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滟传奇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09 22:37:36 点击:236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结秦晋之好 诞姜氏双玉

  夜色下的洛阳城繁花似锦,此时正值上元佳节,街上人群涌动,熙熙攘攘,沉浸在一片节日的喜庆当中。然而安国公府内一处厢房里,传出阵阵低泣的声音,一位年轻貌美女子抚帕掩面哭泣,此女子是安国公、辅国大将军晏玄珪的大女儿晏玉蕙,床上躺着的正是她的母亲,安国公夫人杨氏。

  原来晏家大小姐不日就要出阁,夫家是并州大都督、临洮郡公姜赏的嫡长子兵部侍中姜植。此时晏夫人却身染风寒,虽经调养,却不见好转,病势更沉重了。晏夫人见女儿啼哭不止,伸出手爱怜的抚着女儿的头说:“蕙儿莫哭,娘亲好多了......”

  “为什么爹爹不来看娘?”

  “傻丫头,你爹爹公务繁忙,哪能时时刻刻陪着娘呢,你要多多体谅你爹爹。蕙儿,莫把眼睛哭红了,娘还想要多躺一躺,等恢复了出席你的婚宴呢。。。。。。”

  晏夫人说完,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玉蕙看着母亲慢慢闭上了眼睛,只得拭了拭泪,悄悄退出了房间。

  此时晏夫人躺在床上,脑海里想起了那个女人——柳四儿!晏夫人紧攥着被子,断了线的泪珠滴落在锦被上,她恨柳四儿!这个女人比她小5岁,却天生早熟,生的姿容艳丽,惯会甜言蜜语,撒娇卖乖,原是她父亲杨元照的贴身丫鬟,深受杨元照宠爱,当年自己的母亲因柳四儿而备受父亲的冷落。后来这个柳四儿,借自己和夫君晏玄珪回家省亲的机会,又耍狐媚,居然勾搭上了自己的夫君。说来也是孽缘,那日晏玄珪独在岳父书房静坐,抬头见着一个丫鬟在那里洒扫庭院,偏巧那丫鬟正好回眸,透过窗棂见着一个朗眉星目,仪表堂堂的男子,那男子正瞅着自己。晏玄珪一见柳四儿,见她体态丰腴,眼如秋水、眉目含情,一时半刻竟不能把眼睛挪开,再也不能忘记,至此迷上了柳四儿,向自己的岳父强要了柳四儿来伺候。

  柳四儿自从进了晏家门,和晏夫人明争暗斗。晏夫人生下一子晏岳兴,后生一女晏玉蕙,因身份尊贵,居晏家主母地位不可动摇;然宠妾柳四儿,自来到晏玄珪身边,命运两济,随后也生下一子名晏岳柱,后生下一女晏玉贞,如今才1岁,生的粉雕玉琢,玉雪可爱,深受晏玄珪疼爱。玉蕙自小就目睹母亲受柳四儿欺凌,近年来渐渐长大,玉蕙不知柳四儿给父亲灌了甚么迷魂汤药,父亲愈发专宠柳四儿,几乎要把母亲抛诸脑后。眼看自己就要出阁,不禁为母亲的生活暗自担心。

  转眼就是长兴二十一年,阳春三月,姜府灯火通明,喜气洋洋,婚宴现场好生热闹,晏府里也张灯结彩,但是31岁晏玄珪身边站着的一位艳丽女子,不是主母杨氏,却是宠妾柳四儿,只见她浑身上下珠围翠绕,一张玉脸,笑语迎人,来往宾客暗自纳罕,侧目而视,杨氏乃二品诰命夫人,不出门迎客,为甚么是这个柳四儿?却见晏大人,满面春风得意,所幸大家客随主便,也不往深里去追究。

  转眼半年过去,自玉蕙嫁入姜家,恪守妇道,深得公婆疼爱,加之玉蕙性情柔顺,和姜植是少年夫妻,琴瑟和谐,恩爱异常。然自古红颜薄命,才一年,长兴二十二年,15岁的晏玉蕙为姜植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随即难产崩逝。姜植暗自神伤,至此对两个女儿珍爱异常,视为珍宝,故为大女取名姜璹,小女取名姜琡。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8-06-09 22:42:45
  先赞为敬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0:45:18
  @燕言行 2018-06-09 22:42:45
  先赞为敬
  -----------------------------
  第二章 贬托孤之臣 藏除奸计谋

  唐明宗李嗣元推重宫闱局,内中有特别贴心者,名叫王守国,破格授官银青光禄大夫,执掌内侍省事务。每有进呈上奏文表,必先送呈王守国,然后进奉御前。

  长兴二十三年,李嗣元业已病重,因太子年幼,且上官太后长期爱重幼子代王李嗣显,对长子李嗣元不大喜欢,常出面干预朝政,明宗也不便违忤,所有朝廷政事,都随时向上官太后请示。

  一日,明宗拖着病体,在舆图前久久凝视。宫闱丞王守国行至御前,低声唤道:

  “陛下,药已经凉了,老奴再去给您热一热......”

  “阿福,此药苦不堪言,朕自感来日无多,不吃也罢!”

  “老奴已为陛下准备了漱口汤,还有太子殿下今早特意敬献的酪樱桃......陛下龙体安泰,才是万民之福!”

