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街情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3-14 13:11:01 点击:15882 回复:369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635 下页  到页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5 12:57:01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6 07:47:03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6 16:19:43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6 16:39:34
  正淑跟成水回来时,却见一个穿绿军装的人正在院里水池边洗着尿戒子。她便急走过去笑问:“和胜哥,啥时回来的?”和胜回头笑道:“一接到电报就赶紧请假,本来昨天就能到的,火车却晚点了,昨晚十点多才到西京,今儿早上六点坐的班车,九点多到的。”正淑哦了一声,回头跟成水说:“这就是我的大姐夫和胜哥。”成水便叫:“和胜哥!”
  和胜笑看成水一眼说:“你是正淑的同学吧?”成水嗯了一声,又问:“和胜哥在哪儿当兵?”
  “新疆石河子。”
  “那不是好几千里呢?”
  “可不是!”和声笑道,“火车坐了三天三夜。”
  又说了几句话后,成水、正淑进堂屋去了,和胜则继续尿戒子。
  饭还没做对。根茂婶、正霞、春花正在灶房忙活着,时不时便有几句说话声传到堂屋里。正淑便又来到灶房,小声问大嫂一句:“春花姐,鱼摊谁看着?”春花说是柳叶、莲叶在摊上守着。
  正淑便说她去看鱼摊,把柳叶、莲叶换回来。正霞却说:“饭马上熟了,你窜去弄啥?”
  正淑笑了笑,不再言语,看着灶房里没有自己插手的地方,就又出来,见成水在堂屋里傻坐着,就悄声跟他说:“说你瓷,还真是个瓷锤!静等着饭熟了张嘴吃呀?也不去院子里跟和胜哥说说话?”成水便笑着站起来,去了院里,站在水池旁,跟和胜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起话来。正淑则在堂屋里忙里忙张地拉桌子、摆凳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6 16:39:53
  少顷,只听得听一阵喧哗进了院子,却是正芳、正萍回来了,接着就听见她们跟和胜打招呼,然后便是正芳在当院里嚷了起来:“正祥,正祥呢?这个人要买四十斤鱼。”正淑正寻思,谁买这么多鱼干啥?只见成水阴着脸撞进门来,便问:“你咋了?”
  “李大明来了。”
  正淑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踱出门去,果见李大明站在院门外,眼睛笑笑的在院子里乱瞅。
  正淑看他一眼,笑问:“买鱼啊?咋不进来呢?”
  李大明说:“我怕狗,院里有狗没有?”
  正淑说:“没事,你进来吧。”
  李大明便大模大样地走进门来,却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条大黑狗来,汪汪狂叫两声,扑到离他两步远处,吓得他哎呀一声,后退两步。正淑噗嗤笑了。李大明说:“正淑可真坏!想谋害我呀?”正淑道:“你没见狗拴着么?咬不到你的。”李大明这才从容的走进院里来。
  恰这时,正祥已摇摇晃晃的从厦房出来,醉眼朦胧地问:“你买鱼呀?”李大明说:“对啊,买四十斤鱼。”正淑小声问:“你买那么多鱼干啥?”“吃啊。”李大明笑,“平时难得吃一回鱼,好不容易过一回端午,就狠命吃它一回。”正祥道:“你跟正淑认识?”尚未等大明回答,正淑已抢先答了:“他是我同学!”
  “熟人了优惠。”正祥笑道,“每斤优惠五毛,给你算五块一斤。”摇摇地走向鱼池。鱼池就在水池边,他便又看和胜一眼说:“这下你可得天天洗尿戒子了,爹可不是好当的。”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7 13:36:08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7 16:46:47
  @无为VB 2019-04-27 13:36:08
  学习!
