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080】--言情-后会无期

楼主:边城杉子 时间:2018-07-12 17:25:28 点击:4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时间很像门前小河里的水流,总在我们不知不觉间偷偷溜走,还没来及去尽情挥霍,却已经变得捉襟见肘。从前我们这代人一直把80后当做青春的代名词,恍然之间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也不禁感叹人生苦短。
  偶尔闷了也会点上直烟,倚着沙发回想三十年来的风风雨雨:每一次成功每一次失败,每一次沾沾自喜每一次黯然伤神。当然大多时候也会记起曾经同床共枕的那些故人,有时候想想也觉得滑稽,这么多年睡在我身侧时间最长的竟然是他——一个男人,而且足足住了五个年头。在此需要声明一下,本人不近男色,没有特殊癖好,性取向是异性,最大的爱好是追求美女!
  至于这位朋友他跟我一样是个男爷们,却奇迹般的在一张床上滚了五年。记得那时候我十八岁,一个充满清春和活力的年纪,同样是一个充满叛逆心理的年纪,我带着梦想离开学校登上开往北京的列车,从此成为北漂一族。
  赶到北京以后我找了一家商城打工,那位老板在商城里有个店铺,雇佣了我们两名男工四处送货,说起来和现在的快递员差不多,只不过我们的客户是超市,送货量比快递员要大许多倍!商城里的送货员都要提供吃住,为了节约成本他便给我们俩租了一间“公寓”。
  所谓公寓不过名字好听而已,其实就是一间十几平米的斗室,屋子里也只能容纳一张双人床,我在北京漂了五年,便在这里住了五年。
  他的名字叫小奕,初到北京的时候接待我的就是他,经过攀谈得知我们两个是东北的老乡,说起话来便越发亲切,记得当初他说了一句让我始终记忆犹新的话:
  “兄弟,咱们老家穷,在这好好干,遇到什么难事跟哥言语一声!”
  见到小奕让我有了一份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从那以后我门两个慢慢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女友曾经说过:“我们俩即可以托孤又可以托妻”!
  我们之间的故事要从2000年开始说起,记得那时候地铁还是两块钱随便坐的年代,没有无线网,没有智能手机,最可怜的是我们屋子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记得当初的手机只能放放音乐拍个照,而且大多数也只有10万到30万像素。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过的,只是觉得那时候很充实!我和小奕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看书,对待书籍我们俩像是两头杂食动物,不分类型、不分国界,随随便便买一本盗版书也能看上半宿,尽管里面还夹杂着很多错别字、内容也时常缺东少西。
  记得那时候我们下班以后的业余爱好除了偶尔小聚就是窝在居所里看书,很像现在一些网虫玩手机的感觉,生活极其单调。而小奕的生活比我要单调的多,他很少出去参加聚会,当然只有我们俩的时候除外,所以在众多老乡眼里他都是个不合群的异类,很少有人愿意跟他来往。
  小奕是个喜欢咬文嚼字的人,最大的爱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给那些作家和他们书中的主人公找找瑕丝,当然还喜欢用他琢磨出的这些歪理邪说来考验我,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为了某个话题争的面红耳赤,小奕是直爽的同样也是执拗的,不管讨论什么话题他总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记得有一次他捧着《水浒传》坐在我的对面问:
  “杉子,听说北宋的经济比咱们现在还发达?”
  “没错,据说宋国经济占当时全世界的百分之八十,一个七八品小官比那些番邦土著的酋长还要富有。”我回答。
  “这么厉害?一千年前美国还是土著民族!”小奕取笑道。
  “连英国也是。”我随声附和。
  “难怪,连武大郎一个买炊饼的也能住别墅!”小奕说。
  我被小奕气的噗嗤一笑,从他手中抢过那本书,一边翻一边问:
  “哪里写着武大郎住别墅了?胡说八道。”
  “这上面明明写着潘金莲拿着叉竿失手落在西门庆头上,如果她们住平房肯定打不着西门庆的脑袋,看来当初的房价还是很亲民的。”小奕据理力争。
  我笑着摇了摇头,拍拍小奕的肩膀说:
  “兄弟,你想多了,武大郎住什么房子完全看施耐庵老先生的需求,跟北宋的经济没有一毛钱关系。”
  小奕又来了他的那股执拗劲,见这个话题没有占到便宜立即找一个新的话题反击,当时我正在拜读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他接过那本书打量几眼笑着问:
  “你说月亮和六便士什么意思?毛姆为什么取了这个名字。”
  “很简单啦!月亮是闪闪发光的,六便士同样闪闪发光,你说月亮和六便士哪个更贵重?”我反问。
  “废话,当然是月亮。”
  “如果你走在街上遇到月亮和六便士,你会捡哪一个?”我又问。
  小奕没有回答,抬起头看着我安静的等候,我得意的一笑说:
  “换做谁都会去捡六便士,毛姆告诉我们: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别把自己想的太清高了,世人都得靠牛奶面包过日子!”
