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33】 - 主旋律—血色丘陵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3 22:07:22 点击:11464 回复:276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26 下页  到页 
  血色丘陵
  一、
  李发生一到密阳县城,就听说一件让他很不顺心的事情。县长谢子正派他的保安团,到县城南河坡敲了两个沟州八路。他没有和别人一样,一窝蜂似的挤挤抗抗到南河坡去看热闹,而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噙着眼泪,咬咬牙,背着他的行囊,匆匆离开了密阳县城。当他风尘仆仆地赶到丘陵上他的家时,已经是日暮黄昏了。
  在汉口求学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李锡章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也落了地。三年多了呀,儿子一直杳无音讯。有好几次,李锡章对在姚集乡公所当乡长的弟弟李锡玖说,让他去一趟汉口,打听打听发生的下落。可李锡玖总是说,子正县长一而再地对他说,一定要在密西地区把地下党铲除干净。为此,李锡玖和谢子正在一起制订了一套防共、清共的策略。并立即在密西地区执行十家连保,五家连坐,一人通共,全家处死。即使如此,地下党好像总也杀不完。姚集北湖那对作老师的地下党夫妻,才被勒死几天呀?乡公所的几个有枪壮丁又在九道湾逮住一个挑货郎担儿的地下党。
  李锡玖只要一说起屠杀地下党,就像他得了八辈子的荣耀,似乎很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儿。往往在这种时候,李锡章就会连连摇头,对李锡玖说,“兄弟呀,积点阴德吧!那地下党也是人哪!他们到底是咋得罪子正县长您这些人了?”
  “哥呀!”李锡玖意味深长地说,“不是我没有好生之德呀!你是不知道那地下党的厉害呀!别的不说,沟州八路你应该知道吧?就在密阳县城东几十里桐柏山的大山里,那儿驻的可都是共产党的队伍呀!特别是那个领头的王老汉,他简直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啊!你说,哥,像咱这些富户咋他了?可他就专业打咱这些富户。他还跟保安团作对。上次,三个县的保安团联合攻打沟州,硬是没把他们给消灭了。哥,你也长个心眼吧!以后听说有啥消息,你可要及时对我说呀!”
  这下好了,孩儿从汉口回来了,再也不用求兄弟李锡玖了。
  喝汤时儿,李发生从汉口回来的消息就在庄儿上传开了。一喝罢汤,好多老少爷儿们都涌进李家。毕竟,李发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洋学生啊!再说,他求学的地方那可是汉口啊!去过汉口的人回来都说“紧走慢走,一天出不了汉口”。这些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们,很想听听这个洋学生说说汉口究竟有多么大,难道,它比咱这几十处庄子都大?
  李发生对乡亲们说,汉口其实只是武汉的一个镇。它是由汉口、汉阳、武昌三个镇组成的。那可是一个水旱大码头。他说到了火车,轮船;还有花园洋房、大米洋面。于是,就有乡亲嗟叹:咱这些穷人要是能吃上大米洋面就好了。
  在李家扛长工,当伙计头儿的大个德说:还吃大米洋面哩!有几亩地种种,一年到头能吃饱饭就不赖了。
  李发生动情地说:能吃上的,会有那一天的!扯天说,穷没根,富没苗。穷人不能光穷,总有翻身的时候。就看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干。就看你还想不想受穷。
  李发生正在和乡亲们讨论怎样不再过穷日子的时候,他的叔父,那个当乡长的李锡玖进了屋。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在乡公所过夜的。差不多每天他都回家来。一到家,听说大侄子从汉口回来了,他也是欢喜得不能形。连忙就上大哥这院来了。
  乡亲们一看乡长来了,刚才还吵吵嚷嚷,热热闹闹的,这一下却像捏死了蚊子,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不大的时间,人们出溜儿出溜儿全都走完了。这让李锡玖顿时陷入尴尬之中。
  李锡玖不无遗憾地卜咂了一下嘴,李发生不失时机地说:叔,你回来了!
  “回来了!”李锡玖坐在李发生对面,他眼中的大侄子,已经不是那个前后撵着他要他背、要他抱的不懂事的小孩子了。他长大了!他的个子几乎比自己还要猛。这五尺多高的个子,分明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豪杰;这宽阔的臂膀,足以承载天大的重任。他上下打量着身着学生装的李发生,尽量压抑着内心的羡慕之情。于是,他问,“娃儿,你今年多大了呀?”
  “叔,我23了,属虎的。”
  李锡玖一拍脑门:“对对对,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23,猛一窜。发生确实是变了。一块好钢,一块好料啊!对了,你从汉口回来 ,到密阳县城没有停?”
  “没有!”
  “你咋不上县政府找子正县长啊?他要是知道你在汉口读洋学堂,他会给你找个差事儿的。”
  李发生谦虚地笑着说:“我对人家又不熟,自己跑上去找差事儿,人家会咋说呀?还是回来吧!再说,就是去了,人家也不一定要咱啊!”
  “此言差矣,此言差矣!你去找子正县长就好了。只要你说是我李锡玖的亲侄子,他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为你谋个差事儿。撇去咱和子正县长家有老亲这一层不说。现在密西的五个乡长,他就指望我哩呀!你打听打听,娃儿,咱这整个姚集乡,还有没有地下党?没有!我就是要这些穷鬼们老老实实,本本份份,不能受了地下党的蛊惑。地下党是搞啥哩呀?他们总是反对政府,反对当局,鼓动着老百姓们闹事儿。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天下!唉,越说越多了。娃儿呀,你这学还上不上呀?”
  “如今时局动荡,学是没法上了。”
  “不上也好,认识多少字是多呀?只要够用就中了。”李锡玖话题一转,“你回来就没有想着干点啥儿?”
  李发生笑了笑说,“还没有想好,先在家帮俺爹种地吧!”
  李锡玖摇摇头说,“可惜了,可惜了!读几年洋学堂,回来当小财主。外人听说了,不笑掉大牙?别的不说,你教您叔我的脸面都没处搁。”李锡玖紧盯着李发生的眼睛说,“娃儿呀,人得有志气呀!常言说,有智吃智,没智吃力。你有学问,见过大世面,那就做些和你身份附和的差事儿,可不要小了自己的身份啊!”

打赏

3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39次 发图:181张 | 更多 |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03 22:10:38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03 22:21:28
  支持佳作,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6-03 22:21:48
  支持好友,力争上游。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3 22:33:08
  @风中抚琴 2018-06-03 22:10:38
  支持问好
  -----------------------------
  谢谢您的支持!晚上好!
作者:楚辞招魂 时间:2018-06-04 00:57:37
  拜访佳作,祝周一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04 05:32:03
  大银河欢迎你[d:花]
我要评论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6-04 06:08:26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6-04 07:28:09
  支持!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04 10:52:20
  先顶后看!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04 10:52:37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04 12:43:34
  闲鸥来访,周一快乐心情好~~~~~~~~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04 12:45:46
  
我要评论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8-06-04 13:09:08
  欣赏新作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8-06-04 13:28:51
  欢迎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8-06-04 13:28:56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6-04 14:54:46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6-04 15:10:2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8-06-04 15:40:48
  拜访好友,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8-06-04 15:46:01
  支持佳作!问候朋友!
我要评论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6-04 16:44:26
  力顶佳作!支持参赛!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6-04 17:10:50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6-04 17:11:02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4 19:09:08
  二、
  一大早,李发生就对他爹说,他得上离他们家六十里地的唐县去一趟。因为他们一起回来有两个同学,趁现在刚回来还能见面,以后时局越来越乱,说不定这一辈子都见不着面了。他母亲嗔怪道,“这娃儿,你咋恁会说话儿呀?这一大早的,净瞎胡扯!”
  到晚上,李锡玖从姚集乡公所回来,问他哥李锡章,“哥呀,咋不见发生上哪儿去了?”
  李锡章便告诉李锡玖,李发生上唐县找他同学去了。李锡玖说,他已经在乡公所为李发生谋好了差事儿,先当书办,过些时,他就上县里去,找子正县长说说,让发生上县政府去。或者进县党部也是有可能的。像发生这有学问人,到哪儿都吃香。
  三天后,李发生从唐县回来了。他爹把他叔给他找差事儿的话说了一遍。李发生听后,沉吟了一下,才对他爹说,“等俺叔回来,我对他说吧!”
  李锡玖一回到家,就对李发生说,让他明天和他一道上乡公所干事儿去。李发生笑着说,“叔啊,你不是说要找一个和我身份附和的差事儿吗?你就让我上乡公所去当书办?这肯定不是你的主张,能想到这一步的人,绝对是在小我的身份。”
  听李发生如此一说,李锡玖脸上一赤一红的,如果在以往,他早就日亲倒娘的大发雷霆之怒了。可侄子终究是从汉口回来的洋学生啊!他忍了忍,才问,“娃儿呀,那你到底想干个啥儿哩呀?”
  李发生站在庭院里,却指着墙外的天空说,“叔啊,外边的世界大得很哪!我的同学们,有的到上海去了,有的到广州去了,很多人都到大城市去了。我是准备在家休养几个月,然后和唐县我的几个同学一起到上海去。那里可是世界上有名的大都市啊!都说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我们不趁着年轻去闯荡闯荡,待老之将至,悔之晚矣!”
  李锡玖并没有把侄子李发生的话放在心上,年轻人哪!嘴上没毛,说话不牢。况且,他又是刚从大城市回来的洋学生,能会没有一个他们所谓的远大理想?既然李发生说了要在家休养些时,给他找差事儿他又不干,二十三四岁的人了,已经是搬亲大汉了。看看庄儿上和他一样年龄的年轻人们,都是几个孩子了。非得给他说成一个媒,有了妻室,他一收心,也许他就不会上外边瞎闯荡了。李锡玖把大哥喊到他的房中,详详细细对大哥说了自己的想法。李锡章觉得兄弟说的不无道理。是啊,发生是应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可眼时,那有恁凑巧的事儿?不中就去找那个常说媒的老孙绍,他手底下可有的是头儿。李锡玖听他哥这么一说,连忙阻止道,“哥呀,只要你点头答应,娃儿的婚事就包在我身上。”
  李锡章一愣怔,“咋?你有现成的头儿?”
  李锡玖卖了个关子,对李锡章说:等明儿我回来再给你说吧!
