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小说【神秘日志-小阳村】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7 19:49:42 点击:1253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雅客加州,私人研究机构,三名穿戴白衣大褂的人分别在研究室里坐着,一位女性两位男性。

  金发碧眼的女性妮雅率先打破沉默,她手里拿着一本暗红色笔记,质问其他两名男士:”你们真的相信翁教授在笔记里写的事情?”

  两个男人低头不语,又不想接妮雅的话。

  华裔籍的陈明通伸手想拿香烟来抽,又想起实验室里有禁烟装置,不得不拿出尼古丁口香糖来咀嚼。

  坐在另一旁的金则是一脸憔悴,这个项目原本是他自己负责,后来老板不满意金的进度,于是又派了两个人加入。这样子会严重影响到他的收益数目。

  之前为了找到翁教授留下的资料,他所付出的努力远超过另外两个人,结果却是这种情形让他很不满意。

  “好,不管怎么样,老板给的时限快到了,这内容有多么荒诞,总要给出一个结论。”妮雅拿起翁教授的笔记要金跟陈明通聚过来一起讨论。

  6月10号

  “十多年来都没联络的老友王林洋,他托人送信到我这边,说是有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要我帮他忙。”

  笔记一开始,就只单纯写了这一段话。

  翁子良是医界著名大腕,十年前他发布的一篇学术论文造成医界轰动,许多大学希望他能加入都被拒绝。一年后,他率领团队所研发项目获得空前成果,让人类医疗科学上又向前跨进一大步,这使他奠定了医界权威的名声。

  翁子良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看完王林洋写给他的信件后,叹了口气说:”林洋终于放下心中的面子来找我,想当年要不是他赞助我完成学业,我怎么会有现在的地位。”

  “他对我也太见外了。”他起身离开高级的牛皮座椅,已经五十四岁的翁子良虽然有着一头白发,但长年累积的工作习惯却一直让他保有强健体魄,单论起执行力可不输给现在的年轻人。

  “只是林洋在信中写道的病症,真是十分诡异,照他所描述的症状,这个叫阿力的学生早就死了,怎么还会活着?匪夷所思!”

  翁子良习惯的去拿黑咖啡来泡,每当工作遇到阻碍时,他总是喝苦涩的无糖黑咖啡来刺激自己思维。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风中抚琴 时间: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0-08 11:38:21
  欢迎入驻银河系,等更[xyc:感恩]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4:58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谢谢我会努力更新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6:00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感谢亲^^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8 23:56:34
  @风中抚琴 2018-10-08 07:34:34
  欢迎,坐等更新
  -----------------------------
  ^0^)>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09 00:01:27
  天气晴朗是个适合郊游的好日子。翁子良一个人开着车来到”曹村”外面,这是进入小阳村的必经地点。

  每天会有一班的公交车,准时在中午开班前往小阳村,同时也是小阳村对外联络的唯一路径。

  原本王林洋是要他搭乘公交车前往,所以也没有画啥地图,因此,翁教授自己开着车跟在公交车后面走。

  来到小阳村后,翁教授下车看了看四周,发觉这个村子的建设有些落后,但没多久,就看到在村口等候的王林洋跟其他村民热情走过来。

  王林洋的样子跟自己想象的差距真的太大,当年王林洋可谓是意气风发,年纪轻经当上医学院首席候补者,而他的年龄比自己还小上十二岁,但如今看来跟路边的流浪汉差不多。

  不说他一身邋塌的衣服,岁月在他脸上刻凿的痕迹都是满脸风霜,没想到短短十多年的光阴,竟然让两人境遇差别如此之大。

  王林洋一上来就是热情的握着翁子良的手,只说了一句客套的话”你好”就直奔主题。

  两人来到一间小屋里,屋子的摆设单调只有一张床跟一张桌子,窗户上还挂着一条黑布挡住外头阳光。

  王林洋带着翁子良来到病床前面,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一个全身发黑的人躺在床上昏睡过去。

  “他是我的学生阿力。”

  翁子良教授看着饱经沧觞的王林洋徐徐道来,这一刻,他彷佛回忆起当年在医学院里求学的经历,一个是天才少年另一个是想一展鸿图的自己。

  “要不是命运乖桀,害王林洋被赶出医学界,恐怕今天就不是这副光景。”翁子良内心说道。

  在听完王林洋扼要的说明后,翁子良自己摸了摸阿力的皮肤,还用指甲大力的抠了几下,结果发现他的皮肤真的很坚硬。

  王林洋对阿力的病状做出归纳。

  第一,这种病症最初是会发高烧,之后病人会昏睡过去,再来身体逐渐变黑直到皮肤硬化,最后人会死亡。

  第二,这种疾病是这个村子近年才发现的,很多出门在外地的年轻人,莫名其妙的就会发病,等人送回村子里没多久就死去。

  “幸好这种病不会传染,不然我也不敢叫你过来。”王林洋带着翁子良离开小屋,两人就坐在门口讨论事情经过。

  阿力是王林洋的学生,作为大一生的阿力对于医疗科学十分感兴趣,几乎一有空就会缠着自己问问题。这让王林洋留下深刻印象。

  今年放暑假期间,校方说阿力生病要办休学,并询问我对这个学生的看法如何,那时,我想说自己就是个医生可以治好阿力。没想到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束手无策。

