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21】—悬疑推理— 《敦厚的小偷》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1 09:17:24 点击:503 回复:4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敦厚的小偷(推理悬念小说13000字)
  
  内容提要
  在大学包食堂的方林,回家发现存折上的钱被人取走了。门锁、抽屉锁没有撬动的痕迹;存折上的钱是被分六次取走的。谁取钱这么从容、温和?这可是一家人的保命钱啊!
  方林开始怀疑、调查,为此弄得财散妻离。在走投无路时,意想不到的是这钱又回到了他的存折上,而且恰好又是分六次存上的。谁搞的这个恶作剧?看后令人慨叹不已。

  一 存折有人动过

  方林两口子承包了一个大学食堂。外行,新入门,忙得两口子不亦乐乎。几天没回家看看,方林不放心。这不,凌晨一点了,硬又骑着个单车从大北郊赶回来了。
  农历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方林缩着个脖,歪歪扭扭骑到家,身上却冒开了腾腾的热汗。
  一进小区,路灯就不亮了。真是个贫民区,妈的!方林骂着,把车扎到车棚里,摸黑上了楼梯。楼道里黑洞洞的,到处弥漫着湿漉漉的新煤味。天冷了,各家都备开了取暖的煤球,楼道里码得几乎没法走人了。黑对黑,这楼道显得更暗了。
  走到三楼,一磨弯,方林突然被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碰了一下。方林往漆黑的地方一摸,弄了一手黑煤,什么也没抓到。他感到有些疑惑,刚才分明……哦,这是在三楼,刘庆那小子,……他突然一惊。刘庆都死快一年了吧,怎还这么恋家?方林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小光屁股在一起长大,这才几天,四十多岁的人就……唉,真是人生无常啊!方林直怨自己晦气。
  伙计,一路好走吧!侪辈还得在人世间受罪!方林不是一个很胆大的人,但对刘庆他倒不甚害怕。刘庆是个很面的家伙。
  匆匆忙忙上到家门口,累得方林气喘吁吁的。他摸摸防盗门,门锁得好好的,于是便松了一口气。昨晚做梦,有人把他家的防盗门打开了,吓得他后半夜就没睡着觉。
  进到屋里,打开灯,他直奔里屋的柜子旁。两只对称的立柜静静地立在墙角起,他目光落在了柜子下边的抽屉上。立柜好好的,抽屉好好的,没有什么变化。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抽屉,仔细检查里边的东西。一切照旧,他最操心的那本定期一本通存折和户口本、结婚证本、已无用的旧粮油证本,被一条黑包线皮筋绷着,安安静静地躺在房产证的下边。他松了一口气,重新把东西放好,锁上了抽屉。
  他烧了一杯水喝着,心里有点抱怨工行里的那位挺热情的女营业员。那些钱本来他是分几批存成死期的。陆续到期的时候,女营业员介绍了这种定期一本通存折。这存折还定期,还可以陆续分批支取,互不影响。他当时就是要打算做生意的,不但需要用钱,而且往后怕也没有时间来回跑了,于是便欣然接受了那姑娘的建议。孰料存在一起,他又有了心病。钱分开存,假若要丢,也就丢一部分。这一丢,可就……
  这点钱可是几代人的心血和心意呀!母亲死得早,父亲后来又出了工伤事故。父亲临终时,把他叫到床头,艰难地叮嘱道:“上边可能要赔偿一部分钱。这点钱你要供孩子好好上学,我看小明很聪明的。你没上完高中就参加了工作,我一直觉着对不起你。咱家也应该出个大学生了!”其实父亲没有把话说完。父亲想说,以你那懦弱样儿,再挣一笔钱供孩子上学,那是非常难的呀!
  单位里一共赔了九万块钱。方林把这九万块钱视作命根,存在银行,专款专用。这钱就是孩子以后上大学的学费钱,再难,也不能动这钱。可是,随着两口子的陆续下岗失业,家里的生活来源就出现了困难。怎么办?赶快找事干,挣钱。于是,他们便承包了这个大学食堂。包食堂,扎本钱倒不大,但这活儿就是有点缠人,早起晚睡,一会儿也离不开,两口子都得住那里。可这家……看门,倒是件令人头疼的事。
  方林喝了一杯水,抽了一支烟,乏了,困了,眼皮睁不开了,他赶快拉开被子,准备睡觉。可是,刚合上眼,他把眼又睁开了。他觉着那个存折有点不对劲。去食堂时,好像是把那存折正面朝下放着,怎么现在这一眼就看到封面了呢?他重又披衣起床,打开了抽屉。存折里边的钱数安然地躺在上面,一共是九万五千五百元整,没少一分。他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可能是这一段太忙的缘故,什么都记得差三落四。这一次可记好了,存折的正面朝下。