  李锡章和李发生他妈商量了半夜,也不知道这事儿是先对发生说好咧?还是暂时瞒住他咧?怕的是他人大心大,不听父母二老的话呀!可话又说回来 ,父母不给他钱,不支持他,他就是想成亲,恐怕他也是力不从心。及至他老俩口睡着,也没有说出一个囫囵话儿。
  李锡玖万万没想到,当他郑重其事地当着他哥李锡章的面,把那桩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婚事说给李发生时,他竟然一口回绝了。任凭李锡玖说得天花乱坠,李发生却说,他在近两三年中,并没有娶亲寻人的计划。怕的是谁家闺女跟了他,这辈子肯定要遭罪。因为他决定到上海去,他一走,也说不了是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他不回来,不是把人家闺女给坑害了吗?这坏良心的事儿,他做不出来。至于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早就想好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这辈子恐怕真的要作一个不孝子了。
  说着说着,李锡玖气得一跺脚,狠狠地说:这事儿我不管了!这事儿我管不了!等李锡玖走出屋子以后,李锡章对儿子说:娃儿啦,您叔是为你好啊!去跟他认个错儿,道个不是儿。你就是不应承,也不能惹您叔生恁大气啊!
  李发生安慰地说:爹,我的事儿,以后俺叔您俩就别瞎操心了。我自己会作主的。
  李锡章吹胡子瞪眼地说: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呀!
  从此以后,李锡玖再也不提他侄子李发生那一章子事儿了。因为他毕竟很忙,他要一心没二用地清除隐藏在姚集的地下党,好在密阳县国民政府县长谢子正那里请功领赏。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6-04 19:59:28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6-04 21:03:55
  力顶佳作!前辈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04 21:34:37
  顶好文,欣赏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04 22:00:4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楚辞招魂 时间:2018-06-05 00:06:53
  拜访佳作,祝周二快乐!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5 05:44:37
  三、
  三个月过后,庄儿上人风言风语地说,李发生这一次并不是真的从汉口回来的。他早已在沟州当一年多八路了。他这次回来,是想发展地下党哩!据说,他的地下党组织发展好以后,还要成立地下党的武装力量。这好,他叔专杀地下党,他侄子就是一个地下党。看这出戏他一家子咋往下唱吧!
  听到这样的传言,李锡章还真估摸着儿子不大对劲儿。白天,他不是帮东家干活,就是帮西家劳动。晚上,扯半夜不进家。他就在庄儿上整了些啥?细品想想,咋着看儿子也不像是一个地下党。若天不幸儿子真是地下党,那对地下党恨之入骨的兄弟会不会放过他呢?李锡章只有暗暗向苍天祈祷,老天哪!我李锡章一辈子吃斋行善,也没有得罪过谁,更没有让谁过不去。这地下党的罪名,可千万别落到我儿头上啊!
  李锡玖也听到了说侄子是地下党的闲言碎语,他气得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朝着庄儿上大骂,说是有些龟孙们穷疯了,穷极了,看着他们李家日子好过了,就开始瞎按摆。总有一天,他要查出那个造谣的人,并给他好看儿。李锡玖站在门口一骂,他们李家出来好几个人,好说歹说,才把他劝进了屋。
  气咻咻的李锡玖到底还是有理智的,常言说的好啊,苍蝇不抱无缝的蛋,雀虫飞过去还有个影儿哩!难道发生这孩子他……今晚势必得问个清楚道白了。在李锡玖的主持下,他一家二十多口人连汤也不喝了,今天晚上,得让发生说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儿。哪知道,李发生的一派话,顶得他一个倒仰,他差点没把他那口老血给吐出来。
  李发生说:叔啊,你堂堂一个大乡长,竟然相信那些胡嚼蛆的人说的话,他们不是看咱家有一百多亩地,两犋大牲口,你又在姚集当大乡长,咱家的日子过得火炭样,他们看了心里会自在吗?所以,他们才要编排个罪名,把咱家给捣轰隆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叔啊,个你连这都看不出来,你也别上姚集去了,回来种地吧!去当乡长当的啥呀?连个真假话都分不出来,这不如一个吃屎孩子呢!叔,你若急着在子正县长面前请功,你一枪把我敲了,你不是又杀一个地下党?那多光彩、多荣耀啊!你也没想想,一个大乡长的侄子是地下党,你一个大乡长不是通共的人是啥?咱这一家不都得跟着处死吗?
  李锡玖暂时相信了侄子李发生的话。可是,就在这一晚上,李发生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要评论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6-05 06:07:09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我要评论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8-06-05 09:47:38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6-05 13:08:16
  耐看型的好帖,调戏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05 13:25:13
  
我要评论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6-05 13:45:10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6-05 13:56:57
  周二快乐,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5 14:28:45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05 14:28:53
  代土壕姜哥打赏的,欢迎亲们去他楼里踩踩http://bbs.tianya.cn/post-1177-3969-1.shtml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6-05 14:44:53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6-05 16:31:22
  支持力顶好作品参赛!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6-05 16:34:20
  支持楼主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8-06-05 16:54:08
  力顶好贴!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05 18:10:53
  每个下午都快乐~~~~~~~~!!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5 19:23:28
  四、
  到武汉上学的第二年,已经接受了新思想冲激的同学们,再也无法呆在教室中了。他们纷纷投身到革命运动中。他们坚信,只有救国,才有出路。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那时,抗日战争已经取得全面胜利,国内战争不断升级。正像李发生对他叔父说的那样,他的同学们,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广州以及其他大城市。他没有告诉叔父,那些去各个城市的同学,都是搞地下工作去了。而还有大批的同学结伴而行,准备投奔革命圣地延安。同学们一个个满腔热情,不惜投笔从戎,为的是天下劳苦大众翻身作主人。
  就在李发生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和同学们一起奔赴延安的前夜,他的老师肖敬立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和李发生同上老师办公室的还有他的两个同学,焦友德和苏纪书。巧的是,他俩和李发生一样,都是密西地区人。老师究竟想让他们干什么呢?几个同学互相对视着。
  肖敬立和蔼可亲地问:你们几个都是密西的吧?
  李发生他们几个同时点了点头,并异口同声地说:是的!
  肖敬立又问他们:你们大概都听说过竹沟的王老汉吧?
  李发生咋会不知道沟州的王老汉呀?他对肖老师说,王老汉是桐柏山区的一个抗日英雄。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一个穷苦人出身。后来,领了一帮子弟兄,在沟州附近专打土豪,分田地,闹得国民政府终日惶恐不安。他们最为出名的就是大闹平氏镇。那时候,他们没有几条枪,用棒槌击打国民党中央军,夺得了那些丘八手中的枪支。王老汉可是一个响当当的英雄人物。在桐柏山,在密阳县,人们都把他给神话了。
  肖敬立点点头说,李发生说的不错!王老汉确实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本名叫王国华,因为有一脸大胡子,所以人称他为王老汉。王国华同志已经不是过去的草头王,也不是游击大队长了,他现在是鄂豫边省委书记。李发生说的沟州,也就是竹沟。今天的竹沟,已经成为中国革命的又一摇篮,具有小延安之称。前两年,胡服同志还特地到竹沟住过一段时间。随后,不断有中共高层领导到竹沟。王国华同志两次上延安,均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竹沟为革命斗争,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我今天请你们几个过来的目的,就是想介绍你们几个上竹沟去。因为密阳县紧邻竹沟,你们可谓是当地人了,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家乡。到竹沟这个革命熔炉中去锻炼,你们愿意不愿意?
  李发生首先举手说:肖老师,我愿意!只要能为中国革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到哪儿去都是一样的。焦友德和苏纪书也先后表决心,愿意听从肖老师的安排。
  李发生感激地说:肖老师,你给俺几个指了一条光明大道呀!
  肖敬立深沉地说:路,我给你们指出来了,怎样走,那就看你们个人了。同样是赶路,但最重要的是超越。年轻人单靠一股子热情还远远不够,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毅力。
  李发生他们怀揣着肖敬立老师为他们写的介绍信,更怀揣着救国救民的宏图志愿,从武昌坐京汉线的火车,到信阳北边一个不起眼的小站——茅集,下了火车,不会有更多的人去注意他们。这样也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三个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沟州,终于找到了鄂豫边省委所在地。
  后来,李发生他们才知道,他们的老师肖敬立,是鄂豫边省委派驻汉口的特别联络员。
  在沟州的一年多里,李发生确实经受了血和火的考验。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到沟州的半年后,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就是从入党这一天开始,他清醒地认识到,身为一名共产党人,那就意味着他彻底和自己那个地主家庭决裂了。因此,他也有很多的迷茫和不解。于是,他就带着种种疑问,去请教他的入党介绍人老孟。
  李发生问老孟,我身为共产党员,而我父亲是地主,我叔父是乡公所的乡长,我和他们决裂,是否就是不再承认我们的父子关系,我们的亲情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个六亲不认、没血没寒、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吗?
  老孟听后哈哈大笑,他拍着李发生的肩膀,重复地说着一句话,“年轻人,年轻人哪!”
  李发生迷惑地问:老孟同志,你说我的想法是对还是错呀?
  老孟止住笑以后,严肃地说:李发生同志,我们共产党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并且,重感情,守信用!我们所说的决裂,不是说和家人断绝关系。而是我们和他们的思想有了截然不同的界限。只所以我们要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不仅仅是为了更正亲人的思想,更重要的是教育更多的人,改变他们的思想。让他们和我们一道,走上以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道路上来。我们为的是天下劳苦大众能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让小部分人拥有大量的土地、资产,而大部分人则饥寒交迫。《国际歌》唱得好啊!我们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建立一个新的世界。
  此后的日子里,李发生在训练和战斗的间歇,大量借阅马列主义书籍,他的眼界一下子开阔了。他终于意识到,他所参加的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是为着解放全人类的。
我要评论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6-05 19:53:21
  支持不变!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5 19:55:14
  五、
  一年多之后的这个秋天,也就是1944年7月的一个上午,营部派人来请李发生马上到省委去,说是王国华王书记有事找他。营部离省委有六、七里山路,这个时候,正是桐柏山景色最美的季节,鸟儿在幽静的林樾间啁啾,山花在清澈的溪流边摇曳。可是,李发生哪有心思去看风景啊!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王老汉为着啥事儿找他呢?难道说是叔父残暴屠杀地下党的事儿?不过,他在家的时候,叔父可没有这样做,只是他到了沟州,才听那些老战士们说的。再不然,是他们家和密阳县国民政府县长谢子正家有老亲?这个被沟州战士们痛恨地称为谢狗子的谢子正,每次都是他带领保安团来攻打沟州。干部、战士都对谢狗子恨之入骨。李发生听父亲说过,他们家和谢狗子家是有老亲,但他从没有细问过,究竟是什么样的亲戚。也许是谢狗子当了县长,他们李家有意攀龙附凤吧?是不是因为这两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省委要对他这个共产党员进行审查?
