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透死轻松活——您轻松了吗?

楼主:艾波涛 时间:2018-12-06 23:07:08 点击:51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参透死轻松活——您轻松了吗?


  乾坤赋:
  ——大小宇宙聚 时空乾坤汇

  红移远去宇宙大,
  黑洞吞吸乾坤小;
  一脉相承时空聚,
  阴阳系统太极汇。

  宇宙的寿命何止才一百四十亿年(有人计算出这个年头),宇宙永生无寿命可算计,算计出来的那只是瞬间就会消逝的人的小聪明小九九罢了,试图算计宇宙寿命或历史未来的人,自认为明白了什么,其实啥也没弄明白,宇宙是不可以用寿命和历史亦或是未来等等局限于人类范畴里的词语去衡量的,上帝亦无辙,人们还是是算计自己的命运和寿命吧,那样对人类还有点意义。

  宇宙当然也会倾覆爆炸,但不会死亡,所以永生——惊叹时空曼妙就是诗人的诗意或诗意的诱人味道,也是人们执着着诗的那一点点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吧。

  红移不停,黑洞不死,静止不动的真相,实际上是我们的心灵获得了一瞬间的安宁而已,但这点安宁肯定已经给我们带来了极乐和美满,享受这些时静止还是存在的,宇宙的一瞬间恩赐,我们足以安宁了,所以我们人类知足吧,知足常乐啊!

  我们的世界,早已成了浩瀚宇宙里的一秒钟而已——我们的人生那是一秒钟的几分之几呀,所以人们都在叹息人生苦短啊!

  我们能不笑吗?看到这一切我们就自然而然地就笑了,宇宙永生——但我们不管是历史还是未来,都将会瞬间消逝,能在这一瞬间见到谁那都是缘分啊!

  很久以来,人们都在探索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我们要去哪里?这很久很久以来的事体,很久以来的这一切的问题的问题,一直都在困扰着我们很久很久了啊!

  其实很久那是多久啊,依然是一瞬间,没有可能重复着,重复着,重复着。只有一次次的过往,而一次次的过往除了我们还有她们,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谁谁——O(∩_∩)O哈哈哈~——爱谁谁都不关你我,永生的宇宙自然也记不得谁谁,O(∩_∩)O哈哈哈~——那就真的是爱谁谁,管他是谁谁,你我又是谁谁呀……

  道家也不是谁谁,说不清的才是道,说的请的那就是路,道和路的差别就在于斯啊!道常存路却只是有人才有路,没有人了路也就不再了。:

  佛家更不是谁谁了啊,他们禅长存但佛无相啊!我佛慈悲,只有看着你们发愣了啊!

  看着你发愣,是知道你们马上就会消失,但消失的景象:却在一束光滑过去,若干条光在这个世界里相交时,不知道你又会看到谁——可我们肯定是无缘再见到了,那不是很遗憾吗?

  用 科学来解释了这样的现象,就是这个世界是由代码构成的三维空间——其实那只是冰山的一角,整个宇宙永生的奥秘在深处埋藏着,或许有一天会有人或其他生物发现,不要问出口在哪,出口就在出口哪里,但发现出口的人或生物在哪,这才是我们要去问的事体啊

  生死虽然没有迷宫,但也是逃不出来的,飞船是去探索宇宙永生的源头,而不是去寻找出逃的出口,哪个出口对于宇宙来说是不存在的,你能柰它何?

  基督徒说是上帝永生永在,上帝全能万能,O(∩_∩)O哈哈哈~这本就是上帝的口吻吗?!可人类却说上帝是我们创造的木偶,那跟弦在我们手里,叫你这么嘚瑟,你才能这么嘚瑟嘚輋呀——宇宙里不缺你这么个匆匆过客,眼高手低不是个事儿啊,再过一会儿你比我们消失的还快啊!不过我们还是要祝福你……阿门!

