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74】―古风--《归魂八官》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07 22:15:31 点击:794 回复:1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狂风吹起岸边的树叶漫天飞舞,一位红衣少年负手站在湖中心的戏台上,看着水面的朵朵莲花,阵阵发呆。
  戏台上,香案、香炉、门帘等一应俱全。
  少年身后,一位十七八的锦衣少女媚眼若丝、面若桃花。此时正摇摆身姿,轻舞水袖,一曲《白纻舞》虽无配乐,但少女优美的舞姿,依然让看着觉得有如仙女下凡一般。
  一曲舞毕,少女慢慢捋回水袖,看着少年的背影,轻声道:“师,你说同人和渐两人真的杀了比和随,带着他们的人头投靠朝廷了吗?”
  这声音温婉、轻柔,让人不觉幻想声音的主人是何等的美貌。
  可是少年依然没有回话,自顾自的看着湖中的莲花发呆。
  “归妹,你应该知道,大有在玄武楼玩了石敬瑭一把,带着李从珂和传国玉玺从此失踪。”一直蹲在一旁的老者把玩着手里的长棍,摸了摸脸上的刀疤,有些无奈道,“这石敬瑭刚登基,为了证明自己是受命于天的皇帝,当然会不惜一切代价镇压反对的声音,杀了我们归魂八官说不定还能得到传国玺的消息,一举两得。”
  听了老者的话,归妹还是有些不理解,“蛊,可是即使这样,只要我们八个一起归隐山林不问世事,不就好了吗?”
  蛊看了看归妹,心叹这姑娘还是还单纯,无奈的摇摇头,重新擦拭起手里的长棍,不再说话。
  “归妹,有句老话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现在圣唐被灭,李从珂和大有失踪,归魂八官名存实亡,同人和渐为了寻求庇护可以理解,只是他们不该用同伴的性命去谋求官位。”一想到比和随那两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师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发出‘咔咔’声。
  “师!”
  归妹轻唤一声,刚想继续说话的时候,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将厚厚堆积的乌云撕开了一道口子。
  皱着眉毛抬头看去,师轻声道:“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说完纵身一跃落在湖面,脚尖轻点湖面一个翻身,又重新跃起丈许高,一手抓住戏台的木栏,一个翻身又重新回到了戏台上。
  从岸边的草丛里射出一支箭,紧紧的贴在师的脸颊飞过,深深的扎进了戏台的木柱上。
  见刚刚那箭将师白皙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蛊急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木栏边,发现木柱上的箭还在不停的抖动着的无羽箭尾,足以表明刚刚射箭之人对箭的掌控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一圈圈因为轻踏产生的涟漪正慢慢向外扩散着,荷叶间的缝隙中,时不时的冒出一串串气泡。
  “被包围了。”师死死的盯着弓箭射来的方向,沉声道,“蛊,你保护归妹先走,我挡住他们。”
  一旁的蛊瞄了师一眼,“老地方集合。”说完准备带着归妹从门帘后面逃走,却被归妹躲开。
  “我不走,这箭是不是渐射的?当今世上能用这无羽箭的只有他一个。”归妹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都高了一个调,不再像刚刚那样温婉柔情。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师强忍住怒气,转身冷冷的说道。
  “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
  随着戏台顶部被破开一个洞,一位高瘦男子出现在戏台上,轻轻扇着手里的折扇,有些戏谑的看着戏台上的另外三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7-08 09:28:11
  666666666期待更多精彩[d:鼓掌]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07-08 09:36:17
  好啦,已移过来了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08 12:14:17
  支持参赛!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08 12:21:38
  见男子出现在戏台上,师两步走到中间,挡在蛊和归妹身前,快速在周围扫视一圈,阴沉着脸看着男子,咬着牙道:“同人!”
  男子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师,轻轻扇风,并不答话,可他不说话,不代表没有人回答。
  “嗖!嗖!”
  两只无羽箭几乎同时穿过木柱的间隙,射中后面挂着帘布的木墙。
  瞄了一眼两个光秃秃的箭尾,同人来回走了两步,“良禽择木而栖,我劝你们几个,还是不要抵抗,乖乖的跟我回去。”
  “放屁,无耻小儿,你贪生怕死,你爷爷我可不怕。”蛊说着挥了挥手里的长棍就要上前,却被师一把拦住,震了回去。
  “老东西,前唐已灭,我大晋当世,交出归魂珠,说不定还能留条性命,看看这大好河山。”同人用手指了指戏台外。
  “妄想!”师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同人面前,抬腿就踢了过去。
  面对这脚未到劲先至的横踢,同人高高的跳起,一掌按在师的腿上,在空中旋转几圈,躲了过去。
  看着已经和同人缠斗在一起的师,蛊紧了紧手里的长棍,盯着岸边的草丛,低声对身后的归妹道:“我和师拖着他们两个,你趁机赶紧走。”
  “我不走,我要替比和随报仇。”归妹十分的坚决。
  “糊涂,只有活着才能报仇,现在同人和渐两个人敢现身,说明大军马上就到,再拖下去,我们一个都活不了。”蛊有些急切的说着。
  话音刚落,远处的岸边顿时尘土飞扬,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听着由远及近的跑步声,师一掌逼退同人,回到了蛊和归妹身旁,紧紧的盯着已经离湖面不远的军队。
  重新将折扇打开扇了扇,同人笑眯眯的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交出归魂珠,我和将军求求情,你们还能留条性命,不然待会大军压境的话……”
  同人说到一半便不在说下去,可意思很明显,不投降就是死。
  冷眼看着岸边正在布阵的大军,师不停的思考着待会该怎么脱身。
  良久,同人走到木栏边,“考虑好了没有?”
  原本皱眉的师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像做出了决定一般,扭头看向同人,“如果我和你们回去,能不能让他们两个走。”
  “师!”
  听到这话,归妹急切的唤道,却被师挥手打断,紧紧的盯着同人。
  冷笑一下,同人缓缓回道:“只要你们交出归魂珠以及效力于我大晋,这些都不是问题。”
  “那就是没得谈了?”
