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小说【神秘日志-小阳村】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7 19:49:42 点击:900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雅客加州,私人研究机构,三名穿戴白衣大褂的人分别在研究室里坐着,一位女性两位男性。

  金发碧眼的女性妮雅率先打破沉默,她手里拿着一本暗红色笔记,质问其他两名男士:”你们真的相信翁教授在笔记里写的事情?”

  两个男人低头不语,又不想接妮雅的话。

  华裔籍的陈明通伸手想拿香烟来抽,又想起实验室里有禁烟装置,不得不拿出尼古丁口香糖来咀嚼。

  坐在另一旁的金则是一脸憔悴,这个项目原本是他自己负责,后来老板不满意金的进度,于是又派了两个人加入。这样子会严重影响到他的收益数目。

  之前为了找到翁教授留下的资料,他所付出的努力远超过另外两个人,结果却是这种情形让他很不满意。

  “好,不管怎么样,老板给的时限快到了,这内容有多么荒诞,总要给出一个结论。”妮雅拿起翁教授的笔记要金跟陈明通聚过来一起讨论。

  6月10号

  “十多年来都没联络的老友王林洋,他托人送信到我这边,说是有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要我帮他忙。”

  笔记一开始,就只单纯写了这一段话。

  翁子良是医界著名大腕,十年前他发布的一篇学术论文造成医界轰动,许多大学希望他能加入都被拒绝。一年后,他率领团队所研发项目获得空前成果,让人类医疗科学上又向前跨进一大步,这使他奠定了医界权威的名声。

  翁子良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看完王林洋写给他的信件后,叹了口气说:”林洋终于放下心中的面子来找我,想当年要不是他赞助我完成学业,我怎么会有现在的地位。”

  “他对我也太见外了。”他起身离开高级的牛皮座椅,已经五十四岁的翁子良虽然有着一头白发,但长年累积的工作习惯却一直让他保有强健体魄,单论起执行力可不输给现在的年轻人。

  “只是林洋在信中写道的病症,真是十分诡异,照他所描述的症状,这个叫阿力的学生早就死了,怎么还会活着?匪夷所思!”

  翁子良习惯的去拿黑咖啡来泡,每当工作遇到阻碍时,他总是喝苦涩的无糖黑咖啡来刺激自己思维。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0-08 11:38:21
  欢迎入驻银河系,等更[xyc:感恩]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4:58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谢谢我会努力更新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6:00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感谢亲^^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6:34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0^)>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9 00:01:27
  天气晴朗是个适合郊游的好日子。翁子良一个人开着车来到”曹村”外面,这是进入小阳村的必经地点。

  每天会有一班的公交车,准时在中午开班前往小阳村,同时也是小阳村对外联络的唯一路径。

  原本王林洋是要他搭乘公交车前往,所以也没有画啥地图,因此,翁教授自己开着车跟在公交车后面走。

  来到小阳村后,翁教授下车看了看四周,发觉这个村子的建设有些落后,但没多久,就看到在村口等候的王林洋跟其他村民热情走过来。

  王林洋的样子跟自己想象的差距真的太大,当年王林洋可谓是意气风发,年纪轻经当上医学院首席候补者,而他的年龄比自己还小上十二岁,但如今看来跟路边的流浪汉差不多。

  不说他一身邋塌的衣服,岁月在他脸上刻凿的痕迹都是满脸风霜,没想到短短十多年的光阴,竟然让两人境遇差别如此之大。

  王林洋一上来就是热情的握着翁子良的手,只说了一句客套的话”你好”就直奔主题。

  两人来到一间小屋里,屋子的摆设单调只有一张床跟一张桌子,窗户上还挂着一条黑布挡住外头阳光。

  王林洋带着翁子良来到病床前面,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一个全身发黑的人躺在床上昏睡过去。

  “他是我的学生阿力。”

