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我为爹地证婚》2018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1 23:39:31 点击:61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王者之路

  乔一欣最近心事重重,又不好与人说。
  心结一是,打了很久的王者荣耀,居然从王者五星掉到了星耀,而且再也没排上最强王者了。
  还有一个,有点一言难尽。
  半年前她在西街开了家书店,名悦兮,很普通的书店,刚开始默默无闻。
  谁料想有一天突然就出名了——在那个叫乔家大院的群里。
  那天中午小姑姑路过西街进来坐坐,谁知无意中看到了刚打印出来的财务报表,被好几万的亏损金额给惊呆了。
  开个书店也能亏钱?小姑姑睁大眼睛看着所有人,把几个看书的客人都吓地放下书走了。
  完了乔家大院的人就开始激动了,一个个在群里摩拳擦掌出谋划策。
  那天晚上一欣差点没被母上给处决了。
  因为群里有人说:“早说了你们家一欣虽然姓乔,但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
  “从小就娇滴滴的只会念书,连条狗都看不住,别说经商了,哪有什么社会经验哪!”

  乔家大院最初是几个叔伯建的群,也就是根正苗红的家族群,当初据说只有写入族谱的才有资格加进来,但热闹了一阵子后也渐渐冷清了下来。后来又加了不少亲朋好友,没多久就成了再普通不过的拉家常群了,七大姑八大婆的闹闹烘烘,你一个不小心被谁想起来@一下,就得陪聊,一欣嫌吵早就退了。此时只恨自己为什么要退,都没有个据理力争的机会!

  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时候,说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悦兮书店连续三个月入不敷出是真的。
  账上的钱只够缴今年夏天的房租了也是真的。
  而且,她小时候真的把家里的小泰迪给带丢了,这黑历史……/(ㄒoㄒ)/~~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争的,怨不得人家毒舌……

  老妈发了好一通火后,又开始怼自己了,说自己又笨又老实,平时不爱逢人就吹嘘,以至于一欣前两年上班时,领着几十万的年薪,大家都不知道。这会儿书店经营的不好,不但没得争辩,还得受欺侮。
  “老妈,几十万的年薪其实也不高啊!/(ㄒoㄒ)/~~。再说了,会欺侮咱们的也都不是自己人啦,所以和外人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你倒是想得开,好好把你的书店经营好!人家都说你撑不了一个月了,你倒好歹先给我撑两个月吧?!”
  好吧,果然是亲妈,怼完自己还不忘再怼回来。。。

  可是开店我是个新手我认了,为什么打个排位也这么欺侮人呢?!
  卡了半个月什么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四天气阴沉沉的,一欣在书店里泡了一天,看看书打打王者。
  然后一打排位赛就陷入了赢一场必然会输一场的轮回。又被杀了一次之后,水晶失守,败方画面无情地跳了出来。她果断将手机揣进了兜里,郁闷实在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这时从桌对面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
  “你孙悟空打的不错,就是运气不好。”
  ……
  “喏,帮我打到王者!”一欣把手机塞给了说话的人。

  此时刚进三月,太阳落山后天气依然凉寒,一欣泡了一大壶暖暖的水果茶捧在手上取暖,看坐在对面的小家伙帮她打排位。
  说她运气不好的就是这个二年级的小男孩,穿件红色毛衣,白色的衬衣领子露在外面,他一边操作游戏匹配排位,一边解释运气这件事情。
  “第一场,对方的辅助和射手很默契,操作强大,实力明显比你们这边要高一些,输了也不意外,第三场基本势均力敌,你们开局占了很大优势,可是又碰到队友连续卡了两次送人头,所以,只能怪运气不好了。”
  “所以,你是王者几星?”
  “二十。”
  好吧,一欣也是服气了。早就听说有小学生王者打的那叫一个游刃有余,今天也算是有机会开开眼界了。
  至于运气什么的,阿弥陀佛,是不是都被用到只吃不胖这件事情上了?

