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50】--纪实--岛山村的男男女女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01:17:00 点击:724 回复:7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堂姐

  堂姐知道我爱喝点酒,每次我去她海口的家玩时,她都要特意加几个下酒菜,买几瓶啤酒。有时候,姐夫碰巧也在,陪着喝点白酒。酒后,她总要泡杯热的醇茶,说是好解酒。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形色匆匆,很少在她家过夜。在回酒店或者返回三亚的途中,堂姐坎坷的人生遭遇总是萦绕在我脑海,久久难以散去。

  堂姐是大伯的女儿,小学三年级就因家境贫寒而辍学务农。初婚时,顺父母之命,应媒灼之言,嫁到十里外的江家。那个姐夫貌似英俊,有些浮财,没成想,不到三年,就因盗窃、贩卖文物等多重罪名,锒铛入狱,被判了十年。可苦了堂姐,一个女流之辈,下田种地,还要抚育两岁的男娃。

  撑过了一两年,大伯看堂姐的日子太苦,又没个指望,遂安排堂姐办了离婚手续,将娃过继给江家同族人抚养。又担心她回娘家没面子,就带她来海口,给大伯作伴。那时,大伯逐渐在海口立脚,开了间小的私人中医诊所。堂姐因文化有限,只能做些简单的事务,于学医一途始终无法入门。

  其时,大伯的诊所办在海口一个老城中村,随着省委省政府搬迁,那片城中村的不少土著居民由是暴富。也不知何时,堂姐和村里一个有妇之夫好上了。据说,那村民是老村长的儿子,生了几胎都是女娃,和堂姐好的条件就是要生个男孩续香火。可怜,堂姐产下的是女娃,从此就断了往来。所幸,大伯的诊所名声逐渐传了出去,堂姐母女衣食暂时无忧。

  又过了几年,堂弟大专毕业,没合适事情做,来海口和大伯、堂姐商议,合伙做户外广告,承接一些力气活。堂姐把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做小股东。好在,堂弟到底有些文化基础,人又灵活,生意逐渐做大。

  堂姐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姐夫。这个姐夫是湖北人,在工地做民工,人极其老实,沉默寡言,家境不太好,三十好几一直单身。两人静悄悄地结合了,没有声张。姐夫视堂姐的女儿如己出,堂姐的日子逐渐过顺了,前两年,她又生了个女儿。

  去年和前年,大伯和大娘先后离世,海口的亲人,就只剩下堂姐、堂弟了。每次回海口,我都要挤时间去看看他们,说说话,喝喝酒,知道堂姐的日子过的平安,就放心很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0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tyrl20091210 时间:2018-06-12 06:21:07
  人生在世,婚姻大事啊!
我要评论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8-06-12 09:18:00
  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12 09:39:01
  等更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8-06-12 09:44:14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10:53:08
  2.【大伯】

  堂姐的父亲,也就是我大伯,是去年离世的。在海口时,我和他最聊的来。他那时在海口做医生,开个小诊所。年纪大了,老睡不着,喜欢研究私彩——海南特有的娱乐项目。有时候一晚上看码不用睡觉,家里人都说我像他,经常熬夜到天光。

  父亲叶落归根回九江退休后,有段时间生活的不太顺心。大伯也听说了一些。每次去他家闲聊时,都要劝我们,做个孝顺的人,正直的人,有德行的人。他很正,有时也会在电话中激动地训斥五湖四海的晚辈们,不讲半点情面!不像和他不太熟稔的人讲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大伯在老家那个小山村属于名人啦。他天赋很高,多才多艺,到南昌念过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的林业系,未毕业就被下放农村。在农村时,不事生产,不务正业,喜欢天天在家打扫庭院,研究医术,偶尔做做戏帽,凤冠霞帔那种。改革开放后,做过一阵带珠子的竹帘,很有些销路。后来,和父亲一起来海口,靠医术谋生。

  去年,他突然离世。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为他送行。

  每次回到海口的时候,我都会去他居住过的房子看看,仿佛他还在里屋休息。虽然,我知道这是不真实的,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8-06-12 10:55:2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6-12 11:03:50
  过来支持参赛!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11:11:01
  3.【二伯】

  我农历十月底出生,六岁半才上小学。先是去岛山村的“祠堂”读初小(一至三年级),后来才是去5里外的地方念高小(四年级和五年级,那时候还没有六年级)。教过我的小学老师总共也有不少,印象最深的数二伯。

  二伯当年是老三届高中毕业,特殊年代被下放农村,教过我四年级和五年级。后来到镇里的初中任教,一直到退休,都是做老师。

  我生性传父,小时候内向,胆子小。二伯偏让我当了两年班长,锻炼我的胆量!

