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49】-纪实-《意外的结局》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46:41 点击:723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意外的结局
  引子
  我的案子起诉法院六年了,六年来历经了十多次诉讼,如今案子基本上才尘埃落定。
  2016年7月28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责令重庆市人民政府,对我居住的房屋的补偿争议事项,重新作出行政裁决。
  2016年9月26日,重庆市人民政府重新裁定: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重庆市人民政府第55号令,第十二条的规定重新确定我居住的房屋的补偿标准。
  2018年5月,沙坪坝区国土资源局,接受了我要求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对补偿争议事项重新实施安置补偿的申请。
  我之所以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我就是要告诉人们相信法律,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法官还是在维护法律法规的尊严,相信贪腐分子绝对只是极少数,相信还是有正直的法官在伸张正义!
  曾经许多的亲戚朋友对我的案子不抱希望、曾经许多的亲戚朋友说法院不可能判政府败诉、曾经许多的亲戚朋友劝我别与政府抗衡、曾经许多的亲戚朋友说法官贪官沆瀣一气、曾经许多的亲戚朋友说开发商后面有贪官撑腰,说你这样执迷不悟小心官商勾结来宾馆要你的小命……
  我相信法律!我相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几年来历尽艰辛案子终于尘埃落定,我要用我的经历让人们重拾对法律的信任,只要坚持走法律程序正义终将得到伸张!
  贪腐分子绝对只是极少数!中国鬼子绝对也只是极少数!
  这就是我写本文的目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48:15
  一
  2018年春节前夕,女儿要我与前妻一道去海南旅游,这让我有点儿犹豫,说老实话,从内心来说我还是很想去海南走一趟。这一辈子没有坐过飞机,这一次去海南可以完成夙愿……
  可是我不能去,我的案子还没有最终解决,如今的我还滞留在宾馆里栖身……六年多的时间里,融汇曾经支付过一段时间的费用,后来融汇不来支付住宿费用了,我和宾馆的经营者爆发了激烈的冲突。冲突剧烈到持菜刀相抗,无奈的我拨打110报警求助!
  然而警察来了也无能为力,警察也只能调解,警察也没有能力为我解决住宿费用……
  曾经的我为了有睡觉的地方,曾经的我经常去沙坪坝区信访办。幸好信访办的张主任,立即给融汇打一个电话过去,“混帐东西,马上来支付住宿费!”
  在张主任的责令下,融汇来支付了一段时间的费用。过了一段时间融汇不来了,我又只有去找张主任,张主任又责令融汇前来付费……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里融汇付费时来时不来,这一段时间里我天真的想:“融汇违法捣毁我居住的房屋,融汇为我支付住宿费用天经地义!”天真的我天真的想:“如果我去法院起诉,法院一定会支持我的诉求!”
  天真的我还真就天真的向沙区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天真的我要求融汇在我的问题没有解决前继续支付我的住宿费用,不料融汇在法庭上信口雌黄:“那案子不是我们融汇干的!”没想到覃家岗派出所的副所长刘安,竟然向沙区法院提供了一张:“彭乾尧当时情绪激动!”的伪证!我不知道刘安提供的那张伪证是为了证明什么问题?我不明白刘安为什么会无中生有的提供那样的一张伪证?
  事发当日我在覃家岗派出所里一句过激的话都没有说过!我只唯一的喃喃自语念叨了几句:“今晚我没有睡觉的地方了……”
  我怎么就情绪激动起来了?派出所里有监控摄像头呢?一查摄像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法官在法庭上问融汇:“为什么连续支付了数月之久的宾馆住宿费用?”融汇回答说:“我们是进行人道主义救援!”
  我遭遇的是人祸不是天灾呢!我需要人道主义救援吗?
  张法官以“彭乾尧要求融汇继续支付住宿费用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
  自此融汇不再来支付宾馆住宿费用了,自此我去沙区信访办找张主任,张主任也不再打电话责令融汇来支付宾馆住宿费用了。
  发生这段事情的时候,我住在天星桥茂源宾馆,是融汇书记王观其委派谭中周引带我去居住的,去前沙区信访办的张主任还与我商量过。张主任对我说:“给你换一个宾馆,换那种住一晚上只要100块钱的宾馆,你退一步,我们好给融汇商量解决你的问题。”
  谭中周持覃家岗派出所开具的我的身份信息,谭中周对前台的服务员说:“你放心,我们融汇会按时来支付住宿费用的!”
  哪想到三个月后谭中周不再来支付住宿费了!哪想到我去法院起诉还败诉了!沙区法院判决我要求融汇继续支付住宿费用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茂源宾馆去找融汇要钱,融汇的书记王观其说:“你把彭乾尧赶出宾馆,我们就给你结清彭乾尧的住宿费用!”
  茂源宾馆的经营者无奈何,只有听信融汇的话来赶我出宾馆去!
  这是我房屋遭遇强拆后遇到的第一次生存危机。
  事情发生在2013年的隆冬季节,我居住的房屋已经被融汇捣毁了!宾馆外天寒地冻!我去哪里安身?我只有赖在宾馆里!我只有与宾馆的老板抗衡!矛盾激化到持菜刀对峙时,我只有拨打110电话报警求救……
  “你赖在宾馆里不出去!信不信我放一把火把你烧死在宾馆里?”我与宾馆老板对峙时,宾馆老板咆哮说。
  我冷笑说:“好啊!我还巴心不得你放一把火把我烧死在宾馆里呢!”
  宾馆老板说:“那尚你放火烧!”
  我说:“我放火烧宾馆还没有到我想放火烧宾馆的时候!”
  宾馆老板是一个年轻人,别看我是耄耋老人,我不怕他,如果有趁手的东西在手上,真打起来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
  我和宾馆老板就这么针尖对麦芒的对峙着,情势急了就拨打110报警求助。
  110来了也无可奈何,有一天我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老板娘对我说:“刚才来了一个人找你呢,说是渝培路街道的……”
  一会儿来了一个人,看模样儿有点面善,但记不起是谁来。来人给了我一张卡,说:“覃家岗宾馆2010房间。”
  我来到覃家岗宾馆,问是怎么一回事,前台服务员说:“刚才来了一个男人,给你预交了一千元钱,我们还以为是你的儿子呢?”
  我说:“我是房屋被开发商捣毁了,覃家岗派出所安置我住进宾馆里来的,如果你们让我住我就住进来,如果你们不让我住我还是回茂源宾馆去住。”
  前台服务员说:“人家给你预交了十天的费用呢,你不住朗格办,未必然哪个还退你的钱迈?”
  我说:“如果预交住宿费的人再来。你们一定要留下他的联系电话,一定要搞清楚他是谁,一定要挵清楚他为啥子要来给我预交住宿费用。”
  我又说:“住宿宾馆我是不会付钱的,谁让我住进来的你以后就找谁去要钱。”
  前台服务员不以为意,到底是谁来帮我预交的费用呢?我还是有点忐忑,翌日我去了沙区信访办,我问张主任:“是你把我搬迁到覃家岗宾馆的吗?”
  张主任说:“不是我是谁,难道看着你不管迈?”
  原本心存忐忑的我放下心来,既然是沙区信访办张主任喊来的人转移的我还担心啥,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买单的!
