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轶事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0 01:16:45 点击:71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漆黑的黑色笼罩着这座江边小城,多彩的灯光不停的闪烁着,老人、小孩、青年男女都来回穿梭在高楼间,路面的车流走走停停。
  远离城区的一条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大奔正在疾驰着。
  “印先生,我可是托了好多关系才找到您,这次您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女儿就危险了。”一位满脸肥油,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拉着印先生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
  被叫做印先生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左右,穿一身灰黑色风衣,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显得尤为斯文。
  “咳咳!”印先生清了清嗓子,将手从男子那里抽了回来,从头到脚的观察了几遍后,缓缓开口,“说说看什么情况吧。”
  男子刚想开口,又被印先生打断道:“简短点,捡重点说。”
  “是是是。”中年男子连声答应。
  随着男子的诉说,印先生也听出了个大概。
  原来男子是一位古董商,家里有一个女儿,可是半年前却突然发病,只要天黑就各种发狂,把家里砸的,除了她的床,已经找不到什么完整的东西了,白天就一直沉睡,请了很多有名的医生来看都说不出个原因来。
  有人提议是不是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男子又到处去请道士、和尚来家里做法,可是道法高的最多也就好个两三天又恢复原样了,道法浅的直接就被吓走了。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中年男子千方百计的才从一个老朋友口中得知,这江边小城有一位印先生,可以解决这类道法作用不大的事情,这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着秘书驱车赶过来找到了这位印先生。
  听完男子的话,印先生微微点点头,“你女儿的情况,我差不多知道了,我只是有一个疑问,你是找到了谁,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地址。”
  男子一愣,没想到这印先生不关心事情情况,却去关心找了谁,心中不免有些不悦,但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过去,“这个朋友是谁,我不便透露,只能告诉你,他是帝都的。”
  帝都的?!
  印先生轻轻点点头,便不在说话,闭目养神起来。
  见这年轻人居然开始睡觉了,男子心里暗暗将那个朋友骂了好几遍,希望他推荐的这个印先生有真本事吧。
  等车开到地方,天也有些微微发亮,眯着眼睛看着东方似出不出的太阳,感受着深秋带来的丝丝凉意,印先生不觉紧了紧身上的风衣,跟着男子来到一座城中心的别墅外。
  看着这金色瓷砖的别墅,从里面不断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
  印先生朝周围看了看后,开始围着别墅转圈,走走停停,像是在找什么一样。
  绕着别墅转了一圈,印先生来到正门前,从怀里掏出一块方形的木头,底部好像还刻着什么字,看起来就像一块印章一样。
  印先生把那块木头印章对着初升的太阳照了照,深吸一口气,吹在木头上,低声嘀咕着什么。等到咒语念完,印先生大喝一声:“赦!”
  只见整个天空的云层开始慢慢加厚,没一会便紧紧的压了下来。看着头顶的异象,男子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0 01:17:16
  抬头看了看,印先生说道:“你要不要进去?”说完把木头收回怀里,打了个响指,头顶的云层开始慢慢的扭动,整个天空开始变黑,没一会就完全黑了下来,和半夜一样。
  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男子呆呆的站立在那里。
  “走了。”
  印先生又说了一遍,男子才反应过来,喘着粗气,一步一哆嗦的走到门口,可又急忙跑了回去,拼命的摇头示意自己不进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印先生独自向着门内走去。
  刚进别墅,就听到一个女孩突然的尖叫起来,而且空气中掺杂着那一丝有别于冷气的寒意,印先生微微挑了挑眉头,有手在墙壁上摸了一下,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紧接着又拍了拍手,就像手上沾到了什么一样。
  印先生随手从腰间的皮带上扯下一块八卦镜,只是看样子非金非玉,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沾了点自己的口水擦在八卦镜中间,慢慢的这个八卦镜开始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幽光,虽然不是很明亮,但也能勉强视物。
  印先生利用柔光四处寻找着那个发出声音的女孩,却看到屋子里桌子椅子断裂成几块倒在地上,沙发电器什么的也被砸的变形。
  随着柔光的走动,却突然看见一个身穿睡袍的女孩,双手抱膝的蹲在角落里,面色暗青的看着进来的两个人,只是脸颊上的泪痕显示出刚刚哭泣的就是这个女孩。
  嗯?!