  小奕仍旧不肯善罢甘休,把他的书合上摆在我面前问:
  “水浒这两个字又该怎么解释?”
  我眨了会眼睛倒头躺在床上,带着戏虐的口吻说:
  “睡觉!待会没准会梦到施老头,我去请教一下他老人家。”
  记得还有一次小奕盯着我追问,为什么大仲马会抛弃他的糟糠之妻卡特琳娜,我笑着回答:
  “也许是卡特琳娜曾经有过外遇吧?美塞苔丝可能就是她的原形。”
  “证据呢?”小奕追问。
  “两百年前的事我去哪给你找证据?同志,专家都是不需要证据的,你看那些红学大师,他们解读曹雪芹的时候哪个有凭有据?不过都是推论而已。”我无奈的回答。
  当初的我们就是那样稚嫩,却始终充满希望,我们坚信可以从北漂的队伍里脱颖而出,由打工仔变成老板,我们更加坚信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
  后来我一点点长大了,开始去结识异性朋友,看书的时间被压缩的越来越少。从渐通人事到初尝禁果,分分合合的接连谈了几个女友,但是每晚睡在我身边的一直是小奕,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北京的房价不如武大郎他们家的亲民。
  小奕依旧和从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对我的生活作风有了意见,记得那次我拿着一首写给女友的诗在他面前显摆,小奕打量几眼淡淡的说:
  “不错,像苏东坡。”
  正在我洋洋得意之时他继续说:
  “你们还真是差不多,找女人的时候一样生冷不忌,依我看你可以多去夜总会转转,说不定也能娶个像王朝云那样的花魁!”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我反唇相讥了一句。当然为了改变小奕的态度我开始谋划着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但是小奕这家伙执拗得很,我介绍的他跟本不去见!
  就这样过了两三个年头,直到05年的时候小奕终有交了女朋友,而我们两个之间的嫌隙也就此产生!
  小奕的女朋友名字叫琳琳,是我们隔壁超市里的导购,我们原本都是老乡,而且家里住的不是很远,只是从前不曾相识而已。琳琳是个名副其实的美女,高挑的身材、精致的模样.圆圆的鹅蛋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每次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调皮的酒窝,举手投足间颇有些明星范,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有扑上去的冲动。
  明星范的琳琳同样有着开放的性格,由于大家都是老乡,所以常在一起聚会,偶尔哪个喝醉了带她出去开房也是常有的事,说她是共享单车一点也不过分,而且还是豪华型的,物美价廉!当然这些人里面不包括小奕,他是很少出去聚会的,即便我生日的时候也要单独请我。
  跟琳琳有过关系的男人很多,但是大家只是往他身上花些钱,谁也不愿意承认是她男朋友,毕竟把共享单车骑回家里即没有档次也浪费资源,所以她始终是个无主之花!
  由于小奕的抠门所以他们很少接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意外的碰上了头。最初小奕提起此事的时候我是极力反对的,拍着桌子对他说:
  “跟谁谈对象都可以,就是不能找琳琳,马上跟她分开,否则我不认你这个朋友。”
  小奕笑了,看着我的眼睛问:
  “为什么不行?”
  “就是不行。”我霸道的回应,当然自己也觉得有些过份,只好压低了几分声音问:
  “你整天挖苦我,今天我倒想问问你,你的爱情观是什么?琳琳跟你合适吗?”
  小奕拿出一个棕色的笔记本,打开首页放在我的面前,上面写着两行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记得这是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的诗,当时气的肺都快炸了,狠狠的推了一把小奕喊道:
  “那个琳琳能跟卓文君比吗?”
