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街情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14 13:11:01 点击:14963 回复:35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34 下页  到页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0 16:58:13
  根茂婶说:“你胡说啥?自己的娃,还叫你搭红?”
  “在娘家坐月子,咱槐树街从没有过的。”正秀说,“再说了,我怕大哥计较。”
  “我都不计较,他计较啥?!”
  正秀便不再言语,却默默闭上了眼睛,半日后,低声说:“和胜怕正在路上呢?”根茂婶说:“我一会儿再给拍个电报去?”正秀嗯了一声,不再言语。少顷,春花端着荷包蛋进来了。根茂婶便让春花先照看正秀一会儿,她出去拍电报,顺便再买些卫生纸。
  根茂婶急乎乎的从王巷出来时,正好与提着酒瓶、喝得满面通红的正祥撞个满怀,便骂:“整天醉得跟个鬼一样,咋不见把你喝死!”
  正祥笑道:“娃又咋了?娃想给妈买二斤绿豆糕呢!”
  根茂婶说:“去去!懒得跟你磨牙!你回去了可记住!不敢到我屋里去。”
  “又咋了?”
  “正秀坐月子了,在我屋里。你少癫癫狂狂的。”根茂婶说着就走。
  正祥回转身,看看母亲的背影,裂开嘴笑笑,又喝了一口酒说:“正秀坐月子了,我有外甥了呢……”
  根茂婶正走着,突然又碰见二叔提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迎面而来,满面含笑地问她:“嫂子,走得这么急弄啥?粽子包了没有?”
  “昨天就包了。你还没包啊?”
  “这不是买了酒米吗?”
  “那你忙去,我去给和胜拍个电报。”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1 08:18:14
  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11 08:42:32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11 08:47:53
  跟读更新,继续学习!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11 09:48:01
  荐阅支持田老师[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仪贞婉245 时间:2019-04-11 11:11:25
  拜读老师新作!问候老师!
我要评论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04-11 11:39:15
  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1 12:31:15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1 13:01:07
  学习品读,欣赏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1 20:01:18
  “正秀快坐月子了?”
  “已经坐了。是男娃……”根茂婶说着,人已去得远了。二叔摇摇头,笑一下,又继续往前走了。
  根茂婶拍过电报,便急忙去一个纸品批发门市买卫生纸,却发现正霞和金成都在那个门市里坐着,正跟老板聊天。根茂婶便说:“你两个清闲自在得很嘛!”正霞说:“妈,我也想办一个门市部,向会娥姐了解行情呢!”
  “净想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事。”娘笑笑的斜她一眼,说:“正秀坐月子了,你也不说回去帮个忙!”
  “大姐就坐月子了?咋这么快?!昨天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正霞说着,站起身,从门市里出来,急急的往东就走。根茂婶问:“弄啥去?”
  “到医院去看我姐呀!”正霞回头一笑。
  根茂婶说:“等你到医院去,黄花菜都凉了七天了!正秀就在咱屋。你去买点酒米去,得做些醪糟。”正霞便又怏怏地转来,把金成叫上,两人一道去买酒米。
  今儿是多云天气,太阳一会儿躲进云层里,一会儿又从云缝里露出笑脸来,街上就不怎么热。
  正霞和金成并不急着去买酒米,却沿街溜达起来,少不得一会儿碰见一个熟人,说两句话,过一会又碰见一个熟人,再说两句话。不知不觉的,已好大的时辰过去,金成说肚子饥了,他们就又拐进街边的一个饺子馆,坐下来,点了一斤纯肉水饺。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1 20:01:34
  坐了不足两分钟忽见一辆摩托车从门前疾驰而过。金成连喊两声:“李大明!”站起身,追出门去。那摩托车又驶出了两丈多远才慢下来,掉头回来在饺子馆门前停稳。李大明跨下摩托,笑笑的向金成走来,说:“这两天总不见你的影子。”
  “你怂!我把事情给你办了,你却躲得远远儿的。”金成说着,抓住他的一只手,把他拖进饺子馆,按在桌旁坐下,问:“也吃半斤吧?”“我才吃。”李大明说,“你两个消停吃,小心饺子卡在喉咙里,噎住了。”
  正霞道:“你就不盼人好!喝啤酒不?”“喝一点吧。”李大明点头。金成便又要了两瓶啤酒一筒饮料,三个人边喝边说起话来。
  “你跟正淑发展得咋样了?”金成笑问。
  “说不上来,”李大明说,“前几天我买了一套高考模拟题,给她送到学校去了。”
  “在还有啥新动向?”金成又问。
  “再没啥。”李大明说,“我反复想了,这事得搭缓些,急不得。正淑现在思想还有些浪漫,所以这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不急?等你急的时候,正淑怕就是别人笼笼里的馍了。”金成笑了起来说,“你看我跟正霞,多干脆?快刀斩乱麻,摘都摘不离手!……”却突然被正霞在脚上狠踩了一下,便哎哟一声,骂道:“你个二杆子!……”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12 07:26:30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2 07:52:33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2 12:22:16
  周末问候,佳作支持!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4-12 15:05:59

  好文!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2 19:08:25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12 19:41:18
  巡山,看更新[hou:打酱油]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12 19:48:12
  跟读支持!周末愉快!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3 12:20:27
  天气不好
  关心问早
  品赏不变
  如常报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3 12:26:22
  谢谢各位支持,周末愉快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3 12:56:53
  饺子端上来了,酸辣酸辣的,金成吃得出了一头一脸的水,忙把衬衫脱了,搭在肩上,汗珠子油汪汪的在腔子上只个滚。吃毕后,三个人又聊了半日,方出了饺子馆。金成却又跟李大明蹲在街边谝了起来。正霞见他们说得没完没了,便说:“你两个消停磨,我去买酒米呀!”拧身走了。
  金成见她走得远了,便拍拍李大明的肩膀说:“刚才正霞在跟前,我没敢明说。你不趁早跟正淑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还有你的米汤馍?你知不知道,她班上有个男生在追她,追得紧得很!”