  印先生瞥了一眼手里的八卦镜,心道这东西居然不怕镜光。
  “看来你是那第七个?”那个女孩开口问道,可是声音却无比的低沉。
  听到问话,印先生立刻明白了,在自己前面,这个男子应该请过六个了,可是都没有效果。
  “好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父亲在外面没敢进来,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一处倒地的沙发,印先生直接坐在上面,将八卦镜重新别回皮带上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女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
  印先生不急不忙的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烟,点燃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口烟,“不要装了,从你父亲那知道你的情况,加上刚刚的表现,你是人是鬼,我还是分得清的,黑白颠倒的生活一年,你不累吗?”
  见女孩还是蹲在那,印先生弹了弹烟灰,“自幼学武,又装神弄鬼的,当然能唬住一些冥顽不灵的老东西,我猜一年前肯定是你父亲反对你交往的男朋友,你才出此下策的吧。”
  听到这话,女孩明显一愣,泪珠一滴滴的滑落,一边抽泣一边慢慢的说了起来。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0 01:17:31
  原来这女孩名叫秋夜,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又常年奔波在全国各地,基本就是一个人长大的,性格上显得有些内向。五年前认识了个男孩,是一个孤儿,两人可能因为命运的相似,感觉到如此的心心相惜,没多久就坠入爱河,忙着女孩父亲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但是那个男孩却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平时偷鸡摸狗惯了,也经常被人发现后暴打一顿,但却唯独对女孩百般呵护。
  可是纸包不住火,没多久富商还是发现了女儿的事情,带着女孩去和那个男孩谈了一次,希望他离开自己的女儿。
  本就怪癖性格的男孩和富商大吵了起来,最后无奈约定男孩有一定的经济能力后,富商便同意他们的婚事,但是在此之前,两人不能再有直接往来。
  从此以后,男孩便改头换面,拉着一群朋友努力的创业赚钱。
  每每通过网络得知男孩又接到某某业务,女孩便开心的睡不着,心里不停的幻象着自己和男孩走进婚姻的殿堂,就连睡袍都特意找了婚纱样式的。
  好景不长,就在一年前,男孩的业务快速发展的时候,女孩已经连续半年都联系不上他,也看不到他在网络上的任何动态,焦急的她拜托朋友去打听打听消息。
  可是最后得来的却是男孩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失败的消息,最后男孩因为资金周转问题,陷入了非法高利贷中。
  就在女孩想要给男孩鼓励打气的时候,却看到了男孩的最后一条动态。
  “来世见,我最爱的丫头!!!”同时配上了一张两人以前的合影。
  说到这里,女孩停下了抽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缓缓的说道:“你知道吗?以后不会有人叫我丫头了。”刚说完,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抽完最后一口烟,印先生将烟头扔在地上,站起身来,缓缓的向外走着,只是谁也没有发现他那紧紧咬住的嘴唇,已经微微发紫。
  见到印先生走了出来,中年男子立即迎了上去,问着里面的情况。
  印先生回头看了看这栋金色的别墅,在黑夜里就像一座巨大的牢笼,把人的肉体牢牢的锁在里面。
  叹了一口气,印先生道:“你女儿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跟着我回去才有可能解决的了,只是这房子只有等到你女儿回来,才能进人。”
  “这……”听到印先生这话,男子有些为难,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同意。
  见男子犹豫,印先生冷声道:“要不要我让你那个帝都的朋友过来接走?”
