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55】-主旋律—《第三代村官》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0 11:20:19 点击:543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
  绝大部分的书都会有一篇【前言】,这倒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它通常不搭【后语】。
  如同一场烟花汇演,旁白总会时不时的鬼叫几声:“这一炮代表过去,那一弹又象征现在,最后落幕了还寓意着美好未来。”明明放完了那大风一吹,是不是未来也没有了?!!
  又如同一颗痣,长嘴巴旁叫‘美女痣’,长下巴边叫‘福气痣’,长胸口的又叫‘骑马扇风痣’。如果那块“疤”长在印堂,那人是不是马上发瘟?!!
  再如同现在的年轻男女,喜欢浪漫,钟意在身上纹个小玩意,代表着永远爱你爱你爱你……当一个无辜的生命要因为他们的一时冲动而做人流时,真应该把他们抓起来,从头到脚把《山海经》里的怪兽纹一遍!
  …………
  说到底,【前言】不同于裹尸布那样又臭又长,但它却胜在短小,小到和一声响屁所产生的“横向重力”一样威震四方!所以……友情提醒那些所谓的“高雅”人士,接下来的正文足以毁灭正常三观、颠覆美好理想、让人发疯发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5次 发图:2张 | 更多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0 11:24:24
  道友请留步……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0 11:25:05
  道友请留步……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20 11:47:14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辉哥传奇2015 时间:2018-06-21 02:04:51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2 20:55:34
  第一章:回乡
  由于奈不住寂寞,不小心和女朋友“搞”出了人命,本想迟些日子再回老家给女朋友一个名份和未来孩子一个名额,那知母亲知道后就跟女朋友说:“拜堂可好玩哩,比电视里的成亲还热闹……”女朋友也时不时的在半夜摇醒我兴奋的问:“是不是要拜天地?是不是要掀头盖?交杯酒?”
  没办法,只好找父亲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拖些时日,毕竟共产党还是讲道理的。那知父亲大怒,当场把一个电饭煲和煮菜锅用力往地上一扔骂道:“要煲还是要锅?”我轻声说了句:“共产党不讲道理。”谁知他听到了大喊:“那共产党也要入乡随俗,我现在不是以党员的身份跟你说,此事你敢不负责,那我太家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回……我下个月就回行了吧。”“下个星期!没得商量,让你舅舅选好吉日,电话通知我,我和你妈吗迟些再回去。”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3 20:12:27
  (2)
  三天后,清晨。
  “思羽,‘叮当猫’要带回去吗?”
  “带,那可是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还有……这个也带、那个也带……”
  “到底是那个啊?这个那个的……”
  装好这半米“肥猫”后忽然间感触良多,当初在海洋公园玩游戏赢得的公仔,随手就送给了站在傍边上的女孩,因为我知道这些公仔大多不是什么上等佳品。没想到的是,送予别人一个在我眼里属于劣质产品的公仔,上天居然回报我一个美人!真的是承蒙老天厚爱了!!!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6-23 21:07:03
  顶起,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4 19:18:24
  (3)
  “好啦好啦,别想太多,你才十八年没回老家,我可是没去过!赶紧准备些吃的,一千三百多里呢。”思羽不知何时走到我身后继续说着:“我都想好了,每天最少向三个人打招呼,这样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会有一个好的心情。”
  此时没有荣归故里或是衣锦还乡的感觉,即使心有千万想法,却也抵不过父母一句话。幸得思羽不嫌弃,愿随我一生,未来定要如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好好待她!
  “好了……蒙大姑娘,出发!”
作者:芊若 时间:2018-06-25 09:30:01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5 11:15:30
  (4)
  “叔公叔婆好!”