  二 巨款分六次取走

  此后的几个月,无论再忙再累,方林每周准时回家两次。如他回不去,便让妻子回去看看。
  方林回家,首先便会打开抽屉看看存折。存折正面朝下,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上面压着大大的房产证。方林自己都觉着有点好笑,我这是不是有点神经质呀!
  他把这事给妻子说了。妻子嗔他道:“你这人,难成大事,心眼太小!”方林不好意思起来:“咱不就是小人物嘛。要是大款,能会在乎这几个钱!”“你永远也成不了大款!你连想也不敢想!就你那德性!”妻子对他是一百个不满意。妻子也算是有几分姿色的人,且还比他小几岁,看上去比他年轻得多。他是个把什么问题都看得过于严重的人。一失业,他觉着日子简直无法过了。
  妻子看问题比他乐观得多。“活人还能把尿憋死”!这是妻子的口头禅。这次包食堂,决心就是妻子最后下的。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眼看快到春节了,吃苦受罪吧,操心费神吧,总算这一学期块熬过去了。方林舒了一口气。
  可是算了算账,并没赚多少钱。穷学生,吃饭挑剔,还不舍哩花钱。唉,这学生食堂是发不了财的。方林有点泄气,而这时候学校却又催着让缴下学期的承包款哩。方林把手里的钱仔细算了算,还差四千块不够缴,于是便和妻子商量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把存的钱取出来。”妻子没加思索便说出口来。“这逢年过节的,还能去借钱不成!”
  也只得这样了。方林心里是很不情愿的。他发过誓,不是孩子上学用,决不动这笔钱。可现在不干也不行,他是和校方签过合同的。再说,这生意好歹也能顾住一家人的吃喝。唉,思前想后,方林终于下了决心,取出一些钱,一旦经济好转,赶快把钱再存回去。
  方林回到家里,把抽屉打开,把存折抽出来,心里谋划着取多少款的时候,眼睛突然瓷住了。只见存折的最后余额上,仅剩了五千五百块钱,大头已经没有了。
  方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湿毛巾擦了擦,揉了揉,仔细看上面的钱数。确实,仅剩了五千五百块。九万元钱,被人分六次取走了。取钱的方式也奇特,由少到多,由小笔到大笔,呈金字塔形。最后一次,一下提走了三万块。落款时间是十一月十日。就是说,离现在已快两个月了。
  方林一下子蒙了过去。
  方林在地上歪了好一阵子才苏醒过来。他掐掐自己的人中、手虎口,感到很疼,不是在做梦。那么,这钱真是被人取走了!望着存折上现实的数字,方林这时候才像小孩子那样,眼泪扑簌簌流下来了。
  九万块钱,九万块钱,这是自己的命根子啊!这是儿子的学费钱呀!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说不见就不见了呢?这房门锁得好好的,这抽屉也锁得好好的,每次打开抽斗,这存折也放得好好的,是谁把这钱取走了呢?都说我是小心眼、细心人,我这细心的啥呢!我要是细心,每次都打开存折看看,也不至于丢得这么多呀!我好粗心,好糊涂,好笨蛋呀!方林一下一下打起自己的脸来。
  也不知打了多少下,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的,方林满脑子都是存折和一摞子被视为命根子的钱。他一夜没合眼,天明时,脑子才有点冷静下来。
  他把屋门、防盗门都打开,仔细观察锁的各个部位。门锁没有丝毫的撬动或异样的痕迹。抽屉锁倒有几丝金属划动的痕迹,但不注意看也根本看不出来。那么,这一定是熟人作案了。
  熟人,哪个熟人?他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电影,觉着没有头绪,于是想到了报警。然而只一闪念,他便打消了这个想法。不能报警,那太令人难堪了。自己的家,自己的钱,被人进来多次取走,自己竟没发现,这是何等的粗心啊!再说,这事都过去了快两个月了,还会有破案的线索吗?另外,如果是自己人把钱取走,怎办?方林不但心眼小,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他决定自己先查一查。
  从何着手呢?这钱不是一次取走的,而是分了六次,整整六次呀!出入这么从容,像在自己家一样;而且时间也把握得好,自己回来看,往往能看到存折。依此分析,只有最亲最近的人,才有这个条件了。
  咱最亲最近的人都谁?无非妻、儿这三口人。除了这三个人,谁还能从从容容地进来!咱平时又不咋和人来往;穷亲戚也大都在农村。他脑子里开始梳理起线索来。

  三 儿子有嫌疑

  他首先想到了儿子。儿子今年上高一,是个很懂事和非常操心学习的孩子。他从上高中便开始住校,除了星期日才在家住一晚上。这一年多没和孩子交流谈心,是不是大了,思想抛锚,变坏了?
  唔,星期时儿子有时往食堂来吃饭,耳朵上也是塞着耳塞,哼哼唧唧地唱着,满新潮的。他有些看不惯,曾说过儿子几句。儿子满不在乎的笑着,说他的思想太老化了。
  这孩子是不是就没去上学,拿着钱跟别人去干坏事呀?!
  哦,对了,这两星期,儿子回来都没在家住,非也住到食堂,和他挤到一起。说家里凉。别是个障眼法吧。为什么偏偏这两星期不在家住了?孩子大了,心眼也长出来了。这社会风气太坏了,年轻人最容易学坏的。那么……他不敢往下想象了。
  儿子一学坏,这一家人就完了。他突然想到父亲。父亲对孙子是寄予多么大的厚望的啊!可我……爸,我是个不孝子呀!他突然迁罪起包食堂来。如果不是包食堂,以他的细心,会不洞察到儿子的动向?他是不会让儿子走到这一步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苦笑起来。我是又把问题看得太严重了。自己的孩子自己都不了解吗?孩子是那样的人吗?这么快就学坏了?高中课程那么紧,他哪有功夫呀!不过……他决定先试探一下孩子。刚好第二天是星期天,儿子在食堂吃饭时,他把儿子叫到了一边,说看一下最近一次月考的成绩。
  儿子从兜里掏出来,很不好意思地递给了父亲。方林一看,眼模糊了。儿子的分数平均是在90分以上,语文竟吃了96分。错怪孩子了。那么,这钱是谁取走的呢?