  我的第一次生存危机,就是这么化解了的。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49:10
  二
  如今不想去海南,是我预感到我的生存危机又来了!
  我与国土局的征地补偿纠纷约有进展,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沙区法院的判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我是对征地补偿的标准不服,认定我该当先行向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申请协调……
  于是我遵照一中院的认定向沙区人民政府申请协调,协调不成又向重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裁定……
  经过沙区政府的协调和重庆市人民政府的裁定,结果还是差强人意,无可奈何的我又只有向第五中院提起行政诉讼……
  起诉书递交第五中院后我有点惶惶不安,一般老百姓不知道法院的办案流程,沙区法院2012年判决我败诉,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第一中院,二十个月后方才收到一中院的裁定书,裁定书认定我应当先行向批准征用土地的政府机关申请协调,因为沙区政府的协调没有解决问题,我们又申请重庆市人民政府裁定……
  市政府的裁定差强人意,2014年7月,我们又才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的行政诉讼…
  正当我惶惶不安时,律师给了我一份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这时候的我才知道,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可能要在二十个月以后才有可能下来……
  之所以知道五中院的判决书要等二十个月以后才有可能下来,来源于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中的一个几乎与我案件相同的案列。
  案列的事主我还认识,事主的房屋是农村的商业用房,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事主的房屋应该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而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上,对征地拆迁农村中的商业用房和工业用房的重置价格怎么补偿,没有明确明细的规定,事主的案子上诉到第一中院六个月后,第一中院才向重庆高院请示,重庆高院又过了六个月后才向最高人民法院请示,最高人民法院又过了六个月后才对案子给重庆高院作了答复……
  就是这样的一份答复,前后共花了二十个月的时间,事主的案子才最终得到了判决……
  由此我断定,我的案子的判决,也将会在二十个月以后……
  2016年七月,重庆高院终于来了判决书,重庆高院在判决书中认定:依据梨盛厂的房屋所有权证,依据花生堡社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依据梨盛厂与花生堡社签订的场地使用合同,能够证明梨盛厂使用花生堡社的集体土地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符合法律规定……
  重庆高院审理查明,征地实施单位直接以花生堡社为产权人对梨盛厂的建构筑物进行丈量登记补偿,而未予合法权利人梨盛厂协商补偿事宜……
  重庆高院判决:重庆市人民政府在收到判决书后60日内,对梨盛厂的征地补偿争议事项重新作出裁定……
  2016年八月,重庆市人民政府对梨盛厂的征地补偿争议事项作出了裁定,征地实施单位应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的相关规定,对梨盛厂的房屋重新确定补偿标准……
  我熟知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征地拆迁具有土地使用权书证书的企业建构筑物,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
  2003年,沙区征地办在我厂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沙区征地办以花生堡社为产权人,对我厂厂房进行丈量登记,并且在没有告知我厂的情况下,征地办与花生堡社商定了我厂房的补偿标准并计算好了补偿费,而后才通知我去签订解除土地的租赁合同。我当时察觉我厂的有证房屋的补偿价格与其他的无证房屋的补偿价格相同,于是我提出异议,我不同意接受这样的补偿款。
  在场的征地工作人员告诉我,“此次征地牵涉四个经济合作社,不能因为你们一家就影响四个经济合作社的农转非工作。”征地工作人员告诉我:“你的这个问题,只有在拆迁房屋的时候再来单独解决。”
  我想土地已经被政府征用了,搬迁也是迟早的事情,最多也就延迟两三个月,既然征地工作人员认同拆迁的时候再来解决问题,我也说不出拒绝的理由来,于是我在与花生堡社签订的解除合同及资产补偿分配协议书上添加上:“本厂厂房两证齐全,此协议未作任何补偿,搬迁时解决后再搬迁。”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拖就是十年,十年以后的一天,融汇发来了搬迁通知书,只限定我厂限时搬迁,对我厂遗留的问题只字不提,而且拒绝支付应该按文件规定支付的搬迁损失,以及搬迁费用,甚至连搬家费用也拒绝支付……
  迫不得已,我厂向沙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沙区国土局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扣除已支付部分,补足不足的差额……
  与此同时,滨江开发公司也向沙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我厂无条件交出土地……
  沙区法院判决我厂无条件交出土地,对我厂遗留问题不闻不问,沙区法院法官李勤声称:搬迁损失、停工停产损失,融汇温泉城无义务支付……
  沙区法院向我厂发来了强制搬迁的通告,并派来了强制执行的法官……
  我向沙区法院递交了执行异议书,异议书声称梨盛厂的厂房属于梨盛厂的集体资产,声称梨盛厂是一个独具法人资格的企业,声称梨盛厂的厂房具有合法的房屋产权证和土地使用权证,声称自然人彭乾尧与滨江开发公司签订的场地租用合同里,对梨盛厂的厂房的存在没有异议也没有文字记载……声称沙区法院的判决书只是判决梨盛厂交出土地,判决书判决的只是场地租赁纠纷而非房屋拆迁纠纷,土地租用合同到期,彭乾尧认同交出土地……
  执行异议书提出异议:自然人彭乾尧与企业法人梨盛厂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主体,沙区执行局没有权力来执行梨盛厂具有合法权证的厂房……
  异议书列举了一个贴切的列子:有人承租了一座山,山上原本有一座和尚庙,和尚庙的所有权属于庙中的和尚所有,有一天出租人不愿意出租山了,出租人要求承租人撤掉山上的那一座属于和尚的庙,承租山的承租人有这个权利和义务吗?……
  2012年6月4日,沙坪坝区执行局向沙坪坝区法院递交了执行结案报告。
  2012年8月10日,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梨盛厂要求沙区国土局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补偿梨盛厂厂房,扣除已支付部分,补足不足的差额,并同时支付梨盛厂的搬迁损失以及停工停产损失和搬家费用……
  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天,融汇温泉城动用挖掘机,动用数千保安,违法捣毁了我居住的房屋,违法捣毁了梨盛厂的厂房……
  也就从这一天起,我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幸得老天垂怜,幸得在我居住的房屋被融汇温泉城违法捣毁的时候,覃家岗派出所的警官万翔,安置我住进了覃家岗宾馆里……
  那是一个酷暑盛夏,炙热的太阳炙烤的皮肤生痛,望着变成废墟的房屋我喃喃自语:“今晚我没有睡觉的地方了,酷暑盛夏我怎么办啊……”
  一同查看案情的警官安慰我说:“你放心,今晚一定让你有睡觉的地方……”
  2012年8月10日,覃家岗派出所的警官打电话喊来融汇温泉城的书记王观其,安置我住进了覃家岗宾馆……
  我庆幸每当我遇到为难的时候,都有好心人为我排忧解难,融汇温泉城的中国鬼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强拆房屋,绝对不甘心俯首帖耳的前来支付宾馆的住宿费用……
  沙坪坝区的陈区长,在协调会议上说了句暖心窝的话。
  “住宿必须得解决,住宿费必须得支付,先支付半个月的再说……”
  融汇书记王观其,派人来支付了两个半个月的住宿费用后就拖拖拉拉的不愿意露面了……宾馆服务员打电话去要,王观其口头应答却就是不上门来支付……
  无奈何的我只有去沙区信访办找张主任,信访办的张主任打电话说:“狗日的混帐东西,你做的混帐事情你不来支付费用,哪一个帮你付费迈!……”
  王观其心不甘情不愿的来,付清已经拖欠了两三天的,再预付两三天的……
  这样的结果导致我三天两头的往沙区信访办跑,这样的结果导致沙区信访办的张主任三天两头的给融汇温泉城的王观其书记打电话,这样的结果三天两头的听张主任在电话上说:“狗日的混帐东西,你狗日的办的事情你狗日的不来付费哪一个帮你付费迈!……”
  住宿费用无人支付,去找张主任也只能解决临时的问题,融汇的王观其即使勉强来了也只支付两天三天的费用,两天三天以后还得往信访办跑,我天真的想到了法院,天真的想融汇温泉城捣毁我居住的房屋,天真的想我的住宿费用该当由融汇支付……
  不知道我该不该向法院起诉,不知道我是不是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做梦也没有想到沙区法院会驳回我的诉讼请求!
