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语者》和人说话是本能,和鹰说话是……(影视筹拍中)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7 22:28:30 点击:29542 回复:60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一楼献涯叔~

打赏

21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7 22:29:14
  讲个故事,从一张照片开始说起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7 22:29:31
  那是一张极为普通的照片。

  孟凯拿到照片刚粗略地扫了一眼,还没等细看,就听见村中的塔吉克族老乡苏云巴依用蹩脚的汉语喊了起来:“鹰,鹰……”

  苏云巴依一边喊,还一边踏着鹰舞的步子摆出了鹰扑腾翅膀的样子,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他的脸颊上有两块儿高原红,牙齿因为长期抽烟黄糟糟的,但笑起来的时候大眼睛眯着,笨拙的动作就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孟凯扶了扶眼镜框,微眯双眼将照片凑到眼前端详了起来。照片若是彩色的话,那这只鹰的头顶应该是黑褐色,后头至后颈的羽毛尖长,羽基约莫呈暗赤褐色,羽端定是金闪闪的,在阳光下背肩部微缀着紫色光泽,以及那栗褐色的虹膜……这哪是鹰啊,明明是一只雕,一只如假包换的金雕。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7 22:29:51
  一只翼展足有三米多的金雕,被人挂在一根胡杨杆子上,高贵的鹰羽散落了一地,狼狈的样子像极了被拔了毛的超大号火鸡,在照片中间显得很突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高傲的贵族前一秒还骑坐在高头大马上,下一秒就被拽落在尘土中,兀自错愕。

  金雕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羊皮袄子的高鼻褐眸外国人,耀武扬威地用脚踩着金雕的脑袋,好似在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战利品,是他的荣耀。可是从鹰的眼睛里丝毫看不出半点畏惧,尖锐的眼神反而让看的人有点胆战心惊。

  照片的右下角有一行字,年代有些久,字迹也有些模糊,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俄文。

  在孟凯他们这一批上海知青到来之前,塔县早就被外国来的那些探险家挖了个底朝天,距此最近的喀什噶尔就曾设有沙俄的领事馆,当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探索西域时就是从那里出发的。孟凯心里突然有些遗憾,如果他能早来一些,或许他就会率先发现那些了不得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随即将照片小心翼翼地夹在笔记本里,轻轻弹了弹军用包上的尘土,将笔记本放了进去,再三检查包上的扣子是否扣紧。

  塔吉克族老乡们围在旁边,手舞足蹈地给乡里的“卡特儿”(意为干部)讲述着食人巨鹰的故事,这些老乡好像并不太明白鹰和雕的区别,在他们的描述中,慕士塔格峰上生活着一群食人的巨鹰,常会将村民的牛羊叼走,村民们虽痛心却也无可奈何。

  最近这些食人巨鹰的胃口越来越大,竟有两匹军马场的军马被叼了去。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7 22:30:54
  塔县山上红其拉甫口岸的解放军,每个月都要来军马场换马,这次被叼走的两匹军马本该被拉去山上巡逻,驻军打过野狼,打过豹子,但是打老鹰这事儿还真没干过,于是便向来塔县支边的上海知青们求援。

  见乡里来的卡特儿们有些懵,老乡们干脆用维语说了起来,但口音中也夹杂着塔吉克语的影子——那是波斯古语,古代帕米尔高原的通用语。

  这里的老乡基本都掌握着两三门语言,汉语、塔语和维语,有些还会说柯尔克孜语。孟凯觉得,在以前,这里肯定是个人流汇集的地方,因为语言的交汇就代表着文明的碰撞。

  勉强用刚学到的维语听了一遍,听得似懂非懂,孟凯扭头看向身后跟着他来的民兵小队长史文帅:“小史,他们在说什么!?”

  小队长史文帅今年才十九岁,是一名河南籍士兵,十五岁就来新疆当兵,能够听懂一些塔吉克语和维语,因常年在高原哨所巡逻的缘故,让他患了很严重的高原病。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刮胡子了,络腮胡长的比老乡们还密,看着活脱脱一三旬老汉,还没等他开口,一边的康志刚就抢着道:“孟知青,他们说那头鹰很大,很大!”

