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街情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14 13:11:01 点击:14963 回复:35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4 下页  到页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7 13:12:25
  ……正坤卖了半笼葱后,横竖就坐不住了,心里正颇烦着,正霞蓬着头从巷里出来了。正坤说:“你出来了刚好,给我守一时,我去上个厕所。”正霞说:“闪远些,我还没吃呢!”摸摸口袋又说:“给我几块零钱,我给你捎几个包子。”正坤笑笑,掏出两块五角钱给了她。正霞便将钱在手里攥着,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高跟鞋敲得水泥街面咚咚作响。正坤目送着她的背影,便见她远远地走进了一家理发店,好半天不出来。
  “你老几呀!啥时回来的?”正坤正无聊地拿着一根葱,细数它到底有多少根须时,突然平地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倒惊了他一跳。忙抬起头来,却见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骑在摩托上,停在他面前。
  “你好!李大明!”正坤站起身,向前跨出两步,伸出手跟那人握了握。
  “你才是个洋人!”李大明笑道,“这么大一点儿雨,还戴个帽子。到底是大学生,娇贵!”
  正坤说:“你发了吧?看你油光满面的。”
  “发啥呢?再发也是个个体户,咋能跟你这大学生比呢?这两天我连着碰见新鲜事,先是碰到正淑卖鱼,今儿又碰到你这个大学生卖葱!”
  正坤笑笑说:“穷途末路呗!”
  李大明又说:“你找到女朋友没有?”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7 13:12:35
  “没有,”正坤摇摇头,“你呢?”
  李大明嘿嘿一笑:“我心里倒是想着一个人,可不知道人家心里咋想的。”停了停又说:“有空了去我那舞厅跳舞吧!记住,把正淑也叫上。”一踩油门,摩托一道烟跑了。正坤仔细琢磨他的话,突然笑了说:“这小子!……”回到葱笼后坐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霞果然塑料袋提了几个包子从街那边走了来,将塑料袋往葱笼里一丢,回身又走。正坤忙说:“你又到哪儿去?给我照看一时儿吧!”
  “避!避!”正霞回头道,“你也不看看今儿是啥日子,我有事情!”
  “啥日子?”
  “今儿是十五,敬大槐树的日子,我得去还个愿。”
  “还啥愿?”
  “我想跟人合伙贩一车拖把把,求大槐树保佑。”
  “整天只见你倒腾来倒腾去的,也不见发财了!”正坤说,“做啥事都要有恒心。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啥都干不成!”
  “总比你书呆子强!”正霞说着,脚步声已渐去渐远了。
  熬熬煎煎地坚持到十二点左右,终于盼来了放学归来的王正淑。正坤高兴得什么似的,急忙站起身笑道:“你守一会儿吧……”把卖葱的任务交给了她,乐滋滋地回了巷子。
  根茂婶从地里回来后,他便说:“妈,卖菜这事我嫌急,以后还是到地里给你帮忙吧。”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3-28 07:42:29
  惟有支持朋友,身心才能愉悦!
  只有支持朋友,心理才会安宁!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3-28 09:27:45
  跟读学习!支持文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2:49:18
  谢谢各位支持,周四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3:13:43
  第二章
  开镰前两天,正坤走了。
  根茂婶家的口粮田共有三处,分别坐落在长茂原、大面坡和州河湾,总共有一亩左右,平常年景,便有五百斤左右的收成,今年却是风调雨顺,收成便有望超过前两年。根茂婶心中的喜悦自不必说,常常流泄到脸上,就连那地里的麦子也骄傲地宣泄着心中的喜悦,便一阵阵金黄的海浪在麦田里翻涌,沉甸甸的麦穗就在这海浪里不停的窃窃私语,说到高兴处,就把头拨浪鼓似的摇。
  跟巷子里别的人家一样,根茂婶也是先去州河湾割麦。
  这是一个周日的清晨。
  太阳还懒洋洋的在山垭那边睡着觉,根茂婶一家就早早地来到了地里。除了正秀身子不方便,在屋里做饭外,根茂婶、正霞、正淑等母女五人皆一字儿摆在了地头,劳作了起来。每人都割了一捆麦后,又有两个男劳力在公路畔停稳了自行车,说说磕磕地来到了地里——一个是张成水,另一个是正霞最近新交的朋友,也姓张,大号张金成。
  张金成是前段时间正霞贩拖把把的合伙人,因种种原因,那生意最终没有做成,正霞却与这个合伙人交往日深,渐渐就如影随形了。正霞第一次将张金成领回家时,根茂婶对他并无好感,说他流里流气,不像个正派人。可是他隔三差五的就给根茂婶家买东买西,渐渐的就首先博得了正芳和正萍的好感,根茂婶也就默许了他跟正霞的交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8 13:13:52
  张成水也早成了王家的常客,但往往是空手而来,吃饱了肚子就跟正淑厮跟着走了,便引起了正芳、正萍还有正霞极大的反感,说他腰里别着个铲子,不是个省油的灯。无奈正淑跟他好得如胶似漆,根茂婶也说他人实在,这姐妹仨只得将一腔火气窝在了肚里,见了面还得对他客客气气。
  根茂婶事先并没有要求他俩前来帮忙,因此就没有备下多余的镰刀。张金成便抢到根茂婶跟前,接过她手里的镰刀,很在行地割起麦来。张成水去接正霞的镰刀,她却笑呵呵的没让他接。他又去接正芳的镰刀,正芳也笑呵呵的没让她接。正萍也没给他镰刀。
  正淑看在眼里,直起腰来说:“成水,你往路上运麦吧。”成水嗯了一声,就一捆一捆的将麦子往公路边上掮。根茂婶也将麦子一捆一捆的往公路边运。割得快,运得也快,太阳刚刚从山那边露出半个笑脸时,麦捆子已在路边码成了小小的一座山。根茂婶便交代成水,让他拿架子车将麦子往回拉。