  男子一愣,急忙摆手,“不了不了,既然印先生说需要接回去,那就接回去,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说着帮印先生打开车门。
  坐上车的印先生手中掐出一个奇怪的姿势,“丫头,我们走吧。”
  没一会,别墅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穿睡袍的女孩站在门口,幽黑的长发随着秋风浮动,见到坐在车内的印先生,急忙跑了过来,拉开另一侧的车门钻了进去。
  一阵引擎的轰鸣声,大奔向着返回江边小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谁也没发现,别墅里唯一安好的床上,躺着一位睡袍女孩,女孩的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10 15:45:17
  这是参赛文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1 22:22:59
  深秋的江风呼呼的吹着,一个穿着灰黑色风衣的男子坐在乱石滩上,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看着江面上缓缓驶过的巨轮。
  叮铃铃,叮铃铃……
  “嗯,不忙,我在吹风…………那你过来吧,老地方。”挂掉手里的电话,男子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大约半小时后,一辆大众车停在江边小道上,从车里下来一位年轻男子,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一路向着乱石滩小跑过来。
  “印,印,我来了。”
  等到男子跑到身边,印先生扭头看了过去,“欢欢,你家的狗生病了也找我,我又不是兽……”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印先生紧紧的盯着欢欢怀里的那条窜种的宠物狗。
  只见这狗全身毛发已经由白变黄,一双眼睛周围一黑一白,可是此时却看不出任何神色。
  印先生伸手在它头上摸了摸,这狗显得特别舒服一样,微闭着眼睛,顺着印先生的手扭动着头。
  “我没记错的话,这狗你家已经养了差不多十年了吧。”
  “嗯,我上高中的时候养的,现在都快三十了。”欢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道。
  印先生叹了口气,又摸了几下后,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两根烟,伸到欢欢面前,示意他接一根。
  呼……
  吐出一口烟,印先生缓缓说道:“世间万千轮回,有情有仇,妙不可言妙不可言……”说到这里,却有些说不下去了,等了一会才继续道,“把它交给我吧,顺便送我回去。”
  市郊的一个破旧小区内,大众车停在了外面,印先生抱着那条宠物狗走在前面,欢欢跟在后面,一起走进了一间屋内。
  印先生将怀里的宠物狗放在客厅内的地毯上,转身进入一个房间去寻找东西。
  这狗却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不吵不叫,乖乖的趴在地毯上,只是眼睛却转来转去的打量着屋内的一切。
  没一会,印先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铃铛、净香、红烛等东西,在地摊前一一摆开。
  印先生走到宠物狗对面,从皮带上解下八卦镜,放置在自己和它之间,转身对着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欢欢说道:“待会我要入阴,帮我把门看好,不要弄乱我摆放的东西。”
  欢欢迷茫的点点头。
  洗干净手的印先生盘腿坐在八卦镜前,左手抽出三根净香一字排开置于胸前,右手捏出一张黄符,随着嘴里默念咒语,黄符“蹭!”的一下就燃了起来。
  用符火引燃左手的净香,轻轻用手扇熄香头的火苗,双手成内狮子印捏住三根净香,对着八卦镜拜了三拜,将三根净香稳稳的插进了八卦镜中间的阴阳鱼中。
  随着香烟在屋内弥漫,印先生的视线开始模糊,可是却能清楚的看清房间里站在两个人影,一黑一白。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1 22:24:23
  “七爷八爷?”印先生惊奇道,随即想到应该是房间里有人死了,他们来拘魂了,可是自己明明逃脱了那个节点,应该死不了,欢欢的阳寿也应该还没到,转而看向地上的那只宠物狗。
  难道是它?
  可是按理说畜类不应该是牛头马面来嘛,怎么来的七爷八爷?
  一阵铁链声传来,八爷阴丧着脸,已经将宠物狗牢牢的锁住,正在向外牵着。
  印先生刚想阻止,就听到一旁的七爷开口道:“印先生,我知道你好奇为什么是我们哥俩过来,而且判官也得知了这里的事情,事情的原委可以告诉你”
  七爷说着,就叫住了往外走的八爷,“不过虽然我们哥俩不能把你怎么样,但还是希望你不要影响我们的职责。”
  印先生点点头,任由七爷将手放在自己头上。
  等印先生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树林内,一阵阵的枪炮声从不远处传来,一位全身都用树叶伪装的男子正紧咬着牙齿,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一位年轻的护士小姐在旁边给他上药,包扎着他那被子弹擦到的眼睛。
  画面一转,印先生便来到了一个不是很大的礼堂里,眼前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道“热烈庆贺刘芳连先生和张雪梅小姐新婚快乐”
  舞台上,那名瞎了一只眼睛的男子穿着迷彩服,胸前挂着大红花,正满脸憨笑的看着自己的新娘。
  原来那个新娘就是当年替他包扎伤口的护士。
  就在印先生想感叹几句的时候,整个画面开始快速的滚动。
  从结婚到生子,从上班到创业,他们夫妻二人走过了四五十年的风风雨雨,依然恩爱在一起,可是天有不测。
  突然有一天,男子意外离世,女子在他身旁整整哭了三天。
  家里人怕她睹物伤心,将男子所有的东西还有衣物什么的都在下葬的时候烧掉了,就连最后的遗像,都偷偷的藏了起来,不让女子发现。
  可是已经过世的男子不甘心就这样留老伴一人独活,乞求阎王让他坠入畜生道,来世情愿做一条狗也要陪在老伴的身边。
  可是无恶之人要转入畜生道,要忍受三种刑罚,每一种都是常人都不能忍受的,可是男子都硬生生的抗了下来。
  见男子如此决心,阎王默许了!
