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忽如寄

楼主:纪凉染 时间:2017-07-29 09:42:13 点击:538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从忘川河来,要到那不归山去。
  ——序
  佛说: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
  大抵这个世界本就不过是一地狱,人是为何而来,又是为何而走。虽参不透,却知人的这一生都在妄想中成长。也许这个世界是为了让人学会痴妄。
  我端坐在屋内的深色的乌土圆桌上,用自己仅剩不多的气力支着脑袋。
  我开始沉下心,静静的想。人的一生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花无百日红,人也一样。到了一定的年龄,生命也在随之静静的消逝。有人说,生命的历程很短暂,有人却说,这漫长煎熬。想死的还在世上停留,不想死的却早早离去,人的一生究竟是妄想还是煎熬,也许,两者都有。
  我依旧沉下心,静静的看。早已入春,却依旧没有春天的生气。
  窗外雨不停的下着,时小时大。愁苦烦闷的心绪是愈加浓稠。都说“山寺桃花始盛开”,清心寺今年的桃花却不曾开多少,还早早落下。也不知能否用干净一词来形容。屋子里环绕着一股一股的药味,时不时的刺激着神经。这余下的日子又要何时才能罢休。
  我还在沉着心,静静的听。
  春雨沙沙做响,扰了心中那份平静,硬装作若无其事。咳嗽声却在耳边不曾间断,脑子里顿时便混乱了。
  忽而,听见屋外有脚步声,阖眼。脚步声在昏暗中变得格外清晰,附和着雨声。
  那脚步声渐行渐远,静不下了,推门,跑了出去。大雨滂沱,心却不似原来那般静了,那脚步声却怎么也寻不着了。
  我呆愣在雨中,前方的路仿佛已经是一片茫然,感觉在这世间没了活下去的欲望。多么想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去另外一个新的世界。
  无虚大师说我这是看破了红尘俗事,若此时到佛前听座,今后定是前途无量。我只道他这酒肉和尚定是诓我,什么劳子的佛前听座他自己又听了几回。雨坠地的声音十分繁杂,以至于我无法将没一滴雨所发出的声音听个清楚。
  不知不觉间,前方竟是清心寺。念经颂佛声似乎能清洗心中那份不净。
  “万众归一,心沉净,无杂也;山有不归,心欲离,往去也。”清冷的男声,却不似寺中人所念颂之语。
  又开始寻着声音去。雨淋湿了身子,脚踏踏的溅起地上的水,裙角湿了个透。
  寻着声,朝着寺庙走去,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不大不小的水洼,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我如往常一般走过去,招呼门客的小和尚见了我,急忙撑着油纸伞,令雨水沾不到我身。小和尚与我也算熟识,因不喜欢与他人一样被称为施主,我便让那小和尚唤我一声姐姐。
  “姐姐今日怎的这般模样,这大雨时出门若不带伞,着凉了可如何是好?”
  我道了声无事,拿过他手中的伞,自顾自的往前走。
  他愣怔在了原地。直到他用衣袖遮住头顶冒着雨跑到有屋檐的地方,我才发觉自己竟是将他给忘了。看着小和尚那被雨淋湿的衣袖,心中生了几分愧疚。待我走到那儿时,他一脸幽怨的看着我。
  “我好心为姐姐送去伞,姐姐竟是夺过我的伞,任由我被着雨水无情拍打。早知如此,还不如任由着姐姐,兴许这场雨会冲洗掉姐姐心中之痴。”
  他前话我倒是没怎么注意“哦?你怎知,我有痴念?”
