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一枝:关于傅青主

楼主:朴素 时间:2018-06-13 14:04:27 点击:178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书林一枝:关于傅青主

  初识傅山,得益于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七剑下天山》,小说一开场,便是傅青主(即傅山)与反派大高手天山派的楚昭南在五台山上的一场生死之战,“傅青主挟数十年内家功力,凌空下击,不能将楚昭南击倒,心中也是暗暗吃惊。瞬息之间,两人已斗了五七十招。”。据小说描述:“傅青主不但医术精妙,天下无匹,而且长于武功,在无极剑法上有精深造诣。除此之外,他还是书画名家,是明未清初的一位奇士。”

  后来傅山的文字读得多了,对其了解才渐入佳境。傅山曾放言:“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此乃书史上一段奇论也。然而民间如此说他:“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学,学不如人。”可见傅山为人高洁独立,侠气横溢。傅山秉承家学,对先秦古籍有广博而精深的研究,特别对先秦诸子的评注,尤为卓见,是明末清初期间在经学,史学,文学,艺术,医学等方面均有卓越成就的著名学者。

  傅山,初名鼎臣,改名山;原字青竹,后改青主。生于明万历34年(1606年),卒于清康熙23年(1684年),横跨明清两朝,诗词文章、丹青医道、金石学术,皆为一时之选。故时人誉为“学究天人,道兼仙释”,“博及群书,时称学海。”其书法豪迈不羁,脱略蹊径,名满天下。全祖望《阳曲傅青主先生事略》云:“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兼工画”。绘画则古雅入神,写意曲尽其妙,《图绘宝鉴》评论云:“其才品海内无匹,人不能尽识也。”。《画征录》则说:“傅青主画山水,皴擦不多,丘壑磊珂,以骨胜,墨竹也有气。”而傅山自称:“法无法也画亦尔,了去如幻何亏成。”

  明亡以后,傅山一度出家为道士,并与大儒顾炎武等人秘密谋划抗清活动。《七剑下天山》关于傅青主的故事便是取材于这段时间。后来痛感复明无望,便彻底隐居起来。学者郑天挺《清史简述》中说:“清初爱国文人很多,成就也不小。其中一派是反映人民疾苦,反映民族压迫的,这一派如黄宗羲、顾炎武、傅山、王夫之、归庄等是主流,值得我们注意。”此论虽然拘泥于意识形态,但傅山反清复明的立场确实坚持了一生。

  傅山才气超绝,眼界自是不低。故所论历代文章,锋芒毕露。《杂记一》云:“韩、柳、欧、苏,文章妙矣,然终觉闲话多。”《杂记五》云:“宋人之文,动千百言,萝莎允长,看著便厌。”《读南华经》云:“庄子为书,风云开阖,神鬼变幻,要自不可阙。古今文士每奇之。”《书山海经后》云:“《山海经》不但物类奇瑰,即文字之古峻,皆后世文人所不能拟肖。”《诗训》云:“摩诘不使才,而句句皆高才;不见学,而无篇非学,学极博大。”故大儒顾炎武有云:“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

  尝读傅山散文,讲究经世致用,反对拟古,其无依无傍,自成一家。所作文字,摇曳生姿。譬如《书宋史内》之尖锐泼辣,《与曹秋岳书》、《与居实书》之悲凉愤闷,《草草付》之诙谐风趣,《失题书信》之萧散恬淡,《记李宜山》之迷离空灵,皆令人可读可赏。傅山《霜红盦文集》云:“写字之妙,亦不过一正。然正不是板,不是死,只是古法。”此语可谓道出傅山为文之秘密。

  傅山读书极博,但他并非死读书之人。傅山一向反对读书人“死坐屋底”,提倡游学与访友。他曾说过:“故能读书人亦当如行脚阇黎,瓶钵团杖,寻山问水,既坚筋骨,亦畅心眼。若再遇师友,亲之取之,大胜塞居不潇洒也。”(《霜红龛集·十六字格言》)傅山“思以济世自见,而不屑为空言。”他又说:“看书洒脱一番,长进一番,若只在注脚中讨分晓,此之谓钻故纸,此之谓蠹鱼。”

  金陵为六朝故都,文人雅士怀旧者极多,多则至于滥。傅山为此写了《金陵不怀古》,诗云:“甚是金陵古,诗人乱有怀。自安三驾老,谁暇六朝哀。曾道齐黄拙,终亏马阮才。肉髀愁不鼓,伧父过秦淮。”与历史上众多的金陵怀古者拉开了距离,虽是翻案文章,但做的“诙诡、波俏”,很能看出傅山的本色。

