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70】-社会--薛律师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1:00 点击:1847 回复:3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薛律师不是专职律师,他姓薛名白,出生律师世家。他家里法律方面的书很多,也看得多,平时又爱在我们面前吹些法律方面的牛皮,还会结合我们常遇到的交通事故案例,分析得头头是道。我们送他一个“薛律师”绰号。
  薛白一直讲:“中国要建成一个法制国家,还要作出很大努力。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不少糟粕,如‘官本位’思想,让一些以权枉法、以钱欺法、以势乱法的现象,有很大的滋生土壤。官本位的社会,对官约束太少,对民规范太多。在权利运作上,法规往往不是一个整体的操作系统,而是长官意志左右一切,突出的是人治而非法治。有些人只要稍微有一点儿职位,就可以把手中的权力玩到极致。所以在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反腐败运动,总是老虎好打,苍蝇难灭。”
  这话不无道理,以我们专业运输单位驾驶员交通违章处理为例,开车闯个红灯、走错道。以前可不像现在那么规范,有的交警上来驾照一扣,不罚款也不开处理单子,驾照往口袋里一塞,一声“叫你们领导来” 不睬人了。去拿驾照的领导面子大,马上可拿到。若差点劲的,苦啦,求爹求娘似的,低声下气,要他高兴才能拿到被扣驾照。
  我们开车的学历普遍不高。薛白是高中生,要不是特殊年代,他一定是会上大学的。虽说他一个高中生,因家庭教育好,学问比我们要高出不少。他总觉得滚在我们中间实在屈才,常常是自命清高,睥睨一切。他开车做派也与众不同,以前的汽车驾驶室没空调,到大热天,温度很高。我们开车、要么卷袖敞胸、要么汗背心一件,恨不得赤膊开车。你看他开车,再怎么热的天气,他总是一件长袖白衬衫,袖口纽好,一付衣冠端正的样子。
  别以为薛白涵养也会十分地好,若听到我们遇到什么不平事而冤屈,他也会怒形于色、切齿捋袖,一副若鸣不平舍我其谁的气概。不过没有人会请他帮忙的。强势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有权者,没权或权小者,只能找一个比对方权力更大的人帮忙,才可以解决问题;一种势大者,如碰上黑白通吃的帮派,那么请个江湖老大,吃讲茶,化钱消灾,妥协了事。他是个书生,尽管嘴巴会讲,也要有能讲理的对象与环境,否则,就像老话讲的秀才碰到兵,有理讲勿清。
  薛白最大的缺点,自尊心太强,倔,又死嗑一根筋。他跟交警总过不去,他一旦被扣照,安全科里的人也不高兴帮他去拿。
  我说:“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开年的在交警面前怂一点不吃亏。”
  薛白对此表示不屑,说:“为什么要强调依法治国?那就是官吏与百姓都受法律约束,执法者与受教育者在违章处理上都有规定,用不着低三下四低声下气,该怎样处理就怎么处理。人格尊严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就在我暗笑他是榆木疙瘩时,他居然赢了回交警。
  我那时工作的F市有一条历史老街,老街仅有6米宽,街两边的梧桐树浓荫蔽地,很幽静,古色古香的长街却有一个外事宾馆,常有客车进出。因为路窄,加上树枝低,两车交会,客车顶高,一不心车顶侧会碰树枝,我们见到外事客车都会主动礼让。尤其是到宾馆门口附近,交警一指挥,更是提前停车避让的。那天,他开车到外事宾馆附近,门口有位老交警叫管宏,这位管宏是拖大板车出身的,不像现在的交警大多是警校科班出身,形象端正,动作规范,管宏有点随意,指挥交通,吹哨、拉大嗓门吼、胳膊乱挥,很认真也很热闹。那天宾馆里一辆大客出来,薛白未能提前礼让,与外宾车撞了。
  管宏大怒:“你怎么可不提前礼外宾车?把驾照拿来。把车移开!”
  薛白把驾照给了管宏,车子停在路上不开了。
  管宏气极:“薛白,你欺我不会开汽车,故意刁难?”
  薛白说了:“你指挥车辆时站立不规范,斜着身体手乱挥,我以为你让我快走,所以我没马上停车而导致事故发生。你扣了我驾照又让我开车,无照驾车不违章吗?再说,既然发生事故了,应该由事故组来勘测现场,一动车便破坏现场了。”
  管宏:“人家是外宾车。”
  薛白:“外宾车又怎样?出了事故应平等对待。”
  管宏:“你全责!”
  薜白:“是你造成的错,你要负责。”
  因为涉及外宾车辆,交警队大队长亲自来了。移车,让外宾车辆先走,并带走了薛白。
  薛白不服,事情越闹越大,还闹出什么要打官司,民跟官斗?笑话了。就在我们都以为薛白要倒霉时,没多少日子,薛白得意洋洋回来了!他找到了旁证,指出这次事故确实是管宏指挥不规范,造成他误判而引发事故。人家交警队也是讲道理的,没再追究薛白的责任。
  党委副书记兼经理房大,发现薛白是个人才啊,改开后各种社会关系、经济矛盾发生深刻变化,依法治国概念开始得到重视,我们公司车辆多、任务繁忙,也经常发生交通事故,需要一个懂法律的人加强安全科工作,薛白调到安全科。
  科里有一个人是不服薛白的,此人绰号西瓜皮。西瓜皮姓施,初中毕业,这不要紧,能写协议书就行。他个子不高,肚子不小,爱梳小包头,挟公文包,说起话来眼睛骨碌骨碌,脸部表情极为丰富。
  西瓜皮最大特点,油嘴滑舌,深谙潜规则,办事爱搞点小动作。有一次他帮人拿被吊驾照,在与一位文姓警官商量时,他将一包烟塞进文警官口袋,未料,那文警官勃然大怒,一声“你跟我少来这一套” ,当即拿出烟捏成一团掷向西瓜皮脸,西瓜皮难堪极了,文警官这还不算,他一个电话打给房大,很不客气说:“你们公司没人啦?弄个垃圾瓜皮来胡搞。”西瓜皮对驾驶员有时也蛮老卵(牛逼)的,此事亦成为驾驶员调侃他的话柄
  西瓜皮说:“薛白不适应安全科工作的,你一天到晚去跟交警队打官司?帮帮忙,到头来不被人家弄得吃不了兜着走才见怪!你薛白认为赢了管宏?人家管宏现在也到事故组上班了,等看好戏吧。”
  管宏怎么会到事故组上班?