  当一个传奇人物就站在李发生面前的时候,他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说老实话,到沟州这一年多,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王老汉。要说,他确实想见见这个人,但一想到,人家是鄂豫边省委书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还不成熟的小兵,级别相差那么大,想见也不容易。面前的王老汉,也只是刚过六十。不过,他那一脸大胡子,倒衬得他有一副江湖英雄的豪爽。在身材魁梧的王老汉面前,李发生说话都变得嚅嗫了,他说:王书记……
  王老汉哈哈一笑,说,“你来一年多了吧?还没有脱离书生意气啊!以后别叫我王书记,喊一声叔,或者叫一声大伯,那多亲热呀!”说罢,拉着李发生的手,让李发生在他身边坐下来。
  王老汉开门见山地说:发生啊,我想教你回家去!你外出三年多了吧?你不想您爹妈他们?
  李发生实诚地说:那咋不想啊!
  王老汉慨叹地说:你是一个好孩子!也是一个好战士啊!
  随后,王老汉又问了李发生的家庭情况,李发生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王老汉一边听,一边沉吟着。等李发生说完了,王老汉说,“发生啊,你是个实在人哪!你所说的,比我们的情报员得来的情报更准。再说,那是你自己的家嘛!”
  王老汉告诉李发生,经过省委的认真研究,决定派李发生回老家去,到密西地区发展地下党组织。时机成熟后,再发展党的武装力量。密西地区是谢狗子的老家,又有他的得力干将李锡玖,他们对地下党的残酷屠杀,让密西地区成了白色恐怖最严重的地区。同时,密西地区也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一个最为顽固的堡垒。这次派李发生回去,就是要他利用他叔父的乡长关系,还有他家和谢狗子家有老亲这层关系,在密西地区的丘陵地带,发展我们的党组织。让我们的党组织变成顽固堡垒中的炸弹,我们要从内部瓦解他们。至于乡长李锡玖,能争取过来最好。争取不过来,也要没法阻止他对地下党的屠杀。如果他一意孤行,最后的无奈之举就是铲除他。
  王老汉忧虑地问:发生,这些任务你能完成吗?这可比在战场上难多了啊!战场上是真枪实弹,生死都是命悬一线。而搞地下工作,就是真正地赴汤蹈火啊!有可能被国民党反动派发现,有可能被捕入狱,也有可能随时掉脑袋。发生,你害怕不害怕?
  李发生腼腆地笑着说:那咋不害怕呀?说不害怕是瞎话。
  王老汉赞许地说:知道害怕才能把事情做好!知道害怕,就先保护好自己。当然,在保守党的秘密,保护党组织方面,生命便是一件小事了。我也不给你指定时间,只要你发展起来一个党组织,再发展一批武装力量,需要枪支的时候,你回省委来,需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李发生握住王老汉的手说:王书记,噢,对了,大伯,你放心吧!我一定在丘陵地带让我们的党生根发芽,并开出鲜艳的花朵。我一定在丘陵地带,打响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于是,李发生又穿上了学生装,以在汉口上学的名义回到了密西丘陵地带。密西丘陵正处于南阳盆地之中,那一条条发源自伏牛山东麓的丘陵,均呈东北、西南走向。有的蜿蜒曲折三四十里后,就自行消失了。最长的能绵延五六十里地。丘陵上大都是黄粘土,土质比较松懈。而每条丘陵下的小河两边,则是肥沃的土地。所以,当地人最喜欢洼地,而讨厌岗地。山岗薄地,也出不了啥大人物,也许是祖坟上没那棵蒿子吧?倒是离李发生的村庄五里地的刘坟堂,在明朝正德年间,出了两个宦官。最出名的那一个是刘瑾。史书上记载他是陕西兴平人氏,因为认了刘坟堂的刘顺作干爹,连他干爹的老家,也成了他的老家。
  李发生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唐县和中共密西地下党县委取得联系。回家后,他便开始在村庄中深入农户,宣传马克思主义真理,发展地下党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的秘密活动还是被人说了出来。但他叔父是一个大乡长,那是他的很硬的一个靠山。谁敢把他怎么样?庄儿上一传开他是地下党的事儿,他更加谨慎起来。叔父李锡玖屠杀地下党的思想和他的反共观念,已经根深蒂固,还是得多留心为好。
我要评论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5 19:59:51
  七、
  过了新年的二月底,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李发生已经在自己庄儿和邻村发展起来一个八人的党组织。他就是想把革命的火种播撒在千年的丘陵上,让鲜艳的红旗插遍丘陵。领导穷苦人推翻黑暗的社会,迎来光明的一天。
  二月廿三日,李发生一大早就起了床。昨天晚上他在党小组会上宣布了成立游击队的事情。今天姚集是逢集日,他们几个党员还要在姚集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重新研究组建武装的事情。
  李发生一边在院外散步,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如果游击队成立了,首先要向地下党密西县委汇报,并请求下一步的工作。正在盘算着,他身后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他不由得回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是他的叔父李锡玖。自从那次他向叔父挑明了他是地下党之后,在他祖父的训诫下,他虽然和叔父同吃一锅饭,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是多见面,少说话。好像叔父不再干涉他搞地下工作了。但会不会在这平静的潭水下,隐藏着一道暗流?或者说是隐伏着一块足以致人死地的暗礁?今天,叔父找他肯定有事儿,李发生想到他爷爷交待他的话,马上就对叔父起了戒备之心。
  李锡玖一追上李发生,便以极其平静的口吻说:娃儿,你也知道您叔我这脾气,心里放不住事儿,有话就想说。我看你也不容易,你们不是急着发展共产党哩吗?我给你找了个人,你若是看着合适,你就收留下他;不合适的话,哈哈一笑,算我没说。
  李发生便问:你说那个人姓啥名谁?家住哪里?他现在什么地方?
  李锡玖说:这样吧,娃儿!这院子外头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儿我还得上街,乡公所那一摊子离了我也不中。今儿黑我把那个人领回来,好吧歹吧,咱也给人家置备一桌酒席,您俩认识认识。你看中了,他就是你的左膀右臂;看不上,就算交个朋友。老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嘛!这没有啥妨碍吧?
  是啊,多认识个人,又有什么妨碍呢?况且,又是在自己家中,还会出啥意外不成?再说,既然叔父能自动介绍人过来,说明他的心有所转变。在酒桌上说不定还能再劝劝叔父,趁机给他讲讲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道理。这绝对是个好机会。
  吃过早起饭,李发生等他叔上乡公所走后半个时辰,他才上姚集去。到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他发展的党员们早就到了。有三个人在吃热豆腐,余下的几个人在喝豆腐脑。李发生也要了一碗豆腐脑,张老七要为他放白糖,他拦住没让放。等大家吃喝完毕,张老七把他们领到一个幽静的屋子里,几个人开始商量成立游击队的事情。
  快晌午的时候,李发生最后作了总结,目前他们主要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人不好找,这主要是他们几个党员没有作好发动群众的工作。当然,李锡玖杀人已经杀红眼了。稍有通共嫌疑的,跟八路多多少少有点牵连的,不是被他派人打黑枪打死,就是被抓进乡公所的牢房。如今是人人自危,个个害怕。另一个困难是枪支问题。枪支容易买,钱却不好办。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钱是硬是头货,哪能手到擒来?
  李发生说,关于枪支的事儿,他可以筹钱。当时,他从沟州回来,王老汉亲自对他说,需要枪支的话,可以上省委去。可是,人这个事儿咋办?李锡玖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障碍。李发生说,近期他准备再和李锡玖谈谈,如果他仍然顽固到底,不停下对共产党的残害,那也只有干掉他。他经常打别人的黑枪,不行的话,让他也尝尝黑枪的滋味。
  吃罢晚饭,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到李发生他们那院去喊李发生,说是他叔找他。李发生他们家是一进三的大宅子。他爷爷住在第一进,他和父亲他们住在第二进,李锡玖住进第三进。单他们一家就有二十多口人,加上长工,使唤的两个丫环,还有常驻的亲戚,算上来差不多有三十几口人了。过新年的时候,李锡玖又觅了四个护院的。
  说到李发生他小婶,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她也是一个苦命人。李发生上汉口去上学时,还没有娶他的小婶。那是两年前,李锡玖在姚集街上遇到了一个姑娘,这姑娘长得特别地人彩,高挑的个子,红白相间的脸蛋,两根头发辫子搭拉到屁股上。当时李锡玖就派人打听。原来,这姑娘就是姚集街上的,名叫彩云。她父亲夏二和尚常年以种菜谋生。膝下一儿一女,儿子比女儿大一岁,整整二十。李锡玖就央人到夏二和尚家说媒,谁知,彩云她哥夏狗剩儿要打媒人,说是她妹妹今年才十九岁,咋能寻一个五十二三岁的老汉子呀?别说他李锡玖当乡长,就是当县长,他们夏家也不会巴结他。
  媒人回去把夏狗剩儿一口回绝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李锡玖。可他并没有生气,只是阴惨惨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就在这天晚上,夏狗剩儿被人打黑枪打死了。夏家埋了人,三天后,李锡玖又央媒人上夏家去提亲。夏二和尚明知道儿子是李锡玖觅人打的黑枪,但李锡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乡长啊!谁敢得罪他呀?若再拒绝,不知道他还会使出什么下三滥的狠招呢!于是,夏家忍气吞声,一家子哭着把女儿嫁给了李锡玖作二房。
  两年多了,彩云也没有给李锡玖生个一男半女的。李锡玖常常在朋友们面前说,看着长相不赖,谁知道是个瞎包货呀!早知道这,也不费恁大劲儿娶她了。所以,他也不大待见彩云。
  李发生他小婶喊过李发生之后,她头前走了。李发生先对他爹说了一声,他要上他叔那院去。本来他想叫上大个德的,考虑着万一把大个德给暴露了,就不是小事了。所以,他就一个人去了。
  小偏房里明灯蜡烛的,李锡玖和一个陌生人正围坐在一方小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四荤四素八样菜,李锡玖正在用酒岔温酒,酒香已经扑满了整个房间。李发生一进屋,那个长得贼眉鼠眼、黑不溜秋的陌生人连忙很有礼貌地站起来。两人寒喧后重又坐下来。李锡玖向李发生介绍说,此人姓宋名子奇,曾经在老北山作过杀人越货的勾当。后来悔过自新,想加入到六十八军的队伍中,可那个连副官认为他有前科,说什么也不要他。如今老宋是有处来,无处去啊!
  李发生抱定一个思想,发展地下组织,这是个必需特别慎重的工作,保护党的机密是第一要务。但他不露声色地和叔父周旋着。在喝酒的间隙,他又重新把宋子奇的来历询问了一遍。几乎上和他叔说的差不多。喝到快半夜时,李发生打着哈哈说,其实他也当不了多大的家,宋仁兄想当地下党,这得经过组织批准。他这两天有空了就帮他问问。说罢,站起来就要走。
  宋子奇表现得很是焦虑,他掏出手枪说:我有枪啊!难道说你们不需要枪吗?
