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心没肺的二货闺蜜,卯足劲把她骗去做她的后妈。(转载)[已扎口]

楼主:布丁爱文学 时间:2018-07-12 16:29:56 点击: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1章错乱终身
  一口气逃回自己和林薇租住的小家,才发现林薇不在家,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六,是林薇雷打不动回家陪她母亲过周末的日子。
  洗了澡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呆坐了良久,才想起来手机还处在关机状态。
  手机刚一打开,唰唰唰冲进来的短信震得她手都麻了,全都是林薇发过来安慰她的话,只有一条是哥哥甄百扬的短信:开机回电。
  不用猜,肯定是林薇这个敬业的复读机把昨天的事,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哥哥。
  自打林薇见了她这个博士哥哥,毫不犹豫地将她最爱的五月天,周杰伦之类的当红偶像打入冷宫,一心一意地把甄百扬视为最神圣的心中偶像尽管,百合已经有了一个博士生嫂子。
  正在犹豫要不要把电话打过去,甄百扬的电话打了进来。
  “哥……”听到熟悉的一声“喂”,百合满身心的委屈突然变得格外脆弱,眼泪唰得流了出来。
  “嗯……怎么打算的?”甄百扬从来不多说废话,他知道这个一向好强的妹妹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建议。
  “我,我想回家。”
  “嗯……我同意。”
  “我当初签新都集团能源公司,就是想去Q市的驻外研究院,离家近嘛!没想到被组织分到了总部。这回好了,我不得不舔着脸申请去研究院了。”
  “回来吧,哥给你接风。”
  “嗯……”百合重重地点了点头。
  三个月后。
  新都集团驻Q市研究院中心会议室,欢迎总部驻点领导的会议正在举行。台上一位从X市总部调过来即将驻点研究院的大领导,正在意气风发地对底下两百余职工代表做表态。
  “喂,迎接这么大一领导,跟咱这种虾兵蟹卒有毛关系啊?非要把我们拉来充人数!”坐在最后面的甄百合悄悄地打了一个哈欠,戳了戳旁边的江雨霏。
  “你脑子还真是一根筋啊!新领导来,我们当然要抓紧一切时机好好认识认识了!”
  江雨霏一双漂亮的水眸白她一眼,又把视线贼溜溜地转到了主席台上,一脸花痴:“我觉得刚刚宣读文件的那个红领带男不错,总部的男人质量果然不错啊,哪像我们这里,个个歪瓜裂枣营养不良!”
  百合撇撇嘴,顺着她的眼神望去,嗤之以鼻道:“我倒是觉得蓝色领带的那个还行,寸头,白牙,桃花眼……有四十岁没?”
  “切别人都说她看起来只有三十,你这是啥眼神?放大镜啊?”江雨霏不以为然地瞪了她一眼。
  “你怎么不说十八岁已经二十年了呢!年纪太大,我对大叔可没兴趣!”百合不屑地收回目光。
  “眼拙了吧!你知道吗?蓝领带在总部的时候,是多少个小姑娘的幻想对象啊!现在就流行大叔配萝莉!”
  江雨霏敲了敲百合的脑袋,挑眉坏坏地笑着压低声音问:“怎么样?有兴趣没?”
  百合抬头一脸窘相:“你怎么比我妈还上心啊,我早戒男人了!再说了,姐姐我可不是小萝莉!”
  “拉倒吧你!你这是破罐子破摔!我今天带你来,就是为了给你挑个男人,快点选个吧!”
  江雨霏兴趣盎然地悄悄地指了指台上的几个头目,脸上兴奋的表情好像即将就会看到甄百合进洞房似的!
  “你以为那是挑白菜萝卜呢!看上就可以拎回家,然后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啊!”
  “挑男人比买菜简单多了!买菜你还得确保包里有人民币,挑男人只需两眼就OK了!”
  “两眼?”