  车刚停稳,一中年妇面带微笑地向我们走来,身后还跟了一帮小孩子。下了车小孩们围了上来不整齐的喊“三太公好、三太婆好……”思羽指着自己一脸迷惑的看着我“三太婆?!!” “哈哈,这你不知道了吧,我年纪不大,辈份却不小,这个‘三太婆’你是当定了!” “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快说。” “从我向上七代,都是排行老三,怪事吧!说不准那个顽皮不懂事的小孩叫了你‘老妖婆’你也别见怪。” “你才是老妖怪……”
  短短半里路,时不时的有路人向我们打招呼问好,而思羽发出那些哈哈~呵呵~嘎嘎的怪笑声,逗得小孩子们个个活蹦乱跳。随后跨过火盆,进了家门,用了晚饭,送了来人,那“老太婆”坐在床边略有余兴的说:“原来每天有几个人向我打招呼,心情更好啊!老妖怪快过来帮我揉揉脸,都笑抽了。” “来了……”


作者:o雪语星枫o 时间:2018-06-26 19:59:20
  @月光下的雾灯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7 01:12:29
  (5)
  三个月后
  “吉时到!有请新郎、新娘上前……”
  与我一身大红圆圈的老土唐装相比,思羽个性十足!身穿自己精心设计的粉红宽松便服,双面纯棉针织料,丝印着蓝天、白云与海浪。肩披七十二寸长,上、下各十三、五十八寸的大红披风,柯根纱料,刺绣有百合、桂花、莲蓬。后面一对童男女各提一披风角,前左右由“丫鬟”搀扶、后左右有“老奴”打伞、托盘,前面一对各捧着凤冠、百子头绢的童男童女带着缓缓走向祠堂地院中问。
  那念词的人清了清嗓子仰天念着:“今!有太氏子孙太山与蒙氏思羽大婚,择此吉时,禀明皇天,告知后土,请共同作证!因蒙氏身怀六甲、故此!蒙氏免脆。太山——跪!”
  当即由我捧着三碗清茶礼敬上天,揣着五杯浊酒答谢后土……虽然还没领结婚证,但是思羽这【妻子】的名份已经坐实了。随后大摆筵席,宴开三天,各自疯癫……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7 17:55:02
  第二章:狗头军师
  喜庆的热闹散去,时而数数地上凌乱的落叶,时而看看田里忙碌的孙辈。哎……本想着大喜过后去学厨,好做些美味服侍“老妖婆”,却不曾想到刚学厨的第三天就切到中指,缝了三针,成了半伤残人士,只好请邻居妇人专职煮饭,一日七餐,味道倒也合口。只是那贴身衣物,只能单手捏几下便当算了。就这样日复一日,无所事事的似个孤魂野鬼般在院子游来荡去,要不就如木头鬼一样坐在屋前窗下转头东看西望。
  不知那大公鸡失踪了几天,今天一身污泥站在院子中间,要不是它“咯~咯”地叫了几下,我也没注意到它。忽然劲起高喊:“哈哈,帮鸡洗澡。” 那“老妖婆”从窗口探了探头说:“哎……又傻了一个……”
  洗好鸡,冲干净地院又一屁股坐在窗下,那公鸡却也如怪物一般,单脚站在院子中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它。许久……它把头歪向一边,闭上眼睛不知道是在养神还是睡觉,我也歪了歪头同它一方向看去,不远处正是村委会,对开的打谷场上站着三五八个人。
  “思羽,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6-27 19:26:58
  棒棒哒
我要评论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8-06-27 21:50:39
  顶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9 00:41:13
  (2)
  “郎~郎个儿郎~郎个儿郎郎郎……”随即哼起小曲拖着“刀残指”快步走出家门。
  “三叔公好…叔公好……”
  “大家好,哗!大家种的菜很好啊,菜粗叶绿,瓜青且长的,卖了好价钱吧?”
  “这个老板人好,比别的出价高了五~六分。”
  当下打量一番,别的没什么,只是那吊秤砣的绳子略粗了些。“大家先忙,我一会请大家看武打戏。” 于是箭步如飞来到村委办公室:“抓人!”
  “三叔公,怎么了?”