  “我知道,”李大明笑道,“我了解过,正淑跟那个男生学习都不咋样,考学多半是没啥指望的。所以我不急,想等他们高考成绩下来以后再说。那个小子,量他也不敢把正淑咋样,权当给我当守门员呢。”
  金成大笑说:“你贼怂到底是经商的,脑子环环儿就是多。”停一时儿又说:“我最近老想,咋样才能发一笔大财,左想右想,总没啥好的门路。你有啥好的路数没有?”
  “门路倒是没有,”李大明说,“不过我有几个朋友,都爱倒腾,我哪一天把你介绍给他们。只要你肯跟他们合伙,赚不下大钱了,还赚不下小钱?”金成说:“那你就赶紧给我介绍。”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3 12:57:03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子闲话,李大明就驾着摩托车走了。金成则去一家小卖部称了二斤红糖,又去一个烧饼铺买了十二个甜烧饼,提着前往根茂婶家。
  才进巷子,远远就听见根茂婶在院里骂人。他稍稍犹豫一下,听得是在骂正祥,就笑了笑,继续往巷里走了……才要进院门,却见门脑上高高地搭着一道红布。院子里,正向默不作声地站着,手里却握着一道团成疙瘩的红布,正在聆听母亲的教训。
  根茂婶骂道:“你这个绝死鬼……”“鬼”字尚未落地,金成已笑容满面地进来了,说:“姨,我给正秀姐买了几个甜饼。”根茂婶说:“你看人家金成多走理。”脸上已不十分恼了,接过他手中的两个塑料袋,提进屋去。正祥木了半日,才讪笑一下说:“金成,你来了。”踅进厦房,将没搭的那道红布撂到床上,再不出来。
  金成到了堂屋,堂屋里却空空的没有人。只听得根茂婶和正霞、正秀正在卧房里说话。正秀低声说:“妈,哥搭红也有他的道理,你不该挡他。早知道这样,你就该听我一句话,先买些红回来搭上。”根茂婶说:“他有道理?有怂道理!儿是我屋里的人,女就不是这屋里的人了?……”正霞说:“正秀,你哭啥呢哭?跟那酒疯子有啥计较的?”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3 13:47:43
  学习!