  四 侄子接触过钥匙

  他又竭力往自己人身上想。唔,这几年基本上没咋和亲戚来往。自从下岗后,亲戚们来回走动的次数就少多了。妻子常抱怨说,现在的人眼皮真薄呀!你有了,亲戚们对你热乎的不得了,一穷,再也没人扒头看看你了。
  妻子说的话是有道理的。三年前,妻子刚下岗,就得了个大病,腰间盘突出。妻子是在纺纱厂上班,整天站在机器旁,弯腰低头的,一来二去就积攒成了腰病。不歇时,提着劲,不咋显,这一泄劲,病就出来了。他们赶快去医院看。医生说,赶快住院吧,再疼下去还麻烦哩!
  可是,住院,麻烦又来了。儿子年幼,刚上初中,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家睡过,让他一个人在家睡,他感觉有点害怕。这不,勉强在家睡了一晚,却是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晚上,说啥也不在家睡了。没办法,他只得给妻子的表弟小民打电话。小民在水厂工作,现在基本上还是个旱涝保丰收的行当,因此,家里的生活还可以。妻子只比小民大一岁,表姊俩关系一直很不错。现在,只有麻烦小民来帮他看看门了。哪知小民接了电话,开头几句还挺热情的,一听说表姐有了病,突然就把电话放下了。他以为电话可能出了故障,就重拨了一次。然而里边“嘀嘀”响了半天,再也没人接电话了。他这时才悟出小民是误会了。他以为表姐有病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想问他借钱,因此没把话听到底,就把电话挂了。唉唉,现在的人呀!
  没法,他只得给在这座城市打工的老家的远房侄子打电话,让他来陪儿子睡了一段觉。
  一想起侄子,他心里蓦然一动。他曾经给过侄子一把钥匙。不过,侄子不在这儿住时,曾把钥匙还给他了。然而,侄子就不会配一把吗?唔,这一段这孩子都没来过了。听说他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这物流公司本身就是一个流动性很强的行当,侄子又没啥特长,恐怕……另外,他这年里还准备结婚,正是用钱的时候哇!想到这里,他赶快给老家的堂哥打电话。堂哥一听是他的电话,很热情,说儿子的婚事好期定在年二十四,要他一定回来同贺。他问侄子是否还在物流公司,为何这段不给他联系?哥说,他早不干了,去南方发展了,刚安置住。他心里开始有了疑惑。
  侄子不在这座城市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况且,在南方刚安置住,婚期还如期举行,是否……
  他没有打草惊蛇,先分析了一下侄子是否具备作案的条件。侄子的性格和他有点类似,这大概是遗传基因在起作用吧!不过,侄子到城里后,好像也不那么老实了。现在的社会影响太厉害了!再者,侄子毕竟不经常来。如果这段频繁进出,会没人知道吗?
  他敲开了邻居的门。他们这栋楼是条形格局,分左中右三个门洞。他们居中,每层楼两户人家,对门。邻居杜大妈打开门,看是他,问道:“您家咋回事,近段安静多了。您那口子……”“她现在找了个工作,离家远,吃住都在那里,不常回来。”他搪塞了一下。包大学食堂的事,他谁也没告诉。“最近有没有人来找过我?”他问。“没咋注意。现在儿子安这封闭式防盗门,外边的动静都不咋能听到。我常埋怨他,现在的人都有点像坐监一样。”杜大妈很健谈。“不过……”她皱起眉头想了一下,“有一段时间了,那天晚上,我出来倒垃圾。开门时,从防盗孔里看到外面有一个人,高高的个子,瘦瘦的。我咳嗽了一下,那人就匆匆下去了。”“看见脸了没?”方林忙问。“没。那人好像挺文气的,穿的衣裳也不破。”
  他没再问下去。从杜大妈描述的人来说,肯定不是侄子。侄子个子才一米六多一点。方林怀疑侄子的念头淡了下来。那么,这高个子又会是谁呢?

