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世重生只为你》起点同名小说转载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6:51:56 点击:59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章艺芊坐在卧室的电脑电脑前,翻看着网上的评论,眉头紧促。
  “看什么呢?表情这么严肃。”何语轩一边解着领带,一边问道。
  芊芊回过头,看着走进来的何语轩,嘟着小嘴,委屈巴巴“你来看看网上的八卦,都在骂茜茜,而且一边倒,我很担心她,给她发消息她也不回。”
  “娱乐圈的明星不好混,承受舆论,是必然的。不过她在我爸的娱乐公司,出了事,我爸为什么没有保她呢?奇怪了。”
  “话说,老婆你没有给我做饭是不是?”何语轩紧促着眉,一手拄在电脑桌前。
  芊芊抿着嘴唇,轻轻地点点头。
  “今天周五,我带你出去吃,我们也好久没约会了,我们好好出去玩一玩。”何语轩看着芊芊,但芊芊却一点表情也没有。“怎么了,还在关心宋泠瑶吗?你这样我会吃醋的。”
  “老公,我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可能又要完两年毕业了。”
  “啊?为什么,你挂科了?”
  芊芊笑着,低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何语轩见此笑了,握起芊芊的手臂开始把脉。“这是好消息,我养的起你,你放心。”说着,抱起芊芊,亲吻着。
  “我亲自下厨为你做饭。”说着何语轩卷起衣袖,忙活起来。
  第二天芊芊独自一人去了宋泠瑶的公司找她,然而她因为人设崩塌,并无事可做,原本的安排全被她人顶替了。
  不得已,芊芊去找了自己的公公,也是宋泠瑶所在公司的老板,问怎么回事。
  宋泠瑶艺名,原名宋茜。
  “爸,你为什么不帮宋茜姐呢?她可是你一手栽培出来的呀!你要看着她就这样毁了吗?”
  “芊芊,不是爸不帮她,而是没那个必要了,她现在无心事业,根本不听我们的安排,我们又怎会花冤枉钱在她身上。而且我看她,是得了抑郁症了,治疗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抑郁症,怎么会,那她这样很危险啊!”
  “芊芊你有选修心里学吧!或许你和她多聊聊,开导开导她,对她有好处。”说着他拿出手机翻找着什么。
  “这是她现在的住址,她的助理陪着她,你去看看她吧!”说着把地址转发给芊芊。
  芊芊低头看着手机,“爸我知道了,我去看看她,那我就先走了。”芊芊说着,挥手告别,走出门口时,头又神了进来。
  “对了,爸爸,我忘了告诉你了,你要当爷爷了。”芊芊笑着说道,走了。
  何新奕愣住了,没有反应过了,眨眨眼,芊芊就已经走啦。
  他连忙大电话给儿子何语轩问“小子,芊芊怀孕了,是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芊芊去找你了?”何语轩穿着白大褂,带着手套与口罩。
  何新奕欢快的大笑起来,“我要当爷爷了,我要有孙子,孙女了。”
  “老爸老爸,芊芊呢?她是不是去找宋茜了?让她来医院做检查,我还在医院等她呢。”何语轩急切的问着。
  “咦!她去看宋茜了,估计你等下午了。”
  “行吧!反正我今天都在医院!我先忙了,拜拜!”说着挂了电话。
  “喂,喂,这臭小子又挂老子电话。不过这事他妈还不知道吧,我要告诉她去。”说着给他老婆打了过去。
  芊芊打车来到宋茜家门口,敲门却丝毫没有反应。芊芊有些焦躁不安,心里忐忑。
  芊芊拿出手机,给宋茜的助理打电话过去。“喂,我是章艺芊,我来看茜茜姐了,你们出去了吗?我在门口没人应。”
  “没有呀,茜茜在家的,她让我出来买东西,她一个人在家。”
  第二章
  “可现在敲门没人应,她家密码多少,我担心。”芊芊更加着急了,手中的包掉了下来。
  “3838,你快进去看看,可千万别出事呀!”
  芊芊连忙输入密码,推开门走了进去。
  “茜茜姐,你在哪?我来看你了。”芊芊一般重复着,一边开门找着。包丢在门口都忘记了。
  芊芊找遍了卧室客房,浴室厨房,都不见茜茜的踪影,她来到客厅,低下头准备打电话。此时她看见地上散落的白色药片,她看向阳台,连忙跑了过去。
  宋茜靠在阳台的墙上,窗帘刚好挡住她坐着的身体,地上是一个白色的药瓶,空空如也,芊芊拿起药瓶,上面写着“苯巴比妥”
  “糟了!来迟了。”芊芊连忙拿起手机给何语轩打了过去,“不好了,茜茜姐自杀了,她吃一瓶的苯巴比妥,你快派救护车过来,地址是…”芊芊说着,看看茜茜的气色,探她的鼻息。
  十分钟后救护车来了,芊芊随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而何语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直接进了抢救室。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开了。
  “怎么样?”芊芊连忙跑过去,看着何语轩急躁的问道。
  何语轩缓了口气,“人是抢救过来了,但能不能醒就看她自己的了。她吃了两瓶,量很大,她是一心求死,醒过来怕是很难。”
  “她是一点求生欲望也没有了,如果我昨天就去看她,就不会出事了。”芊芊自责的哭喊中。
  何语轩抱住芊芊,“这和你没有关系,别伤心,动了胎气,我可是神医,我有办法,相信我。”
  “什么办法?她原本就无亲无故,奶奶如今也去世了。她没什么牵挂了。”
  “没有牵挂,我就帮她找到牵挂,你还记得我上次研制的机器吗?或许可以帮到她。”
  芊芊推开何语轩,傻傻的看着他。
  大明星宋泠瑶自杀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一个多星期,宋泠瑶都没有任何反应。
  何语轩把她送进了他精心研制的机器中,他在一旁看着电脑。“天啊!怎么会这样,她竟然…”
  何语轩回到家中,对妻子芊芊说道:“我有办法救她,但分险有些大,而且即便救了她,她也活不了多久的,大约可以续命二十年。”
  “什么意思,那她岂不是要和周敏一样。知道自己的死期。”芊芊说着,想起了自己的好友周敏,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可以这样说!我当初研制这个机器,就是想帮张明强的,现在她们还用不到这个机器,或许可以让宋茜先试试。”
  “茜茜姐,她现在,虽然活着,但和死了没什么两样,你试吧!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几日后。
  宋泠瑶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对着无边无际的大海,绿油油的草地,美丽玫瑰园,她在一栋小房子内独居,自由自在,在海边热舞,在鲜花丛中飞舞,欢快无比。
  “茜茜姐,茜茜姐。”
  宋泠瑶停下舞步,“芊芊,是你吗?”