  参透死后轻松活,
  轻松过了范儿崇;
  激情四射九五尊,
  呓语梦魇宇宙空。

  参透死轻松活——您轻松了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赵富忠笔名破石 时间:2018-12-07 03:54:25

  
我要评论
作者:紫袖兰香 时间:2018-12-07 11:16:07
  问好波涛兄
我要评论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8-12-07 13:07:13
  只要活着,谁也不轻松。
我要评论
楼主艾波涛 时间:2018-12-07 21:25:14
  参透死并热爱生才能真正怡然自得

  1)、——关于生与死的历史性感悟

  人生本就是生与死之间的一个过程,而生死这两个概念也同样象宇宙时空里的虚拟时间一样,你很难说那一个概念上相对应的那一个点是起点还是终点,因为死和生就象虚拟时间里的起点和终点是一个点一样,生与死也是在一个点上。起点和终点是对那一点的人为地定义,而生与死也同样是对那一点的人为地定义。生与死就象是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他们本来是一对形影不离,无法分开来的亲家——一个整体性的涵义或概念。

  当然,生与死是人类在现实中,还没完全勘破的一对大迷。面对生的问题人们可以生发出很多美妙的体验和向往;而面对死,人们则往往是恐惧多于思考,感性多于理性。就连孔子这样的大圣人也在面对学生的疑问——死是怎么一回事儿时,也是面露不悦之色,尽然不顾先生的尊严——不仅要沉下脸来训斥学生还坦承自己连生还没弄明白呢,怎么会懂得死呢?还管他什么是死呢?除了使得学生被呛了一鼻子灰自己也有些丢份儿。当然儒家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的体系,高举的是世界大同的旗帜,所花的心血全都在社会和人生上,对于死这一概念没什么高明的见解,亦或正是事实所在,不懂得死是怎么回事儿,也自在情理之中了。

  不同的是道家及其道家的创始人们,却把个生与死反反复复地作了很多的沉思,其看法既深刻又有趣——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人类的很多智者们都不去谈论死亡,其实就是鉴于一种对死亡的恐惧的心理,由于人们害怕面对死亡,进而对死亡的恐惧就成了人类一块重大的心病了,而这块心病导致了人们深深的不安和心痛——进而更加恐惧。

  于是就有一些聪明人或自认为是聪明的人,就去纷纷设想或编撰一些关于死的美丽的佳话,告诉人们死了后可以去上天堂,或者说死了后又可以去轮回投胎转世——几十年后还不是又一条好汉吗?说这一切本来是想用来安慰人的,可灵魂的捉摸不定,天堂的虚无飘渺以及投胎转世轮回的遥不可及,这一切却更增添了人们的恐惧和不安。好在中国文化里的多元性以及融合使得人们又看到了另外多种关于生与死的见解,特别是道家关于生与死的思考和有趣的见解,确实使得人们的恐惧心理有着很大程度上的缓解。

  老子和庄子为代表的道家,对此有着较为理性的思考和告白,他们的理解是:死与生本来是息息相关联的死亡伴随着人的生命的全过程,每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把自己交给了死,对于人死与生从一开始就结成了一体,死是属于生的,生也是属于死的。因此人们就应象面对生那样去面对死,生既是美好的——死亦又有何恐惧的呢?

  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本来已基本上解决了对于死的恐惧,可那些聪明的人或自以为聪明的人们却要一个劲地去安慰别人——什么灵魂呀、天堂呀、轮回转世呀、投胎再生呀等等,玄而又玄的设想和杜撰,却使得人们又犹豫不决或糊里糊涂了起来,甚至对于有些人还因此而产生出了一种逆反的心里,他们因此而又觉着不管是天堂还是转世投胎那都是另外一生的事儿了,与现世的人“我”没什么关系;当然还有象孔子这样的圣人就想的更绝了,他们更高明的是说生呀死呀的那是两码事儿,若然二者河水不犯井水,话着尝不到死的痛苦,死了又没有生命,又何必又多此一举为死去瞎操心呢?这种咋一看起来很有道理的东西,实质上仍然还起不到安慰人们或安慰为人们心灵的作用,不但不能消除人们对死亡的恐惧,还使得人们对死的思考和理解混乱了起来。

  由于道家儒家以及世俗间人们对于死的这些理解和观念的相互混诈,却使得我们中华民族既没有使得道家对死和生的思考获得一致的认同,又没有使我们的民族全部融入宗教思维的牢笼中,大中华的疆域里有着众多的神灵或宗教,但并没有完全把自身交给神——并没有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与死全部交给神。中华民族所奉养的诸多神灵大多是起些护佑众生的心里上的作用,从来也没有起到过主宰作用。这当然正是道家关于人类生与死的思考和真情告白,所萌发出来的能量和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后所结出的硕果。

  对死的认识和思考影响着人们对生的态度,若是既能参透死,又能热爱生,爱惜生命却不恐惧死亡,生命的历程又怎么能不是真正的怡然自得呢?不想都难呀:))))