  管宏虽说是拉大板车出身,可写得一手好字呢。再说,那条路实在拥挤,碰碰擦擦小事故不断,大家都爱叫管宏处理。管宏人也热心,不是他份内事他照样受理,像老娘舅一样,这个打一下那个撸一记,再两方劝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也深受好评。出了薛白的事后,交警队领导觉得,在经常有外宾车进出的地方,应该安排一个年纪轻、形象佳、动作规范的警员。管宏字写得好,便调到事故组。开始做做报案登记,他工作积极,凡上门报案的事故他全包办处理了。大家忙不过来时,他侧三轮一开也出现场。
  西瓜皮跟管宏一搭就热络了,管宏岁数比西瓜皮大一辈,西瓜皮是“师傅” 、“爷叔” 乱喊,管宏夜间值班,西瓜皮必陪,帮管宏开车、测现场时拉皮尺,关系甲级。
  科室里的人就爱扎(相互倾扎),西瓜皮不服薛白,薛白瞧不起西瓜皮,两人闲聊时动辄便语含机锋话似箭,斗了起来,最后总是西瓜皮落败。
  薛白有水平啊,安全教育,他讲事故案例,分析得十分精彩,深受欢迎。他不仅公司里各个部门讲,还被交警队车管部门请去到全市各车辆单位讲。
  尽管薛白理论好又善辩,可驾驶员们出了事故或违章扣照还是请西瓜皮出面的多,本来西瓜皮要摆摆架子的,来了薛白后他越忙越开心,事情成功,他总要吹嘘一下自己的神通,似乎没有他走不通路、过不了的坎。
  一天薛白听他吹牛有点听不下去了,提醒他别忘了被掷烟团的窘境 。西瓜皮马上一个电话拨通了王警官,电话里那个称兄道弟的热络,让薛白瞠目咋舌。
  原来,王警官的舅妈被汽车括了一下,只知道是我们公司的车,没认定哪辆车,骨裂,治好后找不到事主处理。王警官把西瓜皮叫去,将发票往西瓜皮手里一塞。西瓜皮二话没说,一计数额,马上点钱。除去医药费外,再以医药费的数额,作为赔偿加上去。一听王警官讲他舅妈有工作单位的,又把发票还给王警官让他舅妈拿到单位报销。OK。
  那么,这个钱怎么处理?没有哪个驾驶员肯认账的。找领导报销,领导是不会批准的。西瓜皮掏腰包?当然不会。这就是西瓜皮的本事了。

打赏

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2次 发图:5张 | 更多 |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2:28
  我公司这种大的车辆单位每到过年,领导总会到业务路段各乡镇的交管站和派出所走访,听取他们对我们的意见。
  公司领导拜路头菩萨,那些路头菩萨却会到西瓜皮家送年货。那些日子,西瓜皮吹啊:“家里浴缸里放满了鱼,今年一条最大的鲭鱼竖起来比我8岁的女儿还高。还有‘老派(交管、派出所人)’要送来呢。”
  薛白知道西瓜皮的得意是在嘲笑自己没有噱头,是的,自己到哪些乡镇交管、派出所办点事真难,人家打起官腔,爱理不理的,明摆着就是要西瓜皮去。他知道,若是西瓜皮到,他们中有个潜规则,西瓜皮到乡下,他们请客。他们到城里,必定一个电话打给西瓜皮,西瓜皮请客。甲级啊,关系好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但,薛白注意到,西瓜皮这么请吃,他哪有那么多钱?找房大报销?不可能。西瓜皮见房大像见血滴子,怕的。随着薛白到科里时间一长,他发现西瓜皮总在计算手上发票的数额,那点经络不猜也知几分。
  薛白很不赞同西瓜皮的做法,也替他担心,说:“那些不良风气,与国家倡导的依法治国、廉政建设相悖,凡事靠关系、讲情面,弄得社会乌烟瘴气,很不好。”

  西瓜皮冷冷一笑:“哼哼。什么叫依法治国、廉政建设?在中国的封建文化中,就是‘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权力高于法律。有权的人处理事情,往往根据自己的心情自由裁量,你跟他讲法,话语权在他嘴里,翻过来倒过去都是他的理。俗语讲民不与官斗。企业是民,他们是官。他们若狠起劲来三天两头的来检查,企业还有饭吃吗?前几天,是你接的电话,就是矿山车队的车括了一下矿山乡乡长的座驾,你一听驾驶员说乡长的车逆向行驶,马上回话那乡长说,逆向行驶发生交通事故应负全责,我们不承担任何损失。人家屁没多放半个,结果当地交管所由所长亲自带队上路检查,一连吊扣了矿山车队8本驾照,理由是超载。我们的车子能不超载吗?你去跟人家讲法?人家没错。矿山车队是承包的,可以一下停8个驾驶员?!