作者:正一涵 时间:2019-04-13 19:32:55
  佳作隽永,爽心悦目 欣赏美文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4 12:46:22
  快乐星期天,开心品赏篇!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4 16:41:27
  谢谢各位支持,周末愉快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5 11:15:27
  新周新气象,好读好心情!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15 11:26:58
  跟读、学习!问候朋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5 12:58:38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5 13:43:42
  学习!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15 16:02:11
  还原生活,文笔斐然!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15 19:48:09
  顶贴,问候新周愉快[xyc:顶]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5 21:40:12
  金成不做声,只默默地坐着,默默地抽烟。半日后,他站起身来,出了堂屋,来到厦房,却见正祥正坐在小方桌旁拿菜刀裁麻纸,便笑问:“又准备给伯烧纸呀?”“这两天老梦见我爸,他说没钱花,”正祥说,“眼看端午了,不给他送点钱去,他拿啥花呢?”金成说:“正祥哥真是个孝子!”正祥说:“我不孝顺我爸,还去孝顺谁呢?”纸已裁好,便又从身上摸出一张十元的票子,欲往纸上印。金成急忙掏出一百元递给他说:“拿这个印吧。”
  正祥正往麻纸上印钱时,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远远地响到了院里,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声叫着:“她妈妈!……”金成急忙站起身,往门外就走,到了院里,却见一个老女人的背影已进了堂屋,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正跟根茂婶说话。
  金成进得屋来,站到她们身边,含笑叫了一声“姨”,那老女人笑问:“这小伙儿是谁?”根茂婶接过她手里的篮子说:“是正霞她同学。”那老女人噢了一声,正待问话,根茂婶又在说了:“金成,这是正霞她二婶。”金成便知道了她是王根盛的老婆,就又一笑说:“正霞经常跟我提说起二婶。”根盛婶笑道:“看金成嘴甜的!哪天有空了,跟正霞一块儿到我屋坐。”话音未落,正霞已掀帘子出来了,笑笑地站在一旁说:“二婶,我可嘴馋,哪天我跟金成去了,非把你吃得心疼不可!”根茂婶骂:“这死女子!”根盛婶也骂:“这死女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5 21:40:26
  根茂婶和根盛婶同时进了卧房。
  堂屋里,正霞小声跟金成说:“我姐一坐月子,屋里乱哄哄的。这几天,你还是少来。碍手碍脚的,又没人给你做饭。”金成笑笑,也小声说:“我为啥来?还不是为了你。只要你天天去我哪儿,我就不来。……反正不让东西闲着就行。”
  “啥东西?”
  “你说啥东西?”
  正霞突然把脸红了,狠瞪他一眼,不再作声。金成却哎呀一声说:“我得去正祥那儿。”抬脚就走。正霞问一声:“啥事?”紧跟在他后面,也去了厦房。正祥坐在桌边已开始喝酒了,麻纸却早放在了床上。
  “正祥哥,纸印完了?”金成在他跟前坐下,笑问。
  “完了。”正祥说,“你喝酒不?”
  金成说:“不喝。”稍停片刻,又说:“那一百块钱印这么厚一沓,够伯用一阵子了。”
  正祥嗯了一声,又灌下去一口酒。金成就有些急,却又不好明说,只得又暗示说:“我想去买一件衬衣,你老在街上转,怕认识不少卖衣服的吧?”
  正祥说:“你不要在熟人跟前买。”
  金成有点坐不住了,寻思半日,站起身说:“正祥哥,那我买衬衣去了……”跟正霞一道出了厦房。正霞小声问:“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净说些没名没堂的话!”
  金成正待开口,只听得正祥在身后说:“金成,摇宝,你去不?”
  金成回头说:“我不耍,你去吧。”在院里站住,不走了。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16 05:52:08
  继续跟读学习!早安问候!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6 07:25:47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6 11:10:22
  春风得意百花开,佳作开心常品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6 21:39:49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7 16:22:59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7 16:46:32
  正祥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回头说:“金成,我是不是拿了你一百块钱?”金成一笑,松了口气说:“正祥哥记性真好,我差点都忘了。”正祥在身上摸摸,又说:“算了,等我摇宝回来再给你。”一摇一摇地出了院子。
  正霞说:“我以为啥事,不就烂怂一百块钱么,你就说了那么一堆废话。真小家子气!”金成笑道:“我给你花钱是在乎了?可最近总觉得手头不宽展。那几个工资一点儿都不经花.”又一拉正霞说:“走吧,反正在这儿也没啥事,不如到我那儿干正事。”正霞笑白他一眼,悄声说:“看你那一脸色眯眯的样子!”两个人一道出去了。