  2)、——不同年令段的人们对死的恐惧与否之浅析

  对于生于死,年轻人考虑多的当然是生,至于死一厢是与青年人不沾边的。这并不是说年轻人不会死,或年轻人不会早亡,而是想说从整体上看,青年人根本就没去想过死——压根就不想,或者说没有那个青年人相信自己会死。青年人虽然也每每看到很多的人们死去,但总体的感觉则不是为长辈送行,就是给久病缠者临别。在他们看来死是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没相干。说到死总感觉那是遥远的梦境,是心情舒畅时,用来逗乐或嬉戏的字眼。有时候也说死或想死,可那是一种矫情或做作。因为死确实是离他们很远的事情,他们不会想到死也是自己的归宿。即使是遇到什么天灾人祸,亦或疾病缠身,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我自己不会死,别人的死即使须要他们去面对但那种死反而会增强他们对生活的更大的想往和自信。

  老年人则不然,他们忌讳谈死,觉得死是一个不吉利的字眼。因此一般的情形下是不愿意谈论死或与死亡有关的事体,甚至头上的一根白发也能敏感到死亡的悲凉。“可怜白发生”一类的感慨,自然也就是能触动其心灵诗句了,看到亲人、朋友、同事以及不相干的人们死亡即会联想到自己的归宿。如此一来对现实、对生活、对人世间,逐渐地生发出了表情麻木、兴趣缺失、热情衰退,常常是回忆或幻觉多于现实。明知生理上的衰老虽不可避免,但仍会坐立不安;心理上的衰老其实是非常致命的,对死亡的恐惧反而会加速自己的衰老,而衰老则再反过来又会加重其对死亡的恐惧。这样的晚年能不凄惨吗?

  当然也有看得透的或想得开的人们,但毕竟没有了青年人的那种远离了死亡的轻松和自在以及嬉乐和自信。即使是象活到了六十多岁的陶渊明这样已认识到了“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的洒脱之人,在面对死亡临近时也还会不无幽默地道出其终身的遗憾: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虽也算得上豁达和幽默,但终归还算不得洒脱。

  倒是只活了四十六岁的汉文帝,在面对死亡时却很难得的做到了通达性命之情。他二十三岁做皇帝,做了二十三年——在公元157年他得了大病,在自知不久人世时,却并没有为死期的临近而惊恐,而是在其喘息稍稍匀称后,写下了一篇遗嘱:平静地离去了。几千年来只要是读到过他的遗嘱的人们,无不称道其是个好人,活得洒脱死得更潇洒,后事处理的就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其遗嘱里根本就没提到半句老庄,却尽显老庄之精神。不仅是帝王行列中的第一人,即使是寻常百姓家也很难做到如此的坦然和自得。况且是以只有四十六个年头的短命就要匆从地离开——离开的是一个在人世间有着极尽荣耀和尊崇的地位、优越且优厚的生存环境以及生活方式。

  中年人不仅年令介乎于青年人与老年人之间,其对待生活的态度以及面对生与死的思考,也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由于他们不再那么天真烂漫,那么富于幻想,那么相信死亡是远离自己或者说是别人的事;他们深知死是伴随着生的,虽然不那么临近,不那么急迫;但也正在一步步地迫近,不过也正是因为一步步地在迫进着,还有很长的距离可以使他们静下心来去思考生与死的问题,还可以用一种平静的心态去谈论生死。

  中年人生的滋味,甜酸苦辣已基本上尝过了,对生活的理解也可以说有了一定的认识和体验,对生的庖析和期盼已不再有兴趣浓厚。相反却对死的解析或勘验有着高度的热情。因为他们还不须直接面对死的考验,他们并不忌讳谈论死,而是对死的情状和生与死、对死的方式和态度以及由此而生发出来的对生的影响,都想弄弄清楚。他门的优势在于对生的体验和对死的不恐惧,他门并不认为死字是不吉利的字眼,也不太恐惧死会马上降临。因此,有的是时间关照生研究死。