  小男孩叫骆骆,浓眉大眼,略显清瘦,玩起游戏来从容自若。一欣刚开始只是远远的歪头看看,半局之后就被骆骆华丽丽的走位震撼到了,他明明就在对手大招的攻击范围之内,可是左冲右突的大招就是打不掉他一滴血。乔一欣果断拉了把椅子坐在旁边学艺去了。

  天色全暗之前,骆骆连赢了三局。
  于是,昕昕然(乔一欣)终于突破了一个半月赢一必输的魔咒,光荣的成就了王者一星。

  “再打一局好不好?”一欣端着桌上的樱桃贿赂骆骆。
  “为什么?”骆骆不解,“已经王者一星了。”
  “我怕我再连输两次,又掉回去。”
  骆骆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一欣的手表盘。
  “那你今晚别玩排位赛,我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没时间了。”

  额……这果然是最好的办法。/(ㄒoㄒ)/~~

  可是,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比推水晶还重要?”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手指一勾 时间:2018-02-12 18:35:23
  [xyc:顶]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2 20:36:42
  骆骆严重不肯说,但当一欣得知他要去照看一只小狗时,就再也甩不掉她了。
  他说的小狗,是只松狮哎……
  “我可以帮你买些狗粮啊,小狗爱吃的饼干,爱喝的果汁什么的。”一欣边跟着骆骆边提前邀功。
  “他只是一只流浪狗而已。”
  “爸妈不让你收养吗?”
  “不是,他很凶,又脏,你不会喜欢的。”骆骆认真地说。
  乔一欣憋着笑,这熊孩子,不想让自己跟着就找一些能吓退人的借口。
  “没事啊,你看我也干了一天活了,脏兮兮的,只要小狗不嫌弃我就好。”

  骆骆非常认真地看了看她的黑色小脚牛仔裤和米白色大衣,暗红和米白相间的围巾。
  要说脏吧,也就是鞋子显得不是那么特别的干净而已?
  “不能告诉别人。”
  “保证半个字也不说!”乔一欣赶紧举手宣誓。
  “但是你明天要再帮我打两局排位赛”这样基本上就大约可以保证不会掉下王者了……



  说服骆骆之后(其实是因为人家甩不掉她),骆骆也只好把一欣短暂地当成自己人了。
  于是骆骆讲了一个很宠物的故事给一欣听。

  那是一只大约五岁的松狮狗,他有个对他很好的主人,和骆骆家在同一个小区。
  “那位老爷爷挺凶的,据说本来不爱狗,但是他远在美国的儿子为了让他有个伴儿,就买了这只松狮,在老爷爷生日的时候托朋友带回来的。”
  骆骆带着一欣拐过街角,往附近的人民公园走去。在公园一角找到松狮的时候,他浑身脏兮兮的,已经看不出毛色了,眼神里充满了疲惫和防备。
  “主人不养他了?”一欣看着蹲坐在寒风中发抖的小狗,觉得特别可怜。
  骆骆停了一会儿才说,老人起初总跟小区里的人抱怨小狗难养,但是这只小狗一点也不知道老人不喜欢他,虽然有时候他会因为主人忘记投食而饿着肚子,但仍然会把送到门口的牛奶拿进去给主人喝,会帮主人拿鞋,出门时总是把主人跟的紧紧的。有一次老人晕倒在家里,小狗跑下楼拼死拦下了一辆车,被他的狂吠声惊动的邻居们和车主一起,把老人送去了医院。那次据车主说,这只松狮不知道突然从哪里蹿出来,一头扑在自己的前车窗上,当即就被撞飞了,幸好车速不快又落在了附近的草从里,只是受了点擦伤。
  小狗就这样跟着老人,一呆就是三年。
  老爷爷半年前去世了,之后小狗安排给本地的亲戚领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个月后又出现在小区里,成了流浪狗。骆骆征求了爸爸的意见把小狗带回家养,结果小狗没几天就又跑掉了。

  “你这下运气挺好的。我已经将近一周时间没见过它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眼前的松狮看起来不足40公分高,又瘦,动作也不太敏捷,一欣把最后一点面包喂给它后,慢慢向它伸出了双手。
  松狮受惊了,迅速站起来退后几步,眨了眨眼睛,警觉地盯着他们。
  一欣发现它的左后腿有受伤的迹象,怕会吓着它,没有往前进,仍然在原地微笑着向它伸着手。
  “它叫什么名字?”
  “迪迪。”骆骆叫了一声。
  “迪迪,我带你去洗个澡吧?迪迪?”
  可能是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怀有某种亲切感吧,它猛地摇了摇尾巴,低低的呜咽了好几声,在地上转了好几圈,然后出乎意料地跑到了一欣手边,还轻轻地舔了舔她的手。
  一欣顺势摸着它的头顶和脖子,动作很温和,一边叫迪迪,和它说话。
  迪迪很快就愿意跟着一欣走了,左后腿看起来略有些坡的样子。