  “看对眼抛媚眼!”江雨霏边说边挤眉弄眼地做示范。
  “又来了!我看你是看走眼!饶了我吧!”百合暗暗叫苦,索性趴在桌子上,准备等着台上的主持人说出那振奋人心的两个字:散会!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白瞎我一番良苦用心!”江雨霏使劲撞了撞她的胳膊,脸上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
  “好吧,你有出息!你有良心!那你给我制造机会去,我一定逮着一个就扑上去!”百合拿这个热心肠的闺蜜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妥协。
  要说来研究院最大的好处是离家近的话,遇到江雨霏这个没心没肺每天热衷于挖掘八卦的90后舍友江雨霏,绝对算是意外。
  不过这丫头,最多也就是体内热血沸腾,嘴上滔滔不绝罢了,难不成一个小小的财务科科员还真有本事把即将成为研究院乌纱帽最高的终极BOSS拿下?
  事实证明,甄百合才是那个容易把人看走眼了的人!因为下一秒,她就后悔刚才说“扑上去”的时候,脸上的饥渴状是否做得太夸张了!
  “这事包我身上了!我回头找我妈商量下!”江雨霏拍着四两胸脯冲她诡异地笑,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地在说:就等你这句话了!

   第2章 淬不及防
  “什么意思?”百合拧开桌上的矿泉水,转头一脸不解地问她,“令堂不是已经去世了么?敢情她去天上当月老还是红娘了?”
  “蓝领带,是我妈的老公!”江雨霏云淡风轻地答。
  “噗”百合刚刚送到嘴里的一口水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给喷了出来。
  原来江雨霏这个老爹是个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二手爹”,名叫年与江,现任局党委副书记。
  这次被派到研究院来驻点,听说是因为他即将被提拔,但是基层经历不多,来这里无非是短时间的“镀金”而已。
  百合在江雨霏对“蓝领带”简明扼要的介绍中,愕然的心情还未平静,终于听到了等候已久的那句话从台上传来:今天的会议议程全部结束,散会!
  多振奋人心的一句话啊,两个多小时的会,就这句话最铿锵有力,真实好听!
  正准备奔回公寓,被江雨霏一边拉住:“我老爹晚上请我吃饭,你也去。”
  “别,还是饶了我吧,我最怕跟领导吃饭。”百合干干地挤出一丝比新闻联播还虚假的笑。
  她现在的岗位是院党委书记秘书科的一名小科员,天天在领导眼皮底下,好不容易周末了,真不想再去看领导们的那些子弹脸。
  “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江雨霏杏眼一瞪,变戏法似的包里拿出一盒swissthins巧克力,遗憾地说:“你要真不去,那我这盒瑞士莲就浪费了!”
  百合两眼放光,手不受控制地伸向那盒金灿灿的巧克力:“姑娘,那是你爹,不是我爹!还是各回各家,各睡各觉吧……”
  “噗莫非是你怕我真的会把你介绍给他?”江雨霏打断百合的话,忍不住低头嗤笑。
  “切”百合不屑地白她一眼,一把把巧克力抢过来:“去就去,我还怕你们吃了我不成?”
  林薇以前说过一句让百合非常赞同的话:得亏你没出生在战争年代,就凭你这点薄弱的革命意志,敌人用一颗巧克力就能让你从刘胡兰变汉奸!
  只不过,林薇只是鄙视她而已,江雨霏每一次都会把她这个致命弱点利用得淋漓尽致。
  吃饭的地方定在郊区的一个农庄,院子里小桥流水,包厢内装修得格外考究,别具一番风情。
  跟着江雨霏走进包间,门刚推开,江雨霏张开双臂向房间里的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怀里扑去。
  百合揉眼看了几眼,才确定这位斯文的男人绝对不是今天台上的“蓝领带”。
  正在尴尬地猜测着,江雨霏满面娇羞地拉着眼镜男的手走了过来:“我的新闺蜜,甄百合。”
  “你好,我是雨霏的男朋友,张齐远。”张齐远绅士地伸出手,嘴角勾起一个优雅的弧度。
  “你好。”百合伸出手,客气地笑道:“难怪雨霏常常把她男友挂在嘴上,没想到脱兔般的小丫头竟然有这么一个斯文帅气的男友。”
  江雨霏娇羞一笑,拉着张齐远坐在旁边开始腻歪。
  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百合真有一种拍拍屁股走人的冲动。这丫头,说是带自己来蹭饭,敢情是怕他们小两口的热情冷落了她老爹,让自己来充当陪客的吧?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百合刚在心里把江雨霏翻来覆去损了个外焦里嫩,包间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穿着一件藏蓝色风衣的年与江走了进来,张齐远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句“年书记”,百合也连忙站了起来。
  “坐,坐!一家人吃饭,别这么客气!”年与江的视线落在百合的身上,脸上露出温润的笑,伸出了手:“甄百合?听霏霏提起过你。”
  百合的脸上腾地泛起了红晕,受宠若惊地伸出手:“您好,年书记。”
  抬眸向这个一进来就让房间的气氛瞬时威严萧肃不少的大领导看去,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身材偏瘦,清爽的短发,微抿的薄唇,略弯含笑的桃花眼里闪着点点碎碎的流光,朦胧迷离,宁静又神秘。
  好熟悉的眼神……尤其是他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时候,好像是在看一个老朋友一样。
  “喂老爹,瞧你一副性生活不和谐的眼神,别把我朋友吓着了!”江雨霏走过来拉着百合坐了下来。
  “咳,咳”年与江似乎对自己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早就 ,淡淡地笑着清了清嗓子,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百合忍在心里的窃笑快憋出了内伤,这是什么父女啊,太奇葩了!