  -----------------------------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4-27 16:53:40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8 08:02:14
  学习!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4-28 10:22:19
  跟读佳作!向老师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8 11:32:30
  谢谢各位支持,上午好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28 11:59:59
  常读常新,越品越美!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28 16:14:35
  点赞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8 21:00:44
  和胜笑笑,也俯身从鱼池中往出捞鱼,说:“大哥这生意蛮好的嘛。”正祥说:“马马虎虎,还不够我喝酒和耍钱。”“喝酒要适可而止,”和胜说,“喝多了对身体没好处。”正祥说:“这跟抽烟一样,上瘾了就戒不掉。我怕最后也要跟爸一样,落个半身不遂,鸡嫌狗不爱的,正活人呢,就走了。”和胜笑笑,不再说什么,早已捞了好几条鱼搁在桶里。正祥也捞了两网兜鱼出来。
  一旁,正芳与正萍已进了屋里,正淑却仍在小声跟李大明说话。
  鱼捞够了,和胜便帮正祥一秤一秤地称鱼。正淑则去厦房取了些塑料袋出来,一条一条的把鱼往塑料袋里装。李大明说:“这么多袋子,叫我咋拿?还是寻个蛇皮袋子吧。”正淑笑道:“看我瓷的!不比不知道,跟你这灵人一比,越发显得我瓷了。”李大明说:“正淑真会挖苦人。”
  鱼装好了,算了账、李大明付了钱后,和胜、正祥便跟李大明一道将那大半蛇皮袋子鱼抬出去,架在摩托上。
  正淑则回到堂屋,却见成水呆坐在桌旁,正闷声出气,便在他身边蹲下,笑看他一眼说:“你呀!”
  成水说:“我心烦,叫我静一静。”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8 21:00:57
  正淑说:“一会儿吃饭时,可别死板着脸,像谁把你的馍吃了一样!”
  成水说:“知道。”
  正这时,只听得李大明在院外喊道:“正淑,我走了!”正淑急忙应声:“欢迎你经常来买鱼!”起身出去。
  李大明说:“我以后肯定要经常来买鱼的。”却并不发动摩托。正淑便又来到院外,小声说:“你买鱼咋不在摊上买?害得我男朋友跟我闹别扭。”李大明直直地瞅着她,狡黠地笑笑,小声说:“我是光明正大地买鱼,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你那同学也太小心眼了吧?反正我现在能寻到地方了,以后偏要天天到你屋来买鱼!”正淑狠瞪他一眼,半日不做声。
  李大明又说:“等你高考完了,去我舞厅帮忙吧。”
  “我啥都不会,能帮啥忙呢?”
  “这你就谦虚了!”李大明笑道,“盯一盯人你不会?咱可说好了,到时候你一定要去。工资亏待不了你。”
  “到时候再说吧。”正淑淡淡一笑说,“但是有一点,得提前声明:你不能有别的想法,就是有,也是白想。你也知道,我有男朋友的。”李大明朗声笑道:“你放心!”油门一踩,摩托嘟嘟吐几口黑烟,一道烟驶出巷子。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29 06:55:59
  学习!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29 12:54:57
  点赞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9 12:56:35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4-29 16:39:55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4-29 20:30:28
  快放假了,提前祝银河er五一节快乐[d:花]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29 22:05:07
  晚上问好,顶帖迟了!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9 23:12:13
  正淑又站了半会,方折身回去,却见菜已在桌上摆放停当,一家人零零乱乱地站在桌旁。
  根茂婶早盛了一碗米饭,在紧靠堂屋正墙的那张长条桌上紧靠香炉摆了,且点了香,插在香炉里,香炉很庄严地坐在长条桌上正中靠里的地方。在它正上方,墙上挂着镶了根茂叔遗像的玻璃相框。根茂叔的眼睛似乎是活的,正望着一屋子人笑。……正祥、和胜、正霞等人均一一给根茂叔上了香。
  正淑给父亲上了香后,便让成水也给上香,却被正祥挡住了。正祥认为,不论咋说,成水现在只是正淑的同学,他给上香道理上说不通。根茂婶怕成水多心,就急忙打圆场……一家人都上过香后,根茂婶便吩咐正萍去叫柳叶、莲叶回来吃饭。春花忙说她去,急乎乎出了门,在院子拐角取了车子推出院门,骑上直往王巷外去了。
  一家人等春花母女的时候,和胜便盛了饭,夹了采,给正秀端了进去。
  不多时,春花推着车子带着两只水桶,柳叶、莲叶各提一只鱼盆,厮跟着回来了。
  于是开席。柳叶、莲叶晒得红扑扑的脸上,直往下淌汗,便一人端一只碗,倒了饮料猛喝。春花便骂:“看你两个这怂式式子!你都喝完了,别人还喝不喝?”柳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齿。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29 23:12:26
  正祥拧开一瓶烧酒,倒了一盅,双手端到根茂婶面前说:“妈,娃给你敬一个酒。”根茂婶接过喝了。和胜也给根茂婶敬了酒。然后吃菜。正淑给成水使个眼色,他心领神会,便也倒了一杯酒端给根茂婶。
  根茂婶接过酒正要喝时,正芳说:“妈,你空肚子,小心醉了。”成水立时不自在起来,脸就微微有些红了。可根茂婶还是将那杯酒喝了,说:“咋就能醉了?”脸上却慢慢起了微红,就夹了一筷子菜吃了说:“要是正坤一回来,咱屋里人就浑全了。”
  正祥捏着酒瓶,猛灌了两口酒,说:“浑全了?我咋总觉得少一个人?正霞,你把金成藏哪儿去了?”根茂婶也说:“是呀,咋不见金成呢?正霞,你是不是跟金成吵架了?”