  西街有一家宠物店,一欣准备带迪迪去那里医治。骆骆也想一起去,可惜他第二天还要上学,于是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路:“他不爱喝牛奶,不爱吃饼干,好像只吃面包和香肠。”
  “嗯,放心吧,明天保证还你一只干净美丽的迪迪。”

  骆骆晚上睡觉前一直跟乔岩念叨迪迪和一欣。
  “爸爸,迪迪的腿会没事的吧?”
  乔岩细心的帮他盖好被子:“请相信你那位大朋友会把它照顾好的,明天放学我们一起去看看。”
  “明天您会很早回来?”
  “会,我明天下午有个会议,完了就回来。”
  下午?
  骆骆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沉沉的睡着了。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2 20:52:58
  @手指一勾 2018-02-12 18:35:23
  [xyc:顶]
  -----------------------------
  谢谢支持。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3 21:14:41
  宠物店的老板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女生,对着人的时候神色很是清淡,但一抱上迪迪就变得特别和谐可亲,手上包扎的动作都异常轻柔。
  迪迪的腿上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看起来像是被某些锋利的灌木丛刺到了。
  老板细心的帮迪迪处理了伤口,又给迪迪洗了三遍澡,把浑身的毛吹干的时候,迪迪变了个大样子。
  金黄色的毛柔软蓬松,两只小巧的耳朵泛着轻柔的光芒,它乖巧地爬在白色的软垫上,一会望望一欣,一会又用前爪拍拍垫子。
  离开的时候,老板突然开口了:“它跑丢多久了?”
  据迪迪刚才说,
  “好像一个礼拜了……”一欣仔细的回忆着。
  老板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欣一眼,回头在架子上拿了个大小合适的挂绳,又要了一欣的电话号码写在上面,然后把挂绳小心的绑在迪迪的脖子上。
  “这样,有人捡到就会给你打电话了。”
  “松狮是最恋主人的,别再把它弄丢了。”


  直到进了家门,一欣才算卸下了罪恶感。
  可是,又不是我弄丢的,我干嘛要有犯罪感呢?/(ㄒoㄒ)/~~
  一欣照着镜子里快饿扁了的脸,拿了一袋全麦面包和迪迪一起吃。
  迪迪似乎很快就熟悉了一欣家的环境,边吃边闲散的这里走走,那里走走的参观。完了就把一欣放在地毯边上的大兔子当成了好朋友,紧紧的围着白色的大兔子,不肯去别的地方了。


  周五阳光灿烂,一欣抱着迪迪到店里时,晓米和凡凡正在打扫卫生。
  晓米是一欣的表妹,大学毕业后正好一欣大张旗鼓的开书店,于是两人一拍即合,领完毕业证就打包行李跑到书店来了。晓米爱书如命,店里的每本书都是她亲手摆的,凡凡也乐得给她打下手。
  晓米和凡凡几乎同时看到了迪迪,呼啦一下拥了上来。
  怕她们会吓着迪迪,一欣忍了三秒钟就把二人赶去干活了。
  晓米不死心的又回头看了看,然后语重心长的说:“姐,书店这几天生意还是不太好,你先别把心思放在迪迪身上呀,得好好想想主意了。”
  说到书店的生意,一欣也是无奈的。
  前几天听朋友介绍去参加市场营销培训课,据说有知名营销专家现身说法,结果等一欣排到队的时候,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
  这两天也一直在打听,能不能找到人报得进去,这种机会可是不多的,奈何在培训学校里根本没有熟悉的人。
  一欣看着培训学校的宣传册出神了半天。


  中午骆骆还是没忍住,乘着吃午饭的时间跑到店里看迪迪,一欣就把迪迪还回去了,这样也正好静下心来研究自己的第二件恼心事要怎么办。于是从午饭后就坐在临窗的藤椅上看资料,一直看到太阳都快落山了。

  当一位头发苍白的老人在三四名小学生的围绕下进到书店时,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老人家是骆骆的爷爷,说骆骆放学后到小区玩,刚开始小伙伴们都在一起,可是后来就不见骆骆了,这会儿一大帮子人已经找遍了小区,就是找不到。
  老人家颤巍巍地看着一欣:“姑娘,我听娃儿们说,骆骆跟你很熟,我就来问问你知道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孩子一直都很懂事,从来不乱跑的。”

  一欣愣了好几秒,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究竟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说,骆骆丢了?
  “那迪迪呢?”一欣弯腰问那群小朋友。
  “骆骆和迪迪都不见了,我们一直在一起玩的,大概一个小时前他们就跑的找不到了。”有小伙伴立即抢答。

  一欣感觉自己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骆骆会去哪儿呢?