  “搁到大槐树跟前就行了,”根茂婶说,“给晾开,晒一晌太阳,下午就能铺场了。”看着成水脸上冒着汗,一捆一捆的往架子车上搬着麦个子,根茂婶很满意地笑了一下,又来到了地里。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8 13:44:09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8 16:25:37
  午后问好,迟到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28 21:57:22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3-29 13:28:14
  遇见,多了一份问候,多了一份牵挂。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9 14:37:43
  谢谢各位支持,周五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9 15:00:57
  却突然,几丈开外另一户人家的地理,冒起了一颗乌黑的脑袋,笑道:“根茂婶,你今儿请了这么多麦客!”根茂婶说:“都是不要钱的麦客。”那人道:“不要工钱了,等会儿叫给我帮一把忙。”根茂婶说:“行,但你得把饭给款待了!”那人便嘿嘿笑了,又弯下身子,根茂婶也嘿嘿笑了。
  成水拉着架子车走了不多远,恰遇到正祥领着四个衣衫褴褛的人,指手画脚地来了。成水笑着说:“正祥哥,你也割麦呀?”正祥挺着醉得微红的脸说:“我妈就是穷命,也不知道叫几个麦客!”成水笑一下,低着头,很吃力地拉着架子车往前走了。
  正祥的地紧挨着根茂婶的地,到他的地里,必须从根茂婶地边的田垄上经过。一看见正祥,根茂婶便生了气,骂道:“你能行了!都请起麦客来了!”正祥笑道:“妈,我叫人来给你支援呢。”根茂婶说:“避!避!一边歇着去!”
  正祥便领着那几个麦客来到自家地里,指指画画地吩咐一阵。见那四人已弯腰割起麦来,他便又从怀中掏出了半瓶白酒,抿了一口道:“你几个喝几口不?”那几个人都说不喝。恰这时,刚才跟根茂婶说话的那人又远远的从麦浪那边直起腰来,笑道:“正祥,你也亲自割麦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29 15:01:06
  正祥道:“富银,咋不请几个麦客呢?口袋捏得那么严,叫钱生儿子呀?”
  富银说:“咱可请不起,才沟子大一坨地……”
  正祥道:“只有我是个烧包!”把酒瓶举起来晃了晃:“过来抿几口吧。”
  “不了!”富银摇摇头,笑道,“咱槐树街就你过的神仙日子!”
  正祥嘿嘿笑两声,回头跟那几个麦客说:“你们消停割,我去弄个啥就来。”将酒瓶揣进怀里,倒背起手,沿田垄直走到河堤上,又跟河里不知何人说了两句话,就掏出酒来,一边喝一边朝西走去,走了百余步远,瞅瞅四下无人,就蹲在一颗柳树下,解起手来。
  成水将空架子车拉回来时,根茂婶的这块地已收割了大半,麦个子早又在公路边码成了一座小山。六个人都盘脚搭手地坐在田垄上休息,张金成嘴里叼着烟,明明灭灭的吸着。突然地里爆出了一阵阵欢悦的笑声,正霞、正芳、正萍三个早已前仰后合起来。
  成水暗想,肯定是张金成又在说什么笑话了,就默默地往架子车上码麦捆子。……正码着,正淑已不知不觉中到了他跟前,小声说:“你也歇一会儿吧,麦又不多。”成水把手中的那个麦捆子放好后,脸红红地冒着油汗笑问:“他们说啥呢?那么高兴。”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19-03-29 16:38:01
  [xyc:顶][xyc:火钳留名]槐树街爱恨情仇~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3-29 16:49:12

  好文!

  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29 22:30:01
  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30 12:46:13
  学习!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3-30 19:50:32
  巡山,看更新[hou:打酱油]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30 20:09:32
  支持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31 01:08:58
  谢谢各位支持,周日好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19-03-31 12:03:48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3-31 14:08:22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31 14:24:23
  谢谢各位支持,周日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31 15:03:19
  “没啥,”正淑道,“张金成又在胡吹冒撂。”走过来摘去了他脖子里的两截麦秸秆,往路边的水泥桩上坐了,嘴抿住,远远地望着极西处烟雾缥缈中拔地而起的那座正在建设中的新汽车站,半日后说:“只有你才是个瓷锤!”
  “我又咋了?”
  “你也不会学活泛些?跟张金成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我才不跟他学!”成水说,“街痞,有啥好的?”
  正淑便不再言语,却把视线移回,铺展到他脸上,突然噗嗤一笑,成水便也噗嗤一笑。又歇了十来分钟后,两人便一齐动手,码了山堆似的一车麦子,拿绳捆住,成水在前面拉,正淑在后面推,车子吃力地往前走了……
  在槐树街卸下麦子后,两人便又坐在车把上说笑起来。
  太阳早已爬了两丈多高,街上蒸笼似的,成水脸上、身上泉涌似的往出冒汗,脊背便牢牢的粘住了衬衫。他便解开扣子,把怀敞着。看着汗水在胸前油汪汪的往下淌,他突然笑了,回头问:“你身上汗旺不旺?”却见她的衣衫也湿漉漉的紧贴在肌肤上,乳罩就不再朦胧,很显眼地透出鲜艳的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31 15:03:31
  他不由得有些呆了,不知不觉就往她身边挪了挪,抓住她的一只手,不住地摩挲,喃喃道:“你身上真白!”