  翁子良教授看着饱经沧觞的王林洋徐徐道来,这一刻,他彷佛回忆起当年在医学院里求学的经历,一个是天才少年另一个是想一展鸿图的自己。

  “要不是命运乖桀,害王林洋被赶出医学界,恐怕今天就不是这副光景。”翁子良内心说道。

  在听完王林洋扼要的说明后,翁子良自己摸了摸阿力的皮肤,还用指甲大力的抠了几下,结果发现他的皮肤真的很坚硬。

  王林洋对阿力的病状做出归纳。

  第一,这种病症最初是会发高烧,之后病人会昏睡过去,再来身体逐渐变黑直到皮肤硬化,最后人会死亡。

  第二,这种疾病是这个村子近年才发现的,很多出门在外地的年轻人,莫名其妙的就会发病,等人送回村子里没多久就死去。

  “幸好这种病不会传染,不然我也不敢叫你过来。”王林洋带着翁子良离开小屋,两人就坐在门口讨论事情经过。

  阿力是王林洋的学生,作为大一生的阿力对于医疗科学十分感兴趣,几乎一有空就会缠着自己问问题。这让王林洋留下深刻印象。

  今年放暑假期间,校方说阿力生病要办休学,并询问我对这个学生的看法如何,那时,我想说自己就是个医生可以治好阿力。没想到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束手无策。

  王林洋拿着烟的手在抖着。

  “阿力的哥哥,就是几年前外出后发病,最后回到村里死去的。”
作者:美女内涵话题Club 时间:2018-10-09 00:57:04
  论坛怎样才能升级快啊?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0 10:31:52
  太阳下山,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小阳村上,远远看去就像金子洒满在大地。这座小村庄位置太过偏远,以至于村里的电力是靠燃煤发电。

  到了晚上时候,除了老村长家保持供电无虞外,其他户的村民都是靠油灯点亮。但最近王林洋来到后,为了给大学教授方便,老村长还特意牵了一条电线到王住的屋子里。

  在村民的帮助下,翁教授带来的医疗仪器全都搬到王林洋住的二楼房间。

  两个十多年不见的老友坐在一起吃晚餐。聊的话题天南地北几乎都是在说这些年的遭遇。

  王林洋从行李面掏出一瓶开过的洋酒,这是他花大钱拜托村口杂货店老板,外出采货时,请他特意去买的。花了快他半个月的工资。

  两人喝的畅快了,便聊起了阿力的病症。王林洋自嘲,他来到小阳村也快半个月就是拿捏不住病情,中医体系的手段他也是轮番用了一遍都没有起色。不得已只好去向他这位西医权威来求救。

  翁子良知道王林洋的医术高超,听说不久前还得到神医的荣誉认证,是位体制外有名的医生。不但精通老祖宗传承中医体系,在早期还是外科手术的一把手,是个名符其实的中西贯通。

  要不是他的短板是买不起医疗检测的机器,恐怕他也拉不下面子来向自已求救。

  这次,翁子良来到小阳村主要是给王林洋带仪器,他只是想来跟王林洋叙旧而已,对于阿力的病情他也相信王林洋会解决的。

  王林洋一扫先前的郁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很少喝酒喝的这样开心。尤其是许久都没联络的好友愿意跋山涉水的来看他,这让他很感动。

  没多过多久,那半瓶的洋酒就被喝光,王林洋躺在简陋的床边呼呼大睡,身旁还散落一地的烟屁股。

  翁子良走到外面的阳台醒酒,在皎洁月光下他突然发现一丝奇怪地方,虽然这小阳村位置偏远但也不应该这么安静。夜晚不仅没有人们娱乐的声音,他侧耳倾听都好像没有听见附近的虫子鸣叫。

  一丝的诧异感闪过他的心中。

  也许,就是这一丝细微的诡异感,让他对小阳村的情况多留了些心眼。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1 21:48:33
  接连几天用仪器检测后,他们俩发现阿力体内有奇怪的要素。再用交叉比对跟其他的村民来判断,其他人的数值都是正常,只有阿力的数据是超标,这个要素很可能是阿力病根来源。

  “子良,你对器材比较熟悉,你看这组数值代表是什么?”