  这时,李发生正要迈步,李锡玖一下子搂住他的双臂,说道:慢着,娃儿,我还有话说。
  话刚落音,宋子奇扣动扳机,照着李发生头上连打两枪。然后,他跳出小偏房,在暗夜的掩护下,一溜烟跑向后角门。
  这边,李锡玖紧紧抱住躺在血泊中的李发生,痛哭失声,哀号不止:我的娃儿啊!我的娃儿啊!你死得好惨啊!
  枪声和哭声把李家大院的人都惊动起来了。人们一看李发生倒在酒桌旁边,知道是被人打了黑枪。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知道这事儿只有谁能干得出来。
  李锡章老俩口哭得死去活来,哭了一阵子后,李锡章瞪着眼问李锡玖:这是谁干的?
  李锡玖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一个劲地打自己的头,说是这事儿都怨他,都是他害了发生。早知道出这号事儿,他也不会找人来喝酒了。
  鉴于李发生是少壮亡人,按规矩是不能进祖坟的。于是,第二天,李家为李发生准备了一副薄薄的棺材,把他抬到庄儿西北地的丘陵上,草草地把他给安葬了。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05 20:00:31
  地下党的故事,赞!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5 20:00:32
  八、
  1948年,刘邓大军抢渡黄河,挺进大别山,占领了密阳县城,解放了密西及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反动乡长李锡玖畏罪潜逃。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管理的姚集区人民政府,从海南岛抓回来了逃亡的李锡玖。在公审大会上,已经作了村支部书记的大个德揭露了恶霸地主、反动乡长李锡玖的滔天罪行。
  当李锡玖得到情报,知道了姚集北湖那对以作教师为掩护的夫妻是地下党时,他授意北湖的恶霸地主段仁义,带领他的狗腿子们,将这对革命夫妻活活勒死。
  有人向他说那个挑货郎但的刘成群是地下党时,他亲自领着乡公所的有枪壮丁,把刘成群同志围堵到九道湾,被他们折磨致死。
  让人最痛恨的是,李锡玖在屠杀我地下工作者时,已经丧尽天良,失去人性。他的亲侄子李发生同志,已经把党组织发展到八个人,正准备组建游击队时,李锡玖却雇凶将自己的亲侄子杀害。
  大个德控诉完毕,会台下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坚决镇压反革命!”“枪毙恶霸地主李锡玖,为英雄李发生报仇!”“血债要用血来偿!”
  在姚集区人民政府的监督下,对李锡玖立即执行死刑。
  姚集区人民政府对英雄李发生的墓进行重新修缮,并树立了一块石碑,上书“革命烈士李发生”。墓碑立好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血色的夕阳染红了丘陵,染红了河湾,真的祖国山河一片红。
  (全文完结 共13500字)
  • 乡间稗草: 举报  2018-07-19 10:17:32  评论

    看的泪流满面,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真的是来之不易!感谢楼主娓娓道来的文字,给我们还原了那个水深火热的战争年代。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05 20:24:19
  追更。欣赏佳作,支持学习。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6-05 21:44:02
  顶起来!
我要评论
作者:楚辞招魂 时间:2018-06-06 00:06:33
  拜访佳作,祝周三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楚辞招魂 时间:2018-06-06 00:07:08
  拜访佳作,祝周三快乐!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6-06 06:07:45
  周三清晨的问候,拜访楼主,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8-06-06 09:43:45
  点赞,支持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06 10:05:49
  听春光老师讲故事来了~
我要评论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8-06-06 10:30:49
  周3,品读优秀佳作,拜访天才作者!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8-06-06 10:31:49
  周3,品读优秀佳作,拜访天才作者!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06 13:30:23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06 14:19:02
  今天好热,蔫了吧唧来顶帖~~~~~~~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6-06 14:19:31

  
  奉茶,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8-06-06 14:36:54
  楼主:春光辉耀8 时间:2018-06-04 19:09:08
  二、
  一大早,李发生就对他爹说,他得上离他们家六十里地的唐县去一趟。因为他们一起回来有两个同学,趁现在刚回来还能见面,以后时局越来越乱,说不定这一辈子都见不着面了。他母亲嗔怪道,“这娃儿,你咋恁会说话儿呀?这一大早的,净瞎胡扯!”
  到晚上,李锡玖从姚集乡公所回来,问他哥李锡章,“哥呀,咋不见发生上哪儿去了?”
  李锡章便告诉李锡玖,李发生上唐县找他同学去了。李锡玖说,他已经在乡公所为李发生谋好了差事儿,先当书办,过些时,他就上县里去,找子正县长说说,让发生上县政府去。或者进县党部也是有可能的。像发生这有学问人,到哪儿都吃香。
  三天后,李发生从唐县回来了。他爹把他叔给他找差事儿的话说了一遍。李发生听后,沉吟了一下,才对他爹说,“等俺叔回来,我对他说吧!”
  ;;;;;;;;;;;;;;;;;;;;;;;;;;;;;;;;;;
  好文!佩服!!!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6-06 15:29:59
  写得太好了!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06 15:30:59
  顶好文,支持!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6-06 16:53:25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6-06 16:53:38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6-06 19:07:29
  支持不变!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6-06 19:50:57
  狂顶佳作,力争获奖!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6-06 19:56:03
  @春光辉耀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6-06 20:23:38
  力顶佳作 支持前辈!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6-06 20:24:03
  力顶佳作 支持前辈!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6 20:38:37
  不好意思,对不住各位了,发帖子时把第六节给掉了,重新发一次,也算是个完整版吧!
  【参赛】—主旋律—血色丘陵

  一、
  李发生一到密阳县城,就听说一件让他很不顺心的事情。县长谢子正派他的保安团,到县城南河坡敲了两个沟州八路。他没有和别人一样,一窝蜂似的挤挤抗抗到南河坡去看热闹,而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噙着眼泪,咬咬牙,背着他的行囊,匆匆离开了密阳县城。当他风尘仆仆地赶到丘陵上他的家时,已经是日暮黄昏了。
  在汉口求学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李锡章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也落了地。三年多了呀,儿子一直杳无音讯。有好几次,李锡章对在姚集乡公所当乡长的弟弟李锡玖说,让他去一趟汉口,打听打听发生的下落。可李锡玖总是说,子正县长一而再地对他说,一定要在密西地区把地下党铲除干净。为此,李锡玖和谢子正在一起制订了一套防共、清共的策略。并立即在密西地区执行十家连保,五家连坐,一人通共,全家处死。即使如此,地下党好像总也杀不完。姚集北湖那对作老师的地下党夫妻,才被勒死几天呀?乡公所的几个有枪壮丁又在九道湾逮住一个挑货郎担儿的地下党。
  李锡玖只要一说起屠杀地下党,就像他得了八辈子的荣耀,似乎很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儿。往往在这种时候,李锡章就会连连摇头,对李锡玖说,“兄弟呀,积点阴德吧!那地下党也是人哪!他们到底是咋得罪子正县长您这些人了?”
  “哥呀!”李锡玖意味深长地说,“不是我没有好生之德呀!你是不知道那地下党的厉害呀!别的不说,沟州八路你应该知道吧?就在密阳县城东几十里桐柏山的大山里,那儿驻的可都是共产党的队伍呀!特别是那个领头的王老汉,他简直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啊!你说,哥,像咱这些富户咋他了?可他就专业打咱这些富户。他还跟保安团作对。上次,三个县的保安团联合攻打沟州,硬是没把他们给消灭了。哥,你也长个心眼吧!以后听说有啥消息,你可要及时对我说呀!”
  这下好了,孩儿从汉口回来了,再也不用求兄弟李锡玖了。
  喝汤时儿,李发生从汉口回来的消息就在庄儿上传开了。一喝罢汤,好多老少爷儿们都涌进李家。毕竟,李发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洋学生啊!再说,他求学的地方那可是汉口啊!去过汉口的人回来都说“紧走慢走,一天出不了汉口”。这些终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们,很想听听这个洋学生说说汉口究竟有多么大,难道,它比咱这几十处庄子都大?
  李发生对乡亲们说,汉口其实只是武汉的一个镇。它是由汉口、汉阳、武昌三个镇组成的。那可是一个水旱大码头。他说到了火车,轮船;还有花园洋房、大米洋面。于是,就有乡亲嗟叹:咱这些穷人要是能吃上大米洋面就好了。
  在李家扛长工,当伙计头儿的大个德说:还吃大米洋面哩!有几亩地种种,一年到头能吃饱饭就不赖了。
  李发生动情地说:能吃上的,会有那一天的!扯天说,穷没根,富没苗。穷人不能光穷,总有翻身的时候。就看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干。就看你还想不想受穷。
  李发生正在和乡亲们讨论怎样不再过穷日子的时候,他的叔父,那个当乡长的李锡玖进了屋。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在乡公所过夜的。差不多每天他都回家来。一到家,听说大侄子从汉口回来了,他也是欢喜得不能形。连忙就上大哥这院来了。
  乡亲们一看乡长来了,刚才还吵吵嚷嚷,热热闹闹的,这一下却像捏死了蚊子,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不大的时间,人们出溜儿出溜儿全都走完了。这让李锡玖顿时陷入尴尬之中。
  李锡玖不无遗憾地卜咂了一下嘴,李发生不失时机地说:叔,你回来了!
  “回来了!”李锡玖坐在李发生对面,他眼中的大侄子,已经不是那个前后撵着他要他背、要他抱的不懂事的小孩子了。他长大了!他的个子几乎比自己还要猛。这五尺多高的个子,分明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豪杰;这宽阔的臂膀,足以承载天大的重任。他上下打量着身着学生装的李发生,尽量压抑着内心的羡慕之情。于是,他问,“娃儿,你今年多大了呀?”
  “叔,我23了,属虎的。”
  李锡玖一拍脑门:“对对对,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23,猛一窜。发生确实是变了。一块好钢,一块好料啊!对了,你从汉口回来 ,到密阳县城没有停?”
  “没有!”
  “你咋不上县政府找子正县长啊?他要是知道你在汉口读洋学堂,他会给你找个差事儿的。”
  李发生谦虚地笑着说:“我对人家又不熟,自己跑上去找差事儿,人家会咋说呀?还是回来吧!再说,就是去了,人家也不一定要咱啊!”
  “此言差矣,此言差矣!你去找子正县长就好了。只要你说是我李锡玖的亲侄子,他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为你谋个差事儿。撇去咱和子正县长家有老亲这一层不说。现在密西的五个乡长,他就指望我哩呀!你打听打听,娃儿,咱这整个姚集乡,还有没有地下党?没有!我就是要这些穷鬼们老老实实,本本份份,不能受了地下党的蛊惑。地下党是搞啥哩呀?他们总是反对政府,反对当局,鼓动着老百姓们闹事儿。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天下!唉,越说越多了。娃儿呀,你这学还上不上呀?”
