是瞻。这是你需要的全部资料。”
  尹辉拿过资料,随手打开,首页赫然显示着安然的个人信息资料。安然,女、现年30岁、已婚。其父安飞,xx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尹辉痛苦的将资料揉成团。“混帐东西!这绝对不是真相、绝对不是!一群废物、连这事都办不好,养你们何用!”他狠狠的一计拳头敲在咖啡杯上,瞬间咖啡四处喷射、陶瓷碎片也散落在桌上桌下。周围一片愕然,血顺着他的拳头汩汩往下流,他浑然不觉。“安琪儿,既然我找到了你这一次,你就别想再从我眼皮下逃过第二次。”他咬牙切齿的默默呐喊着。
  “黑风,走!”
  “老大,你的手!…我马上call私人医生john去家里等你!”
  尹辉依然不理不睬,手上的痛算什么、撕心裂肺的心疼,那才是痛。一辈子永远的痛。
  (未完待续。原创小说、谢谢大家指点江山)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7 22:48:10
  热烈欢迎听梦大美女入驻天涯银河,撒花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07 22:49:36
  @竹林雾雨听梦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渔阳烛照 时间:2017-07-07 23:14:2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3:18:58
  @竹林雾雨听梦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07 23:20:08
  欢迎欢迎
我要评论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7-08 01:03:47
  欢迎。欢迎。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08 01:30:25
  谢谢美女
  
作者:寒夜风萧 时间:2017-07-08 12:14:29
  [xyc:火钳留名][xyc:赞]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7-08 13:50:30
  顶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08 18:29:16
  二、快找修女

  匆忙告别好友,安然不敢径直走向停车场。她怕,怕身后有双眼睛。怕再见那张英俊高冷得让她一直厌恶的面孔!她想挥手叫出租车,想想不妥。犹豫片刻,她想到了父亲,她甚至不敢打电话,怕无形之中被监听。是的,父亲、这时只有父亲最能帮自己。
  纤细的指尖飞快的在屏幕上游走着美丽的曲线:爹地,我脑海里那个阴魂不散的魔鬼真实的出现了。他现在就在我身后的咖啡厅里,我很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办?几秒钟后,父亲的回复简明扼要:冷静。呆人多处勿动,10分钟后强子带一帮人来接你。
  10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咋办咋办?安然怀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装模作样欣赏着旁边商城的橱窗来。但是直觉让她感受到后背的那双眼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带着其寒无比的阴冷凉飕飕的直刺脊背。莫非自己和这个可怕的人真有什么过节?莫非爹爹对我隐藏了什么?她心里直打鼓。要不就是自己缺失的记忆里一定有关于和这个人的故事?不然这个家伙为啥总是在记忆里若隐若现?安然就这么不安的胡思乱想着。
  “安大小姐还没走呀?等司机吗?去哪?要不我送你一程。”尹辉那依然冷冰冰的声音,安然不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尹辉边说边用那血淋淋的右手对她做了个请的姿势。
  “哦,不!不不…”安然惊恐的往后倒退着,她看到了那血红的手,那血、血,殷红的血!