  “是我。”
  “你出来呀!和我一起跳舞。”说着宋泠瑶摆动着舞姿,旋转着,环看四周。
  “这里不是真实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幻想出来的…”
  “不是,这是我喜欢的,是最好的世界。”宋泠瑶辩解着,而眼前的世界,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眼前。“怎么会这样?怎么没有了。”
  “你醒醒吧!你不记得了吗,你的女歌手演员宋泠瑶,你在家中自杀了,是我救了你,现在的你是个植物人,你完全活在自己的意识里。”
  宋泠瑶笑了,笑着笑着哭了“这样很好呀!我远离了我所厌恶的世界,即便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我很快乐。”
  “我知道你厌恶这个世界,那么如果我帮你换一个世界,你愿意醒过来吗?”
  “换一个世界?”宋泠瑶迟疑了,她的脑海一片空白。
  “就是现在!”何语轩听着芊芊的对话,按下手中的按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6:52:49
  第三章
  “我…愿意吗?”宋泠瑶心里想着,但并未说出口。
  同时她眼中的世界完全崩塌了,黑暗降临,只有一处光在不远处,而且也越来越暗。
  宋泠瑶见此情景,拼命的朝有微弱光的地方跑去。
  近了,近了,就差一步了。宋泠瑶大步向前,迈出最后一步,踏进光明的那一刻,仿佛有另一个人,与她擦肩而过。
  宋泠瑶睁开眼,心跳动的厉害。自己躺在古色古风的房间内。她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一切都没有改变。她坐起身,低头看自己,身穿一身浅绿色的古装。旁边桌上躺着一位同样穿古装的女孩,看上去十六七岁左右。
  她走下床,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回想起她自己的梦,芊芊说的“换个世界”。“我这是穿越了,可我的样貌没有变化呀!”好像年轻了许多,嘴角微微上扬,可头上的纱布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人原本死了,我借用她的身体重生了。
  宋泠瑶回头看看那个趴在桌边睡觉的姑娘,转身走出房门。
  阳光明媚,正值春天,柳絮纷飞。院子里的花草也长出了嫩芽,一片绿意。
  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四处游看,却未见一人。
  她走出院子,回头看门牌上的字“典雅居”。她转过头,准备往出走,定住了。
  此时一位男子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二十出头的样子。宋泠瑶转过身,吓得退了一步。
  此人衣着不凡,举止端庄,定是不是一般人,我该怎么办。宋泠瑶低头思考着。
  “你醒了?”那男子走上前来,用手托起宋泠瑶的脸颊,惊讶地问道。
  宋泠瑶不知道该怎么办,轻轻地点点头。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你我的缘分怎能只是一眼而已。他笑着,放下原本摸着宋泠瑶的手臂。
  “等你伤势全好了,我们便择日成婚。”
  “成婚?”宋泠瑶大声说道,原本端庄举止,一下子垮了。
  “你不记得我了?不过也对,当时你只看了我一眼,便昏了过去,我是李恪,三皇子,是你来长安和亲的对象。”
  “李恪,三皇子…那当今皇上可是李世…。”
  她还未说完,李恪连忙捂着他的嘴巴“你干什么,你疯了,怎敢直呼父皇大名。”
  宋泠瑶傻傻的站着,抬头看看李恪一眼,晕了过去。
  李恪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抱起来,走进典雅居。我这是吓到她了吗?她身体还是很弱的,就这样晕倒了。
  李恪抱着宋泠瑶往里院走去,踹开房门,原本睡觉的丫鬟小萍,从梦中惊醒。
  “王爷…小姐她怎么?”小萍蹑手蹑脚,站在一旁,但心中欢喜,眼泪汪汪,嘴角带笑。
  “你怎么连你家主子都照顾不好,她自己跑出去你竟不知。”李恪说着,把宋泠瑶轻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小姐她是自己跑出去的?那她是病好了,太好了,我就说大夫是瞎说的。”小萍说着,哭的更加厉害了。
  “别哭了,让她好好休息,你去找大夫,给瞧瞧,怎么没说几句就晕倒了。”李恪说着站起身来。
  “是,王爷,我马上去。”小萍说带着哭腔,用手帕拭去眼泪,往外走去。
  李恪看着宋泠瑶,当初李泰(皇四子)不愿娶你,推给我,我原本还心有所怨。你却在来的路上摔下山崖,你若死了,我定被弹劾。虽然梁国只是小国,但你好歹是公主,现在你平安无事醒来,我定会好好待你。我想李泰看到你的美貌时,一定会后悔死了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会好好待你,你虽为我侧妃,但可享正妃之待遇。”李恪说着,抚摸着宋泠瑶脸颊。回想起在悬崖下见到萧潇时,她遍体鳞伤的样子。
  可你为何会轻易逃走?想必有人助你,你在我的封地出事,有人乘机打压我,你为我受的苦,我会记得。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6:53:45
  小说简介:她是职业歌手演员宋泠瑶,抑郁自杀,当她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番邦小国进献给大唐吴王李恪的小妾,面对政治权谋,她该如何自处,是去是留?面对这位历史上最高贵的皇子,也是最悲情的皇子,她该如何抉择?