  唐明宗李嗣元一手牵着王守国,从舆图那里回来御榻前,王守国服侍皇上吃了药,然后紧急联络宫内其他管事太监。原来连日来,明宗深感太子年幼,母后干政,外戚势力强大,政局不明,便暗自筹谋,与贴身宦官王守国定下除奸计谋。

  十一月的一个深夜,更深露重,皇帝命王守国,急召太子李从俊入宫,招到身边嘱咐道:

  “吾自幼聪慧,为父深感欣慰,朕百年之后,吾儿必承继大统。只是为父担忧,你对晏玄珪一直没什么恩惠,所以朕要将他贬出洛阳,去潭州任职。等朕驾崩之后,你可以再把他提拔回来。这样他就会感恩于你,对你忠心不二。”

  太子年幼,长跪不起,俯地抽泣,明宗示意王守国扶起太子。然后又召上官鼎、姜赏入内,武安侯上官鼎乃上官太后侄儿,官居尚书右仆射。唐明宗对二人说:

  “卿等忠烈,朕心尽知。昔刘备托诸葛,朕之后事,一以委卿。太子仁孝,卿等必尽心辅佐,永保宗社!”

  对太子从俊说:“有上官鼎和姜赏在,国家之事,朕就放心了。”于是命令王守国起草诏书。

  长兴十一月初一日,圣旨下,这日晏玄珪正在房中听柳四儿弹琴,忽闻传旨太监已至门前,慌乱中跪迎接旨。此时晏府上下得知此事,皆惶恐不安。独柳四儿在一旁安慰晏玄珪:“大人不必焦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人远去潭州,妾身自然要跟随而去!”圣旨要求第二日启程,可怜晏夫人身体一直孱弱,管家大权只落入柳四儿之手,随后柳四儿吩咐管家清查人口、资产、打点行装,家私细软俱要搬到潭州去,只留晏夫人在京中守着老宅。

  此前两年,晏家嫡长子晏岳兴已娶了寡居在家的桂阳公主,成为她的第二任驸马。桂阳公主乃李从俊之胞姐。晏岳兴早已从晏家搬出,住在驸马府,此时晏玄珪被贬官,晏岳兴未受到牵连。此时,晏夫人的长女晏玉蕙因难产去世,长子晏岳兴因母亲不得父亲宠爱,在晏家也不受父亲重视,但是父亲位高权重,还得仰仗父亲鼻息,不便得罪父亲,况且晏夫人也自知不得丈夫怜爱,怕一己残躯,影响到爱子前途,故和长子晏岳兴有意拉开距离。两人虽名为母子,却比路人还不如。

  长兴十一月初三日,唐明宗驾崩,上官鼎与姜赏同受明宗遗诏辅政,指定由15岁的太子李从俊继位,改年号永平,是为唐闵帝。闵帝封自己的祖母上官氏为太皇太后,封自己的母亲郑娥为皇太后。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0:52:35
  第三章 上官兰馨被封后 狡黠珍儿熬出头

  转眼间新皇登基已经半年有余。朝中一片祥和之气,哪知暗流涌动。辅政大臣上官鼎与姜赏争夺权力日盛。

  永平元年八月,两宫太后召辅政大臣商议册立皇后之事,此时后宫已有刘氏、王氏和张氏,三位侍妾已经分别生下李玢、李琦、李环三位皇子,只是还未曾有封号。上官太皇太后力排众议,选荐18岁的上官兰馨为皇后。上官兰馨身份尊贵,原是上官太皇太后的侄孙女,上官鼎的堂侄女,因父亲上官皎早逝,得到上官太皇太后庇荫,自幼于宫中长大。

  永平元年十月初三日,择良辰吉日,举行大婚典礼,并大赦天下,普天同庆。皇家婚礼喜庆非常,其中的热闹繁华不可言状。十日后,李从俊大封后宫,封长子生母刘氏为华妃,封王氏为昭仪,封张氏为婕妤。因李从俊与上官兰馨同在宫中长大,自幼青梅竹马,故新婚夫妇恩爱异常,同吃同住、同起同卧。

  此时帝后身边伺候的是卫氏宫女,名唤卫珍儿。因家族获罪,珍儿4岁时就被充入宫廷为奴,一直跟在上官太皇太后身边长大。卫珍儿不仅容貌出色,更是乖巧懂事,善于揣摩皇帝祖母上官氏的心思,深得上官太皇太后信任。皇后大婚,上官太皇太后忧虑皇后没有可心的人伺候,因此赐给上官皇后使唤。珍儿聪明伶俐,手脚勤快,善于逢迎,不日皇后对珍儿极其信任,遂成为贴身宫女,寸步不离左右。

  一日傍晚,皇后闲来无事,抚了一回琴,忽一阵秋风,落叶成团逐队,宫人手忙脚乱亦不能尽扫,笑看了一回,只觉身上发凉,素手掩口,阿嚏连声,珍儿急送上绢帕;复坐铜镜前,手扶鬓边紫玉凤钗,重新梳洗了一番。忽然听到殿外脚步纷纷,知皇上已至,心下暗喜,低声吩咐珍儿传膳,方盈笑迎出。

  皇上见皇后出门恭迎,不由展笑,拉起皇后的手,示意宫人退下,只留卫珍儿一人,方温声说道:“馨儿,朕想你了,来陪你说说话儿。”双手执握,十指交缠,四目相接,眉间情意泛上。相看良久,兰馨也柔声到:“臣妾也思念着陛下。”言至此处,俏脸上现出一片飞霞,掩口笑道:“秋日易燥,臣妾特令备下清粥小菜,欲与陛下共饮。”皇帝笑言:“不知朕今日的口福如何?”