队长急得自己都上线开车了,他的驾照也被扣,他的车没超载,但人家说他弯道超速,他要测速数据,人家说目测的,经验也可作为依据。他没话了,把我叫去。地球很大,地区很小,大家都生活在熟人圈里,讲面子、重人情是社会生态。我熟悉的几个交管所是他们的同行,平时有交往的。那个所长姓莫,大家喊他老莫,他们把老莫请到宾馆,晚上吃一顿,打一夜牌,翌日一早老莫亲自带我去见了那乡长,我要过车钥匙便把那座驾开到公司。随即,队长人一到那车管所,驾照便全拿回来了。当我再将那座驾还给乡长,他一看,全车喷漆,发动机还做了个大修。他开心极了,连声说‘因为有事不能陪你,欠你一顿饭’。 这种事在你看来是坏事,我看就是机会啊,平时像我这种人去接近他,他还要摆架子呢,这下好了,我可以与他推杯换盏称兄道弟了,碰到麻烦事还有绕不过的坎?在你眼中我可能就是个踩边线的人,是的。我也不想那么做,但当领导把我放在这位子,我就不能依着自己的性子办事,要做岗位人。以最小的成本,为公司换取最大的利益。否则,公司里像你这样的人才多的是,轮得到我坐这办公室吗?不过,我劝你也别太一本正经,吃不开的,要‘入乡随俗’ 。乡长请我吃饭时你一起去,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老朋友。还有那个管宏,你不要以为那回是赢了管宏,管宏是个老江湖,他要是弄起人来,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你要这碗饭吃下去,还得跟他搞好关系。让我凑个机会,吃顿饭,你在他面前当回小人。”
  薛白本想劝劝西瓜皮的,没想到听他嗑唠了一番,马上说:“不必要,保持工作关系就可以了,我不做小人。”接下来的话薛白本来不想讲的,结果还是忍不住冒了出来:“你那些发票早晚是个黑洞,要害了你的。”
  西瓜皮脸色一下变白,忙说:“我规规矩矩的,我不会乱来,你不要瞎讲!”
  薛白一语成谶,西瓜皮果真出事了。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3:32
  事情就出在西瓜皮为矿山车队拿驾照的那顿晚饭和那一夜牌上,有人向局纪检举报西瓜皮用打牌输钱的形式行贿。
  公司纪检接到局纪检通知,西瓜皮不是党员,但科室人员纪检可以管。西瓜皮停职检查,到纪检科报到。
  连续来了三路人马来找西瓜皮做询问笔录,西瓜皮总说:“工作时间长了,大家已从工作关系发展到朋友关系,他们请我吃饭我请他们吃饭,有来有往。打牌也是玩玩,加点小钱,各有输赢,娱性而已,绝对没什么行贿不行贿的。”
  西瓜皮抵触情绪很大,他找过薛白:“我对你看高眼了,以为你提醒我手上那些发票是出于好心,没想到你还是捅了刀子。”
  薛白说:“我反对你的做法,但这次却没有举报,信不信随便你。不过我觉得这不是坏事,夜路走多了,早晚碰到鬼,悬崖勒马犹未晚也。”
  西瓜皮见薛白一脸诚意,觉得可以将他排除。
  西瓜皮来到车间,在做发动机大修的斯师傅正在发飙:“这只引擎换上去不久又不行了,为了赚钱拼命超载,承包车队已经换了5台超正常保养计划的引擎。交警怎么不把承包车队的驾照全扣了?吃吃喝喝又放行了,全是不正之风!”
  西瓜皮突然想起斯师傅是公司纪检委员,局纪检联络员,承包车队与保养车间为了维修事情矛盾很大,今天斯师傅讲这话,举报的事十有八九是他干的。
  西瓜皮故意把“斯”音咬重变成“死” ,拉长调门说:“死老头,承包车队是局、公司领导在改革开放形势下创新国企经营模式的部门,你在背后乱说什么呢?本来一个班只跑三圈,现在跑到六圈八圈,多大的工作效率啊,这不正是创新经营模式期盼的效果吗?不要看见人家赚钱眼皮就薄,人家也是付出辛苦的。承包方案有欠缺的地方可以修改,不要做暗毒老虎!”
  斯师傅在公司向来受人尊重,一来他技术高超,发动机上的活,没人做得过他;二来他是公司创始人的后代,所以他对公司爱其如家。
  斯师傅当然知道西瓜皮对纪检的情绪,西瓜皮一声“暗毒老虎” 分明是寻衅而来,他气极,要拖西瓜皮去见房大,西瓜皮不去,便一个电话打到经理室。
  房大身材高大,公司党委书记缺额,他经理兼党委副书记,职位最高,家长气很重,说一不二。房大一听西瓜皮竟敢到车间找斯师傅碴,还了得!他搁下电话便到车间。
  房大嗓门大,浓眉直竖,怒眼圆睁,指着西瓜皮训斥:“你有几根葱?斯师傅的辈分做你师阿爹都不为过,你居然找斯师傅的碴了,昏了你的头,道歉!你要是我儿子,我就要你跪下道歉!”