  她是番邦公主,和亲路上不幸摔下悬崖,她以为她必死,却来到一千年以后的世界。
  千年前的“她”和前年后的“她”在彼此的世界该如何生存?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6:55:37
  第三章: “我…愿意吗?”宋泠瑶心里想着,但并未说出口。
  同时她眼中的世界完全崩塌了,黑暗降临,只有一处光在不远处,而且也越来越暗。
  宋泠瑶见此情景,拼命的朝有微弱光的地方跑去。
  近了,近了,就差一步了。宋泠瑶大步向前,迈出最后一步,踏进光明的那一刻,仿佛有另一个人,与她擦肩而过。
  宋泠瑶睁开眼,心跳动的厉害。自己躺在古色古风的房间内。她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一切都没有改变。她坐起身,低头看自己,身穿一身浅绿色的古装。旁边桌上躺着一位同样穿古装的女孩,看上去十六七岁左右。
  她走下床,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回想起她自己的梦,芊芊说的“换个世界”。“我这是穿越了,可我的样貌没有变化呀!”好像年轻了许多,嘴角微微上扬,可头上的纱布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人原本死了,我借用她的身体重生了。
  宋泠瑶回头看看那个趴在桌边睡觉的姑娘,转身走出房门。
  阳光明媚,正值春天,柳絮纷飞。院子里的花草也长出了嫩芽,一片绿意。
  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四处游看,却未见一人。
  她走出院子,回头看门牌上的字“典雅居”。她转过头,准备往出走,定住了。
  此时一位男子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二十出头的样子。宋泠瑶转过身,吓得退了一步。
  此人衣着不凡,举止端庄,定是不是一般人,我该怎么办。宋泠瑶低头思考着。
  “你醒了?”那男子走上前来,用手托起宋泠瑶的脸颊,惊讶地问道。
  宋泠瑶不知道该怎么办,轻轻地点点头。
  “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你我的缘分怎能只是一眼而已。他笑着,放下原本摸着宋泠瑶的手臂。
  “等你伤势全好了,我们便择日成婚。”
  “成婚?”宋泠瑶大声说道,原本端庄举止,一下子垮了。
  “你不记得我了?不过也对,当时你只看了我一眼,便昏了过去,我是李恪,三皇子,是你来长安和亲的对象。”
  “李恪,三皇子…那当今皇上可是李世…。”
  她还未说完,李恪连忙捂着他的嘴巴“你干什么,你疯了,怎敢直呼父皇大名。”
  宋泠瑶傻傻的站着,抬头看看李恪一眼,晕了过去。
  李恪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抱起来,走进典雅居。我这是吓到她了吗?她身体还是很弱的,就这样晕倒了。
  李恪抱着宋泠瑶往里院走去,踹开房门,原本睡觉的丫鬟小萍,从梦中惊醒。
  “王爷…小姐她怎么?”小萍蹑手蹑脚,站在一旁,但心中欢喜,眼泪汪汪,嘴角带笑。
  “你怎么连你家主子都照顾不好,她自己跑出去你竟不知。”李恪说着,把宋泠瑶轻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小姐她是自己跑出去的?那她是病好了,太好了,我就说大夫是瞎说的。”小萍说着,哭的更加厉害了。
  “别哭了,让她好好休息,你去找大夫,给瞧瞧,怎么没说几句就晕倒了。”李恪说着站起身来。
  “是,王爷,我马上去。”小萍说带着哭腔,用手帕拭去眼泪,往外走去。
  李恪看着宋泠瑶,当初李泰(皇四子)不愿娶你,推给我,我原本还心有所怨。你却在来的路上摔下山崖,你若死了,我定被弹劾。虽然梁国只是小国,但你好歹是公主,现在你平安无事醒来,我定会好好待你。我想李泰看到你的美貌时,一定会后悔死了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会好好待你,你虽为我侧妃,但可享正妃之待遇。”李恪说着,抚摸着宋泠瑶脸颊。回想起在悬崖下见到萧潇时,她遍体鳞伤的样子。
  可你为何会轻易逃走?想必有人助你,你在我的封地出事,有人乘机打压我,你为我受的苦,我会记得。
  作者的话:吴王李恪,历史上最高贵的皇子,同样也是最悲情的皇子。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6:57:02
  小说简介:她是职业歌手演员宋泠瑶,抑郁自杀,当她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番邦小国进献给大唐吴王李恪的小妾,面对政治权谋,她该如何自处,是去是留?面对这位历史上最高贵的皇子,也是最悲情的皇子,她该如何抉择?
  她是番邦公主,和亲路上不幸摔下悬崖,她以为她必死,却来到一千年以后的世界。
  千年前的“她”和前年后的“她”在彼此的世界该如何生存?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7:10:18
  第四章
  李恪守在宋泠瑶的床边,等大夫来为她治疗。靠在床尾的柱子上,睡着了。
  宋泠瑶醒了来过来,看着守在床边的李恪。
  为何要守着我,我不过是来和亲的,与你并不相识,为何对我这么温柔。我真的穿越了?当今皇上是李世民,我最喜欢的皇帝。他是李世民的儿子李恪,他的命可不是很好,好像是政治的牺牲品,败给了李治,早知道就把那个剧本好好看看,也可以知道一些历史了!
  “为什么不是架空的世界,不是换个世界吗?这根本就没有么。”我历史不好啊,上次接到的《长安风云》剧本我为何不好好看看,就是写初唐的,宋泠瑶懊悔着,蹬了一下腿,把腿抬了起来。
  “萧潇,你醒了!”李恪看着抬着腿的萧潇,盯着她伸直了的腿看去。
  宋泠瑶连忙收回腿,“醒了,醒了。”尴尬的笑着。
  “腿不舒服吗?小萍已经去请大夫了,你忍一下。”
  “嗯!”宋泠瑶轻声应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请问我是谁呀?”宋泠瑶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对,我连你是谁也不知道,还有这是什么年间?”
  李恪愣住了,她这是得了失心疯了吗?是头部受伤导致的?“贞观十三年。”
  “贞观…之治!”果然,我是真的穿越了,是芊芊做的,她怎么办到的。还有为什么要是王妃呢?还是李世民儿子的王妃,他的儿子可没有一个善始善终的,而他又能活多久呢?宋泠瑶心里想着,有些同情在一旁发愁的李恪。
  既然是贞观年间,李世民还活着,那我是不是有机会见到我最喜欢千古一帝李世民了,对了还有唯一的女皇武则天了,不知道她进宫了没有。
  现在我只能装失忆,不然会露出马脚的,毕竟现在的我可是一个文盲。
  “哎!”想我好歹也是大学生呢?竟然落到这般田地。不经意的叹了口气。
  “你不用悲观,不是还有我在吗?我会治好你的。”李恪笑着说道。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有你没事做吗?这么闲!”宋泠瑶侧过身,他这典型的暖男一个呀,还这么温柔,我是侧妃,那他早已娶妻,估计孩子都有了吧!
  “你是我未来的妃子,你受了伤,我当然要多加关爱。”她还真是特别,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我不做事,是被她嫌弃了吗?