  少时膳至,满桌青翠红白,浓香四溢,皇后亲自斟酒布菜:“陛下尝尝这甜果酒,这是以十种果子加了合欢花,浸的酒,味道醇和芳香,不比那烈酒伤人。下酒小菜皆臣妾亲选,素炒豆芽儿、嫩蕨叶,豆腐圆子、鸡油卷儿、酒酿清蒸鸭子……再尝尝这酸笋火腿汤。”

  一时饭罢,宫人撤去筵席,净室燃香。是夜,帝后梳洗完毕,内帏只留卫珍儿一人伺候着。上官皇后容华端丽,发长七尺,鬓黑如漆,其光可鉴。皇帝抚摸着皇后的青丝,柔声说:“馨儿,朕嗅你发香如兰,可知朕视你如珍宝……”言罢,温香软玉,无限温存,珍儿在内听得真切,怀春少女,面红心跳,内心也生出无限憧憬,希冀有朝一日,能获得皇帝的宠幸,飞上枝头。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0:58:03
  第四章 太后身世细穷源 一朝富贵显六亲

  上官太皇太后家族在朝为官四十年,势力盘根错节。内有上官太皇太后总理后宫,外有上官鼎把持朝政,上官家族一时权势熏天,特别是上官兰馨新封皇后,上官家族一时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因李从俊继位,郑娥新封太后,遂感觉一时扬眉吐气。

  原来太后郑娥祖籍山西,曾祖父郑延通任左金吾将军,祖父郑虎领嘉州刺史。郑娥的父母在弟弟郑冀出生后不久,便双双亡故,遂姐弟俩被寄养在母亲卢氏的娘家。寄人篱下的郑娥,稍稍长大就成了歌女,歌声婉转动听,郑娥跟随一个叫郑渊的族人,离开蜀地,来到了京师洛阳谋生,郑渊因生计艰难,打算将郑娥卖掉。那知机缘巧合,时唐昭宗长子韩王李嗣元(即日后的唐明宗)府中的参军张岐在偶然之间,见到郑娥,惊为天人,便留了心要引荐郑娥,以讨主人欢心。果然李嗣元一见郑娥,如干柴烈火,大为喜爱。郑娥乃风尘中奔波讨命之人,见惯了人间冷暖,练就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比起韩王府中那些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子,更多风情妩媚,每日相伴韩王,红袖添香,解烦除忧,韩王愈发爱重郑娥,与她如胶似漆。

  时上官皇后偏爱幼子代王李嗣显,对长子韩王李嗣元严苛异常,动辄得咎,曾向唐昭宗提议,要废长立幼。母后严厉,存废立之心,韩王每日如履薄冰,遂感与郑娥相伴,处处和谐,犹如唇齿相依,竟一刻也不能离。

  一日,上官皇后召来李嗣元乳母,询问到:“本宫见韩王连日来憔悴消瘦,皇子身边有何人伺候,竟如此不尽心?”

  乳母钱氏遂徐徐上前禀告:“皇后圣明,妾身不敢隐瞒,近日王府里进得一个丫头,竟不知哪里来的狐媚子!迷惑韩王,偏偏韩王喜欢的不得了!王府里闹的不像样子呢!还望皇后做主。”

  皇后闻听皇子与出身微贱且来历不明的民间女子厮混,大怒,令李嗣元将郑娥赶出王府。不久,又向昭宗禀告,请求为李嗣元赐婚,皇帝下诏,新娘系出名门,为开国功臣崔倜的曾孙女。可怜一对小情人要分离,李嗣元不敢违抗父皇母后之命,又难舍郑娥。

  是夜,月色如华,分离时刻,郑娥泪眼涟涟,哀泣道:“贱妾承蒙王爷怜爱,实属今生之万幸,今日分离,不知何日才能再见面!只愿日日佛前为王爷祈福,期盼王爷还记得贱妾!”

  李嗣元拿出一枚九龙玉佩,放进郑娥的手心,道:“今日以玉佩为证,他日必不负卿!”月下二人海誓山盟,难舍难分。

  李嗣元将郑娥秘密安置在张岐家中,不时私会。张岐见是皇子极爱之人,侍奉郑娥甚为小心谨慎。为避嫌,张岐从此不敢回家居住,在外面另选了一处宅子安身。

  至道八年,唐昭宗驾崩,太子李嗣元承继大统,即唐明宗。即位后,将郑娥接入宫中,但后宫已经有了崔皇后和其他一众嫔妃,郑娥并无名分。入宫后,郑娥不与明宗后宫的皇后和嫔妃们争宠。后宫嫔妃中,卢氏(即日后的卢贵妃)极为有宠,明宗出巡,卢氏亦不离左右,受宠之深,与郑娥几乎不相上下。对于宠妃卢氏,终郑娥一生,都与之情同姐妹,从无间隙,在后宫中共同进退。

  郑娥先前生下三女,被封为四品美人。终于在长兴7年,生下一子,取名李从俊,之后接连晋升为昭仪、德妃。长兴十五年,崔皇后驾崩。因崔皇后无子嗣,明宗欲立郑娥为后,朝中重臣皆以“郑娥出身微贱,不可以为一国之母”为由,表示坚决反对。上官太后强烈反对,遂指使大臣赵安仁举荐另一个人选——出身高贵、前宰相沈寐的孙女沈婕妤。明宗不悦,姜赏趁机进言,说赵安仁请立沈氏是为私,明宗很快将赵安仁远斥,立沈氏为后之议遂不了了之。

  明宗仁孝,虽然惧怕母后,在政事上处处向上官太后禀告,与之商议,但明宗与郑娥自幼相识,经历风雨,感情甚笃,虽郑娥不曾封后,但总领后宫,位同副后。上官太皇太后深恨之,然亦无法撼动。

  郑太后的胞弟,名唤郑冀,相貌丑陋,但巧于文辞。上官鼎掌权,郑冀还只是个六品小官,往来于上官鼎家,陪上官鼎饮酒,时跪时起,对上官鼎的恭敬就好像是上官鼎家的晚辈一样。等闵帝李从俊登基,郑太后请闵帝给郑冀封官。闵帝急于找到自己的政治帮手,于是封郑冀为中郎将。当初带郑太后上京城的族人郑渊,也因此得封荆州长史。郑太后的外祖父一族也连带得封高官厚禄。

  真可谓一朝福禄源源至,富贵荣华显六亲啊!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1:00:33
  第五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谋新政初显雄风