  康志刚脸上有点高原红,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着几乎看不见,他是甘肃来的,也是队里的“文艺骨干”,会吹口风琴还会唱歌跳民族舞,自称是甘肃的民歌小王子,没事儿就给大家哼唱传统民歌“花儿”,这阵子则是迷上了“古丽”们的回旋舞,老爱跟史文帅抬杠。

  “这些老乡在请求部队去打掉这头鹰,说什么这头鹰会叼走羊,还能吃狼!”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27:01
  欢迎鬼叔又开新坑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27:36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27:56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28:07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2根鹅毛(2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28:27
  祝鬼叔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8 20:36:19
剩余 5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8-12-19 11:59:20
  鬼叔你个STJ
作者:深海深蓝2016 时间:2018-12-19 12:04:22
  不错的小说,就是更得少。??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2:58:26
  好看,支持鬼叔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2:58:36
  盼更!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03:51
  鬼叔,加油(ง •̀_•́)ง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3:20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3:30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盒巧克力(2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3:4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4:05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红包(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03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09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1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18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2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41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45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48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8:57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01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05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10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13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19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23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28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35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19:43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05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2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27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31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3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42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5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0:59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盒巧克力(2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1:04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1:23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1:28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朱小苗0123 时间:2018-12-19 23:21:32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2:47
  @光影疏斜暗香袭 2018-12-18 20:27:01
  欢迎鬼叔又开新坑
  -----------------------------
  谢谢小姐姐~人美可爱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3:00
  @朱小苗0123 2018-12-19 23:21:32
  @北冥鬼叔 :本土豪赏1个 赞 (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爱你苗苗~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4:56
  @深海深蓝2016 2018-12-19 12:04:22
  不错的小说,就是更得少。??
  -----------------------------
  来啦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9:19
  吃狼?这怎么可能!?”孟凯奇道,能叼走马是不是真事还有待商榷,塔县地处帕米尔高原,这里有很多野生动物,猞猁、中亚土熊、还有雪豹,这些动物都有袭击马匹的可能性。但说到一只鹰能叼走马,即便是金雕,恐怕连最大的金雕也做不到吧?要说袭击狼——塔县的高原狼机敏狡黠,因为常常袭击牧民的羊群,当地驻军已经掀起了好几次打狼运动,结果都因找不到狼群的踪迹而以失败告终。

  除非……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9:47
  孟凯想起他刚到塔县的时候,听到的一个传说。

  这里曾经是佛教传入中原时途经的中转站,在这里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这个传说在中亚西亚地区流传甚广,在南亚次大陆印度那边也有数个版本,说的是佛教天龙八部当中的一尊护法,迦楼罗。

  一种据传身长千丈,遮天蔽日,张口一吸就能吞入无数生灵的人面巨鹰。

  如果孟凯没有记错,这种传说中的神秘生物的老家似乎就是这矗立于高原上的塔县,在这里有海拔五千多米的慕士塔格峰,巍巍昆仑山蜿蜒如大龙,多的是人迹罕至的绝域。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9:43
  但这也仅仅是一个传说罢了,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存在那么大的巨鹰。

  史文帅扫了眼康志刚,用维语和旁边的塔吉克族老乡苏云巴依说了几句,回过头来:“他说那巨鹰真的吃狼,金雕猎狼,这里的鹰会从慕士塔格峰上俯冲下来,在红山沟里抓狼吃,场面很壮观,他曾经见过!”

  “那个,狼娃子嘛,一下子就‘塔西郎’(意为烂)了,就这么样子,这个样子!”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29:55
  老乡苏云巴依又踩着鹰舞的步子,双手扑腾,做出一个俯冲的样子,接着伸出五爪,狠狠地一抓,然后放进嘴里叼着,动作有些狼狈,不过眼神相当到位,有那么一瞬间,这位瞪大眼珠子的老乡还真有点鹰的狠色。

  “我发现这里的塔吉克语,很像波斯语!”

  孟凯身后,一起跟来的女知青朱跃红凑上来道,她是这次分到塔县的唯一一个上海女知青,大学学的是语言学,师从古代汉语名家慕先生,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分到这距上海将近六千里外的边疆。她本来长的瘦弱娇小,但裹上了厚实的军大衣和围巾,整个人看上去臃肿又宽大,彻底遮盖住了她江南女子的秀美……此时头上还斜戴着一个军帽,她正呼呼喘着粗气,这会儿一说话,嘴里就喷吐出热雾。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0:34
  “是的,当年蒙古西征,就是从这里出发去征讨花刺子模国的,他们翻过了瓦罕走廊进入中亚,所向披靡,还带着藏獒大军和巨鹰军……”

  孟凯眼睛一亮,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个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里,等待被人掀起的一页。

