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79】--古风-绝命断肠草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2 09:52:32 点击:219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刚蒙蒙亮,土根儿就打开羊圈门,羊群像洪水一样涌出门外。临出门儿,老太爷问,昨天的大雨羊没丢?土根说,没丢。老太爷说,一只没丢?土根儿说,一只没丢。老太爷说,丢一只你就白放一年。丢两只白放两年,丢三只……土根儿打断老太爷说,我拼命护着,哪能丢?老太爷问,老龙柏没倒?土根儿说,没倒。老太爷说,树大招风,歪了这么多年还不倒。土根儿说,老太爷,你都问好几年了,要不哪天我把它砍了?老太爷摇摇头,那老物有灵气,谁敢胡来。看来我是耗不过它了。土根儿说,老太爷,你要它有用?那可是天底下最好的寿材。老太爷说,呸,还不快滚,羊都跑没影儿了。土根儿瞄了一眼已渐渐散开的羊群,像一片变幻的云朝山坡飘去。不急,我腿儿快。老太爷说,离老龙柏远点儿,那老物儿随时都会倒,小心把你砸扁。土根儿说,我腿儿快。
  土根儿跟随羊群,穿过杂木林,啃过一片片青草丛,来到山顶,已是过晌了。和每天一样,土根儿急切地掏出膨胀的家伙,把憋了半天的尿,对着山顶上的老龙柏根部浇去,浇完,土根儿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他卯足劲儿,对着老龙柏当当当踹了几脚,老龙柏纹丝不动,却发出嗡嗡的响声。空了?好好的叶,好好的皮咋就空了呢?可惜了我这么多年的尿水浇灌。转念又一想,空了身子轻,就更不容易倒了。土根儿几次想告诉老太爷,老龙柏一百年也不会倒,可每次都没有说出口。
  老龙柏的根牢牢扎在石缝里,枝干蜿蜒着伸向天际。土根儿躺在老龙柏下面的阴凉里,看天上的云。云在天空簇拥行走,变幻的云影漫过谷底、漫过崖口、漫上山顶……云影里跌跌撞撞飘来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位盲人,他费劲巴力地爬上了山顶。土根儿顿时来了精神。一个盲人吃尽苦头到山顶上干嘛?出于好奇,他起身凑到盲人近前。看样子盲人是奔着老龙柏来的。就在盲人小心翼翼地蹭到老龙柏旁边时,脚下一滑,突然向崖下跌去,土根儿手快,一把将盲人拉住。盲人说,你救了我。土根儿说,我只是顺手拉你一把。盲人说,还想不想拉?土根儿说,你想找死?我还没活够,你刚才差点儿把我也带下去,还拉你?休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0次 发图:2张 | 更多 |
作者:阿拾的碧眸 时间:2018-07-12 10:28:08
  来支持一下朋友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2 12:39:09
  支持,问好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2 13:57:36

  盲人说,我阳寿未尽,死不了。倒是你家老太爷阳寿已尽,不出七天……土根儿一惊,你是风水先生?盲人点头。土根儿说,你搞错了。我家老太爷活得好好的。早上还和我斗嘴。盲人说,没搞错,就是他。除了他家,红桦谷还有谁家能有这么多的羊?你就是他家的羊倌儿。土根儿不解,你的眼睛?盲人说,我的眼睛啥也看不见。可是老天爷给了我一个特别的鼻子和两只超常的耳朵,我既能闻生死,又能听阴阳两界的声音。这群闹哄哄的羊,飘得满山都是膻味,规模可想而知。土根儿说,你既知道他家的势力,还敢顺嘴胡说,就不怕被割舌头?盲人说,那管家也说要割我舌头,是伺候老太爷的丫头说:“咱们这些好好的全科人,何必跟一个没眼睛的人计较呢?”管家警告我说:“看在你是瞎子的份上,不与你计较,再乱说就不客气了。”土根儿说,你走南闯北的,对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说这样的话的确不妥。盲人说,他浑身充满了阴尸味,阳气已尽,我遇到了就不能不说,这是我的份内事儿。土根儿说,你上山就是为了?土根儿说这话时警觉地向四围看了看。盲人说,嗯,我正是为老太爷找老窝儿来了。土根儿说,你偷着来的?就不怕白找?盲人问,这老柏树下面的油松长得又粗又高?土根儿说,嗯。盲人又问,林子里的草没过人头?土根儿说,嗯。盲人说,果然是厚土。盲人又问,这陡崖有人敢下?土根儿说,有。盲人说,你?土根儿说,嗯。盲人又问,还有别人敢下吗?土根儿说,没了。盲人问,就你胆儿大?土根儿说,因为我命贱,不怕死。别人都比我命值钱。盲人说,好。土根儿说,你咋知道这崖下有片肥土?来过?盲人说,从未来过,我能闻到老油松溢出的松香气,也能听到微风划过松针的哨音,这声音沉稳不飘浮,定是从粗壮大树上发出。能生大树,只有厚土,遇土结穴。这种气势的山峰里,以山石居多,能有厚土就是奇穴。土根儿说,连山势你也能知道?盲人说,知道。听,听风。风不会放过每一个角落,包括你看不到的地方,风都能吹到,风就是我的眼睛。土根儿说,你很神?盲人说,不,因为眼睛看不到,只能用耳朵听鼻子闻,你也可以,不信你闭上眼睛试试。土根儿闭了一会儿眼睛说,我听不到也闻不到。盲人说,哦,时间太短,以后长了就感觉到了。盲人说,虽说我命中还有些剩余光景,可是刚才若没你舍命相救,也难逃此劫,这就是缘分。以后跟我走吧。有你在前面拉着我,免得我一个人老走瞎道儿。盲人把手伸向土根儿。
作者:姜陌墨 时间:2018-07-12 14:14:20
  好看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8-07-12 17:54:58
  支持,问好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2 22:07:29