  李从俊初登帝位,只有15岁,刚到弱冠之年的李从俊并不知道如何治理天下,他并没有享受到皇帝的权威,因为朝政上,内有祖母上官太皇太后以及表叔上官鼎把持朝政;外有叔父代王李嗣显虎视眈眈。但是李从俊天生比较叛逆,他对现时存在的一些法制很不满意。所以他想要改革,但是一个15岁的孩子是没有改革的好办法的。这时候,王守国和姜赏就成了他的助力。在他们的帮助下,李从俊决定提拔一批心腹之臣,应对朝中日益被上官家族架空权力的危机。

  永平二年二月,辅政大臣姜赏被上官鼎打压,遂坚决站在皇帝一边,支持新政。唐闵帝急于施展新政,于是他开始重视各方人才。新科探花董焯直言推行新政,言之凿凿,态度坚决。但是初入朝房,董焯就遭遇了上官鼎等人的轻视鄙薄,随即董焯还之以“礼”。董焯出身寒微,对社会各种弊政有比较清醒的认识。在他的周围,渐渐聚集起一群年轻的文人士大夫。

  一日,唐闵帝在勤政殿召董焯并御史大夫田焕共商新政。

  董焯道:“天下大势随时而动,不可闭门造车,推行新政,不但祖宗基业可保,还可弘扬先祖之懿德风范,陛下亦可千秋万代流芳矣!”

  闵帝叹道:“朝中推行新政,朕奈何左右掣肘!”

  董焯道:“凡阻挠新政者,皆可问罪,然擒贼先擒王,其领头者,屠戮之,陛下威望成已,”

  御史大夫田绾更是慷慨激昂,奏到:“陛下业已成年,切勿再将政事禀奏太皇太后!”

  遂朝中形成以董焯为首的新政派,包括御史大夫田焕、辅政大臣姜赏、宫闱丞王守国、郑太后以及国舅郑冀等。董焯更是夜以继日,谋划新政。

  永平二年五月,闵帝颁布新政十二条:废除昭宗皇帝与民争利的种种政策;放归大量婢女,让她们重获自由;用圣旨的名义要求各地诸侯王交出兵权……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1:03:41
  第六章 代王闻讯起异心 公主入宫探虚实

  代王李嗣显也曾是唐昭宗和上官皇后看好的储位人选,当初上官氏一直很偏爱自己的小儿子,有意说服唐昭宗改立代王,未料朝中大臣们极力反对废长立幼,几次动议未能成功。后唐明宗继位,代王迁居封地。

  长兴十四年,吴国、魏国等诸侯王密谋起兵造反,代王据守雒阳,抵抗叛军,拱卫京师,可谓大功一件,加之他又是皇帝的亲弟弟,封地也渐渐扩大,足有五十多座城邑,而且都是大县。代王借助这富庶之地,大兴土木,建造宫殿,而且广招四方豪杰,大批量铸造兵器,府库的金钱近万亿,珠宝竟然比京师还要多。代王起初并没有造反之意,唐明宗也没有怀疑他造反,兄弟二人的感情依然很好。

  永平二年,以董焯为首的革新派兴起新政,其中一条就是要削藩,代王听闻,怀恨在心。谋士荀匡、公孙胜等人谋划,鼓动代王取而代之。

  一日在密室,荀匡道:“王爷自来封地,殚精竭力,治理地方,又平定吴王之乱有功;如今新帝上位,既知王爷乃当年被议储人选,必定心存疑虑,况有宵小在侧,累进谗言,积毁销骨,近日情况比较危急了,不若顺势而为,朝中也有太皇太后庇护,不愁大业不成。”

  公孙胜道:“我等必勠力同心,助代王成就大业!”

  于是代王一边加紧铸造兵器,招募兵士;一边派出死士刺杀董焯等文人士大夫以及支持新政的官员。这件事情震惊朝野,闵帝大为愤怒,最终查出是代王暗中授意。

  朝中形式骤然紧张,桂阳公主亦听闻最近的刺杀事件,于是入宫面见郑太后,探听虚实。原来郑太后生三女,桂阳公主乃长女,次之是靖阳公主、华阳公主,可惜二位小公主皆早夭,郑太后只剩此女,因此宠爱异常。桂阳公主知当年祖母嫌弃母后出身,因此事差点废掉父亲的太子之位,改立代王,故母后与祖母素有嫌隙,明争暗斗,当年的形势危急万分。今弟弟李从俊登帝位不到两年,朝局又起大波澜,故内心十分焦虑。

  在寿康宫,此时国舅郑冀亦在郑太后寝殿喝茶。桂阳公主施礼毕,愤然言道:“母后与舅舅还有心思喝茶?女儿听闻代王意欲造反,我弟弟已登帝位,岂能让乱臣贼子再起动摇江山社稷之念!”

  郑太后道:“淑儿莫急!哀家正与国舅在商议此事。”

  郑冀道:“朝中辅政大臣以上官鼎为首,反对新政,太皇太后亦反对,最棘手的是代王,蠢蠢欲动,意欲取而代之,况你母后素与太皇太后不合,三者勾结起来,必定会紊乱朝纲。姜赏是个老狐狸,暂时站在革新派,我们姑且推姜赏为首,让皇帝避其锋芒,最后瞅准时机,一举击中。”

  郑太后道:“上官老太婆妄想拉我儿下帝位,没有那么容易!”

  桂阳公主听闻,长舒一口气,道:“母后和舅舅筹谋深远,女儿必定为母后马首是瞻,肝脑涂地必要保弟弟皇位!”