  “大侄孙,怎么就你一个人?村委会成员就你一个人吗?” “还有二个没来,通常这里就我一个人守着就足够了。” “事情是这样……” “三叔公,麻烦你把耳朵捂好。”
  只见他对着话筒吼:“营长,马上来我这里。” 不一会远处跑来五~六个人,带头的正是民兵营营长二侄孙,只见他边跑边喊:“大哥,什么事?” “把外面的“油炸鬼”抓来。” 那五大三粗的营长跑过去三拳两脚就把人带到跟前。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29 22:09:00
  (3)
  经众人商议后,由营长带人把“油炸鬼”送去派出所,大伙送了我一扎菜心以示谢意,谢别众人,提着菜心哼起小曲回家去。
  那知半路,遇上一头母猪带着七~八个猪崽在路边吃草。顿时童心大发蹲下喂它两条菜心,又拍了拍它的头,扯了扯耳朵,顺了顺后背,摸了摸屁股……转身正想抱一抱那肥嘟嘟的小猪崽,那知被它从后面咬住我屁股不放,只好慢慢的扭过头来用手上的菜心在它眼前晃动着,学着那“吁~吁~吁……”猪叫声吁了好一会它才松口,还没等到它咬菜心就猛的一个青蛙式跳起,拔腿便跑!!!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30 11:32:13
  (4)
  只见思羽站在门口捧腹大笑的说:“膏手啊!你咋地不去抱那头母猪呢,又或者骑上去叫驾~驾,那多威风多潇洒啊。” 倒是煮饭婆强忍着欢笑说:“三叔公,别说是母猪带崽,就算是那母鸡带崽也是十分的恶啊。”说完后还是呵呵的笑了几声出来。
  “皮没破,只有七~八个牙印,想是那母猪嘴上留情,给你长长记性。要是你敢调戏良家妇女,这家门你也别进了……”
  “当初也是鬼上身了才答应你留在村里……”
  “滚……”
  “七嫂,今晚不用煮我的饭了。”
  “三叔公…三叔公……”
  当下提了提裤子摸摸口袋数了一下,就这样带着仅有的一百二十块钱灰溜溜的走出家门。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6-30 15:49:50
  (5)
  月暗星稀,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只好偷偷的摸进大门,琐上了!房门居然从里面琐上了!!!细想也对,即使是母雷公,夜里自个睡觉也得关上房门,无奈只好转身去厨方找点吃的。
  还好!“母夜叉”喝剩的半锅汤放在灶上,随即端起锅,如牛饮水般喝得仅剩一些汤渣,不由得低声骂了句:“那帮孙子……” 完了如黑脸门神似的在房门外靠墙坐下便睡了过去。
  “三太公,三太公…醒醒,醒醒,三太婆叫你吃早餐啦……”
  原来大侄孙带来十几个人,我也没认识几个,吃了早餐后思羽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经村委成员以及七位生产队队长商议后,一致决定选举太山为太公村文书一职。
  “哈哈,这【文书】一职其实就是个狗头军师,我可做…………”
  “怎么?给个主席你当好不好?”思羽白了我一眼再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签有好多名字,其中最后一个就是【羽】字。
  “做得来…做得来……”
  众人大笑,大侄孙续一的介绍众人后说:“三叔公,你一眼看穿那秤有问题当真不假,工商局鉴定为【十二两秤】,现在镇上已经给各村发了通知书,提防这种假秤进村,你现在是名人啦!”