  这页纸现在被他翻开一个角了。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2:22
  “呵呵,那不过是野史,你也信!?”朱跃红很轻蔑地笑了笑,抱着双手走到一边靠着墙看这些人发傻,还什么金雕猎狼,这世界要有那么大的金雕,早就乱套了。她很是不屑地在一边皱着眉东看看西看看,看了一圈没发现任何感兴趣的东西,煞是失落地将眉毛拧巴成了一条线,她本是一个娇滴滴的上海女学生,却偏偏被贬到了这塞外苦寒之地,此刻她的心里别提有多愤懑,她可是一个知识分子。

  是的,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她被屈才了。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2:15
  孟凯嘴唇微微张了张,是啊,那只是野史,就如大学里那位讲历史的先生所说:“不过是三两个闲人,编纂的无稽之谈!”他不想去和朱跃红争辩什么,毕竟这些事情,可有可无,都没有第一手的可信史料,但人的思维也不该局限于史料,万千世界,目光不能短浅,不能没有梦想和苦中作乐的精神。

  他更希望这里真的有那巨鹰,这样他不远万里来到这塞外边疆,就算是只可以见上一面巨鹰的影子,也值了。

  有人千金购马,也有人千金买千里马骨……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2:41
  “现在嘛,狼的季节,我们可以去看那个老鹰嘛吃狼!”

  苏云巴依见这个从上海来的“卡特儿”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话,连忙凑了上来给他比划,说的唾沫横飞。

  “现在有?”孟凯顿时双眼发亮。

  “有的呢,但是那个狼嘛,狡猾的很,白天不出来,晚上出来。晚上嘛,那个老鹰也出来的呢,我们过去看一下嘛!”苏云巴依热情邀请,他这话让孟凯心中一动,孟凯的确是很想去看看。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2:53
  “你还真信?金雕猎狼,就是个笑话,真的!”朱跃红又摇摇头,她很讨厌这个地方,塔县整个县城都很小,走来走去只有两条街,四处都是残破的土墙建筑,巴扎(赶集)天街上的毛驴车和马车把街道堵的水泄不通,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动物的粪便,再加上这里气温这么低,她是一个来自大上海的可人儿,现如今就犹如风中飘零的花朵,在这无人赏识的孤荒。

  而且这里的人质朴单纯的令人难以置信,朱跃红很不理解这里的人为什么这么“傻”。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3:17
  孟凯心里有点火,他不知道怎么给这个朱跃红说,塔县可能是整个西域当中鲜有的没有被国外探险者彻底破坏过的净土了,在民国时期,喀什噶尔活跃着沙俄、日本、英国、法国、瑞典、荷兰等许多国家的文物贩子和盗墓贼,他们把整个西域三十六国翻了个底朝天,但凡是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都被刨开挖了一遍,楼兰古国和龟兹古国,还有敦煌莫高窟就是这样被祸害的,瑞典人斯文赫定的一本《亚洲腹地探险八年》,背后尽是古西域丝绸之路的哀伤。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3:31
  来到塔县的第一天,孟凯就被距离县城十几公里远的石头城给震撼了。那里现在是大队的羊圈,可是那屹立了上千年的石头城墙,分明在诉说着石头城曾有着高贵的血统,还有塔县老城的布置,如果放在古代,这里就是一座标准的军事堡垒。残破的箭塔城墙,甚至还有瓮墙和地下运兵道,那里的每一块石砖,都有战火舔舐的痕迹,似在诉说曾经的铁血之史。

  “史文帅,准备一下,我们去他说的地方看看!”

  沉思片刻,孟凯说道。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3:27
  “那个,找老鹰嘛,我不认识路,苏巴知道路呢,那个路嘛在‘窝也得’(意为很远)的地方。”苏云巴依挥挥手,又将孟凯放照片的军用包拍了拍。

  “这个照片嘛,苏巴拍的,以前嘛外国人来,他,去。”

  虽然苏云巴依的汉语说的磕磕绊绊的,但孟凯大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又问了一遍,得到了一个很肯定的答复。

  他包里的这张金雕的照片,竟然是依玛乡窝沟村的一位村民拍的,在村民口中,这位村民叫做“鹰眼苏巴”。

  意思是他是鹰的眼睛,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7:00
  孟凯整个身体都在打颤,如果他手里的这张照片真的是这个人拍的,那他当年应该当过来塔县的外国探险者向导。

  “快,我们去找他!”