  “如今时局动荡,学是没法上了。”
  “不上也好,认识多少字是多呀?只要够用就中了。”李锡玖话题一转,“你回来就没有想着干点啥儿?”
  李发生笑了笑说,“还没有想好,先在家帮俺爹种地吧!”
  李锡玖摇摇头说,“可惜了,可惜了!读几年洋学堂,回来当小财主。外人听说了,不笑掉大牙?别的不说,你教您叔我的脸面都没处搁。”李锡玖紧盯着李发生的眼睛说,“娃儿呀,人得有志气呀!常言说,有智吃智,没智吃力。你有学问,见过大世面,那就做些和你身份附和的差事儿,可不要小了自己的身份啊!”

  二、
  一大早,李发生就对他爹说,他得上离他们家六十里地的唐县去一趟。因为他们一起回来有两个同学,趁现在刚回来还能见面,以后时局越来越乱,说不定这一辈子都见不着面了。他母亲嗔怪道,“这娃儿,你咋恁会说话儿呀?这一大早的,净瞎胡扯!”
  到晚上,李锡玖从姚集乡公所回来,问他哥李锡章,“哥呀,咋不见发生上哪儿去了?”
  李锡章便告诉李锡玖,李发生上唐县找他同学去了。李锡玖说,他已经在乡公所为李发生谋好了差事儿,先当书办,过些时,他就上县里去,找子正县长说说,让发生上县政府去。或者进县党部也是有可能的。像发生这有学问人,到哪儿都吃香。
  三天后,李发生从唐县回来了。他爹把他叔给他找差事儿的话说了一遍。李发生听后,沉吟了一下,才对他爹说,“等俺叔回来,我对他说吧!”
  李锡玖一回到家,就对李发生说,让他明天和他一道上乡公所干事儿去。李发生笑着说,“叔啊,你不是说要找一个和我身份附和的差事儿吗?你就让我上乡公所去当书办?这肯定不是你的主张,能想到这一步的人,绝对是在小我的身份。”
  听李发生如此一说,李锡玖脸上一赤一红的,如果在以往,他早就日亲倒娘的大发雷霆之怒了。可侄子终究是从汉口回来的洋学生啊!他忍了忍,才问,“娃儿呀,那你到底想干个啥儿哩呀?”
  李发生站在庭院里,却指着墙外的天空说,“叔啊,外边的世界大得很哪!我的同学们,有的到上海去了,有的到广州去了,很多人都到大城市去了。我是准备在家休养几个月,然后和唐县我的几个同学一起到上海去。那里可是世界上有名的大都市啊!都说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我们不趁着年轻去闯荡闯荡,待老之将至,悔之晚矣!”
  李锡玖并没有把侄子李发生的话放在心上,年轻人哪!嘴上没毛,说话不牢。况且,他又是刚从大城市回来的洋学生,能会没有一个他们所谓的远大理想?既然李发生说了要在家休养些时,给他找差事儿他又不干,二十三四岁的人了,已经是搬亲大汉了。看看庄儿上和他一样年龄的年轻人们,都是几个孩子了。非得给他说成一个媒,有了妻室,他一收心,也许他就不会上外边瞎闯荡了。李锡玖把大哥喊到他的房中,详详细细对大哥说了自己的想法。李锡章觉得兄弟说的不无道理。是啊,发生是应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可眼时,那有恁凑巧的事儿?不中就去找那个常说媒的老孙绍,他手底下可有的是头儿。李锡玖听他哥这么一说,连忙阻止道,“哥呀,只要你点头答应,娃儿的婚事就包在我身上。”
  李锡章一愣怔,“咋?你有现成的头儿?”
  李锡玖卖了个关子,对李锡章说:等明儿我回来再给你说吧!
  李锡章和李发生他妈商量了半夜,也不知道这事儿是先对发生说好咧?还是暂时瞒住他咧?怕的是他人大心大,不听父母二老的话呀!可话又说回来 ,父母不给他钱,不支持他,他就是想成亲,恐怕他也是力不从心。及至他老俩口睡着,也没有说出一个囫囵话儿。
  李锡玖万万没想到,当他郑重其事地当着他哥李锡章的面,把那桩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婚事说给李发生时,他竟然一口回绝了。任凭李锡玖说得天花乱坠,李发生却说,他在近两三年中,并没有娶亲寻人的计划。怕的是谁家闺女跟了他,这辈子肯定要遭罪。因为他决定到上海去,他一走,也说不了是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他不回来,不是把人家闺女给坑害了吗?这坏良心的事儿,他做不出来。至于什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早就想好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他这辈子恐怕真的要作一个不孝子了。
  说着说着,李锡玖气得一跺脚,狠狠地说:这事儿我不管了!这事儿我管不了!等李锡玖走出屋子以后,李锡章对儿子说:娃儿啦,您叔是为你好啊!去跟他认个错儿,道个不是儿。你就是不应承,也不能惹您叔生恁大气啊!
  李发生安慰地说:爹,我的事儿,以后俺叔您俩就别瞎操心了。我自己会作主的。
  李锡章吹胡子瞪眼地说: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呀!
  从此以后,李锡玖再也不提他侄子李发生那一章子事儿了。因为他毕竟很忙,他要一心没二用地清除隐藏在姚集的地下党,好在密阳县国民政府县长谢子正那里请功领赏。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6 20:39:09
  三、
  三个月过后,庄儿上人风言风语地说,李发生这一次并不是真的从汉口回来的。他早已在沟州当一年多八路了。他这次回来,是想发展地下党哩!据说,他的地下党组织发展好以后,还要成立地下党的武装力量。这好,他叔专杀地下党,他侄子就是一个地下党。看这出戏他一家子咋往下唱吧!
  听到这样的传言,李锡章还真估摸着儿子不大对劲儿。白天,他不是帮东家干活,就是帮西家劳动。晚上,扯半夜不进家。他就在庄儿上整了些啥?细品想想,咋着看儿子也不像是一个地下党。若天不幸儿子真是地下党,那对地下党恨之入骨的兄弟会不会放过他呢?李锡章只有暗暗向苍天祈祷,老天哪!我李锡章一辈子吃斋行善,也没有得罪过谁,更没有让谁过不去。这地下党的罪名,可千万别落到我儿头上啊!
  李锡玖也听到了说侄子是地下党的闲言碎语,他气得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朝着庄儿上大骂,说是有些龟孙们穷疯了,穷极了,看着他们李家日子好过了,就开始瞎按摆。总有一天,他要查出那个造谣的人,并给他好看儿。李锡玖站在门口一骂,他们李家出来好几个人,好说歹说,才把他劝进了屋。
  气咻咻的李锡玖到底还是有理智的,常言说的好啊,苍蝇不抱无缝的蛋,雀虫飞过去还有个影儿哩!难道发生这孩子他……今晚势必得问个清楚道白了。在李锡玖的主持下,他一家二十多口人连汤也不喝了,今天晚上,得让发生说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儿。哪知道,李发生的一派话,顶得他一个倒仰,他差点没把他那口老血给吐出来。
  李发生说:叔啊,你堂堂一个大乡长,竟然相信那些胡嚼蛆的人说的话,他们不是看咱家有一百多亩地,两犋大牲口,你又在姚集当大乡长,咱家的日子过得火炭样,他们看了心里会自在吗?所以,他们才要编排个罪名,把咱家给捣轰隆了,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叔啊,个你连这都看不出来,你也别上姚集去了,回来种地吧!去当乡长当的啥呀?连个真假话都分不出来,这不如一个吃屎孩子呢!叔,你若急着在子正县长面前请功,你一枪把我敲了,你不是又杀一个地下党?那多光彩、多荣耀啊!你也没想想,一个大乡长的侄子是地下党,你一个大乡长不是通共的人是啥?咱这一家不都得跟着处死吗?
  李锡玖暂时相信了侄子李发生的话。可是,就在这一晚上,李发生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四、
  到武汉上学的第二年,已经接受了新思想冲激的同学们,再也无法呆在教室中了。他们纷纷投身到革命运动中。他们坚信,只有救国,才有出路。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那时,抗日战争已经取得全面胜利,国内战争不断升级。正像李发生对他叔父说的那样,他的同学们,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广州以及其他大城市。他没有告诉叔父,那些去各个城市的同学,都是搞地下工作去了。而还有大批的同学结伴而行,准备投奔革命圣地延安。同学们一个个满腔热情,不惜投笔从戎,为的是天下劳苦大众翻身作主人。
  就在李发生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和同学们一起奔赴延安的前夜,他的老师肖敬立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和李发生同上老师办公室的还有他的两个同学,焦友德和苏纪书。巧的是,他俩和李发生一样,都是密西地区人。老师究竟想让他们干什么呢?几个同学互相对视着。
  肖敬立和蔼可亲地问:你们几个都是密西的吧?
  李发生他们几个同时点了点头,并异口同声地说:是的!
  肖敬立又问他们:你们大概都听说过竹沟的王老汉吧?
  李发生咋会不知道沟州的王老汉呀?他对肖老师说,王老汉是桐柏山区的一个抗日英雄。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一个穷苦人出身。后来,领了一帮子弟兄,在沟州附近专打土豪,分田地,闹得国民政府终日惶恐不安。他们最为出名的就是大闹平氏镇。那时候,他们没有几条枪,用棒槌击打国民党中央军,夺得了那些丘八手中的枪支。王老汉可是一个响当当的英雄人物。在桐柏山,在密阳县,人们都把他给神话了。
  肖敬立点点头说,李发生说的不错!王老汉确实是一个传奇人物。他本名叫王国华,因为有一脸大胡子,所以人称他为王老汉。王国华同志已经不是过去的草头王,也不是游击大队长了,他现在是鄂豫边省委书记。李发生说的沟州,也就是竹沟。今天的竹沟,已经成为中国革命的又一摇篮,具有小延安之称。前两年,胡服同志还特地到竹沟住过一段时间。随后,不断有中共高层领导到竹沟。王国华同志两次上延安,均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竹沟为革命斗争,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我今天请你们几个过来的目的,就是想介绍你们几个上竹沟去。因为密阳县紧邻竹沟,你们可谓是当地人了,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家乡。到竹沟这个革命熔炉中去锻炼,你们愿意不愿意?
  李发生首先举手说:肖老师,我愿意!只要能为中国革命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到哪儿去都是一样的。焦友德和苏纪书也先后表决心,愿意听从肖老师的安排。
  李发生感激地说:肖老师,你给俺几个指了一条光明大道呀!