  我语文基础好,未上学前就翻过不少小孩看不懂的《封神榜》、《三国演义》等大人读的书。二伯就给我加料,课上出难题考我,课后一篇篇作文、周记用心点评。有时候,评语很罗嗦,占半页纸。

  每次回老家过年或者探亲,总要当面向二伯上祝酒词,必有一句千年不变的话:“当年是您给我打下了扎实的语文功底!”

  二伯有时候很谦虚,说:“都是你后来的努力。”有时候也很自豪:“你小学五年级的语文水平已达到一般人的初三水平。”

  开始很不相信,以为二伯喝多了,吹牛呢。直到后来回想,还真是有可能。初中二年级我参加过一次全九江市语文基础知识竞赛,拿了个全九江市二等奖,为全校唯一一个获奖者。

  直到后来,好多年,村里有去初中念书的后学,碰到教过我的老师,总说,某某老师到现在还经常讲你当时读书真“坚心”呢。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11:17:35
  4.【讲鬼】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每到夏天,晚饭后,大人们劳作之余,就一手拎只板凳,一手摇把草扇,到宽阔的晒谷场那里纳凉,讲鬼。

  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和电脑。除了偶尔看古装戏或者露天电影,最受欢迎的休闲活动就是听“讲鬼”。

  讲鬼的人,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又或者读过些古书的大人。记忆中,清一色是中年以上的男性。

  讲鬼最好的当然是二伯,因为他是老三届高中毕业下放农村老家“修地球”的,肚里有墨水。二伯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当时在小学当“赤脚”老师。每次讲鬼时,全场鸦雀无声,仿佛面对的都是他的学生。二伯讲过一段,就不肯再讲,而且每次总要留些悬念,以待下回分解。

  也有一些跑过大码头、见过大世面的人很会讲鬼。他们把外面的见闻,稍加夸张,就当做讲鬼的素材。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唯物主义者说是没有的。但我有次听完大人们讲鬼,当天晚上就亲历过一次“鬼压床”,半夜惊醒,一身冷汗。从此,讲鬼者一讲到真正的惊悚的鬼故事,我就不敢听下去,拉着姐姐和弟弟回家睡觉。

  随着时代的进化,讲鬼在老家已然不再。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11:33:28
  5.【一个梦境】

  回老家了,江西都昌一个山清水绿的“世外桃源”——岛山村。先进了祠堂,木质的祖厅;而后去大伯父老家稍坐,老人家去年仙游,他在海口十来年行医的日子,经常对我耳提面命,教导晚辈要做个正直的人,恍若眼前。

  也是去年,堂弟拆了伯父80年代做走货郎中挣的辛苦钱盖的尚新的木质房屋,斥资50万元盖了栋二层半小洋楼。一如老家许多儿时玩伴后来出息为包工头的少年闰土们对世界、人生的追求。

  南山脚下,自己家的木质房子,父亲当年当赤脚老师时建的“豪宅”,曾经培育了近300年来村上第一个女师范生(姐姐),第一个本科(我自己),第一个处级干部(弟弟)。一时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你们家风水好,载秀。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豪宅”,成为了家乡的落伍“累赘”。

  爷爷来了,对我说:“千块,好孙儿,回来看我了。你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秀才,日秀公说过我们家迟早要出秀才的,祖上还出过进士吧。应该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顿了一顿,他絮叨着:“你婆婆葬的是罗汉现肚穴位上,是块好地。”

  一转眼就是春节,大年初一,外地工作谋事的青壮男女拖家带口全回这个偏僻的古老村庄了,热热闹闹,走亲访友之余无非喝酒吹捧然后打打麻将或者斗斗地主。有些儿女大些的,就顺道相亲定亲,增加几分喜庆。

  一霎那,元宵将至,大伯父突然对我说:“要上班了吧,去了海南好好干,不要给老家人丢脸;要走正道,走正道......”