  二人来到街上,往前走了一百多米,猛见前面裙衫飘逸着,手拉手迎面过来了一对玉人儿,脸上都喜气洋洋的,边走边说话。正霞不由得有些气恼,冲她们就骂:“你两个窜得美!屋里都出大事了,还在街上逛!”“出大事了?”正芳笑起来,“有啥大事?你两个不也在逛么?”金成说:“你俩回去转一扎吧,正秀生了。”“生个娃有啥了不起的?”正芳仍笑,“想害得一屋人都不安然呀?我们偏逛!”一拉正萍,两个人嘻嘻哈哈往前跑了。
  金成望着她俩的背影,突然一笑说:“这两个宝贝!”回头紧挽了正霞的手,二人急匆匆朝西关走去。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7 16:46:42
  进了水道巷,金成远远的一眼看见一个乡下打扮的女人,手里牵着个男孩儿,在他楼下徘徊,不觉心里一紧,忙停住脚步说:“咱不回去了,就在街上转转吧。”正霞说:“为啥?”且把媚眼朝他一丢:“你不想吗?”“想,我当然想!”金成拉着她往巷外便走,边走边说:“可是……。走,咱去找李大明吧,他答应给咱联系大生意,咱去问问情况。”正霞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在巷子外又沿街走了十几步后,金成却又喊住一个熟人说起话来,一时竟说得没完没了。正霞就急了,问:“你到底到李大明那去不?”“你先走吧,我等一时就来。”金成回头朝她一笑。那熟人见状欲走,金成却一把拉住,紧一句慢一句的跟他瞎扯。正霞咬牙切齿地瞪他半会,拧沟子就走了。
  见正霞已走出一二十米远了,金成就跟那熟人说一句:“你先忙,我回去取个啥。”拧身进了巷子……
  “你咋突然就来了?也不拍个电报叫我去车站接你。”金成领着那娘俩,边往楼上走边说。
  那女人说:“前两年一到麦忙时候你就回去了,今年却连个鬼影子都不见,还当你死了呢!眼看过端午了,你不回去过,我就来……”金成又说:“我住的地方偏,你咋找来的?”“就虼蚤大一个城壕,我不会问?”女人说,“我到你单位一打听,你单位的人都热情得很,就把我引来了,有个女的还叫我去她家吃饭呢,我没去。”金成不再做声。已到了屋门口,他便默默地开了门,让女人和儿子进去,又说:“秀娥,你跟张超到床上睡一会儿,我去做饭。”……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19-04-17 21:19:50
  拜访!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19-04-17 21:19:55
  支持!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19-04-17 21:20:08
  @zgsxsltsj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9-04-17 21:50:02
  加油,顶贴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8 07:46:19
  学习!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18 08:06:14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8 12:34:21
  继续品读,不懈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8 12:48:27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8 21:20:59
  金成正蹲在地上刮洋芋,突然“咚”一声响,正霞踢门进来了,不言不语地站在他面前,只拿眼睛瞪他。金成大吃一惊,木了半日,才站起身来说:“你咋来了?没去找李大明?”
  “金成,你跟谁说话呢?”秀娥在里屋问。
  “没谁,一个熟人。”金成答。
  正霞也不吱声,端直就开门进了里屋。金成紧跟在她后面,也进来了,左手里捏着个刮了一半的洋芋,右手捏着洋芋挠子。
  “你是谁?”秀娥从床上坐起身来,瞅正霞两眼,问。
  “我是谁?我还要问你是谁呢!”正霞气呼呼地说。秀娥心里差不多已经明白,却仍问了一句:“金成,她是谁?”金成平板着脸,木木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你有婆娘娃了,为啥要骗我?!”正霞锐叫起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了。
  “我在屋苦巴巴地伺候你爸你妈,你倒好!嫖起婆娘,养起野女人来了!”秀娥说着,也哭起来。
  “谁是野女人?”正霞指着秀娥的鼻子,声嘶力竭地嚷道,“你那卖沟子的男人骗我,Q*J我!我要告他!……”
  秀娥说:“你这卖X的货!告去吧!我也去告他……”
  两个女人嚷着嚷着,就滚打在一起。孩子吓得哇哇直哭。金成面如土色,过去抱了儿子,灰溜溜的就往门外走。刚走到门口,就有一只布鞋砸到他的背上,紧接着又有一只高跟皮鞋砸在了他的头上。金成脑袋里嗡嗡响了半日,踉跄两步,差点跌倒。他突然火了,将儿子丢到地上,猛回转身,扑到床前,左右开弓,狠狠扇了秀娥、正霞每人两耳光,骂道:“你俩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豁出去了,大不了坐牢!老子青藏线上下来的,啥苦没吃过?坐牢算个球!”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8 21:21:11
  正霞、秀娥同时愣住。片刻后,正霞哇一声哭了,一扭头冲出门去。金成呲着牙狠瞪秀娥一眼,也追了出去,在楼下追上了正霞,一把扯住说:“你听我说……”
  “还有啥好说的?”正霞狠命挣扎着,泪流满面说,“你个流*氓!你个骗子!”“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金成说,“我是不该瞒你,我想慢慢跟你说。我准备跟秀娥离婚,真的,我早就想跟她离婚了……”“你个骗子!”正霞终于挣脱了他的手,拧身就跑。
  金成却又几步撵上,一把抱住她说:“你要把我逼疯不是?信不信我当街上就敢亲你!”说着话,一口就亲下去。巷子里人进人出的,都侧目看他们。正霞又恼又悲又羞,在他裤裆里狠拧一把,挣脱身,哭着跑了。金成铁青着脸,弯下腰,呲牙咧嘴地圪蹴了十几分钟,才忍疼折身回去。
  正霞踉跄着跑回槐树街时,正碰上正淑在外面疯够了,也回来了。
  一见她那样子,正淑不由得惊问:“二姐,你咋了?根金成吵架了?”