  没有想到融汇会在法庭上耍赖说:“这案子不是我们融汇做的,我们为彭乾尧支付宾馆住宿费用只是尽人道主义的救援义务!”
  没有想到覃家岗派出所的副所长刘安会出具:“彭乾尧在派出所情绪激动!”的伪证!
  沙区法院的张法官,依据融汇自己说:“这案子不是我们融汇干的!”依据刘安副所长出具的“彭乾尧在派出所情绪激动!”的伪明,以彭乾尧要求融汇继续支付宾馆住宿费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驳回了我的起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天真无知,给了融汇不再支付宾馆住宿费的正当理由!
  那几天我去找张主任,张主任也不再打电话叫王观其来支付住宿费用了,那几天茂源宾馆的老板娘去找融汇要住付费用,融汇的王观其对茂源宾馆的老板娘说:“你把彭乾尧赶出宾馆,我们立刻给你付清宾馆的住宿费用!……”
  以前融汇书记王观其派谭中周带我去茂源宾馆时,曾对茂源宾馆的老板娘说:“你放心,我们融汇会按时来支付宾馆的住宿费用的!”
  也许就因为我天真的相信了法院,也许就因为我天真的以为法院会支持我的主张,也许就因为法院驳回了我的起诉,给了融汇一个拒绝支付宾馆住宿费的理由……
  由此我孤立无助,由此我只有拨打110报警电话,由此我只有提起菜刀与宾馆的老板抗衡……
  没有想到110警官会问我:“给你换一个宾馆你去不去?”
  我说:“去,只要有睡觉的地方,监狱我也去!”
  110警官问我的话,说了也就说了,并没有过细的去想,哪里想到信访办的张主任会喊人来把我从茂源宾馆转移到覃家岗宾馆来?哪里想到渝培路街道还会来人帮我办理入住手续?哪里想到渝培路街道还会为我预交1500元钱的住宿费用……
  说老实话,我还是很想去海南旅游的,但我不能去……
  我对女儿说:“你也没有找到多少钱,等你找到很多钱了我们再去吧!”
  女儿说:“等我找到许多钱的时候你还走得动吗?”
  我真的无话可说了!
  我的第一次危机就是那么解决了的,可我隐约的感觉到我又有危机袭来了……
  我这时候去了海南,也许我回来就没有睡觉的地方了,也许我回来就只有流落街头了了……
  我很有些犹豫,有点不想去海南旅游……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50:00
  三
  我之所以不想去海南旅游,主要还是担心失去睡觉的地方。能够继续在宾馆里栖身,都是我不顾廉耻死乞白赖的抗争来的。
  无意间听前台服务员说:“熊良荣准备来拆宾馆里的空调了,熊良荣不打算继续承租覃家岗宾馆了,他今天去找老板谈判去了,如果谈的好,也许宾馆还会继续做下去,如果谈的不好,也许春节过了这个宾馆就关门了。”
  我问:“熊良荣不打算开宾馆了吗?”
  服务员说:“生意不好你是晓得的,熊良荣打算只承租一层楼,可房东老板不干,熊良荣打算自己转租,房东老板还是不干,房东老板说你要继续租就租,不愿意继续租赁就交房子,今天如果谈判的不好,也许过了春节这个宾馆就关门歇业了。”
  得知了这一个信息,我哪里还有心思去海南旅游,可我不去女儿又不高兴,如果我不去前妻也去不成,这真有点让我为难!
  如果熊良荣不再继续承租宾馆了?无论是转租他人或者是换别人来承租,对于我来说,都是一场难以预知的危机!
  如果没有了睡觉的地方,寒冬腊月我去哪里安身?酷暑盛夏我又去哪里栖息?如今我睡觉的地方,是覃家岗派出所、是沙区信访办、是渝培路街道办、是那些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是他们帮助我住进来的……
  我居住的房屋被融汇违法捣毁,我没有了睡觉的地方,覃家岗派出所责令融汇,安置我住进宾馆里,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让我住,我当然得住,他们不让我住,我也只得继续赖在宾馆里不出去!我没有睡觉的地方了,离开宾馆关系到我的生死存亡,我必须得有一个睡觉的地方……
  如果熊良荣继续承租宾馆,他是不可能赶我离开宾馆的,几年的住宿费没人给我支付,他赶我离开宾馆他找谁去要钱?如果宾馆让别人来承租,我想继续留在宾馆里居住,那肯定要费一番周折,我也很有可能丢失睡觉的地方……
  正当我犹豫时,前妻打来电话,说:“女儿春节要守店,我们提前去海南,2月1日启程,2月15日大年初一回来,女儿飞机票都预定好了!”
  前台服务员说春节过了关门,春节我正好回来……
  我将面临一场难以化解的危机,为了生存我不得不拼尽全力去抗争,为了生存也许还要以性命相搏,迫不得已还会挵个鱼死网破……
  我知道自己的处境,一旦宾馆移交给其他人,我将面临一场生存危机,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做好抗争的准备吧!
  我知道宾馆有一道后门,那是一道消防安全门,那道卷帘门上没有锁,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出。
  如果危机要我用性命相搏,也许我留在这世界上的日子就不多了……我横下心来想:“管他的,要拼命也等我去海南耍了回来再说!”
  我的心思不能告诉女儿,女儿早就反对我住在宾馆里不离开,女儿早就反对我走诉讼程序打官司……
  女儿说:“不就是几十万块钱么,他补偿给你好点你就收好点,他不补偿给你就算了,没有房子住你就回来住我的房子,我不会撵你走的……”
  我相信女儿不会撵我走的!可女儿是女儿?女婿是女婿?另外还有外孙?谁也不知道五年十年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我自己怎么也得有一个自己的窝窝!我自己怎么也得有一套赖以生存的房子!
  女儿做服装生意好多年了,我知道女儿找得到钱,可女儿找得到钱那是女儿的钱,我不能听信女儿的话,我得为自己的命运抗争!