  要说她和骆骆熟吧,其实也还是最近一个月的事了。骆骆经常来书店看书,他选书的风格又恰恰和一欣小时候一样,就喜欢看Tove Jansson的《魔帽》,还有《吹牛大王历险记》和《柳林风声》,于是一欣经常和他聊读书心得,后来也就拉着骆骆坐在自己对面一起看书一起吃水果,偶尔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还有,就是昨天一起去了人民公园,迪迪就是在那里找到的……
  想起人民公园,一欣飞奔着往街角跑去。

  在公园里的那个角落,果然见到了骆骆和迪迪。
  迪迪躲在树丛里不肯出来,骆骆正在一边耐心的陪着。

  一欣静静的走过去蹲在骆骆身边。
  “怎么在这里呀,爷爷正在找你呢。”
  骆骆看到一欣,略有委屈地吐槽:“迪迪跑到这里来玩,结果竟然有坏人要把他抓走,幸好有路过的几个大哥哥大姐姐把坏人骂走了,可是迪迪还是被弄伤了,不肯出来。”

  一欣和骆骆使尽了洪荒之力才把迪迪哄了出来。
  迪迪脖子受伤了,血液染红了脖子周围的皮毛,骆骆看到后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一欣一边抱着迪迪,一边牵着骆骆的手,抓紧时间去了宠物医院。爷爷看见骆骆没事,放心的回家去了。
  不过边走边嘀咕:“这孩子太不像他爸爸了,他爸爸小时候可没那么喜欢小猫小狗的……”

  医生给迪迪清洗完伤口后,非常气愤,“坏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工具,竟然在迪迪的脖子上留下了近五厘米的裂口,此时血虽已经止住,但伤口还是得缝合的。
  打麻药的时候一欣一直把迪迪抱在手上,迪迪也算配合,疼的呜呜呜的闷声哼哼,却一动不动的,都说狗狗是最通人性的,果真如此。

  过了几分钟后开始缝合,不知道是麻药没起效,还是被吓到了,迪迪突然忍耐不住,张口就往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咬过去,而那个时候,骆骆正抬着小手摸着迪迪的头……

  一欣脑袋嗡的一声响,几乎是闪电般的未加任何思考的把自己搂着迪迪脖子的手伸进了迪迪嘴里。

  好痛/(ㄒoㄒ)/~~
  ……
  /(ㄒoㄒ)/~~
  ……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4 19:26:52
  骆骆一向自诩男子汉,可是男子汉这一天内流了两次眼泪。
  刚刚他明明看着迪迪要咬到自己的手了,小心脏也一下跳了起来,但是他没躲。
  他亲眼看见那个捕兽夹上闪烁的寒光,迪迪就是被兽夹弄伤的,肯定非常疼,它如果想咬,就给它咬吧,他闭上眼睛想,至少迪迪会不那么疼了……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一欣吃痛的脸,还有她怀里一脸内疚不安的迪迪。


  骆骆缠着爸爸带他去看一欣,爸爸老久都没说话。
  乔岩其人吧,没有半点中国爹妈的样子,骆骆经常觉得他就和自己老师差不多,极大部分时候都是任自己搞事情,但一旦开始面色沉重不说话,接下来他做的决定就是老师的决定了——不容商量!
  乔岩虽然也很担心迪迪再次伤人,但看到骆骆一脸的乞求神色,和迪迪缩在沙发一角可怜兮兮的样子,脖子上还缠着一圈白纱布,也不忍心多说什么了。
  “你这只小朋友恐怕爷爷奶奶照顾不好,你还是自己留下照顾吧,你的一欣姐姐我去帮你看。”
  骆骆想了想,又看了看在旁边直点头的爷爷,觉得这个主意可能也不错,遂鞍前马后把老爸送出了门。

  乔岩驱车来到疫控中心时,正碰上一个患者和护士长在吵架。
  护士长是他的一位老朋友,耐心的解释着新人也是要拿出来练手的。
  而相较之下,这位患者就蛮横多了,年龄不大,说话却毫不留情。
  “大姐,您也一大把年纪了,别有事没事的总讲大道理好不好?你不会打就再换个人来!”