  清晨七点,闹钟响起的时候,依稀记得这个梦境,是为一记。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2 12:01:02

  
  
我要评论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12 12:54:40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6-12 13:55:51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23:38:55
  6.【回老家过年小记】

  今年春节,又一次回老家过年。

  近古稀之年的父亲非常高兴,和我有说不完的话儿。每餐都陪我喝酒,喝高档酒或者家乡米酒;和我聊文学,聊家乡的风土人情。父亲开心地告诉我,去年他写的《命运三部曲之二:玛丽娅》已经出版发行,最近有望改编为电视剧;之三也快结尾了,到时候出个合集。老人家正在创造一个“文学老人”的奇迹,计划再花三年时间写一部50万字以上的长篇小说,作为其长篇小说系列的封笔之作。父亲一再叮嘱我,要为他的新书写篇读后感,说家族里头就我还有点文艺慧根儿,能和他聊聊文学创作。

  行色匆匆,第二站是县城的姐姐家!恰好姐家风俗,过小年。姐夫厨艺好,外甥女、外甥高校就读回家过年,不亦乐乎。姐姐不愧是老师范生毕业,现在一双儿女一个研究生快毕业,另一个即将进入研究生序列,究其首功,父亲秉承家训,惠及三代矣。

  第三站,谢绝县城诸多高中同学邀请,直接去出生地,一年才回一次,变化又有不少。老家的责任田变宽变大了,说是被种田大户承包,用机械化作业。留守老人和儿童越来越少,不少青年都去镇上县城甚至市里购置房产了,老家也就是逢年过节回几次。腊月二十九,在故乡,承蒙小学四五年级的老师二伯父盛情款待,说《难忘师恩》写的有真情实感。他做了一辈子老师,中学工会主席岗位退休十来年,每每说起我,或者听友人谈论子侄,总是满满的幸福,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人生快事!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23:41:51
  7.【我的父亲】

  父亲是49年底(农历)、50年初(公历)出生,40岁左右即达到人生的第一个高峰,成为全国先进文化站长,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在那个年代,其中付出的百倍千倍努力,唯有其自知!父亲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是下海经商,书生经商,难成大事。但几经周折,老人家竟然在海南成就一片天地,晚年安贫乐道,离职退养。回九江后的这十年,除主编《湖光》杂志、积极参与国家非物质遗产申报等各项社会活动之外,数年如一日,创作和整理了一大批作品。已结集出版文字近200万字。从小钟爱文学的长子——我,永远是膜拜之!祝贺老爷子,近古稀之年,仍才思泉涌,才了一长篇,另一长篇又跃上心头,形诸笔端。老爷子当年初三即被下放农村,当赤脚老师,后破格调至中学任教,再进军文化事业和商海,在我们老家堪称奇迹!父亲,对我们下一代的教育和关爱,让近十里的乡亲们交口称颂!培养了姐姐第一个上师范,为全村第一个;培养了我上南开大学,当年全县的文科状元;培养了弟弟成为全九江市公务员考试第一名,农村老家出的第一个处级干部,又创造了村里的历史!!但即便如此,父亲仍异常低调,老说,你们不要骄傲,名利是身外之物,父亲这辈子,唯一再想做的事情就是写写文章,为后代留下点精神财富。万一哪天真的老了,走了,你们就立个无字碑,拿我自己写的书当枕头,长眠于老家的岛山,这个小山村,无憾!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23:44:44
  8.【日记摘抄】

  1992.9.27 星期日

  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起,父亲就很和蔼,可亲。

  我上初中的时候,在校搭膳,跟爸爸住一起。每天清早,爸爸上街买菜,赶忙炒好,步行一里多路,端来学校。我很不好意思,可爸爸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先前这样送着姐姐进了县城读师范,后来又送我去县城读高中,接着弟弟又来了,前后十多年。