  此时天色已晚,夕阳如血,晚霞漫天,就如波诡云谲的朝局,绚烂而不可测。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1:05:02
  第七章 慈安宫密谋显杀机 痴皇后爱语慰帝心

  上官太皇太后闺名,一个“琼”字,家世尊贵,祖父乃对大唐有护国再造之功的上官修,当年国内八王之乱,上官修救助过当时落难的唐武宗,被尊为“尚父”,位居太尉、中书令。去世后,追赠太师,谥号忠信,唐武宗许诺上官修,李唐后世子孙要同流上官氏的血液,并把唯一的嫡女永华公主许配给上官修的嫡长子上官曜。永华公主与上官曜育二子二女,长女上官璃,次女上官琼,三子上官璞,四子上官瑛。上官璃与上官琼在唐昭宗身为太子时,就与之婚配。唐昭宗的两位同母妹妹,义宁公主下嫁三子上官璞,生上官雪与上官皎,上官雪嫁与代王李嗣显,生李从佑,上官皎与唐昭宗嫡女,也是上官琼唯一的女儿云安公主婚配,生上官兰馨;义昌公主下嫁四子上官瑛,生上官鼎,上官鼎与唐昭宗庶女云清公主婚配,生上官茂,上官萧。三代联姻,上官家族的血液已与李家皇室紧密联系在一起。如今第四代,唐闵帝李从俊也与上官兰馨联姻。

  此时慈安宫内,烛火通明,上官鼎正和太皇太后叙话。

  上官太皇太后道:“竖子即位,妄想改天换地!祖宗基业,必毁于无知妇人与小儿之手!”

  上官鼎道:“太皇太后息怒!侄儿的母亲与夫人虽在家亦日夜悬心,但言以太皇太后神威,定能拨云见日,海晏河清!不日太皇太后六十华诞,代王必将遣雪妹来京城问安,届时可共商大计!”

  此时正是十五日,月圆之夜,帝后相聚时刻,但闵帝李从俊仍在勤政殿批阅奏折,自筹谋新政以来,每日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只想重振朝纲,再造大唐盛世,然阻挠重重。

  闵帝伏案把玩一只玉壶,暗想:“上官兰馨乃祖母唯一的女儿云安公主所生,因父上官皎和云安公主一次出巡时,意外双双亡故,因此自幼在宫中长大,深受祖母影响,祖母近来对新政颇有不满,此非常时刻,馨儿能与朕同心同德么!”

  一旁的宫闱丞王守国提醒道:“陛下,已经过了子时了,陛下是否起驾去坤安宫?”

  闵帝正想得出神,未曾听到王守国言语。忽报皇后娘娘派遣侍女来问安,王守国定睛一看,原来是皇后最宠爱的女官卫珍儿。卫珍儿身后跟着两名宫女,只见朱唇未起,笑颜如花,道:“皇后娘娘见陛下久未降临,想是政务繁重,所以皇后娘娘特意为皇上做了白玉如意汤,命奴婢送来,有劳公公献给皇上!”顺手塞给王守国一些银子,低声问道:“王公公,未知陛下何时驾临?”

  王守国道:“小妮子惯会打发人,咱家看你以后不错!这个嘛,咱家也不清楚,回去禀告皇后娘娘,稍时安歇了吧!”

  王守国把白玉如意汤小心奉上,闵帝看后,亲尝了一口,回想起和皇后的甜蜜时光,一时情不能自已,吩咐道:“朕去坤安宫看看皇后!”

  王守国高声唱道:“摆驾坤安宫!”

  此时皇后还未安歇,忽听到皇上驾临,不禁满心欢悦,帝后已月余未见,最近因为诸多烦心事,阻挠的让人提不起兴致。皇后也知两宫太后素有嫌隙,最近新政闹的祖孙失和,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但想李从俊自幼是自己心爱之人,倾心爱之,必当共同进退。

  皇后拜迎皇帝,泪目含情,道:“臣妾以为陛下不会来了!”

  闵帝眼见皇后,眼含秋水,满脸娇嗔,不禁爱怜起来,心下暗想:“馨儿何辜!”双手将皇后的手扶起,进入内帏。

  皇后道:“陛下最近政务繁忙,也该保重龙体才是,臣妾日夜为陛下悬心,又不能为陛下分忧,臣妾无能,只愿日日祝祷,抄写经文,为陛下祈福。”

  闵帝听闻,内心一暖,抚摸着皇后的青丝,道:“是朕冷落馨儿了......”

  正是小别胜新婚,帝后重聚,恩爱异常。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01:08:46
  未完待续················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8-06-10 10:12:25
  赞??????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14:01:28
  有朋友想继续看吗?不然没动力更新了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0 14:29:16
  未完待续~~~~~~~~~~~~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1 13:08:50
  第八章 代王妃入宫传讯息 御花园偶遇卢太妃

  十月初三日,乃上官太皇太后的六十生辰。目今已到九月,代王妃上官雪提前进京,给太皇太后请安,并协助筹办寿宴。上官雪为义宁公主与上官璞所生,上官璞早已去世,义宁公主尚在人世。上官太皇太后乃上官雪的亲姑妈兼婆母,关系自然更进一层。

  义宁公主所生的上官皎与上官雪,虽然都与上官太皇太后所生的李嗣显和云安公主,互相婚配,结为儿女亲家,但是两人素来政见不合,互有嫌隙。义宁公主盛年守寡,唯一的嫡亲孙女上官兰馨从小又被送进宫中,与之很少见面,唯一的女儿上官雪也彻底倒向上官太皇太后,这让义宁公主膝下空空,空虚寂寞,长年以青灯古佛为伴,颇为懊恼,尤其是上官家族气势熏天,上官太皇太后向来颐指气使,专横霸道,愈发让义宁公主愤懑不平。

  九月初五日,代王妃入宫向上官太皇太后请安,她这次来,是带着重要的使命。

  代王妃施礼毕,道:“代王日夜操心母后的身体,特命臣妾,向太皇太后问安!”