  事不宜迟,孟凯立即让苏云巴依带路,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窥见了冰山的一角,现在只等着自己攀岩而上了。但脑子的刹那间空白,使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眼前黑了一霎,好在他咬咬牙,稳住了。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7:17
  窝沟村离昆仑山不远,太阳升起来的时候,能看到一层层金鳞逐渐将山峦晕染成金黄色。从山上到山下,都是红褐色的土石,仿佛被蜡笔熏染过,乍看不怎么起眼,可再一细看,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的,就像是一座圣山。山顶上是蓝玉似的碧空,一望无际,白云朵朵,高悬在山峦都够不着的地方,看一眼都会醉,再看一眼,已经酒酣入梦,缠绵反侧。

  孟凯死死咬着脸颊咬肌,让自己强撑着。抬头看了一眼山色,心中反倒是放宽了点,若是死在这种地方,倒也值了,但身子一个趔趄,是瞒不了别人的。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7:50
  “孟知青,这个鹰眼苏巴是不是有啥问题!?”

  康志刚伸手扶着孟凯,在塔县这种高原,爬山是一种很危险的运动,要是不小心摔伤或者是缺氧,很可能会就此送命。

  “恰达克(意为问题)没有,这个人嘛,好人!”

  苏云巴依道,但他同时又摇摇头:“但是嘛,这个人嘛脾气怪的很,毛驴子,以些克(意为毛驴子)一样一样的,犟得很!”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8:02
  “没事,我就是想问他几个问题!”

  孟凯喘着粗气,他穿着厚厚的袄子,塔县物资很匮乏,老百姓也都缺衣少食。这里下喀什的路一年中有四个月被大雪封住,他们身上穿的都是当地老乡制作的羊皮袄子,很暖和。才来了两天,孟凯也学会了蹬上翻皮羊毛靴子,据说这种靴子是成吉思汗东征的时候,马背上的骑士穿的,冬暖夏凉,在塔县爬山很适合。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才将将翻上一座山头,山下的窝沟村也随之一览无余,不过孟凯和两个民兵都累得够呛,肺部像是抽刀子,呼哧呼哧的。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8:26
  “来,莫合烟抽一下嘛,力气就有了!”

  苏云巴依脸颊黑红,从自己兜里掏出来莫合烟,用两张桑皮纸就地卷起了烟。

  孟凯犹豫了一下,伸手接了一支。

  莫合烟,这种烟是最原始的新疆土烟,直接将烟草斩成细小的颗粒,里面混杂着甘草等中草药。维吾尔的传统医学里头,莫合烟可以治疗高原反应,这是一个很奇特的搭配。

  孟凯也不知道这烟草里有些什么东西,不再多想,学着苏云巴依的样子卷了起来。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8:22
  看着孟凯熟稔的模样,苏云巴依吐了口唾沫将烟卷粘合起来,转而开始指导两个小战士卷莫合烟。

  入乡随俗,孟凯觉得这种烟很有可能是中国最早的土烟,因为烟草原产地就是中亚西亚,也许在千年前的某一天,从阿拉伯归来的丝绸之路马队商人,就是这样教授当地人卷烟叶的。

  将莫合烟烟卷用火柴点燃,一口抽进去,辛辣的味道直冲喉咙,让孟凯剧烈咳嗽起来,惹的苏云巴依哈哈笑,孟凯咳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这烟的确很提神,他感觉疲乏的身体恢复了些许活力。再抽一口,辛辣呛人的烟进入胸腔,在里面滚了一圈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一下子振奋起来。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8:57
  “苏云巴依,这个鹰眼苏巴,是个什么样的人!?”孟凯一边抽着莫合烟一边问。

  苏云巴依嘴里叼着烟,翻了个怪眼:“蒙达(这个)样子的,他的嘛,我们依玛乡最有本事的,他的嘛,年轻的时候赶着军马去过西安,去过上海,北京也去过!”

  “哦?有点意思!”

  孟凯点点头,继续向前走,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老汉,或许他还真能解开孟凯心中的疑团呢。

  几个人在山沟上艰难地爬了一阵,在绕过一群慢吞吞的牦牛后,看到了位于小山崖上的石头小屋。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9:13
  那是一座和鹰巢很像的小屋,屋子外面堆砌着红柳和杨树,四周用塔县独有的红石头围成了一座小墙。原本趴在小屋里的狗听到有人走近的声音,立刻站起跑到屋前狂吠,那狗长得格外高大,尖利的牙齿,乌黑的毛发,凶狠的眼神,巨大的犬吠声在整个山谷回荡。

  孟凯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他很少见到在塔县这种地方,还会有住在如此孤僻地方的人。塔县是一个高原地区,昼夜温差极大,晚上的温度能降到零下三十多度,而且在这里游荡着的高原狼相当猖獗,这座山头,怎么看都像是远离安全区的一座孤岛。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9:25
  “苏云巴依,这个鹰眼苏巴,是个什么样的人!?”孟凯一边抽着莫合烟一边问。

  苏云巴依嘴里叼着烟,翻了个怪眼:“蒙达(这个)样子的,他的嘛,我们依玛乡最有本事的,他的嘛,年轻的时候赶着军马去过西安,去过上海,北京也去过!”