  傅山的文字流传下来不少,有《霜红龛集》传世,比较好的版本有宣统三年(1911年)丁宝铨木刻本,此本由缪荃孙、罗振玉等整理刊刻而成,共44卷(正文40卷,附录3卷,年谱1卷),可称完备。学者侯外庐认为:“傅山学术,由存世的《霜红龛集》看来,是以系统地研究或评注诸子百家为他的中心工作。”(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这个说法大致不差,基本概括了傅山的学术路向。

  傅山乃山西阳曲(今太原)人,故而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侯文正等人所著的《傅山评传》,书不算佳,不过行文简洁,写尽傅山之一生事迹,其评论部分虽无创见,文字亦平白,但老老实实写来,倒也别有风致,不拔高,不溢美。作者侯文正毕业于北大,他还著有《傅山年谱》、《傅山诗文选注》、《傅山论书画》、《傅山论文论辑注》等书,对傅山用力甚深。

  傅山有诗云:“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实乃傅山一生之传神写照也。周作人在《风雨谈·关于傅青主》里如是写道:“傅青主……文章思想亦正如其人,但其辣处实实在在有他的一生生涯做底子,所以与后世只是口头会说恶辣话的人不同。此一层极重要。盖相似的辣中,亦自有奴辣与胡辣存在也。”:傅山游走四方,为人豪迈不羁。曾云“身处乱世,无事可做,只有一事可以做:吃了独参汤,烧沉香,读古书。”傅山死时,“四方来会送数千人”,可见他还是很得人心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朴素 时间:2018-06-13 14:04:46
  书林一枝:关于巴金

  关于巴金,我仅写过一篇短文,聊以纪念一位文学老人。其实家里也收了一些巴金的著作,譬如《家》《春》《秋》(人文版,不过并非一套,而是百衲本)、《巴金小说精编》(浙江文艺版·李小林编·内有长篇小说《寒夜》)、《巴金选集》(四川人民版·收“雾雨雷电”四部中篇)、《巴金作品精编》(漓江版·叶舟编。叶舟并非巴金研究专家,此编质量未能保证)、《巴金:域外小说》(上海文艺版·陈思和编,序极可读,乃陈思和手笔)、《巴金美文:诚挚人生》(花城版·何乃烈编)、《十年一梦》(人民日报版·巴金随笔集)、《雪泥集》(三联版·巴金书简)。

  细细算来,巴金的书并不少。近日又收到上海周立民兄惠寄的《萧珊文存》(上海人民版)及《家春秋版本图录/研究索引》(香港文汇版·李存光编著)两书,萧珊乃巴金夫人,巴金曾写有《怀念萧珊》、《再忆萧珊》两文,一往情深,堪称怀人之佳作。《萧珊文存》做的极为精美,装帧秀丽,展卷读之,令人赏心悦目。而《家春秋版本图录/研究索引》一书则收巴金著作《家春秋》的各种版本(附书影)及研究文章之索引,可称《家春秋》极完备之研究资料,书亦做的漂亮。

  对于许多人来说,巴金是写作言情小说《家》、《春》、《秋》的翩翩文学青年,是写作真话日记《随想录》的垂垂思想老者,是在1989年声援学生运动的良知守护者。西谚有云: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巴金同样如此,每一个人心目中的巴金都会有所不同,正是这些不同,才构成一个复杂的巴金,一个复调的巴金,而不是坐在高台上那种纸糊的神像,那个仪式化存在的木头人。巴金的小说确实可以让一个少年沉迷其中,确实可以与当今少男少女迷恋韩寒、郭敬明、春树相比肩。然而小说里的故事很快露出了虚构的无力。

  翻阅巴金另一种作品,譬如《雪泥集:巴金书简》 、《十年一梦》 、《海行杂记》、《随想录》 、《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无题集》等等。这些非虚构的文字,从早期的旅行游记到晚期的真话记录,一以贯之的是巴金的朴实文字,不事雕琢,有话要说,揭示真相。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花城出版社曾经推出了一套“人生文丛” ,收的都是现代作家的散文,其中巴金那套名为《巴金美文—诚挚人生》 。诚挚或许如此,美文当非巴金之风格。巴金自己说过:“我的文字毫无含蓄,很少有一个句子里包含许多意思,让读者饭余茶后仔细思索,慢慢回味。”

  巴金不以惊艳美文、幽默随笔见长,他仅仅是“有话要说”。于是有《随想录》传世,于是有建立文革博物馆的不识时务的异想天开。现在读《“遵命文学”》、《“长官意志”》等文字,虽然辞意浅陋,但真情流露,实现了讲真话的理想。学者傅国涌如是说:“他的《真话集》虽然没有多少深刻之处,却也走出了假、大、空。我们今天依然尊敬这位老人,主要不是因为他的文学作品,而是他的忏悔、他的自省、他说出真话的勇气与真诚。”