  乔岩听的上火,出声制止了下:“我看这位护士就很好嘛。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看到新人就要求换人,那等这些大姐都上了年龄,谁还能帮你们打针?!”
  坐在那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乔一欣,她听着身后有人出来指责自己,一来手上疼,二来也本不是想要闹事什么的,也就没再说话了。
  一旁愣着的小护士见大势已去,抓紧替一欣清洗了伤口,打了疫苗。一切动作都战战兢兢的。
  一欣盯着她略有些发抖的手,和手上不太明显的伤口,愣愣的出了会儿神。

  乔岩和护士长寒暄了几句后,问她有没有人来打狂犬疫苗。
  “啊?”
  护士长有点懵,转头看治疗处的椅子时,已经没有人了。
  小护士可怜兮兮的走过来,伸出自己手上的伤口给护士长看,问她自己刚才清洗伤口忘了戴手套,要不要也去打一针疫苗。
  “那女孩子刚才看见你手上的伤口了?”
  “可能是……,我一着急就忘记戴手套了……”
  护士长彻底傻眼了。

  乔岩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要找的人刚刚就在眼皮底下,而且,好像他和护士长一起,冤枉了人家?

  一路跑下疫控大楼十几层的台阶,远远看见一袭黑色休闲棉袄的一欣就站在路边。再走近几步时,一辆雅马哈暴龙停在了一欣身边,片刻后一欣上了后座,两人乘风行入了夜色之中。


  周六一=大早一欣就窝在老妈怀里补爱去了,想想这两天也是够委屈的,虽然迪迪已经咬的很克制了,但还是疼啊/(ㄒoㄒ)/~~

  中午时分书店来了位很特殊的客人。
  此人三十出头的样子,戴着一副黑色半框眼镜,高瘦,面容立体感极强,高挺的鼻子占去了大半个脸。
  他衣着极考究,静静的往收银台一站,晓米刹时觉的窗外的光线暗了几分。
  是的,乔岩其人。

  晓米很职业的打了声招呼后,问乔岩找谁。
  因为他一看就不象是要来买书的。
  乔岩听说一欣没在,便在店里逛了一会儿,临走时把他随手在一欣常坐的藤椅上拿来的宣传册翻了个面,写了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
  “如果你们店主还没报上名,可以拿这个号码去找吴先生。”
  晓米欣喜若狂,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了吗?还是这么大个的肉馅的!

  远在城市另一头的一欣都顾不上手疼了,赶紧打电话试了下。
  还真报上了,而且那边的吴先生非常客气,一口一个乔小姐,说会帮一欣安排最好的位置,让一欣务必周一早上八点半报道云云。

  果然,课程很顺利。
作者:黎明人在江南 时间:2018-02-15 19:37:47
  欣赏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8 23:45:11
  五,乔老师

  周三上完上午的课就被顾末的夺命催魂微信给揪住了。
  几十条信息闪啊闪的,一欣挑了下重点,然后直奔附近一家餐厅。
  赶到时,顾末已经点好餐了。
  她俩从小一起长大,十多年的感情,基本都是吃出来的。

  “最近怎么样啊,早上见到伯母时,眼泪都快下来了。”
  顾末边说边看了一眼一欣还包扎着的手,一片怜悯神色。

  “没事啦,上演了一回真人版的塞翁失马。”一欣把前后大略说了一圈,然后开始对着菜盘发呆。
  “干嘛啊这么素?”一向无辣不欢的顾末同学,竟然全部都点了些清淡的菜品。
  什么文蛤蒸蛋,娃娃菜蒸粉丝,清蒸桂花鱼,干贝苦瓜羹……
  “你受伤了,只能这样了啊,不然回头让伯母知道我给你吃辣椒,不得把我骂死呀?”