  由于这种优势,则既可以把青年人的那种不以为然消除掉,也可以将老年人的那些忌讳与恐惧剔除掉,使得他们能够在较为客观和平静的基础上去探究生与死,探究死对生的影响和生对死的影响。我们常常把哺育中华民族的长江和黄河——比作母亲河,对其寄于了深情和厚意。其实人生却更象是长江和黄河:她们在源头处,河身海拔高,目空一切,或夹在两岸的深谷中奔腾咆啸,浪击拍岸横冲直撞,在岩石上击起了阵阵水花,在悬崖上铸就成飞流瀑布,任性自得直泻千里;越到中游势头就没有了先前的猛浪,性格也变得温和或驯顺的多了,河面及水流则也是时而宽、时而窄,时而急、时而缓,既没有了横冲直撞的势头,也没有完全要平缓地流入大海时的死寂;有的却是些曲里拐弯的河道轨迹,在向人们昭示或诉说着其生命历程的艰辛和其不断变换方向委曲求全——以求达到期盼的终点的苦衷。等到完全平静下来时,即以接近了下游,不仅其河面会变得越来越宽,河流的水浪也慢慢地趋于了平静,便就流到了大海汇入了混然一体的海水里。河流和大海的界限在此刻消失了,个体的存在和历程是结束了。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个人在青年时代,激情无限、心高气傲,到处都在显示着自我以及个性和才能;在生存的过程中又不断地调整自己,所走的路一般都不会是平坦或直线式的少不了曲折和坎坷,待能够客观平静地看待人生时,募然回首已是中年不惑时,这时不管是事业有成,还是思想成熟亦或是遍体鳞伤、心怀意冷,都慢慢地趋于了平缓和冷静,往日的追逐已不再能引起兴趣,就好象是可要到了海水和河水的界限处的宽阔的河面上一样。这时若能看到或看请楚前面的大海,心安理得地融入其中,就不会有莫明的恐惧,若是将这一切或这个结局看成是被大海所吞没,那恐惧就是必然的了。

  实在是凑巧,偶的所在单位今天有位作胆囊手术的人,不幸因手术失败而被送入殓房化作了一股青烟冉冉而去,同事们一时间议论颇为热烈,年纪大一点的不断地感叹人的脆弱和人身世事的没意思,但大多都不愿去探究其手术的成败得失,以及与此有关的生呀死的事体;而中年的同事们则除了对其手术失败剖析原因和深究责任在谁外,还大谈其生呀死之间的种种相关事体,好象死的不是别人倒象是他们自己一样,甚至还考量死者家属该如何去与院方理论等等,而且议论起来总是津津乐道,有滋有味,一副非要把个中奥秘探究个清楚明白的架势;可青年人对如此的大肆喧染或议论个没完却持有非常不屑一顾的不以为然,总是提醒说:说点儿的别的不行吗?一整天都这个话题,太枯燥乏味了吧。这非常形象地昭示了不同年令层面对这以问题的心理状态,是啊!要一个还根本就不会想到过死是怎么一回事的青年人没完没了地去听什么死呀生的话题,他们能不烦吗?自然要一个已觉着离死不太远的老年人去探究死——在他们中年时没参透的情形下,那同样无疑是在往他们的心尖上撒盐巴,岂不是^在……,还是让他们平平静静地自己去面对吧;良好的心态须在老之将至之前就奠好基础,怡然自得地来与怡然自的地去,才能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命之旅和生命之美妙旋律的回响。

  偶现时正值中年年华,所以也就有此心态去论说死呀活的,毫不忌讳,也可谓是现在还能站着说话不腰疼,只希望能在现在炼就一副好心态,在不久的将来,须直面此类问题时能有比现在更洒脱的心态,在该来时我们来了,那么在该走的时候,我们也痛痛快快地走,无牵无挂——不要给自己找任何的借口,这放不下那也放不下地自欺欺人,说到底还是担心给大海吞没了;河水和海水是水的不同形态,但它们是同一状态;生和死是不同的形态,但她们当然也是同一状态。海水和河水只是其味道有所不同,所处的环境之大小和高低之差别不同;同理生和死也只是我们生命的状态里的不同形态罢了,有生必有死、有死就必有生——生和死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硬币的两面呀,我们又何必计较是在字面还门面呢?让我们在这两面都能怡然自得、平静地融入在一起不是更有意义吗?

  在结束这个话题时,笔者愿将从前写下的一首短诗作为给每位热爱生活的人们的祝福,让我们共同享受生活与生活给我们带来的乐趣,珍惜生活和生活为我们提供的对死的体味与考量及其感悟吧。那么就——

  请打开给你的信

  ●
  不用带着半片面包,
  苦苦追问,
  那几个字:思念何人?
  奥秘会被揭示,
  曾经有一封写给每个人的信,
  上面写着“无欲无求”。
  只要你能打开它!