  “避!”正淑笑钻他一眼,慢慢把脸红了,“你不要往歪处想。”
  成水轻叹一声:“大庭广众的,就是往歪处想了,还不是白想?”停了停又说:“下午不割麦了吧?咱去水库游泳,咋样?”
  正淑说:“你想淹死呀?”
  成水说:“那咱到州河里游泳吧。”正淑笑钻他一眼,没有吱声。
  成水便又抬眼望了望大槐树,说:“上次你到底许了啥愿?现在该能给我说了吧?”
  “其实,我啥愿也没许。”正淑笑。
  “你个坏东西!”成水道,“叫我莹心了这一向。”把她的手使劲一捏。正淑哎哟一声,皱眉苦着脸道:“你二杆子!把我手捏疼了。”“我是报上次那一箭之仇。”成水摇晃着身子,得意的笑了。正淑便又想起了成水第一次去她家时,在她闺房里发生的那事,不由得又把脸红了,说:“你可真会记仇!”把脸拧到一边,不再理他。
  他们返回州河湾时,根茂婶他们已割完了麦子。地里的麦捆子一个不剩,早已转运到了公路边,六个人簇堆儿站在麦垛旁。张金成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一些有意思的事。
作者:正一涵 时间:2019-03-31 17:37:39
  文辞隽永,感悟才思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3-31 21:05:23
  继续跟读支持!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01 12:01:20
  2001年4月1日,海空卫士王伟折翼南海,81192永远无法返航。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缅怀英烈, 继续前行!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31072-1.shtml

  破阵子 祭王伟

  勇士苍穹长啸,鲲鹏主掌乾坤
  利刃出鞘缠恶鬼,海空雄鹰热血喷,豪情饮恨吞
  笑卧沙场无悔,英名青史长存
  大国富强心愿遂,航母扬威霸气巡,举樽慰忠魂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01 12:32:54
  致四月:问友思朋首日好,春风送暖百花香。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1 12:42:56
  谢谢各位支持,新周快乐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1 12:53:59
  点赞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1 13:18:52
  ……大家七手八脚,不消片刻就架了满满一车麦捆子,地上剩下的麦捆子就已不多。根茂婶便说:“不消跑第二回了,金成跟成水拉车子,咱几个女的,一人捎两个麦。”又冲地里喊:“正祥!要用车子还不自己跟回去取?还叫给你送不成?!”蹲在地畔抽烟的正祥,便伸个懒腰,站起身来,口里说着:“娃都没给妈帮忙,咋敢叫妈给娃送车子?”一摇一摇地往路边走来,……他便推了金成的车子,后座上捆了两捆麦,根茂婶推了成水的车子,后座上也捆了两捆麦,正霞她们有的掮着两捆麦,有的胳膊下夹着一捆麦,都跟在架子车后面,说说笑笑地进城了。
  马上开饭了,屋里却突然不见了张金成。
  正芳便笑:“咱一屋人都是干啥吃的?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说不见就不见了。正霞,还不找去?”
  正霞说:“咱吃咱的,不管他。”根茂婶瞪正霞一眼,骂道:“就你不走理!”正霞说:“他上厕所去了,那我去厕所里把他拽出来?”话音未落,张金成已出现在大门口,右手提着一扎子啤酒,左手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里面歪倒着三瓶雪碧。
  正霞急忙起身过去接过啤酒,小声说:“你出去也不打个招呼?”张金成脸上笑笑的,走到小方桌旁,将雪碧一一取出,放在桌上。根茂婶说:“害你花钱!”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1 13:18:20
  “花啥钱呢?”金成一笑,回身又走。正霞说:“你又干啥去?”金成回头笑道:“叫正祥哥也来喝两口。”根茂婶说:“不管他!”可金成已到了院里,正往厦房走。少倾,正祥脸上笑呵呵的,与金成厮跟着进门来了,身后紧跟着柳叶和莲叶。
  一屋人在小方桌四周挤着坐下,正待品尝正秀的手艺时,张金成突然一拍大腿说:“我忘了一件事情!”正霞忙问:“啥事?”金成笑道:“算了……等会儿我给嫂子买筒饮料送去。”
  桌上共摆了四盘热菜两盘凉菜,都是平常的家常菜肴。主食是煎饼、拌汤,暂时还未端上来。金成加了一筷子凉拌粉丝,边吃边说:“正秀姐这手艺,应该开个饭馆才对!”根茂婶笑道:“我五个女儿,就数正秀做饭香,正淑不会做饭。”正淑说:“谁说我不会做饭了?如果我在粮贸餐厅里头,饭会做得更香。”正秀笑道:“我在粮贸里头,是开票的,又不是厨师。”正淑说:“看都看会了。”一桌人都笑。金成早又开了一瓶雪碧三瓶啤酒,招呼大家:“咱们喝吧。”
  刚吃毕饭,金成又问:“姨,咱下午去哪儿割麦?”根茂婶说:“长茂塬跟大面坡还没太熟,明早上我去看了再说。下午没事,你们各忙各的去吧。”金成便说:“姨,我明儿叫两个同事来帮忙。”又稍坐了片刻,起身道:“姨。你累了中午多休息一会儿,我跟正霞出去有个事情。”正霞便也起身,同他一块儿出去了。一出巷子,金成便车子后座上带了正霞,飞快的向他租住的地方骑去。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01 15:30:32
  继续跟读学习!新周愉快!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4-01 17:31:54

  好文!