  “小意思~小意思……”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8-06-30 19:02:42
  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2 14:36:26
  (6)
  众人散去后,思羽为我挑了一套蓝色正装,说是比较有活力。我却喜欢灰色的,看起来比较老狗,但还是依了她。临出门前她问:“一百块去那了?” “咋天晚上在小店,一帮孙子在争吵着夜里天上有没有太阳,我走过去说:当然有啦,因为地球自转的原因,我们现在正背对着太阳,在地球的另一面是可以看到太阳的。他们不服,有个孙子反对说:如果有的话就不用日夜交替,时节变换……最后双方吵了很久……”
  “结果呢?”思羽好奇的问着。
  “最后由我主动放一张“红太阳”在暗处,如果路人经过看到的话,就证明夜里天上是有太阳的,反之则没有。过了个把小时,鬼影都没一个经过,当我想去捡回来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那帮孙子说我的‘太阳’被风吹走了……”
  思羽好气又好笑的骂着:“你个孙子!夜里那来的太阳,这是常识,以后记着点,知识和常识要分开看待,如同我们女人孕育生命是天经地义的常识一样……”
  磨蹭半天后,毫不犹豫的径直走向村委会!!!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3 20:58:17
  (7)
  “你好,我是太公村文书太山,来领蔬菜种子。”
  “去…去二楼梁~梁梁梁~镇长……” 看着小妮子一脸惊讶的表情,再看看立在大厅中央的镜子里面一身帅气的自己,别提有多暗爽了。心想着:小姑娘家没见过帅哥,但我已是结了婚的人,就别拈花惹草了。“谢谢喽!”于是快步走上二楼。
  “太公村的还有脸来拿种子?森林防火没人参加,民兵训练没人参加,经济讲座也没人参加,三年了!还是多少年来的?就连每年总结大会,太德望(大侄孙)这村长总是先拿补助物资就开溜,就是去年,去年发大水,镇委去视察,我滑到江了,那家伙拉都不拉我一把……”
  “我太公村自建国以来也没发生过森林大火啊……”我低头回了一句。
  “好……你太公村了不起……你去隔壁公室,拿到妇联盖章我就签发给你蔬菜种子。” 出门后心想:太德望你个孙子还有什么事是瞒着我的。
我要评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4 00:09:07
  (8)
  “来啦!太山啊,办公时间恕我这个妇联主席现在不能叫您一声‘三叔公’了。”
  “没事,我今……”
  “你听!我说!!!好吧?”那妇女举手打断我正想要说明的来意。
  “太公村如今了不起啊……特别是梁巧梁大妇女主任,简直是‘老佛爷’转世,上次我们妇联组织下村讲解妇科疾病预防知识,她说病了起不来床,还千错万错的说自己辜负了党和群众,不该在关键时候病倒。我们好心拿些水果去看望她,去到房门外还没敲门,就听到里面淫声浪叫、污言浊语……光天化日的,这夫妻俩居然做起了不耻之事,不知羞啊!”
  “夫妻俩敦伦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就成了不耻之事呢!”我轻声的说了句。
  “还有,我们本想把水果分给村里的孩子吃,没想到,那些小孩趁我们不在,在我们车上画了几个乌龟,那画风,简直是活灵活现!”
  “您消消气,别激动,小孩不懂事,我替他们给您赔不是……”
  “后来梁大妇女主任来领东西,她说:以为我们上次是去抓超生的!这~这~这……都什么事嘛,我告诉你啊太山,你这文书要好好的做,要不我打电话告诉你妈妈去……”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5 15:13:55
  (9)
  出了妇联办公室,盖章没拿到反而被思想教育了一番,最后又叫去找经济办主任,哎……多半又是一顿数落了。
  “你好黎主任!我是太公村文书太山,来领蔬菜种子。”
  “不会吧?太公村还有人种地?不都外出当老板发财去了吗?去年我们经济办可是拉着肥料、农药、蔬菜种子进村,只要户主种植面积达到要求,一律免费给予补助,还可以通知批发商进村收购,可没有一个人愿意来领的,没有一个!毫无集体经营,亳无经济贡献,你看到别的村有物资领了,你毫无理由的张嘴就想要?去,你去找梁镇长要去,我这一颗种子也没有!”
  出了门,当下越想越不是滋味,那帮家伙,说得说骂得骂,整得我衣衫湿透了汗水,心里不由得暗骂:梁斧头你丫的,今个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铁腕强权、雷霆手段!要不到种子,这太公村我就不回去了。
  随即扒了外套,如老虎瞪眼——直奔镇长办公室!!!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5 22:23:39
  (10)
  虽不敢说步法惊云,但这双掌可是卯足了劲猛的往门上一拍,门差点没拍掉下来,手心那个叫火辣火辣的!