  吃饭的时候,江雨霏果然没有让百合失望,从始至终她都流着口水傻呵呵地笑。眼睛看的却不是桌上的精品菜肴,而是坐在旁边的张齐远。
  也难怪,别看江雨霏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一旦跟男朋友通电话的时候,平时河东狮吼似的说话语调立刻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堪比林黛玉般娇滴滴的声音每次都会让百合身上的鸡皮疙瘩扑簌扑簌碎一地。
  不过,看这张齐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也那怪这个丫头爱得死去活来。百合低头偷偷抿了抿唇,终于找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的软肋了!
  桌上的菜刚转过两圈,江雨霏在接到一个短信之后,抓起张齐远胳膊就匆匆往外面走,边走边嘿嘿地对年与江说:“老爹,我还有个约,我跟齐远先走了,你帮我送百合回家哦!”
  百合闻声抬起头的时候,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只看到了江雨霏冲她调皮地眨了眨眼,“我周末过完再回去哦!周末愉快!”
  “喂”百合连忙站起了身,“我也走”三个字还没冲出口,就看到江雨霏和张齐远飞也似的不见了踪影,她只好尴尬地坐了下来,心里把她这个小闺蜜咒了个体无完肤。
  “这丫头,上班都一年多了,还跟个孩子一样,疯疯癫癫的。”年与江轻轻皱了皱眉,端起酒杯冲百合优雅地扬了扬唇:“你不会也不想陪我这个老家伙吃饭了吧?”
  “哪,哪有。”百合连忙端起酒杯:“我只是第一次跟这么大的领导吃饭,有点紧张,我敬您!”
  抿了一口红酒,放下杯子的时候,百合偷偷看了一眼年与江,见他唇边一直含着儒雅的笑,瞬间忘记了他是高高在上的局级领导,俏皮地吐吐舌说:“还有,您一点都不老,您看着比我爸年轻多了!”
  第3章吃饭
  “咳”年与江像是被食物卡到了喉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俊眉微蹙:“我,已经老到跟你父亲一个辈分了?”
  “呃……”百合看出了大领导脸上的不悦,心里窘得恨不得咬舌自尽。
  怎么能把他跟父亲做比较呢,听江雨霏说,他今年36岁,至今未婚。江雨霏之所以喊他爸,是因为她母亲去世的时候把她托付给了他而已。
  “年书记,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羡慕雨霏能有您这么年轻的老爸,你们俩哪是父女俩啊,明显是兄妹俩!不过我看啊,更像姐弟俩!”
  百合语无伦次地说着恭维的话,可是话说出来,她才知道自己太不擅长拍马屁了!
  “哈哈,”年与江爽朗地笑了一声:“那我不是成了千年老妖了?”
  笑完,他招招手喊来服务员:“有什么甜品,给这位小姐上一份!”
  服务员笑盈盈地打开精致的菜单递上去:“我们农庄卖得最好的甜品就是这个木瓜炖雪蛤,木瓜是园子里自己种的,纯天然无污染,具有非常好的养颜和增加女人第2特征的功能。”
  “好,就来这个吧!”年与江合上菜单。
  闻言,百合刚拿起筷子的手不听使唤地颤抖了一下,筷子猝不及防地从手里滑了出去,“啪嗒”掉在桌上,顺着光滑的桌面滚了下去,落到了她的裙子上。
  不要吧……养颜就养颜嘛,丰什么胸啊!