  同人一把收回折扇,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三人,“看在以前情分上,我最后奉劝你们一句,不要为了一颗破珠子,连命都丢了。”
  “连同伴都杀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谈情分?”蛊提起长棍指着同人大喝道。
  用折扇轻轻拨开长棍,同人有些不屑道:“不要激动老东西,既然你们不同意,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同人说完一挥折扇,一踏台板,向后飘去。
  “嗖!嗖!嗖!……”
  大军中射出无数只箭矢,向着戏台飞来,箭羽和空气不断的摩擦,发出一阵阵破空声。
  “退!”
  师大喝一声,手中掐出一个奇怪的印记,顿时戏台前的湖面上,升起一道水幕,挡在众人和箭阵之间。
作者:紫袖兰香 时间:2018-07-08 14:49:42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08 17:14:53
  “铛铛铛铛……”
  金属的箭头射在水幕之上就像撞击在墙壁上一般,纷纷跌落到湖中。
  看着师一招就挡下了大军的箭阵,同人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神色,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轻摇折扇,“你的控水术比以前更厉害了,连箭矢都能挡下来,不知道能不能挡下我这招呢?”
  说完一挥折扇,在身前画出一个圈,一道火焰随着折扇凭空出现。慢慢的,同人挥出的火焰在空中聚成一团。
  “吼!”
  一声巨吼在火团中响起,一条全身冒着火焰的龙在火团中探出头来,冲着师连吼几声,接着龙身、龙爪相继出现。
  一条丈许长的火龙从火团中钻了出来,在空中舞动着。
  盯着同人的火龙,师腾出一只手,冲着水幕一勾,原本平坦的水幕中钻出一条极为相似的水龙。
  一火一水,两条龙如见死敌一般,纠缠撕咬在一起,木制的戏台被打斗的余波冲击,瞬间支离破碎,四分五裂的掉落在湖水中。
  “哄……”的一声,交织在一起两条龙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激起阵阵雾气,将整个戏台的位置笼罩住。
  踏着跌落的木板,同人连续几个跳跃,稳稳的落在了岸边,待雾气散去,盯着湖中几人看着。
  借助木板的浮力,站在湖面的几人,稳住身形。
  蛊舞动长棍,阵阵破空声在湖面响起。随着蛊速度越来越快,荡漾着涟漪的湖面出现了无数小型的漩涡。
  一道道水箭突然从漩涡中射出,密集的飞向岸边大军。
  空中的水箭迅速凝结成冰,全部武装的军人在冰箭面前犹如豆腐一般,瞬间被穿透,死伤一片,顿时哀嚎声频传。
  显然没有料到这招的同人,眼看冰箭穿透周围人的身体,原本晶莹剔透的箭身,染上鲜血后变得通红。
  想出手阻挡一番,奈何蛊的箭雨实在是太密集了,这湖水有多少,就能化成多少冰箭,看着士兵身上犹如虚设的盾牌和护甲,同人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后退来到将军身边,“将军,先后退,在想其他办法。”
  挡开几支冰箭,将军无奈点点头答应。
  看着岸边大军零零散散的向后撤去,只留下一地的死在冰箭上的无辜士兵,师微微叹了口气,“好了,蛊,停下吧。”
  喘着粗气,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岁月不饶人啊,看来我真的老了。”
  轻轻一跃,在水面踏了几脚,三人来到岸上,师负手看着周围的狼藉,“归妹,安抚一下吧,他们也是无辜的。”
  微微点头,归妹从怀中掏出一个漆黑的珠子,放在手心,闭眼开始默念。
  慢慢的,周围一众尸身上飘出点点亮光,向着归妹手中的珠子飘去,消失在那里。
  等亮光全部消失,归妹重新收回珠子,面色惨白的看着周围。
  “都退后吧。”
  师轻唤一声,一挥手,湖中的水瞬间涌上岸边,将那些尸体全部包裹住,却不外流一滴。
  没一会,这些湖水慢慢的这些变得粘稠起来,凝聚成一个方体,就像棺材一样将尸体、兵器、盔甲等等,一一包裹在内。
  一个响指过后,凝聚的湖水顿时瓦解开来,化成水流重新流回了湖中,可是原本一片狼藉的岸边却恢复了原有的样貌。
  就像这大军从未来过一般,尸体、兵器、盔甲包括血迹全都消失不见。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08 20:57:11
  看着恢复如初的草丛,师轻唤:“走吧。”说完看了一眼大军退去的方向,几乎已经看不见人影了,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突然,草丛里异常的晃动了一下,师立刻警觉起来,暗叹自己怎么把这个人忘了。
  摊开手掌在身前扭动一圈,从湖中飘出一道细细的水柱,在师凝聚在一把水制的飞刀,一挥手,飞刀穿过草丛,向着异动的地方飞射而去。
  一声闷哼过后,一道血箭冒了出来。
  确定位置后,师临空而起,在草尖虚踏几步,一个翻身落在了发出闷哼的地方。
  只见一把弓箭已经折断,丢弃在一旁,断口处一片潮湿,应该是为了阻挡刚刚自己的水刀。装着无羽箭的箭壶倒在地上,离地一尺左右的高度,一只冰箭悬在那里不停的抖动,冰箭中心的位置正凭空往外冒着鲜红的血液,一直流淌到地面。
  就像一个完全透明之人,腿部中了冰箭无法移动,
  “渐?!”
  赶来的归妹看到这一景象惊呼道,一甩水袖就攻了过去,却被师一把拦住。
  “我还以为你趁乱跟着大军退去了,没想到你居然中了我的冰箭,玩了一辈子的无羽箭,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呢?”蛊有些阴阳怪气的说着。
  “哼,雕虫小技,你只是运气好而已,有本事等我伤好了,咱们一对一的好好比一场。”透明的渐咬着牙道。
  “你等不得那一天了。”蛊瞥了一眼师,见他没反应,伸出长棍,直接点在了渐胸口的位置,将他一下击倒,躺在地上。
  虽然看不见渐的身体,但还是能从周围被压倒的草丛上大概猜出他现在的姿势。
  “先不急着杀他,带回去好好问问。”师出声阻止了准备继续进攻的蛊。
  有些疑惑的蛊无奈的一把抓住渐那还在冒血的腿,直接倒提着抗在肩上,发泄般的一脚将箭壶踢进湖里,跟在师身后快速的跑着。
  洛阳城外,一处废弃的破道观中,屋顶破了个大洞,仅剩横梁还坚挺的悬着,三清道像断裂几块,随意的倒在地上,上面蛛网遍布,周围的墙壁也被风雨侵蚀的色彩斑驳。
  将渐用绳子绑在木柱上,蛊便找到一块稍微干净一点的地方,升起一堆篝火,坐下休息,时不时骂几句被绑住的渐,可渐却一句话都不说。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蛊疯了,对着一根缠着绳子的木柱骂。
  在道观内扫视一圈,归妹抬脚走出了大堂,来到站在院落的师身后,“为什么不让我们杀了他?”