  咦?没人?镇长办公室居然没人!!!这就气不打一处来了,于是捏紧拳头走向镇长的座椅,在键盘上狠狠的一砸,键盘瞬间断成两截。没想到下面压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批予太公村上季二十亩蔬菜种子。
  随即拿起纸条余气未消的对着天花板大喊:“要不要再开个人大会议~政治协商~各机关、单位决策?不要的话我拿走了。”
  刚走到楼下,那接待员紧绷着脸跟个女罗刹似的看着我,心理仿佛在说:你帅气个屁。就连垃圾桶那个桶口也是半对着我,爱理不理的摆在大门角落里。走出大门时硬是没忍住往那垃圾桶上踢了一脚急吼着:“我太公村要种不出这二十亩蔬菜,我就拉两车‘农家肥’来贡献给你们!”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7-06 19:59:18
  银河er快来,抢楼送实体书啦,还有天涯钻红包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d:可爱]

  http://bbs.tianya.cn/post-1177-4116-1.shtml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9 16:44:44
  第三章:太公支书
  “哈,没想到这大雨过后的深山月亮是那么的圆。”老五轻声的说:“三叔公,今晚是十五。” “山儿,你那狗头文书干脆别做了,跟我学‘老道’行善积德吧。” “我可不缺德!”
  朗月星空,夜半深山,依稀可见在树木下坐着三个人,一个是村上的郎中老五,一个是我舅舅,两人年纪相仿都已近七旬,但他俩却是医之师徒关系。此行被我说服前来山中寻找草药,那些野生全株青竹、龙胆草、独脚金……份量还是不够多。此时累了休息片刻,扯起闲话来了。
  老五轻声问着:“老师,为什么您不收他为医徒反而更愿意收他为道徒呢?”
  “他不怕鬼!”
  “老师,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没有!!!”
  “这~这~这……”老五哑起口来了。
  “老五,这世人糊涂,我老舅干的就是给人打鸡血找信心的道行,你跟他那么久了还不懂这个?他那道行其实就是装神弄鬼。”
  这时老舅来劲了:“哈哈,老五你是不知道,这臭小子小时后在我那里干的坏事多了去了。有一次我刚教会他‘七木’吃皮肤解毒法,没想到他趁我不在家,把‘七木’的皮和叶子往洗手的水缸里放,结果除了他,我那帮孙子个个痒的抓破了皮,他却装起好人来,点起火堆,让我那些孙子扒光了在火边上烤,七月的天啊!烤得个个满头大汗!”
  “哈哈!老师啊,没想到还有这事。”
  “所以我不想收他做医徒,以他这个性,要是学会了,肯定把那些作奸犯科之人毒死!他缺的就是医之道德。”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09 19:57:39
  (2)
  站在山下,望着一条约十米宽的防火地带直通森林深处,老舅看了看时间说:“只能进去三个小时,要不天亮前是赶不回太公村了。” 老五若有所思地问:“老师,会不会有山…山…山鬼?!!” 我轻拍了一下这小老头的后脑勺说:“老五,当初你可是顶着被人骂‘老色狼’而在村里坚持为妇人治病的,后来开了个小药店被查,村里联名才保了你这无牌的‘妇科圣手’,怎么?现在却怕起鬼来了?” “三叔公见笑了,我这就准备准备。”
  随后三人把草药放在山下,全身抹遍了硫磺酒,老舅点了三支香烟放在地上,叩了三响头,等烟灭了后就踏上这条三十余里的深山老林去了……
  “血!!!”老五惊恐的躲在我身后大喊。
  “杀!!!”我把镰刀横在胸前大叫。
  老舅往我边一照,关了手电筒话也不说往山下就跑!