  “换副筷子。”年与江吩咐服务员。
  “没事!那个什么,甜品就不用啦,我减肥,不吃甜的!”百合顾不上裙子上的污渍,连忙冲服务员摆手,脸上急遽升温,她觉得此刻自己的脸一定比桌上那份红酒鸭脯还要红得妖娆!
  敬业的服务员礼貌地解释道:“我们的食材做出来的甜品,口感细腻,嫩滑可口,而且是经过脂类糖类的合格化验,没有任何副作用。”
  百合看着年与江频频点头,懊恼地咬了咬牙,只好从牙缝里极不情愿地吐出几个字:“好吧,谢谢。”
  服务员踩着高跟鞋嗒嗒嗒走了,年与江看着百合,抿唇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女孩子啊,就算是瘦成牙签,也得把减肥进行到底。”
  什么,牙……牙签?
  百合生生吞下差点吐出来的一口血,下意识地低头向衣领看去。
  虽然不是EFG,但比起A还是绰绰有料吧!败在今天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完全没有勾勒出她这就算不是大“S”也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小“S”的身材,再怎么,也不至沦落到丰胸的地步吧?
  要命的是,还是一个男人给自己点的!
  最要命的是,这个男人还是自己最最顶头的大BOSS!
  最最要命的是,这个大BOSS还是一个帅得过分具体的人!
  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知性、绅士的气质和温暖的亲和力,温润儒雅中又似乎透着与生俱来的霸气,但又不像其他大领导那样面若冰霜遥不可及。
  偷偷地给大领导贴上了几个“标签”,百合觉得脸上更烫了,忙举起酒杯:“谢谢年书记,我敬您。”
  年与江端起酒杯,饶有兴趣地问:“你酒量很好吗?”
  “还,还凑合……”百合心虚的抿了一口酒。
  凑合?呵呵,还真够委婉的。凑合得喝多少,才能醉成动手打人,又神志不清地爬上别人的床?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年与江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但还是被敏感的百合看到了他眸子里的笑意,怎么看都充满了戏谑。
  哼,这是在嘲笑本小姐的酒量吗?
  百合不服气地再次端起刚放下的酒杯:“再敬您,以后您就是我们研究院最大的领导了,还请您多批评指导!”
  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有溜须拍马的潜质!
  “哦?”年与江眼中笑意更浓,轻酌一口酒:“听雨霏说你在给你们院党委书记做秘书,像你这么年轻的女孩,没有几个愿意给领导端茶倒水写稿子做服务工作的,你倒是个例外。”
  “没办法,大学的时候读的就是这种没用的文秘专业,还一不小心读了七年。”
  百合涩然地撇撇嘴,想起刚刚过去的那七年,感觉心上那道已经结了疤的伤口又隐隐有种破土而出的冲动,她的手不自觉地在桌下紧紧揪住了裙子。
  脸上是微醺的红晕,指节却因用力过度泛着可怕的苍白。
  良久,看着她有点失神,年与江清了清嗓子,“趁热吃点东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酒就别喝了,女孩子少喝点酒,尤其是单独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吃亏的!”
  百合忙不迭地抬起头来,才看到那份被服务员吹得天花乱坠的木瓜炖雪蛤,不知何时已经摆在了自己眼前,她一身不吭地拿起勺子,低头小口小口吃起来。
  年与江轻笑着扬了扬眉,难道刚才那句话,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呵,无缘无故赏我一巴掌,我不计较地收留你一晚也就罢了。居然第二天一声不响地跑了,还一口气从总部躲到了Q市来。
  小丫头,既然世界这么小让我又遇到你,那就别怪我慢慢去报那一巴掌的仇!