  确实如此,文学不是抚慰品,不是按摩椅;文学是向阅读者诉说自己的愤怒的呐喊和良心的呼声。文学是让阅读者重温语言的初始意义,那就是言为心声的人生见证,说话,而且是说真话,而且是说出真相。在这种意义上来理解巴金,他永远值得我们敬重。巴金倡导的“文革博物馆”没有半点着落,但他以自己的文字、用纸和笔——整整一部《随想录》建立起一座个人的“文革博物馆”。这样的“文革博物馆”千年不坏,每睹每新。

  多年前,巴金就说过这样一番话:“长寿不是一件好事,是一种痛苦。”偏偏造物弄人。有学者称:巴金真正的文学生命1949年就结束了。上海学者郜元宝说,根据他个人的阅读经验,巴金的作品至今仍有不可替代的价值。郜元宝认为巴金是在新文学的严肃文学系统内部具有通俗倾向的作家,他成功地将西方现代文学的人道主义精神融入中国新文学中,没有生吞活剥的痕迹。纵然如此,巴金与中国第一流的作家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百岁老人过世,可谓喜丧。无论世上的人如何盖棺论定,巴金的意义依然存在。虽然他没有鲁迅的忧愤深广,也没有茅盾的鞭辟入里,更没有金庸的万千气象,但巴金以自己的激情、自白式的写作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青年,《家》《春》《秋》风行数十年。然而作为十年文革的苟活者,巴金的抗争是多么无力呵,所谓的随想并没有自己的独立话语,而是背负了时代的流行色。至于身为中国作协主席,他也没有做出更多的他应该做的事情。自然,他身不由己。
楼主朴素 时间:2018-06-13 14:05:00
  书林一枝:关于叶德辉
    
  漫步书市,有浙江版的近人书话系列,随手翻阅,书颇可观,余携一册《叶德辉书话》而归。以前只知道叶氏曾以“土豪劣绅”之下场而死,据云死时身中六弹,可谓惨不忍睹也。而叶德辉又曾著有被读书人所推崇的《书林清话》,可谓是大读书家也,后来学者评价他“所著及校刻书凡数十百种,多以行世。”心下里对其人其行颇有些兴趣,灯下细读此书,感慨殊深,其学问真是好的,令人不得不佩服他。至于其品行悖谬那是见仁见智,后生如我者只能在其书中寻觅前辈风貌也。作为读书人,我关注的是学问,那是可以自己鉴别出来的。而人品道德则非我所能窥知。人性是复杂的,还是知识容易把握。
   
  叶德辉(1864-1927),字奂彬,号郋园,又号直山。祖籍江苏吴县。太平天国动乱之时,其父叶雨村始迁居湖南,占籍长沙(后叶德辉读书岳麓书院时,又买了个湘潭县籍)。叶德辉即出生于长沙,故自称是"半吴半楚之人"。光绪十八年(1892年)进士,授吏部主事,两年后假归故里--长沙苏家巷。此后居家从事经学、小学研究,兼及藏书、校书、刻书诸事。叶氏对文字学用力甚勤,对《说文》用力犹深,他取《说文》中所称读某著者数百条一一为之疏证,时出创见,颇受当时学者之称许。在居长沙的几十年里,叶德辉虽有诸般劣行恶迹,譬如辑录《翼教丛编》,护卫纲常伦理;但却从未放弃过对学问的追求。故学者谢国桢先生在《丛书刊刻源流考》一文中有如此评价:“叶氏为湖南土豪,出入公门,鱼肉乡里,……论其人实无可取,然精于目录之学,能于正经正史之外,别具独裁,旁取史料,开后人治学之门径。”
  
  浙江版之《叶德辉书话》,辑选叶氏书话文字三种:《藏书十约》、《书林清话》、《书林馀话》。其中《藏书十约》一种,可称藏书家经验之谈,尤为可贵。从“购置、鉴别、装潢、陈列”等十个方面介绍了古书收藏之基本条规。《书林馀话》为《书林清话》续篇。此二种采撷广博,凡涉镂板、印刷、装帧、传录、收藏、题跋、校雠等史案掌故,皆有考证,故为版本、目录学者所重视。梁启超在《国学入门书要及其读法》一书中,论及《书林清话》说:“论刻书源流及掌故,甚好。”叶德辉学术成就最大的方面是版本目录学研究。他先后化费24年时间校刊编定15部前人所撰的书籍目录著作,合称《观古堂书目丛刻》。其中《宋绍兴秘书省续编四库阙书目》是叶德辉考证校刊的一部较重要的宋代官修书目。
   