  话说我真的要嫁给他吗?他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我这不是老牛吃嫩草吗?他这个颜值,小鲜肉一枚。我可都已经二十八岁了,眼看就而立之年了,让我嫁给他,怎么行。
  “大夫这边请!”小萍说着敲起门来“王爷,大夫我请来了。”
  “进来吧!”李恪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一旁。
  “奴才参见王爷,望王爷开恩,王妃吉人自有天相,是我先前误诊,才会搞出这般乌龙…”大夫一见王爷便跪了下来,虚汗直冒。
  “起来,赶紧给她看看,现在她身体虽然好了,但脑袋好像出问题了。”李恪低头看着大夫,无奈的说着。
  “你脑袋才出问题了,怎么说话呢?”宋泠瑶气愤的坐起身来。
  一旁的大夫受了惊,原本跪着的他,一屁股坐了下去,侧着脸看着宋泠瑶。
  小萍听见,眼泪汪汪,“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啊。”
  宋泠瑶这才反应过了,自己好像过激了,这样不是正中下怀,“哎呀,哎呀我的头好疼啊!”宋泠瑶说着,抱着自己的脑袋,安稳的躺好。
  “还不快去看看,愣着干嘛。”李恪看着宋泠瑶,气愤的对大夫说道。
  “是,是!”说着坐在地上的大夫向床边挪了过去。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7:11:02
  作者的话:李世民一共十四个儿子,十二个不得善终。只有只有十三皇子李福平庸无特色,还有当了皇帝的九皇子李治唐高宗善终,可惜他还是个妻管严。哎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3 17:11:57
  第五章
  大夫准备为宋泠瑶把脉,宋泠瑶却把手收进被子里,大夫不知何意,抬头看看向李恪。
  “萧潇,让大夫为你诊脉呀,你这是为何?”李恪不知所然的问道。
  宋泠瑶傻傻地看着李恪,这不是古代吗?就让男子碰我,他有这般开明。说着,伸出自己的右臂。
  “王妃血脉通畅,气色红润,与常人无疑呀!麻烦王妃张嘴让我看看你的舌头。”大夫满脸的吃惊,与昨日微弱的脉搏相比,一天便有这样的变化,太不寻常了。
  宋泠瑶听着,张开嘴,却不知舌头该如何,是伸还是不伸。她伸出来一秒,便收了回去。
  “唉,王妃,希望你好好配合,你就别玩舌头了,我这还没看呢?”大夫严肃的说着。
  旁边的李恪看着,笑了。
  “嗯哼”宋泠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乖乖伸出舌头。
  “王妃湿气有些重,已无其它大碍,至于身上的皮外伤,我就不方便看了,药膏涂上便好。总得来说,王妃已无大碍,调养一下便好。”大夫起身,对李恪说道。
  “庸医,他昨天还说小姐没救了,现在又说无大碍,真是可笑之至。”小萍调侃道。
  “大夫,身体是无大碍,但她什么也不记得了。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李恪说着看向躺着的宋泠瑶。
  “是吗?那想必是头部受伤所至,你们常常说些过去的事情,她便会慢慢想起来。但周期多久就不得而知。”大夫迟疑了一下,对李恪说着。
  “那萧潇现在的身体状况,可受得了舟车劳顿。”李恪又问道。
  “悉心照顾可保无碍,但头部受伤,还要多休息,保障睡眠即可。”大夫说着退了一步。
  “小萍带大夫去取药吧!快去快回。”李恪说着,示意小萍。
  “是,王爷!”说着两人走了出去。
  “既然身体已无大碍,可愿意与我出去走在,透透气,也对你身体恢复有好处。”提议说道。
  “那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
  “你问吧!若我知道,定会回答。”
  “我是谁,为什么叫我萧潇。”
  “梁国公主,萧氏,全名萧潇,你父亲与我国和亲,保护它一国无忧。”
  “你的母妃是谁,父亲确定是李…唐太宗。”宋泠瑶说着迟疑了一下。
  “我母妃是杨妃,父皇唐太宗。”
  “杨妃?”不会吧!难道是之前,原隋朝公主,那李恪岂不是…
  “你母妃可曾是前朝公主?”
  “你不是失忆了吗?不知自己是谁,却知我母妃之事,你真的得了失心疯了?”李恪说着,坐在宋泠瑶床边。
  “李恪,杨妃之子。”唐朝初最悲哀的皇子,好多人都说过如果李恪是最像李世民的儿子,毛主席也说过,李世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如果当初李恪继承皇位,就没有武则天什么事了。
  “你在想什么,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我并不在意,既然你不想说,我不会勉强,等你想说的时候,可随时来找我,我定洗耳恭听。”李恪笑着说道。
  年级轻轻竟然有这样的胸怀,看来毛主席没有说错,有天子之才,却无天子之命。也只能是个悲哀的皇族。
  “你多大?”
  李恪笑了,“看来你这是真的不记得了,十日之后,便是我二十一岁生辰,也是你们成亲之日。”
  “二十一,你好小啊!”宋泠瑶惊讶的说道,我今年二十八,他才二十一,相差七岁。成亲,厉害了。
  “小吗?你不过才十八岁,为何会闲我小?”李恪不解。
  “你说什么?我多大?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宋泠瑶惊喜的坐起身来,拽着李恪的胳膊,满脸期待的问道。
  “十八呀?难道我记错了?”李恪一脸懵圈。
  “十八岁,十八岁。”宋泠瑶一边傻笑,一边念叨着,摆动着脑袋,看着李恪。
  作者的话:李恪的爷爷是唐高祖李渊,父亲是唐太宗李世民,弟弟是唐高宗李治,弟媳还是唯一的女皇武则天。太姥爷是隋文帝杨坚,姥爷是隋炀帝杨广。血统高贵可想而知。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4 11:49:53
  第六章
  看来我真是要重生了,现在的我十八岁,十八岁真好。宋泠瑶摸着自己的头发,开心的像个傻瓜。
  李恪在一旁,看着她,见她笑得那么开心,也笑了,像欣赏一副画一样,看着她傻笑着。
  “我实在不明白,你在开心什么,能笑这么久,我输了,我笑不出来了。”原本看着她的李恪,转过身,站起身来。
  “没什么,没什么!”宋泠瑶说着,依然笑着。告诉你,你也不会明白,也不会相信。
  “你好好休息两天,后天我们进京。”
  “进京,我们不在京城吗?”宋泠瑶傻了,他不是皇子吗?竟然不住在京城。
  “你到底是得了失心疯,还是傻了。一会正常,一会又不正常。”
  “你不不是皇子吗?为何不住在京城?”
  “那真是苦了你了,你要嫁的是庶出,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李恪苦笑着说道。
  我好像说错话,嫡出庶出,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差别待遇。宋泠瑶底头想着,偷偷瞟了李恪一眼。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对不起,我对你们这的情况不了解,你别生气。”
  “无妨,我早就习惯。记住,好好休息,我走了。”李恪笑着,离开了。
  笑得一点也不轻松,看来是受了不少委屈。
  “我干嘛要休息,我好的很呢?”说着宋泠瑶起身梳妆,准备出去转转。看着镜子里的年轻的自己,喜上眉梢。
  宋泠瑶正准备走出来院子时,对面来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带着一排人走了过来。
  “妹妹,这怎么出来,可是有什么需要,吩咐下人就可以了,你这不是还病着,怎能不好好休息。”
  妹妹,在王府中,能这样称呼我的,是他老婆吧。我这是货真价实的小三啊,那我该怎么办呀!
  “这是我为你精心挑选的下人,你来看看怎么样!”说着她侧过身,两男两女走了出来。
  “看着都不错,谢谢姐姐。”这是要在我身边安排眼线呀!我这还没过门呢?这么快就出手了。
  “不过,我现在还不需要,我还病着,不希望太多人打扰,有小萍一人便可。还是等我与王爷成了亲再说。”宋泠瑶委婉地说着。
  “这怎么行,这可是王爷安排的,说小萍这丫鬟照顾不周,特意让管家挑几个得力的送来。我劝妹妹还是见好就收,王爷脾气可不是很好,在他对你好的时候,你可一定…”
  “行了…”宋泠瑶不耐烦的说道,“至于这事,我会亲自对王爷说的,再说过几日就要随王爷进京了,挑丫鬟的事还是等成亲之后再说。”宋泠瑶说着,走到她的身后,在她耳边说道“王爷那么温柔,这点要求,他定会理解的。”
  瞬间,正牌王妃脸色变暗“那妹妹就亲自和王爷说吧!我的义务是做了,我就先走了,对了我劝妹妹还是先学学府上的规矩,管家这事就交给你了,我们走。”说着示意了一下管家,离开了。
  “你们几个不走吗?”宋泠瑶看着留下来的五个人。
  “公主,我是府上的管家,您还是留下这些下人吧,就不要为难我了。”管家哀求着。
  “管家,刚刚那位可是王妃?”