  王林洋拿着烟的手在抖着。

  “阿力的哥哥,就是几年前外出后发病,最后回到村里死去的。”
作者:美女内涵话题Club 时间:2018-10-09 00:57:04
  论坛怎样才能升级快啊?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0 10:31:52
  太阳下山,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小阳村上,远远看去就像金子洒满在大地。这座小村庄位置太过偏远,以至于村里的电力是靠燃煤发电。

  到了晚上时候,除了老村长家保持供电无虞外,其他户的村民都是靠油灯点亮。但最近王林洋来到后,为了给大学教授方便,老村长还特意牵了一条电线到王住的屋子里。

  在村民的帮助下,翁教授带来的医疗仪器全都搬到王林洋住的二楼房间。

  两个十多年不见的老友坐在一起吃晚餐。聊的话题天南地北几乎都是在说这些年的遭遇。

  王林洋从行李面掏出一瓶开过的洋酒,这是他花大钱拜托村口杂货店老板,外出采货时,请他特意去买的。花了快他半个月的工资。

  两人喝的畅快了,便聊起了阿力的病症。王林洋自嘲,他来到小阳村也快半个月就是拿捏不住病情,中医体系的手段他也是轮番用了一遍都没有起色。不得已只好去向他这位西医权威来求救。

  翁子良知道王林洋的医术高超,听说不久前还得到神医的荣誉认证,是位体制外有名的医生。不但精通老祖宗传承中医体系,在早期还是外科手术的一把手,是个名符其实的中西贯通。

  要不是他的短板是买不起医疗检测的机器,恐怕他也拉不下面子来向自已求救。

  这次,翁子良来到小阳村主要是给王林洋带仪器,他只是想来跟王林洋叙旧而已,对于阿力的病情他也相信王林洋会解决的。

  王林洋一扫先前的郁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很少喝酒喝的这样开心。尤其是许久都没联络的好友愿意跋山涉水的来看他,这让他很感动。

  没多过多久,那半瓶的洋酒就被喝光,王林洋躺在简陋的床边呼呼大睡,身旁还散落一地的烟屁股。

  翁子良走到外面的阳台醒酒,在皎洁月光下他突然发现一丝奇怪地方,虽然这小阳村位置偏远但也不应该这么安静。夜晚不仅没有人们娱乐的声音,他侧耳倾听都好像没有听见附近的虫子鸣叫。

  一丝的诧异感闪过他的心中。

  也许,就是这一丝细微的诡异感,让他对小阳村的情况多留了些心眼。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1 21:48:33
  接连几天用仪器检测后,他们俩发现阿力体内有奇怪的要素。再用交叉比对跟其他的村民来判断,其他人的数值都是正常,只有阿力的数据是超标,这个要素很可能是阿力病根来源。

  “子良,你对器材比较熟悉,你看这组数值代表是什么?”

  翁子良拿拿过测量纸后观察,也只能摇摇头说不知道。

  小阳村内的燃煤是有配给额度,为了给王林洋便利的用电生活,老村长已经先支用部分的燃煤,加上翁子良带来的仪器大多数是要用电的。这几天下来供电已经吃紧,不得不限制用电时间。

  毕竟村子里的供电设备是省城配给,主要用途是让村干部能对外联络,而不是当成民生用电。

  几番折腾后,两人只能停下手边工作转换思绪。

  就在王林洋抽烟时候,突然他提出一个大胆假设:”子良,扣除掉人的因素,会不会是环境造成这种现象?”

  翁子良虽然已经是医学权威身分,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遇到现在这种”缺电”情况下很多器材都无法使用,他就算再厉害也只能举手投降。

  王林洋说着说着开始兴奋起来,夹在手上的烟也晃动不已:”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医学院里,教授要我们去找水烟草的事!”