  妈妈在乡下,一年难得来几次。我们的衣服也只有爸爸洗。记得一个冬天的星期天,我听爸爸说“去洗衣服”就跟了去。在他洗的时候,我发现爸爸用一只手搓着,而另一只手冻得不成模样。我强意也要帮忙洗,可爸爸死活不肯,和蔼地说:“等你大了,再自己洗,好吗?”又说:“有点冷,你回房间烤火去吧。”

  上县高中,离家远了,只好学点自理。可我来去还是爸爸接送,我丝毫没有不安,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高三那年正月,我要去学校补课,迎接高考。迎着凛冽的寒风,我真希望爸爸再送我归校,可他早说过了,没空送。我嘟着嘴,挑着“十斤重担”,下了公交车,走进那冷冷清清的学校。想想明天就是元宵节,家人如何欢快,却忍心把我这样抛在角落,不由得哭了。在学习上好胜的我,有时候会很伤心,恨上爸爸一两天,饭也不吃。可正当我怨气未消时,爸爸来了!他说:“文儿,前一天我没送你,并不是我忙,只不过是想让你独个地走一段路。那年,我十三岁,也是一个人挑着担来这儿上学的。”

  今天,爸爸又来了。近来他办了一个工厂,整天东奔西跑,日渐消廋。匆匆给我留下生活费和几本课外书,就走了。后来听同学们说,你爸爸中午就到了,看你在午休,就守着你醒来,至少一个多小时了。

  (1996年9.2于南开大学,翻阅高中日记,摘寄远在海南拼搏的父亲。后来被父亲收录在其第一本散文集《山吟》中,得以保存至今)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23:47:44
  9.【难忘的一件小事】

  人生如梦,倏然而逝,已至中年。清晨,对着镜子,看见那个有些白发的人,这是自己吗?

  年年过年,小时候,在农村,过着苦日子,伸长脖子期盼着。岁岁天天,现在,生活改善,对年的奢望已不再是美食、新衣。

  过了四十来个年,最难忘有一年的除夕夜,风雪交加,父亲神秘的告诉我们姐弟三个,带你们去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我们立马来了精神,父亲带着我们,来到屋后的老知识分子—文科爷爷的家,让我们送上猪肉、海带、豆参。我看见,老俩口弯腰鞠躬了快90度,泪眼婆娑,连身道谢!

  文科爷爷真是命苦,民国时期的老教师,新中国了,却因文革,丢了工作,快60岁的人,还要种田!偏偏膝下只有一残疾女,哑婆,瘫痪,远嫁到湖北做菜秧,年年过年都杳无音信。

  父亲在散文中记载,文科爷爷死后,是村委会、村小组出钱草草埋葬的!

  虽然过去快三十年了,我最难忘, 除夕那夜,父亲带我们去做的那件小事。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2 23:57:10
  10.【第二个梦境】

  轻轻地飘起来,飘起来,一个阳光明媚的雪后冬晨,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呱呱坠地之所----江西九江都昌山区那个名叫岛山的小村庄。

  “少小离家老大回”,村里新修的广场上篮球架下玩耍的小孩子们,都叫不上名;章汉干爹牵着头老黄牛过来,和我感叹道:“你家的老屋好几年没翻漏了,还不知能不能抗过这次大雪灾。你大兄弟在汕头当包工头,有没有和你联系过?去年过年时,找我要了你的手机号……这次回来,多住几天,上干爹家喝两盅啊……”

  自从到公社----后来叫乡-----里的镇上读初中,我回老家岛山的次数越来越稀。历史上的诗人罗隐当年路过岛山时曾说:“狮象把门,此山必出大人。”遗憾的是,几百年过去了,昌大门庭者屈指可数到不用去扳脚指头。

  但据父亲的考据,先祖中应该出过好几位进士以上的人物,文革时被拆毁的村里大粮仓前的几个几乎沉在土里的拴马桩可以为证。父亲还说:七进的祖堂、村四周的石头围嶂、左青龙右白虎地凸出去的山牙、背倚龙山主峰的靠山,这一切都彰显着先祖日秀公的远见卓识;后代在此世外桃源般的安宁之所已经繁衍了至少几十代;当年日本鬼子都没能进来,虽然红军匆匆长征时绕过村后的大路岭。