  第二天是周末,百合一口气睡到了自然醒,看到江雨霏空荡荡的床铺,才想起她昨天答应了老妈这个周末要回家。
  手机刚打开,就看到甄百扬发来的短信:妹妹,如果不想被老妈拉去相亲,这周末就别回来了。过两天,哥哥去你们单位看你。
  不愧是从小到大最疼自己的亲哥啊!百合心里暗暗庆幸,连忙啪啪啪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亲爱的老哥,我这周末加班,帮我转告老爸老妈,我下周回去。
  一想起那个每天把有限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无限地为把自己的闺女嫁出去的老妈,百合万般无奈,回家的激情瞬间灰飞烟灭。
  看着甄百扬发来的“OK”,她轻松地吐了一口气,关掉手机,倒头继续睡去。
  比起女人们都喜欢的刷卡消费逛SPA,百合更喜欢用睡觉来填充所有空暇时间。这种环保节能的爱好从中学时代就初见端倪,并且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地坚持了下来。

   第4章解千愁
  星期一一大早,百合扎着清爽的马尾,抱着一沓高过了自己鼻梁的文件盒站在研究院机关大楼的一楼等电梯。
  一大早就接到办公室副主任周瑜的电话,让她把一楼会议室的文件盒拿回十楼办公室。她已经这样来来 跑了三趟,还好这是最后几个了。
  “叮”
  电梯在八楼停了下来,身后一个莽撞的家伙出电梯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站在电梯门口的百合,她手里的文件盒哗啦啦全都散落到了电梯门外。
  “对不起,小甄,我赶时间开会……”撞她的是劳资科的小刘,满头大汗,一看就知道快迟到了。
  “没事没事,你忙去吧,我来捡。”百合顾不上跟他计较,为了不影响电梯继续上行,只好先走出电梯,弯腰去捡东西。
  小刘匆匆道了声歉,拔腿就往前面的会议室冲。
  百合蹲在地上,长长的棉布裙摆铺在地上,她低头撅着小嘴认真又有点着急地整理着手里的东西,长长的发束垂在脑袋一边,整个人看着就像一只停驻着的美丽花蝴蝶。
  电梯门合上,站在最里面的年与江最后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狼狈地捡着文件盒的百合,剑眉微蹙,狭长的桃花眸里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百合抱着二十多厘米高的文件盒刚回到办公室,周瑜递给她一个喷壶和一把钥匙:“你去十五楼,把年书记办公室里的花浇一下。”
  “啊?这会都上班了,我去浇花,会不会影响领导办公啊?”百合擦了擦汗,有点犹豫。
  “领导要是在,我还会给你钥匙啊!快去吧,年书记一大早就下基层去了,晚点才回来。”周瑜把钥匙硬塞到了百合手里。
  百合给喷壶里打满水,来到十五楼。这里是研究院机关最高的楼层,也是院里给年与江这位驻点局领导安排的办公室所在楼层整个楼层只有他一个人。
  真是高处不胜寒啊!百合走在空荡荡的楼层里,把钥匙刚插进门锁里,就听见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紧接着是年与江那磁性的声音:“喂,赵局长啊……”
  百合一愣,悄悄抽回手,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确信里面确实不是闹鬼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放下喷壶,一手扶着门把手,一手慢慢地把钥匙抽了出来。
  天呐,这个救命的电话来得可真及时!若是真这么唐突地闯进去,看到不该看的或是听到不该听的……百合俏皮地吐吐舌头,猫着腰,拿着钥匙和喷壶悄悄地转身准备离开。
  刚走两步,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年与江那磁性又温润的声音传了过来:“有事吗?”
  百合懊恼地拧了拧眉,转身举了举手里的喷壶,笑嘻嘻地说:“您好,年书记,我来给您办公室的植物浇水。”
  他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进来。”
  年与江坐在椅子里,点了一支烟,眯着眼睛好整以暇地看着给植物小心翼翼浇水的百合,轻轻吐出一口烟:“你们院机关里没有钟点工吗?”
  “嗯?”百合扭头茫然地睁大了眼,不知道大领导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你们主任电话多少?”年与江猛吸一口烟,淡淡地问她。
  “内线,146。”
  看着年与江蹙眉板着脸拨通了电话,百合心里扑通扑通的,生怕自己哪里没做好,连累了整个办公室的人。
  “田主任吧,你们办公室几个人……三个?确实有点多,难怪把人都派来做钟点工的活了。这样吧,你把干部花名册给我送上来一份。”年与江一脸不悦,语气里尽显批评。
  百合连忙尴尬地笑着解释道:“年书记,您误会了。院领导不放心打扫卫生的钟点工进领导办公室,所以,领导办公室都是由党委办公室和院秘书科的员工来打扫整理的。
  见他不说话,又道:“本来应该在您来之前就整理好,今天我来迟了,还请您原谅!”