  安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怕血,她觉得自己见了血就像被诅咒了似的,会莫名的恐惧、莫名的哆嗦和害怕。
  她就这么退啊退…
  她的脑海里始终有一个场景,一个挥之不去无法摆脱的画面:一个男人冷冰冰的叫骂声、女人的尖叫声、人来人往的纷乱杂忙的脚步声…长期以来,她很坚定的认为记忆里的那一幕是梦,一个太过于真实的梦。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分不清那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过。不、如果是梦,那梦里男人的脸和声音为什么和眼前这个人这么像这么像!莫非梦是真实的过去?自己的过去和这个男人真有瓜葛?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敏感的叫他恶魔!为什么爹爹曾反复告诫她:如果梦里的恶魔出现一定要告诉他?安然脑海里的为什么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她觉得自己身上藏了什么秘密,一个和记忆有关的秘密!关键是,她每次要深究这个所谓的“梦”的真实性时,她的大脑就开始疼痛。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放弃了去继续深思这个问题。听父亲说,8年前她生了一场重病,接连烧了几天,于是就落下了一些轻微的后遗症,虽然她自己也怀疑父亲说的真实性,但她又拿不出证据和理由去反驳。
  看着安然失魂落魄见到血的哆嗦样子,尹辉想起了当年的痛苦往事:被他逼着骂着凌辱着的安琪儿、哆嗦着像只可怜的丑小鸭,她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退去。就像现在这样一步步退着。终于她从楼梯上摔了下去。逼她摔下去的不是别人,是他尹辉!是他尹辉把安琪儿这么一步步的逼滚下了楼梯!多年来、尹辉最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这一幕!他悔恨了整整10年啊!看着安琪儿滚下楼梯,他本能的伸手去拉,可是拉了个空。一个趔趄他也差点摔了下去。在勉强让自己平衡一下身体后,他三步两步也几乎是以“滚”的速度跑到了安然面前。他见安琪儿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心竟然莫名一阵刺痛。又一次、他尹辉又一次伤害了这个原本不该被伤害的女人。他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那么情不由衷伤害她一次又一次。仿佛只有不断的伤害她,他才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舒畅。他明明已心痛得无法呼吸,却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死女人、贱女人,你死了好、死了干净!”安然脸惨白无血色、双唇紧闭,永远一副与世无争的面孔让尹辉又气又恼又恨。
  厨房忙碌的张妈,闻声急忙冲了出来。“天呀,血,少奶奶流血了!先生!”张妈的声音提醒了他、这才发现地板上的血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他感觉得了莫名的慌乱和不安。不就摔下了楼梯吗?怎么会流血不止呢?这血到底来自哪里?安琪儿,莫非你受了内伤?尹辉只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压上他的心头。让他想要呐喊想要骂街。恐惧如黑暗中的厉鬼随时要撕下他咬成碎片似的。他仿佛看到女人披着一头青丝、着青衣白衫正欲飞身离去。“不,安琪儿,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死!啥都可以就是不能有事!快,你们都还站着干啥呢,快找塔莎修女呀,快!”他近乎歇斯底里。
  “请你们救救他吧,他出车祸了!”他眼前浮现出初遇安琪儿时、那个穿着他工厂工作服的女孩儿站路中央、拦停了他们车辆的情形。她还一把夺了他手中的电话,只为了救那个幸运的受伤男孩。
  那一次,他发现了她那双美丽的眸子清澈动人。扑闪着纯、扑闪着真。
  “你、你怎么可以脱我的…”
  “脱你的啥…”
  “你混蛋、流氓,你怎么趁人之危,你可以叫醒我的。”
  “我有叫过你呀,是你自己睡得像小猪”
  初识安琪儿的一幕幕全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如果哪一天,你突然有钱了,你准备干什么呢?”他曾经装作不经意的淡淡的问她。
  “读书!”安琪儿不假思索的回答。
  “读书?”他惊愕得掉了下巴。
  “是的,读书!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上大学,拿一个烫金的文凭。然后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好赚钱养老家的亲人们,给他们盖一幢漂亮的房子。”在那个物欲纵横、遍地拜金女的年代里,安琪儿的回答无疑是混沌世界的一方净土。那一次,是他尹辉第一次的怦然心动。但是他没有表白,啥也没做。因为当时他还有那个娇小的结发之妻,她和安琪儿一样纯一样需要他呵护…
  可就是这样一位让他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的美丽女人,最终却伤在了他的手上…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08 18:31:03
谢谢朋友们支持\(^o^)/~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20 15:00:30
  3、回忆总是痛苦的

  如今当那个梦魇里安然一直害怕的魔鬼就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时,她知道这再也不能逃避再也不能用梦来解释了。她认为她的潜意识里有过的很多模糊朦胧的片段、应该也都是真实的存在。记得有一次,她在梦里好像是穿越到了什么地方,然后却又不知为何跌了下去…而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在她跌下的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身体虚弱无力的就像一片云一样给飘了出去,她想莫非那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
  她不清楚记得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模糊的记得各种谩骂吵闹后,有人将她抱了起来,对就是这个魔鬼,这个魔鬼竟然将她抱了起来!真可笑,为什么要抱她。她还感觉到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自己身上的某一个部位溢出…然后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拼命的扑打着双手。醒来,汗一场!才发现又是一个恶梦。
  后来,她就索性把所有记忆里的梦魇都归根到梦,归根到一个太过真实的梦。只是梦境都太雷同,没有新意…
  可是如今眼前的场景,让她更否决了自己以前的想法。到底梦境和记忆,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她也分不清楚了。梦魇、记忆、记忆、梦魇…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快变成了神经病!
