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任荒唐之“逃离水城”(蓝吹雪)

楼主:浪子背包客 时间:2018-06-13 21:54:16 点击:1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部分角色介绍:
  崔火阳:男主角,穿越来的大学生,因为与京城权贵发生纠葛,不久前才带着亲近来到水城。
  吕秀娘:崔火阳女友之母,因意外结缘,熟女一名。
  万千涯:水城城主。有家族。
  万剑盈:万千涯的四女儿。
  陆菲雪:已死的红颜小知己陆菲霜之妹,娇憨生动。
  曲娈:火阳正在勾搭的菲雪之师父,女镖师,女汉子。
  任潇阳:飞扬镖局局主,万家女婿。
  鹰飞天、豹二丫:火阳的妖伴、女小弟。前者为猫头鹰妖。
  ————————
  他们在这里忙着,外面的形势已经紧张之极-好几万土匪将水城围了,更多的土匪正在赶来。看得出,其中大部分就是饥民出身,当然也有积年老匪。
  几万土匪貌似不很多,只是所谓的土匪中有两万人阵寨严整,装备齐全,阵中隐隐排放大型器械,似乎是正规军!虽然没有打什么旗号。
  “曲葫!这是把咱们当软柿子了!”万家人集体上城观看,连万剑锋都由人搀扶着来了,表面颇多不屑呸呸,实际上...
  水城养了三万常备军,还有三万训练较好的民壮算二线部队——战斗力较为有限,剿匪可以,硬点子不可靠。其它的民壮虽然不少...帮忙守城勉强,野战是不成的,何况帮着对抗朝廷,大量的外来户卖不卖力可想而知。
  这样的兵力,全面进攻硬点子并不富裕。若是外出浪战,要冒些风险,比如给人缠住…至少是损耗兵力。
  问题是朝廷兵多将广损得起,水城损不起,何况战事还不一定延续多久。
  “求援!全体备战,分三班日夜防守。”万千涯自认跟周边关系不错,更搞了“联保互助”,估计是一呼百应的。越想越美,竟然想到此次被围,未免就不是个机会…
  外面嗷唠一声暴喝:“弟兄们,打进城去,大鱼大肉吃个够啊!”众匪低声响应一声,开始拥拥向前,嘴里还忙不迭啃着刚发的一个炊饼。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有食物就能招到炮灰,炮灰质量、数量与食物质量、数量有关。
  “把粮食丢出来!有吃的丢出来饶你们不死!”前线响彻的竟然是这种声音,如狼嚎一般,绿油油红闪闪的眼珠比比皆是。
  水城里面有些存粮,可也没有便宜土匪的道理。吃饱了没准攻势更猛。
  匪众开始扛着云梯进攻,有人以弓弩大炮之类轰击城头掩护,硝烟阵阵巨响连连煞是威猛。开始城头火力不算夸张,只是放些箭雨,稍晚却箭弩炮汤齐鸣,把接近者打得屁股尿流。
  借着胜势放马出城试探,土匪自然挡不住大队骑兵四外逃散,两万官军却并不迎战,只是依托阵寨守抗,真正的箭发如雨,炮火连天。
  官军精锐不比土匪和地方军,装备给养操练经验都还可以,还有号称“平叛”士气不错,伤亡不到一定程度不会崩溃。水城出城兵马损失不少,硬是打不下来营寨,索性出动重火力。连连轰炸,可直到临时寨墙倒塌,官军也只是有秩序的且战且退,直到另一队官军和更多的土匪到来,水城军也就只能撤回。
  不大好的消息陆续传来:几支王朝军队截住了周边官道-他们正是冬天回撤休整的边军,在巧妙安排之下,卡住了一些交通要点,遥遥包住水城。先赶来的援兵,正在和他们对峙。
  正在部署的王朝官军数目有十几万,更多的正在赶来,还有N多万王朝支使或收买的土匪。嘿,听来土匪和朝廷是对头,可土匪又能有什么气节,给点粮食和“招安”的许诺就干了。
  水城所在的西部联盟力量纵然不弱,纸面上可一战或拖阵子,可如一般小山头一般有个问题:私心大、心不齐,强势的时候干什么都行,其它时候…就是说欺负弱者可以争先恐后,力抗强敌总要几分收敛,尤其不肯作“出头鸟”。
  王廷一句话:只打水城。其它各离心城只要不搀和,二十年内不兴干戈。
  各怀心腹事的各路援兵竟然多少信了这话,动作稍有缓慢,何况有的本就有些勾当。
  于是几日过后,竟然一支援兵也没来,有的在半路和官军僵持,有的玩武装游行,有的根本就没出。有关系的江湖门派在威胁利诱下要么按兵不动,要么说门派本身紧张,交情不错的也给王朝高手牵制堵在半路。
  也别说一支没来,有的绕开了官道到来,却给官军一赶,一触即溃。与其说官军太厉害,不如说他们…
  黑龙王朝这次也算下了大本钱,自家出动了大批精锐军队和高手,更拉拢大帮土匪和江湖势力,还联合了巨猿国高手!当然是以利相诱。
  看来真的要拿小山头开刀了,先干掉一个鸡给猴看看。
  实话实说,不管谁输谁赢,其实倒霉的都是老百姓。当兵的也是老百姓不是?