  @阿拾的碧眸 2018-07-12 10:28:08
  来支持一下朋友
  -----------------------------
  谢谢!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2 22:09:21
  @风中抚琴 2018-07-12 12:39:09
  支持,问好
  -----------------------------
  谢谢版主!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3 08:36:51
  这时,羊群里闹起了小小的骚乱,高大的公羊追着一只不情愿的母羊,最后公羊终于如愿骑在了母羊背上。土根儿拉住盲人的手,从山后背绕到崖下的山路口儿,松开手嘱咐道,沿着缓坡一直往前走就出山了。盲人摇摇头说,你不相信我?土根儿说,我更喜欢羊。盲人说,也好。
  傍晚,土根儿把羊赶回羊圈,急着凑到灶房的伙计堆里吃饭。土根儿吃了一碗饭,肚子不那么空了,盛第二碗饭时,顺便向老太爷的屋子里瞟了一眼,见老太爷正襟危坐地在吃饭,他独自一桌,只有山月站在一旁伺候着。当土根儿的目光落到山月的脸上时,山月狠狠剜了土根儿一眼,吓得土根儿赶紧把目光移开。再看这边依次是大当家的,二当家的,三当家的,管家……土根儿的目光落回伙计们这一桌,不由自主地将饭碗往桌子上一墩说,这个瞎疯子!同桌的伙计们吓了一跳,说土根儿你疯了?土根儿脸一红说,饭碗没拿住,没疯没疯,吃饭吃饭。
  吃完饭,土根儿往家走。无意发现自家屋顶的烟囱竟冒烟了。土根儿一路小跑回到家,见盲人正在屋子里做饭。土根儿揭开锅盖,心疼得直咧嘴,我就那么点余粮留应急的,你一顿就煮了一半儿。盲人说,我都饿一天了。土根儿讥讽道,就这还想让我跟着你混?盲人说,百年不遇的事儿。土根儿说,百年不遇的倒霉事让我赶上了。盲人说,心疼你的米?土根儿说,心疼也没用,生米都让你做成熟饭了。盲人说,借一顿还你一辈子。土根儿说,你可别说疯话了。吃饱了趁天黑快走吧,再耽搁就出不去红桦谷了。盲人像没听见土根儿的话一样,吃完饭,悠闲地抽起了烟。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3 08:39:36
  这时,院外传来了嘈杂声。土根儿听出是大当家和管家的说话声。他边打开后门边对盲人说,坏了,管家带人找上门来了,你快从后门逃吧。逃得远远的,千万别再回来了。见盲人无动于衷,土根儿急得连忙往后门口儿推盲人,可盲人抱着门框就是赖着不走。院子里传来了大当家的喊声,土根儿住手!你个浑蛋竟敢对先生不敬?盲人趁机挣脱开,吩咐道,土根儿浑蛋还不快给先生看座。土根儿跑到屋子里找来一个三条腿儿的方凳放在盲人屁股底下,小声提醒道,别往后使劲,缺条腿儿。盲人刚坐下,大当家的和管家已来到近前。土根儿见大当家的规规矩矩站在盲人面前说,先生,我爹他归天了。先生未卜先知,定是世外高人,请先生给料理后事。盲人说,我只是四处游走,赶巧在你家门口遇上老太爷……大当家的说,请先生到家里,定有重谢。盲人说,不急。管家凑过来点头哈腰道,都怪我有眼无珠,慢待了先生,请先生恕罪。盲人说,我在山中寻得一处风水宝地,崖上有千年老柏坐镇,崖下泉水潺潺,四季流淌。四周群峰环抱,犬牙交错,老松掩映,厚土绵延,占住这处绝佳土穴,三代之内必出高官显贵,也好脱出现今土财主家风。大当家的说,先生所说正是我家祖辈期盼的。盲人说,为找这处旺穴差点要了我的命。多亏土根儿手快一把将我拉回阳间。大当家吩咐管家道,土根儿救了先生也是帮了我们家。赏土根儿两只羊。大当家的又压低声音问,那土穴的具体方位?先生若有顾虑就先开个价也好。盲人犹豫了一下,有些难为情地说,我漂泊了大半辈子,对钱越来越不亲了,倒是对家的念头越来越重了。多年前我曾暗自发誓,不找到一处奇穴,绝不染凡念。今天要不是老太爷身边的丫头替我讲情,恐怕我这辈子再没机会找到这处绝佳奇穴……管家凑到大当家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大当家连连点头吩咐道,快把山月叫来。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3 08:41:03
  @姜陌墨 2018-07-12 14:14:20
  好看
  -----------------------------
  感谢关注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3 20:04:18
  追更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4 08:32:17
  @风中抚琴 2018-07-13 20:04:18
  追更
  -----------------------------
  谢版主!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4 08:34:42

  趁管家不在,盲人对大当家的说,这处旺穴虽好,只是下葬时会有些麻烦。大当家俯首过来说,请先生明示。盲人命土根儿把门关严,悄声道,第一必须秘密进行,以免日后遭人破坏。大当家的点头称是。盲人接着说道,第二吗……恐怕不太好办。为沾千年老龙柏灵气,需有人背老太爷的遗体围老龙柏转三圈后,从老龙柏正南方入穴,才灵验。大当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皱着眉头叹道,老龙柏正南是悬崖啊,如何入葬?盲人说,重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当家的说,好。一群羊够不?未等盲人说话。土根儿接过话茬儿道,一半儿,一半儿就够了。大当家的要能豁出半群羊,我就豁出命背老太爷下崖。大当家的问,先生你看怎样?盲人点点头说,好。