  太皇太后道:“有劳吾儿挂心,哀家最近也时常梦见吾儿,可怜我们母子不能经常见面呀!竖子才登基不到两年,羽翼未丰,胆敢修改祖宗法度,令天下人心惶惶,江山社稷不稳,如此胆大包天,实非明君所为,如今恬居皇位,哀家势必改立新君,稳定宗社!”

  代王妃道:“母后圣明!十月初三日,乃母后生辰,代王特意命臣妾转告母后,生辰当日,代王称病不来京城,呆在封地,准备随时听从母后调遣,一旦母后下令,必带兵士杀入京城,与母后相聚!”

  这边厢上官氏摩拳擦掌,势必引起一场血雨腥风,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代王妃觐见完毕,从慈安宫退出,路过御花园东北角,忽见一对仪仗走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唐明宗淑妃卢氏,现已封为太妃。上官雪嘴角露出一丝蔑笑,当年李嗣元与李嗣显争夺太子之位,李嗣元侥幸胜出,郑娥与卢婉妍这两个卑贱之人,却也能跟着鸦雀变凤凰。

  两路人马狭路相逢,只见卢太妃宫人呵道:“还不见过卢太妃!”

  代王妃侍女上前道:“代王妃在此,特向太皇太后问安,何人敢呵斥代王妃!”

  卢太妃知上官雪身份尊贵,不比一般王妃,故喝止宫女,上前道:“原来是代王妃,宫人不识,切莫见怪!现下宫内都在精心筹办太皇太后的寿宴,比较忙乱,本宫受郑太后嘱托,正赶去尚宫局,查看寿宴装扮陈设是否准备妥当,如代王妃闲暇有空,可去本宫一同前往,了结了差事,可否愿意去寝宫喝茶一叙,聊表敬意,向代王妃谢罪!”

  代王妃原本脸上显出怒气,见卢太妃肯如此服小做低,故脸显得意之色,道:“本妃还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扰了,婵儿,我们走!”

  卢太妃此刻并不是去尚宫局,她知上官雪心高气傲,不会与自己同行,故撒了一个谎而已。卢太妃知上官雪入宫此行非同小可,背后隐藏的必定是惊天阴谋!此刻卢婉妍心头紧锁,虽内心乱蹦乱跳,焦虑万分,但是面上并未显示出来一分,现下用手帕试了试额头的汗水,转身扶住侍儿的手,道:“去郑太后寝宫!”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1 13:09:07
  第八章 代王妃入宫传讯息 御花园偶遇卢太妃

  十月初三日,乃上官太皇太后的六十生辰。目今已到九月,代王妃上官雪提前进京,给太皇太后请安,并协助筹办寿宴。上官雪为义宁公主与上官璞所生,上官璞早已去世,义宁公主尚在人世。上官太皇太后乃上官雪的亲姑妈兼婆母,关系自然更进一层。

  义宁公主所生的上官皎与上官雪,虽然都与上官太皇太后所生的李嗣显和云安公主,互相婚配,结为儿女亲家,但是两人素来政见不合,互有嫌隙。义宁公主盛年守寡,唯一的嫡亲孙女上官兰馨从小又被送进宫中,与之很少见面,唯一的女儿上官雪也彻底倒向上官太皇太后,这让义宁公主膝下空空,空虚寂寞,长年以青灯古佛为伴,颇为懊恼,尤其是上官家族气势熏天,上官太皇太后向来颐指气使,专横霸道,愈发让义宁公主愤懑不平。

  九月初五日,代王妃入宫向上官太皇太后请安,她这次来,是带着重要的使命。

  代王妃施礼毕,道:“代王日夜操心母后的身体,特命臣妾,向太皇太后问安!”

  太皇太后道:“有劳吾儿挂心,哀家最近也时常梦见吾儿,可怜我们母子不能经常见面呀!竖子才登基不到两年,羽翼未丰,胆敢修改祖宗法度,令天下人心惶惶,江山社稷不稳,如此胆大包天,实非明君所为,如今恬居皇位,哀家势必改立新君,稳定宗社!”

  代王妃道:“母后圣明!十月初三日,乃母后生辰,代王特意命臣妾转告母后,生辰当日,代王称病不来京城,呆在封地,准备随时听从母后调遣,一旦母后下令,必带兵士杀入京城,与母后相聚!”

  这边厢上官氏摩拳擦掌,势必引起一场血雨腥风,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代王妃觐见完毕,从慈安宫退出,路过御花园东北角,忽见一对仪仗走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唐明宗淑妃卢氏,现已封为太妃。上官雪嘴角露出一丝蔑笑,当年李嗣元与李嗣显争夺太子之位,李嗣元侥幸胜出,郑娥与卢婉妍这两个卑贱之人,却也能跟着鸦雀变凤凰。

  两路人马狭路相逢,只见卢太妃宫人呵道:“还不见过卢太妃!”

  代王妃侍女上前道:“代王妃在此,特向太皇太后问安,何人敢呵斥代王妃!”

  卢太妃知上官雪身份尊贵,不比一般王妃,故喝止宫女,上前道:“原来是代王妃,宫人不识,切莫见怪!现下宫内都在精心筹办太皇太后的寿宴,比较忙乱,本宫受郑太后嘱托,正赶去尚宫局,查看寿宴装扮陈设是否准备妥当,如代王妃闲暇有空,可去本宫一同前往,了结了差事,可否愿意去寝宫喝茶一叙,聊表敬意,向代王妃谢罪!”

  代王妃原本脸上显出怒气,见卢太妃肯如此服小做低,故脸显得意之色,道:“本妃还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扰了,婵儿,我们走!”