  西瓜皮嚅嚅而语,谁也听不清平时神气活现的他在辩白些什么。突然,他身子软倒在地,大家还以为他真的要跪下向斯师傅道歉呢,再仔细一看,他晕了过去。
  房大惊了,马上请来卫生所所长,卫生所长对西瓜皮体温、心跳、血压一检查,还好,便再测了他一下血糖,竟然爆表!即送医院抢救,糖尿病,要住院治疗。
  西瓜皮得糖尿病是吃出来的,他饭局太多了,主要还是他与交警队关系好,他不仅替公司处理违章与事故,还帮社会上驾驶员处理这方面事。他不收人家钱,但吃请是常有的。过度的吃喝,不得病才见鬼呢。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5:16
  西瓜皮住院,科里薛白忙了。
  这天,薛白值班,突然接到矿山车队驾驶员顾利民的电话,讲他开车撞了一横穿马路的老头,人已经死了。薛白知道顾利民在插队务农时当过插脚医生,判断不会错,即令他保持现场,人不要走开。
  薛白赶到现场,顾利民已经开车把被撞者直接送往医院了。地上有汽车刹车后留下的轮胎拖印和被撞者倒地位置的血迹。薛白一看现场痕迹对顾利民很有利,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动了现场。管宏已在勘察现场,薛白也拿出皮尺相机勘察起现场,管宏问薛白驾驶员把受害者去了哪家医院?薛白答不出。管宏呵责了薛白两句,走了。
  薛白打电话到车队问后,才知道顾利民把被撞者送到了红十字医院,人确实死了。他马上又赶到医院,顾利民从一角落边冒了出来。
  薛白劈囗就问:“你为什么不保持现场?”
  顾利民:“我又打电话给西瓜皮,他叫我不管人死人活,把人送红十字医院。”
  薛白:“现场对你很有利,你动了现场就难说了。”
  顾利民:“西瓜皮关照我做好记号,我做了,交通规则上明确不算破坏现场的。”
  薛白心情本来不好,又听顾利民左一声右一声“西瓜皮” ,不由怒道:“现在是我在处理事故,你应当听我的话。我马上到现场的,事故科交警问我你把人弄到哪里去了,我都答不出,多被动啊。对事故的处理,态度也很重要。”
  顾利民:“我觉得西瓜皮说的对,路边小店老板也说那里人野蛮,家属来后会把我打死的,得快离开现场,我就连死人一起带来了。这个事故我没什么责任的,我要西瓜皮处理,我已经让西瓜皮帮我买两条烟,请他帮我打点打点。不是说你不行,你太一本正经了,好事也会变坏事的。”
  薛白气极:“西瓜皮现在停职检查,科里我在负责处理事故。你没权挑肥拣瘦,若真要换人,房大说了算,没有房大的授权,他不可以介入事故处理。”
  这时西瓜皮刚好拿了两条烟过来,听到薛白的话后十分尴尬。确实,眼下自己在停职检查,帮忙做点事沒有房大正式授权,只是一种默契行为。
  西瓜皮拿烟对薛白做了个示意要不要的动作,见他没反应便把烟给顾利民,说:“薛白的话对的,我在停职检查,谁替你处理事故不是你可决定的,这个公司有规定。”
  西瓜皮转身就走。
  顾利发告诉薛白死人在抢救室,马上追西瓜皮去了。
  死人还要放在抢救室干吗?这又将多一笔治疗费。薛白边想边往抢救室去,只见被撞者直挺挺躺在病床上,还接着庠气。难道没死?正在薛白纳闷时,外面传来嘈杂声,正在忙碌的医生突然放下手头的事,抢救起被撞者了。只见医生对被撞者身上这边按按那边摸摸,当一群人拥进抢救室,医生问明了家属,说了声“我们尽力了” 又忙去了。
  管宏也来了,看了眼一群悲愤的家属,对一个身体壮实的人问:“你是死者什么人?姓名报一下。”
  那人答“我叫曹蛮,儿子。”
  管宏了解死者身份信息后要走。
  曹蛮拦住他问:“怎么不见驾驶员和车辆单位人?”
  管宏指着薛白说:“驾驶员在交警队,那个就是车辆单位人,有事可以找他商量。”
  管宏对薛白看了一眼,走了。
  交通事故都是先处理好死者后再处理的,从发生事故到处理的一段时间,也是家属情绪最为激烈期。发生交通事故后,作为车辆单位里的人,如何在家属面前缓和情绪、避免正面冲突是很有讲究的。
  管宏走,薛白没有马上像有的车辆单位安全员那样马上滑脚,他到科里后,公司也出过死亡事故,也多少知道西瓜皮处理事故的套路,但他并不赞同西瓜皮的做法,所以他尽管第一次接手死亡事故,觉得这是个机会,他要走自己处理事故的路子——尽可能地把过程纳入法规。
  薛白愣愣地呆在抢救室等家属找他商量,这就是他的老实,有要求可以到交警队事故组商量,你呆在死者边干吗?家属越来越多,场面开始混乱,死者儿子曹蛮不仅不让护工把死尸送太平间,还要薛白派辆车将死者运回家。
  薛白:“医院有规定,死人不可以拿回家的,况且法医还要验尸呢。”
  曹蛮一听还要验尸,马上跳了起来:“难道我爹不是被你们汽车撞死的,是他自己发病死的?把你们经理叫来,派车!”
  薛白:“我就是经理派来的,法医验尸和死尸送太平间都是规定,一切都得按规定办事。”
  曹蛮见薛白不愿派车,便忙碌着自己找车,不一会儿他们找到一辆专在医院门囗做生意的黑殡仪车,又不顾医院的劝告要强行把死者抬出抢救间。
  薛白马上打手机给管宏。
  薛白:“家属情绪太大,死者还没尸检,他们找了黑殡仪车要强行把死者拿回家。”
  管宏:“法医知道了,马上会到医院。家属心情可以理解,这种事情对很多人来讲都没有经历,你多给他们讲讲规定,不要影响事故处理。”
  薛白只得对曹蛮强调:“尸检是规定,法医马上来了,你们别乱来。”
  曹蛮哪听得进这话?他怒气冲冲说:“我知道你们公司跟交警队关系好,什么尸检?我爹就是给你公司汽车撞死的。人都死了,还要再受折腾,想找点碴,说是我爹的错,你们想推掉责任?告诉你,没门!”