  正说着,管家领着丫头山月来到了门外。土根儿打开门,见山月的眼睛红肿着,心不禁一颤。大当家的说,山月,老太爷已走了,你以后就伺候先生吧。山月努力克制着抽泣声,苦笑着说,山月听大当家的。大当家的说,好,等安葬好老太爷,你就归先生了。
  按照盲人安排,选好时辰,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带领家人事先把厚重华贵的香柏木棺椁抬到墓穴。大当家的和土根儿轮流背着老太爷的遗体从山背后绕到崖上。大当家的背着老太爷的遗体围老龙柏转了三圈后,又把老太爷的遗体绑在土根儿的后背上,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两根又粗又长的绳子牢牢绑在老龙柏根上。一根绳子绑在土根儿腰间,由大当家的根据土根儿向下的速度缓缓放下。另一根绳子上每隔一尺打着一个死结,土根儿就是抓着这根绳子紧贴崖壁一点一点往下爬。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4 08:35:47

  盲人站在崖下,嘴里不停地叨念着谁也听不懂的咒语。二当家的与三当家的还有家人齐刷刷跪在墓穴边,祈求老天保佑土根儿安全落地。
  直到土根儿双脚落地,盲人才缓缓瘫软地上,浑身已被汗水湿透。在盲人的操作下,大伙将老太爷遗体入殓棺椁,土根儿两眼盯着棺椁里装的许多金银财宝,觉得装在棺材里太可惜了,要是换成粮食,够全红桦谷的人吃上好几年了。全红桦谷的田地几乎都被他们家霸着。他们哪会想着别人吃饱挨饿的事呢?那些诱人的金银财宝,土根儿还没有看够,棺盖就封好了。这时,大当家的一路小跑,已从山后绕道儿,赶到墓地。盲人问,太阳露头了吧?大当家的说,先生,刚露头。盲人命令道,入葬。
  葬完老太爷,盲人拉着土根儿跪在老太爷坟前,当着老太爷后人的面,发毒誓,日后绝不踏进墓地半步。大当家的长长松了口气,毕恭毕敬地说,先生日后就在我家生活吧。也好给我们一个孝敬您的机会。盲人的身子微微向后倾去,土根儿在后面靠住师傅的身子说,师傅这几天累了吧?盲人苦笑着对大当家的说,我确有这个打算,我一直想,这辈子若能找到一处奇穴就在附近安家。我要亲身感受奇穴给老太爷后人带来的鸿福恩泽。我也好跟着沾些微光。大当家的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盲人说,不过,我还是打算住在土根儿家,土根儿家离大当家的不远,一来方便大当家的照顾我,二来我想把身上这点东西传授给土根儿。不知土根儿愿不愿意?土根儿学着大当家的口气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大当家的说,那还不快磕头喊师傅?土根儿恭恭敬敬跪在盲人脚下,磕了三个头,喊道,师傅!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4 08:36:29
  追更,问好,周末快乐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4 08:41:46
  @风中抚琴 2018-07-14 08:36:29
  追更,问好,周末快乐
  -----------------------------
  版主辛苦,周末愉快!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8-07-14 09:03:58
  不要以为版主不在,要记得本座经常用小号流窜作案~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4 20:53:01
  @锦瑟无端倾城 2018-07-14 09:03:58
  不要以为版主不在,要记得本座经常用小号流窜作案~
  -----------------------------
  这太可怕了,呵呵。坚持更新支持版主工作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5 09:33:22
  大当家的和管家领着山月来到土根儿家。大当家的把半群羊折成白花花的大洋送到土根儿手上。土根儿一块未留全交给了师傅。师傅死活不要,说这是土根儿用命换来的钱,自己留着吧。土根儿拿出几块大洋把三间土房修整好。土根儿略知东为大的说法,因为老太爷就住在东屋。他让师傅和山月住在东屋,自己住在西屋,中间隔着一间灶房。
  夜里,土根儿搂着白花花的一堆大洋,兴奋得睡不着,他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吹吹那个。生怕大洋长了腿儿偷偷溜走。
  夜深人静,土根儿忽听到山月一声惊叫,土根儿的心一紧。他将头紧埋在被子里,但还是能隐约听到异样的声音。好不容易消停了。却听到村里的公鸡开始打鸣了。多年来,土根儿一直养成鸡叫早起的习惯。土根儿穿好衣裳,急匆匆走出院子,走了一会儿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羊倌儿了,不用急着早起去放羊了。