  卢太妃此刻并不是去尚宫局,她知上官雪心高气傲,不会与自己同行,故撒了一个谎而已。卢太妃知上官雪入宫此行非同小可,背后隐藏的必定是惊天阴谋!此刻卢婉妍心头紧锁,虽内心乱蹦乱跳,焦虑万分,但是面上并未显示出来一分,现下用手帕试了试额头的汗水,转身扶住侍儿的手,道:“去郑太后寝宫!”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1 13:11:20
  第九章 紫渊阁痛陈大局荐奇谋 朝露殿思虑前途警帝心

  卢太妃路遇代王妃之后,第一时间想到要去禀告郑太后,听闻郑太后在紫渊阁处理事务,便急急忙忙赶来。

  太后郑娥与太妃卢婉妍情谊深厚,相互守望近20年了,想当初郑娥乃一介歌女,入韩王府邸,便深受宠爱,那时候卢婉妍已是韩王侧妃,一见郑娥本人,卢婉妍已知郑娥非池中之物,便倾心与之相交。郑娥被当时的皇后上官琼赶走后,一度失去音讯,等唐明宗登基后,才又把郑娥接进宫来。偏生唐明宗子嗣单薄,生二子三女,卢婉妍生下一子李从恪,封信王;郑娥生下一子李从俊,一女桂阳公主。母以子贵,唐明宗独爱郑娥,待李从俊更是疼爱,封为太子。后郑娥被封为皇后,卢淑妃也晋升为卢贵妃。

  卢太妃施礼毕,道:“今日臣妾在御花园遇见了代王妃,想必她正从太皇太后那里过来,恕臣妾多嘴,太后一定要提防代王妃入宫传讯,代王那边会有什么动静,不日就会明了。”

  郑太后道:“哀家已知代王那边定会有动静。先帝在时,因太后偏爱,代王已存窥测神器之心,况哀家自跟随先帝以来,上官太后百般阻挠,历经劫难,幸先帝不离不弃!吾儿亦自幼聪慧,得幸于昭宗,上天庇佑,如今已贵为九五之尊,岂容旁人再起动摇江山社稷之念!”

  卢太妃道:“太后所言甚是!然如今朝内局势紧张。助代王者,人数甚众,上有太皇太后、上官鼎大人,旁有义宁、义昌、云清三位公主,朝中支持新政者虽多,然都是下层官士,况董焯之流力量尚弱。陛下年幼,所靠者亦太后尔,太后要以天下苍生为念,以江山社稷为重,为陛下多多考虑,切不要意气用事,让代王抓住把柄,挑起纷争,届时天下大乱,苦的是黎民百姓!”

  郑太后听罢,叹道:“哀家已经忍耐二十多年!如今贵为太后,依然左右掣肘,不得安乐!”

  卢太妃道:“太后已得天下,荣宠至极,切不要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下月初三日,乃太皇太后生辰,届时众多皇亲贵族相聚一堂,共贺千秋,依臣妾愚见,生辰之日必定是发难之时!太后一定要精心操持好寿宴,早做准备,已免落他人口实,即使对方突然发难,也不至于措手不及,自乱阵脚。”

  此时朝露殿里,闵帝烦躁不安,宫闱丞王守国在一侧小心伺候着,心想,此刻非皇后娘娘来劝解不可,遂打发一个小太监去坤安宫问候皇后娘娘。上官兰馨正带领宫女们亲自为皇上做芙蓉桂花糕,闻听皇上正在发脾气,内心十分焦虑,即刻命卫珍儿捧着一盒刚做好的芙蓉桂花糕,急匆匆赶来朝露殿。

  皇后上前施礼,道:“陛下万福!”

  闵帝道:“皇后请起!怎么这个时间点过来了?”

  皇后轻启玉唇,道:“陛下近日来寝食难安,想必是为新政操劳过度所致。臣妾特为陛下准备了芙蓉桂花糕,此甜品入口即化,甜而不腻,消暑去火,在这个时节吃,是最相宜不过了!陛下先尝一块儿?”

  说毕,芊芊细手拿起玉箸,拈了一块,送入闵帝口中。

  闵帝细细品尝,果然齿颊留香,舒心爽口。皇后见闵帝眉头渐渐舒展,心内不觉十分欢喜。

  一时唤珍儿倒水,伺候闵帝洗手更衣,梳洗完毕,房内只剩下帝后二人。

  闵帝见旁边无人,叹道:“近日来,朕十分疲惫。你亦知皇祖母与母后向来不睦,若不是先帝坚持,哪里有我母子容身之地。现今虽得登大位,但朝中上官氏当道,代王亦虎视眈眈。朕知你乃云安公主之女,皇祖母之嫡亲外孙女,当初太皇太后下懿旨,要我封你为后,莫不是为了上官家族。你与朕青梅竹马,一同长大,心意相通,朕却始终因你的身份,对你有所怀疑,不知馨儿可愿与朕同心同德,守护大唐江山?”

  闵帝的一番肺腑之言,皇后听闻,泪眼涟涟,道:“臣妾得幸于陛下,已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臣妾虽姓上官,可是今世,既有缘与陛下做了夫妻,就是陛下的人了,臣妾愿与陛下风雨同舟,誓死追随陛下!”

  随后以帕拭泪,道:“陛下,现今皇祖母势力很盛,陛下才登基不久,实不宜与皇祖母起争执之心,代王意欲取而代之,陛下切记要忍耐,避免落人口实,不要让外人利用,动摇江山社稷。皇祖母也亦年老,陛下正当盛年,臣妾不懂朝政,但知卧薪尝胆、养精蓄锐,新政尚且搁置,十月就是皇祖母的六十生辰,哄皇祖母开心要紧!”