  去探望了几位儿时的“润土”和“表妹”,我入乡随俗地又向这叔那伯这姑那姨一一敬上金圣牌香烟。很诧异,古老的山村开化得神速,这些七姑八姨九婶十母,飙烟的姿势比已有十几年烟龄的自己居然摩登几许。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还有: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润土”们,时下一个个在卯足劲,拆了祖业起小洋楼,嫌打私家井不够阔气就安自来水塔,厌茅厕不够文明卫生就用摩托车从几十华里外拉来白洁洁光亮亮的抽水马桶;早就忘了勤俭持家、耕读世家的祖训,也不记得在外当农民工时流汗的艰辛和结不到帐时的装孙子或耍流氓状。

  没回老家前,特别渴望回趟故乡多住几天,总想逃脱城市这个“笼子”,因为城里的隐性空气日益令人窒息;可回到老家,发现这个“笼子”也与时俱进了,虽然暂时比不上城市这个“金笼子”,俨然已有些“银笼子”的气息。有几个人还懂得“木笼子”、“草笼子”的好处呢。

  十八岁那年,在县城读高三的我回老家过年时,为老屋写了副春联:“依山傍水卧居边陲要地蕴集匡庐灵秀,望远登高俯瞰鄱湖都昌吞衔长江雄奇”;借着这股豪气,他在当年的高考中一举夺魁。庆登科宴日,七进的祖堂门楼,高悬着状元府三个遒劲的魏碑体大字,似乎告示着“岛山将出大人”的灵验。倾山的村民狂欢着,沸腾着……;村委会派人从镇里拉来放映设备,晚上全村男女老少热热闹闹地看了两场露天电影,将庆祝气氛推到了高潮。

  四年后,大学毕业,我没有选择从政,却自己应聘进了天津市风头正劲的国有企业改制的五洲集团;后来听说当年很多市领导批条子打招呼也不一定能全部安排的。这一选择,让家乡父老很是失望:他们满以为我打小看起就是个读书种子做官胚子,最小也可以当个乡长镇长,慢慢就可以爬到县长县委书记的;到那时和隔山而邻的村子打山林官司时就不会总是吃亏,他们就是因为上面有人;到那时村里到镇上的黄泥巴马路就要修成水泥路,杨家坳上新修了路就是因为他们那里出了好几个大官。这一选择,让父亲也很是不理解:凭儿子的名牌大学毕业证书本本,到政府机关或者事业单位就职吃“铁饭碗”是最稳妥的;进什么企业,风险太大,万一效益不好,万一那天走下坡……但他知道,这个儿子和自己年轻时一样的犟,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但愿儿子的选择是对的,也许时代不同了,自己的观念落伍了……

  “啪”的一声,我挥动右手用力地报复着那只狠狠叮咬自己的蚊子,却落空了,打在了右颊上;有些懊恼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个“回到家乡”的梦,颓然地起身收拾收拾去了卧室。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13 00:52:31
  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06-13 04:20:03
  问候新周。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6-13 11:14:29
  不懈支持![d:赞]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12:51:39
  11.【邻家小妹】

  阿英还是和记忆中那样的面容姣好,去年回老家过年时偶遇这位邻家小妹。

  她父亲和我一个辈分,老叫我叔,叫着叫着我也像是老了,叫着叫着成人后的隔阂凸显了,叫着叫着儿时的追忆渐渐消逝了。

  她就住在我家老屋前面,每年暑假不补课的时候,老去她家玩。少年轻狂的我,竟然有些喜欢和她的妹妹阿珍来往。

  读书是跳出农门的唯一路径。那时,总盼着早些考上大学,再也不用做农活。可又有几个家庭能够供养小孩念书呢,何况阿英姐妹的家境。

  读书,让我走出了大山,也和故乡的亲近少了,许多儿时的玩伴,许多青梅竹马的故事,无言的夭折。

  听阿英讲,她妹妹嫁的不算远,只是夫妻不太和睦。现在一个人在县城做直销来着。

  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但又有些欣慰,她还是像小时候那么独立。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12:56:12
  12.【章财老师】

  去年春节在老家过的。有一天晚上,听照顾病娘的表姑唠叨道:“咱村前头的章财前不久得了癌,估计活不了多久啦。”