  土根儿回到自家门口,坐在石板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渐渐地,天也就大亮了。身后突然传来山月的声音,妈呀!这儿还有个大活人呢!吓我一跳。土根儿也被山月的声音吓得一激灵。但瞬间就恢复了常态,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山月,山月却低着头始终未看他。土根儿看了半天,也没在山月身上找出一丝异常来,他试探地问,师……师傅他没事吧?咋还没起来?山月的脸一红,扭过脸儿,用手捂住嘴,挡着正要打出的哈欠说,他呀,像头猪,睡得正香呢。山月闪身钻进茅房里。土根儿听到哗哗哗的响声,有些不自在,就起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师傅醒来,叫过土根儿:“来,师傅给你算算命。”土根儿报上生日时辰。师傅握着土根儿的手,又将土根儿的身上摸了个遍。叹口气说,先苦后甜?甜也甜不了几日,唉……师傅长叹一声,苦着脸说,你也是个童儿。土根儿问,童儿是咋回事?师傅说,童儿不能碰女人。土根儿说,碰了能咋样?师傅说,丧命。土根儿说,怎样破解?师傅说,不能破解,不过……土根儿连忙问,不过啥?师傅说,你是被那棵老龙柏捉去的童儿。除非老龙柏倒掉,自然可解。土根儿说,我这就把它砍倒。师傅摇摇头说,你人为砍倒,永远无解。土根儿问,为啥?师傅说,从你幼年到现在,和它呆久了,与它渊源深厚,它现在气势正旺,千万伤不得,那样会两败俱伤,三日内必把你带走。只能等老天用风雨雷电把它收走。土根儿问,师傅算算它啥时才能气数耗尽?师傅无奈地摇头,这是天机,天机也在时时变幻,师傅毕竟是凡人,算不出来的。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5 09:34:20
  尽管土根儿每天夜里都把头蒙得严严实实,但还是挡不住师傅那边传来的异样声音。后来,土根儿索性不捂不盖了,这样一来,他反倒觉得听得不够真切。于是,他趁两个人很投入时,偷偷来到灶房听个究竟。只听得他热血沸腾,甚至几次欲冲进师傅的屋子。但土根儿最后还是忍住了。土根儿拿着大洋顶着满天星星向谷堡镇走去。天亮,他走到了谷堡镇的会所门口儿。
  会所是乡间的大赌场。会所由会头们撑起,会头多由本地乡绅、掌柜的组成,大当家的也是会头之一。他们不光财大,还要有良好的诚信,以博民众信任,防押翻船无法兑现赌资。押翻船就是有数目大的赌资齐聚一门押赢,这时需要各位庄家从自身腰包掏钱来填补亏空,也有倾家荡产的危机,虽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但不能不让会头们提心吊胆。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就是赌的风险,赌的就是这股劲儿。
  为确保每次赌船满载而归,会所内供奉各路神仙牌位,整日香火不断,尤其开会当天,几位会头更是虔诚无比。而押会的人为了押得准,有望云、看井、观火等法子来判断所押会门。最流行的是看天上的云彩,并有早看东南,晚看西北的说法,说早上顺着房脊的东南角,晚上顺着房脊的西北角看云彩像什么就押什么。而焚香是必不可少的。
  土根儿不信邪,既不望云,也未看井,更没心思观火。他进了会所就喊,我要押会。会所里的师爷向上推了推圆圆的眼镜问,第一次来?土根儿点头:一回生二回熟,以后我天天来押会。师爷慢条斯理地讲道,押会共有三十六门,每门各有一名称,观音、和尚、老道、状元、木匠、王八、兔子、妓女,丫鬟……每门又有切口与之对应,老道对元极,状元对笔贵,木匠对板柜,王八对河通,妓女对红春,丫鬟对青云……押会数目无限,押对了即有三十倍的赢利,押错了血本无还。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6 08:53:28
  “知道了,知道了。”土根儿说着把五块大洋往柜台一拍,我押“王八”。师爷说,好。若是这一期的签儿出“河通”你就能拿到一百五十块大洋。若出其它签儿,你这五块大洋就……师爷的话还未说完,见土根儿已出了会所门口儿,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会这天,正是谷堡镇的集日。土根儿因睡不着觉,早早就来到谷堡镇,见会所门前搭起了一个大台子,周围聚集了许多小商贩,有卖各种小吃的,还有耍杂耍的……土根儿看得眼花缭乱。
  终于盼到晌午,台下已是人山人海。土根儿站在人群里,见大当家和另外五位会头还有师爷来到台上,他们先给财神爷烧香叩头。随后,师爷拿出一个签筒,筒里装有三十六门签子。会头们每人抽一支签,放在另一个空筒里。又从台下人群里找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上台,在会头们抽出的六支签子里抽出一支签儿。师爷从小男孩手里接过签子,亮给台上台下的所有人看过后,高声宣布:今天的会门是,元极!台下押“老道”的人,自然是喜笑颜开,而多数人是哭丧着脸的。中彩的人有给小男孩买烧饼的,还有买包子的……
  给中彩者兑现完彩金,会头们请的艺人陆续上台了。有说唱呼延庆打擂,薛刚反唐,还有高怀德扫北……土根儿最喜欢看蹦蹦(二人转)。太阳偏西,人群像潮水一样慢慢退去,土根儿却意犹未尽,他恋恋不舍地最后一个离开会所。
  之后,土根儿每次都固执地押“王八”,直到他手里的大洋全押进会所,打了水漂儿,“河通”这门签子终于出现了。土根儿不甘心。这天,师傅问土根儿,那半群羊全放丢了吧?土根儿低着头,师傅,押对一把全能捞回来,可惜我没钱押了。师傅说,财去主人安,金钱原本就是身外物。押会这里边有许多奥妙,以后师傅教你些道法,土根儿说,师傅你现在就教我吧。师傅说,现在不行,今天有份大活儿,李村的大户人家,老当家的李宝财走了。请我们给料理后事去,你这就领师傅去李村。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6 08:54:31

  土根儿跟着师傅一丝不苟地料理完李宝财的后事。李家很满意,给了十块大洋。师傅说,土根儿,日后,在外面你经管钱吧。到家交给师娘。师傅一年比一年岁数大,眼睛又啥也看不见,弄丢了也不知道。土根儿接过大洋小心地装进裤兜里,一路上不时地摸着裤兜。生怕大洋长了翅膀飞走。
  到了家,土根儿把十块大洋如数交到山月手上。哪知,山月趁师傅上茅房的空儿,抓住土根儿的手,偷偷按在土根儿手心里一块大洋。土根儿说,师……师娘。山月的脸腾地就红了,她推了一把土根儿,悄声说,滚!