  肖敬立深沉地说:路,我给你们指出来了,怎样走,那就看你们个人了。同样是赶路,但最重要的是超越。年轻人单靠一股子热情还远远不够,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毅力。
  李发生他们怀揣着肖敬立老师为他们写的介绍信,更怀揣着救国救民的宏图志愿,从武昌坐京汉线的火车,到信阳北边一个不起眼的小站——茅集,下了火车,不会有更多的人去注意他们。这样也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他们三个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沟州,终于找到了鄂豫边省委所在地。
  后来,李发生他们才知道,他们的老师肖敬立,是鄂豫边省委派驻汉口的特别联络员。
  在沟州的一年多里,李发生确实经受了血和火的考验。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到沟州的半年后,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就是从入党这一天开始,他清醒地认识到,身为一名共产党人,那就意味着他彻底和自己那个地主家庭决裂了。因此,他也有很多的迷茫和不解。于是,他就带着种种疑问,去请教他的入党介绍人老孟。
  李发生问老孟,我身为共产党员,而我父亲是地主,我叔父是乡公所的乡长,我和他们决裂,是否就是不再承认我们的父子关系,我们的亲情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一个六亲不认、没血没寒、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吗?
  老孟听后哈哈大笑,他拍着李发生的肩膀,重复地说着一句话,“年轻人,年轻人哪!”
  李发生迷惑地问:老孟同志,你说我的想法是对还是错呀?
  老孟止住笑以后,严肃地说:李发生同志,我们共产党人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并且,重感情,守信用!我们所说的决裂,不是说和家人断绝关系。而是我们和他们的思想有了截然不同的界限。只所以我们要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不仅仅是为了更正亲人的思想,更重要的是教育更多的人,改变他们的思想。让他们和我们一道,走上以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道路上来。我们为的是天下劳苦大众能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让小部分人拥有大量的土地、资产,而大部分人则饥寒交迫。《国际歌》唱得好啊!我们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建立一个新的世界。
  此后的日子里,李发生在训练和战斗的间歇,大量借阅马列主义书籍,他的眼界一下子开阔了。他终于意识到,他所参加的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是为着解放全人类的。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6 20:40:05
  五、
  一年多之后的这个秋天,也就是1944年7月的一个上午,营部派人来请李发生马上到省委去,说是王国华王书记有事找他。营部离省委有六、七里山路,这个时候,正是桐柏山景色最美的季节,鸟儿在幽静的林樾间啁啾,山花在清澈的溪流边摇曳。可是,李发生哪有心思去看风景啊!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王老汉为着啥事儿找他呢?难道说是叔父残暴屠杀地下党的事儿?不过,他在家的时候,叔父可没有这样做,只是他到了沟州,才听那些老战士们说的。再不然,是他们家和密阳县国民政府县长谢子正家有老亲?这个被沟州战士们痛恨地称为谢狗子的谢子正,每次都是他带领保安团来攻打沟州。干部、战士都对谢狗子恨之入骨。李发生听父亲说过,他们家和谢狗子家是有老亲,但他从没有细问过,究竟是什么样的亲戚。也许是谢狗子当了县长,他们李家有意攀龙附凤吧?是不是因为这两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省委要对他这个共产党员进行审查?
  当一个传奇人物就站在李发生面前的时候,他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说老实话,到沟州这一年多,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王老汉。要说,他确实想见见这个人,但一想到,人家是鄂豫边省委书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还不成熟的小兵,级别相差那么大,想见也不容易。面前的王老汉,也只是刚过六十。不过,他那一脸大胡子,倒衬得他有一副江湖英雄的豪爽。在身材魁梧的王老汉面前,李发生说话都变得嚅嗫了,他说:王书记……
  王老汉哈哈一笑,说,“你来一年多了吧?还没有脱离书生意气啊!以后别叫我王书记,喊一声叔,或者叫一声大伯,那多亲热呀!”说罢,拉着李发生的手,让李发生在他身边坐下来。
  王老汉开门见山地说:发生啊,我想教你回家去!你外出三年多了吧?你不想您爹妈他们?
  李发生实诚地说:那咋不想啊!
  王老汉慨叹地说:你是一个好孩子!也是一个好战士啊!
  随后,王老汉又问了李发生的家庭情况,李发生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王老汉一边听,一边沉吟着。等李发生说完了,王老汉说,“发生啊,你是个实在人哪!你所说的,比我们的情报员得来的情报更准。再说,那是你自己的家嘛!”
  王老汉告诉李发生,经过省委的认真研究,决定派李发生回老家去,到密西地区发展地下党组织。时机成熟后,再发展党的武装力量。密西地区是谢狗子的老家,又有他的得力干将李锡玖,他们对地下党的残酷屠杀,让密西地区成了白色恐怖最严重的地区。同时,密西地区也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一个最为顽固的堡垒。这次派李发生回去,就是要他利用他叔父的乡长关系,还有他家和谢狗子家有老亲这层关系,在密西地区的丘陵地带,发展我们的党组织。让我们的党组织变成顽固堡垒中的炸弹,我们要从内部瓦解他们。至于乡长李锡玖,能争取过来最好。争取不过来,也要没法阻止他对地下党的屠杀。如果他一意孤行,最后的无奈之举就是铲除他。
  王老汉忧虑地问:发生,这些任务你能完成吗?这可比在战场上难多了啊!战场上是真枪实弹,生死都是命悬一线。而搞地下工作,就是真正地赴汤蹈火啊!有可能被国民党反动派发现,有可能被捕入狱,也有可能随时掉脑袋。发生,你害怕不害怕?
  李发生腼腆地笑着说:那咋不害怕呀?说不害怕是瞎话。
  王老汉赞许地说:知道害怕才能把事情做好!知道害怕,就先保护好自己。当然,在保守党的秘密,保护党组织方面,生命便是一件小事了。我也不给你指定时间,只要你发展起来一个党组织,再发展一批武装力量,需要枪支的时候,你回省委来,需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李发生握住王老汉的手说:王书记,噢,对了,大伯,你放心吧!我一定在丘陵地带让我们的党生根发芽,并开出鲜艳的花朵。我一定在丘陵地带,打响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于是,李发生又穿上了学生装,以在汉口上学的名义回到了密西丘陵地带。密西丘陵正处于南阳盆地之中,那一条条发源自伏牛山东麓的丘陵,均呈东北、西南走向。有的蜿蜒曲折三四十里后,就自行消失了。最长的能绵延五六十里地。丘陵上大都是黄粘土,土质比较松懈。而每条丘陵下的小河两边,则是肥沃的土地。所以,当地人最喜欢洼地,而讨厌岗地。山岗薄地,也出不了啥大人物,也许是祖坟上没那棵蒿子吧?倒是离李发生的村庄五里地的刘坟堂,在明朝正德年间,出了两个宦官。最出名的那一个是刘瑾。史书上记载他是陕西兴平人氏,因为认了刘坟堂的刘顺作干爹,连他干爹的老家,也成了他的老家。
  李发生回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唐县和中共密西地下党县委取得联系。回家后,他便开始在村庄中深入农户,宣传马克思主义真理,发展地下党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的秘密活动还是被人说了出来。但他叔父是一个大乡长,那是他的很硬的一个靠山。谁敢把他怎么样?庄儿上一传开他是地下党的事儿,他更加谨慎起来。叔父李锡玖屠杀地下党的思想和他的反共观念,已经根深蒂固,还是得多留心为好。


  六、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发生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叔父站在大门口骂人的第二十天,那天晚上,李发生叫上他发展的第一个共产党员,他家的长工、伙计头大个德,准备一起上邻村去。大个德还没有从屋里出来,李锡玖却走过来对李发生说,这一会儿必需跟他一起上他家的正堂屋去。他爷,他爹都在那儿等着他哩。
  看来,今天晚上真的要来个老将对脸儿了。
  李发生跟李锡玖到了上房的堂屋,他的爷爷和他的父亲都端坐在那儿,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李发生向他们一一问安,他们也只是“哼”了一声。
  李锡玖单刀直入地说,“娃儿,咱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有日天本事,你就去干那日天的事儿去。你要是当地下党,串动那些干浪搅和皮们造反,我也不反对。可他们都是些啥人儿啊?穷得叮噹二声,赶个狼猪,剃个头,钉个鼓炉锅,这号人就是共产党?可是,有一条,我当着您爷、您爹的面说,有点托大。毕竟我不是当家的,我没有权赶你离开家门。如果你要一条道走到黑,撞到南墙上也不拐弯,非要连头也不要了去当地下党,一条路,你走!离家远远的!别在我眼皮子底下治这号事儿。你这样做,教我以后咋有脸面去见子正县长啊?你这样做,是逼着咱一家往火坑里跳哩呀!你真是执迷不悟的话,给你刀!”说着,李锡玖从八仙桌边的墙上,取下他家祖传的青铜宝剑,“哗啦”一下扔给李发生,并威严而略带凄凉地说,“娃儿,你就用咱家这把祖传的宝剑,教您爷,您爹,还有我,刺死在这堂屋正当门儿。你要能下得去手,你就当你的地下党。你若下不了手,你就走人!”
  拿住李发生的脾气,他叔这样腌臜共产党,这样逼他离开家门,若是前几年,他真敢当面就跟他叔动粗。可他现在有重任在肩,他一直记住王老汉的话,要学会保护自己。如果是为了保护党组织,保护党的武装力量,自己的命就是小事一桩。所以,等他叔说完了,他轻蔑地笑了笑,说,“叔啊,人做事不可太过。能吃过天饭,不说过天话。你敢保证蒋家王朝永不灭亡?历史上改朝换代的事儿多的多了,有句话叫作识时务者为俊杰。就像你,横行乡里,欺男霸女,独霸一方,渔肉百姓,等改天换地的时候,你想过你是啥下场没有?共产党现在虽然处于劣势,但天下早晚是红色的天下。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别再随意杀戮共产党了。有句话叫作,血债要用血来偿。出来混,早晚有一天你是要还的。你认为你杀了一个共产党,你就可以上谢子正那里邀功请赏了?可你同时欠下了更大的血债。我作共产党,一不偷,二不抢,光明磊落,正正派派,我们为的是人民的利益,为的是普天下的劳苦大众。我们共产党人的菩萨心肠,就是要普渡众生。叔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要不然,等到那一天,你后悔也迟了。”
  李锡玖恼羞成怒地说:你在胡鸡巴扯,看我敢不敢扇你几耳把子!
  李发生往前走了一步,气昂昂地说:来吧,叔!咱叔侄俩要是单挑,还不一定谁先倒地哩!
  李锡章一拍桌子,气愤地说,“发生,你没大没小了,是不?”