  于是我去查看了覃家岗宾馆的消防门,那消防门是覃家岗街道城管执法队的办公室,一道没有上锁的卷帘门相隔,可以随意进出,即使覃家岗宾馆停业了,我自己照样可以经过卷帘门进宾馆里来。
  为了不让女儿生气,为了不影响女儿做生意,我高高兴兴的去了海南,旅行途中女儿收到二儿媳妇转发的熊良荣的一条短信:
  彭乾尧:听说你外出旅游了,覃家岗宾馆要重新装修,希望你回来以后尽快联系相关部门,尽快付清你欠的宾馆费用……
  人在海南心在重庆,我还是担心回重庆后没有睡觉的地方……
  下了飞机就急急忙忙的往覃家岗宾馆赶,大门被锁锁着,玻璃门上挂着停止营业的牌牌,节假日,到处冷冷清清的,覃家岗派出所进出的公路上落满了树叶……
  掀开卷帘门进得宾馆来,一切照旧,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用房卡打开房门后,才发现房间里的空调被拆除了……
  出行前我给熊良荣打过招呼,无论你是否继续经营宾馆,我的东西你不能动,我在你这儿居住五年了,算起来欠你十几万块钱,虽然那钱不一定由我支付,但你要钱总还得有我配合才行……
  记不得是我回重庆来后的第几天,那天早晨我正坐在电脑前打字,突然一下子断电了,我估计是有人进宾馆来了,我估计是有人切断了电源线,我随手抓起一把菜刀就冲出屋子来……
  走廊里黑黢黢的,进宾馆来的人也许看见了我手上提着的菜刀,进宾馆来的人说:“没得啥子!没得啥子!我们只是检修线路的!……”
  听说是来检修线路的,我的火气消了点,我说:“你等到起,我和你一道去检查线路……”说完我赶紧转身进屋,赶紧换了拖鞋又转身追出来……
  我找遍了宾馆也没有找见与我说话的人,我不知道那人是来干什么的,可宾馆里的电源线却被切断了。
  我不知道是谁来切断的宾馆电源线,我要继续居住在宾馆里就必须得用电,没有电我就无法生存,于是我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我说了我的处境,我说了我是怎么住进宾馆里来的,我说了宾馆突然断电了,我说了没有电我不能生存,希望110能尽快恢复宾馆的电源……”110接线员说:“我们给你联系……”
  随后我打电话给覃家岗派出所的所长彭景,彭景说:“你打官司不是打赢了吗?你怎么还住在宾馆里?”
  我说:“官司打赢了,可我还没有得到补偿款,也没有得到安置,我不住在宾馆里我住到哪里去呢?”
  彭景说:“覃家岗宾馆已经停业了,要挪作他用,你得自己另外找地方居住。”
  我说:“我居住的房屋被捣毁了,我如今无处可去。”
  彭景说:“那尚朗格办?”
  我说:“我就在宾馆里居住,哪里我也不去,如果没有人来恢复电源线我就自己找人来接。”
  彭景说:“你敢自己找人来接电源呀?”
  我说:“我为了活命,我啥子事情不敢做?”
  彭景不再说话了,我又给宾馆原来的承租人熊良荣打电话:“电源线是你喊人来切断的吗?你不要忘了你还有十几万块钱要找我要呢?你晓得钱不该由我支付,可你收钱总还得要我配合不是……”
  熊良荣说:“我也没得法,我的承租期限都还没有到,他们要我交房子,现在生意不好做,我好长时间都是在亏本,我原来打算只承租一层,他们不干,我说我自己转租,他们还是不干,我没得法,我只有把我自己的东西拆起走……”
  我说:“我不管你那些,我居住的那间屋子里的水电你必须得给我留着,没有水电我怎么生活,不然你别怪我你打官司找他们要钱我不配合你……”
  熊良荣说:“我知道你居住的宾馆费不该你支付,可你还是该找他们尽快的把钱给我,宾馆我不做了,宾馆里的东西我必须得拆起走,你屋子里的电源线,我喊来拆东西的人单独给你放一档线进来就是了……”
  只要有水有电,只要我还能继续在宾馆里生活,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与我无关……
  熊良荣答应给我接通电源,我也就只有耐心等待,没有电只有把电热水器拿到覃家岗派出所里面去找插座烧开水,中午也还只有把电饭煲拿到派出所里去烧水煮面,一个不知道是协警还是警官的人问另一个人:“他怎么来这里烧水煮面?”另一个人说:“可能是节约电费吧!”我说:“电源断了没有电了!”没有人深问,我也就没有深说,如果有人细问,我就只有让他去问所长彭景……
  下午熊良荣来了,下午熊良荣喊人给我接通了电源……,
  熊良荣喊来的人,把宾馆拆的一塌糊涂,到处是破碎的装饰材料,到处是破碎的瓷砖和玻璃……
  因为我要用自来水,拆东西的人又在另一间屋子里给我留下了自来水……
  拆东西的人告诉我,给我留下的一间屋子没有拆,他们将损失一百元钱……
  这时候我才知道,熊良荣并不是来拆东西卖钱的,他拆走的东西除了空调能值点钱外,其他的东西几乎都值不了几个钱,熊良荣是专门来搞破坏的!……
  熊良荣把室内的装饰全都毁坏了,如果有人想来继续承租,那就必须得重新装修……也就在熊良荣拆东西的时候,宾馆里进来过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女人对我说:“如果你以后还要继续留下来住,你必须得拿出手续来给我看!”
  熊良荣把宾馆的设施拆的七零八落,谁来继续承租谁就得重新装修,重新装修少则一百万多则几百万……
  那进来过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来了……
  我只把我进出的路拾掇了一下,我只接通了我居住的屋子的电源线,如今宾馆里一间屋子有自来水,一间屋子有民用电……如今宾馆里的过道黑黢黢的,为了行走能看清楚地面,我还把其他房间的玻璃镜子拆了下来,放在适当的地方,利用玻璃反射的阳光和灯光来照亮通道……
  许是我拨打了110的缘故,许是110把我的事情告知了相关部门,没想到我户口所在地的社区来了人。
  突然到来的两个小妹儿,我突然感觉到我并非是孤立无援……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51:26
  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拨打了110的缘故,废弃的宾馆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年岁大点的小妹儿说:“你是彭乾尧是吧?我认识你的儿子,早年你儿子在扬公桥开夜啤酒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你的事情我也是才晓得,只不知道你的详细情况。”我说:“网上我写的文章多得很,你登录百度搜索彭乾尧,我的情况便一目了然,其中有一篇我沦落宾馆的前前后后,详细的写了我是怎么进的宾馆,是什么人安置我住进宾馆里的,网络上我写的文章上什么都有……”边说话我就边在电脑上把那篇文章的底稿找了出来……
  同来的小妹儿说:“我们是杨梨路社区的,她是我们社区的杨书记,我们晓得了你的情况,杨书记今天来看看你……”
  杨书记说:“你怎么不去你儿子家住呢?”我说:“现在的家庭,住房宽敞点的也就三室一厅,我们去了怎么住得下,再说我也不晓得我还能活多少年,如果去了以后发生矛盾朗格办,再说我原本有房子居住,是开发商强拆捣毁了我居住的房屋,我怎么可能去儿子家里住?”书记说:“听说你的判决书下来了,能不能拿给我们看看?”