  “旁人有心者皆知,姐姐定是被这痴给缠住了。”
  这路一般鲜有人走,雨天更是如此,又能遇到什么人。
  小和尚也是闲着,将我送到禅房,端来一碗姜汤,又不好留下便离开了。
  清冷的男声再一次响起,似乎就在不远处,我停在一间禅房前,敲门。走出的却是年过花甲的妇人。
  见我这模样时,她脸上写满了震惊与关切。拉过我的手,往屋里的火炉走去。有过的地方留下几条长长的水痕,低头看时,衣服还在不停的滴着水。我这才发觉自己此时的模样是有多么的狼狈,心想着这小和尚怎么也不提醒我。
  我本不过寻着声来,那妇人却像是赖上我一般,死死抓住我的手不放,无论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她拉着我的手让我在火炉旁坐下。
  忽然,手中一松,她放开了拉住我的手,却将手往我腰间环过。我铮的一下从席子上站起。我看得出,这妇人受了惊吓,但再怎么我也不能任由人如此,哪怕只是一个妇人。
  “我只是想让你将衣服脱下来烤烤。”她声音很轻,更多的却是有气无力,这并没有给我带来安心,反而是害怕。我似乎听见有人在唤我的名字,很是模糊。
  “灼涅,灼涅。”呼唤声愈加急切,我想要迈动步子,却发现整个人都僵了。妇人依旧那么慈爱却又带着阴冷。
  她伸出手,我比之前更加不愿,使劲撕喊。
  眉间传来一阵凉意,睁开眼,自己躺在塌上,而无虚大师却坐在了一旁。
  “痴由心生,险些,你将堕入无尽深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可怕的念与 时间:2017-07-29 09:50:36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7-29 09:58:34
  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
作者:ty_花浅笑 时间:2017-07-29 10:46:32
  @纪凉染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ty_花浅笑 时间:2017-07-29 10:46:57
  来看看染染小公主
  
我要评论
楼主纪凉染 时间:2017-08-03 10:22:28
      (第二篇)
  她说,你终究还是踏出了那一步。她又一次闯进了我的梦里,这是第二次,是在我与司命交谈甚欢之后。她是一个蓄着长至脚踝的红发女子,她长相极美,却人不人鬼不鬼的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这一次,她一步一步靠近我,伸出白皙的手,想要抚上我的脸。当她那涂有蔻色的花汁的指甲轻轻划过我的眼睛时,一股冰冷的感觉弥漫开来,直入心中。
      她很温柔的将我的下巴稍稍抬高,但又在不经意间很粗鲁的掐住我的脖子,这种让我窒息的感觉,我永远也不会忘。
      她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时,是用警告的语气跟我说,永远不要靠近水。
      可就在她说完之后不久,瑶池仙子便来邀我去金山湖畔赏荷。我再怎么不想去也不好辜负瑶池仙子的盛情邀请,驳了她的面子。毕竟也同她一起在瑶池待了上百年,如今我也不过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仙罢了。
      那儿早已围了不少仙家,却有一个素衣仙君独自一人盘腿喝酒,怪冷清的。
      瑶池仙子在我耳边轻声嘀咕。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新任的司命,传闻他性子孤僻,阴晴不定。瑶池仙子还特意告诫我千万别去招惹他。
      我觉得这甚是有趣,竟然有些不知死活和司命交谈,而且还是交谈甚欢。那时觉得他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性格怪异。
      我曾跟他谈起那个梦时,他说,那是你的一个劫。我们这些低微的小仙果真是比不得他们。
      听到这话时,又有些悲哀,不由得嘟哝了两句:我的劫再怎么也应该是个男的,哪怕他不美,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子。
      他的眉头皱了皱,只可惜,当时我没看到。
      许是成日和司命混在一起,我也习惯了喝酒,虽然并不喜欢那种辛辣的味道。
      我怀中是一坛上好的桂花酒。这酒还是瑶池仙子送的,她见我成日抱着酒坛子,便顺水推舟的送了我一坛桂花酒。
      这不,抱着酒就去找司命一同喝。
      我是在金山湖畔找到他的。这个时候的荷花已经渐渐开始凋谢了,他依旧盘着腿,脸上没有一起情绪。
      一阵风吹过,沙迷了眼。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我没有看见他了,抱着酒坛子的手却感到十分的湿润。