  五、人不可貌相

  方林暂没把丢钱的事告诉妻子,只是把剩余的钱取出五千块,交了承包费。
  事情看上去很平静,方林心里却像鳖咬着那样的难受。他本不是一个度量很大的人,但这次他只得忍着。强忍生火,他口腔里、嘴唇上、鼻孔下边都出现了溃疡和溃烂。
  排除了侄子有作案的嫌疑后,他再也想不到还会有谁能进到他家里。难道这贼是飞进去的?连日来,他不知把凡是有一点印象的人在脑海里过了多少遍,可始终理不出头绪来。
  这几天,他也不往家跑了。大头已丢失,家还有什么可挂念的?晚上,他也住到了食堂里。
  这学校食堂是个通体大屋子,只是在西山墙处界出一部分地方,做操作间和放杂物及住宿。住宿的地方用五合板隔开成一个大间和一个小间。大间住工人,小间则住着方林两口子。板子薄,两边有什么动静,稍一留神,对方都能听见;门也是象征性的,搭脚一跺,就会踹开。方林原本就想把那存折拿到这里的,后来看看这里不保险,才搁在了家里。想不到……
  方林晚上没再睡着过,躺到床上辗转反侧,这头睡睡,那头睡睡,折腾得床上没一点热气。他和妻子没一个被窝睡,但就这也影响妻子的瞌睡。妻子这一段不知发现了什么苗头还是怎么的,对他越发不感兴趣,动辄便骂骂咧咧起来。方林不敢吱声,只得小心地忍着。
  一晚,方林好不容易才迷糊住,突然就听到了“橐橐”的响声。他不得不又睁开了眼睛。原来又是吉二保那小子。吉二保好象尿泡有点小,还爱喝茶,因此天天晚上起来解多次溲,影响大家睡觉。他曾说过他多次,但他这毛病就是改不了。
  今晚方林听着吉二保那熟悉的脚步声,蓦然一警觉,脑子一下子清醒起来。对,吉二保不就是高个子嘛!不就是瘦瘦的嘛!且这家伙走路慢搭似悠的,不就给人有点文气的感觉嘛!方林好像有点毛塞顿开。
  吉二保是老家堂兄给他找的人。包食堂时,由于完全是陌生的行当,方林心里没一点数,于是便找堂兄帮忙。堂兄便给他介绍了吉二保。吉二保和堂兄是同学,常年出去给人家打工,对餐饮业有一定的了解。于是,他就把吉二保请来了。吉二保是个很磨蹭的人,外号“屁股沉”,到哪儿一说话就起不来了。他一来,方林就有点讨厌他。
  吉二保刚来那几天,学校还没安置好,方林于是就让他住在了家里。这家伙真是井里蛤蟆没见过天,他连防盗门锁都不知道咋拉开的。那天他开门往外转,半天竟没把门打开。因此,方林一直有点瞧不起他。这几天他脑子里对熟悉的人过电影,滤了许多遍,都没有想到吉二保。这样的人,他会……人不可貌相,这家伙他是不是装笨蛋,让人不防他呢?这几个月就他去过他家,且对他家的锁感兴趣。他是具备一些作案条件的。那么,他有时间吗?哦,对,有时间,每周周末的两天,吃饭的学生很少,不忙,这家伙在开过晚饭后,常借故出去喝酒,一出去便是一两个小时,难道……
  这家伙应该是具备作案时间的。方林模拟了一下,从这里回家,骑自行车是三十分钟。如果骑电动车或打的,十几分钟就会到家。把存折拿出,可说是绰绰有余。而他在星期天,常爱往市区看热闹,这会不会……
  方林又想起一件事,吉二保说了两天了,要回家看看。这家伙,他孤身一人,家还有什么牵挂?他是不是要把钱转移走哇!方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方林来了个将计就计,他准了吉二保的假。吉二保前脚走,他便也打车跟了过去。
  吉二保的家,也就是方林的老家,离省城不过百多里路,坐车不过两个小时,就会到家。吉二保这次没有进自己的家门,而是去了村子后地里的一个菜园子。方林离老远吊着,有点疑惑。这家伙,他去那里干什么?难道要把钱埋地下?
  吉二保径直进了菜园子的茅屋里。方林悄悄摸到了屋子的后边。刚站到墙下,便听到了里边的说话声。“……快,快吃吧!这是食堂里昨晚才煮好的羊头肉。这有酒,多吃点,有劲!”吉二保的声音。
  让谁吃?吃那么多干啥?方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里边吃肉和喝酒的声音很响。不一会儿,里边传出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
  这是在干啥?方林有些好奇,找了两块砖垫住,立起脚从屋檐缝里往里一看,立时愣住了。里边两个人脱得赤条条的,一个胡子拉碴四十多的男子正趴在吉二保屁股上呢!
  原来这家伙是个同性恋!方林一下子泄气了。