  薛白:“车辆和行人各有各的规则,有现场记录可以作为证据,有法律作为判别对错的准绳,相信交警队会依法处理。”
  一个姑娘到医院后一直哭得最伤心,她是曹蛮的妹妹,叫曹兰。
  曹兰冲到薛白跟前,嚷道:“你们汽车公司大老板,驾驶员撞死人让交警队保护起来了,你还在旁边说刁恶的话?”她转而对曹蛮讲:“哥,爹死得冤啊,他们撞死了人还在说什么证据、法律,好像是爹错了似的。把爹抬到他们公司去,条件谈妥了再办后事。”
  曹蛮恨恨地瞪着薛白,又看了下直挺挺躺在床上死去的爹,哽咽道:“妹,爹已死很惨,我不忍心再折腾他了。”
  曹兰:“这汽车公司人太刁了,我爹都让他们的车撞死,可他们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抬去,爹若有知怪罪起来,就让爹怪我,让我也入阴间对爹陪罪。”
  曹蛮:“曹兰,我知道你最孝爹,不吉利话千万别出口,爹最疼你,你要好好的才对起爹”
  曹兰扑到哥哥身上,兄妹俩失声痛哭。
  曹蛮止住哭泣,对薛白开口:“丧事要钱,先拿2万元来。”
  薛白:“这个要到交警队办借钱手续,借据上没交警队章作证,到结案时再扣就说不清了。”
  曹蛮一听薛白说要点钱是借钱,结案还要扣。又火冒十丈,吼道:“刚才那个警官说有事跟你商量,可我们要车没有,要钱说借,你在耍我们,以为我们乡下人好欺负?妈的,我问你一句,拿不拿钱来?”
  薛白:“事故结案前所有经济来往只能以借钱形式,你,或者你派个代表随我去交警队办个手续。不过,得先打个招呼,抢救伤者,我们会放银行支票在医院,处理事故随身也就个千来元现金,一下子2万元是没有的。”
  这时,和曹蛮一起来的人已张罗着将尸体往黑殡仪车抬,曹蛮、曹兰又嚎啕大哭起来,场面悲怆。
  薛白听曹兰讲要把尸体抬到公司闹,心里已经紧张,自己代表公司出来处理事故,搞砸了,房大面前还真不好交代。现在见家属将尸体准备抬上车,他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儿,想赶快回公司汇报下情况。
  谁知家属中还有一个女人一直在监视薛白,见薛白想走,那个女人马上一把揪住他衣服对曹蛮大喊:“汽车公司的人想逃!”
  曹蛮正在悲愤中,一听薛白想逃,怒不可遏:“这混蛋还算是汽车公司派来的,人家交警队人说有事他商量,可他却还是往交警队推,刁!把他这押上车,一起带走。”
  薛白极力挣扎,怒斥:“你们这是非法拘押,是违法!”
  曹蛮:“老子法盲,今天就是要对你犯点罪!你再不识相,老子就揍死你!”
  结果死者倒未躺进车上固定的尸捾铁箱,薛白却被曹蛮塞了进去!
  因为现场只有薛白一人,没有人向公司和管宏汇报,就这样薛白被家属押着随死者一起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之后发生了什么。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6:37
  西瓜皮在住院治疗糖尿病,公司出了交通死亡事故,尽管有薛白在处理,可薛白那倔头脑他终究不放心。西瓜皮打电话给管宏,管宏不愿多说什么,就一句“薛白还没找过我” 一下就把电话挂了。西瓜皮又打电话到医院急诊科,医生说也不太清楚。西瓜皮又打电话到公司科里,正好是房大接的电话。
  房大正在生气:“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薛白居然没随时向我汇报情况,也联系不上他。”
  西瓜皮:“房大,我预感不好,那里人很野蛮的,我马上回到科里,让我去死者家里探一下情况。”
  房大顿了一下:“你病?”
  西瓜皮:“没事,血糖降下来了,只是在调理。本来顾利发让我接手的,昨天在红十字医院碰到薛白,因为我停职检查,就让薛白忙去了。”
  房大:“那你回来。”
  西瓜皮想,事故路段以前属于矿山乡的,去年才划归市区管辖,矿山乡交管所所长老莫,人虽然有点横,却也爱讲义气,不妨先找他问下。
  西瓜皮拨了个电话给老莫。
  老莫说:“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听说你在停职检查,又不敢打电话。公司车祸死者是矿山乡乡长的舅舅,现在闹得很僵,你们的那个安全员吃了点苦头,但他十分倔强,口口声声说家属对他非法拘押,并进行人身侵犯,要告家属。家属情绪越来越激动,乡长在外开会还没赶回来,要不是村治保主任在劝,薛白可真要吃大亏了。”
  正是一滴水滴在香头上。
  西瓜皮得知这一情况,马上先电话里向房大汇报:“我刚与矿山乡交管所的老莫通过电话,薛白在家属手中,情况很不好。我先去交警队,这事还得管宏出面。”
  房大说:“你看着办,反正要保证薛白的安全。”
  西瓜皮马上包了辆出租车,风驰电掣,不一会儿便到了交警队。
  西瓜皮一见管宏,马上“师傅” 、“爷叔” 乱喊。然后说:“薛白失联,房大把我从医院里拎了出来,您说,晚辈苦不苦,血糖还没稳定呢。”
  管宏睬也不睬西瓜皮,他只管埋头写字。管宏的字确实是好,他的钢笔字,楷法谨严,放而不流。此刻,他在用毛笔写字,那一行行蝇头小楷,灵动古拙,疏密有致。
  西瓜皮从管宏办公桌上拿了支烟自个抽了起来,又说:“矿山乡交管所所长老莫给了我电话,死者是他们乡乡长的舅舅,不久前我们还见过一面,乡长还欠我一顿饭呢。我跟房大通了电话,房大二话没说,就叫我来找您。”
  管宏放下笔,拿起一支烟也抽了起来,烟抽到一半,他把烟头一掐,拨通了曹蛮电话,很严厉问:“人呢?”