  “就是那个只丢给我们几件破烂器材,就要我们满校园乱跑的事。”王林洋脸上炯炯有神,讲的神采飞扬:”我记得那次,还有同学为了找水烟草掉进湖里,最后闹的教授灰头土脸。”

  “我们开始对小阳村做调查,这样也许能找到新的讯息!”王林洋二话不说就开始找寻可用的器材。翁子良也只能笑笑不说什么。

  看着王林洋一个人在忙活,翁子良也下去帮忙,这时,他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话。

  “现在的王林洋,才是他当年认识的王林洋。那个永不言退的高材生。”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8-10-11 22:24:44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2 21:55:16
  @冷月888 2018-10-11 22:24:44
  
  -----------------------------
  谢谢支持呦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5 16:56:42

  日正中午,两个医学教授拿着一大堆器材走来走去,因为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只好土法炼钢把能带出门的器材通通拉出去。

  两人瞎忙一阵后来到村口的杂货店休息。翁子良一进门口就跟老板买东西。

  “老板,给我来瓶黑咖啡,要无糖的那种。”

  店老板叫江丰他也是位中年大叔,打从王林洋来到小阳村后,这两个人很快就混熟。王林洋嗜烟如命的性格,在到小阳村的第一天就先去找能买烟的地方。

  江丰看着这两个大财神乐开了嘴,这段时间光是王林洋买的烟酒就足够抵得上他一年来的分量,加上还愿意长途跋涉去县城里买东西的,除了村长干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其他村民要不是自给自足,就是不愿消费高单价的货物,那些村里的老人们还怀有刻苦节俭的习惯,对于商人的江丰来讲双方是不对盘的。

  “江老板劳你再跑趟省城,去帮我买些东西。回头我让我的助手转账给你。”翁子良把一张清单交给江丰。

  这次小阳村的行程让翁子良有一种感觉,他应该把这次的小阳村经历给记录下来。通常这种田野调查的侧录会是他的助手来做,可看情况王林洋肯定不会去做这种杂事。

  就在江丰与翁子良聊事情时,王林洋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总觉得少了什么重要的关键。就在他苦苦思索时,有一个小男孩在巷子口玩着皮球。

  “小皮球,香蕉油,满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

  小男孩穿着冬天时的棉奥开心的玩着,皮球规律的弹跳声音吸引着王林洋的思绪,突然一丝灵感闪过。

  突然,王林洋大叫了一声,连忙的操起一件仪器就冲了出去。

  老板跟翁子良都被叫声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转过头看就只看到王林洋的背影朝着小阳村后面的粮田冲过去。

  “老板,先帮我顾着器材,等会再来找你!”翁子良连器材也不拿直接拔腿跟了上去。

  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看起来很可笑,可每当王林洋发生这种情况时,几乎代表着他天才的脑袋有了神来一笔的灵感,而这种灵感往往是跨过难关的关键。

  翁子良在背后望着王林洋的背景。瞬间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就是天才跟庸才的差距。”

  ------------------------

  最近有点忙,更新会比较晚,我会努力更新的亲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16 21:04:25
  王林洋跑到小阳村后面的玉米田,这片玉米田是供应小阳村的粮食来源,在战乱年代这片农地就是村民们的希望。只要有东西吃人就能活下去。

  如今小阳村的人口也流失许多,这里交通不方便、现代设施也不够,村里的年轻人一但离开就很难再回来。现在还会在农地里种玉米的只剩下老人。

  王林洋一股脑冲进田里的行为,引起在种田的老人家侧目,但他依然没有自觉反而摘下一根玉米,直接放入口中咀嚼。

  没多久,他把口中磨碎的玉米渣放入仪器中等待结果,假如自己猜测没错,这次的结果会印证他想要的答案。

  两三个老人脸色不善的朝着王林洋靠近,这个穿着邋塌的人,半个月以来在村里瞎弄了一堆事情,要不是敬重人家是个读书人,而且还是大学教授,村民们早就把这外来人赶出去…

  翁子良一个人从后面追了上来,他才刚来没几天,不如王林洋熟悉小阳村的路径,幸好他平常就有运动习惯,脚力还算稳健所以追得上来。

  “林洋,你有什么发现!”翁子良在田边大喊,那些原本靠近王林洋的老人,看着翁子良出现后,脸色稍微和缓下来。

  说起来还是翁子良会做人,自从他俩来到小阳村后就发现村民对他俩不太友善,除了老村长的态度还算客气,其他的村民都有意回避他们。

  王林洋向来我行我素惯了,对这种事反倒不在乎。而自己思量后便托杂货店的老板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转交给村长希望他能发给村民们,当作是对村民打扰的歉意。

  所以小阳村的村民对他俩的感观是不同的。

  王林洋听到呼喊后,才从回过神来:”子良你看,这数值果然有异常,这跟阿力的病症有很大关联!”