  正霞脸平板着,没任何表情,加了一筷子菜,慢慢吃起来。
  正淑紧瞅她两眼,手心里捏了两把汗。
  终于,正霞开口了,慢条斯理地说:“他今儿有些事情。”根茂婶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正淑不由得松了口气,又有意将话题引向别处,便问和胜:“和胜哥,听说新疆的皮货很便宜,你咋也不见捎几件回来?”
  和胜说:“……”
  正淑又问:“沙漠里的海市蜃楼一定很美吧?你见过没有?”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4-30 07:30:18
  周二问好!
  支持朋友!
  欣赏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4-30 10:28:49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4-30 11:04:07
  提前祝友五一节快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4-30 12:58:22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4-30 13:15:50
  点赞佳作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1 08:39:47
  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祝诗友节日快乐!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1 13:04:31
  五一快乐,欣赏佳作!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1 18:59:16
  谢谢各位支持,劳动节快乐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05-01 19:29:00
  @zgsxsltsj :本土豪赏1个比心(2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05-01 19:29:17
  田老师节日快乐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1 20:00:03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2 07:06:43
  五一快乐,吉祥如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2 19:59:09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2 20:00:16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3 07:52:21
  早上问好,佳作支持!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3 12:51:09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3 18:07:17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3 19:33:17
  愿朋友节日内外都快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4 08:02:44
  @春光辉耀 2019-05-03 19:33:17
  愿朋友节日内外都快乐!
  -----------------------------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5-04 09:23:07
  赏读佳作!节日问候!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04 10:10:47
  打卡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4 12:27:25
  学习!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4 12:29:48
  学习!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4 15:48:34
  五四节日,充满阳光,充满快乐,青春永驻!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4 20:13:46
  我们都是好青年!
  我们天天过节日!
  OY!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5 07:52:20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5 12:35:22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5 13:19:12
  继续品读,不懈支持!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5-05 16:25:53
  点赞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5 19:34:03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5 21:08:28
  和胜说:“……”
  他话很多,说起沙漠里的风光以及部队里的逸闻趣事,那话竟成了开闸的洪水,汹涌而来,没完没了,少不得就夹杂了许多笑料,惹得一桌子人大笑不止……便在欢声笑语中,吃完了这顿饭。
  正祥今日放了量喝,早已不知有多少酒进了腹中,离开餐桌时,脸红得像猪血,摇摇晃晃的腿直打闪,却硬拉住和胜的手说要跟他打牌。
  和胜笑道:“咱晚上再耍吧,我一会儿还得回去把屋里收拾一下……”
  正祥说:“谁最亲?就妹夫最亲,我不跟妹夫打牌,跟谁打去?妈,你说是不是?”
  正收拾碗筷的根茂婶说:“你一天只知道灌个马尿,满嘴里胡说!”
  和胜呵呵笑了说:“好,打就打。可咱两个人也打不成牌呀!”