  “怎么不能?卓文君认识司马相如的时候是个小寡妇,人家照样成就一段千古佳话,琳琳不是还没嫁过人吗?”小奕据理力争。
  我被彻底打败了,气呼呼的摔门而去,当然我也不肯就此善罢甘休,思量再三绝定去找琳琳。
  我们约在一处大排档见面,本来只是打算请她喝一杯果汁把话说清楚,让她主动离开小奕。不成想这丫头故意坑我,刚刚坐下便笑嘻嘻的说:
  “杉子哥,你也太抠门了吧?听说你请客我可是连午饭都没有吃,难道就打算用一杯果汁把我打发了?”
  我虽然对她已经没有非分之想,但是为了小奕陪她吃顿饭也是可以的,于是很慷慨的说:
  “你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
  五分钟之后我知道自己上了当,原因很简单,琳琳的死党张晓美童鞋带着她的男友东东出现了,不用问也知道他们是来打土豪的,而我理所应当做了冤大头,白白花了三四百的烧烤钱,一句正事也没来得及说。
  看见这个数字的朋友肯定都会认为我很抠门,竟然为了三四百块钱心疼,对此我需要解释一下,当初是05年,央行还没有大量增发货币,人名币的购买力也是很强的,我的月工资只有两千左右,三四百块钱吃顿饭多少有些奢侈。
  得知我约琳琳吃饭小奕终于有了反应,记得那一天从中午开始便下起了雨,商城里的客人很少,来进货的也不多!他早早的请了假带我出去喝酒。由于时间比较宽松所以那天就多喝了几杯,小奕喝的有点高,拉着我的手泪水滴滴滚落,我看着他的表情有些诧异,疑惑的笑着问:
  “高烧了吧?怎么跟生离死别似得?”
  小奕拍拍我的肩膀说:
  “杉子,这些年我一直像亲兄弟一样待你,今天跟我说句实话,如果你喜欢琳琳,我可以把她让给你!”
  听到这话我的泪水也不由自主的在眼眶里打转,拉起小奕衣领沙哑的嚷道:
  “你小子拿我当什么人了?难道我没拿你当兄弟吗?”
  “那你为什么要请琳琳吃饭?”
  “让她跟你分手。”说完这句话我发现小奕的表情有些不对,这才想起是自己语气太过直白,反倒更像是对琳琳有所图谋,于是狠狠的推开小奕解释道:
  “我是怕你吃亏,她不是个好女人,跟她在一起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听了我的话小奕突然笑了,带着泪痕说:
  “没想到你也会变得这么世俗!都说她多情你亲眼看见她跟谁睡过觉?你和她的关系不是一直也挺好吗?难道她跟你睡过?”
  “没-有-啊!开什么玩笑?”我淡淡的说着坐回到椅子上,清清嗓子问: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是那样随便的人吗?”
  小奕闻言笑了起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
  “瞧把你吓的,我只是随便说说,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漂亮女人就像明星一样,难免有些或多或少的绯闻,琳琳常说:‘只有外表开放内心保守的女人才最讨男人喜欢’,我就很喜欢她这点!”
  小奕在诉说这段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些许得意的表情。我突然觉得异常恶心,比醉酒的时候还要严重。为了不让小奕认为我是在争风吃醋只好闭口不谈这个话题,站起身直奔厕所。作为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对于贞操的概念是很模糊的,我们每个人都曾做过一些冲动的事,或对或错,但是凡事都有个尺度,共享单车不该放在家里。
  记得那天我们喝了很多的酒,从下午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钟,醉酒的小奕打了琳琳电话,随后趴在桌上昏睡过去。
  半小时左右琳琳来接的我们,这时候已经雨过天晴,琳琳扶着小奕走在前面,我摇摇晃晃的跟在身后,想想小奕幸福的模样我不禁感觉到一阵酸楚。
  记得那个时候我的酒量好像还是蛮大的,把小奕送回寝室的时候头脑还算清醒,假装绅士一笑对琳琳说: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什么时候学会怜香惜玉了?以前怎么没发现?”琳琳取笑道。
  我没有说话率先迈步走出房门,琳琳轻笑着跟在我的身后,默默的走了一段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开口说话,这个时候琳琳淡淡一笑问:
  “很久没陪我压马路了,不想说点什么吗?”