  王林洋激动的手中拿着仪器给翁子良看,这下子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20 11:45:15

  两人做好决定后就开始分工,翁子良回去住处继续分析玉米的数据,而王林洋跑去找村长告知玉米田的事情,只要翁子良那边确认玉米有问题,他会建议村民先停止食用玉米。

  王林洋一马当先的跑出玉米田,翁子良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远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古道热肠,明明跟自己无关的事还是会出手相助,想到自己在医学院求学时的困苦,翁子良的心理也涌起一丝温暖。

  “先别想这么多,还是先把数据确认出来。”翁子良摇了摇头把思绪整理好。

  王林洋跑回到小阳村,一连找了几个郝村长会在的地方,但都没找到郝村长,幸好最后在村子的库房那边找到他。

  这时的郝村长在跟几位村民清点库房的木材数目,因为进入冬季后,村民都是要靠火炉来撑过寒冬,现在不做好准备入冬后会很难过。

  只是这些年来,留在小阳村的村民越来越少,是否还会用到这么多的木材,郝村长的心底也是写满无奈。

  “郝伯伯,请你过来一下。”王林洋很有礼貌的向郝村长招手,相比其他人来讲,他对这位老干部有着特别的待遇。

  这位郝村长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用王林洋的话来讲就是这位老干部是个猛人,虽然郝村长很少跟自己聊天,但天才的直觉是不可否认的。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才让王林洋对郝村长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待遇。

  王林洋带着郝村长远离了其他人,两人来到旁边讲话。这时他直接向郝村长询问玉米田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王林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对阿力的病情是真的有用心,所以郝村长还是告诉他后面的玉米田的事。

  当年,战火在中华大地燃烧时,大多数的人民百姓都被战火波及到,为了活命绝大多数的人都四处流窜、颠沛流离。

  那个时面对日本的侵略,许多人没办法只能往深山里逃,那些逃进深山的人们渐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部落的雏形。

  但后来,随着战争规模提升,日本也开始用毒气弹来清扫躲进深山的人,大规模的毒气战造成更多人死亡,不得已人们又往更深山处逃命。

  那些先人们在逃难得中途,偶遇一位道士自称抱阳子,道士不忍看到颠沛流离的人们受难,于是寻找到一个地方让人们落脚,并说此处能避免战火让他们安心生活。

  郝村长讲到此处时,他的神情是严肃得,这让王林洋也不敢插嘴…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22 22:49:04
  那道士指点了一个地方说是一块风水宝地,在风水里叫”天马盖宝”,人只要居住在这块地里,就能趋吉避凶帮助大家躲过战火。

  那时先民们能有个安身之地就谢天谢地,那里在乎得了那么多,一群人便跟随道士来到现在的小阳村。

  说来也是神奇,自从搬进这块风水宝地后,先人再也没遇上日军侵扰一直都很平安,直到政府进入小阳村后村民们才重新回归社会。

  听到这里,信奉”科学就是一切”的王林洋便开始不舒服起来,心里不禁暗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要真是大吉大利的好风水,那这个村子早就火了。真的是…”

  郝村长注意到王林洋的神情变化,他的表情略显尴尬,也不好意思再讲村子的渊源,便直接讲玉米田的事情。

  那位抱阳子勘查了村子的周围后,便指了村子后面的一块地说,但凡日后的作物只能在这块地种,其他地方是种不起来的。

  而先民们感怀抱阳子对他们的帮助,所以一直格守他的建言,一直以来都是在后面的田地上种植。

  王林洋也不废话,直接跟郝村长报告在玉米田的发现。

  郝村长听完后眉头深锁,虽然面前的这位大学教授是个不修边幅的人,但是他在医术上确实是有本领的。这半个月来他除了关心阿力的病情,在有空的时还是会帮村民们健诊,虽然他态度轻挑不得人心,但医术方面真的没话说。

  就连自己长年腰痛的病状,也被他三两下就弄好,之前为了这个痼疾,可是掏钱跑了趟省城的大医院,结果医生被说是里面长了什么坏东西治不好了。

  “只是…”

  王林洋看着老村长皱眉样子,这时他才想到一个尴尬问题,要是不让大家吃田地种出的作物,那要吃什么?

  小阳村村民都是自给自足的农家生活,扣除杂货店老板江丰外,几乎每户人家都是靠着田里作物来吃饭,总不能叫村民每天三餐都吃方便面来过日子。

  就算他们肯三餐都吃方便面,恐怕也不见得愿意掏钱来买,王林洋一想到这他就一个头都两个大。

  就在王林洋苦恼时,翁子良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嘴里还高呼着什么…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25 15:40:55

  翁子良走过来后说话:”我抽样了好几份的玉米,数据跟阿力体内的异常数字相吻合。”

  翁子良在纸上写了好几组数据,王林洋伸手拿来看后陷入思考。

  “我还对玉米田的土壤做了抽样,发现土壤的数据比玉米更高,推测是玉米吸收了土壤的因素才造成这现象。”翁子良解释道。

  郝村长虽然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隐约猜到村子的玉米田可能有问题,这让他的眉头更加深锁。

  “翁医生我不懂什么医学,我也没念过什么书,但是我们一直都是吃田里长出来的作物,以前到现在都没事,那土地怎么会有问题?”