  “哦?有点意思!”

  孟凯点点头,继续向前走,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老汉,或许他还真能解开孟凯心中的疑团呢。

  几个人在山沟上艰难地爬了一阵,在绕过一群慢吞吞的牦牛后,看到了位于小山崖上的石头小屋。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9:29
  “苏巴!”

  苏云巴依喊叫着,继续往上走去,那只狗在屋子前面狂吠,这是一只獒犬,塔县有很多地方仍然与藏地残留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说眼前这只獒犬,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令人恐惧的狠厉,巨大蓬松的毛发随着獒犬的吠吼抖动,犹如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孟凯看到这种狗的时候,想起了成吉思汗东征时,那所向披靡的藏獒军。大汗曾慨叹:“经百战,雄当万夫,巨獒之助我,乃天之战神助我也。”可知藏獒何其凶狠威风。

  “孟知青,这只狗有点凶,我们要不要等一下再上去!?”史文帅吞了口口水,握了握手里的八一杠,这只獒犬看上去确实太凶了,塔县的狼很多,这里的狗都是放养的,因此野性十足。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39:35
  “没事,我们上去吧!”

  孟凯摇摇头,他的心思倒没在这只狗身上,而是狗背后的主人,这只獒犬虽然叫得很凶,但一直站在小屋门口,不朝着人跑过来,这说明什么?它的主人就在屋子里,这是一条训练有素的狗。

  果然,快走到屋子时,屋子当中响起一阵充满着威严的呵斥声,那巨大的獒犬委屈地呜咽了一声,摇动着尾巴钻回了小屋。

  “苏巴老汉,在不在!?”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0:07
  康志刚第一个冲了上去,在门口呼喊,屋子的门上挂着的是一张巨大的牦牛皮,有人掀开了那牛皮探出一个魁梧的身形来。

  他个子很高,几乎是躬着身子从里面爬出来的,身上裹着一件黑乎乎的羊皮袄子,头上戴着厚实的皮帽子。

  屋子主人的眼睛很犀利,黑红的脸颊上长满了胡须,似乎很久都没有洗过脸了,但那一双眸子,很亮,灼灼闪烁,有定定的鹰气。

  “你们是?”

  鹰眼苏巴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有力,扫了眼苏云巴依和孟凯等人,用维语快速地说了几句什么。

  苏云巴依指了指孟凯,也回复了几句。

  “我不找鹰!”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0:20
  话还没说完,这老头就怒气冲冲地丢下一句话,扭头钻了回去。

  留下孟凯和史文帅等几个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他的嘛,毛驴子!”

  苏云巴依也气愤起来,吹胡子瞪眼地瞅着苏巴老汉的小屋:“他的嘛,年轻时候打的鹰太多了,以后死了嘛胡大不收他,他也怕的呢!”

  屋子里只传来狗叫,孟凯垫了垫脚,伸长脖子朝屋里看了一眼,这个小屋的布置看着挺简单,但里面似乎别有洞天,应该是挖了个地窝子。

  所谓的“地窝子”就是在地上挖个洞,外面搭建草棚。当年第一批进疆的战士,就是在戈壁滩和荒漠里挖地窝子,喝着盐碱水用双手建造了一座座定居点。

  “苏巴老汉,我能进来么!?”

  抿着嘴唇,思索再三,孟凯往前走了一步。

  “汪汪汪!”

  孟凯这举动换来的是屋子里那獒犬的剧吠,孟凯感觉到自己两腿都在打颤,后背渗出冷汗,近距离听到獒犬的叫声,那感觉和面对狮子没什么差别,犬吠的声音震的耳膜嗡嗡响。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自己进去!”