  李发生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父亲说,“爹,我并不是不尊敬俺叔,因为他和你一奶掉地,是亲兄弟呀!俺爷就俺叔您弟兄俩,我若不抬举俺叔,就是我不抬举你呀,爹!我尊敬他,抬举他,并不是说非得步步听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当他的乡长,他想怎样杀害共产党,那是他的思想所决定的。我不恨他,我恨的是社会制度。我们要改变的就是整个社会。”
  李发生他爷干咳了一声,这才说,“发生当地下党这个事儿,咱一家也不要争吵了。以后您叔您俩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这个发生咧,你也知道,地下党的事儿光彩不光彩咱不说,但起码有一条,不能明大明地整。真是出了大事,就是您叔手下留情,放你一马。子正县长那儿可不好说。锡玖你咧?看在发生还是个孩子的份儿上,多点作叔的样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再咋说,这是咱一家子的事儿。咱不能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咱一家闹翻了天,让外人当笑话看,您,您几个心里是啥滋味?”
  李锡玖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听他父亲的话,等他父亲一说完,他便说,天也不早了,让他父亲早点休息。他便回他那院去了。李锡玖一走,李发生也要走,却被他爷爷叫住了。
  李发生迷惑地问,“爷,你还有啥事儿?”
  李发生他爷重重地唉叹了一声,说:知子莫若其父。娃儿啦,您叔这个人不比您爹,您爹作事干板正直,阳光透明,对人不阴不奸。可您叔这个人恰恰相反。以后,你多提防着他点,说不定啥时候,他会摆个圈套让你往里钻。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6 20:40:35
  七、
  过了新年的二月底,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李发生已经在自己庄儿和邻村发展起来一个八人的党组织。他就是想把革命的火种播撒在千年的丘陵上,让鲜艳的红旗插遍丘陵。领导穷苦人推翻黑暗的社会,迎来光明的一天。
  二月廿三日,李发生一大早就起了床。昨天晚上他在党小组会上宣布了成立游击队的事情。今天姚集是逢集日,他们几个党员还要在姚集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重新研究组建武装的事情。
  李发生一边在院外散步,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如果游击队成立了,首先要向地下党密西县委汇报,并请求下一步的工作。正在盘算着,他身后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他不由得回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是他的叔父李锡玖。自从那次他向叔父挑明了他是地下党之后,在他祖父的训诫下,他虽然和叔父同吃一锅饭,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是多见面,少说话。好像叔父不再干涉他搞地下工作了。但会不会在这平静的潭水下,隐藏着一道暗流?或者说是隐伏着一块足以致人死地的暗礁?今天,叔父找他肯定有事儿,李发生想到他爷爷交待他的话,马上就对叔父起了戒备之心。
  李锡玖一追上李发生,便以极其平静的口吻说:娃儿,你也知道您叔我这脾气,心里放不住事儿,有话就想说。我看你也不容易,你们不是急着发展共产党哩吗?我给你找了个人,你若是看着合适,你就收留下他;不合适的话,哈哈一笑,算我没说。
  李发生便问:你说那个人姓啥名谁?家住哪里?他现在什么地方?
  李锡玖说:这样吧,娃儿!这院子外头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儿我还得上街,乡公所那一摊子离了我也不中。今儿黑我把那个人领回来,好吧歹吧,咱也给人家置备一桌酒席,您俩认识认识。你看中了,他就是你的左膀右臂;看不上,就算交个朋友。老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嘛!这没有啥妨碍吧?
  是啊,多认识个人,又有什么妨碍呢?况且,又是在自己家中,还会出啥意外不成?再说,既然叔父能自动介绍人过来,说明他的心有所转变。在酒桌上说不定还能再劝劝叔父,趁机给他讲讲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道理。这绝对是个好机会。
  吃过早起饭,李发生等他叔上乡公所走后半个时辰,他才上姚集去。到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他发展的党员们早就到了。有三个人在吃热豆腐,余下的几个人在喝豆腐脑。李发生也要了一碗豆腐脑,张老七要为他放白糖,他拦住没让放。等大家吃喝完毕,张老七把他们领到一个幽静的屋子里,几个人开始商量成立游击队的事情。
  快晌午的时候,李发生最后作了总结,目前他们主要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人不好找,这主要是他们几个党员没有作好发动群众的工作。当然,李锡玖杀人已经杀红眼了。稍有通共嫌疑的,跟八路多多少少有点牵连的,不是被他派人打黑枪打死,就是被抓进乡公所的牢房。如今是人人自危,个个害怕。另一个困难是枪支问题。枪支容易买,钱却不好办。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钱是硬是头货,哪能手到擒来?
  李发生说,关于枪支的事儿,他可以筹钱。当时,他从沟州回来,王老汉亲自对他说,需要枪支的话,可以上省委去。可是,人这个事儿咋办?李锡玖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障碍。李发生说,近期他准备再和李锡玖谈谈,如果他仍然顽固到底,不停下对共产党的残害,那也只有干掉他。他经常打别人的黑枪,不行的话,让他也尝尝黑枪的滋味。
  吃罢晚饭,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到李发生他们那院去喊李发生,说是他叔找他。李发生他们家是一进三的大宅子。他爷爷住在第一进,他和父亲他们住在第二进,李锡玖住进第三进。单他们一家就有二十多口人,加上长工,使唤的两个丫环,还有常驻的亲戚,算上来差不多有三十几口人了。过新年的时候,李锡玖又觅了四个护院的。
  说到李发生他小婶,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她也是一个苦命人。李发生上汉口去上学时,还没有娶他的小婶。那是两年前,李锡玖在姚集街上遇到了一个姑娘,这姑娘长得特别地人彩,高挑的个子,红白相间的脸蛋,两根头发辫子搭拉到屁股上。当时李锡玖就派人打听。原来,这姑娘就是姚集街上的,名叫彩云。她父亲夏二和尚常年以种菜谋生。膝下一儿一女,儿子比女儿大一岁,整整二十。李锡玖就央人到夏二和尚家说媒,谁知,彩云她哥夏狗剩儿要打媒人,说是她妹妹今年才十九岁,咋能寻一个五十二三岁的老汉子呀?别说他李锡玖当乡长,就是当县长,他们夏家也不会巴结他。
  媒人回去把夏狗剩儿一口回绝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李锡玖。可他并没有生气,只是阴惨惨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就在这天晚上,夏狗剩儿被人打黑枪打死了。夏家埋了人,三天后,李锡玖又央媒人上夏家去提亲。夏二和尚明知道儿子是李锡玖觅人打的黑枪,但李锡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乡长啊!谁敢得罪他呀?若再拒绝,不知道他还会使出什么下三滥的狠招呢!于是,夏家忍气吞声,一家子哭着把女儿嫁给了李锡玖作二房。
  两年多了,彩云也没有给李锡玖生个一男半女的。李锡玖常常在朋友们面前说,看着长相不赖,谁知道是个瞎包货呀!早知道这,也不费恁大劲儿娶她了。所以,他也不大待见彩云。
  李发生他小婶喊过李发生之后,她头前走了。李发生先对他爹说了一声,他要上他叔那院去。本来他想叫上大个德的,考虑着万一把大个德给暴露了,就不是小事了。所以,他就一个人去了。
  小偏房里明灯蜡烛的,李锡玖和一个陌生人正围坐在一方小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四荤四素八样菜,李锡玖正在用酒岔温酒,酒香已经扑满了整个房间。李发生一进屋,那个长得贼眉鼠眼、黑不溜秋的陌生人连忙很有礼貌地站起来。两人寒喧后重又坐下来。李锡玖向李发生介绍说,此人姓宋名子奇,曾经在老北山作过杀人越货的勾当。后来悔过自新,想加入到六十八军的队伍中,可那个连副官认为他有前科,说什么也不要他。如今老宋是有处来,无处去啊!
  李发生抱定一个思想,发展地下组织,这是个必需特别慎重的工作,保护党的机密是第一要务。但他不露声色地和叔父周旋着。在喝酒的间隙,他又重新把宋子奇的来历询问了一遍。几乎上和他叔说的差不多。喝到快半夜时,李发生打着哈哈说,其实他也当不了多大的家,宋仁兄想当地下党,这得经过组织批准。他这两天有空了就帮他问问。说罢,站起来就要走。
  宋子奇表现得很是焦虑,他掏出手枪说:我有枪啊!难道说你们不需要枪吗?
  这时,李发生正要迈步,李锡玖一下子搂住他的双臂,说道:慢着,娃儿,我还有话说。
  话刚落音,宋子奇扣动扳机,照着李发生头上连打两枪。然后,他跳出小偏房,在暗夜的掩护下,一溜烟跑向后角门。
  这边,李锡玖紧紧抱住躺在血泊中的李发生,痛哭失声,哀号不止:我的娃儿啊!我的娃儿啊!你死得好惨啊!
  枪声和哭声把李家大院的人都惊动起来了。人们一看李发生倒在酒桌旁边,知道是被人打了黑枪。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知道这事儿只有谁能干得出来。
  李锡章老俩口哭得死去活来,哭了一阵子后,李锡章瞪着眼问李锡玖:这是谁干的?
  李锡玖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一个劲地打自己的头,说是这事儿都怨他,都是他害了发生。早知道出这号事儿,他也不会找人来喝酒了。
  鉴于李发生是少壮亡人,按规矩是不能进祖坟的。于是,第二天,李家为李发生准备了一副薄薄的棺材,把他抬到庄儿西北地的丘陵上,草草地把他给安葬了。
  八、
  1948年,刘邓大军抢渡黄河,挺进大别山,占领了密阳县城,解放了密西及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反动乡长李锡玖畏罪潜逃。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管理的姚集区人民政府,从海南岛抓回来了逃亡的李锡玖。在公审大会上,已经作了村支部书记的大个德揭露了恶霸地主、反动乡长李锡玖的滔天罪行。
  当李锡玖得到情报,知道了姚集北湖那对以作教师为掩护的夫妻是地下党时,他授意北湖的恶霸地主段仁义,带领他的狗腿子们,将这对革命夫妻活活勒死。
  有人向他说那个挑货郎但的刘成群是地下党时,他亲自领着乡公所的有枪壮丁,把刘成群同志围堵到九道湾,被他们折磨致死。
  让人最痛恨的是,李锡玖在屠杀我地下工作者时,已经丧尽天良,失去人性。他的亲侄子李发生同志,已经把党组织发展到八个人,正准备组建游击队时,李锡玖却雇凶将自己的亲侄子杀害。
  大个德控诉完毕,会台下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坚决镇压反革命!”“枪毙恶霸地主李锡玖,为英雄李发生报仇!”“血债要用血来偿!”