  “他不是个东西!他骗了我!”正霞一把拉住妹妹的手,哭喊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看我不寻几个小伙子,把他砸一顿!”
  “二姐,甭急,你有话慢慢说。”正淑劝道。
  正霞嚷道:“他就没安好心!老家有婆娘娃,还骗我!”正淑愣了片刻后,好言劝道:“二姐,你也别生气,想开些。记住,千万不敢在屋里声张,免得妈生气。”
  “不敢声张?”正霞高喉咙大嗓地哭喊起来,“我做啥亏人的事了?还不敢声张?叫他X他*妈的把我的便宜白占了不成?”正淑皱一下眉,低声说:“正霞,你疯了?是想叫满街的人都听见不是?他们都巴不得看咱屋的笑话,都拿沟子笑呢!”一拉正霞,急急的就往王巷走。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19 06:19:15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9 11:24:00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19 11:34:19
  跟读、支持老师!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19 13:54:19
  雷鸣电闪雨连天,品读开心兴不断!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9 16:08:54
  进院子前,正淑掏出手绢给正霞擦了擦眼角、脸上的泪,说:“二姐,你先稳定一下情绪,千万不要叫妈看出啥来。”二人悄灭灭进了院子,来到正霞的卧室。正霞紧盯着窗子,呆坐下去,一声儿也不吭,早又泪水长流了。
  正淑劝了半日,她却被劝烦了,说:“避!你出去!我不想听。”正淑瞅她两眼后,真的拧身出去了,却来到母亲的卧房,一见屋里那阵势,不由得把舌头一吐,含笑道:“大姐,娃叫我看看。”掀开被角,瞅了那肉乎乎的小脸一眼说:“长得蛮倩的,还真像大姐。”
  根茂婶说:“你疯够了。正芳跟正萍怕也快疯够了吧?”正淑说:“我没胡逛,我是到学校复习去了。马上高考了,我还能胡逛?谁像正芳跟正萍一样?整天只知道个疯!”话音未落,正芳的声音已在大门口响了起来:“谁在嚼我们的舌根呢?”正淑急忙掀帘子出去,笑道:“你两个真能疯!——大姐生了。”正芳正萍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说:“赶紧叫我看看外甥。”就往母亲的卧室去了。
  正淑在堂屋呆了一会儿,又去了正霞卧室,却见她已在梳妆台上铺开了纸,正写着啥,便在床边坐了,笑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咱正霞也知道用功了!”正霞忙扔下笔,回头说:“你帮我写吧,我咋都写不拢。都怪我上学时候作文没学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19 16:09:04
  “写啥?”
  “写状子,我要告张金成!”正霞眼里喷着火,咬牙切齿说。
  “告他?你咋告他?又能告他啥?告他有老婆又跟你谈恋爱吗?把他不得咋不说,还惹得满城风雨的,人都笑话。”
  正霞闻言,眼泪又出来了,说:“那他就把我的便宜白占了不成?我这是活的啥人呢?……”正淑看她半日,小声问:“二姐,你是不是已经跟他在一起了?”正霞哽咽着点点头。
  正淑便轻叹一口气,不再做声。
  就两人都默默坐着。时间悄无声息的在身边流淌,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来。终于,坐够了,正淑起身拉开灯说:“二姐,你现在正在气头上。等过几天,冷静下来了,你再拿主意吧。这事,……先不要叫妈知道。要不,她又要伺候正秀,又要为你的事伤脑子。你就在屋歇着,好好睡一觉。我得到学校去,今晚上数学老师要讲几道模拟题。……”抬腕看看表,又哎哟一声说:“已经迟了,我得赶紧走。”急匆匆出门去了。
  正霞又闷坐了半日,突然一头扑在床上,嘤嘤地哭了……
  端午节清晨。正淑背着书包,急匆匆的刚出王巷,突然电线杆背后转出一个人,叫住了她,——却是金成。
  “有事吗?”正淑淡淡地问,强压住心头不停上蹿的怒火。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19 20:06:51
  周末愉快[xyc: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20 07:54:27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0 14:03:54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0 18:11:00
  学习!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20 19:44:09
  跟读佳作!周末问候朋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0 20:28:50
  “正霞没说啥吧?”金成陪着笑脸问。
  “说啥不说啥的,我咋知道?”正淑终于没能按捺住怒火,忿忿地说,“你以后少来王巷子英武,好好把自己的婆娘娃经管好,少一天狗扯羊蛋的!”