  余读叶氏书话,赏趣其行文的自在、叙述之简明,一册在手,仿佛古书里的故纸烟云都一览而尽。然叶氏虽负淹雅之名,其性端为人却多有悖谬之处,尝为时论所不容,用梁启超先生的话就是“叶平时为人不自爱”。叶氏对维新变法、辛亥革命亦多持偏激之论,一味反对革新,他尤其哀叹新学“分年重阶级,不读孔孟书”,哀叹儒风日微、斯文欲坠,“旧学商量同辈少,中原离乱故乡亲”;时时以秦汉时传经的伏生自比,“应笑老奴劬学苦,传经且听伏生鳏”;“白发传经遗一老,壁藏奚畏祖龙焚”。对于一切新的变化,他都看不惯。他把自己完全封闭在了清王朝里。后终因此而获祸,死于非命,令人惋惜,才高叶氏者并不多矣。当然从今天眼光而论,叶氏对维新变法、辛亥革命所持的偏激之论,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最起码他不该死。然而革命来了,一个大学问家只能身首异处。
   
  小说家虹影在其作品《K:房中术》里曾写过一个书商,此人便是藏书家叶德辉。叶德辉对当时长沙的农民革命极为仇视,公然戏拟对联痛骂之。其联云:农运宏开,稻粱菽,麦黍稷,尽皆杂种;会场广阔,马牛羊,鸡犬豕,都是畜生。横批为:斌尖卡傀(意思是不文不武,不大不小,不上不下,不人不鬼。)联是好联,可惜当时农民革命正红火,如此“口出狂言”之辈,自然下场极惨,叶氏可谓是因言罹祸的代表人物。农民如果被煽动起来,其破坏力是相当相当恐怖的,譬如明末张献忠、太平天国、义和团等等。他们杀起人来,几乎没有任何顾忌,四川就被张献忠杀得“千里无人烟”。
  
  叶氏之死,曾引起湖南文化名人及全国文化名人的巨大震撼。湖南近代名人、毛泽东的老师,曾任过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校长、国民政府农矿部部长的易培基与湖南另一大名人,当过湖南省都督、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的谭延凯谈起叶德辉被杀的前后经过,相对伤悲。梁启超先生剖析王国维死因时曾云:“他(指王国维)平时对于时局的悲观,本极深刻。最近的刺激,则由两湖学者叶德辉、王葆心之被枪毙。静公深痛之,故效屈子沉渊,一瞑不复视。”数年之后,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胡适博士作过一首《悼叶德辉》的白话诗:“郋园老人不怕死,枪口指胸算什么!生平谈命三十年,总算今天轮到我。杀我者谁?共产党。我若当权还一样。当年誓要杀康梁,看来同是糊涂账。你们杀我我大笑,我认你们作同调。三十年来是与非,一样杀人来翼教。”话虽直白,却又意蕴深长。 
  
  叶氏确实为读书之才子,但其人其行又令人难以捉摸,也许这才是一个真实的叶德辉吧。他的本色是一名文人,一个生不逢时的书生。他的悲剧就在于以一介书生而置身于历史的漩涡中。大凡一时俊杰,皆有其特立独行之处,倘不因人而废言,《叶德辉书话》确实值得一观。其文字通达可诵,学术见解亦有出彩之处也。只是他死的早,不然的话,或许可成为陈寅恪、钱锺书那样的人物,也未可知。死了,一切都不好说了,只剩下后来人的猜测与打量。死与不死,在历史上的身影就是不一样。譬如周作人在做汉奸之前就死去,那他在后世的议论中就是另一番模样。此中深意,识者或可辩之。
作者:小城风起云涌 时间:2018-06-13 14:10:16
  @朴素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6-13 14:11:18
  我更喜欢阅读朴素老师这些大篇的文字,更有利于铺展自己的看法。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谢见积 时间:2018-06-13 17:56:57
  写的很好。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6-13 17:59:40
  跟读学习,追更!
作者:囬神 时间:2018-06-13 19:27:45
  朴素老师博学
作者:江南有紫衣 时间:2018-06-14 09:29:21
  傅青主害死顾炎武,呵呵。劝他娶小妾。。。
作者:魔皇2013 时间:2018-06-14 16:09:10
  傅山书法很棒,老毛书法有他影子。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18-06-15 07:57:06
  梁羽生的书以前看得很多,时间太久大部分的内容也快忘得一干二净了,感叹你的博学。
作者:春日阳光138 时间:2018-06-15 08:39:33
  质量文,赞![d:赞]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18-06-15 10:32:17
  @朴素 :本土豪赏1个膜拜大神(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