  “正是,王妃杨氏。十六岁便嫁给王爷。”管家低着头应道。
  “十六,那他们可以子女?叫什么?”
  “这个…并无子嗣。”
  “没有?why?他们成亲应该几年了呀?”
  “这个…奴婢不知。”管家神情慌张,吞吞吐吐。
  “算了,你们都出去吧!马上走,都走,一个也不许留下。”宋泠瑶挥着手臂。
  管家无奈,只好跟着走了。
  “想在我身边留眼线,当我傻啊。哼!”游玩的心已经全无,只好转身回房休息。
  “啊!你怎么在这,吓死我了。”宋泠瑶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李恪。
  “我来看戏呀!看来你并不傻呀!有意思。”李恪笑着。
  “好看吗?”宋泠瑶细腻地说着对李恪眨眨眼,活脱脱一个小女人。“戏演完了!散场吧。”说着对李恪优雅鞠躬,小碎步跑了。
  李恪一脸懵,看着跑掉的萧潇,笑了。
  备注:很多人受到影视剧的影响,认为李恪是李世民最疼爱的儿子,事实上恰恰相反,李世民爱的只有长孙皇后的三个儿子。无能太子,歹毒却文采斐然的四皇子李泰,还有就是爱哭还有恋母情结严重的唐高宗。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4 11:50:58
  第七章
  王妃杨氏回到屋内,见管家把下人都带回来,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办事的,这点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下人们见此情景,连连下跪,“王妃息怒,王妃息怒。”
  “不是说她死了吗?为何又活过来了,刚刚看她明明生龙活虎,你们连消息都打听错了,一窝饭桶。”杨氏谩骂着。
  “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脾气,可是下人犯了错?”杨氏的哥哥从外面走了进来,玉树临风,翩翩公子。
  “哥哥,你怎么来了,你可一定要帮帮妹妹我呀,那个丫头可是太气人了,她还没过门,就敢这般造次,如果过来门,哪还有我什么事。”杨氏一脸委屈,求助的眼神看着哥哥。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和妹妹单独谈谈。”
  “是!”说着,全部起身离开。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梁国公主,虽然梁国是小国,但皇上赐婚,说什么你也要忍。还是尽早怀上孩子要紧,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毕竟你是正室。”杨公子说着,坐了下来。
  杨氏愁容满面,闷不吭声。
  “怎么不说话,你可有什么难处,你成亲四年,都没有一点动静,换了其他男人,恐怕早已妻妾成群。皇上恐怕也是因此,才赐婚。”杨公子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你与王爷可是有什么,平时见你们,总是相敬如宾,其中可有假?他一直不太喜欢我们杨家人,但对你,我想他还不至于,不然为何娶你。”
  “至于,当然至于,他娶我非他本意,是我一厢情愿。我也想怀孩子,可他不碰我,我有什么办法。”原本大呼小叫的杨妃,此刻像垮了一般,轻声细语说出难以启齿之言。
  “此话当真?难道你俩并无夫妻之实。”
  杨氏说着,低头擦拭眼泪,什么话也不说。
  “我当初做的事他全都知道了,新婚之夜他对我说,既然这是我想要的,他就成全我。但王妃之位我能坐多久,全看他心情。”杨氏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泣不成声。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我们一直以为你俩相敬如宾,你一直未有身孕,他从不提一字,我们还心存感激,看来他一直在我们面前做戏。你怎么从来说呢?”听到妹妹受了如此委屈,他实在按耐不住自己的火气。
  “你俩和离吧!和我回家,何必受这种委屈。”
  “不甘心,我不甘心。那个萧潇,也是赐婚,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李恪怎么对我就会怎么对她。”
  “一句不甘心,让自己在这受委屈,值吗?”
  “我不知道,不知道。”杨氏像发了疯一样,晃着脑袋。“我在这一天,就还有希望,每天还能有个盼头,如果我离开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你明白吗?”
  他看着自己的傻妹妹,摇着头,说不出伤她的话,也舍不得看到这般伤心。
  “茜茜,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你想清楚了,写信给我,我带你,回家。”说着离开了,看着哭泣的茜茜,关上房门。
  杨氏的哥哥离开王府,也没有与李恪打招呼。
  他在王府外,转悠,不知该怎么帮这个傻妹妹。
  看见了坐在王府墙头上宋泠瑶,走近看着她。
  宋泠瑶悠哉悠哉的坐着,看有人走了过来,“公子你好,可不可以帮帮我,我…下不去了。”
  “你是何人,为何会坐在王府墙头上。”
  完了,不会是王爷的客人吧!“我是府上的丫鬟,做错了事,打碎了贵重物品,如果我不跑的话,就要一辈子卖身为奴了,我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这衣着怎么会是下人,难道是梁国公主。说着走上前伸出手“来,我帮你。”
  “你这什么意思,你是让我跳下去太高了,不要。”
  “姑娘莫怕,相信我。来吧,你也不想继续坐在那里了吧!”
  宋泠瑶看着他,不知该不该相信,看他一文弱书生。
  宋泠瑶原本是想爬上墙看看古代的街道,结果上来后,凳子却倒了,害自己进退两难,院内又一人没有。
  “那你看好了,我跳了。”说着跳了下去。
  备注:李恪含冤而死,神龙元年(705年),李恪平反昭雪,追赠司空、并重新以亲王礼改葬。但并未陪葬昭陵,发现很多李恪墓地,但始终没有骸骨。李恪与二任王妃萧氏合葬可能性很大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4 11:53:21
  第八章
  宋泠瑶闭眼跳了下去,紧紧的抱着他。
  “姑娘,没事了。”
  宋泠瑶睁开眼,推开了他,“谢谢公子,那我就先走了。”
  他二话没说,把宋泠瑶拉了回来。
  “公子还有事吗?”
  “你这样从府中逃出来,身无分文,你能去哪?”
  “那先生,不对公子是想好人做到底给我点钱吗?”宋泠瑶说着,摆出要钱的手势。
  “在下杨过,还不知姑娘芳名。”
  “你说你叫什么,杨过?”宋泠瑶冷笑着。就你这瘦弱的身板,还杨过呢?
  “怎么有问题吗?”杨过不知所然。
  “其实我叫郭芙。”宋泠瑶笑着,拍拍杨过的胳膊。
  “姑娘这是何意?”杨过一脸懵。
  “我觉得你应该离我远点。”
  “为何?”