  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01 21:21:23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2 12:55:48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风风雨雨一起过 时间:2019-04-02 13:01:29
  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2 13:38:57
  他租住的屋子在西关,是房管所的公房,一进门便是厨房,厨房后面是卧室。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几节沙发、一张茶几摆在卧室里。将门关死后,二人二话不说,就相拥相抱着滚落床上,亲吻起来。……张金成却并不急,一张嘴将她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来来回回亲个不住。正霞便问:“你是不是看过黄*色*录*像?”“看过的。”金成抬起头来,笑道,“你想不想看?我一个朋友屋里好几盘呢。”正霞说:“避!谁见过有女的看黄*色*录*像?……”
  后来,正霞问:“咱啥时候结婚?”
  金成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还过一段时间?我都二十六七的人了。”
  金成笑笑说:“我总得做些准备,置办些家具不是?”
  “那咱啥时候到你老家去看看?”正霞又问。
  “我不是说过嘛?老家又没啥人,只有几间空房子,有啥看的?再说了,又那么远。……”
  正霞便翻个身,将后脑勺给了他,冷冷地说:“我可给你说了,把我当成街上那些玩了就扔的女娃,你可打错了算盘!”
  金城急忙一把搂住她,正色道:“你把我当啥人了?要不,过两天把你领到我单位,让同事们见见?我发誓,咱今年一定结婚,最迟明年春上,行吧?如果我对你不是真心,就死儿绝女!”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2 13:39:08
  正霞不由得又笑了,翻身趴到他身上,亲他一下说:“谁叫你发咒了?咒你,不也是咒我吗?”
  张金成笑了下说:“下来吧,甭逗惹我了,人都乏死了!我给你说个正事。”
  “啥正事?”正霞翻他一眼,不情不愿地翻身下来,躺在了一边,一双眼睛却仍直瞪着他看。
  “李大明托了我一个事情,说了几天了,我却给忘了。”
  “哪个李大明?”
  “有几个李大明?金源舞厅的老板。”
  “啥事情?”
  “他看上正淑了,叫我给介绍。”
  “正淑不是跟那谁谈着呢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她还在念书。”
  “我应承人家了,不管咋样,总得做个样子吧?”
  “那你打算咋给正淑说?”
  “也不用说,今晚上把正淑叫上,咱三个一块儿去金源舞厅跳舞。不管成不成,咱的心也尽到了,以后的事就看他们的缘分了。”
  正霞便不再言语,却将一条胳膊搭在了他的腔子上,又满眼含情地瞪着他笑。……他们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左右方起身,急急忙忙地穿衣出门,顶着炎热的太阳,往槐树街去了。
  根茂婶的麦子早已铺展在街上,被过往的车辆碾压得差不多了。根茂婶坐在大槐树的树荫里,跟几个老太太围着一张桌子,正抹花花儿牌。王根盛、富银及槐树街的好几个精壮汉子,还有些中年女人们,都在大槐树底下坐着,有的端着缸子喝茶,有的把自制的圆蒲扇只个摇。大家说说笑笑的,时而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时而又说起时下的国家大事来。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02 16:06:33
  问候、品读、支持、欣赏!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02 16:46:48
  佳作顶起!
作者:青衫醉人离 时间:2019-04-03 09:54:29
  来支持一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3 13:32:43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3 13:48:33
  点赞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3 14:06:00
  “……共*产*党还是残火,到底把学生给拾掇了。”富银说。
  “你说话可小心!”一个女人笑,“小心谁报告了,把你当反革命抓起来!”
  富银说:“球!”又问根茂婶:“正坤该美美儿的吧?”
  “那是个老实疙瘩,”根茂婶说,“永不惹事的。”
  王根盛说:“叫我说,国*家这一步棋走得对!那些学生娃也真是的,才几天没吃奶了,还想翻天?也不想想他反对的是谁!是共*产*党,是政府!只知道在那儿闹,也不知道他娘老子在屋吃的是啥苦!说不定为了他上大学,还当房子卖地呢!——净弄些虚的。”
  富银说:“根盛叔,现在地是国家的,不敢买呢。”
  王根盛皱皱眉说:“你净跟人抬杠,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叫我嫂子说,论抬杠的本事,你赵富银连我大哥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富银笑道:“我咋敢跟根茂叔比?没两把刷子,能当十几年队长?”
  “你还能知道啥?”根盛笑道,“我大哥当年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三年困难时候,屋里没劳力,才叫回来当农民的。”
  “咱城里的农民也不必国家干部差。”富银说,“谁不盖个三层两层小楼的?有几个干部盖得起?”
  “你懂个怂!”根盛霍地站起身,将蒲扇在背上扇着,抬脚就走,脸上恼恨恨的,像个阎王。根盛生气自有他的道理,满槐树街一转,谁家没盖起小洋楼呢?只有他家和根茂婶家依旧住着破旧的土房子。因此街坊们少不得要暗中耻笑他们,说宗文爷亏了先人,总共只有两个儿子,穷鬼就占了一双。富银呢,盖的房子在槐树街是最高的,共盖了四层,原本打算盖五层的,无奈政府干涉,说私人住宅最高不能超过四层,他才不得不遗憾地作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3 14:06:09
  王根盛走出了十来步,忽听身后哈哈一阵笑,忙一回头——却是牌桌上的四个老婆子在笑,想必是谁输了牌想赖账,他便又继续恼恨恨地走自己的路。快到金钱巷时,却突然发现正霞跟金成从王巷出来,沿着街道急匆匆来了。根盛有些看不惯正霞那爆炸头,便将头迈到一边,不想招理他们,不想正霞却喊住了他:“二叔,我妈在大槐树底下没有?”“在呢。”他头也没回,急急踅进了金钱巷。
  正霞和金成来到大槐树下,问牌桌旁的母亲什么时候扬场?根茂婶说,不急,太阳过去了再扬,自顾抹自己的牌。正霞和金成便站在那里,跟槐树底下那帮人闲扯了几句,再没什么事,就折转身往南去了。
  街上热烘烘的,走着走着,正霞便觉无聊,说:“咱这不是有病吗?谁大太阳底下轧马路呢?”金成说:“我又没叫你逛街。”
  “又没啥事情,不逛街弄啥?”