  后来,土根儿每次和师傅回来把大洋交给山月时,山月都偷着给土根儿一块。有一次只挣到一块大洋,土根儿把这块大洋放到山月手里,山月却一直紧紧抓住土根儿的手不放,直到土根儿心领神会地把那块大洋攥住,她才松开手。
  土根儿虽积攒了些大洋,师傅也把押会的玄机传授给了他,但土根儿始终没有再去谷堡镇押会,他总觉得这样做愧对师傅。
  有一天,趁山月去大当家那里,师傅突然攥住土根儿的手说,土根儿,师傅要走了。土根儿说,师傅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这辈子绝不离开师傅。师傅摇摇头说,师傅在你家,人不人鬼不鬼地呆了九十九天了,师傅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你救过师傅的命,师傅这些年积攒些大洋,那天从老龙柏回来,趁你没在家,把大洋埋在你家茅房东南墙角了。有些事,师傅要叮嘱你,老龙柏不倒,千万不要碰女人。不瞒你说,师傅也是个童儿,当年,我的师傅告诉我,我是个阴童儿,只有找到一处奇穴,在给他人入葬时偷偷把自己的一个小桃木头替身放进棺内或可解。那个刻着我的名字和生日时辰的小桃木替身藏在我身上几十年了。直到找到老龙柏崖下这处奇穴,葬老太爷时我才趁机将它放入棺材里,以为可以躲过这一劫,可还是没能破解我的阴童儿身。都怪师傅那天听了山月无意间替我说情的一句话,动了太深的男女欲念。我虽给人算了一辈子命,原来只是半信半疑,现在我真的信命了。说着师傅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头人儿,咬破中指,将血滴在小木头人的胸口上。递给土根儿说,这是我偷偷新做的桃木替身。师傅走后,你把它藏在东屋的房梁上,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每天天黑前默念三声师傅,师傅就会回来了,我能看到你的所有行为。土根儿说,我也能看到师傅吗?师傅说,若有缘,或许能看到……师傅似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说,可是,山月却很快就回来了。根据两家距离,土根儿估算,山月大概只走到半路就返回来了。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8 07:32:09

  第二天一大早,山月喊土根儿,说师傅没气了。土根儿过去一看,见师傅躺在炕上,像平时睡觉一样,只是身子早已凉冰冰的了。土根儿和山月在大当家的帮助下葬好师傅,回到家。土根儿看着山月灵巧轻盈的身子问,师傅日日耕耘就没有一粒种子发芽?山月说,我背着他吃药了。你知道,老太爷的医术很深,我也跟着学了些皮毛,避孕是最简单的方子。土根儿忽感到后背一阵阵冷风刺骨。山月说,要是……要是你的种……土根儿打断她的话说,师……师娘我累了,你也早点歇着吧。山月看着土根儿的背影惊讶地问,土根儿,你不和我睡?土根儿,土根儿……
  半夜里,土根儿突然听到山月惊叫,土根儿!土根儿!你快过来!你师傅回来了!土根儿犹豫着穿过灶房,来到山月门口儿,借着月光往里边一看,见山月躺在炕上,身上好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双手慌乱地向外扭打,两只脚不停地乱踹着,她好像在极力挣扎,却又始终挣脱不开的样子。土根儿站在门口儿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山月又喊了,土根儿!快把你师傅赶走,他赖在我身上不走了。土根儿说,师傅和你的事我咋好插手。山月说,你师傅已经死了,是鬼在睡我。土根儿说,鬼也是师傅变的,我咋好管师傅的事?山月说,土根儿,你再不救我,鬼就把我折磨死了。土根儿猛地冲进山月的房间,跳到炕上,在山月的身子上方推了一把,他虽未看到什么实际物体,却明显感到一团阴凉的气息被他推开了。山月喊道,土根儿快打,他上房梁了,又跳到窗口了,他跑了……土根儿这才发现,山月的整个身子一丝未挂,光溜溜地裸在了他的眼前。山月的手脚虽安稳了许多,但身子还不停地哆嗦着。山月突然伸出双手,把土根儿搂怀里:“土根儿,你快要了我吧。你要了我,他就不敢再来了。”土根儿感到山月的身子像河底的大卵石,光滑阴凉。土根儿说,师……师娘,等鸡叫就好了,鸡一叫啥鬼都吓跑了。山月说,土根儿你的身子好热呀。土根儿,你出汗了,浑身全是执乎乎的汗。土根儿,可你的枪咋这么软呢?是不是我已经死了,没有一点女人味儿了?让你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土根儿说,师娘,我出去看看师傅走远没。山月松开双手。土根儿来到院子里,冲着屋顶的烟囱说,师傅,我知道你恋着师娘,可毕竟是阴阳两界了,师娘很本分,不要惦记了,快回山上去吧。要是实在放不下,就到西屋来找我,有啥要求就给我托个梦,不要再吓唬师娘了。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8 07:32:58