  男子死后的三个月,张雪梅老人在买菜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一条有些窜种的宠物狗,一向不怎么喜欢宠物的她,却阴差阳错的将那只狗抱了回家,仔仔细细的给它洗了个澡。
  从此,这只一眼黑一眼白的宠物狗就生活在了老人的家里,闲暇时间总是能逗的老人开怀大笑,家里人见它能减轻老人的思念之苦,平时又特别的乖巧通人性,也就默许了它是家里的一员。
  看到这里,印先生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房间里,七爷八爷牵着那条男子转世的宠物狗已经走远了。
  人世间的真情又是什么?
  印先生不仅在心里问着自己,亲情?爱情?还是仅仅只是一生的陪伴,生死相依?
  将自己从七爷那边得到的消息转告给了欢欢,欢欢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不停的嘀咕着。
  那它到底是宠物狗还是爷爷?
  两天后,印先生接到欢欢的一个电话,得知原本被医院判了只能再活三个月的奶奶,复查的时候,却被诊断出没有任何问题了,医生都觉得这是一个奇迹。
  奇迹吗?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1 22:24:58
  印先生心里不禁嘀咕着,拿出八卦镜,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印,消失在房间里。
  “啊……啊……”“吼……吼……”
  一阵阵惨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跟着七爷后面,看着周围正在接受刑罚的人和兽,印先生的嘴角不自觉的扭曲了起来。自己也是第一次下来这种地方,看到各种惨不忍睹的行刑,心里嘀咕着以后再也不下来了。
  “印先生,判官网开一面,让你前来这地狱中,看望那刘芳连,你上去以后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自己把握。”
  听着七爷的话,印先生点点头。
  没多久,七爷停下脚步,指了指前面正在接受铁锥钻身的人道:“那就是刘芳连。”
  此时的刘芳连身上插着七八根铁锥,仅剩的那只眼睛紧紧的闭着,嘴角留下的那一道干枯的血痕,表面他正在极力的忍受着疼痛。
  “七爷,这刘芳连转投畜生道不是已经受过三灾了嘛,怎么现在还在受刑?”印先生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哎……”七爷暗叹一声,“说实话,我也挺佩服他的,普通人连三灾都受不了,他却能忍着一天七灾。”
  “七灾?怎么回事?”印先生不解道。
  七爷向着四周观望一圈,见并没有其他人,凑到印先生耳边,低声道:“本来他投入畜生道转生成狗,因为之前受过三灾,是可以活过二十年了,可是现在就被抓来受这七灾是他向阎王求情,将他剩余的阳寿转嫁到了张雪梅身上……”
  听完七爷的话,印先生一下子不知道这刘芳连是傻还是呆,由人入畜生道本就已经逆天行事了,阎王也是看在他爱妻情深才默许了,现在又想将剩余的阳寿转给自己的妻子,所以阎王震怒了,罚他到这地狱中,受尽七灾之苦。
  “那他剩余的阳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刑罚他也受了,只能转给张雪梅了。”七爷耸耸肩,“在地府当差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
  原来是这样,难怪欢欢的奶奶突然又康复了。
  “七爷,你说我还剩多少阳寿?”印先生靠近七爷,低声问道。
  七爷瞟了他一眼,一手按在印先生的头上,将他扔出了地府。
  老旧小区的一个阳台上,印先生躺在吊篮上, 吐出一口烟,脑中回想着离开地府前,七爷的那句话。
  “逃脱了时间节点的人,就不要问我阳寿了。”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3 23:07:08
  十一月的天渐渐的能感觉到丝丝寒意,半夜的风也要比以前冷上不少,老城区的一个路边大排档上,两个青年男子摊前。
  “老板,来十块钱的肉串,十块钱脆骨,还有这个这个,也给我来两份。”一个男子来回看了几遍后说道,扭头看向另一个男子,“印,你还要什么?”