  金成说:“正淑,你听我说,我不是想骗正霞。”摸出一颗烟来点上:“真的,我是真心爱她的……”
  正淑恼恨恨地看他一眼,抬脚就走。金成便也跟在她身边,急走起来,边走边说:“正淑,麻烦你劝一下正霞。……我是真的喜欢她,我打算跟我老婆离婚。……”正淑不理,把头高高地扬着。金成继续说:“你姊妹中,就你稳实,心里能装住话。所以我才求你,求你劝劝她,一定要叫她等我,我是真心的。……”正淑还是不理睬他。
  “正淑……”他突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干啥?!”正淑一回头,却见他眼睛潮潮的,似有泪要出来,不由得叹了口气,说:“你以后还是不要去纠缠我二姐了,安心过你的日子。你说你爱她,咋就不替她想想?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金成喃喃地说,两行泪不知不觉中已顺眼角下来,“我承认我做得不对,可我确实是真心爱她的。我不能没有她,不能没有她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0 20:29:03
  “你走吧!”正淑抽出手来,淡淡地说,“以后我们家是不会欢迎你的。所以,你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抬脚急急地走了。
  来正淑到学校时,却见一个又一个的同学,或站在操场边的树阴下,或站在花园里,都在看书。正淑也就在操场边坐下,掏出英语书看了起来。才看了几分钟,便有一个人悄然坐在了她身边,她不看也知道是谁,就说:“昨晚上周老师讲的那几个题,你现在弄通了没有?”
  “没有。”成水摇摇头,“我越想越糊涂。”
  “你真笨!”正淑说,“李大明弄的卷子上不就有这几个题吗?参考答案看上几遍,不就明白了?”
  “那是他给你弄的卷子,我看它做啥?”
  “你这人才是!又吃醋了?”正淑回头看他一眼,笑了笑说,“你吃啥醋呢?我只爱你,又不爱他。”
  “那不一定。”成水幽幽地说,“到时候我回乡下种地去了,你还能爱我?”
  “你胡说!”正淑又妩媚的一笑,“我是朝三暮四的人吗?就算你回去种地了,我也不会变心的。”
  成水看她半日,突然淡淡一笑说:“走,咱到假山后面看书吧。”正淑“嗯”了一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0 20:30:22
  “正霞没说啥吧?”金成陪着笑脸问。
  “说啥不说啥的,我咋知道?”正淑终于没能按捺住怒火,忿忿地说,“你以后少来王巷子英武,好好把自己的婆娘娃经管好,少一天狗扯羊蛋的!”
  金成说:“正淑,你听我说,我不是想骗正霞。”摸出一颗烟来点上:“真的,我是真心爱她的……”
  正淑恼恨恨地看他一眼,抬脚就走。金成便也跟在她身边,急走起来,边走边说:“正淑,麻烦你劝一下正霞。……我是真的喜欢她,我打算跟我老婆离婚。……”正淑不理,把头高高地扬着。金成继续说:“你姊妹中,就你稳实,心里能装住话。所以我才求你,求你劝劝她,一定要叫她等我,我是真心的。……”正淑还是不理睬他。
  “正淑……”他突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干啥?!”正淑一回头,却见他眼睛潮潮的,似有泪要出来,不由得叹了口气,说:“你以后还是不要去纠缠我二姐了,安心过你的日子。你说你爱她,咋就不替她想想?你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金成喃喃地说,两行泪不知不觉中已顺眼角下来,“我承认我做得不对,可我确实是真心爱她的。我不能没有她,不能没有她呀!”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0 20:30:35
  “你走吧!”正淑抽出手来,淡淡地说,“以后我们家是不会欢迎你的。所以,你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抬脚急急地走了。
  来正淑到学校时,却见一个又一个的同学,或站在操场边的树阴下,或站在花园里,都在看书。正淑也就在操场边坐下,掏出英语书看了起来。才看了几分钟,便有一个人悄然坐在了她身边,她不看也知道是谁,就说:“昨晚上周老师讲的那几个题,你现在弄通了没有?”
  “没有。”成水摇摇头,“我越想越糊涂。”
  “你真笨!”正淑说,“李大明弄的卷子上不就有这几个题吗?参考答案看上几遍,不就明白了?”
  “那是他给你弄的卷子,我看它做啥?”
  “你这人才是!又吃醋了?”正淑回头看他一眼,笑了笑说,“你吃啥醋呢?我只爱你,又不爱他。”
  “那不一定。”成水幽幽地说,“到时候我回乡下种地去了,你还能爱我?”
  “你胡说!”正淑又妩媚的一笑,“我是朝三暮四的人吗?就算你回去种地了,我也不会变心的。”
  成水看她半日,突然淡淡一笑说:“走,咱到假山后面看书吧。”正淑“嗯”了一声。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1 12:13:38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1 12:50:20
  谢谢各位支持,周日快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1 20:34:01
  于是二人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假山旁。看着假山上挺起的那几杆翠竹,以及弯弯淌下的一脉细流,成水似乎若有所思,眼睛直直的,脸上渐渐满含了欢悦,突然笑道:“我村里的景色比这假山可要好看得多!咱这个礼拜天去看看吧,我也想叫家里人见见你。”
  “等高考完了再去吧。”正淑笑道,“现在都啥时候了?火都烧到眉毛了,你还有心思游山玩水?”