  “想,说点你和小奕的事吧!”
  “我和小奕很好!有什么可说的?”
  “他是个好孩子,你配不上他。”我终于鼓起勇气把这句话硬生生的说了出来。
  “这得小奕说的算!”琳琳波澜不惊的反驳道,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小奕不知道你的事,你是在骗他,这么做不道德。”
  “你不是知道吗!可以告诉他!”
  我气的吐了吐舌头,尽管我和小奕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很多话也不能直说,毕竟我受过很多年正规教育,不能像碎嘴的农妇一样信口开河!也不能像有些政治家一样吐字如粪土,更何况这种事讲究证据,凭空说了小奕也肯定不会相信。迟疑半晌我很是无奈的说:
  “小奕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好好珍惜,如果不是请放手,我不想小奕被人伤害,也不想咱们成为陌路,以后见了面连句话都没得说!”
  琳琳点点头,淡淡一笑岔开话题:
  “我到了,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找个好人就嫁了吧!我说的是真心话。”
  “不装你能死啊?”琳琳说着迈步离开,用很优雅的姿势跟我挥了挥手!
  我醉醺醺的返回寝室,从那以后没有再干预他们两个之间的事……
  仅仅两个月时间小奕就像变了个人似得,不再安分守己的工作,白天稀里糊涂的上班,每次走进库房就爬在桌子上睡觉,任凭我自己一件一件的装货卸货;到了晚上他便去一个包姓老乡的装卸队帮忙,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钱串子。
  后来他还认识了一帮混混,装卸队没有活的时候便出去卖光盘,每次看到他大衣里那些裸露的光盘封面我都觉得好笑,低声询问:
  “看过吗?就拿出去卖?这明摆着是在骗人?”
  小奕嘿嘿一笑,把大衣叠好塞进床头柜里。我苦口婆心的说:
  “找个兼职可以,不过你干的这行是不是有点太低俗了?”
  “都是为人民服务,行业不分贵贱!”小奕说着麻利的脱掉衣服上床睡觉……
  尽管小奕这么忙碌他的经济危机没有缓解反倒是越发严重了,我们两个一整天都在库房里忙活,中午没有时间回商城吃饭,因此老板每月多给150块钱的补贴,让我们就近买快餐吃。当初的外卖还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所以每天中午总得有人忙里偷闲出去买饭,认识琳琳以前都是小奕抢着去,买回来我们两个一起吃。
  当然在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会把补贴钱给他,作为我的饭费。自从认识琳琳的那段时间他从来没出去买过吃的,每天等着我买饭回来一起吃。或许是时间长了有些过意不去便时常出去四下库房里蹭饭吃!
  还有比这更可气的,小奕原本是我们公认的好孩子,他是个孤儿,六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就此改嫁,把他留给寡居的奶奶的相依为命。小奕在外面打工赚钱每个月都会把大部分工资寄回老家给年迈多病的奶奶,所以从前尽管他有些小气我们始终把他看成一个好孩子,但是当初为了省钱他竟然延迟到45天寄一次!想想不免叫人有些心寒!
  与小奕的窘境相比琳琳过的很是奢侈,手机是最新款,羽绒服是最新款的,隔三差五就要去买一次衣服。我看了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这丫头更适合去傍大款,跟小奕谈对象实在太折磨人了,不禁让我想起一位解签大师的偈语:一定是上天要整你,才会让你们在一起。
  小奕对此倒是不以为然,依旧沉浸在他的幸福生活之中,每次打电话总是津津有味的说个没完,叮嘱琳琳饭前先喝一杯温开水、晚上要把杯子盖严、坐公交的时候别忘了带垫子,小心着凉……
  这位暖男的表现我很是无语,也不知他养的是老婆还是闺女?对于一个安份的女人来说找个踏实肯干的老公是件很幸福的事,尽管在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能有一份踏实的生活也同样很难得!毕竟很多人都生活在泡沫里!很多大款还完外债都会变得一无所有。
  可琳琳偏偏不是个安份的女人,她即追求物质生活更追求精神生活,她需要的是即能挣钱又能哄他开心的男人。而小奕不是,小奕对于琳琳来说不过是一台能赚钱的机器而已,他越为赚钱忙碌和琳琳之间的距离也就越远。
  两个月又这样过去了,我又开始听到了一些关于琳琳的风言风语,当然绯闻总是有真有假,而且又总是真假难辨,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也只好劝小奕让他多去陪陪琳琳。开始的时候小奕好像没听懂,只是一边答应着一边傻笑,时间久了他好像又听懂了什么似的,抬起头看我两眼,似乎在显示他明白了我的心意。偶尔闲聊我也会问起;
  “小奕,你跟琳琳开过房吗?”