  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师微微回道:“我现在有些怀疑。”
  “怀疑什么?”
  “同人和渐到底是不是真的投靠了朝廷。”
  “为什么这么说?他们可是带着比和随的头颅找到了石敬瑭的。”归妹明显有些气急,声音都有些扭曲。
  回头看了一眼归妹,师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今天和同人交手,虽然我可以稳赢,但也不至于交手一两招就炸了戏台,而且渐连我的水刀都能挡住,为什么挡不住蛊的冰箭?”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有可能是诈降?”归妹红着眼睛,盯着师问道,想从他眼中看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作者:南山集相约 时间:2018-07-08 22:42:31
  欣赏楼主美文。支持参赛!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09 08:21:17
  小蜜蜂码字累倒了,休息两天,满血复活,嗡嗡嗡继续顶帖!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7-09 10:55:54
  支持佳作,欣赏学习!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09 12:55:52
  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9 13:01:29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7-09 14:35:35
  @青衫醉人离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09 21:19:19
  “他们是不是诈降我不确定,但我们归魂八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技,我现在都开始怀疑比和随两个人是不是真的死了。”师犹豫了一会,看着自己怀里哭红双眼的归妹,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
  “什么?!”听到师的话,归妹惊呼起来,却被师一把捂住嘴。
  “小声点。”师轻声说道,“你擅长御魂,我擅长控水,同人玩火,渐虽然没有特殊能力,但他却是完全透明的人,只要他不暴露,没人能发现他,至于比和随,比善使怪力,而随精通音律,要向同时杀了他们两个,光靠渐的偷袭和同人的火,恐怕还不是那么容易。而且……”
  师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且什么?”
  瞄了大堂的门口,没有发现异常,师才开口道:“而且我现在才想起来,现场我并没有感受到用过火,反而有冰融化的痕迹。”
  “你是说蛊?”归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摇摇头,“这个我还不敢确定。”
  “那现在怎么办?”
  师刚想说什么,就看见蛊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开始方便。
  归妹一下将头埋进师的怀里不看,可师却皱起眉头心道:他刚刚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
  “你们现在的小年轻啊,谈情说爱的也不知道躲远点,是想羡煞我老头子啊,哈哈哈……”方便完的蛊回头看着贴在一起的二人,出声调侃道。
  “这不已经躲到院子里了嘛,如果我们刚刚这样被你看到的话,可就不好了。”师一手抬起归妹的下巴,看着她精致的脸庞,吻了下去。
  “没没没,我只是尿急出来方便一下,即使看到也当没看到。”蛊连忙摆手,向大堂内走去,“别缠绵太晚了,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如果明天腿软的话,可就不好了。”
  听着蛊调侃的话,归妹一下子就涨红了脸,挣脱了师的手,把头深深的埋进了他怀里。
  看着蛊消失在大堂里的背影,师渐渐眯起了眼睛,“他到底有没有听到刚刚的话?”
  湖边、草丛、碎木板。
  一胖一瘦两道身影出现在岸边。
  “看来这里被师清洗过啊。”胖的身影在四周转了一圈,低声说道。
  “这小子还是看不得尸体啊。”瘦的那人无奈道,只是听声音却是白天的同人。
  “你白天和他交手的时候,他使出了你的幻龙诀?”
  听见胖人的问话,同人点点头,“虽然是用的水,大小、威力都不是一个级别上,但的确是我的幻龙诀,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偷学去的。”
  同人说完,两人便不在说话,不停的在地上翻找着什么。
  一会,同人在土里挖出半截断箭,“在这。”
  胖人一把夺了过去,借助月光,在手里仔细翻看着,“的确是渐的,看来他已经被师他们带走了,就是不知道蛊那个家伙有没有对他下手了。”
  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丝担忧。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09 21:20:01
  @青衫醉人离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9 21:31:02
  拜访好友,阅读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0 06:36:31
  嗡嗡嗡,小蜜蜂又来了,顶帖、顶帖,身体好。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7-10 12:09:28
  继续跟读,追更!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0 17:48:59
  鉴于有人说看不懂人名,我在这里解释一下,六十四卦分八宫,每宫的最后一卦称为归魂卦,分辨为:大有、比、随、同人、蛊、师、渐、归妹,这八个名字就是八个归魂卦的卦名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0 21:42:53
  “大有不在,我们也只能用这苦肉计才调出了蛊这个老狐狸。”同人低头沉思了一会,对着旁边的胖人继续道,“比,现在需要你和随偷偷的跟在师他们几个,一方面堤防蛊对渐下毒手,也能尝试着和师接触一下,以那个小子的激灵,我猜他应该也开始怀疑蛊了。如果可能的话,就把蛊……”同人没有说下去,而是用手在脖子的地方比划了一下。
  原来那胖的身影就是已经‘死’的比,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同人的布局,才能查出归魂八官的内鬼可能就是蛊。
  比挠挠头,有些疑惑,“你这么有把握?万一不是蛊的话,岂不是杀错人了?”
  一把甩开折扇轻轻扇着,同人并不答话,看着湖面漂浮着的碎木板,慢慢的眯起眼睛。
  “啊!”
  一声惊呼将假寐的师惊醒,才看清是归妹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嘴角挂着死死血迹。
  “怎么了?”师一把扶起受伤归妹,急切的问道。
  “渐……渐偷袭我,抢走了归魂珠。”归妹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找死!”听到归妹被渐偷袭,蛊挥舞着长棍,直接一棍打在了绳子上。
  可是却只是将木柱打出一阵木屑,渐早就不在那里了。
  见蛊一招落空,师警惕在大堂内扫视着,想发现一些渐留下的蛛丝马迹,可是除了听到院落里吹过的风声,一无所获。
  慢慢的师心中升起一丝疑惑,渐明明被绑着,怎么会突然逃脱又偷袭归妹呢?难道……
  师猛然一震,直接将归妹背起,“追!”