  “小心你的胳膊呀!白吃。”宋泠瑶小声说着。
  “我走了,别在缠着我了。”宋泠瑶说着撒腿就跑。
  杨过站在原地,这绝对是梁国公主萧潇。暗自跟了过去。
  宋泠瑶一路游玩,看着繁华的街道。这就是贞观之治,街头的女子也有许多,衣着也比较开放,还真是难得。
  怪不得那会医生摸我,李恪没一点反应,这社会的发展竟然越来越封建,还真是可笑。
  “肚子好饿,口好渴,可我好穷。哎!”果然我还是不得不回王府。
  “等等,怎么回去?”我不是从正门出来的,这些宅子都一个样,怎么办。我出来左拐右拐,已经逛了好久了,这天要黑了,我怎么回去啊。
  宋泠瑶虽然迷路路,但并不慌张,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四处张望。
  这个二货竟然跟踪我,宋泠瑶发现了,跟着她的杨过,有些不屑。
  喜欢跟是吗,那就来呀。
  宋泠瑶起身,走进一家茶馆。
  “姑娘是喝茶还是住店。”小二看着宋泠瑶衣着华丽,连忙迎了上来。
  “不用了,我找人。”宋泠瑶说着,上了二楼,回头看了一眼。
  她到茶馆做什么,难道约了什么人。杨过想着,跟了进去。
  杨过拉着小二,“你可见一位身着绿衣服的姑娘来过。”
  “她上二楼了,说是找人。”
  找人,果然,我还是在楼下等吧。跟上前会暴露的。
  “二货,你就慢慢等吧!”宋泠瑶从后院门口看看杨过一眼,溜走了。
  宋泠瑶走到街道口,天色已经昏暗,是该回家了,我还真没什么地方可去。
  宋泠瑶拦住一位路过之人,“先生,不对,公子你好,请问,王府怎么走?”
  “王府?”路人大量着芊芊。
  “就是李恪住的地方。”
  “我看姑娘还是别费力气了,三王爷可是清心寡欲之人,不好女色。”
  宋泠瑶怒了,“喂,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当什么人,你不是明白吗?这大晚上的,想去王府,你干嘛装傻。”路人不屑地说着。
  “啪!”宋泠瑶当众给了他一巴掌,愣了一下,看到周围人,转身就跑。
  完了,我怎么就没忍住呢?这可是古代呀。一边想着,一边在巷子里乱窜。
  “糟了,死胡同。”
  “跑啊,怎么不跑了,看你这么妖艳,我倒是可以成全你,不过王爷你可是高攀不起的,他没这方面的欲望。”
  “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样对我说话。”不行,我要先拖住他,果然长的漂亮是祸害。
  “我管你是谁,我送你去杨府,我家大公子一定会喜欢的。我还可以赚些钱。只要你乖,大公子会好好待你的。”
  杨府,王妃姓杨,那会那个从王府出来的人也姓杨,难道他说的人是那个杨过?“你说的可是杨过?”
  “杨过,怎么会是那小子,他可没那个福分。我说的可是大公子杨程。”
  “我告诉你,我和杨王妃与杨过可都是朋友,你最好好不要乱来。”这古代就是随便死个人,没没什么打紧,我才刚刚重生,可不能就这样被糟蹋呀。我还没见到李世民呢?宋泠瑶心里想着,慢慢后退。
  备注:李家子孙几乎被武则天诛灭殆尽,唯李恪一族长盛不衰,与唐朝享国同寿,不知是历史的宽慰,还是另有隐情。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4 18:02:54
  第九章
  “对了,你刚刚打我的那巴掌,我现在还你。”他呲着牙恶狠狠地说着,挥了过去。
  宋泠瑶见此,开始乱扑。“走开,走开。”她已来不及其它,拼命挥舞着自己双臂反抗,自己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来不及思考后果。
  “我差点忘了,你是泼辣型的,我得动点真格的了。”说着准备狠狠的打出去,一手先向后挥着续力,一手抓住宋泠瑶的两个胳膊。
  宋泠瑶吓的闭上眼睛,脸侧了过去。
  “啊!”
  只听一声惨叫,原本被抓着她的手,此刻挣脱了束缚。脸上仿佛被雨水打过,她缓缓睁开眼。
  “王爷!”宋泠瑶轻声呼喊,看着王爷挥舞着剑,剑上占满了鲜血。那人跪在地上嗷嗷叫着,李恪砍掉了那人的手臂,鲜血贱打到处都是。他蹲在地上打滚,看了王爷一眼,却不敢发声。
  “给他止血,送衙门,切莫将事情闹大。”李恪对随从说着,一把楼过宋泠瑶,用手帕擦拭她脸上的血渍。
  宋泠瑶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她认为温柔的李恪。傻傻的僵在那,一动不动。看着地上被砍掉的胳膊,鲜血淋漓。
  “别看!没事了,下次不要一个人出来。”李恪用手遮住宋泠瑶的视野,语气强硬。“我们回家。”说着,拉着宋泠瑶往出走。
  宋泠瑶回头又看了那人一眼,低头看见衣上滴着一滴血,她低下头,揪起衣裳,凑到鼻息处。
  血,血的味道,真正的血。不敢抬头,轻轻的咽了口水,依偎在李恪怀里。
  李恪走时,看了一眼地面,又看了一眼随从,示意清理现场。
  宋泠瑶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敢反抗,乖乖的听着李恪的话,被他牵着,回了王府。
  刚刚踏进典雅居,便看见在那踱步的小萍。
  “小姐,你可回来了,可真急坏我了,怎么能一个人偷偷跑出去,你身体还没好呀!”小萍见王爷送小姐回来,连忙上前服侍,声音有些干哑。
  “小萍,你不会又哭了吧!你怎么这么爱哭,以后我叫你爱哭猫好了。”宋泠瑶笑着,看见小萍,如见了救星一般,倏的挣脱王爷搀扶着她的手臂,来到小萍身边。
  “小姐你没事太好了,还好有王爷在,上次就是王爷把你救回来的,有王爷在,我可放心不少,下次出门一定要与王爷一起?”小萍嘟囔着。
  “上次?”宋泠瑶心里想着,那个萧潇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死了呢?不然我也不会借她的身体重生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李恪说着准备离开。
  “好!”宋泠瑶轻声应着。“咕噜,咕噜!”宋泠瑶肚子开始叫唤。
  李恪听到笑了,“看来你还是先与我去雅阁用餐吧!”说着,回头对随从点点头,“要快,且不能太油腻。”
  “你先去洗漱一下,准备用餐。”李恪看着萧潇,又看向贴身侍卫王生,“你留下,王妃对府上不熟,等会带她过来用餐。”
  “是!”王生低头应道。
  “奴婢恭送王爷。”小萍见王爷要走,做着应有的礼仪。
  而一旁的宋泠瑶看着,不知如何,看着小萍的姿势,自己学了起来,但未吱声。
  “小姐,你这是干嘛?”小萍见到奇怪姿势的小姐,有些不解。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宋泠瑶连忙站好,转身往里走去。
  “小萍,准备点水,我想洗脸。”
  “小姐可是摔跤了,怎么身上有味道,我为小姐准备件衣服换上吧!”