  翁子良拿拿过测量纸后观察,也只能摇摇头说不知道。

  小阳村内的燃煤是有配给额度,为了给王林洋便利的用电生活,老村长已经先支用部分的燃煤,加上翁子良带来的仪器大多数是要用电的。这几天下来供电已经吃紧,不得不限制用电时间。

  毕竟村子里的供电设备是省城配给,主要用途是让村干部能对外联络,而不是当成民生用电。

  几番折腾后,两人只能停下手边工作转换思绪。

  就在王林洋抽烟时候,突然他提出一个大胆假设:”子良,扣除掉人的因素,会不会是环境造成这种现象?”

  翁子良虽然已经是医学权威身分,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遇到现在这种”缺电”情况下很多器材都无法使用,他就算再厉害也只能举手投降。

  王林洋说着说着开始兴奋起来,夹在手上的烟也晃动不已:”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医学院里,教授要我们去找水烟草的事!”

  “就是那个只丢给我们几件破烂器材,就要我们满校园乱跑的事。”王林洋脸上炯炯有神,讲的神采飞扬:”我记得那次,还有同学为了找水烟草掉进湖里,最后闹的教授灰头土脸。”

  “我们开始对小阳村做调查,这样也许能找到新的讯息!”王林洋二话不说就开始找寻可用的器材。翁子良也只能笑笑不说什么。

  看着王林洋一个人在忙活,翁子良也下去帮忙,这时,他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话。

  “现在的王林洋,才是他当年认识的王林洋。那个永不言退的高材生。”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2 21:55:16
  @冷月888 2018-10-11 22:24:44
  
  -----------------------------
  谢谢支持呦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5 16:56:42

  日正中午,两个医学教授拿着一大堆器材走来走去,因为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只好土法炼钢把能带出门的器材通通拉出去。

  两人瞎忙一阵后来到村口的杂货店休息。翁子良一进门口就跟老板买东西。

  “老板,给我来瓶黑咖啡,要无糖的那种。”

  店老板叫江丰他也是位中年大叔,打从王林洋来到小阳村后,这两个人很快就混熟。王林洋嗜烟如命的性格,在到小阳村的第一天就先去找能买烟的地方。

  江丰看着这两个大财神乐开了嘴,这段时间光是王林洋买的烟酒就足够抵得上他一年来的分量,加上还愿意长途跋涉去县城里买东西的,除了村长干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其他村民要不是自给自足,就是不愿消费高单价的货物,那些村里的老人们还怀有刻苦节俭的习惯,对于商人的江丰来讲双方是不对盘的。

  “江老板劳你再跑趟省城,去帮我买些东西。回头我让我的助手转账给你。”翁子良把一张清单交给江丰。

  这次小阳村的行程让翁子良有一种感觉,他应该把这次的小阳村经历给记录下来。通常这种田野调查的侧录会是他的助手来做,可看情况王林洋肯定不会去做这种杂事。

  就在江丰与翁子良聊事情时,王林洋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总觉得少了什么重要的关键。就在他苦苦思索时,有一个小男孩在巷子口玩着皮球。

  “小皮球,香蕉油,满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

  小男孩穿着冬天时的棉奥开心的玩着,皮球规律的弹跳声音吸引着王林洋的思绪,突然一丝灵感闪过。

  突然,王林洋大叫了一声,连忙的操起一件仪器就冲了出去。

  老板跟翁子良都被叫声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转过头看就只看到王林洋的背影朝着小阳村后面的粮田冲过去。

  “老板,先帮我顾着器材,等会再来找你!”翁子良连器材也不拿直接拔腿跟了上去。

  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看起来很可笑,可每当王林洋发生这种情况时,几乎代表着他天才的脑袋有了神来一笔的灵感,而这种灵感往往是跨过难关的关键。

  翁子良在背后望着王林洋的背景。瞬间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就是天才跟庸才的差距。”

  ------------------------

  最近有点忙,更新会比较晚,我会努力更新的亲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6 21:04:25
  王林洋跑到小阳村后面的玉米田,这片玉米田是供应小阳村的粮食来源,在战乱年代这片农地就是村民们的希望。只要有东西吃人就能活下去。