  “拿我当什么人了?”小奕白了我一眼说。
  “犯什么傻,兄弟?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保守?”我取笑道。
  “我跟你的爱情观不一样,我最看中的是心理需求,不像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小奕不屑的挖苦道。
  “柏拉图的书看多了吧?没错,我是穿着制服的流氓,但是我生理正常,你正常吗?不会有毛病吧?”我反唇相讥,对于一个故意把荷尔蒙隐藏起来的男人我必须得鄙视他一下。
  对于花魁女和卖油郎的爱情我是不看好的,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眼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越陷越深心中很不是滋味,而且还拉不住,只能在心中默默的诉说:
  “也许是好事,很多时候只有摔倒了你才会看的更清楚!”
  一个礼拜以后关于琳琳的风言风语更多了,而且那位男主也渐渐的浮出水面,但是小奕仍然不知道,他照旧像从前一样风风火火的忙着赚钱。
  这天中午我和小奕坐在库房里吃炸酱面,隔壁的小武跑进来坐在小奕跟前笑嘻嘻的问:
  “八哥,你家嫂子呢?怎么没来一起吃饭?”
  以前大家指指点点的说小奕都是在背后,小武第一次把这话讲到了明面上,我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起身扯住小武的衣领把他摁在墙角,带着威胁的口吻说:
  “你给我记住了,小奕是我兄弟,谁再敢取笑小奕老子打残他。”
  “有本事去打于子,跟我耍什么威风?”小武郁闷的回应道。
  “我会的,只要敢欺负小奕老子都饶不了他,滚。”说到此处我一把推开了小武。
  眼看着小武迈步出门小奕莫名其妙的问:
  “怎么了?”
  “没事!吃饭。”我没好气的说……
  对于小奕被人欺负我是无法容忍的,决定要为他出头,但是于子这家伙滑的很,始终躲着不肯跟我单独接触,我接连去了两三次他的住所也没有找到人,打电话也不接!
  就在我绞尽脑汁要去教训于子的时候意外出现了,那个日子至今我依然还记得——11月30日,农历十月二十九!我们商城里一个叫文蕾的女孩过生日,十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给她庆生,小奕反常的参加了这次聚会,而且还买了件很像样的礼物!
  大家伙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很是尽兴的样子,文蕾坐在我的身边,盯着我的眼睛问东问西,似乎是想看出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而我则摆出一份坦诚的模样逐一回答!差不多九点左右,我另一侧的小奕有些醉了,伏在我耳边低声问:
  “听说了没有?琳琳和于子有一腿?”
  “胡说八道,这种事不能乱说的,得有证据。”我低声回应了一句。
  “我去问问。”小奕说着起身就要离开。
  我一把摁住他劝道:
  “等醒了酒再去,借着喝酒闹事让人笑话,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其他朋友似乎看出气氛有些不对,纷纷端起杯子轮番敬酒,这个话题也便就此打住。又喝了一轮之后文蕾的好友婷婷来到我的面前,笑嘻嘻的问:
  “杉子哥,今天我们蕾蕾过生日,你的礼物呢!”