  “净是你的理!”
  正霞便又说:“南新街刚开了个美容院,我想去做个面膜。”
  “好吧。”金成笑叹一声,“你腰里迟早别个铲子,动不动就铲我。”
  “趁现在不铲,等结了婚,想铲都没机会了。”
  又朝前走了没几分钟,突然一家冷饮摊的凉棚下飞出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金成,弄啥去?过来凉一会儿。”金成回头一看,却是李大明坐在那儿喝啤酒,便跟正霞走过去,在他跟前坐了。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03 14:40:21
  跟读佳作,听槐树街的故事........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9-04-03 15:57:57
  顶帖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4-03 17:25:01

  好文!

  学习!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9-04-03 20:48:21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04 09:14:40
  早上问好,佳作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4 10:04:57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4 12:48:09
  李大明便又回头喊:“老板,再来一瓶啤酒、一筒饮料。”老板问:“要啥饮料?”正霞说:“随便吧,健力宝、椰风都行。”
  李大明瞅瞅正霞,笑道:“看起来面熟熟儿的,咋就想不起来你叫啥?”
  金成说:“你只认得个王正淑,却不认得她姐!”李大明不由得脸上红了,把头一拍说:“看我这人……”正这时,老板送来了冰镇过的啤酒和健力宝,放在了桌上,正霞又向老板要了两根吸管,她拿一根,给金成一根。
  三人边喝边说话。
  金成说:“你托的那事有眉目了,你准备咋感谢?”
  李大明笑道:“事情成了,少不了你两个一人一双皮鞋。”
  正霞说:“不说以后,你只说现在咋感谢?正淑可听我的呢!”
  李大明笑问:“你说咋感谢?”
  金成说:“感谢的话以后再说。咱说正事。我们想今晚上把正淑领到你舞厅跳舞。你跟她又认识,到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在冷饮摊上怏磨了个把小时,见太阳的骄劲已过,想必母亲已开始扬场了,正霞便打消了去做面膜的念头,跟李大明道了别,和金成又回了槐树街。
  根茂婶果然已在扬场,正芳、正萍都在帮忙。正秀挺着大肚子,坐在那儿摇着手摇风扇,那风便将根茂婶她们高高扬起的麦子中的灰尘和麦糠吹得漫天飞舞,麦粒儿却瀑布般流泻下来,堆在地上。母女四人都一头一身的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4 12:48:20
  正霞拿起簸箕,铲了些杨过的麦子,簸了起来。金成则拿起耙子,往街边耙麦草。正霞边簸边问:“咋不见正淑呢?”正芳说:“一吃过饭就跟张成水窜得没影了,谁知道死哪儿去了?”
  这时候,正淑和成水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他们没有游泳。已到了河里,正淑才想起未换游泳衣。便在河边坐了半日,看一群光屁股孩子在河里嬉戏。然后,他们就去了河对岸,走了好几里路,来到坡跟,上了斜斜的山道,看了一会山腰上那孔不知何年何月凿出的石窟。那石窟其实是一个简陋的神庙,里面没有神像,却在正对窟口的石壁上镶着一块石碑。碑上的文字已经模糊,但这丝毫不影响善男信女们的虔诚。石碑下没有香炉,整面墙的墙根角都密扎扎插满了人们膜拜后留下的未燃尽的高香。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鞭炮皮。石窟外,鞭炮皮更是在洞门两侧山堆了起来。
  洞门外,树影婆娑着,把喧闹的城市、鸡鸣犬吠的村庄皆遥遥地隔阻了,这石窟就显得格外清净,格外的与世无争。
  在这清净中,正淑面对着石碑,不知不觉间心中就有了许多虔诚、许多惶恐,喃喃地说:“这儿还真有些灵气!”成水没有回答,却突然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正淑大惊,边挣扎边说:“你想做啥?你这是在亵渎神灵!”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4-04 14:32:20
  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04 19:40:14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04 19:55:37
  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最美人间四月天!天涯银河四月活动正火热进行中,奖励多多,欢迎银河er一起来围观支持[d:可爱]
  四月【清明•祭】,山河无恙慰英魂!http://bbs.tianya.cn/post-1177-9044-1.shtml
  最美人间四月天,正是踏春好时节!http://bbs.tianya.cn/post-1177-9049-1.shtml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5 14:35:08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5 15:38:04
  “我偏要亵渎!看他把我能咋?”成水说着,早把她放倒在地,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先前过河时,她提起裙子后露出的那双滚白细腻的长腿,已叫他心中狂跳不已了,这时候,她就绵软温热地垫在他身下,不用说,他心里早又酥了,眼睛红红地看她半日,一口亲下去,手忙忙乱乱的就在她身上摸索。
  正淑心中也早有几只玉兔乱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脑子已不能思想了,只感到一朵又一朵火苗在身上燃烧,烧得她口干舌燥的,眼不知不觉中闭了,只把头不由自主的乱摆。……但是终于,她清醒了,便狠狠掐一下那只已摸到了她大腿上的手,又不知哪儿来了一股神力,猛的将他一掀,又借势身子一挣,便使他滚落一旁。几乎同时,她已翻身坐起,把膝抱住,脸使劲的红着,却把嘴唇紧紧咬住,狠瞪着他,一声儿不作,好半日过去,心中仍在咚咚乱跳。
  “我……”成水望着她,喃喃地说,“你咋这么凶?我只是想摸摸你,难道都不行吗?”他不吱声犹可,这么一说,却叫她心中越发的又恼又羞又委屈,不知不觉中,珠泪已经垂落,哽咽着说:“我为啥跟你好?还不是觉得你实在?想不到你竟是这样一个人!这么龌蹉。老想占我便宜!你以后再是这样子,咱们可就完了!”成水被她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急忙赔笑说,他以后再不敢了,哄说了半日,正淑才又破涕为笑了。
  ……于是,他们又携着手从山坡上下来,急匆匆的往回赶。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5 15:38:15
  回到槐树街时,根茂婶他们早已扬完了场,正往蛇皮袋里装麦子。“你两个疯美了!”正秀斜他们一眼说。正淑没做声,红着脸笑笑,急忙过来帮正芳张口袋,正芳却拿胳膊拐抗她一下,说:“避!闪远些!都清白了,叫你来献殷勤!”正淑不由的心中一恼,一拧身就走。根茂婶望着她的背影,笑骂一声:“这个死女子!”见成水傻站在一边,一脸的不自在,就吩咐他:“成水,你跟金成往回拉麦吧。”成水便笑着过去,跟金成合伙提了一袋子麦,往架子车上放。……
  金成拉着架子车,成水在后面推着,根茂婶提着手摇风扇,正霞、正芳每人拿两个簸箕,正萍扛着耙,正秀手空着,都跟在架子车后面。一行人逶迤回到院中时,却听见屋中隐隐传出一阵抽泣声。根茂婶便跟正芳说:“你可把正淑给惹下了!”正芳说:“她活该!”