  蛊皱着眉回头在大堂内扫视一圈,一咬牙跟着师追了出去。
  等三人跑远,破观的院落里,陡然出现一位男子。
  男子一袭白衣,面若冰霜,额前一缕白发随风摆动。
  男子停下抚琴的手,几步跨入大殿,看着绑着绳子的木柱,随手在琴弦上拨出几个音,瞬间在空中凝聚出三四道音刃,瞬间将绳索斩断。
  只见断裂的绳索凌空丢到一边,难道渐并没有离开?
  “的亏我提前用音律模仿风的声音,让他们产生了幻觉,就你那要死的哀嚎,三里外都能听见了。”男子对着木柱冷声冷语的说着。
  “先不说这个,随,归魂珠拿到没有?”重获自由的渐咬着牙道,“蛊这鬼东西下手真狠,看来是真的想弄死我啊。”
  随冷哼一声,不在说话,转身将琴背着身后,向着洛阳城的方向跑去。
  “哎……你等等我,我现在是受重伤了啊。”渐一手揉着被蛊一棍打中的肚子,一手揉着之前受伤的小腿。
  “那你就在这待着吧。”
  随的声音从大殿外飘来。
  “冰疙瘩,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姑娘喜欢你,如果那些姑娘能看见我,哪有你什么事。”渐嘀咕一番,咬着牙追了出去。
  看着两边不停后退的树木,师停下了奔跑的脚步,摇了摇头,心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出来?
  看了看微微泛白的东方,略微思考,师调转方向,也向着洛阳城跑去。
作者:南山集相约 时间:2018-07-10 21:54:48
  跟读,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1 07:37:14
  我是一只快乐的小蜜蜂 清早来催更哦
我要评论
作者:爻叔 时间:2018-07-11 08:56:07
  ding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7-11 11:04:14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1 20:11:33
  支持文友!力顶佳作!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1 21:09:00
  远远的就能看见洛阳城外高耸的城墙,师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城墙下,向自己这边走来的身影?
  “比?!”蛊手搭凉棚,有些惊奇道,“他不是死了吗?”
  师瞥了一眼蛊,只见此时蛊的脸色不停变换着,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师还是在他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杀机。
  心中拿定了主意,师颠了颠背上的归妹,调整好位置,向着比走去,“待会如果动起手来,你要以最快的速度进城躲起来。”
  躲起来?动手?
  归妹心里一阵迷糊,比死而复生不是应该高兴的事吗?可感觉师的语气极度凝重,归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走到离比还有三丈的位置,师和比同时停了下来,盯着对方看着,两人的眼珠不停的在眼眶中转动着,就像给对方打暗号一样。
  陡然,比大喝一声,一拳接一拳的向着师打来。
  “比,你怎么了比?我是师啊!”师一边躲避着比的攻击,一边暗中观察着身后的蛊。果然见比和自己动起手来,蛊快速的冲了上来,提起长棍就打中了比的胸口。
  可是打中比的长棍就像砸在了一堵墙上一样,非但没有对比造成什么伤害,反而长棍上传来的反震力将蛊的虎口震的发麻。
  挥手将蛊的长棍拨开,比大吼一声,一拳砸向蛊的脑袋,却被蛊用长棍护着,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两人一攻一守的轮流交换着,打的不可开交。
  可是招数一多,就能发现比并没有怎么移动过脚步,反而是蛊不停的变换着位置,就像是比以守为攻,在等着蛊的进攻一样,利用铜墙般的身体和非人一般的臂力,吸引着蛊的进攻。
  两人刚交上手,师就脱离了战斗,站在外面观察着,放下背上的归妹,让她尽快进城。
  看着归妹远去的背影,瞥了一眼来时的方向,一个纵身跳入了战斗圈。
  “咦!我们被那小子发现了吗?”一片临空漂浮的树叶背后,渐的声音出现在那里。
  “弱智!”躲在树枝上的随低声骂了一句便不在说话,紧紧的盯着远处缠斗在一起的三人。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渐看了半天,发现师一会帮着比,一会又帮着蛊,“直接和比联手干掉蛊不就得了。”
  “你自己上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反正你是透明的,他们看不见你。”
  “要去你自己去,他们一个像牛,一个是疯子,加上那个不知深浅的小子,就我这小身板,随便哪个打到我,我都受不了。”一把扔掉手里的树叶,只见树叶无风自动的哗哗作响,渐翻身爬到了树上。
  随手掰断一根粗一些的树枝,摘掉上面的树叶和细枝,渐在手中比划了一会,将处理光滑的树枝如长弓一般握在手中,对准了远处还在打斗的三人。
  怪异的看着一根树枝在身旁来回转动,慢慢的树枝停止了转动,横在半空,慢慢的树枝的两头开始弯曲,逐渐的弯成了近乎垂直的角度。
  看着眼前的一切,随那冰块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你练成了气箭?!”
  只听‘嗖!’的一声,面前的层层树叶中,突然被气流穿出了一指粗细的洞,原本被拉弯的树枝应声而断。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一阵危险的气息,蛊抓住一个比的空档,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借力临空翻身,反手就将长棍甩向身后。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8-07-11 21:27:56
  顶起来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7-11 21:44:21
  卿,这里是东方吗,是不是该剿?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11:13:28
  咦~又来了,多谢某位暗中帮忙的大侠,小子感激不尽啊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11:14:08
  这一天天,一惊一乍的,小心脏受不了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12 12:41:01
  叮咚问候我的朋友。闲鸥来告个假,半个月内大约会失踪,求原谅,求方便的时候顺手给闲鸥顶个贴~~~~~~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12 13:08:13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13:16:20
  远远的就能看见洛阳城外高耸的城墙,师站在原地,眯着眼睛看着城墙下,向自己这边走来的身影?
  “比?!”蛊手搭凉棚,有些惊奇道,“他不是死了吗?”
  师瞥了一眼蛊,只见此时蛊的脸色不停变换着,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师还是在他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杀机。
  心中拿定了主意,师颠了颠背上的归妹,调整好位置,向着比走去,“待会如果动起手来,你要以最快的速度进城躲起来。”
  躲起来?动手?