  正祥便又让正霞、正淑陪他们打牌。正霞说:“你上次欠我二十五块账还没还清呢!要耍先把账清了再说。”正祥笑道:“谁牌桌上欠的账过后还还啊?”正霞便说她不耍。正淑也不想耍,说她马上高考了,得抓紧复习。正祥便又叫上正芳、正萍。四个人来到厦房,铺开麻将,战斗起来。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5 21:08:38
  根茂婶和正霞洗完锅碗盆瓢后,便各去忙各的事,根茂婶去了卧房,陪正秀说起话来,正霞则钻进自己屋子,认认真真地梳妆打扮起来。春花又担了两桶鱼,提了鱼盆,往槐树街去了。柳叶、莲叶则满院里疯跑嬉戏。堂屋里就只剩下了正淑跟成水二人。正淑小声跟他说:“你没感觉出来吗?今儿除了我妈,一屋人对你都不太热情,你知不知道我心里那个难受劲?所以,你要放活道一些。要不,你先把堂屋扫一下吧,然后去跟我大哥、和胜哥谝一会儿。走的时候我叫你。”
  成水嗯了一声,去大门背后拿了扫帚,扫起地来。
  正淑便又去了正霞的屋子,往梳妆台上的镜子里瞅了半日,说:“二姐,你干啥呀?咋画成那样子?”
  “咋?我出去逛呀!”正霞边描眉边说,“啥怂大不了的事?没了他张金成,我还不活人了?”
  正淑说:“你想开了,我就放心了。就是,他有啥好的?……二姐,我觉得李大明不错,要不,等高考完了,我给你俩撮合撮合吧?”
  “你胡说啥?”正霞回头瞪她一眼,画了黑眼影的双眼圆溜溜睁着,越发像个熊猫。正淑不由得噗嗤笑了说:“二姐,你还是把脸洗了吧。你以前从不这样化妆的。”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6 12:11:43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6 12:47:59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5-06 13:15:18
  点赞佳作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6 13:55:33
  立夏启始,顶帖不止!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6 16:06:04
  正霞竟长叹了一口气,脸上黯然失色了,半日后方小声说:“你说张金成会跟他老婆离婚吗?”
  “你还牵挂着他?”
  “谁牵挂他了?”正霞咬牙切齿说,“我就是随便一问。”
  正淑说:“这就好,我就知道咱正霞是有骨气的人……”又站了半日,见正霞气色平和了,正淑也就放心了,便说:“二姐,我去学校呀。”抬脚就往门外走。
  成水已扫完了地,在小方桌旁无所事事地坐着。正淑便说:“走吧,咱到学校去吧。”
  路上,成水问正淑:“张金成跟正霞的事瞎了?”
  “你偷听了?”正淑皱皱眉,脸色不太好看了。
  “谁偷听了?你们说得那么响,墙又不隔音。”
  正淑便轻叹一声,说:“正霞的婚事还真叫人操心,谈一个不得成,再谈一个,还不得成。这次总该要成了吧?谁想竟是个有老婆的!不知道我妈听到我跟二姐说话没有?要是她知道了这事,肯定又要生气。”
  “她不会听到的。”成水说,“其实我也听得不太清。”
  正淑又是半日不语,突然又笑了说:“成水,我可不像我二姐那么好欺负,以后,你要是欺骗了我的感情,我非要把你变成太监不可!”
  “你个坏家伙!”成水笑笑地搂住她的肩膀说,“只要你不变心,我永远不会变心的。”
  正淑说:“你避!把人热死了!”猛一挣,却没挣脱他的手。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6 16:06:14
  第四章
  ……这一日,坐在鱼摊上的不是春花,而是正祥。
  左邻卖调和面的老王就吃了一惊,笑问:“正祥,你发现没有?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会吧?”正祥抬头看看天,一本正经说,“你是不是眼睛看花了?太阳明明在东边嘛。”
  老王说:“太阳真的在东边?这就怪了。……”
  正祥笑道:“你先不要装了,你没见过的事情多着呢!平时我为啥不守摊子?那是信任老婆!……不是我吹,咱槐树街是不是我王某人最早卖鱼?是不是我王某人最早做汽水?”
  老王说:“你这些事迹我咋不知道?……今儿是不是把春花气跑了,才亲自来守摊?”正祥嘿嘿一笑说:“你倒说的是怂话!我就不能来守摊?”
  右邻也是卖鱼的安文说:“正祥守摊确实是稀罕事,你就舍得不摇宝了?”
  正祥说:“谁还把摇宝当正事呀?”