  将麦子在堂屋放好后,成水手也没洗,就急忙去了正淑的卧房,却见她正坐在床边垂泪,哽哽咽咽的,嘴只个抖。他便说:“你咋这么娇气,有啥哭的呢?”正淑锐叫一声:“你避!”嚎啕大哭起来。成水有些不知所措,就在她身边默默地坐下。
  堂屋里,金成小声跟正霞说:“你去劝正淑两句吧。”根茂婶说:“不用劝,过一会儿她自己就好了。”可正霞还是掀帘子进了正淑的闺房,对成水一笑说:“你先出去一会儿。”
我要评论
作者:假装de陌生了 时间:2019-04-05 18:42:56
  拼搏到无能为力,坚持到感动自己。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05 20:35:04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6 10:56:34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06 11:51:34
  继续跟读佳作!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6 12:32:57
  点赞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6 16:18:05
  成水刚出来,就见正芳蹲在地上一边洗手一边说:“做了啥赢人的事了?还有脸哭!”成水听得浑身不自在起来,讪笑着,正欲去一旁坐下时,正淑在房里又锐叫了一声:“我再没做啥,也轮不到你教训!”正芳还一句:“你是谁!我敢教训你?给你笑还来不及呢!”
  根茂婶脸突然阴了,指着正芳骂道:“没见过你这么不是怂的东西!”正芳手也不洗了,猛站起身,一脚踢翻盆子,满含着两眶泪,踉跄抢进根茂婶的卧室,哇一声哭了,边哭边说:“就我下的苦最多,就我最不是怂!”
  金成急忙一拉成水说:“走,咱去正祥哥屋里坐一会。”望着他两出了大门,根茂婶叹一口气,自言自语一句什么,就去了厨房,正秀也跟进了厨房。正萍却踅进母亲的卧室,劝起正芳来。
  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正萍又来到厦房,见金成、成水跟略带醉意的正祥正坐在沙发里边喝茶边说话,便说:“饭熟了,请你两个亲自去吃。”金成笑问:“她两个还哭不?”正萍也一笑:“你就不盼人好!”
  吃毕饭,已快七点了。正芳、正萍便急乎乎背了书包,噔噔出了门,飞也似的往学校去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6 16:18:25
  成水刚出来,就见正芳蹲在地上一边洗手一边说:“做了啥赢人的事了?还有脸哭!”成水听得浑身不自在起来,讪笑着,正欲去一旁坐下时,正淑在房里又锐叫了一声:“我再没做啥,也轮不到你教训!”正芳还一句:“你是谁!我敢教训你?给你笑还来不及呢!”
  根茂婶脸突然阴了,指着正芳骂道:“没见过你这么不是怂的东西!”正芳手也不洗了,猛站起身,一脚踢翻盆子,满含着两眶泪,踉跄抢进根茂婶的卧室,哇一声哭了,边哭边说:“就我下的苦最多,就我最不是怂!”
  金成急忙一拉成水说:“走,咱去正祥哥屋里坐一会。”望着他两出了大门,根茂婶叹一口气,自言自语一句什么,就去了厨房,正秀也跟进了厨房。正萍却踅进母亲的卧室,劝起正芳来。
  约莫过了半个来小时,正萍又来到厦房,见金成、成水跟略带醉意的正祥正坐在沙发里边喝茶边说话,便说:“饭熟了,请你两个亲自去吃。”金成笑问:“她两个还哭不?”正萍也一笑:“你就不盼人好!”