  快从浑沌中苏醒!
  遁隐你的眼睛与欲求。
  即使在一个鸟巢般大小的住处,
  保持静止不动,
  管它能否:遮风避雨?
  提起兴致,
  也能活的逍遥自在。

  ●
楼主艾波涛 时间:2018-12-07 21:26:43
  亲疏与彼此  
  wnxieh68(艾波涛)
  2003-09-24 15:22:08

  题记:
  最大的礼节是不分彼此
  最大的仁爱是不分亲疏

  关于亲疏与彼此的话题,先人或哲人们已经快把这个话题给嚼乱了,但不管从那个角度去论说,都脱不开——为什么会有彼此或亲疏之差异,并极尽所能地去寻求使得彼此和亲疏都有一个和谐的相互能融洽的状态,但亲疏和彼此总归是客观之存在——比如在现实当中,总是存在着自己的血亲一族,总是存在着彼此相互共处的同事或朋友的圈子。

  由于人类社会化的进程在不断的加快或深入,使得这一族或这一个圈子在个人的生存状态里,就更加凸显出了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也就是说人类越发展、越文明、越进步,却会越使得亲疏和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相互之间的关联更紧密更重要了,并且也使得亲疏和彼此相互之间的差异和认同感也同时更复杂化了。

  为了规范亲疏和彼此之间的关系——虽然我们可以有很多的礼节去规范彼此之间相互的关系,使得人与人之间有一个人伦或道德上的交往的底线,可这毕竟是在彼此之间无法做到自然而然的沟通后,才有的无奈之举动或无知之举动,真可谓是大道废、有仁义,仁义行、礼节出。这种反自然、反真道的人伦发展路线图,又怎么可能会使得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融洽或和谐呢?因此还是不要太多的礼节和所谓的仁爱,做不到不分彼此、不分亲疏,最起码也应该是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间少些不和谐。相互间少些小心眼,相互间多些诚信和宽容、理解与信任。

  人们普遍的心理状态,总是喜欢别人和自己的意见相同,不喜欢和自己的意见不同的人;总是喜换听别人的夸赞的言语,而不喜欢听别人批评的言语,即使是那份赞扬是不负责任或故意的曲意为之,且奉谀之情状自己也心知肚明,但也觉着受用;对于那些批评的意见或言语,即使是切中要害的真知灼见,也总是感觉到不舒服,,即使是一句嘴上的感谢,那也总是言不由衷,心里头总是感到不是滋味,甚至多有反感。

  我们为什么总会有这种感觉,那就是我们总想出人头地或总想超越别人的心理状态在作崇,并促成或造就。这种感觉就是产生亲疏和彼此之间的矛盾的根源,有了这种感觉,人们的心态是很敏感或脆弱的,为了一点小事或一句玩笑话语都可以感觉出令人无法想象的东东来,莫明其妙地使自己心里不舒服,也使别人心里不舒服。其实闹腾来闹腾去——不但使得大家伙都如入五里云雾一样不知所以然,就是连自个儿也不知到底是为了些什!?于是乎大家伙都一哄而散或者是都负气出走,等到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不竟要会心的一笑——真是太矫情了,太小资情调或小资情绪化了,慕然回首——忽然会看到: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在庸人自扰,一切的一切也都是我们自己在恣意矫情,然后再回首——我们自己人却都在灯火阑栅处。

  如果我们拥有了身外之物,而并不认为这身外之物就是非我莫属,如果我们拥有了某种观念或观点并不认为是只有自己完全地掌控了真理或者说只有自己获得了这种认知,这样外物和观念就为自己所用了。

  其实明白了外物或观念只是外物或观念而已,就并不认为真正有你的或我的外物或什么观念了,这正是一种物我同一的态势,这样实际上就无所谓外物或观念的相同或不同了,就不会有所盲然,就不会感到周围的鲜花突然会变成了匕首或带刺的(恐惧、威胁、愤怒、矫情、虚伪)玫瑰了,也不会有什么粉碎了自己也粉碎了别人念头了。

  这是一种多么天然的智慧性的理解呀,持有这种心态的人,自己就不会感觉着别人在攻击你了,或者说根本就不会把别人的不同意见认作是攻击了,如此便也就无时无处不安全,无时无处不逍遥不自在了,进而也就无时无处不受人欢迎了,无时无处不显得尊贵了。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18-12-07 23:02:24
  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