  归妹心里一阵迷糊,比死而复生不是应该高兴的事吗?可感觉师的语气极度凝重,归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走到离比还有三丈的位置,师和比同时停了下来,盯着对方看着,两人的眼珠不停的在眼眶中转动着,就像给对方打暗号一样。
  陡然,比大喝一声,一拳接一拳的向着师打来。
  “比,你怎么了比?我是师啊!”师一边躲避着比的攻击,一边暗中观察着身后的蛊。果然见比和自己动起手来,蛊快速的冲了上来,提起长棍就打中了比的胸口。
  可是打中比的长棍就像砸在了一堵墙上一样,非但没有对比造成什么伤害,反而长棍上传来的反震力将蛊的虎口震的发麻。
  挥手将蛊的长棍拨开,比大吼一声,一拳砸向蛊的脑袋,却被蛊用长棍护着,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两人一攻一守的轮流交换着,打的不可开交。
  可是招数一多,就能发现比并没有怎么移动过脚步,反而是蛊不停的变换着位置,就像是比以守为攻,在等着蛊的进攻一样,利用铜墙般的身体和非人一般的臂力,吸引着蛊的进攻。
  两人刚交上手,师就脱离了战斗,站在外面观察着,放下背上的归妹,让她尽快进城。
  看着归妹远去的背影,瞥了一眼来时的方向,一个纵身跳入了战斗圈。
  “咦!我们被那小子发现了吗?”一片临空漂浮的树叶背后,渐的声音出现在那里。
  “弱智!”躲在树枝上的随低声骂了一句便不在说话,紧紧的盯着远处缠斗在一起的三人。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渐看了半天,发现师一会帮着比,一会又帮着蛊,“直接和比联手干掉蛊不就得了。”
  “你自己上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反正你是透明的,他们看不见你。”
  “要去你自己去,他们一个像牛,一个是疯子,加上那个不知深浅的小子,就我这小身板,随便哪个打到我,我都受不了。”一把扔掉手里的树叶,只见树叶无风自动的哗哗作响,渐翻身爬到了树上。
  随手掰断一根粗一些的树枝,摘掉上面的树叶和细枝,渐在手中比划了一会,将处理光滑的树枝如长弓一般握在手中,对准了远处还在打斗的三人。
  怪异的看着一根树枝在身旁来回转动,慢慢的树枝停止了转动,横在半空,慢慢的树枝的两头开始弯曲,逐渐的弯成了近乎垂直的角度。
  看着眼前的一切,随那冰块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你练成了气箭?!”
  只听‘嗖!’的一声,面前的层层树叶中,突然被气流穿出了一指粗细的洞,原本被拉弯的树枝应声而断。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一阵危险的气息,蛊抓住一个比的空档,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借力临空翻身,反手就将长棍甩向身后。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13:17:00
  “铛!”
  蛊惊恐的看着和长棍撞在一起的气流,在地上连退几步,看了看手中的长棍,已经被那气流凝聚成的箭头射出了一个缺口,杂乱的支着些许木屑。
  虽说这长棍不是铁器,但好歹也是楠木制成,现在居然被这气箭打出了一个缺口,如果刚刚自己没有躲开的话,恐怕此时自己现在已经死了。
  蛊有些后怕的朝气箭射来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片被风吹动的树叶。
  渐?!
  “死!”见蛊出神,比爆喝一声,集中全身的气力,重重的砸向了蛊,却被他躲了过去。
  比全力的一拳打在地面,激起阵阵尘土。
  看着自己的偷袭被蛊躲了过去,渐一把丢掉了那节断了的树枝。
  “你什么时候练会这招的?”随冷声问道。
  “哼,就许你们有保命的本事,不带我练箭?”渐有些不屑道,一下跳下树枝,“老子今天肯定要弄死这个鬼东西。”说完,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肚子,轻手轻脚的向着战斗圈走去。
  由于刚刚那箭的偷袭,现在三人已经不像刚刚那样拼死搏斗了,都生出了一颗提防的心。
  提防那刚劲的气箭,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洞穿了自己的心脏,即使皮糙肉厚的比也不敢硬扛那气箭。
  眼看着三人的战斗越来越慢,渐显得有些心急,找到一根更粗的树枝,第二次射出了气箭,只是这下直接射出了两根。
  第二根气箭紧紧的咬住前面一根的箭尾,两支气箭在空中划出一道勉强能分辨的白光,向着蛊射去。
  这次明显有了提防的蛊,将长棍舞出一个棍花,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屏障,就在气箭进入了长棍的攻击范围内的时候,蛊提棍直接击在气箭的箭头位置,将它一棍挑飞。
  奈何只是防住了第一根,紧咬在后面的第二根气箭结实的洞穿了蛊肩膀的位置。
  在蛊身体内搅动一会,气箭留下了一个三指宽的空洞,鲜血不停的在洞口流了出来。
  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箭,蛊重重摔落在地上,长棍丢在一旁,一手急忙捂住伤口,可伤口实在是太大了,血液瞬间将他的手染红,透过指缝往外流。
  “渐!”