  唉,虽然上课全都坐着,但也早已饿的饥肠辘辘,一欣抓起筷子乖乖地吃这有史以来最清淡的饭菜。

  两人都吃饱时,还剩下了好多菜,一欣招来服务生要打包。
  “打包?”
  顾末大跌眼镜,乔一欣什么时候打过包啊,两个人吃火锅一口气点三四十盘菜的事,她干的也不少了。

  “下午吃啊。”
  一欣开始大倒苦水,“最近要穷死了,卡里就剩下下个季度的店租了。”
  “所以,最近来上课,就是为了书店?”
  一欣苦着脸点头。
  “效果怎么样?”
  太不怎么样了!“啊……!……”

  想到平生恨事,乔一欣捂眼一声长呤,惊动了从旁边经过的乔岩先生。

  他也就静静的往旁边一站,瞬间压制了磁场一般的让人心生敬畏之感。

  一欣感受到周遭紧迫的气势,抬眼略带挑衅对视。
  什么人气场这么强?

  不过,
  只三秒,有人极不情愿地收回了凌厉的眼神,稍作迟疑后站了起来。
  “乔老师好~,来吃饭啊。”
  “嗯,来吃饭。这是要打包?”
  “哈哈,是啊,我们来的早,吃过了。”一欣在一旁打着哈哈。
  “隔餐吃不利健康,我帮你们吃了吧?还真有点饿。”
  乔岩神情清雅,边说边轻抬右手,示意一欣往里面的位置挪一挪,那样子仿佛是在和自家的管家交谈,大约下一句会说,阿婆,再灼一斤九节来。
  太阳似乎刚刚躲开了云朵的纠缠,光线从窗外透进来,洒了一室的清明。顾末因此更看清了一欣的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跳动的眼神戏份极足,紧抿的双唇却又像是被下了某种可怕的蛊,只怕张开也是言不由衷,只能说句,那我帮您加菜吧。
  顾末死劲憋着笑,乔一欣遇上冤家了。

  还真没见过能把吃别人剩菜都说的这么落落大方的。

  “两位女士,你们随意聊聊天,我吃饭很快。”乔岩俨然一幅很客随主便的样子,仿佛是人家请他吃饭一样,托托西装就座。
  “没事没事,您慢慢吃,我这儿也还没喝完呢。”
  顾末自然是看热闹很开森,一边张罗给乔岩倒酸梅汁。


  一欣正在参加的市场研修课,为期一周,一欣想通过学习努力把书店经营好,也算是给自己,给晓米和凡凡有个交代嘛。
  但老话说期望有多高,失望就有多高。那些站在讲台上口沫横飞的讲师们讲起来案例,张口张瑞敏史玉柱雷军,闭口茅台倒酒,巨人倒台。
  同学们刚开始一个个听得热血沸腾,渐渐地就有点愣神了,我们是不是进错教室了?这里难道应该是叫做国内名企案例拾遗什么的?

  说好的,可操作性呢……(郁闷脸)

  今天上午上课的乔老师倒与众不同一些,开始讲商品陈列、个性服务、满足情感需求等等方面的一些应用,大家都听得聚精会神。
  课间休息时,一欣拦住老师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乔老师,商品陈列方面的技术,应用到书店里,有什么实际案例可以讲讲吗?”
  乔岩略作沉思,微微点了点头。
  他发现乔一欣果然没记住自己,也算是好事吧……

  课程快结束的时候,乔老师扫了一眼一欣,直接切入了主题。
  他迅速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书店的平面图,大约两百平米,布局与乔一欣的悦兮书店毫无二致。
  一欣忍下心里的疑问,迅速地做笔记,乔老师的许多观点都与她目前的陈列是不一样的。


  可是

  “您去过悦兮书店吗?”下课后一欣紧跟着乔老师问。

  “没有。”
  “那您画的平面图为什么和悦兮书店是一样的?”
  撒了慌的乔老师本来一直走得相当快,一欣跟在他后面片刻都不能放松,但此时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一欣说:“书店,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
  谁说的,新华书店就不是这样子的好不好……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一欣被乔老师严重地给郁闷到了。

  “谢谢,乔老师再见。”一欣刹住了好奇心。

  再问下去搞的像是她故意要套近乎一样了。
  小书店或许大同小异没有特色可言,但能巧到你正好在我放藤椅的地方就不画书架?
楼主qingxing微雨 时间:2018-02-19 13:43:59
  六,初次过招