  电话那头传来曹蛮的声音:“汽车公司经理来我就放人。”
  管宏将电话一撂,戴上大盖帽,说:“怎么走,你看着办。”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7:48
  西瓜皮先约上老莫,让老莫联系了一个宾馆和派出所,到宾馆拿了10几条香烟,又到派出所请求协助。
  派出所所长听老莫一讲曹蛮家事,马上说:“知道一些情况,是村治保主任反映的。你们既然来我这儿,走,去看看。”
  西瓜皮拿出香烟和已准备的白礼袋给所长,说:“死者为大,有些礼节是不可少的,我们与家属之间已有误会,请您们帮忙弥补一下,接下来的事便方便沟通了。”
  所长说:“这就对了,听治保委员讲,你们的那个人好呆板,又犟,说话不懂婉转一点。乡下人比较纯朴,吃软功的多,尤其那个曹蛮,我了解,他是一个宁可被人骗死也不愿被人吓倒的人,他妹嚷着要把死者抬到你们公司,他没肯,说明他还是讲点道理的。如果大家好好商量,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所长收下白礼袋和香烟,带上几个警员开上车到曹家。
  整个村子都在关注着曹家的事,一块场地上,木园堂(流动土厨,搭建于办事人家边的用餐大棚)已开始忙碌,警车一进村,人们蜂拥而至。
  西瓜皮摆放好花圈,派出所的警员和管宏已在孝堂里对灵柩里的死者鞠躬、并放下白礼袋。待到西瓜皮进去,他先眼睛一瞟,见薛白几乎是趴在地上。他不敢马上去扶薛白,对着灵柩扑通跪下,三个磕头,站起时眼珠子又是一转,径直到了一位年长者桌前,对年长者自我介绍:“我是汽车公司的,对发生这样的意外也深感悲痛。”说到这里,他的眼眶里竟滚出两滴泪珠,又哽咽道:“大家都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希望家属节哀,保重身体要紧。”
  年长者示意身边的人让出一个座位,让出西瓜皮坐下,说:“我是被撞者的大哥,这里的人都会听我的话。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人都被你们的车撞死了,还跟我们讲这规矩那规矩,这是哪来的规矩?!”
  派出所所长把烟放到桌上,说:“什么事都有规矩,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哪能没个规矩呢?大伯您一生老实厚道,不正是照着规矩做人来的?今天我是来人的,不把汽车公司的人带走,就把曹蛮带走。”
  管宏:“我不是交代你们有事多商量么?跟汽车公司的人商量不通,可以找我。国家让我们来执法,就是管老百姓商量不通的事。国家制定了处理交通事故的法规,一切照程序走。法医多忙啊,跑到医院人没了。你们有想法,也得通过我一下,我也会酌情考虑到地方习俗的。这样,汽车公司的人让他走,今天起我坐镇这里,有什么事找我。”
  吊唁的人多了起来,管宏一看有几个老人身体十分虚弱,马上对西瓜皮说:“去请个医生来,免得节外生枝。”
  西瓜皮问派出所长:“乡卫生所离这儿远吗?”
  在场的治保主任插话说:“曹兰昏厥了两次,村里卫生员已经在帮忙了,就在里屋。”
  西瓜皮马上到里屋门口,先是向那卫生员问了曹兰情况,然后商量道:“我代表我公司感谢您为我们的车祸善后而工作,如果您愿意再辛苦一阵,您在这里的工作日,我公司以日工资三倍与您结算。”
  卫生员说:“这是应该的,谁家有事,我都会及时到场,钱不钱的,你们看着办。”
  西瓜皮见卫生员答应了,掏了张名片出来,又说:“这几天我会负责这里的事,情况复杂者马上送红十字医院,我马上去联系。”
  西瓜皮又直接到薛白身边,想把薛白拉起来,可薛白坚持要自己站起,也许是薛白跪的时间太长了,站了两下都没站起,西瓜皮干脆一下把薛白抱着扶起。
  西瓜皮对派出所所长、管宏和那年长者看了一眼,拉着薛白就走。
  薛白到门口,站停了一下,对派出所所长、管宏说:“整个过程,我一直依法依规办事,我没错。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他们居然把我塞进尸棺箱里,是可忍,孰不可忍。法庭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29:55
  西瓜皮先把薛白带到宾馆,要了两身内外衣服,对薛白说:“嫂子那儿我打过招呼了。洗个澡,把衣服全换了。然后吃点,你睡一觉,我继续过去。”
  薛白洗好澡换上新衣,说:“牌子的,肯定很贵,等我发工资给你钱。”
  西瓜皮:“这全打在事故处理费用里,公司报销。我们都在为谁工作?碰上污秽的衣服,我也要换的。走,吃点去。点几样特色菜,要瓶好酒。吃,不吃干吗?有谁知道我们这工作的酸甜苦辣?想穿点,你做死,人家还当你睡着呢。”
  西瓜皮和薛白来到包厢,菜还没上两个,薛白饿极了,先上了饭,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正吃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呕吐起来,接着就是嚎啕大哭。