  蛊咬着牙低声吼道。
  眼看着蛊重伤在自己的气箭之下,渐大笑起来,“鬼东西,你三番两次想杀我,现在轮到我要杀你了。”
  强行咽下了涌到嘴里的鲜血,蛊咧着嘴道:“谁要杀你了,不是你偷袭归妹,鬼才会和你为敌。”
  “偷袭归妹?鬼东西我告诉你,不要血口喷人,老子当时被你们捆着,都睡着了,怎么可能偷袭归妹。”渐听蛊狡辩,有些气急,“上次偷袭我和比胖子,不是同人将计就计,老子早就死了。”
  蛊还想说点什么,可是随着血液流失过多,脸色开始变得惨白,微微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话来了。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师退在一旁,眼神不停的在蛊和渐两人身上来回游走,眉头越皱越紧。
  难道说自己之前的猜测错了?到底是谁偷袭了比和渐?又是谁偷袭打伤了归妹?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12 13:21:44
  支持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zlcm2006 时间:2018-07-12 13:21:50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7-12 13:40:3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葵田谷 时间:2018-07-12 22:14:05
  名字好简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22:56:34
  比急忙用手护着面部,这冰晶虽小,但数量极多,即使比的肉体极为强悍,也被这碎冰晶划开了数不清的小口子,往外溢着丝丝血迹。
  如果这种被划开口子的痛,比还能忍受的话,一旁的渐就遭了大罪了。
  虽然肉眼看不见他,但身体却是实实在在的,随着冰晶的飞过,从四面八方传来了渐的哀嚎着,滴落在地面的血迹杂乱无章。
  显然为了躲避师的冰晶,渐在不停的跑动着。
  眼看着这些细小的冰晶在面前交织成一张网,折扇一挥,同人身前立刻出现六七团小火球,不停转动的火球将小冰晶尽数融化后便消失不见,带水雾散去,同人面前只留下一地的水迹。
  好不容易熬过冰晶的攻击,渐不停的倒吸着凉气,“疼死老子了。”
  停下攻击的师,双眼通红,看不出一丝瞳孔的痕迹,眼角上扬,面目狰狞的看着周围,及腰的黑发也变成了银丝,无风自动,配上一身红衣,仿若一尊魔王降世一般。
  收起折扇,同人看向师的眼神慢慢的凝重起来,良久,前踏一步,沉声道:“我一直以为当时现场中还没完全融化的冰晶是蛊弄的,原来是你!”
  听见同人的声音,已入魔的师脑袋一歪,斜着眼看向他,不停的喘着粗气。突然,师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不见。
  暗叫一声不好,同人立刻转身,一掌直接打向身后,可是却什么也没打到。
  “啊!”
  一声惨叫,同人急忙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棵树,整个树身都在不停的抖动着,树下留有一滩血迹,树枝上的树叶纷纷落下。
  看来是渐被打中了,只是……此时师正抓住了比的双臂,两人正站在原地,比拼着臂力。
  看着比扭曲的表情,汗水沿着额头滚滚落下,双手的衣袖寸寸震碎,露出了两条布满青筋的胳膊,之前被冰晶划出的细小的伤口,开始流出道道血痕。
  同人瞬间明白比只是在硬撑了。
  难道入魔可以这么大幅度的提升人的力量吗?!
  可是现在的情势已经容不得同人思考了,虽说比的落败是肯定了,但也控制住了师,给同人创造出了进攻的机会。
  一个纵身冲了上去,同人连挥几下折扇,数道火龙窜了出来,绕着师的身体盘旋几圈,紧紧的将他缠住,瞬间便将师的长衫燃尽,露出了白皙的肌肤。
  看着自己的火龙初见成效,同人单手掐出一个指印,火龙缠的更紧了。
  也许是水火不两立的原因,师的皮肤上不停的往外冒着水迹,火龙接触师身体的部分‘呲呲’的冒着水汽。
  片刻后,数道火龙便消失不见。
  斜着眼看向同人,可能是受到了火龙的刺激,师不觉的又加重的几分力量。
  比紧咬的牙齿立刻崩碎了几颗,就连脖子上都都布满了青筋,正随着血液的流动,喃喃的蠕动着。
  可是紧紧抓住师的双臂,一层薄冰从手上传来,没一会就覆盖住了整条胳膊。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薄冰越积越厚,比甚至都感觉血管里的血液都开始凝固起来。
  看着比露在外面的身体由红变紫,同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片刻,同人甩开折扇,露出了折扇的另一面,只见扇面上画着四灵——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只是这四灵却是火的形态。
  同人捏出剑指在扇面上一勾,抬手指向天空,顿时扇面上的朱雀消失不见。
  一声鸣叫从天空传来,一只全身冒火,体长超过两丈的巨鸟,朝着师俯冲了下来。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3 04:36:03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3 07:47:53
  清早 问候 朋友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3 10:35:18
  火朱雀扑扇了一下翅膀,伸出两只冒火的爪子,抓向师。
  感受着被巨翅搅动的气流,滚滚的热浪朝着师扑面而来,师龇着牙,暗哼一声。
  只听‘咔咔’两声,紧接着便是比的闷哼声传来。
  只见比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晶的双臂,裂成了无数块碎片,掉落在地面。
  师同时折断了比的双臂,一脚将比踢走,师喘着粗气,迎着朱雀挥出了拳头。
  随着师挥拳的轨迹,空气中的水气迅速的凝结、凝固。
  一张超过三丈的巨大冰手出现在师的身前,一把就将朱雀牢牢抓住。
  冰与火接触在一起,不停地冒着大量的水汽。
  看着冰手中,不停挣扎啼叫的朱雀,师紧紧的握起了拳头。那冰手就像受到控制一般,开始发力。
  眼看着朱雀就要被冰手捏碎,突然一只细长的身体将冰手缠住,在朱雀背后露出了一个巨大的蛇头,正对着师不停的喷着火舌,蛇尾部分缠绕在一只超过四丈的火龟身上。
  师看着面前两只巨大的灵兽,不觉停下了握紧的拳头,突然一阵虎啸声从师的身后传来。
  原来同人见朱雀失利,将四灵中的玄武、白虎同时使了出来。
  蛇头张开大嘴,一下子就咬住了冰手,配上紧缠的身体,冰手没撑过两个呼吸便破碎开来,发出一声鸣叫,重获自由的朱雀停在半空,向着师不停的扑扇着翅膀。
  扇翅带动的巨风和热浪迎面而来,就在师抬手遮挡面部的瞬间,背后的白虎巨吼着扑了过来。
  师急忙转身向着背后的白虎挥出几掌。
  一道道冰箭迅速凝结,可是本来就是仓促出招,冰箭在这热浪中形不成什么有效的攻击,被虎爪拍碎不少,即使来不及拍开,冰箭打在白虎身上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看着近如咫尺的虎爪,师本能的想要向旁边躲去,却突然发现身体被什么抱住一样,完全动不了。
  “渐!”