  一听到翁子良对这片土地的指控,郝村长可就受不了。要知道小阳村一直与世隔绝,是近二十年来才重回现代社会,在这村子生活的人们早就是一个大家庭,你我互相扶持也不分彼此。

  这种情份重于血缘的关系,早就把这片大地跟人们紧紧的绑在一起,说到激动时,郝村长还抓住翁子良的肩膀用力的拉扯着。

  “根据这份数据显示,阿力体内是累积过多的慢性毒素,才会导致他昏迷过去而且人体的器官跟皮肤都硬化。”王林洋说道。

  王林洋一谈起专业来,气势就完全不一样。炯炯有力的神情让人有种不得不信服的魄力。就连原本激动的郝村长也逐渐缓和下来。

  “但是村民也做过检测,他们也吃后面种植的玉米,又怎么解释?”翁子良早就习惯了便提出质疑。

  “恩…”王林洋沉思一阵后说:”虽然不晓得原因是什么,但跟后面的田地脱不了关系,希望村长能禁止大家吃种植的食物。”

  郝村长一脸为难,虽然他相信两人是真的为村民好,可这种情况下要说服村民会是一件难事。别说其他人不相信,就连自己也很难相信吃了一辈子的食物会有问题,这…

  郝村长迟迟不肯开口,翁跟王两人互相看了看,三人便沉默起来…
作者:Goodluckwith 时间:2018-10-25 15:45:43
  留印
我要评论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25 22:59:37
  谢谢支持,亲^0^/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8-10-26 05:13:07
  晨读佳作,支持楼主!
  • 鞅從: 举报  2018-10-26 20:43:47  评论

    感谢亲,近来工作有点忙,更新会较慢,多多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0-30 11:42:35
  沉默中,翁子良率先打破现况。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有什么事可以做的,我们都可以帮忙。”翁子良对着郝村长说。

  “也许不用急着禁止食用,但要先调查田地周围的情况,才能确定事实。”王林洋边思考边说出自己想法。

  当王林洋在思考时几乎不会直视别人,就算两人在谈话也是像看着空气一般,旁边的翁子良注意到这个情况。

  在没有其他办法情况下,郝村长也只能同意先调查的提议,但是为了避免村民们的恐慌,他们决定自己三人去调查就好。

  郝村长要回去处理好仓库的事情后,才会过来跟两人会合。

  王林洋一个人靠在墙边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翁子良则是在附近踱步。

  这次来小阳村遇到的情况,已经超乎他的想象,即便自己是医学上的权威也没办法单枪匹马的打仗。这种情况下,翁子良想让他的团队驻进小阳村来彻底调查。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子做会不会伤了王林洋的自尊心,而且是王林洋邀请自己来帮助的,要是把团队带进来…那

  “不行,我要振作!”翁子良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帮自己打气。

  就在他毫无头绪时,一个声音中断了他的思考。

  “子良,我有一个假设。”王林洋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捻熄后便随手丢掉。

  “依照中医的思维来讲,但凡一种毒物周围,必有其相克者。先不管慢性毒素为什么会在田地里,当务之急因该是先救阿力才对。”

  王林洋捋了捋思维后,才说:”我在想村民们都吃了一样的食物,照道理来讲他们体内也会累积慢性毒素,但却没有发作…”

  翁子良突然明白王林洋想讲的东西:“那应该是小阳村里,有某种抑制物质,在中和村民体内的慢性毒素。这个假设我怎么没想到!”

  两人都是医学上的专家,这种关键的事情一点就通。于是王林洋把话接着说下去。

  “而阿力离开小阳村去省城求学,没办法服用抑制物质,导致他体内累积的慢性毒素爆发,变成了现在不死不活的活死人状态。”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1-02 11:53:52
  一石激起千层浪,互相有默契的两人便开始交换自己想法。

  有时候,一个人想不透的事情,在其他人的刺激下也许会产生新的想法。

  王林洋依靠着墙边喘气,多年来的烟酒生活让他的身体不适,而翁子良的年龄则是大他一轮,两个中年人像似小孩吵架争的面红耳赤,又彷佛回到学生无忧无虑的时期。

  “说不赢你,算了、算了。”

  “呼呼,那就照老规矩,我们分头行动。”

  两个中年人气喘吁吁看着对方,凝视着一会后,又各自开怀大笑起来。

  翁子良努力的平缓自己呼吸,在短短的三十分钟内,两人从各有看法到激荡出高热度的火花,但最后在大方向部分却有一致的共识。

  这次交流启发了翁子良一个想法,就是利用检测出来的数据去制作”中和剂”,但光靠他一个人当然不行,而是要靠背后的团队来分析数据,这样才能制造出”中和剂”来。

  为了能跟团队联络,翁子良决定先去找村长报备,跟他借电话对外联络。想到这里,他真的怀念现代科技的方便,以往跟自己助理联络只要用手机沟通就好,可是小阳村实在太偏避竟然不在区网里面。