  倒是火阳暗呼倒霉,认为最保险的反而最不保险。
  数日之后,城下的正规官军已达十万。几波强力攻势过后,城头上破损处处,已经出现不小的伤亡,当然城下损失更多。这时东城外站出两个王朝派来的王级高手,先是劝降,说投降保万千涯一个侯爷(闲散),被拒绝之后又高声邀战!
  这不是平时过家家,万千涯当然不会出城迎战。别说他身上号称的旧伤影响,就是没伤,也是依托城防为好,于是托词拒绝。可是...“城里的黑龙子民,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就不会连累你们。若是能反戈一击,重重有赏...”玩攻心战了。
  拒绝归拒绝,久久等不来援兵的万千涯已经心道不妙,不过心里还抱着一线希望,连连求救。
  几日过去,城上城下死伤狼藉。万家人已经打定了主意死守,因为他们知道眼下王朝粮食不算富裕,打不了多久的。何况水城的力量偏弱,也更擅长防守。
  王国这次好似铁了心一般,更多的人手物资源源不断的赶来。
  …
  意外又不意外的是,万千涯叫上万剑盈在城头问计。少有的周围起了雾气。
  他表面还算诚意,可不知怎地火阳感觉到一缕阴森之意,倒也没很在意,因为本来也不熟。
  知道他什么意思(无非是惦记一些救命稻草什么的),差点忍不住张嘴…终于一句:“我的妖伴出去看过,明天天气会转好。若是突围,就在今夜。”
  万剑盈面上一动,张张嘴欲言又止。
  万千涯叹了口气,望望城外,望望城里—眼下的危局,他岂然不知?可放弃刻意经营的一切,这个决心不好下呀。要是有那个决断,当年也就不会…嘿嘿。
  火阳也叹气,施礼走开,心想我欠你家的人情就陪你战一次吧。抬头间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那里,便施礼叫师父。
  “嘎嘎~别以为你叫了我师父我便会恻隐一二,我告诉你,若是时间久了拿不出东西,你知道后果的。”一伸手,两颗弹丸射到火阳皮肤上自动破碎,化为一滩泥水。接下来,似乎体内传来恐怖的开餐嘶吼,仿佛皮肤张开大嘴,一口吞下所有。
  万千涯叹了口气,招招手。“盈儿你跟我来,回去商量下。”
  万剑盈无甚表情,只是准备好似地:“爹,盈儿要去巡城抓探子呢!”
  “哼!你在躲着爹。怎么,跟爹不亲了?”心中已在冷呼“发现了?不可能吧!”。
  “没那个意思。只是军情紧急而已。”
  …
  天气转好有利于攻城,更有利于行军。不久,大量的重型武器运到,不计损失地推进到城墙附近,狂轰烂炸。正规军大规模地从三面攻城,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这天东城本来又击退一次攻击,打得满地尸血。陡然间号角吹响,有人报警!那两个王级高手竟反逆人潮而来,配着一对人造小翅膀,离地奔驰速度超过奔马,高声长啸,城头上所有人都目炫神摇,普通小兵大多已经蹲下了,痛苦得口鼻流血。
  接近城墙,他们陡然升高,竟凭空飞向城头!人族王级高手,已经可以简单飞起了,虽然与飞鸟相比并非真正的飞,却也十分不易。
  箭如雨下!炮火连天!那两人哈哈大笑,抛开翅膀提前变线躲过了重炮和符弩的射击,其它的更不在话下,一个挥袖一个挥剑,纷纷击开犹如随手挥开苍蝇。
  “这就是王级高手吗?”城头助战的火阳望得也是向往无比。
  城墙对于王级高手几乎无用。眼看着那两位几番转折便落在城头,和万千涯一干人交起手来,拳脚翻飞带起劲风横扫,常人忙不迭的走远,有放箭的竟如同瘙痒一般。少城主万剑锋白白高绝的身手,因受伤却只能在一边干瞪眼。
  又有一队敌人高手冲上,因为此时城头防守已出现混乱,他们比较顺利地也接近、攀援而上…
  王级高手交手果然不同凡响。首先快得让人目不暇接,然后那种力度…只是对轰力量的余波,便足以叫一干小盆友东倒西歪、叫城头飞沙走石了!