      我问他,为什么。怀中的酒坛子摔落在地上。那一刻,下雨了。也许那并不是雨,而是…我的泪。它混杂这酒,流向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他说,沉梦,你必须死。
      这是他第一次唤我的名字,却是在他杀我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想起了女子说的话。也终于知道了,我的劫不是那个女子,而是这个清冷的男子。
      我以为我会因为一碗孟婆汤忘记一切,可我并没有等来孟婆,而是等来了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又在梦中出现,我问她,我是否已经不在了。
      她牵住我的手,很温暖,她说:孩子,娘带你走。
  
作者:梨花浅笑6 时间:2017-08-03 10:32:58
  好文,支持,染染继续更:)
我要评论
作者:梨花浅笑6 时间:2017-08-03 10:33:37
  @纪凉染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千寻兔机 时间:2017-08-03 10:44:46
  等更新
作者:千寻兔机 时间:2017-08-03 10:45:21
  等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8-04 19:29:25
  支持啊:)
我要评论
楼主纪凉染 时间:2017-08-06 21:02:01
  第三篇:有妖有鬼有道士
  半死不生的猪挂满了整间屋子,粗糙的绳索牢牢的拴在那散发着血腥味的猪脚上。猪头上贴着一张画着黑色火焰的黄纸,无神的眼垂向地面。不知从哪冒出一两只耗子,发出细微的声响,忽而只听见极快的逃窜声。
  吱呀一声,门开了。
  从门外透过一丝光亮,映在暗色的地面上,毫无征兆。来者关上门,一切又恢复成黑色。他勾起一串珠子,氤氲可见珠子上刻着的焰火,正如那黄纸上的黑色火焰。他无声的念叨着什么,那些猪头上的黄纸开始脱落,隐约可见骨骼,不一会儿竟成了一堆堆白骨,确切的说,那是人的骨头。
  近来多雨,倾盆而来的大雨让人猝不及防,无不透露着碜人的寒意。听村里的老人说,每一滴雨水都代表一个灵魂,当灵魂聚集到一定程度时,便化作大雨倾泻而来。
  阿歪是村里一位喜欢种花的老太太的孙女。
  有一次,阿歪浇花回来,不知为何成日不吃不喝,就像一个活死人,几天后恢复过来却变了性子。
  今早阿歪就听见老太太进门时抖动的声音。“天杀的,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阿歪急忙跑出搀扶着老太太,在老太太耳旁说着奇怪的话:“奶奶什么都不要管,听见别人叫你也别回头,做着自己手中的活就好了。”
  王大娘去河边洗衣服时,发现村里的狗子掉进水里死掉了。估摸着是夜里掉下去的,狗子的身体浮肿着,发带也不知哪去了,头发散开在水面上,可把王大娘吓了个半死。又加上前不久王大娘的儿子上山砍柴,在回来的路上崴了脚,回到家一溜烟的时间便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这两次惊吓后,不久,王大娘也走了。
  就在这时,刘酒来了。刘酒是一个道士,他一身褴褛,丝毫不像道士,反倒像是乞丐。为了村中安定,便将刘酒留在了村里。
  几只飞鸟在空中扑棱着翅膀,溅下的羽毛在空气中惊起小漩涡。
  刘酒经过阿歪家时,停留了片刻。捏着下巴,踩着坑坑洼洼的泥路走了。
  刘酒来了后,虽有一会消停,但没多久,又传出李家姑娘梦见自己被采花大盗糟蹋了,后来悬梁自尽了。还有张大爷在夜里听见老伴呼唤自己,最后躺在床上走了,好几天才被人发现。
  阿歪在自个家中打理着花花草草,对除老太太以外的事漠不关心。
  直到发现老太太在田地里长眠。
  已是黄昏时刻,昏暗的天空中,灰色的云朵聚集在一起,离地面似乎很近,伸出手就能触碰一般。
  阿歪与老太太一同在田地里除草,汗水挂满了脸颊,揽起的袖子沉沉的,不知吸了多少水。阿歪的声音在老太太身后响起,老太太听见阿歪叫她“奶奶”。老太太挂着笑,回头看去。还未停下手中动作的阿歪来不及阻止老太太回头,还来不及告诉老太太那个声音不是自己,老太太就已经倒在田地里,没了气息。
  老太太褶皱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这本是为了回应阿歪,如今却成了老太太留给阿歪的最后一丝笑容。
  阿歪瘫软在田地里,她以为只要自己告诉老太太听见别人唤她时,别回头,老太太就能安然无恙。可她忘了,那个“别人”不包括自己,她忘了那个从冥界里来的东西可以将声音模仿的与自己一样。
  阿歪抱着老太太,风划过耳畔,迅速而不留痕迹。踩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中,将老太太安放在床上后,她在屋中踌躇着,时不时地看向老太太,在决定着什么,又在犹豫着什么。