  我把判决书拿出来给杨书记看,边看边讲述了我是怎么进宾馆里来的,同来的小妹儿姓朱,比四十来岁的杨书记约为小点儿。
  小朱说:“这个宾馆拆成这个样儿了,到处都丢弃着乱七八糟的瓷砖玻璃,你继续住在这儿也很不安全,你是不是能换一个地方?”
  我说我无处可去,我说如果谁要强行把我挵出去我就和谁拼命!
  杨书记和姓朱的小妹儿都劝我不要那么想,杨书记和姓朱的小妹儿都说问题终会得到解决的,杨书记和姓朱的小妹儿说她们会把我的情况向上面反映……
  临走,杨书记复印走了我写的“沦落宾馆的前前后后”和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以及重庆市人民政府征地补偿裁定书……
  杨书记和小朱的到访,让我颇感意外,这一次危机,我是做好了应对的准备的,2012年住进宾馆来的时候,我是什么防身的东西都没有,2013年与茂源宾馆的老板对峙时买的一把水果刀,后来也被那时还没离婚的老婆藏了起来……
  这几年常去参加养生讲座,去了收到意外的小礼品,多是餐具刀具,不经意间有了刀刀叉叉十几把,我挑选了两把称手的带在身边,还在背包里放上了钉锤和钢丝钳,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来对待我,很有可能会突然把我按倒在地上,而后强行把我拖拽出宾馆去,我不得不做好应变的准备……
  除了熊良荣给我留下的两间屋子,我还自己去物色了几间光线暗淡的屋子,我还在那暗淡的屋子里打整出睡觉的位置来,人们不是说狡兔三窟吗?人们不是说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吗?我不得不为自己能继续的活着做好应变的准备!……
  即使被人生拉活扯的拖出屋子去,我也要想方设法的钻进宾馆里来。我已经没有了睡觉的地方,我不能再失去睡觉的地方,为了活命,我不得不做好拼死一搏的准备!
  我把我物色的暗淡的屋子里唯一透进光亮来的逼仄的窗口遮住,那间屋子就更加的黑黢黢的了,如果突然有人闯进来,他在明处我在暗处,我只用钉锤就可以捞回一个本来……
  我估计我的事情不可能善了,我估计我很有可能会被人强行的拖拽出覃家岗宾馆!没有想到杨梨路社区的杨书记会来看我,没有想到社区的杨书记会说那么多暖心的话……“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你的问题我们会向领导反映的……”
  这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没有想到杨梨路社区的杨书记来宾馆,更没有想到覃家岗派出所的彭景会打电话喊我去调解……
  彭景问我:“融汇只承认赔偿你三十万,融汇说你要八十万,另外还要一套房子,如果你不要房子,只谈赔偿你被掩埋财物的钱,你说你要多少钱呢?”我说:“不牵涉征地补偿问题吗?”彭景说:“融汇强拆你的房子,给你造成了经济损失,自然是要赔偿的,这和征地拆迁补偿,那是两回事情,你说你要多少钱才不再起诉融汇呢?”我说:“五十万吧。”彭景重复了一遍:“五十万?”我说:“我狮子大开口没得嘛?”彭景说:“没有!”没想到彭景真把融汇找来协商了,那天来了好几个人,事前我已经放出来话了,我自然不可能改口,我只是说:“只要你们拿给我五十万块钱,我自然不再找融汇的麻烦了,只是我的问题没有最终得到解决,按照现行的政策,对长期居住在征地拆迁范围内的城镇人员,城市里确无住房的,政府是应当要安置住房的,你们把我居住的房屋捣毁了,如今我无处可去,如果要我离开宾馆,你们是不是可以暂时借一套安置房给我居住,如果不行也可以就近租一套房子让我居住,等我的问题彻底解决了,等政府给我安置住房了我就离开……”
  彭景说:“就近给你租一套房子可以,但租金得由你自己支付。”我不同意我自己支付租金,在我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前,我居住的房屋的租金都得由融汇支付。
  融汇没有回话,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如果这时候融汇把五十万拿给我,如果再给我就近租一套房子,也许我就从覃家岗宾馆离开了。
  几天后彭景给张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我答应了融汇给五十万就离开宾馆的事儿,张律师不认同谈判的结果,张律师认为赔偿五十万太少了……
  张律师给我二儿媳妇打了一个电话,张律师让我别离开宾馆,张律师说只要你一旦从覃家岗宾馆离开,融汇捣毁你房屋的损失你将一分钱也得不到了!
  张律师给我二儿媳妇打电话说:“不要就近去住居民的出租屋,你要房子就让他们给你一套公租房。”
  我想要住房是因为我没有住房,我要住房也只是为了临时栖身,只等政府为我安置了住房我便去住自己的房子。
  所以我才在调解的时候说:“你们应该熟知政府的安置政策,按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按照沙坪坝区2013年调整征地补偿安置实施细则第十九条的规定,像我这种情况的长期居住在征地拆迁范围的城镇人员,城市里确无住房的,政府都是应该安置住房的,如果按照政策我应该安置住房,你们是不是可以就近去找一套政府的安置房,借给我暂时居住……”
  不知道怎么彭景对我的问题恁么热心,几次打电话喊我去商谈,几乎每次打电话喊我去彭景都会说:“以前住宾馆的费用你不要担心,那个钱不会找你要的……”
  覃家岗宾馆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我住在宾馆里危机重重,我知道随时都有发生火灾的可能,楼下一层是门面,楼上十几层是住户,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住处无法解决,我只有继续住在废弃的宾馆里,为了生存接通了水电,为了上网我还去电信局办理的安装手续。
  就是电信局来安装宽带的一位小青年,偶然发现的火灾隐患,链接路由器需要接通电源,房间里有一个废弃的插座,我想让小青年把废弃的插座换掉,小青年说换插座是热电操作,他只会冷电操作,可当他查看了我正在使用的电源线说:“这种线是我们用来链接路由器用的,这种线拿来连接民用电线要不得,容易发生火灾……”
  听他如此说,我赶紧去检查拆房子的工人链接的电源线,果然发现有几处已经发生粘连了,我只有把粘连的地方撕开,我没有其他的解决的方法……
  也就是在这几天,熊良荣把我和渝培路街道还有融汇温泉城起诉到了沙坪坝区法院,起诉书说彭乾尧是渝培路街道和融汇温泉城引带去的……
  也就是这几天覃家岗派出所的彭景对我说:“欠宾馆的钱不关你的事!……”
  我不担心熊良荣找谁要宾馆住宿费,我也不担心法院怎么判,我深信宾馆的住宿费不该由我支付,六年的经历告诉我,想把黑的说成是白的,自会有人会找寻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
  如果判决让我拿钱?我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我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我相信法律!可如今的许多人,并不按照法律条款来行事!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51:58
  五

  六年来的十几次诉讼,我的问题终于尘埃落定!如果没有第一中院的罗法官、如果没有重庆高院的岳法官,我的结局不会这么幸运……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天平秤,如果没有外因干扰,这天平秤会维护公平正义,如果被利益和权势驱使,这天枰会穷尽智慧去收集向一方倾斜的理由,尽管那理由经不起推敲,尽管那理由没有支撑的证据,但那理由还是会堂而皇之的写在判决书或者裁定书之类的法律文书上 ……
  法官安心驳回你的起诉,理由有千条万条,随便选一条,即使那理由并不成立,驳回你的起诉也顺理成章,而且永远无人问津……
  警察要为犯罪嫌疑人开脱罪责,可以随便说“该案达不到立案标准!”可以随便说“该案没有犯罪事实!”可以随便说出不予立案的理由千条万条!而且没有谁来论证警察随便说出的理由是错的还是对的!而你弱势群体!唯有仰天长叹……
  几年来的经历告诉我,法官支持弱势群体打赢官司,只有一种可能,主审法官是一个正直善良的法官,他会以事实为依据,他会以法律为准绳。主审法官会公正的查清事情的原委,涉案的弱势群体,才会有胜诉的希望……
  我知道如今的法官,还是有人会以事实为依据,还是有人会以法律为准绳的……几年的官司,十几次的开庭,我知道这样的法官可遇不可求!