  电光火石之间,三个人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去,“朴通”的几声,跟着老舅接二连三的跳进小溪里,只露了个人头出来。
  此时此刻此景,月光之下,深山老林小溪处,浮着三颗脸色苍白一动不动的人头,别说是大活人了,怕是连“山鬼”经过,也得吓死过去!!!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0 22:41:43
  (3)
  老舅终于忍不住哆嗦地问“三儿,什么情况?” “你~你~你不~不~是吧…你先~先~跑的……” 老五就干脆多了,一个拳头直接从水里冒出来,那“上”字估摸着是冷在肚里吐不出来了就先往上走。
  原来老舅当时脚滑从坡上滚了下来,刚抬头就看见我和老五往下跑……最终三人糊里糊涂的拼了命往下跑,就连小溪,也是老舅晕了头先扎了进去。
  “三儿,你步法了得啊,头顶着坡走……”
  “老舅,你轻功也不错,贴着地面飞……”
  “老师,我鞋子还在上面呢……”
  三人互相埋怨了一番后,老舅惊喜的说:“血菌!是血菌!!比百年难遇的青竹花开更加罕见!!!”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1 01:40:35
  (4)
  三人重新涂了一遍硫磺酒,老舅拿起老五用自己的红内裤包住灯头的手电筒压着低声说:“一会不管遇着什么,都不准大声说话,特别是三儿你。”
  “老舅,那青竹花和血菌是怎么一回事?”
  “改天上我那自己找书看……”
  在微弱的红光下,老舅用树技叉开几条银环蛇和蜈蚣后,三人在裂开的树皮中慌乱的采摘血菌。也不知过了多久,老舅颤抖着说:“穿…穿山甲!在树上,退…慢慢的退出去。”
  刚退出防火地带,又是一轮猛跑,这次没摔倒!!!
  “老师,那穿山甲会咬人么?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老五,你这就没知识了,穿山甲没牙齿,咬不了人,但是爪子如刀……”
  “山儿,你也是没见识,刚才那穿山甲看着有二十来斤重,要是这‘大铁饼’从树上掉下来,野猪都砸晕哩!”
  “老舅,刚才可是你跑得最快,怎么现在又说起我来了。穿山甲可是好东西啊,为什么你不去抓它?”
  “呸,你别以为古灵精怪的东西就是好东西,论营养,穿山甲的鳞不及鲤鱼鳞,论功效血不如黄蟮,论作用就连牛骨头都不如!还好东西呢,也世人也真够混蛋的,居然把这么可爱的穿山甲吃得没剩几只了,那死老鼠又不见他们吃!哎……”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2 16:30:55
  (5)
  “什么情况这是,一大早的要劳烦你这县大老爷把我从山里捞出来,我那二十亩蔬菜刚被评为优质菜园基地,忙得很啊。”
  “终于把你盼来啦,扰了太公支书的清梦,十分抱歉哪!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黎村的妇女主任李大姐。李大姐,这位就是前段时间仅凭一己之力组织了近百人的民间医疗团队对抗‘腮腺炎’的太公村支书太山,现在村民个个都尊称他为太公支书呢!”
  “太公…帮帮我们村……”冷不防的从旁边跳起一位妇女抓住我双手泣不成声地说道。
  “蔡叔,这~这~这~怎么回事啊,这……”
  原来政府修路,主路有一段三十来米的地段经过黎村的村口,由于迷信的原因,村里有人带头阻止施工队施工,把前去调解的村支书打进了医院,还把村委会办公室砸了,事情愈演愈烈,到目前为止,阻挡人数已经高达三百余人了。
  “蔡叔,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堆里推嘛,我要是去了,那村民不乱棍把我打死才怪!没法帮啊!!!”