  我一拍脑门说:
  “瞧我这记性,忘记买礼物了。”
  周围立即传出一阵唏嘘的声音,我笑着解释:
  “待会我买单,算是补偿。”
  “好吧!原谅你一次。”周围的朋友出言解围。
  “别听他的鬼话,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能没买礼物?肯定是留着偷偷的送给蕾蕾。”婷婷不依不饶的说。
  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周围那些炮仗们的引信,纷纷异口同声的呼喊:
  “拿出来、拿出来……”
  我脸色涨的有些发红,不知道该找个什么借口推脱,这个时候婷婷继续煽风点火:
  “五个数时间,再不拿出来我们可要搜身了。”
  周围其他人立即做出表态,一个个蠢蠢欲动准备给我搜身。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面对这么赤裸裸的威胁我也只有投降的份,从怀里拿出一张贺卡递给婷婷:
  “就这,你看吧!提醒你一句,偷看私人信件是违法的。”
  “我明天去投案自首。”婷婷满不在乎的打开贺卡随即念叨:
  “我很吝啬,只能送你一个肩膀,在夜晚降临的时候,伴你步入梦乡;我很吝啬,只能送你一个肩膀,在慢慢人生路上,为你把风雨遮挡……”
  这个时候文蕾上前猛地抢过那张贺卡,白了婷婷一眼说:
  “讨厌,人家的东西随便乱看!”
  那些好事的朋友立即起身呼喊道:
  “抱一个、抱一个……”
  婷婷看向我笑着说:
  “杉子哥,你可真够抠门的,这么个东西就打算把我们蕾蕾骗进怀里。”
  我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站起身子,心里明白作为男人这个时候就应该主动一点,有些机会失去了就再也没有了!正当我准备迎接幸福的瞬间手机突然响了,我有些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琳琳的声音:
  “杉子,小奕和于子打起来了。”
  我此刻才发现小奕已经不在,当即追问:
  “你们在哪?”
  “于子的寝室!”琳琳的语气从惊慌中缓和了几分,毫无底气的说。
  我已经顾不得追究琳琳,当即挂断电话起身就要离开。这个时候文蕾拉住我的手说:
  “不许走。”
  “我去看看,很快回来。”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已经毫无顾忌的甩开了文蕾的手。
  “你不用回来了。”文蕾冷漠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很清楚走出这扇门意味着什么,但是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我有自己的做事原则,如果换做别人我可以不管,但是小奕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脾气执拗,万一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我肯定会抱憾终生,而且今天他本就是来给我捧场的,我不能不管。至于文蕾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只能希望她能够理解我的处境!
  于子是我们商城辉云百货的送货工,他门老板为图省钱干脆在库房后面留出一小间做宿舍,这间宿舍本来住着两名送货工,其中一个是房山的所以经常回家住,这间屋子多数时间只有于子一个人,为他省下不少泡妞开房的钱。
  辉云家的库房距离我们吃饭的小店并不是很远,情急之下我打了出租车,只用了几分钟便赶到库房门口,正好看见赤身裸体的于子和裹着毛巾被的琳琳!
  事后我问过小奕,他说不是听特意去捉奸的,只是想跟于子聊聊把事情问清楚,谁知那小子鬼迷心窍管顾着和琳琳鬼混竟然忘了锁门,小奕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巧撞见了两个人翻云覆雨的一幕。
  小奕不是爱打架的孩子,以前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会动手,但是面对这一幕哪个男人又能压得住火气,所以进门之后干脆的冲了上去。
  于子没有穿衣服,所以开始的时候占了下风,但是他明显比小奕高出半头,所以局面很快扭转了过来,小奕脸上被重重的打了两拳。就在这个时候我赶到了,这下我们有了压倒性优势,于子再也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趴在地上一边挨打一边嚷嚷:
  “琳琳就是那么个人,都说不上跟过多少男人了,你们犯得上非得跟我较真儿吗?”
  听完这话我便停了手,虽然我痛恨于子,但是他并没有什么错!小奕自然不甘心,转过头看向琳琳问:
  “给我个交待!”
  “都看见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咱们走!”没等琳琳说话我便拉着小奕迈步出门!
  第二天早上,辉云的老板赵叔找到我们老板,假装漫不经心的说:
  “昨天几个孩子喝点酒在我们那干起来了,把于子给打进了医院!”
  我在一旁没好气的回应:
  “小奕也挨打了,待会我们也要去医院检查,于子想要医疗费我们这没有,让他去派出所报案好了。”
  “倔小子!就你爱惹事。”赵叔笑骂了一句继续说:
  “我还犯得上跟你们要钱?咱们都是邻居,以后你们不许再找于子的麻烦!”
  我们老板象征性的批评了小奕和我几句,亲自去医院把于子接了出来,这件事就此画上了句号!