  明明有最高人法院的司法解释,土地的实际使用人简称土地的权利人,而花生堡社的建设用地使用证附图上明明注明“梨盛厂厂房使用地”,可沙区法院的王建军法官,还是在判决书上判决,梨盛厂不是土地的权利人,无权提出要求……
  沙区征地办在答辩状中声称,停工停产损失包含在支付给花生堡社的款项之内的……?
  停工停产损失不直接支付给搬迁人?停工停产损失可以支付给第三者?而且拿不出来已经依法支付了的依据……
  沙区法院的王建军法官,罔顾事实还是在判决书中判决:……厂房补偿款以及搬迁损失搬迁费用已经依法补偿完毕,……再次请求支付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沙区法制办组织协调,沙区国土局的石树红主任,说重庆市不执行为安置农转非人员划拨土地的条款,声称2003年按第九条规定的补偿标准就是第十二条规定的重置价格……
  “厂房没有搬迁就支付搬迁补偿费?并且还不是直接支付给我这个搬迁当事人?而是提前支付给与搬迁无关的第三者花生堡社?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这样的诡辩竟然还得到沙区法官王建军的认同?”
  国土资源局的石树红主任在法庭上说:“重庆市不执行为农转非人员划拨土地修建生产经营场地的条款……”
  重庆市人民政府第55号令明文规定……有条件兴办经济实体的,安置人数十人以上的,政府按人平20平米划拨土地,用作修建生产经营场地,安置劳动力……
  “重庆市人民政府颁布的政策法规,颁布了又不执行?这法规颁布来干什么呢?难道是颁布来欺骗老百姓的吗?”这些疑问不得不在脑海里盘旋!
  重庆市人民政府颁布的法律法规,会有哪一条执行?会有哪一条不执行?空口无凭?依据在哪里呢?
  国土局参与出庭的官员,一直坚称房屋已经按规定依法补偿完毕,停工停产损失也已经依法补偿完毕,一直声称再次要求支付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
  六年了,案情终于水落石出,谁说了假话?为什么说假话?难道他们说假话是为了国家利益吗?国家需要他们用这样的方式方法来维护国家的利益吗?
  几年来的经历告诉我,无论法官也好、无论警察也好、无论政府官员也好、没有几个人会诚心诚意的来帮助你平头老百姓的!
  要想自己平安的活下去就还得靠自己抗争!
  一天突然来了几个人,说是来检查安全的,我自然告诉他们我是怎么来宾馆居住的、又是谁捣毁了我居住的房屋的、还讲述了我是谁安置我住进宾馆里来的,还说了以前是谁支付的住宿费用的、我最终告诉他们如今的我已经无处可去了……
  我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告诉他们,废弃的宾馆里确实存在着安全隐患,因为链接照明的电源线用的是电信局链接路由器的线,这种线里只有很细小的一根铜丝,而且已经有好几处已经发生了粘连了……
  进废弃宾馆里来的一位年轻人说:“你和我一路去找相关领导,让他们给你换一个地方。”正当我正犹豫时,年轻人又说:“算了,还是我去给你向上面反映吧!”
  我不相信会有政府官员会来给我换一个地方让我继续居住!
  那知道过了几天又来了一群人,手上还拿着摄像机,为首的一位四十来岁的女人拿出了一张纸条来,女人说:“你必须在5月20日前自己搬出去,不然我就喊人来把你的东西丢出去!”
  女人把那张纸条丢在桌子上,我又捡起来给她丢过去,女人带起来人自顾自的离开了。
  我知道我又将面临生死危机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把我原先准备的菜刀钉锤清理好装在背包里,为应对时刻到来的危机,看来我准备的这些东西该当时刻不离身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杨梨路社区的杨书记,人家那么远的跑过来关心我,看得出来她的关心是真诚的,如今要性命相搏了,还是应该知会她一声,于是我拨通了杨书记的电话,告诉杨书记来了一个女人,告诉杨书记女人给了我一张限期搬离的通知。杨书记说她在开会,说她人来不到,杨书记让我写一个东西给她。
  我感受到杨书记对我的关心,虽然我对杨书记的关心不抱希望,我知道杨书记心有余力不足,她一个区区的社区书记,根本就没有能力解决我的问题,但我还是把我的遭遇和我的经历写给了她。
  我做好了应对应变的准备,我知道他们想把我强行的拖拽出宾馆轻而易举,我不可能就这么的束手待毙。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1 16:53:45
  六

  我对彭景存有偏见,认为他处事不公,认为他偏袒融汇。
  以前,张律师要求立案,按损坏公私财物罪追诉融汇刑责,可覃家岗派出所却一直不予立案,覃家岗派出所给出的不予立案的理由,有点令人难以接受!
  “该案无犯罪事实,且被损毁财物达不到立案标准!”
  案发后沙区分局来人拍摄了录像,案发后我儿子也拍摄了照片,废墟中的贵重金属铜铝锡锌清晰可见,废墟中的外圆磨床、离心浇注机、c620车床、c616车床随处可见,这些显而易见的损失,何止价值五千元!
  我把照片整理成册,我把照片交给覃家岗派出所,覃家岗派出所还是不予立案,而且也不告知不予立案的理由,只说不予立案的理由成立,可到底是什么理由,我们也挵不明白,我一直一头雾水,所以我一直认为,彭景偏袒犯罪嫌疑人!。
  2016年7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重庆市人民政府对梨盛厂的争议事项重新作出裁定,高院的判决书和重庆市政府的裁定书认定了一个事实,梨盛厂的厂房没有获得应该获得的补偿!没有依法获得补偿的厂房?融汇有什么理由来强拆呢?
  然而此时的覃家岗派出所,还是坚持该案不予立案!也就在这时候,我意外的得到了一份,“沙坪坝区分局办结信访事件审批表”,看见了这一张审批表,我才知道彭景不予立案的理由!彭景竟然是以梨盛厂曾经获得过28万元的补偿款,彭景认为梨盛厂得了补偿不搬迁,而且对融汇两次通知搬迁置之不理,彭景由此认定融汇强拆房屋不构成犯罪……
  高院的判决书和市政府的裁定书均认定,梨盛厂的房屋产权证,花生堡社的建设用地使用证,梨盛厂与花生堡社签订的场地使用合同,能够证明梨盛厂使用花生堡社的集体土地进行生产经营活动符合法律规定……
  市政府的裁定书还裁定沙区国土局重新确定梨盛厂厂房的补偿标准……
  没想到这时候,覃家岗派出所仍然认定融汇强拆房屋不违法?