  眼前这位乔老师,据说是培训机构用尽心思才请来的名企高管,专家级别的。因为他的名头,报名的人数成几何倍数上升且一票难求。

  班里熟悉情况的人都称他乔总而不是乔老师,见面点头都要比平时多低几厘米下去。
  当然,这些一欣当时只是略有耳闻,并不知道的十分清楚。

  乔岩客客气气的吃完饭后,略微转向一欣,开口了。
  “某些特殊商品的陈列是要具体分析的,光讲案例没有用。”
  “所以?”愣在一旁咬了半天吸管的一欣兴趣欠缺地随口一问。乔一欣敢打赌自己不是爱记仇的人,但是“书店不都长这样子的”梗,还生生梗在她心头。
  “所以,你做的那些笔记毫无价值。”
  ……
  这句话相当欠揍有没有。

  顾末小心地瞄了一眼沙发角落,想当年乔一欣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如今被这样说,算不算是冷嘲热讽?
  很伤人的。乔老师。

  有人果然脸色沉了沉。
  “乔老师的意思是说,关于书店那十分钟的讲解,毫无价值吗?”
  不然你浪费那些口舌和时间,是逗我玩呢?

  “可以这么理解。”

  一欣瞪着乔岩,没接话。

  这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打法,她的确不怎么擅长应对。

  “课程都快结束了还在纠结自己交不上房租,你的问题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一欣虽心有不忿,但还是强行自己回到主题上来,脑子飞快地转了几个弯
  。
  这忽冷忽热的作派,是听不下去自己学员连租金都缴不起了,才坐下来吃她们的剩菜的?

  “您应该不是只想纸上谈兵吧?咱们具体分析分析?”

  看到这么明快的聊天节奏,乔岩满意地剃了她一眼。
  “单我买,明天下课了留下等我。”乔岩喝完最后一口饮料,郑重其事的把杯子放在餐盘的右下方,他吃过饭的桌面,仍旧干净整洁。

  顾末这下才从两人的战争中回过神来,连忙说自己买单。
  真是的,初次见面,哪里好意思让人家吃完剩菜再买单呢。

  “你留着以后买吧,有的是机会。”这句是朝着顾末说的。
  “打包这种好习惯,也可以继续保持!”这句是朝着一欣说的。

  乔岩笑得温和,眼神和语气却不容置疑地带着微微的嘲讽之意,毫不掩饰,又恰到好处。


  隔餐吃不利健康是谁说的?????????
  一欣盯着远去的挺拔背影腹诽,狠狠地呼了一口气。
  讲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云云,你长了这么毒的舌头为什么还能安然的混到今天的?

  上完下午的课程回到书店,零星的几个客人,都安静地看着书。
  一欣翻出被某人所诟病的笔记研究陈列技巧,一时也不得要领,便随手抓了本书,去临窗的藤椅上坐着发呆去了。
  骆骆坐在桌子的另外一边,手上又抓着《魔帽》

  骆骆看一欣有心事的样子,特意放下书,挑了两个笑话讲给一欣听,结果没把一欣逗笑,却把店里看书的客人给逗乐了。
  不过一欣也是领情的,和他聊了几句托纳斯的歌词,两人又一起吃了卤肉饭。

  天渐渐暗下来时,一欣提议送骆骆回家,被小男子汉拒绝了。
  “学校和家都这么近,不用送。”

  好吧,一欣看着这个可爱的小朋友,短暂地忘记了书店生意不好的真相。
  毕竟,咱家书店在学校附近嘛。
  毕竟,乔老师说明天要来书店现身说法了嘛。

  ~笑颜渐展

  只是这孩子看书从来不带迪迪来,她想看迪迪一眼都只能遛到小区里去。



  骆骆一回家就去房间写作业了,迪迪趴在一旁的椅子上。
  乔岩在门口叫他吃饭,骆骆说吃过了。
  “听爷爷奶奶说,你那位大朋友经常请你吃饭?”
  骆骆回头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一向什么都不干涉的爸爸,突然对着吃饭这件事有什么好讨论的。

  乔岩想想自己平时的作风,也只好放弃过问。
  毕竟,这孩子我行我素的风格,也是承自自家,无可厚非呀。

  不过乔一欣此人嘛,倒相当值得推敲。

  三年前乔岩和上官岚结束那段婚姻时,骆骆才五周岁,但他愣是不跟上官岚走,要留在爸爸身边。
  “我是男子汉,就不给妈妈添麻烦了。”
  如今想想那小人儿当时的表情,乔岩都还能乐出来。
  上官岚也就只说过一次,就被他活学活用了。

  不过骆骆从小就跟女性不太亲近,不管是上官岚,奶奶,或者外婆,都是一样的。

  但是,他却承一欣的情。

  难道仅仅是因为迪迪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