  将身上的水壶和军用包取下来,孟凯强忍着近距离面对敖犬的恐惧,壮着胆子向着屋子挪去,那只巨大的獒犬就蹲在旁边,嘴里诞水横流,龇着牙不停威胁,却一直蹲在原地,没有扑上来。

  孟凯定了定神,这只狗被苏巴训练的很好。

  这更加坚定了他要进去的决心。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0:34
  他伸手掀了一下牦牛皮门帘,很沉,里面有一股淡淡的暖气冲出来,像是在煮茶叶,他尝试着躬着身子钻进去。

  里面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黑,在经历了初期的不适后,他揉了揉眼,首先看到的是一只鹰。

  不,不对,是一群,一群鹰。

  地窝子里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挂着一具又一具的鹰骨架,大的有两三米,小的也有一米多,被红柳条子做成的支架挂着,鹰头高高地昂起,空洞的鹰眼黑漆漆的。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0:50
  这个地窝子大的让孟凯眼睛睁得圆圆的,忍不住想吐舌头。

  这仅仅只是外面的洞口,往里走,还有很多犹如蜂巢一样排列整齐的小洞,屋子里有一股浓重的怪异气味,孟凯皱起鼻子嗅了几下,像是腐肉?

  一时没适应,胃里感觉一阵翻滚,强忍住恶心,孟凯踱着步子往里面走去,屋子的正当中是一个类似蒙古包的大厅,地下铺着一整张巨大的厚厚柔软的羊毛毯子。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1:06
  他有些费力地将笨重的靴子脱掉,屋子里光线很暗,烛光跳动,煤油灯和牦牛油蜡烛忽明忽暗,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屋子里陈列着的大大小小的鹰骨,显得整个场面威严肃穆,那些陈列着的鹰骨,似在对这个外来人默默诉说生前的威风英勇,顿时让孟凯肃然起敬,有了一种朝圣般的沉重感。

  在厚重的羊毛地毯周围,随意地摆放着一些有些生锈了的笼套和工具,看着像是用来打猎的,大致扫视了屋内环境,当孟凯向前看去的时候……只见昏黄的牦牛油蜡烛下,苏巴正用他布满茧子的大手给一只受伤的小鹰温柔仔细地涂抹羽毛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1:20
  他有些费力地将笨重的靴子脱掉,屋子里光线很暗,烛光跳动,煤油灯和牦牛油蜡烛忽明忽暗,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屋子里陈列着的大大小小的鹰骨,显得整个场面威严肃穆,那些陈列着的鹰骨,似在对这个外来人默默诉说生前的威风英勇,顿时让孟凯肃然起敬,有了一种朝圣般的沉重感。

  在厚重的羊毛地毯周围,随意地摆放着一些有些生锈了的笼套和工具,看着像是用来打猎的,大致扫视了屋内环境,当孟凯向前看去的时候……只见昏黄的牦牛油蜡烛下,苏巴正用他布满茧子的大手给一只受伤的小鹰温柔仔细地涂抹羽毛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1:36
  不对,那不只是简单地涂抹羽毛,孟凯忍不住向前凑近了看,只见这只虚弱可怜的小鹰闭着眼睛,它的鹰羽正掉落下来,苏巴拿着一个破旧的陶碗,里面装着某些黑黄色的臭乎乎粘稠东西,正一点点涂抹在小鹰的翅膀上,然后沾上一些大翎羽。

  这只可怜的小鹰兴许是刚刚学会飞,在某一次翱翔的时候从空中不慎跌了下来,从而摔坏了翅膀。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1:39
  “它是一只孤鹰。”低沉的声音传来,苏巴头也不抬,手中动作不停,一直将那陶瓷碗里的物体搅拌均匀,然后往手上吐了一口唾沫,并小心翼翼地抹在了小鹰受伤的翅膀上。

  “孤鹰?”孟凯不解地皱了皱眉。

  “你们汉族人一来,外面的那些偷猎者也跟来了,很多偷猎者,来这里偷猎鹰,偷猎隼,隼在外边嘛可以卖很多金子,而且那些人都有枪,还用毒药,这小家伙的爸爸妈妈都没了。”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2:05
  苏巴的汉语竟说的很流利,出乎孟凯意料的好,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孟凯的心揪了起来,一阵沉默。

  是的,现在的盗猎分子很是猖獗,他们不惜一切,翻过瓦罕走廊,在塔县和乌恰县绵长的群山中毫无人性地四处猎杀珍稀动物,手段残忍毒辣,驻军也不能再放任这种恶劣的行为,已经开始重视这个事情,但仍然于事无补。毕竟在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大革命面前,革命高于一切,况且塔县到乌恰县这一路地势险峻,驻军没有那么多精力和人手去对付那些可恶的盗猎者,很多计划实施起来也是阻碍重重。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2:20
  而且,有一些中国人在贪念的作祟下,欲望暴涨,为了利益,他们甚至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在塔县本地,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是从不猎鹰的,他们将鹰看作神明的象征,供奉鹰,敬畏鹰,在柯尔克孜族,孩子会在成年后选取小鹰来仔细供养,养了几年就会把鹰放归回山里。