  ……说说磕磕的早不知多少时间已悄悄从身边溜走,却见赵富银坐在一个放满纸箱子三轮车的车帮子上当街里过来了。正祥便问:“又进货去了?”富银说:“又进货去了。现在生意真难做,咱成几千块的从批发市场往回拿,谁知道咋往出卖呢?”又说:“正坤好像回来了,我在西京车站看到一个人面熟熟的,就像是他……”正祥还要再问话,那三轮车却已去得远了,便对老王说:“狗日的富银这几年发得噗呲了。”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9-05-06 20:12:14
  春去芳草连天路,梅子青时花前度。今日立夏,巡山问候银河er夏祺[d:花]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7 12:41:40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月华青衣 时间:2019-05-07 13:14:32
  ,“满学校的学生都上街了,我呆在学校里,不上街吧,同学们骂我,上街吧,我又不情愿,所以就回来了。”
  ---------
  特殊年代的普通故事,关注,问好!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9-05-07 15:53:13

  好文!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7 22:28:44
  老王说:“你要是放成守一些,也发得噗呲了。”正祥说:“不提了,不提了。不过我已发誓要把打牌戒了。”老王说:“你把打牌戒了,我就把吃饭戒了。”安文说:“就凭富银那怂式式子……谁不知道他爸文革时候抢过银行?要不,他那四层楼能起来?”
  “这话有道理。”正祥点头说,“前一阵子学生闹得欢的时候,富银就张张罗罗的,指望着天下大乱,还不是谋算着再抢一回银行?”
  ……三个人边说话边抽烟,已忘记了炎烈的太阳在头顶上照着。却突然,正祥将一个还未燃尽的烟屁股扔出去,恰好扔在了在鱼摊前慢下来的一只穿凉鞋的脚上,便扔出了“哎呀”一声叫。正祥忙抬头一看,却是正坤站在摊前,手上大包小包地提着,身上还背着背包。
  正祥便问:“你今年放假早?”
  正坤说:“还没放假。”
  “那你咋回来了?被子咋也拿回来了?”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咱随后再说吧。”
  “那好,你先回,妈在屋里。你嫂子到阳川渔场去了,我得看摊子,等一会我就回来了。”
  王正坤回到家时,屋里却静悄悄的,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7 22:28:57
  他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房中,将行李放下,然后来到厨房,却见母亲正蹲在地上低头择豆角。他默默看了母亲很久,叫了一声“妈!”倒惊了她一跳。她手一哆嗦,忙抬起头来,当下就露出了一脸的欢喜,笑问:“你啥时回来的?”
  “刚回来。”正坤也蹲下身来,缓缓地说,“我休学了,休了一年学。”
  “休学了?”根茂婶惊问,“咋就休学了?你身体有啥毛病?”
  “没毛病。”正坤摇摇头,“我也不想休学,想早一点毕业,早一点工作,可实在没办法,班上的同学合伙欺负我,再不休学,我怕会叫他们欺负死……”正坤说着,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出来了。
  根茂婶呆呆地看他半日,眼圈不知不觉中红了,说:“你咋不给老师反映?就让他们欺负?”
  “他们都抱成一个团儿,死不认账,给老师说了又能咋?”正坤苦笑着摇摇头,“我没有参加游*行,算是跟班上的同学志不同道不合,所以他们要欺负我。可是我也没有在学校坚持学习,更没有参加学校组织的治安巡逻队,所以,学校也不认为我们这种学生是立场坚定的学生,也就不太相信我。所以,我只能休学。为了休学,我费了好大劲,才在医院弄到了一个证明……”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08 06:54:10
  赞!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08 11:30:09
  精文好作,拜读支持!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8 12:37:14
  谢谢各位支持,周三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5-08 12:59:26
  点赞佳作
作者:月华青衣 时间:2019-05-08 16:34:39
  浓郁的生活气息,好帖!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08 19:46:46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9 13:02:24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5-09 13:25:53
  品读佳作
作者:月华青衣 时间:2019-05-09 16:48:58
  晚上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9 16:55:00
  根茂婶默默地听着,渐渐的竟泪水长流了,半日后方说:“你大姐坐月子了,就在我屋里。你晚上就不要去看电视了。”
  正坤嗯了一声说:“刚才在街上正祥也不说,叫我空个手,也没给娃买个啥。……男娃,还是女娃?”
  “男娃。”根茂婶说,“……这个正祥才是的!正秀一坐月子,他就失心板气的,还给门脑子上搭红!羞人呢!”
  正坤又嗯了一声,说:“妈,你放心,这一年时间,我不会白吃饭的。我要挣钱,我肯定能挣下钱的。”
  根茂婶说:“你说的这是啥话?咋不咋的,说话就这么生分,谁还敢嫌你在屋吃饭?”