  “两瓶啤酒吧,别的吃完再说。”印先生说完便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撕下一节餐巾纸开始在桌上擦拭着。
  跟着坐下的男子掏出一盒烟丢在桌子上,抽出一支递给印先生,另一支叼在嘴里点燃。
  印先生吐出一口烟,抿了抿嘴,思考了一下问道:“欢欢,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原本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的欢欢,一听到印先生提起奶奶,脸色渐渐的暗了下去,“还不错,只是……只是我该不该告诉她,那条狗就是爷爷的转世呢?”
  “还是算了吧,万一奶奶在想起爷爷的话,就不好办了。”印先生弹了弹烟灰道。
  欢欢点点头,随后又朝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俩,凑到印先生身边问道:“我听说有一种法术叫‘关煌’,可以把已经逝去的人的灵魂附在身上,和亲人交谈,是不是真的?”
  “嗯?”印先生好奇的看了一眼欢欢,“那玩意我可不会,八字没那么硬,上次入阴回来都整整躺了一天。”
  “可是……”
  可是了半天,欢欢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肉串脆骨要不要放辣?”大排档老板适时的喊了一句。
  “少放一点点就行。”印先生挥手示意了一下回道。
  欢欢调整了一下情绪,“那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知道爷爷现在的情况?”
  印先生一想到还在受七灾的刘芳连,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欢欢继续说道,“笔仙、碟仙、筷子神什么的可不可以?”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的?”印先生不禁有些好奇,平时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的欢欢,居然会问这些。
  “不是都说请笔仙什么的可以回答问题吗?我就想知道爷爷现在怎么样了。”欢欢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完里面的啤酒,“你也知道,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
  看着最近有些颓废的欢欢,印先生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总是充满欢笑,活泼乐天的男孩,和眼前的这个人形成的落差非常大,可见这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可是地府的规矩,不能被自己打破!
  就在印先生还在纠结的时候,老板把肉串脆骨都端了上来,两个人就一口肉一口酒的吃着,谁也没有继续说话。
  大排档后面的老旧小区的一间房内,四五个年轻男女围坐在地板上,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不少空酒瓶,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七八个吃完的空碟子和一半的蛋糕。
  “二黑,今天是你生日,就只是吃个饭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一个全身运动装的年轻女生说道。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3 23:07:47
  “是啊是啊。”
  “日斤不说,我都准备回家了。”
  其他几个人连声附和着。
  被叫做二黑的男子,穿一身红色休闲服,看起来很瘦,此时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故作神秘的说:“嘿嘿嘿,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娱乐嘛肯定是有的,就是……”二黑顿了顿,视线在周围人身上扫了一圈,“就是怕你们不敢玩。”
  “还有不敢玩的?”日斤疑惑的问。
  “当然了。”二黑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只2B铅笔,“笔仙敢不敢玩?”
  笔仙?!
  见周围人没有反应,二黑又问了一遍,“玩不玩?不玩就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下次吧,下次吧。”二黑刚说完,除了日斤,其他几个女生都摆摆手,就退了出去,回家去了。
  “这东西不是不能随便玩吗?”日斤问。
  “虽然说请笔仙有讲究,可是网上不都有解释的嘛,我都背熟了,不会有事的。”二黑在抽屉里翻出一张白纸和蜡烛,把一张空椅子放到客厅中间,继续道,“你玩不玩?不会和他们几个一样胆小吧。”
  “玩不玩,怕你不成。”本就有些要强的日斤不示弱的说道。
  两个人将白纸放在椅子上,在纸上写下是和否两个字,点燃蜡烛竖在一旁,手对手的抓住笔身。
  “恭请笔仙!”
  “恭请笔仙!”
  等了一会,二黑偷偷瞥了一眼对面的日斤,只见她正专注的看着手里的铅笔时,嘴角露出一个弧度。
  突然,日斤感觉到抓住的铅笔开始慢慢的移动起来,正在绕着一个点开始画圈。
  “笔仙笔仙,我想请问,我以后的老婆是不是我现在认识的人?”二黑抢先问道。
  只见铅笔停下转圈,慢慢的画向是,在是字周围开始画圈。
  “笔仙笔仙,我想请问,我老婆是这个房间里的人吗?”二黑继续问道。
  这是铅笔停下转圈,慢慢向着否字移动着,可是却在半路停了下来,又回到是字周围开始画圈。
  日斤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不停画圈的笔,问道:“笔仙笔仙,我想请问,我以后的老公是不是在这个房间里?”