  在这里老鹰是不怕人的,鹰以为人人都敬畏它们。

  但实际上呢?那些内地来的汉族人心黑着呢,他们把鹰抓去,手段残酷,竟用针线缝住鹰的眼睑,再偷偷运走,有的直接被药死并做成标本,然后在肮脏的金钱交易里牟取私利。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2:35
  “这是什么?”孟凯蹲下身指着瓷碗里面黑黄色的物体问道。

  这东西很粘稠,有些透明看着有点像鸡蛋清一类的,还有一些细碎的东西掺在里面,具体是什么他也没见过。

  “土胶水,用树上的胶水做的,来,帮我抓住它。”

  苏巴将小鹰的耷拉的脑袋放在了孟凯手里,这只温顺的小鹰没有丝毫挣扎,孟凯用手轻轻托住它的头颈,握住了这只乖巧的小鹰,触感从手上传来,它的羽毛很蓬松,使它看上去肥嘟嘟的很是圆润,但触感告诉孟凯,它实际上瘦骨嶙峋,他手里摸到的只是一点点肉皮包裹着骨头,小家伙瘦弱的身体顿时让孟凯心生怜爱。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2:51
  小鹰身上很暖和,它的眼睛虽然被蒙住了,但它似乎能感受到这个托着自己的男人对它的友好,竟大胆地用喙轻轻啄孟凯的手回应着他。

  “你是在什么地方捡到它的?”

  孟凯是学生物学的,他们大学经常会做实验,他曾经解剖过青蛙和兔子,经常接触小动物,但真正面对老鹰这种猛禽,确是他第一次,这种感受使他心潮澎湃,欣喜若狂,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2:53
  “这里的小鹰没了爸爸妈妈,就会在山里叫唤,就像人的娃娃没有了达达(爸爸)和阿波(妈妈)。”

  他的话里满是心疼,苏巴抬起头看了孟凯一眼,这老头眼神很明亮,乌黑的眼睛在昏黄的阴暗中闪闪发光。

  孟凯一时语塞,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但他能想到那个画面,心里忍不住失落。

  塔县到处都是重峦叠嶂的山,那些幽深的山谷更是人迹罕至,即便是当地的略有经验的老牧民也不敢轻易涉足,孟凯这次就是想要找一个熟悉山里路况且经验十足的人,便是苏巴。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3:24
  “我来找您,其实是想去看看传说中的食人巨鹰,不知道……”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只听见哐当一声,苏巴手里端着装有土胶水的陶碗抖落到地上,差点被打翻,苏巴眉头一点点皱在一起,神色复杂地瞥了孟凯一眼。

  “年轻人,你找错人了,回去吧!”

  说着他一把抱过了小鹰,毫无商量余地,径直朝着旁边的窑洞走去。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3:38
  “不是,您误会了,苏巴老汉,我不是坏人,我是学生物学的,专门保护各种野生动物,如果真的找到了那种巨鹰,那一定会在国际上引起很大轰动!”

  “然后呢,这就是下场!”

  苏巴急躁地将手里的小鹰举起来给孟凯看,怒气冲冲地瞪着眼。

  小鹰似乎是被苏巴老汉的举动吓到了,嗷嗷嗷地叫唤起来,它的叫声很奇怪,听上去不像是猛禽,反倒脆弱的像是一个婴儿。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3:36
  “如果真的有那种巨鹰,报告给国家,肯定会有专门的人来保护它们的!”孟凯急了。

  苏巴没再说话,将手中的小鹰放进了黑漆漆的窑洞里,那窑洞被厚实的牦牛皮挡着,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只挂着一根木杆子。

  小心地将小鹰放在了木杆子上,此时苏巴嘴唇嘬着,得得得地吹了几下,站在木杆上的小鹰呆愣两秒,随即扭着头嗷嗷叫唤起来,好像在撒娇。

  他在,和鹰对话?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4:19
  一时间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这个想法使孟凯的震撼无以复加。想当年,他曾经四处考察走过很多地方,见识过无数稀奇古怪的奇人,有奔波走江湖耍猴的猴人,可以和猴子说话,还有在上海滩卖艺的印度耍蛇人和蛇窃窃私语,但像这样和鹰对话,他还从未听闻见识过。

  苏巴的喉结滚动起来,喉咙里咕咕咕地响动了几声,那小鹰便在木杆子上安静下来,乖巧地匍匐着,苏巴手一动,变戏法似地掏出一些肉,放到小鹰的嘴边。

  闻到近在咫尺的肉香,小鹰立刻狼吞虎咽起来,苏巴犀利的眼神软下来,看着它似是是看着自己的孩子,怜爱又温柔。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4:31
  “您是怎么和它交流的?”