  正坤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我休学一年,也是个锻炼的机会。闯荡一下,对以后的工作肯定有好处的。再说了,我也二十二三的人了,也应该自立了。你整天忙忙碌碌的,我要是不干啥事情,心里过意不去。”
  根茂婶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择豆角。已摘了大半筲箕豆角后,她缓缓站起身来说:“你先去歇一会吧,妈今儿给咱做些蒸面。”端着筲箕出了灶房穿过堂屋去了院里。正坤则去了自己房中,上床蒙头就睡。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09 16:55:10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得堂屋里吵喳喳一片说话声,正坤便急忙起身下床,趿上鞋子,懒洋洋地开门出去。却见正淑正芳正萍都在堂屋站着,正跟和胜说话。
  看见正坤,大家少不得又跟他打了招呼。
  然后,和胜发给他一支烟说:“我们正商量给娃取名子呢。正坤,你文化高,看叫个啥合适?”正坤问了问情况后,低头想了半日说:“就叫‘路生’吧,一来,是在路上出生的,再一个,名字也不俗气。”和胜笑道:“这名字好!正坤到底不愧是大学生。”
  大家又说了一会话后,根茂婶笑着从厨房出来说:“饭都熟半天了,叫我一个一个给你们往嘴里喂呀?”大家便又陆陆续续去厨房盛饭吃。
  正吃着,正霞急火火地回来了,一眼瞥见了正坤,问了几句话,然后,也不去盛饭,却将正淑叫到她的卧房,关上门,小声说:“我又谈了一个,想这两天叫到咱屋转转,你看合适不?”
  正淑问:“这回该保险吧?”
  正霞说:“我做啥的人?上一回当,还能再上第二回当?这小伙儿不错,老家在外县,是个包工头,大方得很,才认识几天,就给我买了一个金戒指呢。”
  正淑哦了一声,寻思半日,又问:“张金成再不来纠缠你了?”
  “街上倒是见过几回,”正霞说,“可谁倒是瞅睬他?我就不信,离了他这个胡萝卜,还不上席了?”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10 07:24:52
  赞!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10 11:19:17
  早上问好,品读欣赏!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0 12:47:20
  谢谢各位支持,中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0 17:04:24
  正淑又点了点头,缓缓地说:“你把对象领回来倒也行。可是……妈还不知道你跟张金成掰了,你是不是先给妈说说?”
  正霞说:“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来,妈又不糊涂,应该早就猜到了。”想了想又说:“我是该跟妈说一下的。要不,人家来了,家里一点准备都没有。”正淑便又笑了说:“我就说嘛,就凭咱正霞,还能找不下好对象?”正霞说:“避!”
  正淑便开门出去,掀帘子时又回头问:“你不吃饭啊?”
  “我吃过了,”正霞说,“他请的客,一桌子海鲜,花了五百多块呢!”
  正淑就不再言语,默默走到一旁坐下,三口两口吃光了碗里的饭,又倒了半碗开水喝了,然后就去了母亲的卧房,从被窝里抱起路生,在小脸上亲了一口,说:“这鼻子眼窝,还真像和胜哥。”又欲将他放回被窝。
  正秀却伸手接住,解开怀开始给他喂奶。正淑笑问:“大姐,蒸面你吃不?香着呢。”正秀摇头道:“顿顿不是鱼汤就是鸡蛋,早没了胃口,啥都不想吃。”正淑笑叹一声说:“大姐真不知足,天天好东好西的吃着,还只个弹嫌。换成我,早鼻子眼窝都笑了。”正秀说:“你?到时候你试试!”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0 17:04:35
  正淑便不再言语,却把脸微红了,笑着出去,去自己卧房取了书包,急匆匆就走。正芳说:“一天不把你疯死!才多大一会儿?又走啊?”正淑已到了院里,回头说:“谁像你?不信等着瞧!给你考个大学试试!”出了院门一道烟去了。
  正霞在闺房里足足呆了二十多分钟,出来时,竟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了,腋下夹着个玲珑的皮包,人走过处,留下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看着她已迈过大门,根茂婶皱眉道:“整天只见你疯出疯进,都瞎忙些啥?一点正事都不务!”