  六、何春其人

  把脑子里认为所有有作案嫌疑的人几乎都排除后,方林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最不愿意怀疑的人身上,那就是妻子。
  最有作案时间、条件的,就是妻子了。她为什么那样做呢?方林有个难言之隐。他早已察觉妻子有移情别恋的意愿,但一直没抓住真凭实据,现在……
  妻子也正在怀疑她。早在方林回家取钱的时候,几天竟没把钱拿来,在校方又一次催促下,方林才又回家拿来了五千块钱,妻子就窝了一心气。方林越来越变得唯唯诺诺、拖拖沓沓起来,简直不像个男人。以前可不是这样,方林心虽小,但办事却挺认真的。莫非……
  妻子心里咯噔了一下,随之脸上泛起了一层红晕。“你这个小心眼呀!我还没做对不起你的事的时候,你就……你不要逼老娘。说实话,无论哪方面,我早已忍受不了啦!”
  今天上午吉二宝刚走,方林就说有事要回家一趟,妻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中午这饭还做不做?少两个人能忙过来吗?然而方林竟不把这生意当成一回事,她嘟噜着他走着,真让人气死了!
  方林下午两点才回来,两口子一下子干开了仗。“你回家干什么去了?”“你管得着吗?”“这生意还想干不干?”“你想干你干,不想干不干。”“你这段咋啦,阴阳怪气的!我哪点做对不起你的事啦?”“谁做谁知?”“放屁!”妻子恼了,“这天天我贴在这儿,没明没夜地干,你还怀疑怀疑这,怀疑怀疑那,你算个啥东西呀!这日子没法过了!”妻子摔着东西哭起来。
  往常妻子一发火,方林总要让几分,但今日方林没有让。“不想过不过,我看你早就不想过了!”“那……好!”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把东西匆忙收拾了收拾,掂起提包回家了。
  妻子刚走一会儿,方林气还没下,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几个工人站在面前。为首的叫何春。何春是做早点的师傅。此人长得壮壮实实、墩墩扎扎,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早上做那六十厘米口径的一大锅糊辣汤,他不让人帮忙,自己趔着就能从火上端下来。何春是个熟练工,自己的几项活做得精细又快,从不让人帮忙,又从不耽误事。按说,他是为这生意做过大贡献的,然而……
  何春不是一个省事、安分的人。此人嘴刁、眼花、脾气暴躁。他之所以窝在这里干,是与他一来这里,和方林的妻子一见钟情分不开的。方林比妻子大几岁,又因日子过得不称意,显得又黑又瘦又老;何况,方林的性格与妻子的性格格格不入,两口子常生龃龉。何春一来便看巧了。何春便和方林的妻子套近乎,一没事,便坐在桌旁用那花花的饿俄的眼睛盯着方林的妻子说笑话、拉家常。方林的妻子和何春一般大,都是三十八岁,可以说是同龄人;又因俩人性格相投,都是躁躁的爽爽的,故俩人说话挺投机的。再者,方林妻子还有个难言之隐。方林本就不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人,又因这几年的日子过得不爽快,因此性能力便每况愈下。俗话说三十如虎,四十如狼,方林的妻子正是性饥渴的时候。每每和方林作房事,往往感到不满足。现在看到何春那一身结实的腱子肉,不由得心旌摇动。不过,方林的妻子还是有一定的自制力的。她是大城市里长大的人,对农村的人有一股天生的讨厌、排斥感;再则,儿子已经大了,招不好……所以说,她一直犹豫着。方林晚上一不在这儿住,何春就特别粘粘糊糊的想勾引她,甚至半夜还敲过她几次门。好在她都勉强忍过去了。然而现在……
  刚才两口子的吵架,何春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的,他心里一阵窃喜:机会来了。他便鼓动着几个人过来了。
  “方老板,咱这一个多月的账都没结了,该结账了。”何春盯着他,开口了。
  “是呀,该结账了。”何春身后的几个人也随声附和。
  方林气本就没消,一听这便有点恼了:“咱不是每到月底结上个月的账嘛,这半三搁四……还按老规矩办!”
  “兄弟们都没钱花了;再说天这么冷,都要添点厚衣裳什么的。我前天就和老板娘说了,她已经答应了。”何春不怀好意地盯着方林看。
  “对,赶快结账。不结帐,咱下午就不干了!”几个人开始起哄。
  这学校里的应时饭是不能耽误的。一耽误,往后就很少有人来吃饭了。老婆已经答应了。方林有点猝不及防。这承包款刚交过,钱根本打不过来转身,怎……方林气不打一处来,他给妻子拨了个电话。
  妻子刚进家门。手机一响,她打开一看是他的,就想放电话:“弄啥?”方林把情况说了。“哦,前天我是承当何春了,他说急用钱,可没……”方林把话筒给了何春。
  何春一接过话筒,脸上马上堆起了笑容:“呵,嫂子,这话……”“我只承当你一个人,你怎……”“嗨,嫂子,他们一听我要钱,就都过来了。这怎能怨我。”
  方林妻子沉吟了一会儿,道:“好,您先干活吧,晚上我来再说。“那好,咱老弟看你的面子。”何春放下电话,脸上挂着笑容,招呼几个人道:“走,伙计们,干活去,老板娘晚上来了再说。”几个人闹哄着,跟着何春干活去了。何春俨然像老板似的。
  望着何春的背影,方林脑子更加清醒了。咱们知道,方林是个心眼比较细的人,何春来了以后,和妻子眉来眼去贴近乎,他早就看不惯,只是碍于他的手艺,才忍着没说出口;而妻子则是一个劲地夸赞何春。他起初没咋在意,后来妻子老催他晚上回家看门,他心里就有些不快。现在看来……方林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这钱……?还有……对,何春下午两点以后经常出去,说是一个亲戚的生意需要他指点。是不是他和妻子……自从排除了侄子作案的嫌疑后,他就不单单认为王大妈说的高个子为唯一的偷钱人了。
  “我真是养虎为患呀!”方林直捶自己的头。