  在我记忆中,章财老师似乎定格在我念小学时候的模样,很精干的。一时有些对不上号,连夜摸黑去他家。

  昏黄的灯下,多年未见的老师斜卧在床头,脸上带着黑,人很瘦。为不打扰他休息,短短问候,聊了十来分钟,给师母留下一点礼物,匆匆别过。

  今年上半年,老家来讯,老师真的走了,没有熬过这一关。

  唉,其实他还是很年轻的,还没有退休吧。

  他教过我小学一到三年级的语文课。那时候,村里人都忙于种自己家的责任田,章财老师两头忙,教书算是负责的。不少村里的其他老师,常常只顾自家的私活,教书就应付。

  我因为学习功课一直不错,几乎没有挨骂过,却有一次意外地被老师打过屁股!

  那是一个周末,毕竟小孩天性贪玩,和同村的伙伴们去看水库起鱼,不知不觉中光顾疯玩,竟然忘记作业未写完。

  哪知道,昨天还在水库撞见的老师,忙前忙后,竟然悄悄记住了我们几个淘气的小家伙。第二天,上课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全班的作业。这个惨,几乎没有一个完成的。

  老师非常生气,找了条竹子做的戒尺,命令所有学生,自己褪去裤子,趴在课桌上,一头打过去,没有放过一个。一声声清脆的“噼、叭”,传遍在死静的教室。

  若干年后,每次回忆小时候的趣事,总要想起这个场景来,一排排光溜的屁股,一声声“噼、叭”,还有章财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严肃。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13:07:53
  13.【外婆】

  外婆家就在我们村西口。她老人家膝下二子二女,四世同堂。青年失夫,未再嫁,只身育儿女,披星戴月,呕心沥血,近九十高龄,仍独自种菜、做饭,生活自理。

  听闻我返故里,外婆必在村口张望;远行之日,复大包小包土特产相赠。前几年,爱妻罹癌,伊专程托大舅来南昌医院探望,并送慰问金数百元!爱人感动备至,推却再四,终究拗不过大舅,只好含泪默然收下。

  其后代均有出息。倘若在古时候,也堪称一代贤母,百里称颂吧。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13:10:43
  14.【表弟】


  我有好几个表弟,这里说的是当律师的那个表弟。

  前些天,远在汕头的他,深夜打电话过来,问我春节前后有没有时间回趟老家,想为他奶奶也就是我的外婆过九十岁生日。

  表弟是细舅三个男孩中的老大,岁数比我小很多,加上自己回老家的次数稀少,印象中,他仿佛蓦然长大了,先是到南昌念大学去了,毕业后就去深圳当律师,再后来就定居在汕头开律师事务所。

  细舅夫妇是地道的农民,但表弟能考上大学,在我们老家那个小山村实属异数。在他念高三快高考那年,春节时,曾托来海口打工的大舅捎回去一副对联,上联是“暗香浮动樟树冠”,下联因时间久远都淡忘了,大意是鼓励和期盼表弟金榜题名。

  前两年,记起正好有个大学同寝室的同学,在汕头某银行当副行长,就在电话中给他们穿针引线。后来,他们就处熟了,每次酒酣之际,都念叨着我,要我抽空去汕头走走,可惜一直未能成行。

  倒是表弟今年先来三亚了,和他爱人一起来的。他说,步入社会这几年,有些太顺了,想缓下脚步,静下心境。正好是他们两口子结婚几周年的纪念,没来过三亚,又有好几年也没和我见过面,所以就来了。

  表弟很喜欢读书,从他微信、QQ中嗮的图片得知的。在其短暂的旅游即将结束、离开之时,我正好搬家,挑了几册估计他爱看的书送他,留个纪念。

  近来,听说他做成了一件不小的事,和几位老乡,成立了汕头市都昌商会。是个人物,祝他愈行愈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3 13:17:10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13:38:51
  15.【追忆故乡的香火厅】