  我们不服覃家岗派出所的认定,我们要求沙区检察院监督立案,沙区检察院的王光明检察官通知我和律师去,王光明说该案应该立案,王光明说:“单凭被捣毁的房屋就不止价值5000元钱!……”
  那天张律师不迭连声的说谢谢,那天我还以为立案有望了呢,哪晓得隔了几天王光明检察官再次通知我和律师去。
  没想到这一次去王光明检察官的说法变了。王光明说该案还是不予立案,王光明说这个不予立案是沙坪坝区检察院集体讨论决定的,王光明说以前覃家岗派出所不予立案的理由不成立,王光明检察官说沙坪坝区检察院讨论否定了覃家岗派出所的不予立案的理由……
  王光明说出了沙区检察院不予立案的理由:“破坏公司财物罪,要符合四个关键要素,该案前三个要素都符合,只有一个要素不符合,那就是犯罪嫌疑人没有故意犯意!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没有故意破坏公私财物的意图!强拆你们的房屋的人不是挟私报复,也不是图谋私利,强拆你们房屋的人只是听说你们的房屋已经领取了补偿款,强拆房屋的人只是听说你们那间房子只是一栋空房子,实施强拆的人发现了房屋内有私人财物的时候,应该上报上级领导,可实施强拆的人没有上报上级领导,这责任就不该由指挥强拆的人来承担了……所以该案不予立案的理由成立!……”
  我说:“按照你的说法,强拆永远不违法!”王光明说:“也不是你说的恁格,如果强拆整死了人,那还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
  张律师对王光明的说法不认可,不认可也没有办法,检察机关有一条规定,但凡是下级检查机关受理过的案件,上一级检察机关就不再受理了……
  彭景罗列的不予立案的理由不成立,我不知道王光明检察官罗列的不予立案的理由是对还是错!……
  那件事情就那么的过去了,然而对彭景的偏见还是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没有想到彭景会积极的来协调我搬离宾馆。
  彭景问我:“当年征地办曾补偿给你二十八万,那是朗格一回事情?”
  我说:“征地办以花生堡社为产权人,征地办直接与花生堡社协商房屋的补偿事宜,征地办一直没有与我们协商,甚至也没有告诉我们房屋的补偿标准,也就是说征收你的房子,征地办不与你商谈补偿标准,而是与第三者商量,你说那样的补偿合理合法吗?征地办也没有按文件规定的重置价格的标准补偿,不然重庆市人民政府怎么会裁定重新确定补偿标准……“
  彭景听后没有说话。曾经彭景坚持不予立案,曾经彭景坚持认为强拆房屋不违法,就是认为我们签字领取过二十八万块钱的补偿款……
  我不知道彭景为什么要来参与调解,是他的职责所在呢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没想到彭景会来参与协调,彭景来参与调解还是让我多少看到了点希望……
  我有一个问题亟待解决,眼看转眼就是夏天了,重庆的气候也逐渐的炎热起来,我居住的房间里的空调被熊良荣拆起走了,如今没有空调我的日子就没有办法过,如果彭景能调解成功,我就可以免除遭遇炎热之困苦……
  彭景又来调解了一次,来的人我不认识,只知道有沙区信访办的,有渝培路街道办的,有覃家岗街道办的,还有专门管消防安全的……我只知道这一次融汇没有来参加。
  协调时彭景告诉我,张律师给信访办的张主任去过电话,张律师告诉张主任要融汇赔偿60万……彭景还开玩笑对我说:“你说我找融汇要60万呢还是要50万呢?”我说:“无论你要多少钱我都还是要解决了睡觉的问题我才会离开!”
  四十岁的女人又来了一趟,四十岁的女人说:“你是融汇强拆了你的房子,你才住进宾馆里来的,我把你再送回到融汇去,我去融汇酒店给你预定房间,而后把你搬过去,你不要声张,等你住进去了以后再找他们扯皮……”
  我说:“只要去宾馆住的时候有彭景一道去,随便哪里的宾馆我都可以去……”
  几天以后彭景给我来电话,让我去一趟。
  我去了,上了五楼的一间屋子,屋子里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彭景介绍说他是某所长,我没听清他介绍那所长姓啥。只听那所长说:“给你三个选择,一个是就近给你租一套房子,一个是给你就近去找一个和覃家岗宾馆差不多的旅馆,还有一个是你自己去找房子住,我们给你支付费用。”
  我打电话去问前妻,我还是希望前妻能来与我一起住,我还是希望有一个家。
  我说了所长给我提出的三个条件,我说让他们去给我们租一套房子,以后我们就一起居住,前妻说:“随便你!”
  我对所长说:“那就就近去租一套房子吧,最好去梨树湾找房子,哪里离我儿子的家近一些。”
  所长说:“水电费和物管费呢?是你自己交吗?”我没有回答,所长又说:“哪这样吧,除了房屋租金另外我们再给你两百元钱,拿给你支付水电费和物管费。”
  我只想有一个睡觉的地方,根本没有去考虑这些细小的细节,幸亏所长提醒。
  我还是想拥有一个家,我还是想前妻能来与我一起居住,可惜前妻不愿意来,前妻还在电话里说:“张律师给我讲了,只要你离开覃家岗宾馆,融汇强拆房子给你造成的损失,你一分钱也莫想要了!”
  这一晚,从来没有失眠的我失眠了?我不相信张律师说的话,我不相信一旦我离开了覃家岗宾馆,融汇就不赔偿我的损失了!
  我换一家宾馆不还是照样住在宾馆里么,这和住在覃家岗宾馆里有什么区别呢?我就不相信我换一家宾馆融汇就不赔偿我的损失了!我决定不去小区租房子,我决定换一家宾馆居住。
  翌日清晨,我给彭景打电话,告诉他我不去小区住出租屋,告诉他我仍然去住宾馆。
  上午十时左右,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来了,女人带来了一把编织袋,女人说:“你把你要的东西收拾一下,等会儿我喊人喊车子来帮你拉东西走!”
  我在覃家岗宾馆生活几年了,刚来的时候,只有一个电脑桌子,一张放电视机的柜子,刚来的时候,连凳子也没有一张多的,刚来的时候,电饭煲和所有生活用品都只能放在地面上……
  后来路过洗脚城,捡来两张洗脚城丢弃的床头柜,后来又从公路边捡来桌子凳子,这些东西并不值钱,可吃饭要桌子,坐下洗脚要凳子,衣服裤子还得用柜子装……
  房屋被融汇捣毁的那一年,我只穿了一条裤衩和一件汗衫出门,几年来儿子女儿为我置买了不少,为了放置衣服裤子,我还去商场找服务员拼了好几个纸盒子……
  宾馆停业了,熊良荣把该搬的都搬起走了,我如今孤身一人,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还得继续活下去,一些日常用品,我也就把它捡了起来……
  别看房屋捣毁前我还是老板,别看房屋捣毁前我经营的企业销售收入两百多万,如今的我已经成穷人了,每个月只靠一千来元的退休金生活……
  说老实话,我还是想把一些生活中必须用的东西搬起走,比如床,比如席梦思床垫……我打电话想让儿子来帮我拉,儿子说:“找一个车来拉,运费都要几百块钱,你那些东西值得到几百块钱吗?”