  “村民的意图很明显,要到大寒之后才给施工,而且年前必须铺完,现在才刚五月,这样拖上大半年,原订的计划怕是你太公村的路不知要拖到何时了。”
  “蔡叔,这不成,计划好的在中秋前建好太公村公路,黎村不修,让施工队先来我村怎么样,我村已经把路基修改好,都等着施工队进村,我敢保证不用三天就能修好太公村。”
  “可以啊…你先让搅拌车长个翅膀出来飞过黎村那段泥路,又或者像抱孩子一样把十来吨的车抱过去,那我就批准先修太公村。”
  “这……李大姐,说一下你们村的情况”
  …………
  “喂,太侄孙,你马上集合村里的男人,民兵营的八十四人从正面跑步到黎村村口,其他人分两路隐藏在黎村村口两侧的山林中,我马上到。”
  县委书记大惊:“太山,你不要打村架!这是极度恶劣的行为!!!”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4 18:08:38
  (6)
  “李大姐,有我太山在,您就别太担心了……”看着坐在车里不停轻泣的妇人,只能勉强的再安慰她一句:“你看,前面路口左转进去就是太公村了,等事情解决了您要常来玩喔。对了,黎村怎么走?”
  “右转往北。”妇人拭着眼泪话刚说完又低头哭泣……
  ……wu……的刺耳刹车声随即响起。
  我把车紧急的停车路边急忙的问:“不对呀!李大姐,我村在西,你村在北,修路的顺序不可能颠倒啊,怎么回事这是……” “蔡…蔡…县长不让跟你说……”话刚落音转头又再哭了过去。
  “得……敢情种子的事也是他算计好的……”
  “啥?啥种子的事?我可不知道,不许赖我。”妇人眼睁睁的盯着我奇怪的说道,这下居然没哭!
  忽然间南边有二~三十青年男子话也不说往北边跑了过去。正纳闷间,又见后面长长的一条人龙,手上拿着农用工具急速的往北边跑。
  “不会是黎村出事了吧。”妇人惊讶的说着:“太公,你认识那些人吗?”
  “不是太公村的。”
  突然间人群有人举铲高喊:“快!太公支书被打死了!!!”
  “哈哈,太公,为什么那些人说你被打死了!”
  “不好!要发生大事!!!下车,上山抄近路。快……”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6 17:01:58
  (7)
  “太公…太公……跑过头啦……” 只听见妇人在身后高喊,回过头来,发现她才走到半山腰,不知不觉中自己以经跑到了山顶。往北边望了一下,这不望不打紧,一望过去心中大喜,情不自禁的说了句:“鲤…鲤鱼地!有办法解决了。”
  “李大姐……我先下去,不等你了……”刚喊完便纵身一跃——刹那间耳边生风如同滚木一般“跑”了下去!
  不远处传来声声呐喊:“交人~交人~交人……”就数营长那杀猪声最为响亮!!!
  “营长…我在这……”吼完后便坐在靠山小溪边慢慢的清洗全身上下多处的血迹。
  “太公!哈哈……是太公!!!”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众人欢呼的便向我边跑来,带头的正是太公村那五大三粗的民兵营营长太德远!!!

楼主月光下的雾灯 时间:2018-07-16 21:34:31
  (8)
  “太公!被打啦?我星星太阳月亮他个黎大狗,把人带上来!”营长一招手,后面有三人被反手擒拿押近前来,只见他青筋暴起,左手鹰爪锁住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的咽喉,右手举拳正要砸下去之际……
  “等等……营长,这怎么回事?”
  营长倒也强压了怒火松开左手向我问着:“太公,是不是他打的你?”
  “我从山上……”
  话没说完,又见营长暴跳如雷快如闪电般抓住刚才那男人的衣领用力猛摇大骂:“黎大狗,你居然把我太公关在山上……” 同时见他把身子往右下旋转,手臂拉直拳头捏紧“呀……呀……”的大喊……
  “快!拉住营长。”左右四~五个人迅速把营长抱住,其中一人喊着:“营长,别急!让太公说话,如果真是黎大狗打的太公,不用你出手,我马上打死他!”
  我只好起身走到脸如死灰的中年男人面前,轻的说了句:“没事的!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