  村里的香火厅重新修建完工了,即将举行盛大的竣工典礼。

  遗憾啊,路途遥远,公务繁杂,假期尚未至,只能再三解释道歉。

  遗憾啊,三百多年前的徽式木建筑,七进的祖堂,古色古香,雕梁画栋,今后只能在梦中追寻。

  曾记得,每年除夕,年夜饭前,跟随父亲,牵着弟弟,齐聚香火厅的主厅,全村几百人共同祭祀先祖,三跪九拜,呜呼尚飨,鞭炮齐鸣。

  曾记得,高考那年,香火厅前门,高悬着父亲毛笔所书的斗大的遒劲魏碑:“状元府”。我们一家三代,秉承爷爷立下的“家可破,子学不可废!”的家训,卧薪尝胆,历经艰辛,创造了村里一个又一个文明丰碑,改写着村里一个又一个文化历史。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3 21:32:35
  16.【表妹】

  表妹是姨妈的小女儿。她比我小不了几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诱人!

  她出嫁那天,破例叫人把我请进闺房,脸红了一下,柔声说:你是读书人,以后当大官了,可别忘记我这个种田的表妹啊。说的我囧囧的,脸也红了。

  小时候,经常看些才子佳人的课外书,很多表哥表妹之间是有些故事的。有时候,也难免在心里思忖,几个表姐表妹中,唯有她最可爱。所以,每次过年过节走亲戚,虽然去她家,要爬山过岭,立马飞奔出门,没有半点犹豫。

  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出嫁了,听说男方是户农村的殷实人家。那时正在念大学的我,渐渐懂得了些人情世故,也为她祝福,可总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6-14 09:13:04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4 12:39:21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4 13:45:04
  17.【堂叔】

  (有一段时间,我突然写腻了散文或者小说,写了几首所谓的叙事诗,其中就有下面这首关于堂叔的)

  父亲十岁那年
  过继给他的堂叔
  也就是我的堂爷爷

  三十多岁一直未生育的堂奶奶
  在父亲过继没多久
  终于怀上了
  十个月后
  堂叔出世

  两家的大人
  顿时尴尬起来
  父亲的童年
  也更加不幸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父亲回到爷爷这边过了
  虽然
  族谱上
  仍然写的是过继给堂爷爷

  由于这么一个曲折
  我也多了一个堂叔
  虽不是亲堂叔
  却比一般的远房堂叔亲

  堂叔
  在我小的时候
  对我很疼爱
  常常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
  满村转悠

  他有血性
  不喜欢念书
  喜欢习武
  听说
  专门去拜过师傅
  学过一些基本功

  后来又去学手艺
  学过木匠
  终因性躁
  娇惯的他又不能受气
  没出师
  就回家继续务农了

  打工潮
  在我们村蔓延开来
  堂叔也跟了去
  广州、汕头、珠海
  四处兜兜转转
  一年到尾
  存不下多少钱

  父亲下海来海南后
  正缺帮手
  堂叔就跟着来了

  几年后
  我也来到海口工作
  因长年在外求学
  堂叔于我而言
  已变得有些陌生

  他当然
  结婚生子了的
  只是不爱说话
  常常沉默寡言
  只知道埋头干活

  有一年假期
  父亲为方便我的时间
  组织大家
  集体去桂林洋海滨浴场
  游玩了一整天
  堂叔水性好
  在海里游泳很尽兴
  事后对我说
  这是他在海南过的
  最开心的一天

  有一年
  堂叔
  在给父亲打工之余
  借钱买了辆摩托
  载客赚些外快
  不到三个月
  半夜遇到吸毒仔
  持刀抢劫
  他舍不得新买的车
  将车钥匙丢进荒草堆中
  人却被吸毒仔用匕首从后背连捅几刀
  路人发现后
  他第一个求救电话
  却是打给了我

  在父亲等亲朋好友的救助下
  堂叔大难不死
  但医院出来后的他
  身体大不如前
  重活干不成了
  我帮他安排到一个工厂
  做些轻松的事
  没几年
  工厂却倒闭了
  他仍旧回老家务农

  去年底
  在老家碰到他
  他说作田不挣钱
  儿子不太孝顺
  做生意又虚了帐
  这两年
  继续出外打工
  帮独生子还帐
  都五十多岁的人了
  身子骨又不好
  听后
  我一阵辛酸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4 13:54:49
  (同期,写了下面两首给儿时的玩伴的小诗)