  七、财散妻离

  刚开罢晚饭,妻子就来到了。一来,便和方林大吵大闹起来。
  妻子问他存折上的钱哪去了?她在家翻看了存折。“你还问我呀?!”方林一看妻子的脸色,气也不打一处来。“你说吧,钱你取出来都放哪儿了?”“是我放哪了,还是你放哪了?你他妈做的好事!”方林为妻子的倒打一耙非常震怒。
  “你说,我哪点对不起你了,你竟这样!咱这还算两口子吗?!”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亏你还能说出口!我他妈早就戴上绿帽子了!你的心……”方林一口气出不来,胸口憋的疼起来。“你怎么戴绿帽子了?你怎么戴绿帽子了?今天,你必须和我说清楚!”妻子也不依不饶起来。……
  两口的大吵大闹,早惊动了干活的工人们,都站在外边看笑话,没有一个人过来劝。还是搭晚才回来的吉二保,刷完锅过来,念及老乡的情分,劝开了。
  妻子躺在床上呜呜地哭,把什么东西都摔了摔。方林捂着胸口,疼得想躺地上。
  吉二保进来,先劝了方林妻子几句,然后把方林搀了出来。
  “哎呀,我说老弟,俩口子有啥炒的,让人家看笑话!”吉二保把方林搀坐在大厅里学生吃饭的桌子旁。
  方林本来有轻微的冠心病,这时候疼得龇牙咧嘴的。他坐下,喘了几口气,疼痛才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拉着吉二保的胳膊道:“保哥,你整天在这里,还不知道她……”“我看弟妹这人挺好的,又泼辣又能干,没见她有……”“唉呀,保哥,你哪知道内情呀!”他想把存折的事说出来,话到嘴边顿住了。“我们的日子无法再过了!”
  “哪能那样说呀!”吉二保见他还过神来,进一步劝他道:“你坐一会儿;或者今晚你住家里。待会儿我再劝劝弟妹。都几十的人了!”
  方林听了吉二保的话,待胸口不咋疼的时候,骑上车子摇摇晃晃回家了。哪知他这一让步,真的落了个财散妻离。
  吉二保本想劝劝方林的妻子,到门口一听,何春在里边,突然一激灵。他知道何春不是个东西。这家伙趁虚而入了!方林呀方林,这一下你完了!
  原来方林刚被吉二保拉出去,何春就挤进屋里来了。刚才两口子的吵架,他在一边暗自得意。一个罪恶的念头,在他心里生出来了。
  他忙给方林妻子倒了一杯热茶,端她面前,然后便甜甜地劝起她来:“嫂子,先喝点水,消消气,啥事都得慢慢来嘛!”
  方林妻子正在哭泣,听到何春款款的劝说,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何春那深情脉脉的眼神正望着她时,她的心碎了。她把何春当成了知己;她把丢钱及方林怀疑她的话一股脑都倒给了何春。
  何春听得心花怒放。他进一步挑拨道:“这钱谁会取走?小偷那么大胆吗?那么温和老实吗?还分六次取,他不要命啦!哪有小偷把钱取走还把存折重送回来的!这不是天方夜谭嘛!这不是在编天大的笑话嘛!可见,方林他变心早了!”
  方林妻子听着,仿佛突然茅塞顿开。她突然把心横了一横:兴你无情,也别怪咱无义!你不念及夫妻情份,也别怪老娘……
  那晚她和何春住到了一起。

  八、失而复得

  方林终于和妻子离了婚。妻子念及儿子跟方林生活,房产和家里的一应物品都不再要了。她和何春承包了学生食堂,合同期满后,把食堂转让给了别人,然后双双去了南方。
  方林害了一场大病。想不到因为包了这么个破食堂,竟弄了个人钱两空!方林觉着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大大的噩梦。噩梦醒来是现实。家里已没一文钱;自己又贫病交加,不是为了儿子小明,他真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
  待身体稍好了点以后,方林便开始到处给人家打工。这期间,不知吃了多少的苦头。
  话休絮烦,却说方林的儿子转眼已经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一下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名牌大学。儿子把通知书拿回家,爷儿俩望着上面要交的三万多块钱学费,不由得抱头痛哭起来。
  三万块钱,三万块钱呐!那钱要不……方林突然想起了妻子。真是最狠莫过女人心呀!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妻子离婚时说不要家产,方林更确定钱是妻子拿的。这个狠心的婆娘,如今……
  借钱吧,往哪儿借?这年头,谁会借给一个穷光蛋钱呀!求助政府吧,都知道他爸的抚恤金。思前想后,方林再也想不出好办法。最后,方林突然狠了一狠心,他和儿子商量道:“明儿,把咱的房子卖了吧!”儿子一听,懵了:“爸,你住哪儿?”“别管我。我找房子住。”“要那样,我就不上学了!”“别,快别那样说!你是咱方家几代人的希望啊!再做难也要……” 儿子哭得泣不成声。
  方林站起来,拿出钥匙,打开抽屉,去拿房产证。这房子已经二十五年了,是方林的父亲单位里盖的公寓房。他们住在这里一直没挪窝。房产证是1999年才补发的。
  方林打开抽斗,首先便看见了房产证上边搁放的那个令人伤心的存折。这一定是那个狠心的婆娘看了搁在上边的。他把它拨在一边,去拿房产证。存折脱落到一边,页码很散松。方林不由得又把它拿了起来。存折呀存折,你害得我好苦哇!方林拨弄着存折,突然睁大了眼睛,只见存折的余额上赫然印着十一万三千元整。方林惊愕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他忙把儿子叫到了跟前。儿子一看,也惊骇的不得了。
  有人往存折上存钱,由少到多,恰好也是六笔。第一笔仅存二百块钱,以后逐渐增多,最后一笔竟存进了八万!
  爷儿俩感觉像是在做梦,互相掐掐脖子的肉,都感觉疼,这才相信是真的。
  谁存进的钱?为何恰恰和取走钱的笔数一样多?除了他们爷儿俩,谁还能进他家如入无人之境?他爷儿俩感到一阵惶恐,不由得在不大的屋子里四下搜寻起来。