  刘酒无声的出现在阿歪家门前,依旧一身褴褛,他慵懒的靠在墙上。“小花妖,你是打算去报仇么?”阿歪看向来着的人,想起了什么。
  阿歪不是从前的阿歪,现在的阿歪是一只小花妖,多亏了老太太的精心照顾才能化成形体。阿歪其实是村里第一个死去的人,小花妖将一切都看到了。
  阿歪哼着歌正在浇花,听见有人在身后唤她,她回过头后,已经是个半死人了,因为她活不了多久了。小花妖不忍心让老太太难过,才借用了阿歪的身体,扮作老太太的孙女。
  小花妖还知道,王大娘的儿子砍完柴,在回来的路上,也听见身后有人唤他,他回过头,后来崴了脚,回到家死了。李家姑娘听见有人唤她,转身看见一张面目全非的脸,之后疯了,才说自己被采花大盗糟蹋了。还有王大娘、狗子、张大爷都因为听见有人唤自己,转头之后都走了。
  小花妖知道,那些个声音都是从冥界传出来的。当听见有人唤自己时,千万不要往后看。人额头、双肩有三把火,鬼魂不敢碰。可当他们往后看时,呼吸会把双肩的火熄灭,鬼魂就会侵入你的身体。
  但阿歪没有想到,这个道士竟然也知道,阿歪停下踌躇的步子,转而问道:“你竟然知道我是妖怪,为何不捉我。”刘酒依旧倚着墙,不紧不慢的说:“我是道士,只收鬼,不捉妖。听说妖都有痴性,没想到你竟是一只痴于报恩的妖,啧啧啧!”阿歪只觉得鼻翼有些发痒,揉了揉鼻子,吸了一口气。
  刘酒将阿歪带到那间挂满猪的屋子,还在屋外就能闻到那刺鼻的气味,阿歪的胃里不停的翻滚,捂着胸口,硬生生的咳嗽。刘酒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串珠子勾在手腕上。看着里面血淋淋的猪,阿歪只得无声哽咽着。踩在地上的脚沾满了血,时刻恶心着阿歪。
  “你带我来这里做甚?”刘酒没有回答,勾起珠子,无声的念叨着。那些猪又化作一堆堆人骨。阿歪吓得捂住眼,跑了出去。当呼吸到外边新鲜的空气时,阿歪还是会想到那些令她想要呕吐的东西。
  反复翻涌着。
  刘酒找到阿歪时,阿歪脑海中又想起了那些东西,捂住胸口干呕着。
  刘酒收住所有的情绪说:“鬼魂已经走了,他只是想要报仇,那是上辈子的恩怨,仇已了,他也就离开了。”
  阿歪气不过,鬼魂的仇了了,可她的呢!她报仇又该找谁!
  刘酒说,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屋子里那些都是什么?”阿歪还是忍不住的去问刘酒,脑海中又想起屋内的景象。
  “那是那些鬼魂所杀害的人,他们大多都是惨死,为了保险起见,我不能让那些人的魂魄再出来害人。而挣扎的魂将会受到千疮百孔的惩罚,那些血也是他们挣扎所流下来的。”
  “你这样跟鬼又有什么区别,鬼只是夺去了他们的生命,而你,却让他们死都不得安生!”
  “本质不同,我不灭他们,他们出来为祸苍生,便会有更多人死去,更多人的亡魂受到今日他们所受的痛苦,我为的是天下,恶鬼是为了私欲。”刘酒顿了顿:“小花妖,修行是一件很长远的事,妖在修行,鬼在修行,人也在修行。你始终见过的太少,太少,见的多了,自然也就懂得多了。”
  “是吗?”阿歪愣愣地看向那间屋子“那,是修行重要?还是执念重要?”
  “人生百态,个中滋味,自己去寻求,”刘酒看着面前的小花妖想了想再次启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答案,没有人的经历,际遇是相同的,故而修行,执念的分量也各不相同”
  “那你的答案呢?”阿歪看着刘酒说的好不轻松,心里突的有些愤怒。
  “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有着不同的经历,自然会有不同的答案,而我现在的答案是,修行比执念重要。”
  “哦~是吗?”阿歪看向刘酒,刘酒点了点头。
  “我的答案,恰恰相反呢!”
  刘酒看着面前笑的不能自已的阿歪,叹了口气:“修行和人生是一个人的事,我能为你做的,也终归只有这么多。”
  “你断了我的执念。”
  “我促进了你的修行。”
  “谢谢,从今以后,杀你就是我的执念。”阿歪直狠狠地瞪着刘酒
  “我不是佛,自不能渡魔。”刘酒再次叹了口气:“修行和人生是自己一个人的答案。我走了。”
  “你去哪里”阿歪猛地抓住刘酒的衣袖。
  “除魔卫道”
  “哦”半晌,阿歪松开了刘酒的衣袖,同刘酒道了别,往他相反的方向走了。

  
作者:陈懿儿 时间:2017-08-18 12:31:33
  精彩,必须支持。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8-18 12:34:49
  推荐:)
作者:无间墨玄 时间:2017-08-18 16:56:35
  呵呵,写的还不错。
作者:白金庚 时间:2017-08-21 17:56:50
  提一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