  成水便不再言语,低头看起书来。正淑却从他脸上读出了许多哀愁,便悄声说:“我爱你!你放心,我会永远爱你的。”
  “光说有啥用呢?”成水淡淡一笑。
  “那你要我怎么样?”
  “我想要你。”成水直直地瞅着她的眼睛说,“真的,我想要你。只有你给了我,我才会放心。要不,我心里总不踏实,总要想到李大明。他有钱,有城市户口,我却啥都没有……万一,我考不上学,你能选择我吗?”
  正淑把脸红着,默默看起书来,半日后,方缓缓地说:“你为啥总要想那些事情呢?我是把一个心整个儿都给了你,你却总不信任我!你不要生气,我说一句实话,这一点你就不如李大明,他就不像你这么心胸狭窄。他明知道我跟你好,可他并不介意,只是说要把我当妹妹看待。……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比你更痛苦!……”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1 20:34:11
  成水脸上先是一红,紧接着就白了,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正淑看在眼里,便又柔声说:“你放心,以后就算李大明弄个金山银山来娶我,我也不会跟他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再装不下别人。”成水鼻子一酸,长长的两行泪流淌下来,看看四下无人,突然一把搂住她,拼命亲了起来。正淑卒不提防,当下又羞又急,脸涨得通红,想骂他,嘴却被死死地堵住,根本无法说话。……突然,她感觉有些窒息,身子不知不觉中软了,手一松,书本扑踏一声掉到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远远的有人喊了一声:“正淑”,她一惊,急忙挣开,回头一看,却是李大明站在十来米开外。
  正淑越发羞了,低着头,急走过去,含笑招呼:“你啥时候来的?”
  “刚来。”李大明说,“有事路过这儿,就进来看看你。”
  “哦”正淑点一点头,说:“还有别的事么?”
  “没了,就是来看看你。”李大明笑笑,“你去复习吧。”正淑说:“那,我过去了?”
  “你去吧。”李大明说,“我随便转转。”正淑正待转身,李大明却突然伸出手在她肩上拍了两下,接着一笑。正淑心里一紧,急忙回头便走,却隐约听得身后李大明似乎在说:“我以后天天都会来看你!”声音很低,且若有若无的。正淑把脸一红,却不敢回头。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2 09:45:38
  谢谢各位支持,新周快乐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22 09:59:20
  新周上朝,品诗赏作,学而不厌,不懈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2 13:55:20
  假山那边早不见了张成水。
  正淑四下张望一会儿,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李大明仍在原地站着,眼睛直直地看她。她不由得脸上又一热,朝他笑一下,匆匆走掉了。
  正淑以为成水去了教室,跑到教室一看,却没有他的影子,便在心里骂一句:“这个死成水!窜哪儿去了?”坐在座位上,看起英语书来,看了半日,却并没有看进去多少,就又拿起书包和英语课本,出了教室。刚出教学楼,便听得一阵铃声,是早操铃。高一高二及初一初二的学生潮水般涌到操场,在领操老师的号令下,列着整齐的队伍,跑起步来。
  她是不用做早操的,就站在一边,默默看了几眼,然后慢吞吞的朝男生宿舍楼走去。到了成水宿舍门口时,她却又犹豫了,半天也没敢敲门。
  “也许成水并没回宿舍呢?”正淑暗想,“天这么早,说不定还有人在睡懒觉呢。”便回身欲走,恰这时,宿舍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位穿着半截裤的男生,端着脸盘,脖子上搭着毛巾,朝她一笑说:“你赶紧去安慰一下成水,他在床上哭呢!”
  正淑把脸微微一红,笑问:“你们都起来了吗?”