  “也好!”宋泠瑶说着,看到滴在衣袖上的几滴血,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回想起那被砍掉的手臂,以前拍过不少电视剧,但这次是完全不一样。
  中午说自己是郭芙,下午便有人因为我丢了手臂,还真是讽刺,还好不是那位杨过的,不然我非认为自己中邪了。
  宋泠瑶洗漱完,换好衣服,走出房门,远远看见站在典雅居门口处的王生,右手握着剑,端庄的站着。
  见小萍端了一碗水,给王生送来过去。
  王生一饮而尽,笑着。远远看去,小萍有些娇羞的样子,蹑手蹑脚。
  宋泠瑶看着,会心一笑。
  备注:李恪躺着也中枪。长孙无忌知道吴王李恪出身高贵,身体流淌着隋唐两朝皇族的血液;又很有声望,“为物情所向”,当初李世民还表达过改立吴王的想法,使长孙无忌感到芒刺在背,一旦李恪上位了,重用的人八成不是自己。因此长孙无忌一直在找机会铲除李恪。房遗爱谋反案,长孙无忌拉无辜的李恪下水,玩弄权限。李恪是死于自己府邸还是死于狱中现无从考察。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6 23:39:39
  第十章
  宋泠瑶看着走了过去。
  “走吧!我已经饿的不行了。”
  “小姐等等我。”小萍说着,连忙把碗放了回去。
  宋泠瑶看着小萍,又看向王生,又笑了。
  王生见此,低下头,不敢看她。
  “行了,走吧!”说着,说着,两人在王生的带领下来到雅阁。
  天色已经昏暗,大约已经过了八点了吧!宋泠瑶看看天上的夜空,心里想着。
  一进门,便看见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宋泠瑶开心极了,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你们也一起吧!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宋泠瑶看着,站在那的小萍与王生说道。
  宋泠瑶突然发现不对劲,他俩怎么一脸便秘的表情。
  此时李恪与王妃杨茜,也来到了雅阁,宋泠瑶远远便听见了,杨茜对李恪关怀的话语。
  “完了。”竟然是一桌吃饭,可我已经开动了。
  还没等宋泠瑶反应过了,两人已经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李恪看着拿着筷子的萧潇,爽朗的笑了,“看来你是真的饿极了,来不及等我们就先开动了。”
  王妃杨茜看着宋泠瑶,一脸的嫌弃。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已经吃过了。”宋泠瑶说着站起身来。
  “无碍,吃吧!”李恪说着,坐了下来,示意让宋泠瑶也坐下,丝毫没有理会王妃杨茜。
  宋泠瑶坐下,安静的吃了起来。看着王妃杨氏优雅的举手投足。宋泠瑶又看看自己,想要模仿一下。
  抬起左手衣袖,挡住自己半张脸,另一只手轻拿轻放,连远处的菜也不夹。好麻烦,以前拍戏只是一个镜头,如果以后都这样吃饭,真要把人累死。
  “嘿嘿。”李恪看着萧潇模仿王妃杨茜的样子笑了。
  宋泠瑶听到,看了他一眼,他知道李恪在笑什么,自己也懒得模仿,便正常的吃了起来。
  而杨氏还是一副端庄的样子,宋泠瑶看着她,忽然回想起早上对她说的话。
  “我劝妹妹还是见好就收,王爷脾气可不是很好。”她在王爷面前这般小心翼翼,难道李恪对她…
  “你想什么呢?吃着饭怎么就发起呆来了。”李恪见萧潇一直盯着杨茜看,两眼无神。“你是模仿杨茜不成,连自己怎么吃饭都忘了吗?”
  “哪有?我好着呢。”宋泠瑶说着“等会,你刚刚叫她什么?”
  “杨茜啊?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我原名叫宋茜,她叫杨茜,别人撞衫,现在是撞名,还真是冤家路窄。
  “看你那表情,可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呀。怎么难道说你们认识。”
  “怎么可能,只是她与我一个朋友同名而已。”宋泠瑶说着突然想起了白天遇到的杨过,“杨过你们可是认识。”宋泠瑶想着,两人都姓杨,八成是兄妹。
  “你碰见杨过那小子了?”李恪放下碗筷,瞥了王妃杨茜一眼。
  “王爷息怒,哥哥也是路过此地,前来探望,可王爷正好外出,他来看来我,便离开了。”杨茜听此,连忙站起身来,向后退了几步。
  宋泠瑶看着眼前的杨茜,想起早上在她面前耍威风的模样,判若两人。
  “王爷,我吃饱了,就先走了,你们慢用。”王妃杨茜并没有坐下,而是直接请安离开了。
  “好!”李恪淡淡的说道。
  宋泠瑶见杨氏离开后,对站在门口的小萍与王生说“小萍,我与王爷有话要说,你和王生先去休息吧!”
  “这?”小萍迟疑了,看了一眼李恪。
  “退下吧!”
  小萍转身离开,顺便叫走了王生。
  “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到底是什么事还要他们退下。”李恪笑着看向萧潇。
  “你瞎想什么呢?我只是有些问题想问你。”
  “又问,早上你还没问够吗?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我们两个刚刚认识,想要了解彼此,当然要先从问问题开始了。这是彼此了解最简单的方法,也最直接的方法。”宋泠瑶绘声绘色的说着。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出来相亲的,要从问问题开始,一点一点的了解他。
  备注:李恪虽是长孙无忌害死,但似乎得到唐高宗李治默许。但奇怪的是李治在朝堂上哭泣哀求,想留李恪一命,前后矛盾,不知真心还是假意成为历史疑云。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6 23:41:02
  第十一章
  “王爷,你与王妃杨氏成亲已有时日,为何你两这般生疏,你对你的女人都这样吗?还是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或误会,以至于发展成今天的局面。”
  “呵呵,你关心我与她的关系做什么?我拒绝回答。”
  不说,那其中必有猫腻,应该还与那个杨过有关。“你不说我岂不是更加想知道了,毕竟以后我们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互相了解是基础。”
  “你不说没关系,那换个与我有关的问题。”宋泠瑶抿着嘴凑到李恪面前,犹豫了一下“我可不可以不嫁给你。”
  李恪看着眼前的萧潇,“你可是心有所属,那为何还要向大唐提议,和亲。”
  宋泠瑶一脸无奈,怎么成了他问我问题了。“我都说了之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干嘛还问。”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可不可以不嫁。”
  “当然可以不嫁。”李恪说着,停顿了一下看着眼前的萧潇,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真的?”宋泠瑶喜上眉梢,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
  “只是后果,我怕你承担不起。”李恪接着说道。
  宋泠瑶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的额头,皇上赐婚岂有收回之理,梁国,听都没有听过,与大唐和亲已近是高攀了。我若悔婚,别说我自己,怕是梁国也要完了。
  “你可心有所属,难道是你父皇逼你嫁过来的?”李恪看着萧潇,愁容满面。
  “我不知道,之前的事,我一点也不记得了,但是有一点我是感觉的到的。”宋泠瑶抬起头,看着李恪,“我打心里,抵制这场婚姻。”
  李恪看着萧潇,他心里明白,听到萧潇的语气,他确定,她是真的失忆了。
  三天前,萧潇前往京城的车队失去联络,他收到消息,带领一队人马前往迎接。找到了迎亲的车队,但公主萧潇却不知所踪。送亲的人也有些奇怪。
  他连夜寻找,随着马蹄印寻到山顶。
  他看见萧潇一人,坐在悬崖边上,满脸绝望。“姑娘你可是梁国公主萧潇?”