  在翁子良抱怨手机没讯号时,王林洋也决定回去看仪器的数据,他当然相信翁子良给他的数值是正确的,但是天才的脑子总能找到百分之一的灵感进而创造奇迹。

  于是翁子良去找村长借电话,而王林洋则是先回屋子看仪器,最后三人在田地集合。

  在谈好各自要做的事后便分开行动。

  翁子良一个人走了一段路后,便开始喃喃自语道:“这样子不算是犯规,我只是合理的利用资源…对,没错,谁叫他是独行侠…一辈子都是独来独往…”

  “再说了,我团队的人又没有进到村子里来,我们还是一对一的公平竞争。”翁子良暗暗的告诉自己。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1-06 11:39:11
  翁子良找到郝村长后,便请求要通电话给他的团队,好处理异常数据的事。

  两人在路上聊到郝村长的难处。在知道田里食物可能有问题后,郝村长也是忐忑不安,虽然还是不愿意相信但是两个教授都这样说,那就真的可能有问题。

  在小阳村里称得上有知识的,也就是原本村里的干部们,但在几年前,有个财团来到小阳村想开发土地,让这里成为一个休闲度假的圣地。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前期还谈的好好的,可是中途财团就不愿意做下去,说了一大堆他们听不懂的话后,人就跑光光。

  这让那些原本期待的村民深受打击,对外来人有种莫名的敌意。同时,村里年轻一辈的人也受到刺激,有不少青壮年举家全部都搬出去住。

  阿力的哥哥,也是那时候外出打拼的人。可是不到一年他的尸体就被人送回小阳村。有的人说是被人下毒而死,有的说是被殴打致死,还有说是被城里人害死的。

  郝村长摇了摇头说:”现在是有法治的社会,哪有甚么违法犯纪的事,只是警察也调查不出原因,只能送人回来而已。”

  郝村长讲了不少小阳村的事情,也讲到村子长期没有发展起来,村民的收入都是很差的,要真是食物有问题,那他们没钱能买别的东西吃,最后还是不得不吃田地里的作物。

  翁子良知道郝村长讲的是实情,这些日子以来,的确看不到小阳村有什么经济活动,村民间多是以物易物居多,要不就是自给自足来生活。

  多数人都是过着清苦生活,这让翁子良感触良多,早年求学为了能够出来头地,自己只身一人到大学读书,家里人还跟邻居借钱来筹学费,一路的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

  所以当他在医学领域有所成就,也靠着自己团队研发的项目赚到大把的权利金,翁子良便成立基金会来帮助清贫学生,也算是弥补当年自己的遗憾。

  翁子良很慎重的对郝村长说:”如果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成立的基金会就是专门帮助贫苦学生的,如果需要帮助年轻人读书,我这边都可以帮忙的”

  郝村长知道这位翁教授是大机构的教授,金钱对他来讲就只是个数字,套句王林洋说的话:”就是个干大事业的人。”得到翁子良承诺的郝村长一再的感谢他。

  两人来到办公室后,便让翁子良自己处理。

  “喂,是筱惠吗?我这边传一组数据给妳,帮我调查跟这相符合的资料做比对,对了,我会再派人在跟妳连络。”

  翁子良将事情交代清楚后,想到了杂货店的老板江丰,他是除了村长之外还愿意去到省城的人,将事情交给他办也许是一个不错选择。

  • 鞅從: 举报  2018-11-11 21:50:18  评论

    最近开始忙碌,更新会变很慢,但是一定会写下去,除非我死掉了,否则决不放弃
我要评论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1-12 22:40:41

  雅客加州,私人研究机构,白光照亮的房间里,金发碧眼的妮雅正愁眉苦脸,远处的陈明通跟金两人,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翁教授写的笔记到这里就缺页,明显他不想让人知道发生甚么事。”陈明通烟瘾大的难受,抓起一大把的尼古丁糖丢入口中。

  金已经连续熬夜好几天,两个眼睛都布满血丝:”翁教授已经离开研究所半年多,谁晓得这本笔记是不是真的?”

  金是研究所的副主管,说是主管其实是大老板派来监视翁子良的,毕竟翁子良的研究项目太过庞大,就算是一整个财团出资也难以负荷,所以背后的老板们连手提供资金。他们要求翁子良完成的成果,必须交到他们手上。