  “都起来了,只有成水还在背床板。”那同学一笑。
  正淑说声:“避!”看着他大摇大摆地去了水房,就在门上拍了两下,“嗨”了一声。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2 13:55:31
  “进来吧!”不知是谁在屋里应了一声。
  她便推门进去,却见四五个男同学在床上或坐或躺,都在看书。一个个床上都狼藉不堪,满屋子弥漫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臭味。她说了句:“比猪圈还猪圈。”径直去了成水床前,默默站住,瞅了窝在床上的成水半日,突然噗嗤一笑。成水却不理不睬,只顾看自己的书。她便在床边坐下,小声问:“你刚才咋就突然走了?”成水“嗯”了一声,头抬也没抬一下,眼睛仍盯在书上。正淑也就不再说什么,将书包往床上一搁,展开英语书看起来。
  突然一位同学一手捏书本,一手提书包,从她跟前走过,说:“正淑你坐,我去教室了。”正淑嗯了一声。接着又有一位同学跟她打过招呼,出去了。
  ……最后,屋里只剩下她跟成水两人。她便将书扔到床上,说:“你这是啥态度?我不就是去跟李大明说了两句话嘛,你就这样那样的!”“啥这样那样的?!”成水也将书扔了,狠狠瞪她一眼。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把眼睛你瞪我一下,我瞪你一下,瞪着瞪着,两个人同时噗嗤笑了。突然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她,滚落床上。两个人都“咯咯咯”笑出声来,笑着笑着,两张嘴就粘在了一起,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在床铺上回荡。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房门吱呀一响,接着有人哎呀一声。两个人同时惊住,慌忙分开,坐起身来。正淑把头低着,脸红得像炭火。成水抬头一看,却是刚才出去洗漱的那位同学岔在门口,进来也不是,出去也不是,一脸的不自在。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3 06:15:42
  学习!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4-23 10:01:27
  打卡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23 10:21:47
  美好的一天从品帖开始!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23 11:45:53
  继续跟读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3 13:00:54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4 11:56:43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4 12:59:09
  @无为VB 2019-04-24 11:56:43
  学习!
  -----------------------------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24 13:22:29
  点赞欣赏佳作
作者:烟山秋月 时间:2019-04-24 13:56:50
  欣赏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4 16:30:52
  成水朝他笑笑说:“洗完了?”那同学也赶忙笑笑说:“洗完了?”跨进门来,经过他们身边时,又说:“你两个刚才那动作把人羡慕得要死!看来,我也得找个女朋友了。”正淑越发羞得不行,只恨没个地缝可钻,起身便走。走了几步,又回来,拿了书包和英语书,又要走。
  那位同学已放好脸盆,提着书包走了过来,笑道:“你倒走啥呢?我出去呀。这么大个宿舍,你两个想咋复习就咋复习,多美!”径直走出门去。正淑木了半日,真的不走了,将书包和书又扔到床上,笑瞪成水一眼,悄声骂一句:“你瞎怂!”
  成水笑看她一眼,没吱声,却起身去把门关上,且反锁了,又回到床边。刚一坐下,就一把将她楼进怀里,边吻边说:“正淑,你就给了我吧……要不,我老是心慌,复习也没有心思……总怕李大明把你抢跑了……”正淑一边摆头躲他的吻,一边说:“不行……”身子却被他箍得死紧,感觉到胸前被压得似要流了,生疼生疼的。张成水又噙住了她的嘴,将舌头顶开她的嘴唇。正淑死死咬紧牙关,那舌头就在牙齿外边打转。正淑有些闭气,就将拳头在他背上乱打,却打得绵软无力。……那张嘴终于离开了她的嘴,却又跑到她的脖颈上……正淑不知不觉间微闭了眼睛,脸上越来越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4 16:31:02
  终于她被成水重重地压倒在床上,嘴里低声说着:“不行……”却浑身稀软,根本无力反抗……她终于有了些许力气,骂一声:“你避!”早已泣不成声,便使劲掐他的手,又不住地掀他,可哪里掀得动?……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中,她感觉到一团火一直燃到五脏六腑……
  后来,他们就坐在床上,认真地看起书来,却都不再说话。
  又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楼道里远远地响起了脚步声,成水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她一笑,下床去开门,拉开门的同时,“咚”地放了一个响屁。正淑皱眉骂道:“你个臭怂!”成水笑盈盈地走回来,说:“你就不放屁吗?”正淑把脸一沉,说声“避!”,丢下书本,瞪他半日,又说:“现在你心满意足了,我可该咋办呢?要是怀孕了,别说上大学,就连人都没法活了!”
  成水在她身边坐下,笑道:“看把你熬煎的!咋会那么巧?只一回就能怀孕?你放心,既然把事情做了,我一定会负责的,如果我变心,就不是娘生的。”正淑便又不语,闷了半日,又淡淡一笑说:“今儿中午去我家吧。记住,买十二个甜酥饼,二斤红糖,我大姐坐月子了。要是空手去,我妈倒不会说啥,别人会嫌你没眼色。”成水点一下头,嗯了一声。
作者:红茶pz 时间:2019-04-24 18:07:13
  跟读、学习!问候朋友!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24 19:54:19
  巡山,看更新[hou:打酱油]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25 07:30:05
  支持朋友是我的责任,
  大顶佳作是我的义务!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25 10:44:09
  佳作从遇见中品读,支持从欣赏里产生!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3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