  看着安然那双无助却依旧是清澈无比的双眸、和她在无助时最喜欢抱着双臂交叉胸前的样子,尹辉更坚信眼前这女人就是他苦寻多年的安琪儿。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又是那么陌生,她怕血时的恐惧模样、看到他时强作镇静却又无法掩饰的那份恐惧和无助样,都让他升起深深的爱怜和愧疚感。他记得安琪儿曾经说过,小时候她养的一条可爱的小花狗被城里人的车子碾死了,死得很惨很惨。从那时候开始,她就怕见任何流血的东西。尹辉在她美丽的大眼睛里又读到了女人之前的那份无奈那份凄楚。他心又是一阵刺痛、他真觉得自己这30几年的人生是白活了、曾经竟然只知道欺负一个女人过日子!而且是这么一个柔弱得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尹辉看看自己那血糊糊的手再看看安然花容失色的面孔,他本能的将他的手藏在了身后,他不想再让她的心有任何的伤痛和感触。接下来的事,他只想要好好保护她、疼惜她。此时,他真想对她敞开胸膛、揽她入怀,然后对她说那些甜言蜜语,对她说女人、让我好好来爱你、守护你这后半生吧。可是他不能、至少眼下他不能!他爱眼前这个女人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说爱吧,当年是他亲手将她送上了“断头台”!说不爱吧,自从她“走了”,他就一直莫名心痛、一直寝食难安。他曾动用所有一切能动用的力量去寻找有关她的一切讯息和踪迹。他一直不相信她就这么真的死了。当修女告诉他做最坏的打算时,那一刻尹辉就觉得天快塌下来了。他、是征服了 角半壁江山的丛林山鹰,看过无数的生离死别。何时为之动容过?唯独她,那个他永远也无法征服的女人、是如此困扰着他的灵魂。让他时而如暴怒的雄狮、时而如笼中的困兽。他一直想不明白,他和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发展到后面那么恶劣的关系。是因为新婚之夜?他的欲擒故纵?还是因他差点霸王硬上弓?在那个提着脑袋枕着手枪睡觉的日子里,他尹辉除了逢场作戏外,又岂敢儿女情长?因为他清楚的意识到,自从他宠爱有加的小女人亚养死后,他的命就不再属于自己,如果他不小心、哪怕是踏错一步,他的脑袋就不会在自己的肩上了。
  可是那晚,当修女到来后对他说的那一番话,让他再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在 角、死并不可怕,死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可是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最亲近的人弃他而去。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掉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的自己!那时、他失去了那个叫亚养的心爱女人…那个他之前唯一深爱过的女人!女人是在自家的屋子里跑出来时被混乱的流弹射中的。据说是有人故意冒充他的传话喊女人出来。而他当时正受岳父之命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谁知背后遭人暗算。等知道这一切时,他心爱的小女人已经入土为安。虽然堂叔还给他带来一撮小女人的头发、虽然堂叔这么多年一直照顾他跟随他左右,但是他不信,不信那一切是真的。他以为那只是权力争斗的阴谋、是离间或利用他卖命的借口。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尹辉悄悄避过一切耳目,亲自去刨了小女人的坟墓!看到的是已经高度腐烂的容颜…他取了几丝她的秀发,小心翼翼地包着。当辗转反侧的DNA检测报告无情的向他证实着一切都是真的时,他第一次尝到了剜心窝般的痛。那一刻,他发誓,一定要追查此事的真相,血债要用血来还!尹辉无法原谅自己,小女人亚养的死,他深深自责着。他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责任。那一年,她刚刚19岁…如花的岁月