  从师的嘴里发出似人似妖的声音。
  就是这么一耽误,虎爪结实的拍在师的胸口,连同紧紧抱住师的渐,两人重重的撞到远处的树干上。
  强压住体内翻涌的血气,师冷眼看了看身后大口大口吐血的渐。
  此时的渐已经不在是那个看不见身体的样子,全身几乎都被血液覆盖,成了一个血人。
  “原来之前是你想杀老子,只可惜老子不能亲手宰了你。”艰难的抬起胳膊,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歪着头倒在了地上。
  一脚将已死的渐踢远,师转身恶狠狠的盯着已经将自己围起来的三灵。
  前有玄武,后有白虎,空中飞着朱雀。
  师怪吼一声,直直冲向了白虎,身体表面瞬间覆盖起一层冰晶。
  躲过虎爪,师高高跳起,一拳打在白虎的下巴位置,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白虎掀翻在地。
  感受到身后火舌的温度,还没落地的师在空中扭转身体,伸出双手,稳稳地抓住了咬向自己的蛇头。
  运足真气,冰晶从手中传出,瞬间便蛇头,包括蛇身都冻结起来,眼看着就快将玄武整个冰冻。
  师发现失去双臂的比,正扭曲着五官,快速的向自己撞来。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3 13:15:09
  参赛文最多两万字,这两天就能写完了,只能大概写个片段,归魂八官其实是一篇长篇小说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7-13 14:59:54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南山集相约 时间:2018-07-13 15:46:47
  继续支持!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13 18:52:28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3 19:52:34
  顶起,问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FRRoger 时间:2018-07-14 07:09:03
  嗡嗡嗡 勤劳的小蜜蜂又来顶帖喽 狠狠地蛰一下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8-07-14 07:34:47
  不要以为版主不在,要记得本座经常用小号流窜作案~
我要评论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4 08:37:48
  顶起,问好,周六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7-14 17:22:56
  没事,都被关过小黑屋~~~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4 20:05:14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4 21:49:17
  空出一只手,向着比射去数道冰箭。可是此时的比就像没有了痛觉一样,即使身上插着好几支冰箭,不停的往外流着血液,也只是稍微顿了一下。
  发现自己的冰箭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师一个翻身跳到了冰冻的蛇身上,一掌劈了下去。
  只听‘咔擦’一声,冰冻的蛇身应声而断。
  双手抓住断裂处,师挥动着巨大的冰柱砸向了比,冰柱带动的气流将周围的树叶吹的哗哗作响。
  与地面撞击后,冰柱断成几节,滚到了一旁,只是地上却留下了一个带着血迹的深洞。
  喘着粗气看了看失去蛇身的玄武,师摊开手掌,凝聚出三节冰箭,在空中不停变换位置的射中了玄武,将它瞬间击成无数的冰块,散落在一地。
  解决掉两只火灵后,师冷眼看着飞着空中的朱雀,片刻后,向着城门走去。
  感受到师的杀气越来越重,同人瞥了眼仅剩一只青龙的扇面,一咬牙将朱雀收了回去,一把将躺在地上的归妹抓起来,掐住她的脖子向着师吼道:“不要动,再动我就真的掐死她了。”
  艰难的将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师阴沉着脸,“归妹还活着?”
  “把归魂珠交出来,我辛辛苦苦布了这么久的局,不可能因为你就失败的。”同人的声音开始扭曲。
  明白了归妹真的还没死,师的脸色不停的变幻着,良久,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着归妹的眼中,露出了那一丝不舍。
  “你知道归魂珠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躲在一旁的随,一手扶着琴弦,慢慢的向着师和同人走来。
  “你终于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只是看看呢。”同人咧着嘴说道。
  并不理睬同人,随走到师的身边,冰冷着脸道:“师,镇守兑宫,可惜为了爱人不惜入魔。”说完,用手拨动了一下其中的一根琴弦。
  “嗡!”
  随着琴音的消散,原来好好的师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体内飞了出去,瘫坐在地上,捂着胸口无力的看着随。
  “渐,镇守艮宫!”
  “比,镇守坤宫!”
  “蛊,镇守巽宫!”
  随着一个个的人名在随的口中说出,三声琴音响起,分别从蛊、渐和比的方向飞出三道银光,附在三根琴弦之上。
  加上师的那根,已经有四根闪着银光。
  用手在琴弦上轻轻拂过,随扭头看向开始后退的同人,“同人,镇守离宫,奈何心生异念。”
  “不!”听着随的话,同人大吼一声,直接丢开手里的归妹,挥动着折扇,想阻止随拨动琴弦。
  可是窜出的火龙却扑了空,将随留在原地的身影搅碎。
  “嗡!”
  一声琴音在同人身后响起。
  咬着牙转身盯着随看着,同人不甘的倒在地上,“你,你到底是谁?”
  冷眼瞥了瞥同人,随径自走到归妹身前,抬手按在琴弦上,“归妹,镇守兑宫。”可是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倒在地上的归妹眼睛突然睁开。
  感觉到身体无法动弹,随眼睁睁的看着归妹将手里的琴一把夺走。
  仔细观察了一遍手里的琴,归妹阴沉的脸,“还是被我拿到了。”说完仰头大笑起来。
  只是这声音听起来不男不女,又显得特别空洞。
  “归,归妹……”师看着突然站起来的归妹,喃喃道。
作者:珍壶轩怪谈 时间:2018-07-15 08:43:53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7-15 12:48:04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7-15 16:02:52
  支持不断~~~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8-07-15 16:24:58
  大力支持 .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15 20:17:42
  欣赏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作者:大野孤行 时间:2018-07-16 11:02:48
  周一啦,支持不断~~
作者:lvyuu 时间:2018-07-16 12:55:11
  @珍壶轩怪谈 2018-07-12 13:40:31
  支持!!
  
  -----------------------------
  好像我们鄂州的西山呀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6 20:20:00
  问好,周一快乐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6 21:28:59
  @风中抚琴 2018-07-16 20:20:00
  问好,周一快乐
  -----------------------------
  抚琴,周一不快乐啊,要上班
我要评论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6 21:29:57
  冷眼瞥了瞥师,归妹眼中露出一丝柔情,可是转瞬就被阴狠掩盖,“随,镇守震宫!”
  说着归妹拨动了一下琴弦,可是随并没有痛苦也没有倒地,而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怎么回事?!”归妹有些诱惑。
  随露出一丝冷笑,“归妹,镇守兑宫!”说完伸出细长白净的手指,做出拨弄琴弦的动作。
  “嗡!”