  九、真相大白

  爷儿俩在屋找了半天,什么痕迹也没发现。方林感到这事太蹊跷,便对儿子说:“这钱在没弄清楚来历之前,咱不能动。咱再穷也不能收不义之财。”
  儿子又拿过存折仔细看了看,说:“这钱比原先都多出一万八呢!”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爷儿俩面面相觑。方林忙把抽斗合上,示意儿子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瘦得几乎变了形,两只失神的眼睛显得特别大。
  儿子脱口而出叫了一声“妈”,但旋即脸色便暗了下来:“你还回来干什么?”
  方林妻子上前拽住儿子:“孩子,我对不起您。”两眼滚出热热的泪水。
  方林从里屋出来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两人简直互相认不出来了,四目圆睁了老半天,终于都滚出了混浊的泪水。
  “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方林妻子嗫嚅着,从兜里掏出一封信,“是他把我送回来的。”
  方林把信打开,一看,心里不由得慨叹起来。信是这样写的:
  方哥:你受委屈了!感谢你救了我母亲的命,也请你原谅小弟使你弄成了现在的处境。我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呀!
  方林爷儿俩如坠五里雾中。
  我从里边刚出来,母亲就有了病。到医院,人家就要让先交两千块钱住院费。我从哪里弄钱呀!望着母亲疼痛得难受的样子,我的心碎了。母亲熬寡把我拉扯大,而我又没走正路,我对不起她老人家呀!可现在……
  那天我在菜市场旁边站着,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感到茫然和无奈。而恰在此时我看见了你。你还是老样子没变,只是更瘦、更黑了。我心里蓦地一动。听我妈说你还在老地方住,方叔也不在了。想不到……人生真是无常啊!
  我正要和你打招呼,话到嘴边突然顿住了。我有些自卑。兄弟路子没走好,愧对……咱已经十几年没见面了吧,我的形象不知在你印象里变成什么样子啦?你还愿意搭理我这个小兄弟吗?
  回到家里,你的影像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但不知怎么,大概是出于职业的敏感吧,我却想起一件往事。你知道,少年和青年时代咱俩是最要好的朋友,我经常去你家玩。那时候,你家简直是我俩的乐园呢!记得你开门时,我发现你家的钥匙很奇特,两把钥匙都是直片,一个前边有个豁口,一个后边有个豁口。我当时感觉有点好笑,想告诉你,可没有说出口。现在……我心里一动:不知你家换没换门锁?我想试一下。
  方林知道是谁了。
  我凭记忆配了两把钥匙,晚上去了你家。我知道你在北郊包食堂,你们都不在家住。我跟了你两天。然而那晚上,咱俩碰了面。
  方林想起了弄一手煤黑的那个晚上,想起了碰住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原来你家的门锁都没有换,我轻而易举的就进了你家。我在里边跟一个开锁高手学过,你家的抽屉锁我赖好一弄就开了。我翻动了你里边的东西,看到了那个存折及一个小本子背面记的密码。我当时就疑惑,你干吗用那样的方式存钱呢?
  但我想要把那存折拿走的时候,我犹豫了。毕竟咱俩是最要好的朋友哇!我知道你生活得也不容易。这样做太对不住人了。我把存折又原封不动地放在了那里。
  出来到三楼的时候,咱俩打了个照面。我身子往下一缩,你摸到了煤球。你骂了一句刘庆,我差点笑出声来。看来还是咱们仨有缘分呀!
  看到这里,方林也苦笑了笑。
  回到医院,母亲说人家来催几回了,要赶快缴住院费,否则……我终于下了决心。
  我从你存折上取出了两千块钱,把存折又放回去了。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先救急再说。如你发现了,也就算了,我再想别的办法。然而……
  方林感到有些惭然。
  当然,不能全怪你粗心——我知道你心很细的——,我把存折是又按原来的样子放好的;我没用你的身份证,只是记了一下号码。这期间,我又想了好多办法,可是,现在这钱太难弄了!我不得不又……
  好在母亲的病终于治好了。我真要好好谢谢你了,方哥!母亲曾追问过我看病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我一直拖着不敢给她说。
  母亲出院后,我便急着凑积还你的钱。我知道侄儿还在上学,而你的生意也得用钱;而更主要的是你一旦发现钱不见了,肯定急得要死,甚至会去报警。那样……
  我会开车,可是没有驾驶执照,只得晚上给人家拉东西。一个月也就七八百块钱,除了吃,所剩无几。因此,第一次我仅给你存进了二百块钱。后来,白天我又给人家搞装修,才又多弄了几个。可是仍然是杯水车薪呀!正无奈时,我突然得到了大好消息。我那从没见过面的舅舅在报上登寻人启事,寻找他的姐姐——我的妈妈。舅舅和外公解放前夕去的海外,现早已回来在南方办厂。舅舅一知道我们的信息,就要我们迁他那里去。我们娘儿俩终有出头之日啦!
  我把老房子卖掉,钱总算给你凑齐了。我给你加了利息,别见外。你目前的窘境完全是我造成的,在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
  你和嫂子发生了误会。嫂子和那个何春恰巧就在我们这座城市。那个何春真不是个东西,他一来这里就把嫂子给甩了。嫂子在这陌生的地方,身无分文,只得流落街头,整日以泪洗面。我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找到了她。
  这次送嫂嫂回来,我本想和哥哥见见面,可是,可是,我哪还有脸呀!……
  再见了,方哥。
  2012年11月5日
  另外:你家的门锁该换了。哪有几十年不换锁的!又及。
  只有日期,没有落款名。儿子问是谁。方林说:“洪水。爸的一个同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1张 | 更多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1 14:08:29
  标题太长,已做修改。文里不让带联系方式,已编辑掉请多理解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8-06-01 14:22:49
  欢迎欢迎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1 15:28:28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01 14:08:29
  标题太长,已做修改。文里不让带联系方式,已编辑掉请多理解
  -----------------------------
  您好。最好把前面作者的名字和后面的作者简介也去掉。加上这些,不大合适。我是按投稿的方式加上的,不好意思。
我要评论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1 15:57:42
  后面故事里的信,能否像原文里那样,改换一下字体,这样看得会更加明白。换不成就算了。给您添麻烦了。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1 18:20:46
  能看明白就好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01 19:55:14
  支持参赛美文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1 20:31:48
  六一块乐[d:花]
作者:hgmld 时间:2018-06-02 08:45:27
  今天来看一看
作者:hgmld 时间:2018-06-02 18:12:33
  看了一遍,推理悬疑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02 21:36:37
  [xyc:顶]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8-06-03 09:06:35
  蝶妖叫我来巡山。
作者:hgmld 时间:2018-06-03 11:40:41
  这个小偷真够敦厚的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03 16:04:11
  我来占座
作者:hgmld 时间:2018-06-04 09:19:23
  又看了一遍。
作者:hgmld 时间:2018-06-04 16:14:25
  小偷最后的名字点出来了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5 14:33:54
  @wltysq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5 14:34:00
  代土壕姜哥打赏的,欢迎亲们去他楼里踩踩http://bbs.tianya.cn/post-1177-3969-1.shtml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5 21:47:40
  @赵云铭 2018-06-01 14:22:49
  欢迎欢迎
  -----------------------------
  多谢支持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6 12:34:59
  @东海闲鸥 2018-06-01 19:55:14
  支持参赛美文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6 12:35:40
  @东海闲鸥 2018-06-01 19:55:14
  支持参赛美文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6 15:50:52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01 20:31:48
  六一块乐[d:花]
  -----------------------------
  想起了孩童时代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7 10:31:28
  @hgmld 2018-06-02 08:45:27
  今天来看一看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7 17:43:57
  @hgmld 2018-06-02 18:12:33
  看了一遍,推理悬疑
  -----------------------------
  感觉怎样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8 11:01:09
  @风中抚琴 2018-06-02 21:36:37
  [xyc:顶]
  -----------------------------
  多谢支持
作者:杜若 时间:2018-06-08 14:14:02
  被标题吸引进来,支持一下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8 19:00:10
  @锦瑟无端倾城 2018-06-03 09:06:35
  蝶妖叫我来巡山。
  -----------------------------
  巡山过来,多谢关注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09 07:44:52
  @wltysql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liuhaixia123 时间:2018-06-09 08:19:38
  周末愉快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09 17:49:24
  @hgmld 2018-06-03 11:40:41
  这个小偷真够敦厚的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0 10:39:56
  @liuhaixia123 2018-06-09 08:19:38
  周末愉快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0 16:27:13
  @会飞的鱼cM 2018-06-03 16:04:11
  我来占座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1 12:21:48
  @hgmld 2018-06-04 09:19:23
  又看了一遍。
  -----------------------------
  欢迎再次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1 18:00:04
  @hgmld 2018-06-04 16:14:25
  小偷最后的名字点出来了
  -----------------------------
  欢迎再次光临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11 19:56:50
  [xyc:打卡]雨天顶贴问安