  孟凯惊讶的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他自幼就非常喜欢动物,很小的时候他曾傻里傻气地对着院子里的蚂蚁说上半天话,他朝思暮想能够拥有和动物对话的神奇本领。

  苏巴并没说话,只是拉着他往外走。

  “鹰最厉害的是眼睛,它们能看到对自己好的人。”苏巴道。

  屋子里面还有好几个蜂巢似的窑洞,苏巴又掀起门帘子,拉着孟凯走进了旁边一个窑洞,这个窑洞里一进去就有翅膀扑腾扑腾的声音,孟凯下意识紧张起来,瞪大眼睛,这里面黑黝黝的,没有灯光,凭借着刚刚掀门帘的瞬间依稀照进去的光线,隐约勾勒出一只巨大猛禽的身影。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4:48
  苏巴放下了牦牛皮帘子,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在黑暗里悉悉索索的,然后他掏出了一些生肉,喂给窑洞里的巨大猛禽。

  “这只鹰闻到生人的气味,有点生气了。”

  苏巴的身子就挡在孟凯前面一点,此时孟凯的手掌死死地攥着身后的牦牛皮门帘子,身子不由微颤,不敢轻举妄动,如坐针毡。屋子里的巨大猛禽还在扑扇着翅膀,气浪很强,浑身散发出王者般的气场,那绝非是之前那只小鹰可比的。

  “咕咕咕!”

  苏巴喉结抖动,发出了古怪的鹰语,跟屋子里的巨大猛禽说了些什么,它这才慢慢地停歇,收起硕大的双翼,安静下来,开始专心致志地撕扯起了他手中的肉,享受自己的美食。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5:01
  整个过程中,孟凯一直屏住呼吸,没敢说话,不敢乱动,死攥着门帘子的手早已湿透。

  终于从这间窑洞里钻了出来,孟凯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衣服贴在背上,黏黏的很难受,他的双腿有些发软,定了定神才勉强站住。而刚才里头那只巨大的猛禽,绝对是空中的霸主,它身上有着某种远古野兽的气息,眼神狠厉可怖,霸气威风的样子令人心生敬畏。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5:14
  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孟凯都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刚刚那只窑洞里的猛禽盯上了,仿佛是它胸有成竹一定能捕获的猎物。

  苏巴老汉也慢慢地从窑洞中退出来,拍了拍手掌上的灰,走到另一个窑洞里,里面放着一只羊,羊腿肉已经被剃掉了,血淋淋的,散发出腥臭味,他掏出一把英吉沙小刀,开始剥上面的鲜肉,一条条的剥下来。

  “您是从哪里捡到这些鹰的?”孟凯在苏巴老汉身边蹲下,吞了口唾沫好奇地问。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5:25
  “这个洞里的鹰,翅膀被打穿了,就自己飞到我这个地方来了。”苏巴老汉手里继续剥着肉,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自己飞来您这个地方?怎么会!?”孟凯被这个回复震惊到。

  “我们柯尔克孜族自古有训鹰养鹰的传统,洞里的那只鹰三岁的时候被我捉过来,一直养到了六岁,老朋友了,它认识我。”说到这里,苏巴语气突然温柔起来,马上他又抬起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孟凯:“鹰都有感情的呢,而你们汉族人的感情嘛……”老头子卷了个舌头:“坏得很!”
楼主北冥鬼叔 时间:2018-12-19 23:45:44
  孟凯愕然,内心一怔,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巴老汉这句话。

  是的,这段时间老是有一些贪婪坏心眼的内地人,仗着塔县这边环境恶劣,人烟稀少,缺乏管束,跑过来疯狂偷猎。要知道有很多珍稀的野生动物,还有各种各样的难得的药材,对于那些内地人来讲,这里完全就像是一座没人看守的宝库,很多东西唾手可得,那些人闻风而来,对这里的宝贵资源疯狂掠夺。

  更何况,边境线在还有许多贪得无厌的境外偷猎者。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