  归妹抓在手里的琴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只见归妹一把将琴丢开,微微下蹲,一手捂着胸口,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看着随。
  眼看着丢出去的琴就要掉在地上砸坏,随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归妹旁边,一把抄起琴抱在怀里,看着挣扎着站起来的归妹,又看了看属于她的那根琴弦泛起的银光,万古不化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动容。
  “你不是归妹。”随有些惊恐,说话的声音都有了一些变化。
  “哈哈哈……”归妹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面容,大笑起来,“之前大有在,你们不敢有什么动作,但现在大有失踪,你们一个个的野心都暴露了出来,开始自相残杀,殊不知都只是我的棋子而已。”
  一阵微风吹来,随额前的长发随风飘动。
  “你把归妹怎么了?”师咬着牙,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恶狠狠的问道。
  回头看了看师一眼,‘归妹’冷声道:“可惜了你极佳的天赋,如果刚刚继续魔化下去,就可以做我新的肉体了,实在是可惜啊。”
  一直不吭声的同人,偷偷的捡起掉在一旁的折扇,一把甩开扇面,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将里面的青龙和朱雀一齐放了出来。
  原本晴空万里的蓝天,顿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滚滚黑云不停的堆积在一起,不时的划过一道道闪电,带着轰鸣般的雷声,压在众人的头顶。
  突然,一道树干粗细的闪电亮起,迅速的分化成十几个细一些的闪电,这些细一些的闪电又分化成无数更细的,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将城外的众人都笼罩在里面。
  当闪电网消失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吼叫从云层中传了出来。
  两条冒着火光的胡须从云中伸了出来,胡须后面是一颗硕大的龙头,眼睛的位置冒着两团如灯笼般的火球,俯视着下面的众人。
  只见‘归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巨龙,冷哼一声,伸手朝地面虚抓一把。
  顿时从尘土中,飘出了一滴滴的水珠。
  很快,无数的水珠凝聚在一起,在地面形成了一条一丈见宽的水流。随着地下不断的冒着水珠,水流也越来越快。
  不一会,就将城外的这片空地淹没成一片湖泊,‘归妹’直直的站在湖面,随一手一个,将同人和师搂在怀里,使他们不至于被淹死。
  只是师发现这湖泊只在城外的地方形成,并没有流入城门一滴。
  看着脚下的湖泊已经成型,‘归妹’平举双手,湖面上瞬间出现五个漩涡,以她为中心,不停的扩大着。
  当漩涡的规模和速度足够的时候,从漩涡中心的位置,五道水柱冲天而起,将密布的乌云绞出了五个巨大的窟窿。
楼主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6 21:31:01
  云层中的火龙见自己被围住,不停的喷出一道道火焰,扭动着身躯,伸出巨大的龙爪,想要将水柱拍散。
  可是除了腾起阵阵水雾,五道水柱将火龙和朱雀困的死死的。
  眼看着自己的仅剩的两只灵兽就要被浇灭,缓过一口气的同人看向湖面的‘归妹’,有些癫狂道:“我的计划怎么可能失败?永远不可能失败!”
  随着一声巨吼,同人一把震开搂着自己的随,一下跃出水面,向着‘归妹’飞射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看着同人在空中不停的鼓动着体内仅剩的真气,没一会整个身体都鼓成了一个球形,随万年不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纠结,有些低沉道:“自爆!”
  可能是只顾着剿灭空中的四灵,忽视了已经够不成威胁的同人,当‘归妹’反应过来的时候,同人已经膨胀成了一个球,一把将‘归妹’紧紧的抓住,不停的狂笑着。
  “嘭!”
  随着一声巨响,天地间出现一团血雾。
  等到血雾散去,湖面上零星的漂着一些碎布料和人体残肢,随看了看躺着的归妹,此时的她被同人自爆产生气流掀飞,狠狠的砸在湖面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在残肢和归妹之间,飘荡着仅剩下半边身体的师,看来他是在爆炸前的一瞬间,冲了过去,替归妹挡下了大部分自爆的威力。
  天空的火龙、朱雀以及不停搅动的水柱,在失去了施术人的控制后,都消散在天地间。
  当湖水退去,洛阳城外一片狼藉,随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走到‘归妹’面前,一波琴弦,从归妹身体里飞出一道暗黑的光线附在了应该属于大有的那根琴弦上。
  朝四周看了看,随微微的叹了口气,将琴背在身后,慢慢的向着远处走去。
  随走后不久,城外大战的地方,凭空冒出两个人影,其中一个脚踏十方鞋,一身道袍,挽着道髻的老年男子,另一个整个身体都埋在白色斗篷内,看不出样貌。
  只见老道士,捋了捋一尺长须,微微摇头,“归魂八官,八官归魂,少一个都不齐啊,你说呢?长生。”说着扭头看着旁边那个白斗篷的人。
  只见被称作长生的人,平摊双手,在身前随意的抖了抖,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在空中分化六道,分别钻进了已死的六人的位置,带着他们仅有的一丝血肉,冲天而起,消失在空中。
  片刻,从城门口走出五道人影,走到大有身后停了下来。
  大有转身环视他们一周,“从现在起,你们便是归魂八官,随我一起分镇八宫。”
  “你叫渐,为无形之体,镇守艮宫。”
  “你叫比,为金刚之体,镇守坤宫。”
  “你叫蛊,为冰晶之体,镇守巽宫。”
  “你叫同人,为火晶之体,镇守离宫。”
  “你叫归妹,为控魂之体,镇守兑宫。”
  大有一一对着几人做出道揖,缓缓说着,最后目光停留在一位红衣少年身上,犹豫片刻,“你叫师,为万源之体,镇守坎宫。”
  说着,大有一挥浮尘,本已走远的随立刻出现在了几人中间。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随的眼中闪过一丝哀愁,转瞬即逝。


  全剧终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7-16 22:56:55
  新周愉快!祝贺完稿!
  • 青衫醉人离: 举报  2018-07-16 23:11:49  评论

    评论 浅色夏沬:多谢多谢,当时构思的是个长篇,但没时间写,只能压缩成这种短篇了
  • 浅色夏沬: 举报  2018-07-16 23:25:07  评论

    是啊!挺好,我那个也是个长篇,因为有字数限制,所以就压缩了,等以后有时间想写的时候,还可以把它充盈成长篇的。。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