  土根儿回到自己的房间,虽闭着眼睛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忽听到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到了他头顶停住了。山月说,我害怕。土根儿闭眼睛未搭腔。山月又说,我要被鬼吓死了,我要和你睡一块。土根儿仍不吱声。山月光着身子钻进土根儿的被窝里:“你不是一直在惦记着我吗?现在咋缩头缩脑的了?”土根儿突然问,谁告诉你的?山月说,你告诉我的。土根儿说,我?你啥时候给过我说这种话的机会了?山月说,你想说的话全写在你的眼睛里了,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土根儿说,可你的眼睛里有把尖刀,扎得我浑身是伤。山月说,老太爷是个老醋坛子,我要是流露出一点儿破绽,他还不想法要你的命。土根儿将信将疑地问,这么说……你?山月说,我心里一直装着你。土根儿说,老太爷他?山月说,不提那老畜生了,我以为那老东西一走咱俩就能走到一块了,哪知半道又冒出个师傅来,我寻思你师傅走了,咱俩总该到一起了吧?可是你却……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土根儿说,没……没有,可……可是。山月说,可是什么可是?还不快上来?土根儿翻身骑到山月身上,忽觉后背有阴冷刺骨的冰茬儿钻进脊梁骨里,整个人顿时软了下来。两个人努力了半天始终未能如愿。山月抽泣着说,你的身子咋这么软?还越来越凉,像那个老畜生似的,没有多少阳气了?土根儿说,我……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好像有双冰冷的手在抓我的后背,都抓进骨头里去了。山月说,老畜生?土根儿说,老太爷和你……山月说,那老畜生心有余力不足,总是要我,可是老也不成功,越不成功还越逞能,靠着春药夜夜折腾,折磨得我生不如死。一定是老畜生死了还不甘心,又回来作怪。土根儿说,也许是师傅又回来了。我去东屋看看,你自己睡吧。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15:40:38
  土根儿倒在东屋炕上,还是睡不着。他听到窗外有沙沙的响声,不知是风还是别的什么。土根儿起身,趴在窗口向外看去,院子里的老梨树纹丝不动。弯曲交错的枝干上长着浓密的叶子,圆圆的大月亮在枝叶间半掩半露,落下一大片诡异的影子。师傅和老太爷藏在这里?这时,山月喊,土根儿!土根儿!快过来!快把老太爷打跑。土根儿跑到西屋,见山月痛苦地挣扎着。他一把将山月搂在怀里安慰道,别怕,别怕。山月说,老畜生骑在我身上还想要我,和活着时一样,要又要不成……土根儿说,咋会这样呢?山月埋在土根儿的怀里哭着说,这两个死鬼咋就缠上我不走了呢?土根儿自言自语道,死得屈?阴魂不散?山月猛地将他推开,胡说啥呢?
  盼到天亮,土根儿因心里憋闷,便翻出大洋去镇上的会所。土根儿按照师傅的秘传,看好一门签子却不押,还是固执地只押王八,他每次只押一块大洋,权当是玩。连日来,土根儿每押必输,他把师娘给他的那些大洋全部输光了。这期间,他事先看好而未押的那门签子却都准确猜中。这天夜里,土根儿偷偷来到老龙柏下,摆好供品,放上签子,烧好香,躲到一旁等待翻签。土根儿左一柱香右一柱香地续着,签子却始终未翻。就在天快亮时,土根儿发现签子终于翻了,正是他心里猜的这期要出的签子——“妓女”。土根儿回到家,见师娘刚刚睡着,她因为夜里睡不好,每天太阳露头才开始安心睡觉。土根儿挖开茅房东南墙角的土,见里边果然有个小坛子。坛子里装满了白花花的大洋。土根儿拎着一小布袋子大洋来到谷堡镇会所。师爷问,还押王八?土根儿咂咂嘴儿问,还押王八?师爷说,挺不住了?那就换一门?土根儿说,换换?换哪门呢?师爷问,你想换哪门呢?土根儿挠挠脑袋说,换哪门呢?师爷说,要不,你再想想?想好了再押?土根儿把一袋子大洋撂到柜台上说,想不好呢。反正押啥都是输,早输光早净心。师爷看着满袋子大洋,两眼放光,他手里不自觉地边摆弄着签子边问,要不随便抽支签儿碰碰运气?土根儿说,好呢。好呢。说着从签子堆里随便抽了支签子,上写“妓女”。打进门儿,土根儿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师爷手里的签子。而师爷的眼睛一直盯着土根儿手里的钱袋子。
  师爷低着头,认真地数完大洋,抬起头说,整整一百块。土根儿点点头。就在师爷要把大洋全都收起时,土根儿又抢回了一块说,留一块,留个念想,这回输光了,以后再也不赌了。
  送走土根儿,师爷偷偷告诉要好的老赌客,土根儿这个倒霉货押啥输啥,千万别押“妓女”。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15:44:40
  开会这天,出乎所有人预料,签子竟抽出了“红春”。师爷当场晕倒在台上,几个小会头哆哆嗦嗦地坐在椅子上硬撑着,生怕屁股一离开椅子身子就会软下去。只有大当家的腰板仍然挺得溜直。他是会所的最大股东。他微笑着把三千块大洋递给土根儿。临走还拍了拍土根儿的肩膀说,好样的,拿这些大洋再赢几把,以后比我还财大气粗。土根儿说,不敢不敢。说着又凑到大当家的耳边小声说了句话,除了大当家的没人听到说了什么。土根儿的大洋由原来的一小布袋换成现在的一大袋子,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他拎着大洋没有回家,直接进了大当家的院子。土根儿把大洋放到大当家的前面说,土根儿只是个放羊的,是老太爷和大当家的给口饭吃才活到现在。土根儿这辈子绝不贪财,只喜欢羊,如果大当家的能开恩给我个零头,我买群羊放。其余的全孝敬大当家的。大当家的说,想不到土根儿活得这么明白,这么重情义。你懂押会?土根儿说,琢磨出一些理儿来。大当家的说,和那个瞎货学的?土根儿说,学一些,自己又悟一些。大当家说,那我就把这些大洋替你入股会上吧。以后你就当师爷吧。原来那个蠢货股全输光了,让我给踢出去了。土根儿说,我只替大当家的担个名头, 这些股份和以后会上挣的钱全归大当家的。只求大当家的赏我一群羊,给我有条活路就感激不尽了。土根儿在说到“活路”两个字时特别加重了语气。大当家的说,放心,只要你把会所给我打理好,保你一辈子平平安安。土根儿扑通一声跪下,边磕头边说,谢大当家的。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22:05:31