  西瓜皮待薛白情绪稍微稳定后说:“别看我平时很风光,我也有过你的遭遇,凶险啊,差点被人打死,那一次我是从人家楼上跳楼逃生的。”他给自己倒满了杯酒,一口气喝了个干,不无感慨道:“其实我心里非常贊同你的观点,一个社会要搞好法制建设,依法治国。这除了要求老百姓懂法守法外,执法者主动地把工作做到第一线,不少矛盾就消弭在萌芽状态。我那回被事故家属掳走,就是觉得那个事故处理员乡巴佬一个,瞧不起他,在责任认定上顶了两句。他把我交给家属,一句‘你们多商量’话让我叫苦不迭,如果事故双方都商量得通,还要你处理机关干吗?照理,事故处理员定好责任,根据赔偿标准,定个协议。没意见,大家签字。有不同意的,尽可能地做做工作,实在不行上法院。他把我推给家属,商量?结果,家属漫天要价,根本不是我能答应的,我也吃了苦头,回到公司还被房大训斥了一顿。没办法,干我们这一行就得有吃得下三堆干狗屁的胸怀,我只得端正态度再去求那事故处理员帮忙,才把事了结。打从那回起,我就特别注意与执法人员搞好关系,这就是我为什么对管宏‘爷叔’‘ 师傅’ 乱喊的原因。我们都有默契了,不管场面上他对我多凶,事故处理总朝着我想要的结果解决。昨天,你在医院看到死者鼻孔上还插着痒气管,心里肯定纳闷。上级对公司有安全指标,公司完不成的。运作运作,可以说伤者并发症而死,在安全统计上可不列入死亡事故考核。这是房大最想要的结果。像今天,派出所、管宏亲自到场,尤其是管宏那一句‘我坐镇这里,有什么事找我’话,太实在了。不然,我们今年会这么顺利出来?还让你说了那‘法庭见’ 决绝的话?不打断你腿才怪呢!”
  这时,宾馆经理进来说老莫打电话来了,管宏已把家属那边的事全交代了,一切顺利,他们马上过来。
  薛白也不想再吃了,说:“我太睏,回家睡觉。”
  薛白一走,西瓜皮马上将情况向房大作了汇报后,说;“您也也来宾馆吧。”
  房大讲:“吸取你被举报的教训,我就不来了,免得给人多个口实,你跟他们招呼,事故处理结束,后补。”
  管宏用宾馆会议室,坐镇处理事故,西瓜皮一直陪到结束……
  故事到这里该结束了。
  汽车公司负事故的次要责任,但付了全部责任的赔偿数额。该给的钱给后,曹蛮又拿出大堆不知哪里弄来的发票、收据要西瓜皮报销。西瓜皮流露出左右为难状,见曹蛮苦苦央求,收下那些票据,又让曹蛮写了张收条,才给钱了事。西瓜皮将积在手中所有的票据、收条和赔付凭证,在管宏那里盖个章,保险公司、自己公司,全报销了。
  根据谈判时达成的谅解,汽车公司要说服薛白不再起诉。然而,无论西瓜皮怎么劝、房大亲自做工作,都没说通薛白。最后薛白向房大递交了一份辞职报告,他要全身心投入到进修法律学科中,当一名法律工作者了。
  薛白对房大说:“我不是气量小,我也可以像西瓜皮一样吃得下三堆干狗屎。但作为法律人的后代,依法治国,是法律人的追求。我若学业有成,仍愿意为公司服务。”
  曹蛮终于为他的鲁莽付出代价。
  随着公司的壮大,已是公司的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房大,觉得再让西瓜皮那样下去是害了他,提拔西瓜皮当分公司经理。西瓜皮工作出色,思想上也有了较大提高,很快成为总经理。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法制教育已深入人心,薛白也成为一名知名律师,主管着一家律师事务所。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32:04
  请版主老师帮我补一个"主旋律"标签。谢谢
作者:寂寞沙洲93 时间:2018-07-06 15:35:58
  支持老友!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6 15:47:09
  @寂寞沙洲93 2018-07-06 15:35:58
  支持老友!
  -----------------------------
  谢谢!您这么快支持,我倍受鼓舞。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7-06 18:53:39
  问候老友安好,期待更多精彩[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7-06 19:55:01
  银河er快来,抢楼送实体书啦,还有天涯钻红包雨,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d:可爱]

  http://bbs.tianya.cn/post-1177-4116-1.shtml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06 20:00:00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06 20:01:00
  支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07 08:22:02
  @葡萄牙月桂 2018-07-06 20:00:00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您的支持。
作者:昔今2011 时间:2018-07-07 08:28:19
  跑步前来支持。问声夏安!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07 11:38:08
  支持好友!