  吃毕饭,已快七点了。正芳、正萍便急乎乎背了书包,噔噔出了门,飞也似的往学校去了。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4-06 17:22:13
  顶帖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06 19:31:35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7 12:55:12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7 13:33:19
  正淑因预选过后,学校对他们这些预选上的学生纪律上并无严格要求,学习全靠自觉,便不甚急,坐在卧室了慢吞吞梳了半日头,又淡淡的抹了点口红,才收拾起书包来。成水就坐在床边,耐心等着她。
  就在她往书包里装第二本书时,正霞进来了,说:“成水,你先走吧,我给正淑说几句话。”成水便站起身说一声:“那我先走了。”掀帘子出去。听着他的脚步声已出了院子,正霞这才压低声音说:“正淑,晚上不去学校了,陪我去跳舞吧。”
  正淑脸上略露难色说:“可是……,马上高考了,我还想抓紧复习呢。”
  “复习个啥?”正霞说,“妈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跟张成水钻到一堆儿,还能复习成?我上学时候又不是没谈过恋爱。”正淑便把头一低,不言语了。
  八点左右,正淑、正霞、金成来到了金源舞厅。
  李大明早已精神抖擞地坐在舞厅门口,见了他们,从从容容地站起身说:“正淑来了,稀客。”正淑微微一笑说:“我不太会跳,我姐硬给拉来的。”李大明说:“跳舞比念书容易得多,学一晚上就会了。”正淑欲掏钱买票,李大明忙挡住说:“今儿你们第一次来,免费。我这儿对头一次来的客人从不收钱的。”正淑便头昂着进了舞厅大门,正霞对李大明笑一下,也进去了。金成却留下来,跟李大明说了半天话才进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7 13:33:28
  他们是来的早的。不算他们,舞厅里只有六七个人,只有一对在跳,其余的人都在一边坐着,或喝饮料或抽烟。正淑正霞也在一边坐了。金成进来后一眼瞅见她俩,就去正霞对面坐了。
  金成笑问:“正淑,你这不是第一次进舞厅吧?”正淑一笑说:“以前总共只跳过两次。”金成便又说这家舞厅如何如何的好,李大明如何如何的有本事,为开这舞厅借了不少钱,现已挣了至少好几万了云云。正霞也时不时附和几句。正淑听得只个笑,并不插话。
  少顷,李大明进来了,却一只手提着两瓶啤酒,另一只手握着摞在一起的两筒健力宝,径直朝正淑他们走来,在张金成身边坐了,正好跟坐在正霞身边的正淑对面。他先给了正淑正霞一人一筒饮料,又将两瓶啤酒的瓶口往一块一并,看准了,手在瓶底一拍,两只瓶盖同时打开了,便递给金成一瓶。金成说:“你开啤酒的技术还可以。”李大明说:“这算啥?”喝了一口啤酒,金成也喝了一口啤酒。正霞也早拉开了健力宝拉盖,在喝了。
  正淑却并不喝,只把那饮料在手中慢慢地把玩。李大明笑道:“正淑到底是秀才,斯文。”正淑说:“如果不要钱吧,我凭什么白喝你的饮料?如果要钱呢,说不定趁我喝完了,你狠宰我一刀。”李大明大笑起来,说:“正淑的嘴残火。”正霞说:“喝吧,不喝白不喝。”正淑便开启了饮料,抿了一口,说:“李大明,你不在门口招呼着,不怕谁不买票就进来吗?”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07 13:49:37
  学习!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7 16:52:36
  点赞支持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07 19:46:50
  小长假归来,支持继续[xyc:顶]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8 10:13:32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08 10:44:12
  节后上朝亲政,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8 11:11:33
  点赞佳作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08 11:32:20
  继续跟读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8 12:34:46
  “你放心,有人招呼。”
  “你不怕那人贪污吗?”
  李大明大笑起来,说:“正淑这张嘴呀!——你放心,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又说:“正淑是我见过的最文气最漂亮的女孩儿,我上高中时候,我班上的男生偷偷评过校花,都选的是正淑。”正淑不由得涨红了脸说:“你这恭维我可不敢当。那时候我才是个初中生,一个碎娃,有啥漂亮的?”李大明说:“漂亮就漂亮嘛,有啥谦虚的?”正淑便默不作声了,埋着头只顾喝饮料。
  舞厅里的人渐渐多了。李大明便又邀请正淑跳舞,正淑推辞了一下,应了邀。看着他俩轻快地滑进了舞池,金成正霞相视一笑,也离开座位搭伴跳起舞来。突然,不知李大明说了句什么,正淑竟咯咯笑了起来。金成便小声跟正霞说:“我看他们这事有门。”正霞说:“你怕是想着那一双皮鞋吧?”金成说:“就算我欠皮鞋穿,可这事你比我还莹心!”正霞说:“避!”两个人都笑了。
  九点多钟,正霞、金成悄然离开了金源舞厅。而这时,正淑跟李大明还正跳得起劲。快十点时,正淑见四下里再也找不见正霞和金成,心里朦朦胧胧有些明白,便也要走。李大明就送她出来。握手道别时,他的手很重很热,将她那只绵软的手久久握住,不肯松开。她不由得脸有些红,微微一笑说:“我得赶紧走,我男朋友肯定都等急了。”故意将“男朋友”三个字咬得很重。李大明也一笑说:“欢迎下次再来。一回生,二回熟嘛。我这人你慢慢就会了解的。”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8 12:34:55
  街上还正是热闹的时候。路灯照耀下,人流如织,车流如潮。街两旁,一个挨一个,摆满了卖冷饮、卖小吃、以及卖降价小百货的摊摊点点。这些摊点大多数都是在夜幕降临后才摆出来的。
  正淑却没有心思在街上流连,急匆匆的只顾往槐树街走,一路走,还在心里把二姐一路埋怨。
  却突然斜刺里杀出了一个声音:“正淑!”倒唬了她一跳,忙回头去看,却是张成水蹲在电线杆下,一脸的怏怏不快。
  她便笑笑地走过去,问:“你咋在这儿?”
  “我咋不能在这儿?”成水站起来,很有些没好气地说,“你能去跳舞,我就不能在街上蹲着?”
  “你咋知道我去跳舞了?”正淑仍在笑,“噢,知道了。你没去学校,你在跟踪我。真无聊!”脸慢慢地挺平了,稍停片刻,又说:“你回学校,还是去我家?”