  所以、当修女说安琪儿的情况不容乐观时,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亚养温柔甜美的笑容,看到她拉着安琪儿的手一起奔跑…而他只能无助的看着小女人拉走安琪儿……在他眼里、小女人还是个天真可爱的大孩子。他用百般的柔千般的情万般的爱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心疼着、娇溺着…可还是没能给她最安全的港湾…而眼前的安琪儿呢、面无血色。虽在他怀里,却感受不到活着的温度。他同样忘不了她那双清澈眸子里的纯真和善良。只是被迫来到 角后、这女人脸上就永远看不到笑容也看不出悲哀,永远面无表情。但是他却感受到了和失去小女人时一样的那种心痛、刺心尖瓣儿的痛…
  “小姐,强子来晚了,对不起!”几辆法拉利跑车嗖然而至嘎然而止。尹辉的心被拉回到了现实。强子和一帮兄弟团团围住了尹辉一行人,剑拔张孥、一触即发好不紧张!
  原创小说,请勿抄袭转载、也禁止脱离原作者的转发!谢谢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20 15:01:53
  4、回家


  强子的到来,让安然瞬间看到了依靠。那张有着较好容颜的面孔也由之前的紧张恐惧恢复到了正常颜色。她冷冷的瞟了尹辉一样,高耸的韩式美人鼻发出轻轻的一丝冷哼。然后大摇大摆的坐上了第二辆法拉利。
  尹辉爬滚江湖黑道白道这么多年、眼下这种局势他也只能当吃了一个哑巴亏。何况无凭无据,在人家的地盘上,他无法也不敢轻举妄动。“误会、误会,这一切都是个误会。”他打了个哈哈,干笑一声。强子也自然见好就收,毕竟眼下小姐的安全最重要,万一有个什么差池,估计他10个脑袋也抵不过来。
  “我家老爷说了,如果有什么得罪这位兄台的地方,请直接与我家老爷联系。凡事莫牵连上无辜。再说了,各位一看就是有几手的好汉,却为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若是要传递开来,只怕各位的面子上也挂不住吧!”强子扔下这句话后,朝一众跟班挥了挥手,一行人得令鱼贯上车,扬长而去。只剩下尹辉在此咬牙切齿、却也没咒天骂地,只是脸色阴沉的厉害。
  “刚刚老爷子给我信息说,请小姐务必回家里一趟。”强子看着安然有些紧张的说。
  “好的,我回去。”
  安然到也爽快的回答了。见此,强子才松了一口气。小姐的脾气他也懂的,虽然很温柔也很善解人意。可是对于让她回那个家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好几次回去,老爷子家里都闹得不开心。有好几次小姐还是抹着眼泪儿离开的呢。好在安家下人大大小小都挺喜欢这位安家二小姐的,没啥脾气不说还平易近人,从不摆小姐架子发小姐脾气。强子也是打心眼儿里敬佩着安然,只要老爷子交待下来要他为安然做啥事,强子都是尽心尽力的做到最好。
  车队浩浩荡荡一路疾驶、几弯几拐驶过一片繁华地段后,再驶入了南门富人区。最后停在了一栋占地几千亩的别墅前。汉白玉石砌成的2米高墙很好的遮挡了外面人的视线。墙头上电安全网环绕、电子监控更是密布别墅四周。想要飞只苍蝇进去都难。车队鱼贯至门前,遥控大门缓缓开启。进得门内,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灰色西装的身影在花园的凉亭里逗着一个小屁孩儿玩。而旁边停车场里,安然那辆红色的保时捷也早就被人开了回来、停得稳稳当当
  显然庞大的车队进来的瞬间自然也惊扰了凉亭里打闹着的一大一小。
  “妈妈、妈妈!”小屁孩儿飞快张开双臂朝安然怀里奔过来。