  18.【儿时的玩伴们(1)】

  这次
  春节回老家
  终于碰到了
  好几位
  小学同学

  卖狗叔
  比我大好几岁
  小学一至五年级
  一直同班
  初一就退学了
  先学木匠
  后来当包工头
  他爸爸是老村干部
  娶了公社老书记的女儿
  风云际会
  在汕头立足
  开了间装修公司
  年营业额过千万元
  在老家也盖了栋小别墅
  座驾是凌志
  不少村里人
  羡慕嫉妒
  今年春节前
  他老娘过世
  歹心人
  终于报了莫名的仇
  愣是
  让他老娘
  在他家老屋停放了
  两个星期
  才发葬
  入土为安

  我陪他
  为他母亲坐夜(守灵)
  他说
  老同学啊
  真是怀念
  咱们小时候
  一起下河摸鱼
  逃学的事情
  这次
  村里人
  就是看我
  挣了几块钱
  故意整治我呢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4 13:56:08
  19.【儿时的玩伴们(2)】

  和卖狗叔一起退学的
  圣豹兄
  还是瘦瘦高高的
  老模样
  眼神中
  总有束光
  跟着射出来

  早几年
  在外打工
  小有积蓄
  返乡创业
  在镇上开了家店
  专卖装修木材
  接生意容易
  唯独赊账的多

  听说是前年
  他竞选上了村委会主任
  年底收账时
  难度小很多

  卖狗叔的娘过世时
  他也来了
  很匆忙
  和我简单的叙旧中
  竟带着些官气了
  这也难怪
  他管着
  几百户
  一两千人的生计呢

  看着他匆忙离去的
  背影
  我心中
  老想起
  小学三年级
  我们两个
  步行十多里
  去乡文化站
  找我爸爸
  看电影的事情
  我们都光着脚丫
  将家里大人买的新鞋
  一路上都拎在手里
  担心泥路把新鞋子
  弄脏了

  刚才聊天的时候
  忘记问了
  不知
  他
  是否
  也记得
  那回事儿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4 14:09:54
  20.【故乡】

  (谨以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作为全文的结篇)

  小时候
  总感觉故乡
  很大
  很热闹
  有一两百户人家
  有二三十个儿时的玩伴
  有玩不尽的各种小孩游戏
  有听不完的各种民间故事
  有一次
  三五个小学同学
  一起爬到村庄背后
  近200米高的山巅
  仿佛就站在世界顶峰
  地球就被我们踩在脚下

  后来
  走出大山
  一路求学
  初中--高中--大学
  90年代初某年春节重返故乡
  突然惊诧
  故乡原来这么小啊
  和大城市的高楼一比
  故乡的房子太矮了
  和大城市的街道一比
  故乡的泥路太窄了
  和大城市几百上千万的人口一比
  故乡的几百人太少了
  言谈举止中
  我这个混迹大城市的游子
  学子
  天之骄子
  竟然有些嫌弃故乡的荒凉寂寥了

  去年春节
  独自回故乡
  腊月二十七日傍晚
  独自气喘吁吁地
  爬行在村庄背后
  还算平坦的
  刘公山、庵里的山道上
  忆起
  小时候和家人、玩伴们
  无数次在这砍过柴
  歇过脚
  听着大人们讲鬼怪故事
  和村里的家长里短
  才恍然中
  体会到
  故乡还是
  那么大
  那么热闹
  自己
  原来一直
  那么小

  ——全文完——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6 12:20:27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8-06-16 21:05:41
  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16 21:26:12
  @钟爱今生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6-17 15:18:20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17 19:00:19
  问好,支持参赛新帖。
  假日快乐。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17 20:13:46
  问候朋友!端午快乐!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18 09:28:03
  继续欣赏。啥也不说了,端午快乐。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8-06-18 11:55:48
  粽香情浓,祝端午节快乐!佳作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18 20:11:37
  欣赏佳作!支持朋友!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19 10:17:21
  假期过完了,我们又下雨了。大家搬砖快乐!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6-19 13:26:56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8-06-19 15:46:05
  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19 18:53:21
  支持一下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6-19 20:38:14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8-06-20 10:38:28
  早上问好,佳作支持!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6-20 10:54:32
  阳光热烈的一天,顶着汗水来看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