  土根儿回到家,见山月正在熬药,满屋子都充满了刺鼻的汤药味。他皱了皱眉头问,你要干嘛?还想要我的命吗?大当家都放过我了。山月说,知道你要做大当家的师爷了。土根儿说,这么快?你早就知道了?山月说,天大的好事,我哪能不知道?这不高兴吗。所以……山月伏在土根儿耳边悄声说,放心吧。老太爷的春药,你吃上准能硬三天。土根儿说,三天?山月说,三天。土根儿说,活过三天就死不了了吧?山月说,嗯,哪有三天才犯劲儿的毒药?土根儿说,要不,你再回大当家那去?免得在我这儿遭罪。山月说,大当家的已经把我踢出来了,哪还有脸再回去呢?再说,我也不想再回去,我死活跟定你了。土根儿说,真的?山月看着土根儿说,真的。土根儿把山月抱起来放到西屋的炕上,先扒光山月的衣裳。又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山月说,你行了?土根儿说,再试试。刚要进入。山月说,等等,你师傅来了。土根儿说,在哪儿?山月说,在你身后。土根儿忽觉得后背一股刺骨的冷风袭来,整个人突然软了下来。山月安慰道,别急,再来。山月越是安慰,土根儿却是急得不行。山月端过一旁的药碗,喝了口汤药说,土根儿,喝吧。喝了能硬三天。土根儿喝了一小口。山月接过碗喝了一大口说,像我这样喝,喝少了不管用。土根儿也跟着喝了一大口。山月抢过碗说,对,就这样。说着她又喝了一大口。把药碗递给土根儿。土根儿接过药碗又喝了一大口。就这样,两个人一替一口把一大碗药全喝光了。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22:06:09

  山月搂着土根儿说,知道老太爷是咋死的吗?土根儿说,知道。是你药死的。还有我师傅。山月说,其实不是。那天我替你师傅说完情,发现他并没有真的走远,觉得他似乎有话要和我说。我趁老太爷午睡。偷偷找到他。他躲在山坡的破庙里,像是有意在等我。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说:“你来了。”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就问他咋知道是我?他说脚步声,还有身上的气味。我问他,老太爷真的快走了?他点点头说:“那老色鬼早就让药掏空了,阳气已尽。浑身除了药已没有一点阳间人味了。”接着他问道:“老色鬼把你折腾得够呛吧?”我很惊讶,就问他咋知道的?他说听老太爷与我说话的口气。还有我身上已沾满了老太爷的阴尸气。听你师傅这么一说,我的脸腾地就红了,烧得我浑身不自在。好在他看不见。我说先生我得回去了。他说,老色鬼在利用我干净的女儿身采阴补阳,我再不尽快脱身恐怕就要陪老畜生一路去了。我吓得赶紧停住了脚步。
  山月对土根儿说,人家都说女人来那个碰了晦气,可老畜生却说,见红喜兴,能采阴补阳,延年益寿。以前我一个月来一次,现在被他害得几乎不停地来,身子里的血都快流干了,可他越是见红越兴奋,他靠着吃春药不停地折磨我,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件事除了我和老畜生没人知道。我不知道你师傅是咋算出来的。我对你师傅说,先生,要是老太爷不走,我咋办?他说,那老东西只剩下一口气了,走是早晚的事,只是怕万一再多拖些时日会把我的经血吸干,弄不好走到老东西前面。我吓得哭了,我说我还想生儿育女好好过日子呢。他劝我别哭,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断肠草根,告诉我给老畜生熬春药时放里,让老畜生走得快点。我说先生算命咋还带着这种害人的毒物呢?他说是进山时防毒蛇用的。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22:06:56
  我回到老太爷身边,他还没有醒,我把断肠草藏好。打算晚上给他熬春药时放里,可是我熬药的时候却说啥也下不了狠心。蹊跷的是,老太爷喝完春药,在我身上时间不长就完蛋了。真像你师傅说的那样,估计是春药催的。我把老东西收拾干净,很体面地摆弄好,去找大当家的。大当家的听了却很平静,他好像早有心里准备似的,一点也没感到意外。他从老太爷的屋子出来,进了我的房间。你知道,我和老太爷的屋子紧挨着。大当家的可能是怀疑我趁老太爷突然过世,偷走老太爷身边的值钱物。他在我屋子里翻来翻去的,终于在我的枕头底下发现了那些断肠草根。他说,你药死了老太爷?我吓得腿一软就跪在大当家的脚下。我说,老太爷吃的是春药,不是我药死的。他把断肠草送到我嘴边说,吃了,陪老太爷去吧。我吓得尿顿时就流出来了,只得向他交待了实情。他叮嘱我,对外就说,老太爷寿终正寝,不许提吃春药的事。对风水先生就说是在春药里放了断肠草药死的。敢说错一个字,随时要我的命。