  萧潇回过头,“你是何人?”
  “在下李恪,听闻你途中失踪特来寻你。”
  萧潇转过头看着悬崖下面,又看向李恪,“对不起,我没办法嫁给你。我心已死,只剩下一副驱壳。”
  说着,萧潇站起身来,“萧潇,你过来说话,危险。”
  “站在悬崖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与死只有一线之隔,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萧潇站在悬崖边上,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与大自然的神秘与美丽。
  李恪看着这个欲轻生的女孩,日出的光芒映射在她的脸色,形成一条美丽的风景线,犹如一幅惊人画作,美丽,却缺乏生机,眼神空洞,看不到一丝光明。
  “我明白你的绝望,你作为政治的牺牲品不得不嫁过来,但你放心,我绝不逼你。你依然可以做你自己,我绝不以任何理由束缚你。”
  “进一步万丈深渊,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若有难处大可告诉我,一切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来吧,相信我。”
  萧潇看着向她招手的李恪,安慰的话语是那样暖心,回眸一笑。
  “我父皇说的没错,你确实是值得托付之人,只可惜…我不配。”说着向前迈了一步,看了一眼缓缓升起的太阳。
  “萧潇…“李恪来不及思考,跟着跳了下去。
  “你想什么呢?怎么看着我发起呆来了。”宋泠瑶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想让李恪回过神来。
  “你放心好了,即使成了婚,你还是你自己,我不会逼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李恪说着,站起身来。
  “但这婚事必须要结的,为了我,也为了你。”李恪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挂羊头卖狗肉,与我行夫妻之名,而不行夫妻之礼。是这个意思吧,那我嫁给他,到是不错,有了一个安全的后盾,生活上也有了保障。
  备注:李恪初任王妃杨氏死于贞观中期,墓地在现在的安陆市发现,经过考察,只有一人骸骨,并未找到李恪骸骨。李恪并没有与王妃杨氏合葬。
楼主君与君时 时间:2018-06-16 23:42:14
  第十二章
  难道他与他的王妃杨茜也是如此,所以这么多年来,才一直没有子女。可他为什么这样做呢?难道他心中早已心有所属,已经容不下任何一人。还是他根本就不是男人,是个完全不懂闺房之乐的钢铁直男。
  算了,不管什么原因,对我都有好处,想那么多干嘛。“这下没人了,我可以胡吃海喝了。”说着宋泠瑶拿起筷子,继续吃了起来。
  李恪并没有回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在昏暗的房间内,并没有点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到自己摔下悬崖时,造成的创始,不由又想起当日情景。
  那日,他与萧潇一同跳下悬崖,在快坠地时,终于接住了萧潇,李恪用尽洪身解数,手中的剑划在墙壁上,长长的裂痕,支撑着两人称重的身体,降低了下坠的速度。
  剑最终支撑不住,断了,还好不是很高,两人相拥坠地。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没事了。”他将萧潇搂在自己怀中,温柔的看着她。
  “你的脸色为何…”李恪看着脸色发青的萧潇,嘴角渗出血来,“你服了毒?”
  “为何救我,让我发生意外,坠崖身亡不是很好吗?你又何必冒这个险呢?”萧潇艰难的说着。
  “我也不知,为何要与你一同跳下,像条件反射一样。明明你我只是一面之缘。”
  萧潇抬起手臂,抚摸了李恪的脸颊,眼泪夺眶而出,悔过当初。“嫁给你,应该会很幸福吧。若有来世,我定寻你,与君…白头。”脸上漏出最后一丝笑容,晕了过去。
  大夫说你服用的毒无解,必死无疑,今早见你,站在院门前,我又惊又喜。青涩的眼眸,稚嫩神采,判若两人。犹如重生一般,什么都不记得,对你来说,或许甚好。
  “王爷,为何不点灯呢?”李恪的书童周智走了进来,依次点燃了屋内所以蜡烛。
  “王爷,这是刚刚来的书信,请您过目。”周智说着,将书信递给李恪。
  “你来的正好,帮我准备笔墨,我要画画。”李恪说着,接过书信。
  “画画?现在?”周智见王爷不看书信而是吩咐自己准备笔墨,有些不解。
  “对。”
  “是,王爷。”周智应道,转身到一旁准备。
  李恪打开书信,看来起来。
  果然,即便萧潇自己想要逃婚,梁国至此路途遥远,为何偏偏在自己的地界逃脱成功,必有小人助之。说着,烧了书信。
  “王爷我准备好了,还有什么需要吗?”周智将东西依次摆放在书桌上说道。
  “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那王爷不要太晚,你还有伤在身。奴婢就先退下了。”周智说着转身离开,轻轻关上房门。
  李恪拿起笔墨,屏息凝神在笔尖,一笔一笔勾勒起来。大约一个时辰,画半成。
  他没有继续画下去,而是换了一张纸,又画起来。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副没有上色的水墨画成。
  两幅水墨画,一副内容是萧潇站在悬崖边上,冷风拂面,眼神空洞无神。
  一副是早上萧潇站在典雅居门前,看着远处的侧颜,柳絮在她身边飞过,嘴角微微带笑。
  他没有像第一幅那样停笔,为第二幅上起色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已至半夜,他丝毫没有停笔的意思,一笔一划细心勾勒着。
  宋泠瑶一人回到房间,泡在小萍为她准备的水池子,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重生了。想起来自己的好友芊芊,她一直都觉得芊芊着女子不凡,没想到她竟然能控制人的灵体,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嫁给李恪已成必然,而他又能活多久呢?毕竟他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
  不管怎样,还有很多事值得我去摸索,对这个世界,对这里的人,我还充满期待,李世民长什么样,会不会像李恪一样帅气,长孙皇后,武则天,还有李治,魏征等等我都想见一见。宋泠瑶静静躺在床上,幻想着他们的样子,慢慢进入梦乡。
  不知已是何时,他笑着,填上最后一笔,萧潇的眼睛顿时闪出光明。
  他将两幅画表了起来,一副水墨画,一副上了色。他拿起悬崖为背景的水墨画,放进抽屉。而另一幅,挂在了书柜一旁。起身离开书房。
  备注:李恪墓地有很多,但至今没有找到真正的墓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