  “我回学校算了。”成水无精打采地说,“这么晚了,我还去你家干啥?……你根本就没把我当自己人看,跳舞就跳舞,为啥还要瞒我?”
  “不是我要瞒你。”正淑说,“我也不知道要去跳舞,是我二姐故意搞得神神秘秘的。好了,看把你难受的!不就是跳了一场舞嘛?”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09 06:59:09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09 11:16:15
  四月、阳光、春风、花朵、诗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9 12:47:01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9 13:10:08
  ……两个人又在街边站了一会儿,都不再说什么话。张成水只拿眼直直地看她,半日后,不冷不热地问:“你跟谁跳舞了?”
  “男的呗!”
  “我知道是男的,他是谁?”
  “我怎么知道是谁?”
  “不知道是谁,咋跟他有说有笑的?”
  “你盘问犯人啊?”正淑有点恼了,“咋还没咋,你就跟踪我!嫌我跟那人跳舞了,说话了,咋不过去把我拉走呢?没见过你这人,自私透顶!除过你,我就不敢跟别的男人来往了?!”说着话回身就走。成水呆愣了半天,突然鼻子一酸,落下两颗泪来。
  正淑回到家中时,闺房里却嘻嘻哈哈的。正芳正萍盘脚坐在床上,正霞、金成坐在床边,四个人正在打牌,是两副扑克牌拼在一块当麻将打。正芳眉开眼笑的,已赢了一堆角票放在身边。正霞回头给正淑一笑,说:“我都回来一个多小时了。你咋才回来?真能磨!”正淑把脸略略一红,说:“你还说呢!……”就坐在一边看他们耍。
  少顷,金成打下一张牌,正是正霞想要的,她叫一声:“我糊了!”急忙把手中的牌放倒在床上。金成他们便一人给她一角钱。
  正芳洗牌的时候,正淑悄声说:“正霞,你出来,我跟你说句话。”二姐便笑着跟她来到堂屋,问:“啥事?”
  “你做的好事情!”正淑把脸一沉,低声说,“害得我跟成水吵了一架!”
  正霞笑道:“这成水也真是!”
  正淑又说:“你明知道我跟成水谈着……”
  “还不是为你好!李大明确实不错。要是你跟成水都考上学了也就罢了。要是你没考上成水考上了,要么你考上了成水没考上,或者你两个都没考上,我看你这事情就很难成。你总不可能跑到乡下跟他种地去吧?反正我也是想为你多留一条路。”
  “你把我当啥人了?叫我脚踩两只船?”正淑把头一低,脸红了,拧身去了母亲的卧室,看起电视来。
我要评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09 13:10:19
  第三章
  又是一个礼拜天。
  包谷和豆子已种进了地里,根茂婶家便不再忙碌。
  正霞、正淑、正芳、正萍四姐妹吃过早饭后,就一个接一个都出去了。不用说,正霞是去了金成那儿,正淑则跟成水钻在了一块儿,正芳、正萍却是找她们班另一个女孩子玩耍去了。
  正秀因预产期快到了,这几日就在母亲家住着,吃过饭后,没什么事,就坐在床上陪母亲说话。
  突然间,正秀的肚子就一阵急似一阵的疼了起来。
  根茂婶急忙在院门外安了架子车,且在车子上铺了被褥,放了尿布子和用于包婴儿的小被子,然后回到院里冲厦房喊了一声,却没人应,就回屋扶出正秀在架子车上躺下,急忙往市医院拉,边走边骂:“都是些跑死鬼!该用人的时候,一个都没影了!”
  经过春花的鱼摊时,恰好春花和两个女儿都守在摊上,春花便赶紧过来给婆婆帮忙。
  离医院还很远,正秀却已在架子车上生了。
  • 红茶pz: 举报  2019-04-09 15:00:33  评论

    上个世纪我们那里农村妇女生孩子都是在家里生,每个湾都有接生婆。少有去医院生孩子的。
我要评论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09 14:51:40
  点赞杰作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09 15:01:41
  贴近生活,再现真实的历史。赞!
我要评论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4-09 15:19:37

  好文!

  学习!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19-04-10 00:20:35
  [xyc:打卡]晚安~老师。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0 07:34:16
  学习!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9-04-10 08:36:27
  支持佳作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0 11:42:38
  问好朋友,品读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0 13:01:55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0 16:58:04
  根茂婶尽管经见了大半辈子世面,却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还是春花主意正,她让婆婆赶紧把正秀往回拉,她自己则飞跑着就去请槐树街诊所的伍美珍医生了。这槐树街诊所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男医生叫赵富金,是赵富银他哥,除过妇科和接生之外,其它病症他都能看。女医生便是伍美珍,她是赵富金的老婆,专看妇科、产科,槐树街及周边好些舍不得花钱去医院生孩子的产妇,便是她去家里给接生的。
  根茂婶拉着架子车急走到离春花的鱼摊二十多米开外时,正好接住迎头赶来的伍美珍医生和春花。伍医生便在当街里就给正秀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然后就由根茂婶拉着架子车,春花扶着车子,伍医生抱着婴儿,急忙忙往王巷去了。
  安顿正秀在根茂婶的床上躺下后,伍医生又给产妇和新生儿进行了一番检查和处理,并留下一些药,且叮咛了根茂婶几句,又说这几天她每天都会过来诊疗的,也不愿久留,拧身就走,春花一直将她送到王巷口,然后就回来给正秀打荷包蛋。
  ……根茂婶守在正秀身边,紧抓住她的一只手,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正秀圆睁着眼睛,看她一下,艰难地笑笑说:“妈,你一会儿买一道红搭在门上吧。”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