作者:紫袖兰香 时间:2018-07-07 18:55:57
  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7 19:59:11
  欣赏佳作!!支持文友!!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09 08:45:02
  小蜜蜂码字累倒了,休息两天,满血复活,嗡嗡嗡继续顶帖!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09 09:51:16
  支持并问好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09 18:51:42
  支持佳作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09 21:27:40
  支持,问好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09 21:27:48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0 06:41:51
  嗡嗡嗡,小蜜蜂又来了,顶帖、顶帖,身体好。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0 15:47:02
  @风中抚琴 2018-07-09 21:27:48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个 赞 (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赏金 挺难为情的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0 15:48:46
  @FRRoger 2018-07-10 06:41:51
  嗡嗡嗡,小蜜蜂又来了,顶帖、顶帖,身体好。
  -----------------------------
  嗡嗡嗡,美极了,谢谢您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1 07:35:08
  清早来催更哦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1 08:53:06
  每日巡山催更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11 09:59:09
  我鼎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11 11:27:29
  闲鸥出逃了两天,非常抱歉,今天回来了,继续支持大家。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11 16:32:20
  支持来了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12 10:14:20
  叮咚问候我的朋友。闲鸥来告个假,半个月内大约会失踪,求原谅,求方便的时候顺手给闲鸥顶个贴~~~~~~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2 13:20:08
  @东海闲鸥 2018-07-12 10:14:20
  叮咚问候我的朋友。闲鸥来告个假,半个月内大约会失踪,求原谅,求方便的时候顺手给闲鸥顶个贴~~~~~~
  -----------------------------
  谢谢朋友,友情万岁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7-12 13:37:18

  
  支持!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13 09:58:31
  继续加油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13 18:58:53
  支持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3 19:33:10
  支持,问好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4 14:59:20
  @风中抚琴 2018-07-13 19:33:10
  支持,问好
  -----------------------------
  谢谢抚琴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7-14 18:14:00
  支持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4 19:54:48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5 15:27:24
  @春光辉耀 2018-07-14 19:54:48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
  谢谢支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5 15:27:52
  @流尘壹壹 2018-07-14 18:14:00
  支持佳作
  -----------------------------
  谢谢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5 20:46:59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如诗如梦 时间:2018-07-15 21:21:28
  支持佳作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8-07-16 08:08:35
  一天薛白听他吹牛有点听不下去了,提醒他别忘了被掷烟团的窘境 。西瓜皮马上一个电话拨通了王警官,电话里那个称兄道弟的热络,让薛白瞠目咋舌。
  原来,王警官的舅妈被汽车括了一下,只知道是我们公司的车,没认定哪辆车,骨裂,治好后找不到事主处理。王警官把西瓜皮叫去,将发票往西瓜皮手里一塞。西瓜皮二话没说,一计数额,马上点钱。除去医药费外,再以医药费的数额,作为赔偿加上去。一听王警官讲他舅妈有工作单位的,又把发票还给王警官让他舅妈拿到单位报销。OK。
  那么,这个钱怎么处理?没有哪个驾驶员肯认账的。找领导报销,领导是不会批准的。西瓜皮掏腰包?当然不会。这就是西瓜皮的本事了。

  ~~~~~~~~~~~~~~~~~~~~~~~~~~~~~~~~~~~~~~~~~~~~~~
  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6 09:56:25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8 08:38:05
  @春光辉耀 2018-07-16 09:56:25
  
  
  -----------------------------
  谢谢支持
作者:苦荞茶C 时间:2018-07-18 09:33:53
  顶一顶好文!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18 11:49:31
  力挺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8 20:00:25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7-19 09:27:38
  支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9 10:01:07
  @重庆姐儿2016 2018-07-18 11:49:31
  力挺佳作
  -----------------------------
  谢谢支持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7-19 17:27:36
  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9 21:41:30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8-07-19 21:45:31
  支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0 09:49:14
  @南风之谷 2018-07-19 21:45:31
  支持
  -----------------------------
  谢谢支持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20 09:55:50
  追文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20 19:04:00
  老友好!
作者:如图1986 时间:2018-07-20 19:05:27
  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1 04:29:18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时光的碎屑 时间:2018-07-21 04:50:00
  欣赏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21 10:15:22
  支持并学习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1 14:51:58
  @雨梧疏影 2018-07-21 10:15:22
  支持并学习
  -----------------------------
  谢谢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1 20:13:08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22 08:47:56
  支持并欣赏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22 09:14:14
  支持,问好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22 11:17:54
  放暑假了 小蜜蜂出去玩了几天 怠慢文友了 没能来及时顶帖 抱歉哦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22 12:42:37
  支持佳作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2 15:56:05
  @葡萄牙月桂 2018-07-22 12:42:37
  支持佳作
  -----------------------------
  谢谢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2 21:21:44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3 12:42:35
  @春光辉耀 2018-07-22 21:21:44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
  谢谢鼓励,难为情了,拙作参赛为了会朋友,我得好好向您学习!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7-23 18:42:22
  支持(^_^)☆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3 22:24:39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4 10:10:33
  @青梅煮酒话春秋 2018-07-23 18:42:22
  支持(^_^)☆
  -----------------------------
  谢谢支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24 12:32:14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25 08:43:22
  支持并欣赏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25 08:48:28
  支持佳作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25 11:38:28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25 11:38:50
  好文章必须支持
楼主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6 08:45:44
  @重庆姐儿2016 2018-07-25 11:38:28
  @苏州五针松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姐儿
作者:苦荞茶C 时间:2018-07-26 09:14:51
  活动一下筋骨,顶一顶!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26 09:57:06
  继续支持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26 12:23:36
  支持老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26 12:53:34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6 20:01:08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26 20:28:15
  支持朋友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27 08:39:17
  拜读佳作,赞叹楼主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8-07-27 10:04:07
  支持文友
作者:布道者2016 时间:2018-07-27 15:55:22
  支持!!!!!!!!!!!!!!!1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7-27 20:58:13
  赞叹不已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28 08:43:57
  给朋友问好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28 09:23:36
  学习并支持
作者:南风之谷 时间:2018-07-28 10:19:50
  问好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8-07-28 10:28:14
  支持佳作
作者:金蝉十世 时间:2018-07-28 11:41:06
  支持,占楼
作者:布道者2016 时间:2018-07-28 12:40:10
  支持!!!!!!!!!!!!!!!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7-28 15:04:55
  支持!祝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28 20:07:14
  支持妙笔生花的朋友!支持惊世骇俗的佳作!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7-29 00:23:41
  好文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8-07-29 08:16:56
  支持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