  大老板们彼此互相利用、又相互猜忌,不得不选出一个第三方人士来监督翁子良,于是他们重金礼聘金来担任中立者。

  没想到后来出了乱子,翁子良拿走研究资料后消失不见,连带着关键数据跟备份数据也通通遭人破坏。

  会发生这种事情,肯定有人在帮助翁子良,要不然他一个人怎么会消失。要知道研究所里进出的人员都要管制,就算是大老板们进出也同样受到限制。

  金作为中立者要是不能给董事会一个交代,恐怕自己的生涯就到此为止,说不定还会破产坐牢,一想到这金的脸色又惨白起来。

  金发的妮雅一边皱眉一边偷偷观察两人,作为中立者的金其实是最大嫌疑者,因为他掌握的权限是最高的,就连大老板的权限都没有他的高。

  但经过三个月的观察,她发现金根本是个大草包,不只工作能力不好而处理能力也有问题,所以才会在翁教授离开后三个礼拜才发现。

  妮雅转念一想,搞不好就是因为金的能力太差,才能让大老板们放心,要真派个精明能干的人来管理研究所,恐怕大老板们也不会真的安心,越是精明干练的人野心往往就大,要是中立人倒戈向某位大老板,私下暗通曲款那其他人就会损失惨重。

  至于陈明通则是翁子良的特别助理,说是他的大弟子也不为过。要说对研究项目了解第一的肯定是翁子良,要说第二就是陈明通。

  陈明通不但没有帮助恩师翁子良,反被她调查出陈明通已经被某位大老板给收买,作为监视翁教授的棋子。

  看着两个垂头丧气的大男人,妮雅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家伙根本都是废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上主管位置。

  不得已,她只好清了清嗓子说:“我去核对了翁教授的通联记录,证实他曾在中国有跟过纪录,而且还追查到金流的最后位置。”

  妮雅拿出一台平板,上面记录着翁子良跟助手虞筱惠的通联数据,并且透过支付宝送货的位置找到了曹村的所在地。

  要不是真的没有头绪,妮雅才不愿意公布手上的资料,尤其是翁子良传回来的数据,她也找过机构去分析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数据错误,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数据发生。

  --------------

  抱歉这么晚才更新。之后应该是假日才有空写,平常日要忙工作QAQ。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1-18 21:07:26

  一听到有翁子良的消息,金像发疯般冲过来一把抢走妮雅的平板。

  “那个老浑蛋在哪!要是被我抓到一定打他一顿。”金快速滑动平板上的数据,但是里面全是他看不懂的数据,气的他一把将平板往下摔。

  幸好妮雅出手制止了金,才避免数据被破坏掉,金的举动让妮雅大怒:”你这个傻瓜,你知我花了多大力气才弄到着些数据!”

  “怕什么,反正妳一定有备份。”金无法发泄心里的不悦,只能愤恨的说道。

  “你这个白痴,忘了这是哪里吗?要离开研究所都要经过层层关卡,而且内部的储存装置都有加密限制,根本无法复制。”

  妮雅看着这个无能的男人,她已经不知道说甚么才好。这时陈明通走过来看了平板的信息。

  这时陈明通惊奇的发现,平板上面记录的数据,正好跟翁教授研究的项目不谋而合。

  虽然经过手的数据不多,可是上面数据却跟自己了解的资料对的上,尤其是开头的数据,他一眼就认出是翁教授一直隐藏的核心数据。

  自己跟着研究一年多了,其实是在帮背后的大老板偷取研究资料,要不是翁子良谁都不相信,这个研究的成果早就到自己手里。

  陈明通明白虽然自己的职称是副主任,但真正掌握研究核心的只有翁教授一个人,在关键实验上所有人都会被排除在外。

  底下的研究员都各自执行教授给予的任务,最后由自己跟另外两个副主任统合起来,将研究数据给翁教授,说明白了就是翁子良不信任他们。

  可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个研究项目的利润太大,要是真的研发出成品来,这世上的富翁们怕是倾家荡产也会来购买。

  这种天价的利润就像商业竞争一样,只有自己掌握才能一家独大,要真是换做自己恐怕也是跟翁教授一样做法。

  陈明通感慨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动作被妮雅看在眼里,而她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们看,翁教授订制的仪器经过几次转运,最后送到这个城市,我想那里就是翁教授提到的省城。”

  陈明通指了指平板上显示的数据后,金又冲过来只细看着上面的地址,一个劲的碎念:”就是这里了,那个老混蛋就是藏在这里!”

  “只要去到这,就一定能抓到他!”这时,金跟陈明通两人一起看着妮雅,彷佛在询问她接下来要怎么做,而妮雅则是两手一摊。

  “我可没办法,那里是中国,没有那么好搜查。这恐怕要跟大老板们商量才行。”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1-25 20:06:29

  妮雅的一席话让他们俩泄了气下来。不知不觉中,这个金发碧眼身材又好的女人,无形中掌握了话语权。

  “好了,你们也别丧气,我去弄些咖啡过来,等会再把翁教授的笔记看完。”妮雅摇曳着她的翘臀,一摇一晃的走出金跟陈明通的视线。

  美女走后,这两个大男人相互瞪着对方。金作为研究所的最高权限主管,本来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而这间研究所为了严格保密,采取封闭式的管理机制。