  葬完老太爷,大当家的就和你师傅摊了牌。你师傅对大当家的说:“我送断肠草只是让老太爷早走一两日,免得他再坑已害人。尽管如此,毕竟有我从中推波助澜。我甘愿受罚。只是这次我为老太爷所选墓穴确是一处绝佳奇穴,会福荫后代,百年不衰。为寻这处宝地,我险些丧命。可怜我年过半百还尚为童子之身。种种这些只求换得百日人生。一来,痛痛快快活回男人,二来,百日内老太爷墓地若有异常,也可施些法术破解,以保风水不破,等过了百日也就安妥无碍了。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19 22:07:52
  土根儿说,师傅他?山月说,自己吃断肠草走的。土根儿说,他为啥不逃?山月说,咱红桦谷只有一个出口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里日夜有大当家的人暗中看守。师傅试过多次了,根本逃不掉。他自己不死,会死得更惨。土根儿说,既然大当家的知道老太爷不是被断肠草药死的,为啥还要嫁祸在师傅身上?山月说,第一,棺材里放了那么多金银财宝,担心他日后暴露出去,既遭盗墓贼洗劫财物,重要的是更怕破坏了风水。第二,怕他再为周围其他大户人家寻到更好的墓穴压住他。总之,除了他的家人,任何人知道都得灭口。土根儿说,看来我赌赢了也没能逃掉。山月说,谁叫你一时糊涂贪财来的,要是不贪财好好放你的羊,啥也不知道多好。土根儿说,还不是想攒钱娶你。山月说,大当家的说,只要我把你们师徒俩毒死,就会照顾我一辈子。可是你走了,我还活着有啥意思呢?你师傅虽说是自己吃的断肠草,其实也是我害的。我欠下两条人命,就算现在不死,加上老太爷你们三个死鬼夜里也得活活把我折磨死。说着,山月嚎啕大哭起来,她摇着土根儿的头问,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呢?土根儿冷冷地说,命。
  山月抽抽嗒嗒地说,大当家的已答应找个向阳的山坡,用厚厚的大棺材把咱俩葬在一起。以后咱俩就能天天在一块了,在阴间做了夫妻,下辈子托生人还能做夫妻。土根儿说,这么说,你还是骗了我?山月说,我也骗了自己。土根儿说,你真的陪我一起走?山月说,我比你喝得多。土根儿牵着山月的手说,山月,你摸摸。山月说,你管我叫啥?土根儿说,山月。山月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到了土根儿的脸上。山月问,你好起来了!?土根儿说,嗯。好像是春药的劲儿上来了。
  山月说,那你快上来吧。趁断肠草还没发作,你就可劲儿折腾吧。土根儿终于成功地做了回男人,他气喘吁吁地问山月,你说男人和女人睡在一起为了啥?山月说,生孩子呀。土根儿说,生孩子干啥?山月说,长大了光宗耀祖给咱养老送终呀。土根儿说,等咱有了儿子让他干啥?山月说,当大官呀。土根儿说,不当大官,山月说,不当大官当小官也行啊,起码能压住这些横行霸道的土财主。土根儿说,当羊倌儿……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21 08:48:26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7-21 21:39:18

  
  小说已连载完成。上几张本人在山里拍的断肠草图片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午夜浮尸 时间:2018-07-25 20:34:54
  @杨家强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8-04 13:15:04
  @午夜浮尸 2018-07-25 20:34:54
  @杨家强 :本土豪赏1个 码字光荣 (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午夜!夏日安好!
作者:紫袖兰香 时间:2018-08-04 13:48:32
  支持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8-05 15:42:43
  顶起,问好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8-07 20:18:28
  @紫袖兰香 2018-08-04 13:48:32
  支持
  -----------------------------
  感谢支持
楼主杨家强 时间:2018-08-07 20:19:34
  @风中抚琴 2018-08-05 15:42:43
  顶起,问好
  -----------------------------
  感谢,问候版主!
作者:贾彦璞 时间:2018-09-02 12:13:33
  初来乍到,请多赐教。
  【参赛】-主旋律-炽烈红日之红心永向党_天涯银河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1177-4770-1.shtml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