  细雨潇潇未歇,
  催落残花香灭。
  流水向东斜,
  浪涌云翻风烈。
  懒瞥,懒瞥,
  信手小词一阙。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3 11:15:08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11 19:56:50
  [xyc:打卡] 雨天顶贴问安
  细雨潇潇未歇,
  催落残花香灭。
  流水向东斜,
  浪涌云翻风烈。
  懒瞥,懒瞥,
  信手小词一阙。
  -----------------------------
  这首“无梦令”写得真好。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3 19:03:02

  附和一首
  似暑笼笼屋内,
  又进苍蝇寻味。
  文思正枯干,
  怒拍孽妖顶罪。
  惭愧,
  惭愧,
  难煞外行之辈。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13 20:05:37
  题图巡山顶贴看更新[d:可爱]

  碾碎红尘缠锦弦,浮生谱曲指尖弹,
  流光翩舞,醺作半壶烟

  逐利追名非我意,浅斟醉卧落花间
  偷来闲散,笔墨遣词笺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4 18:46:04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13 20:05:37
  题图巡山顶贴看更新[d:可爱]
  碾碎红尘缠锦弦,浮生谱曲指尖弹,
  流光翩舞,醺作半壶烟
  逐利追名非我意,浅斟醉卧落花间
  偷来闲散,笔墨遣词笺
  
  -----------------------------
  又是一首好词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5 21:11:28
  这个词牌是……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16 21:34:55
  @wltysql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8 15:02:59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05 14:33:54
  @wltysql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赏金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19 10:46:34
  @杜若 2018-06-08 14:14:02
  被标题吸引进来,支持一下
  -----------------------------
  多谢关注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19 19:01:23
  支持楼主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20 16:03:57
  @o雪语星枫o 2018-06-09 07:44:52
  @wltysql :本土豪赏1个 码字光荣 (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 我也要打赏 】
  -----------------------------
  多谢打赏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21 10:41:47
  @liuhaixia123 2018-06-09 08:19:38
  周末愉快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22 14:28:37
  @会飞的鱼cM 2018-06-19 19:01:23
  支持楼主
  -----------------------------
  多谢关注
楼主wltysql 时间:2018-06-23 16:26:56
  有时间来看一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