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一枝:关于叶德辉

楼主:陆小凤 时间:2017-08-01 19:52:21 点击:206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书林一枝:关于叶德辉


  漫步书市,有浙江版的近人书话系列,随手翻阅,书颇可观,余携一册《叶德辉书话》而归。以前只知道叶氏曾以“土豪劣绅”之下场而死,据云死时身中六弹,可谓惨不忍睹也。而叶德辉又曾著有被读书人所推崇的《书林清话》,可谓是大读书家也,后来学者评价他“所著及校刻书凡数十百种,多以行世。”心下里对其人其行颇有些兴趣,灯下细读此书,感慨殊深,其学问真是好的,令人不得不佩服他。至于其品行悖谬那是见仁见智,后生如我者只能在其书中寻觅前辈风貌也。作为读书人,我关注的是学问,那是可以自己鉴别出来的。而人品道德则非我所能窥知。人性是复杂的,还是知识容易把握。

  叶德辉(1864-1927),字奂彬,号郋园,又号直山。祖籍江苏吴县。太平天国动乱之时,其父叶雨村始迁居湖南,占籍长沙(后叶德辉读书岳麓书院时,又买了个湘潭县籍)。叶德辉即出生于长沙,故自称是"半吴半楚之人"。光绪十八年(1892年)进士,授吏部主事,两年后假归故里--长沙苏家巷。此后居家从事经学、小学研究,兼及藏书、校书、刻书诸事。叶氏对文字学用力甚勤,对《说文》用力犹深,他取《说文》中所称读某著者数百条一一为之疏证,时出创见,颇受当时学者之称许。在居长沙的几十年里,叶德辉虽有诸般劣行恶迹,譬如辑录《翼教丛编》,护卫纲常伦理;但却从未放弃过对学问的追求。故学者谢国桢先生在《丛书刊刻源流考》一文中有如此评价:“叶氏为湖南土豪,出入公门,鱼肉乡里,……论其人实无可取,然精于目录之学,能于正经正史之外,别具独裁,旁取史料,开后人治学之门径。”

  浙江版之《叶德辉书话》,辑选叶氏书话文字三种:《藏书十约》、《书林清话》、《书林馀话》。其中《藏书十约》一种,可称藏书家经验之谈,尤为可贵。从“购置、鉴别、装潢、陈列”等十个方面介绍了古书收藏之基本条规。《书林馀话》为《书林清话》续篇。此二种采撷广博,凡涉镂板、印刷、装帧、传录、收藏、题跋、校雠等史案掌故,皆有考证,故为版本、目录学者所重视。梁启超在《国学入门书要及其读法》一书中,论及《书林清话》说:“论刻书源流及掌故,甚好。”叶德辉学术成就最大的方面是版本目录学研究。他先后化费24年时间校刊编定15部前人所撰的书籍目录著作,合称《观古堂书目丛刻》。其中《宋绍兴秘书省续编四库阙书目》是叶德辉考证校刊的一部较重要的宋代官修书目。

  余读叶氏书话,赏趣其行文的自在、叙述之简明,一册在手,仿佛古书里的故纸烟云都一览而尽。然叶氏虽负淹雅之名,其性端为人却多有悖谬之处,尝为时论所不容,用梁启超先生的话就是“叶平时为人不自爱”。叶氏对维新变法、辛亥革命亦多持偏激之论,一味反对革新,他尤其哀叹新学“分年重阶级,不读孔孟书”,哀叹儒风日微、斯文欲坠,“旧学商量同辈少,中原离乱故乡亲”;时时以秦汉时传经的伏生自比,“应笑老奴劬学苦,传经且听伏生鳏”;“白发传经遗一老,壁藏奚畏祖龙焚”。对于一切新的变化,他都看不惯。他把自己完全封闭在了清王朝里。后终因此而获祸,死于非命,令人惋惜,才高叶氏者并不多矣。当然从今天眼光而论,叶氏对维新变法、辛亥革命所持的偏激之论,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最起码他不该死。然而革命来了,一个大学问家只能身首异处。

  小说家虹影在其作品《K:房中术》里曾写过一个书商,此人便是藏书家叶德辉。叶德辉对当时长沙的农民革命极为仇视,公然戏拟对联痛骂之。其联云:农运宏开,稻粱菽,麦黍稷,尽皆杂种;会场广阔,马牛羊,鸡犬豕,都是畜生。横批为:斌尖卡傀(意思是不文不武,不大不小,不上不下,不人不鬼。)联是好联,可惜当时农民革命正红火,如此“口出狂言”之辈,自然下场极惨,叶氏可谓是因言罹祸的代表人物。农民如果被煽动起来,其破坏力是相当相当恐怖的,譬如明末张献忠、太平天国、义和团等等。他们杀起人来,几乎没有任何顾忌,四川就被张献忠杀得“千里无人烟”。

  叶氏之死,曾引起湖南文化名人及全国文化名人的巨大震撼。湖南近代名人、毛泽东的老师,曾任过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校长、国民政府农矿部部长的易培基与湖南另一大名人,当过湖南省都督、国民政府 、行政院长的谭延凯谈起叶德辉被杀的前后经过,相对伤悲。梁启超先生剖析王国维死因时曾云:“他(指王国维)平时对于时局的悲观,本极深刻。最近的刺激,则由两湖学者叶德辉、王葆心之被枪毙。静公深痛之,故效屈子沉渊,一瞑不复视。”数年之后,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胡适博士作过一首《悼叶德辉》的白话诗:“郋园老人不怕死,枪口指胸算什么!生平谈命三十年,总算今天轮到我。杀我者谁?共产党。我若当权还一样。当年誓要杀康梁,看来同是糊涂账。你们杀我我大笑,我认你们作同调。三十年来是与非,一样杀人来翼教。”话虽直白,却又意蕴深长。 

  叶氏确实为读书之才子,但其人其行又令人难以捉摸,也许这才是一个真实的叶德辉吧。他的本色是一名文人,一个生不逢时的书生。他的悲剧就在于以一介书生而置身于历史的漩涡中。大凡一时俊杰,皆有其特立独行之处,倘不因人而废言,《叶德辉书话》确实值得一观。其文字通达可诵,学术见解亦有出彩之处也。只是他死的早,不然的话,或许可成为陈寅恪、钱钟书那样的人物,也未可知。死了,一切都不好说了,只剩下后来人的猜测与打量。死与不死,在历史上的身影就是不一样。譬如周作人在做汉奸之前就死去,那他在后世的议论中就是另一番模样。此中深意,识者或可辩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朴素 时间:2017-08-01 19:57:04
  关注。
  
作者:顾白茶 时间:2017-08-01 20:13:10
  受教…
  
作者:摩萝 时间:2017-08-02 09:41:53
  写得好。
作者:赵云铭 时间:2017-08-02 10:03:36
  欢迎
  陆小凤来了

  花满楼是不是快了?
作者:千寻兔机 时间:2017-08-03 10:47:12
  领教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