  正霞回头笑道:“谁不务正事了?晚上回来跟你慢慢说,我还有事!”又问正坤:“你暑假里想不想打工?我给你在建筑队寻个活,一暑假还不挣个几百元?”正坤说:“我想自己干些事情,不想给人打工。”正霞便又嘟囔一句什么,出门去了。
  ……正坤睡毕午觉起来,屋里早又静悄悄的,没了一点儿响动。
  他便又无所事事地出了院子,径直来到街面上。街上除了炎烈的阳光,行人很少。他信步往前走着,路上竟没遇到几个熟人,不知不觉已来到大槐树下。他抬头一看,却见茂盛苍绿的枝叶间,挑挂着好几道红布,想必又是谁给这神树还的愿?
  他本是不迷信的,可是此时,仰望着这巨大的树冠,心中却肃然起了无限的敬意,不由自主的,就默默念叨了起来,念叨了些什么,却无人知道。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11 08:08:35
  赞,双休日快乐!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11 08:16:55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1 22:59:38
  谢谢各位支持,晚上好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11 23:23:41
  学习!双休日快乐!
作者:YG农民工 时间:2019-05-12 06:32:23
  继续跟读学习!周末问候老师!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19-05-12 09:37:23
  早上问好,母亲节快乐!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2 13:11:10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2 20:05:01
  然后,他又来到北新街,站在一个书摊前,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也不知看了多久,那摊主竟有了意见,说:“我这书还要卖呢,你不买就甭紧着翻!”正坤心中多少有些气恼,愤然丢下书,又紧一步慢一步的往前走了,走了不远,偏偏就望见正霞跟一个男人在一个卖裤子的门店里说着什么,时而带出一阵笑来。
  他便走过去,刚要开口问话,不想正霞却早看见他了,便笑着给他和那个男人介绍说:“这是正坤,我弟,在念大学。这是孔盛文……”
  孔盛文便将正坤的手紧紧攥住,笑道:“久仰!久仰!我早就想去你家里拜访拜访呢,可是一直忙。今儿有些空,就陪正霞出来,想买条裤子。”正坤说:“欢迎去我家做客。”
  “这几天就想去呢……不知道老弟你喜欢下象棋不?想跟你切磋切磋呢。”
  “不太会,勉强能走几步。”
  孔盛文笑道:“那改日一定讨教。”遂松开正坤的手。
  忽听“嘀嘀”一阵响,盛文朝腰间瞅了瞅,取下PB机一看说:“正坤你在,我去回个电话,去去就来。”拧身就走了。
  正霞望着孔盛文的背影,笑问正坤:“他人咋样?”正坤道:“还行吧?”心里却对他没有多少好感,总觉得他说话有些做作,什么“久仰久仰,讨教讨教”的,听起来怪别扭。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2 20:05:13
  正霞又说:“听他说,他一年至少挣成十万块呢!要是我跟他的事成了,咱屋的生活水平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正坤觉得正霞的话太不着边际,便皱皱眉说:“那个谁回来了,你给他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说话间,抬起脚就走。
  “你弄啥去?”正霞追问一句。
  “我想考察一下市场情况。”正坤头也不回地说,话音未落,人已走得远了。正霞便朝他的背影狠瞪两眼,骂一句:“怂式式子!”……
  正坤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个下午,直到六点多钟方回到家中,却正赶上吃饭。正霞喜滋滋地端着饭碗站在当院里,腿上果然穿着条簇新的裤子,颤哗哗地垂悬着,质感很好。
  正坤便问:“这就是你买的裤子?”
  正霞道:“嗯。你猜花了多少钱?”
  “三十来块吧?”
  “三十块?你有那么大的三十块?!”正霞不屑的一笑说,“说出来能把你吓死!知道不?我这是名牌!六百八十块呢!”
  正坤便不言语,却默默走进了堂屋。
  偏偏正霞的话被根茂婶听见了,她便端着碗出来,站在廊檐下,高声骂道:“咋不把你烧包死?!一个烂怂裤子就花几百块,你是能造钱啊?”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13 07:42:44
  支持问好!
  欣赏佳作!
作者:无为VB 时间:2019-05-13 09:21:34
  学习!
楼主zgsxsltsj 时间:2019-05-13 13:21:56
  谢谢各位支持,下午好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19-05-13 15:57:45
  点赞佳品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63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