  “轩轩,你怎么在这里?”安然一惊。
  “外公说想轩轩了,外公让俊叔叔来接的。外公说妈妈今天也过来,所以轩轩就和舅舅在这里等妈妈。”
  舅舅?!安然这才发现远远坐着、穿着灰色西装、一张英俊面孔绷得紧紧的安子贤。如果这张脸不是那么高冷的话,那又得迷失多少女孩子呢?安然心里嘀咕着。有那么几次,安然还曾错把子贤当成了梦里的魔鬼,因为他们的脸和有许多相似之处。可又不那么完全相似。
  很多时候,她都无屑于给安子贤打招呼,因为更多时招呼了也是自讨没趣。就连轩轩和他玩儿,安然也提心吊胆,生怕轩轩不注意就惹火了这位冷面舅舅、然后安然又得多添各种难堪…所以多数时间她都不带轩轩回来这里,但老爷子召见了,那又另当别论。有时候,安然甚至觉得自己原本就不属于这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所以大家对自己才会如此是:视之若有若无!虽然如此想法,但却也没人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安然牵着轩轩的手还没走进屋子,轩轩就大声叫唤起来:“外公外公,妈妈回来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回荡在别墅的各个角落。赵妈和刘妈在客厅和厨房里穿梭忙碌着。听得轩轩如此叫唤,急忙奔了过来招呼着:“轩轩乖,妈妈来了我们小轩轩好开心喔。当然我们也都开心。安然呀,你怎么一年半载也不回来一次呢。老爷子可想你了,我们也都总惦记着你呢!”
  “哟、稀客哈稀客!我说轩轩啊、你那宝贝妈咪还舍得回来呢,还算有点良心惦记着这儿哈!”
  回家最怕的就是母亲这一关,这也是安然不想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她总觉得,母亲对自己好遥远好遥远,远得虽近在咫尺却无法碰触无法亲近。妹妹安吉儿可以依在母亲怀里撒娇、哭闹,可以和母亲窃窃私语、说说心里话悄悄话、可安然不行。她总觉得有一条很深的沟横在她和母亲之间,让她们彼此无法跨越。所以5年前正杰向她求婚时,她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因为她想要快速逃离这个家。这个虽然富有被很多人羡慕嫉妒的家。但她在这里却是徒增烦恼。
  “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孝,女儿不好,女儿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安然早就料到会有这出戏,回与不回、她这位妈妈都不会给她轻松日子过。
  “得了得了,我可受不起,你不回来好歹我还有另一个女儿呢!不过你还记得叫我妈,还算有一点良心。哎、女大不中用、翅膀硬了就飞了,哪还想得起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呢?也不怪你,世风如此哈。家的都这样,何况…”
  母亲念着叨着突然话吞了一半下肚。

  
楼主竹林雾雨听梦 时间:2017-07-20 15:02:59
  抱歉抱歉前段时间太忙,今天来连更两章以示歉意
  
作者:寒夜风萧 时间:2017-07-21 09:51:33
  支持,加油
作者:张惠雯 时间:2017-07-27 14:12:17
  支持。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7-29 08:01:06
  @竹林雾雨听梦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老夫发言 时间:2017-07-31 10:35:52
  顶一个。
作者:白耘 时间:2017-08-02 15:19:24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