  扔掉手里的烟头,印先生看了看喝了不少酒的欢欢,“十二点多了,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欢欢满脸通红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向家走去。
  印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向反方向走去。
  “你说日斤是不是傻,居然跟着二黑玩笔仙,网上那么多玩笔仙出事的。”
  印先生听着身边路过的两个女孩的话,停下了脚步,摸了摸腰间的八卦镜,扭头看向女孩出来的那个小区,左手在裤子口袋里快速的掐算着,微微的眯起眼睛。
  日斤张大嘴巴,看着还在不停绕着是字画圈的笔,又看了看对面的二黑。
  难道我以后的老公就是这个小黑瘦子?!
  就在日斤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画圈的笔突然停了下来,向着否字快速的移动。
  看到笔仙绕着否字开始不停的画圈,日斤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原本沾沾自喜的二黑,这时一脸震惊的看着手里的笔,想要将笔拉回来,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动。
  这……这……
  难道是笔仙真来了?!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6-13 23:08:29
  二黑想立刻丢掉手里的铅笔,可是一想到不送走笔仙就丢掉的话,说不定会有不好的后果,只能用眼神暗示日斤该送走笔仙了。
  等到两个人同时念了送笔仙的咒语后,同时松掉了手里笔,二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倒在椅子上的铅笔,呼呼的喘着粗气。
  好不容易平复好气息,二黑刚想说话,却突然看见倒着的铅笔又自己立了起来,还在白纸上不停的画着什么。
  “怎么办?”二黑有些颤抖的问道。
  听到问话,日斤满脸惊恐的看了看二黑,又看了看椅子上的铅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慢慢的,一滴滴的液体从白纸上流出来,滴到地板上。
  血?!
  看着地板上、椅子腿上、白纸上那些红色的痕迹,二黑一把拉过日斤,慢慢的向着大门的方向挪动着。
  想要打开门跑出去的两人发现,大门怎么都打不开。
  日斤重重的呼出两口气,慢慢的转头,准备看看笔仙在干什么,却看见墙壁上,地板上,包括天花板上都被铅笔写上了两个大字。
  丫头!
  看着这些血红的大字,日斤大叫了起来。
  嗯?!
  拿着八卦镜在每一栋楼下寻找的印先生听见叫声,发现就在自己楼上的时候,一个健步就跨上楼梯,向着楼上跑去。
  “咚咚咚!开门。”站在门外的印先生看着手里的八卦镜上幽幽的泛着暗光,急忙开始敲门。
  “打…打不开啊。”门内的二黑应道。
  重重的呼出一口粗气,印先生在指尖沾了一点口水,掐出一个指印,快速的在门上画出一道符。
  “赦!”
  只听‘咔嚓’一声,门被二黑从里面打开了。
  印先生直接挤了进去,快速的在房内扫视一圈,发现只要是能看见的地方,都被写上了血红的丫头两个字,就连桌上那半个蛋糕上都有。
  用大拇指又沾了点口水,点在了八卦镜的阴阳鱼上,只见原本幽幽的暗光开始变得刺眼起来。
  拿着八卦镜对准沙发上还在写字的铅笔,印先生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低声喝道:“吾有一令,尔不速归。”
  只见还在写字的铅笔突然间停了下来,调转笔尖,向着印先生快速的飞射过来,却被一把夹住。
  用八卦镜在笔身扫了一圈,刺眼的光线也随即消失。
  看了看手里已经恢复原状的铅笔,印先生将它放在桌子上,“没有破盘师在一旁,也敢玩这些,真的是胆大啊。”
  说完,印先生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看着屋内的狼藉,二黑站起身来,抓起铅笔,一把扳成两截,狠狠的摔在地上。
  阳台的吊篮上,印先生手里握着八卦镜,正在微微的摇动着。
  “你不好好待着,出去吓唬他们干什么?”
  一道清脆的声音自八卦镜中传来。
  “心生歹念,为何不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