  如今小阳村的人口也流失许多,这里交通不方便、现代设施也不够,村里的年轻人一但离开就很难再回来。现在还会在农地里种玉米的只剩下老人。

  王林洋一股脑冲进田里的行为,引起在种田的老人家侧目,但他依然没有自觉反而摘下一根玉米,直接放入口中咀嚼。

  没多久,他把口中磨碎的玉米渣放入仪器中等待结果,假如自己猜测没错,这次的结果会印证他想要的答案。

  两三个老人脸色不善的朝着王林洋靠近,这个穿着邋塌的人,半个月以来在村里瞎弄了一堆事情,要不是敬重人家是个读书人,而且还是大学教授,村民们早就把这外来人赶出去…

  翁子良一个人从后面追了上来,他才刚来没几天,不如王林洋熟悉小阳村的路径,幸好他平常就有运动习惯,脚力还算稳健所以追得上来。

  “林洋,你有什么发现!”翁子良在田边大喊,那些原本靠近王林洋的老人,看着翁子良出现后,脸色稍微和缓下来。

  说起来还是翁子良会做人,自从他俩来到小阳村后就发现村民对他俩不太友善,除了老村长的态度还算客气,其他的村民都有意回避他们。

  王林洋向来我行我素惯了,对这种事反倒不在乎。而自己思量后便托杂货店的老板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转交给村长希望他能发给村民们,当作是对村民打扰的歉意。

  所以小阳村的村民对他俩的感观是不同的。

  王林洋听到呼喊后,才从回过神来:”子良你看,这数值果然有异常,这跟阿力的病症有很大关联!”

  王林洋激动的手中拿着仪器给翁子良看,这下子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20 11:45:15

  两人做好决定后就开始分工,翁子良回去住处继续分析玉米的数据,而王林洋跑去找村长告知玉米田的事情,只要翁子良那边确认玉米有问题,他会建议村民先停止食用玉米。

  王林洋一马当先的跑出玉米田,翁子良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远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古道热肠,明明跟自己无关的事还是会出手相助,想到自己在医学院求学时的困苦,翁子良的心理也涌起一丝温暖。

  “先别想这么多,还是先把数据确认出来。”翁子良摇了摇头把思绪整理好。

  王林洋跑回到小阳村,一连找了几个郝村长会在的地方,但都没找到郝村长,幸好最后在村子的库房那边找到他。

  这时的郝村长在跟几位村民清点库房的木材数目,因为进入冬季后,村民都是要靠火炉来撑过寒冬,现在不做好准备入冬后会很难过。

  只是这些年来,留在小阳村的村民越来越少,是否还会用到这么多的木材,郝村长的心底也是写满无奈。

  “郝伯伯,请你过来一下。”王林洋很有礼貌的向郝村长招手,相比其他人来讲,他对这位老干部有着特别的待遇。

  这位郝村长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用王林洋的话来讲就是这位老干部是个猛人,虽然郝村长很少跟自己聊天,但天才的直觉是不可否认的。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才让王林洋对郝村长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待遇。

  王林洋带着郝村长远离了其他人,两人来到旁边讲话。这时他直接向郝村长询问玉米田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王林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对阿力的病情是真的有用心,所以郝村长还是告诉他后面的玉米田的事。

  当年,战火在中华大地燃烧时,大多数的人民百姓都被战火波及到,为了活命绝大多数的人都四处流窜、颠沛流离。

  那个时面对日本的侵略,许多人没办法只能往深山里逃,那些逃进深山的人们渐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部落的雏形。

  但后来,随着战争规模提升,日本也开始用毒气弹来清扫躲进深山的人,大规模的毒气战造成更多人死亡,不得已人们又往更深山处逃命。

  那些先人们在逃难得中途,偶遇一位道士自称抱阳子,道士不忍看到颠沛流离的人们受难,于是寻找到一个地方让人们落脚,并说此处能避免战火让他们安心生活。

  郝村长讲到此处时,他的神情是严肃得,这让王林洋也不敢插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