  在姚集区人民政府的监督下,对李锡玖立即执行死刑。
  姚集区人民政府对英雄李发生的墓进行重新修缮,并树立了一块石碑,上书“革命烈士李发生”。墓碑立好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血色的夕阳染红了丘陵,染红了河湾,真的祖国山河一片红。
  (全文完结 共13500字)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8-06-06 20:40:59
  支持楼主佳作
楼主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06 20:41:10
  七、
  过了新年的二月底,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李发生已经在自己庄儿和邻村发展起来一个八人的党组织。他就是想把革命的火种播撒在千年的丘陵上,让鲜艳的红旗插遍丘陵。领导穷苦人推翻黑暗的社会,迎来光明的一天。
  二月廿三日,李发生一大早就起了床。昨天晚上他在党小组会上宣布了成立游击队的事情。今天姚集是逢集日,他们几个党员还要在姚集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重新研究组建武装的事情。
  李发生一边在院外散步,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如果游击队成立了,首先要向地下党密西县委汇报,并请求下一步的工作。正在盘算着,他身后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他不由得回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是他的叔父李锡玖。自从那次他向叔父挑明了他是地下党之后,在他祖父的训诫下,他虽然和叔父同吃一锅饭,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是多见面,少说话。好像叔父不再干涉他搞地下工作了。但会不会在这平静的潭水下,隐藏着一道暗流?或者说是隐伏着一块足以致人死地的暗礁?今天,叔父找他肯定有事儿,李发生想到他爷爷交待他的话,马上就对叔父起了戒备之心。
  李锡玖一追上李发生,便以极其平静的口吻说:娃儿,你也知道您叔我这脾气,心里放不住事儿,有话就想说。我看你也不容易,你们不是急着发展共产党哩吗?我给你找了个人,你若是看着合适,你就收留下他;不合适的话,哈哈一笑,算我没说。
  李发生便问:你说那个人姓啥名谁?家住哪里?他现在什么地方?
  李锡玖说:这样吧,娃儿!这院子外头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儿我还得上街,乡公所那一摊子离了我也不中。今儿黑我把那个人领回来,好吧歹吧,咱也给人家置备一桌酒席,您俩认识认识。你看中了,他就是你的左膀右臂;看不上,就算交个朋友。老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嘛!这没有啥妨碍吧?
  是啊,多认识个人,又有什么妨碍呢?况且,又是在自己家中,还会出啥意外不成?再说,既然叔父能自动介绍人过来,说明他的心有所转变。在酒桌上说不定还能再劝劝叔父,趁机给他讲讲马克思主义救中国的道理。这绝对是个好机会。
  吃过早起饭,李发生等他叔上乡公所走后半个时辰,他才上姚集去。到戏楼后张老七的豆腐店,他发展的党员们早就到了。有三个人在吃热豆腐,余下的几个人在喝豆腐脑。李发生也要了一碗豆腐脑,张老七要为他放白糖,他拦住没让放。等大家吃喝完毕,张老七把他们领到一个幽静的屋子里,几个人开始商量成立游击队的事情。
  快晌午的时候,李发生最后作了总结,目前他们主要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人不好找,这主要是他们几个党员没有作好发动群众的工作。当然,李锡玖杀人已经杀红眼了。稍有通共嫌疑的,跟八路多多少少有点牵连的,不是被他派人打黑枪打死,就是被抓进乡公所的牢房。如今是人人自危,个个害怕。另一个困难是枪支问题。枪支容易买,钱却不好办。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钱是硬是头货,哪能手到擒来?
  李发生说,关于枪支的事儿,他可以筹钱。当时,他从沟州回来,王老汉亲自对他说,需要枪支的话,可以上省委去。可是,人这个事儿咋办?李锡玖已经成为他们最大的障碍。李发生说,近期他准备再和李锡玖谈谈,如果他仍然顽固到底,不停下对共产党的残害,那也只有干掉他。他经常打别人的黑枪,不行的话,让他也尝尝黑枪的滋味。
  吃罢晚饭,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到李发生他们那院去喊李发生,说是他叔找他。李发生他们家是一进三的大宅子。他爷爷住在第一进,他和父亲他们住在第二进,李锡玖住进第三进。单他们一家就有二十多口人,加上长工,使唤的两个丫环,还有常驻的亲戚,算上来差不多有三十几口人了。过新年的时候,李锡玖又觅了四个护院的。
  说到李发生他小婶,李锡玖的小老婆彩云,她也是一个苦命人。李发生上汉口去上学时,还没有娶他的小婶。那是两年前,李锡玖在姚集街上遇到了一个姑娘,这姑娘长得特别地人彩,高挑的个子,红白相间的脸蛋,两根头发辫子搭拉到屁股上。当时李锡玖就派人打听。原来,这姑娘就是姚集街上的,名叫彩云。她父亲夏二和尚常年以种菜谋生。膝下一儿一女,儿子比女儿大一岁,整整二十。李锡玖就央人到夏二和尚家说媒,谁知,彩云她哥夏狗剩儿要打媒人,说是她妹妹今年才十九岁,咋能寻一个五十二三岁的老汉子呀?别说他李锡玖当乡长,就是当县长,他们夏家也不会巴结他。
  媒人回去把夏狗剩儿一口回绝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了李锡玖。可他并没有生气,只是阴惨惨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就在这天晚上,夏狗剩儿被人打黑枪打死了。夏家埋了人,三天后,李锡玖又央媒人上夏家去提亲。夏二和尚明知道儿子是李锡玖觅人打的黑枪,但李锡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乡长啊!谁敢得罪他呀?若再拒绝,不知道他还会使出什么下三滥的狠招呢!于是,夏家忍气吞声,一家子哭着把女儿嫁给了李锡玖作二房。
  两年多了,彩云也没有给李锡玖生个一男半女的。李锡玖常常在朋友们面前说,看着长相不赖,谁知道是个瞎包货呀!早知道这,也不费恁大劲儿娶她了。所以,他也不大待见彩云。
  李发生他小婶喊过李发生之后,她头前走了。李发生先对他爹说了一声,他要上他叔那院去。本来他想叫上大个德的,考虑着万一把大个德给暴露了,就不是小事了。所以,他就一个人去了。
  小偏房里明灯蜡烛的,李锡玖和一个陌生人正围坐在一方小桌前。桌子上摆放着四荤四素八样菜,李锡玖正在用酒岔温酒,酒香已经扑满了整个房间。李发生一进屋,那个长得贼眉鼠眼、黑不溜秋的陌生人连忙很有礼貌地站起来。两人寒喧后重又坐下来。李锡玖向李发生介绍说,此人姓宋名子奇,曾经在老北山作过杀人越货的勾当。后来悔过自新,想加入到六十八军的队伍中,可那个连副官认为他有前科,说什么也不要他。如今老宋是有处来,无处去啊!
  李发生抱定一个思想,发展地下组织,这是个必需特别慎重的工作,保护党的机密是第一要务。但他不露声色地和叔父周旋着。在喝酒的间隙,他又重新把宋子奇的来历询问了一遍。几乎上和他叔说的差不多。喝到快半夜时,李发生打着哈哈说,其实他也当不了多大的家,宋仁兄想当地下党,这得经过组织批准。他这两天有空了就帮他问问。说罢,站起来就要走。
  宋子奇表现得很是焦虑,他掏出手枪说:我有枪啊!难道说你们不需要枪吗?
  这时,李发生正要迈步,李锡玖一下子搂住他的双臂,说道:慢着,娃儿,我还有话说。
  话刚落音,宋子奇扣动扳机,照着李发生头上连打两枪。然后,他跳出小偏房,在暗夜的掩护下,一溜烟跑向后角门。
  这边,李锡玖紧紧抱住躺在血泊中的李发生,痛哭失声,哀号不止:我的娃儿啊!我的娃儿啊!你死得好惨啊!
  枪声和哭声把李家大院的人都惊动起来了。人们一看李发生倒在酒桌旁边,知道是被人打了黑枪。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知道这事儿只有谁能干得出来。
  李锡章老俩口哭得死去活来,哭了一阵子后,李锡章瞪着眼问李锡玖:这是谁干的?
  李锡玖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一个劲地打自己的头,说是这事儿都怨他,都是他害了发生。早知道出这号事儿,他也不会找人来喝酒了。
  鉴于李发生是少壮亡人,按规矩是不能进祖坟的。于是,第二天,李家为李发生准备了一副薄薄的棺材,把他抬到庄儿西北地的丘陵上,草草地把他给安葬了。
  八、
  1948年,刘邓大军抢渡黄河,挺进大别山,占领了密阳县城,解放了密西及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反动乡长李锡玖畏罪潜逃。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管理的姚集区人民政府,从海南岛抓回来了逃亡的李锡玖。在公审大会上,已经作了村支部书记的大个德揭露了恶霸地主、反动乡长李锡玖的滔天罪行。
  当李锡玖得到情报,知道了姚集北湖那对以作教师为掩护的夫妻是地下党时,他授意北湖的恶霸地主段仁义,带领他的狗腿子们,将这对革命夫妻活活勒死。
  有人向他说那个挑货郎但的刘成群是地下党时,他亲自领着乡公所的有枪壮丁,把刘成群同志围堵到九道湾,被他们折磨致死。
  让人最痛恨的是,李锡玖在屠杀我地下工作者时,已经丧尽天良,失去人性。他的亲侄子李发生同志,已经把党组织发展到八个人,正准备组建游击队时,李锡玖却雇凶将自己的亲侄子杀害。
  大个德控诉完毕,会台下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坚决镇压反革命!”“枪毙恶霸地主李锡玖,为英雄李发生报仇!”“血债要用血来偿!”
  在姚集区人民政府的监督下,对李锡玖立即执行死刑。
  姚集区人民政府对英雄李发生的墓进行重新修缮,并树立了一块石碑,上书“革命烈士李发生”。墓碑立好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血色的夕阳染红了丘陵,染红了河湾,真的祖国山河一片红。
  (全文完结 共13500字)
作者:依恋长江2017 时间:2018-06-06 21:12:18
  来读好文,支持参赛!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6-06 21:30:25
  坚决支持!
  但诸如此类的所谓文学大赛,意义不大,甚至很丑陋。但还是预祝老兄获奖!
我要评论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6-06 23:22:49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楚辞招魂 时间:2018-06-07 00:05:10
  拜访佳作,祝周四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18-06-07 05:39:54
  力顶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hjzhou62 时间:2018-06-07 06:07:09
  周四的问候,拜访楼主,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6-07 06:24:4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6-07 07:48:22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二勃 时间:2018-06-07 08:08:03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8-06-07 09:49:04
  [xyc:顶]
我要评论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6-07 10:21:16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07 11:40:25
  闲鸥来访帖,6月6日,每个亲都六六大顺~~~~~~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8-06-07 11:45:03
  良心力作!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07 12:38:08
  力顶好文,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8-06-07 14:29:41
  支持获奖!^O^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6-07 15:19:14
  顶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8-06-07 16:17:20
  支持楼主
作者:北立 时间:2018-06-07 18:48:54
  拜读、学习、支持、问好!
作者:靳芝 时间:2018-06-07 19:01:06

  
我要评论
作者:依恋长江2017 时间:2018-06-07 19:40:17
  鼎力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8-06-07 20:18:21
  大鼎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07 21:50:30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2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