  所有的进出人员都要受到严格的关卡控制,从最外端的入口是由保全公司统筹外,里面的第二、第三道关卡全是由计算机控制。

  为了避免外面的黑客可能盗取数据的可能性,全区采用封闭式网络,采购的硬设备全部都是自制规格,跟一般的通用规格完全不兼容,数据读取还要经过特殊的设备才能使用。

  要不是发生翁教授失踪的事件,他现在还是享受着奢华的生活,根本不用搞到现在面临的危机。而陈明通作为翁子良的大弟子,一定跟他失踪的事件逃脱不了干系。

  “说吧,你到底是怎么跟翁教授联系的。”金整理了一下领带,把自己颓废模样尽量装的凶恶些。

  “我已经知道你背后的大老板是谁了!”金恶狠狠地指着陈明通说:”不要逼我动手,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叫…叫「你是我的爸爸」!!!”

  金开始转动自己的手腕,挑衅的在陈明通的面前挥舞着拳头,这是他常看的推理影集最帅的场景,他甚至能想象等会陈明通会在他的暴力下哭着说出一切真相,好让大老板们重新信任他,甚至能把金发尤物妮雅收入手里……

  “白痴…”看着金一脸淫荡的模样,陈明通无奈地吐出一句话,接着一个箭步上冲一套组合拳下去,就打的金倒在地上求饶。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再打了!”

  没多久,妮雅拿着一壶咖啡回来,却看到金鼻青脸肿的模样,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甚么,他不小心跌倒了!”陈明通直接帮金回答,而金却不敢多说什么。

  “喔,下次小心点,我们接着看翁教授的笔记。”妮雅拿出三个杯子,将煮好的黑咖啡倒进杯子里,一股浓郁的咖啡香一下子就充满整个房间。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1-25 20:10:44
  选了连载[d:疑问]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1-25 20:11:42
  没看见互动,以为App选了连载不让人跟评呢
  原来是楼主太懒[d:憨笑]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鞅從 时间:2018-12-02 15:54:19

  金跟陈明通又互瞪了一眼,金的样子虽然狼狈但他还是不甘心嘴上碎念了一番。

  陈明通也只能摇了摇头不想再生事端,妮雅则是向两人招了招手,递给他们一人一杯咖啡,接着再拿出翁子良的笔记再次阅读起来。

  ---笔记内容---

  我跟着王林洋还有郝村长一起来到村子后山的水源地,经过我们的努力,虽然没有找到小阳村毒素的起因,但是我却意外的开发出毒素的中和剂。

  阿力再注射中和剂后,他的身体状况也有了好转,原本事情就该这样落幕,后续的处理也该经由基金会来协助小阳村的改善,可没想到王林洋旷职日子太多,反被学校拔除教授职务,这下子让他的经济来源一下子彻底断绝。

  翁子良跟在两人后面,一路看着王林洋辛苦的爬山路而感到惋惜,王林洋平日酗酒抽烟的习惯让他的身体开始无法负荷劳动的事。

  之前他是一腔热血的去解决阿力中毒的事,对于身体疲劳跟酸痛根本就无视过去,可现在阿力的病情好转了,就没有那样的使命感支撑着他。

  要不是小阳村的毒素来源还没有找到,自己真的担心王林洋会不会一厥不振,最后整日酗酒放弃自我。

  “早知道会这样,就该介绍个工作给他,这样也不用担心他的生活问题。”翁子良决定等到小阳村的事情完结,就要帮助这位好友度过困境。

  郝村长作为领路人,一个人拿着砍刀在前面披荆斩棘,为两人开辟出一条能走的道。这条山路原本是村民取水的道路,只是后来政府帮忙开辟一条水管后,就不用再艰辛的上山取水,因此久而久之这条道路也就荒废。

  “王教授,等等再翻过一个山头,就能看到我们村的水源了。”郝村长在前面说道,可话刚说完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王教…不,王…先生…这…我…不是那个意思!”郝村长慌张的转过来解释,因为要不是自己村子的事,也不会害的人家大学教授丢了工作变成一个酗酒的酒鬼。

  那天接到阿力学校打过来的电话,告知了王林洋因为旷职多日而被解职的事,这让王林洋呆若木鸡好久。

  他没看过这个外表邋塌但内心却十分高傲的男人,竟然一下子崩溃大哭,手上的实验也不管了,一个人跑回房间拿起酒来就喝,自己一人喝到烂醉如泥。

  到后来,就连村口杂货店那个贪财的老板都不敢再卖酒给他,看到王林洋那种不要命的喝法,江丰都怕他会喝到胃穿孔死掉。

  “不…没关系,我人…很好。”王林洋原本邋塌的样子又添增了不少的憔悴,他用力的喘了几口气说:”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下?”

  郝村长听到后,拿出砍刀劈开附近的杂草,好让他们能够休息。负责殿后的翁子良也过来帮忙,可他却叹了口气。这段山路他们已经是第三次休息,而且每次休息的时间间隔越来越接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