  事后于子见到我们再不敢抬着头走路,琳琳也变得消停了许多,脸上少了许多化妆品的痕迹,或许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本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但是没想到才刚刚开始,这世上本没有太多解不开的结,只是生了太多好事的人。以前大家只是背后议论小奕,现在终于转变成了当面嘲弄。很多人当着小奕的面总爱提及琳琳或者于子,使得这两个名字名字一直在小奕耳边围绕。
  记得有一天我从库房回到商城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丁丁正在和小莉说话:
  “昨天我看见琳琳又买了一件羊毛衫,八百多呢!真让人羡慕。”
  此刻小奕正在整理货架,他的脸色异常难堪。我的心又是一颤,凑到丁丁跟前说:
  “背后编排人都是老太太们的营生,你不会是到更年期了吧?”
  “你才更年期呢!”丁丁抢白道,不过她的声音显然没了那么多底气!
  当然即便我是一面墙也不可能挡住所有的风,虽然跟同事们急过很多次,但是这阵风依然没有停歇!有时候我会躺在床头上安静的思考,想知道她们到底为什么嘲笑小奕,后来我明白了,她们嘲笑的不过是小奕的痴情而已,看来吃不到葡萄的人真的会嫌葡萄酸!
  小奕的离开是很突然的,大概过了两个礼拜以后,记得那天晚上文蕾说要请我吃饭,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贺卡还给了我,我很是绅士的笑着接回贺卡塞进怀里,然后举起杯子把里面的高度葡萄酒喝光,站起身子在吧台结了账迈步离开!
  一个人走在街上感觉分外凄凉,这个时候婷婷给我发来了短信,她说我应该向文蕾道歉,我回复说不知道错在哪里!婷婷告诉我:别跟女人讲道理!
  婷婷是对的,但是爱情这东西凭的是感觉,爱情的基础是信任与理解,当然在这个时代找到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很不容易,但是理解总该有的,如果没有那么继续纠缠也没什么意思。我不喜欢太过斤斤计较的女孩,如果连一个小小的浪花都经受不住,两个人又怎么可能同舟共济去乘风破浪?
  就在我假装走出失落的刹那手机再一次响了,看看来电显示是小奕的名字我便接通了电话,里面响起他的声音:
  “你去哪儿啦?”
  “在街上转一会!”最近我们俩也有了一点裂痕,因为那件事小奕似乎对我也疏远了,应该是因为我隐瞒了琳琳以前的事,但是我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当初我已经极力反对过他们!即便作为最好的朋友我也已经仁至义尽,那些超越道德底线的话我不能跟小奕说。
  “你转吧!我走了!”小奕淡淡的回应。
  “去哪?”我惊讶的问。
  “没想好!”小e说话的声音更低了一些。
  “什么时候的车?”我问。
  “8:30”小e回答。
  “我去送你!”说完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6:40多了,便匆忙的走进一处地铁站入口,坐上赶奔北京北站的地铁!
  当我拿着站台票走进候车大厅的时候,一个安姓朋友正坐在小奕身边闲聊,由于那个安姓朋友说话比较轻浮,所以我们接触的很少,也不愿当着他的面多说。我便把小奕叫到人少一些的角落,直截了当的问:
  “你要去哪?”
  “我想先去哈尔滨,从小就有个梦想要去看看冰灯,总没机会去!”
  “转转也好,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我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也许他是对的,这个繁华的都市的确没什么值得留恋!我知道他最近的财政赤字很严重,而且上个月的工资已经发了,而这会又是月初,估计老板娘不可能给他拿太多钱,于是掏出兜里仅剩的一千多块钱全部塞进小奕手中。小奕不肯要,我笑着说:
  “等你以后有了钱再还我,拿着吧!”说完我把钱塞进小奕兜里。
  小奕从包里拿出那个棕色的笔记本递给我,我打开一看上面又多了两行字:愿你能真心实意的对待每一位恋人,愿有人能真心实意的爱你!
  随后我们回到候车席,小奕和安姓朋友闲聊了一会,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直到把小奕送上列车。当我从候车室出来的时候空中落下鹅毛般的雪花,我仰起头看去,觉得这就是我的泪水,因为送走了最好的朋友,当然也可能是小奕的!