  儿子这么说,也就打消了我想拉东西的念头,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喊来棒棒,喊来三轮车,把屋子里有用没有用的东西都往车上搬……
  看着棒棒搬,我也跟着搬,我想不用我花钱,也不用我使力气,许多东西都还可以用,即使我不要,送给左邻右舍还是有人要的,棒棒问我这个要不要,那个要不要,我都说要……
  结果我想要的床和床垫并没有拿起走,因为没有存放的地方……
  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说:“你说这些东西拉到哪儿去,我就给你拉到哪儿去?搬完以后我就带你到宾馆去。”
  说老实话,我还是心存忐忑,我还是害怕搬迁以后没有人再来管我,我不知道我的问题还有多久才能解决,我也就不知道我会在宾馆里居住多久,如果以后没有人继续支付宾馆住宿费,以后的日子仍然危机重重……
  答应了去住宾馆,我就给杨书记打电话过去,我告诉她我要搬到另外的宾馆去住了,告诉她我想让她来给我作个见证,最好能把我搬迁的过程用手机拍摄下来……
  杨书记答应我搬迁的时候来帮我作见证,答应用手机拍摄下搬迁的过程……
  没想到搬的时候杨书记说她有事来不了,没想到搬的这么匆忙,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说干就干,喊来棒棒喊来三轮车说搬就搬,原本我说三天搬迁完毕,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坚持当天搬完。
  我说:“那尚等会儿去旅馆你得打电话把彭景喊来!”
  女人说:“彭景肯定不得来!”
  我说:“彭景不来我就不搬!”女人说:“如果你不放心,我给你支付三个月的住付费,而后再拿三个月的住付费给你本人,以后就由你自己去支付住宿费,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我说:“我不要钱,我只要睡觉的地方!”
  女人无奈何,只有打电话给彭景,彭景在电话里说:“我马上来!”
  新去的君旺宾馆离覃家岗宾馆并不远,彭景来了,对前台服务员说:“先付三个月的住宿费,如果三个月后还要继续居住,你们不要找他,直接打电话给我!”彭景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女人支付了住宿费九千多元!
  一场危机就这么化解于无形中……
  搬迁的过程我颇感意外,有点风卷残云,把熊良荣遗留下来的东西几乎扫了个精光……
  彭景的话更让我意外……
  “以后有啥子事情直接找我,不要找他……”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彭景会直接留下他的联系电话……
  我不知道女人为啥要自己花钱把我转移到君旺宾馆来?
  这时候我才知道,女人是重庆兴宇实业总公司的头头,覃家岗宾馆是她的产业……
  我知道我的事情与她们无关,我知道我的事情与彭景也无关……
  我只感叹说:”我的事情跟你没都没得关系得,没有想到你拿钱来给我付住宿费,只可惜信访办的张主任不管我……“
  女人说:”张主任为了给你找公租房,还跑到远祖桥去了来,远祖桥的公租房没有空置的了……“
  彭景说:”我佩服你,这么多年来,不吵不闹的就走法律程序,没有想到你还真就把官司打赢了!……“
  别说彭景没有想到,许多事情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不过我知道我的官司赢的不容易……
  我庆幸我终于有睡觉的地方了,我庆幸我并没有把菜刀榔头摸出来……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11 16:54:28
  欢迎参赛,我归类到纪实,如果不是请自行归类,我修改
我要评论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2 07:30:40
  尾声
  这是我的长篇纪实小说"回不去的故乡"里的一章,小说里一直有一股力量支撑着公道正义,从派出所的警官到110巡警,从法官到检察官,从信访办主任到兴宇实业总公司的女经理,每个人对法律的认知深浅不一,但人们都各自在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尽心尽力,如果没有他们,我的结局不会这么幸运,如果没有他们,也没有这意外的结局,彭景和女经理,给我的长篇小说"回不去的故乡"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的故乡回得去了……
  在这里,我诚心诚意的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谢谢你们了!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2 07:55:48
  此篇小说还没有归类到“回不去的故乡”里去,昨天才刚写完,今天补了个尾声,“回不去的故乡”停笔没有写,只因我的问题没有最后解决,我在等事态的发展,我不想胡便乱造,5月18号,女经理才把我搬迁到君旺宾馆来,沙区国土局5月12日才接受了我要求重新安置补偿我的申请,这意外的结局确实有点儿意外,我只把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写出来了,我想这一篇文章是可以独立成篇的,传上来参赛,我知道我一把年纪,肯定写不出好东西来,也就滥竽充数罢了,谢谢你们编辑!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6-12 16:18:37
  支持好友。
我要评论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13 07:40:48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3 13:19:50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13 20:10:59
  题图巡山顶贴看更新[d:可爱]

  碾碎红尘缠锦弦,浮生谱曲指尖弹,
  流光翩舞,醺作半壶烟

  逐利追名非我意,浅斟醉卧落花间
  偷来闲散,笔墨遣词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6-13 23:12:41
  支持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14 10:39:22
  问好老友!支持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15 19:35:50
  放假了,祝银河er们小长假安康[d:花]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8-06-16 06:17:21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06-15 19:35:50
  放假了,祝银河er们小长假安康[d:花]
  -----------------------------
  节日快乐!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16 21:26:22
  @彭乾尧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 彭乾尧: 举报  2018-06-17 08:24:08  评论

    谢谢
  • 彭乾尧: 举报  2018-06-17 08:41:37  评论

    我没有读多少书,只是自幼喜欢文字,曾经走路看见有文字的纸也会捡起来看一阵,幼年家贫读不起书,再加上出身于佃富农家庭,自幼失怙,属于受打击遭遗弃的垃圾,如今退休后闲来无事,只把写文字作为消遣,只当比打麻将有意义,房屋被开发商捣毁,想起上访想去干点什么也有心无力,毕竟已是耄耋之年的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czw191008 时间:2018-06-18 02:50:42
  叔叔,发自内心真的挺佩服你的!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19 19:02:54
  支持彭老
我要评论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26 19:58:33
  @彭乾尧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阿拾的碧眸 时间:2018-06-27 10:36:49
  要看到最后才知道意外的结局是什么 持续追贴中
  • 彭乾尧: 举报  2018-07-10 10:41:11  评论

    那就期待着吧,重庆高院已经判决,重庆市政府已经裁定沙区政府对我房屋重新确定补偿标准,2018年5月2日上交流一份书面申请,5月29日沙区国土局通知我去把申请改为沙区国土局,按程序7月29日前国土局该当答复怎么解决,超出这个时限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但愿沙区国土局在7月29日前能够拿出解决方案来
我要评论
作者:阿拾的碧眸 时间:2018-06-27 10:37:09
  碧眸发布的《竹书谣》也求踩踏、点赞!

  http://bbs.tianya.cn/post-1177-4007-1.shtml#99_109968
作者: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8-07-10 07:27:25

  
作者: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8-07-17 21:13:54
  欣赏优秀作品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