  “是么?”年与江掐灭手里的烟蒂,浅浅地扬唇笑了笑:“既然你们院领导的办公室是你们打扫的,我的办公室是不是应该至少派个科级干部来打扫?”
  “这个……”百合低下头,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却在心里给这个大领导的工作作风一栏,打了一个大大的叉。
  敢情领导不开心不是因为自己哪里做错了,而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够资格给他服务啊!还真是总部来的领导,这谱摆得还真够牛掰的。
  “没事了,你下去工作吧。”年与江挥挥手,“啪”得又点了一根烟。
  百合感觉自己闯了祸,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她刚走进楼梯,电梯门打开来,党委办公室主任田博拿着一本花名册忧心忡忡地朝年与江的办公室走去。
  “没事,你们不是正在给我找秘书么,就不麻烦你们党委吴书记了,我自己来敲定一个就行了。”年与江拿过田博递上来的干部花名册,边看边问:“有没有专业是文秘专业毕业的?我来这里的任务要做一个调研报告,需要一个专业的助理。”
  “这个有,我下去给您筛选一下……”田博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为这事。
  “你们办公室还有一个文秘硕士?”年与江不等田博说完,指着花名册上百合的一栏信息,抬头问他。
  “是的,这丫头挺机灵的,不过就是经验少了点。”田博笑着说。
  “经验少了好,脑子里不受那么多固有模式的束缚,就她吧!”
  百合回到办公室,刚放下手里的喷壶,周瑜抱着臂一脸不高兴地走了过来:“你怎么搞的,平时干活不是挺利索的么?给领导浇个花都浇不好,这下好了,年书记不满意,还把田主任叫去批评了!”
  百合看着周瑜那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不卑不亢地挺了挺胸:“年书记他的办公室至少需要一个像您这样的科级干部去打扫,而不是我这种小虾兵。”
  自从来到党委办公室,这个周瑜仗着自己是个小领导,不仅把办公室所有的工作任务往百合身上压,就连几个院领导办公室的卫生都交给了她。
  百合每天累得哼哧哼哧,经常晚上还得挑灯夜战写领导的讲话稿,周瑜倒好,不是拿着百合写好的稿子去领导面前邀功,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喝咖啡看杂志。
  “哟”周瑜冷笑一声,满脸不屑:“你这意思是,年书记让你来通知我,让我去给他打扫办公室咯?”
  “可以这么说!”
  百合还没开口,就听到了田主任的声音。他走进来正色对周瑜说:“下周吴书记要参加研究一所的科研报告会,你现在去写他的讲话稿。”
  “这,不都一直是小甄写的么?”周瑜垂下双臂,斜眼看了一眼百合。死丫头,不会连写东西这事也给田主任汇报了吧!
  “她从今天开始要搬上去给年书记当助理,以后办公室的大小事务就辛苦你了。”田主任淡淡的说完,转身笑着对一脸错愕的百合说:“收拾东西搬到年书记对面那间小办公室吧,这是一个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好好干!”
  百合看了一眼气得直跺脚的周瑜,无措地笑着对田主任说:“主任,我觉得我还不适合给那么大的领导当助理……”
  “别谦虚了,你的能力我早就看到了!快去收拾东西,去年书记那报道吧!”田主任信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真诚。
  “好的,谢谢您!”
  百合虽然不知道领导怎么突然会做出这样的人事变动,但她也不好再推辞,只好谢过田主任,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上了十五楼。
  年与江办公室对面的小办公室门已经打开了,百合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办公桌上,整理了一下仪容,忐忑地敲响了对面的办公室门。
  “进来。”
  推门进去,看到年与江正一动不动地专注看着一份文件,没有抬头看她,他手里的烟已经烧成了长长的一节烟灰。
  刚才喊“进来”的人难道不是他?
  百合悄悄地撇撇嘴,上前礼貌地说:“年书记,您好。我是党委办公室的甄百合,正式到您这里报道!”
  《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布丁爱文学 时间:2018-07-13 11:56:29
  喜欢这本小说的亲可以去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爱米小说文学】哦,关注后回复书名就可以咯,这本书的书名是《总裁大叔潜上瘾:纯情娇妻》,注意回复的时候不要加书名号哟,记得公众号是【爱米小说文学】哟,欢迎前来关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