  那一夜我始终没有睡,回想着五年来的一幕幕,回想着我们两个人的变化!凌晨的时候接到小奕的一条短信:
  “我很好,你放心!”
  “我知道!”我回复。
  从那以后再没了小奕的消息,因为他的手机关了机,可是我一直坚信他过的很好。眼看着到了年关,虽然越发忙碌但是老板始终没有找到新的员工,我便在忙碌中度过了这一年冬天,虽然很累但是日子过的充实了许多,正好借此摆脱糟糕的心情。
  眼看着到了春节,又是回家过年的日子。虽然已经过了同乡会的年代,但是我们这些老乡还是喜欢一起买票一起回家,也好打发路上无聊的时光。因此我们早早的通知了一位代售点的阿姨帮忙买票,而且这一次运气似乎很不错,那位阿姨竟然帮我们买到了十几张下铺,对于春运高峰期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当我拎着皮箱走进候车室的时候看见琳琳也在里面等车,她和几个朋友正聊的尽兴,见到我以后那灿烂的笑容渐渐敛去。我和其他几个人打了招呼,随后找了个空闲的位置坐下,拿出手机开始打单机游戏,不再理会她们。
  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开始检票了,登上车厢以后意外的发现琳琳坐在我的对面。我很想像对待文蕾那样给她一个绅士的笑容,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们俩安静的坐了一夜车,谁也没有说话。其他朋友都知道我们之间的过节,所以也没人上前搭讪。
  天亮的时候琳琳拿起她的包放在我面前,然后起身出去洗漱,回来的时候端了两盒泡面放在餐桌上,把其中一盒推给我,低下头一边吃一边用很低的声音说:
  “我对每一个男人都是真心的!”
  我差点气乐了,冷哼了一声回答:
  “没看出来。”
  “你自己想想,是我在玩弄你们,还是你们这些人渣在玩弄我?谁稀罕你们那点钱?如果想赚钱我完全可以去傍个大款,哪还犯得上跟你们玩?我也想找个好男人过日子,是你们把我当成了玩物!”琳琳冷冰冰的说,我平生第一次从她的话里听出了恨意,和从前嬉笑天真的神情截然相反。
  “那小奕呢!”我理直气壮的问。
  “被人玩弄习惯了也就习惯去玩弄别人!小奕是个天真的孩子,他喜欢白雪公主,喜欢童话故事里的爱情,他最看重第一次,小奕要的我没有,也许你说的对,我配不上他。”琳琳说着缓缓落下两行泪水。
  我不在看她,低下头开始吃方便面,想想或许她恨我要甚过我恨她吧!迟疑了好半晌低声问:
  “有小奕的消息吗?”
  琳琳拿出手机,找出一条短信放在我的面前,上面写着一首小诗:
  《后会无期》
  我一个人走了,
  消失在你的人海,
  挥挥手告别,
  不必再说拜拜;
  我静静的走了,
  独自去徘徊,
  也许应该感谢你,
  给我这次意外,
  让那原本平凡的世界,
  多了一份精彩;
  迈步走下你的舞台,
  再不敢用心寻找,
  再不敢放手去爱,
  最后一次痛彻心扉,
  作为对你深情的告白!
  正如小奕这首诗上所说,他跟我们彻底断了联系,听琳琳说06年的时候他奶奶也去世了,从那时起这个孤儿再没有回来过,只是后来我的卡上凭空多了两千块钱。
  而琳琳却一直和我都有联系,偶尔发个信息相互问候。迄今为止她还是一个人!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却越发变得天真,也想去找个卖油郎过日子!
  迄今为止小奕的笔记本始终放在我的抽屉里,尽管曾经搬过几次家,尽管更换过几次电脑桌!或许我也是小奕的心结,他不想见我也不想再回忆过去,而我也没有刻意去找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小奕有、琳琳有、我也有,自己的结只有自己才能解开,谁也帮不了谁。
  我只能默默的祈祷:愿小奕过的幸福,愿后会有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姜陌墨 时间:2018-07-12 20:55:19
  我竟然看完了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07-13 20:00:59
  支持,问好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8-07-14 09:04:06
  不要以为版主不在,要记得本座经常用小号流窜作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