  闵帝听罢,握着兰馨的手,把她拥在怀中,心想:“再也不能让馨儿为我担心了!新政就此搁置吧!”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2 08:26:44
  第十章 喜气洋洋献寿礼 冷汗岑岑听申饬

  展眼就到了十月初三日,太后寿诞之日,秋高气爽,也略带着一丝寒气。帝都洛阳满城锣鼓喧天,同庆嘉日。宫里宫外为此事已筹备了许久,自然隆重非常。

  紫宸殿前,太皇太后一身金银丝鸾鸟朝凤吉服,独立高台之上,接受王公百官的跪拜恭贺,一双凤目威严的扫过台下众人。她要的就是如此,傲视众人。

  舞姬、乐师、琴师等于大台中央各司其职,金丝翩然的霓裳舞衣起伏跌宕,伴着一支长长的《凤鸾舞》到结束,太皇太后身旁的老太监宣布道:“寿宴开始。”

  此刻男宾席上坐着上官鼎、上官茂、上官蔷三父子,女眷席上按序坐着卢太妃、义宁公主、义昌公主、云清公主、代王妃上官雪、刘华妃、王昭仪、张婕妤等、各亲王君王的女眷。

  闵帝除了向皇亲国戚王公大臣下诏向太皇太后献礼,还下令十月初三日至初六日在宫中连续三天大摆喜庆寿宴。闵帝与皇后上官兰馨带领后庭诸位王子、公主等轮班伺候太皇太后进膳。

  此时是献礼环节。只见皇长曾孙李玢走到太皇太后面前到,磕头禀告:“太奶奶,孙儿要给您献礼啦!”

  太皇太后道:“玢儿,你要给太奶奶什么礼物啊?”

  李玢:“孙儿要诵读母妃亲笔手书的《天凤赋》,此文共计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字。恭祝太奶奶圣德四海,雨露万邦!”

  太皇太后道:“乖孙儿!快快与哀家念来!”

  李玢诵读完毕,太皇太后十分欢喜,忙不迭的喊打赏。

  此时郑太后也来到上官氏面前,叩首启奏道:“今日乃母后寿辰,普天同庆,四海泽福。臣妾特为母后亲手赶制了一幅百寿锦幛,恭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个宫女端着一个锦盒跪在身边。

  太皇太后示意身边太监接过锦盒,眉头一扬,道:“哀家知你年岁也大了,还要亲自制作,你真是孝顺的紧那!”就着太监手里,把锦幛细细看视一番,口中称赞道:“果然是好东西!”

  却没有喊郑太后起来的意思。一旁的卢太妃见状,急忙上来,跪在郑太后身边,赔笑道:“母后生辰,臣妾也准备了一份薄礼,想要讨母后金口一赞!”

  随后一个宫女端上一尊木雕寿星,卢太妃道:“母后请看,此乃千年黄花梨树精雕细琢而成。臣妾恭祝母后寿与天齐!”

  太皇太后看罢,口中言道:“你也算有心了!都起来吧!”

  卢太妃搀着太后郑娥,起身道恩,郑太后转头与卢太妃四目相对,满眼里都是赞许之意。

  此时只见一位身着一袭明艳平罗裙、头戴镂空飞凤金步摇、耳垂鸢尾含珠、气质美如兰的贵妇徐徐走上前来,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代王妃上官雪。

  代王妃道:“母后千秋,代王抱恙在身,未能亲自前来为母后祝寿,特命臣妾向母后请罪!这里有代王手书的《千字福》《千字寿》一对,《千字福》《千字寿》各由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形态各异的福字寿字组合而成。代王和臣妾恭祝母后万寿无疆!”

  太皇太后听罢,道:“哀家也时常思念吾儿,总不得见面,山高水长,虽富贵已极,然母子天各一方,有何意趣!哀家年事已高,总希望儿孙们都能在身边!”言罢滴下泪来。

  本朝独重孝道,明明生辰宴会,哪里有喜宴上流泪的道理!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犹如是给当今皇上一个难堪。

  此时闵帝见状,端起酒杯,道:“今日是皇祖母的万寿宴,朕当敬皇祖母一杯。”

  太皇太后道:“今日哀家本该高兴,却有人总让哀家不高兴!”

  闵帝赔笑道:“谁让皇祖母不高兴,说出来朕替皇祖母出气!”

  太皇太后道:“皇上现让哀家不高兴!哀家告诉谁去!”

  闵帝听说,忙道:“孙儿不敢。”

  众人听闻得祖孙两人的对话,霎时间四下无声。

  太皇太后发怒道:“祖宗之法,自古有之,有道明君,皆知祖宗之法不可违,轻则祸乱朝纲,重者社稷不稳。自本朝太祖开国以来,祖宗之法已延续百年,传至当今,现国昌民兴,四海升平。不知皇帝为何搞出一套新政,闹得人心思变,朝野不安,哀家实不知皇帝意图何在!如此下去,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闵帝听罢,如当头棒喝,实不敢辩!

  此时上官鼎在侧,听得真切,跪拜在上官太皇太后面前,道:“臣得幸于先帝,奉先帝遗诏辅佐新君,现如今朝局不安,上官鼎罪责难逃,请太皇太后降罪!”

  另一辅政大臣姜赏,看到如此局面,跪倒在太皇太后面前,实不敢轻易站队,只能静观其变!

  其他王公大臣见太皇太后发怒,纷纷跪倒在地。霎时间局面突变。

  此时代王妃突然跪倒,禀道:“母后息怒!代王如若知道母后在寿宴上哭泣、发怒,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呢!代王最近一年,时常思念母后,夜不能寐,等病好了,一定进宫向太皇太后问安!”

  此时太皇太后厉声呵斥道:“昭宗在时,对代王恩宠有加,有议储之意!明宗驾崩,新帝继位,原本以为新帝会秉承祖宗之法,为李家守护江山。众位爱卿!如今朝堂之上,任用的官士,皆是一群乌合之众,利益之徒!是有人蒙蔽圣听,还是新帝治国能力有限?啊?”

  太皇太后此语一出,震动四方,局势一触即发,跪着的大臣有的已经颤颤巍巍了,闵帝此时更是汗如雨下。


楼主纤尘古莲 时间:2018-06-14 09:08:36
  泠滟传奇,原文在起点中文网有连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