  乍看上去,好似招式并不复杂,可经常是躲不开的。
  帮忙的火阳一瞬间如同被雷劈了,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大道至简!或者力量达到极尽,技巧已经不甚要紧!不对,也许是我技巧没到位…”
  下品修力,中品修技,上品修法—这是江湖传扬多年的箴言,不过如今看来,似乎都错了。或者没错?
  再说万千涯虽然以一敌二处于下风,倒还表现尚可,进退有度加上八九分的拼,暂时没有落败。当然这也跟王廷高手不肯冒险有关。
  “呜~呜~”莫名的号角声传来,接着遥遥凄厉的嘶吼声响起!
  “嗷~”南面的天边隐隐一道黑线在动荡,然后地面都在震动!那黑线迅速地接近,煞气冲霄,竟然是诸多大型兽类,其中甚至有妖兽!
  两三千头!大象、大型野牛、犀牛、河马、虎豹…一个个都血红着眼暴戾之极,好似吃坏了脑子。
  它们狂奔而来,毫不顾忌城头的疯狂火力。
  “轰!”终于一头箭靶子般的犀牛撞在城墙上把自己撞死,难免也给城墙造成了些损害。经历了多日考验破烂不堪的城墙摇摇欲坠,砖石簌簌。
  “轰!”又一个…“轰!轰!…”
  兽潮过后,城墙更加残破了好多。城头将士好容易挨过,却更加恐惧!
  更多的黑影摇摇晃晃成群而来,全部是人!双目无神血红,面上枯槁溃烂,身上创伤不少,有的甚至给枪头穿胸、给箭支贯目、肢体缺少,却硬是能行动。
  行动间有的中箭,似乎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有的给重弩擦掉手臂,爬起来照走!有的身体残缺不能行走,却硬是在血泊中爬行。
  似乎都是些行尸!死人!
  他们的后面,有一些白袍、灰袍人稍稍活跃一些,唱着莫名其妙的咒语,舞蹈翩跹,仿佛是一些神棍。
  有人恐惧高叫,因为他们发现有些家伙是他们亲手杀死过的…甚至还有落下城去的同袍。“驭尸者!驭尸者!”
  驾驭尸体,是一个很忌讳的话题,可不可不说的是,这种方式在战争中意义非凡,因为那几乎意味着几倍的兵员!虽然行尸智力很差,但绝无恐惧之说,也不怕痛不怕受伤…解决他们,一个是砍头、一个是碎尸,无疑难了许多,意味着城头的许多轻火力成为无用。
  一切似乎将要回到爪子和牙齿的时代。将士们两眼发直:跟活人打他们不怕,可跟这些家伙…
  一小半的行尸在路上给大炮、重弩之类射杀,剩下的来到城墙下,架起云梯攀上…他们的后面,还有无数的土匪和正规军。
  …
  王级大战进行着,火阳已经溜了。他认为,水城已经没有希望,帮忙可不等于非要陪着送死。
  妖禽四起,包括鹰飞天带着闻家母女(不止他们一伙离开),城内防空的符弩并没有发射—哪里有闲情对付他们?突进的敌人都管不过来。
  眼前几头妖禽拦路,上面坐着一些王国高手和江湖人士。
  “我们是过路客商,只想离开。”吕秀娘平静扬声道。那些人听到是京城口音,看不是“正点子”,正在犹豫中,鹰飞天猛扇翅膀高速掠过。
  火阳的估计没错。这些家伙都惦着早点入城发财,若是对悬赏的大人物还好拼一拼,若是旁不相干的则无所谓。何况在空中一头将级猛禽妖并不很好对付,搞不好摔下去可不大妙。
  抱着柔公主骑着二丫在街上跑出去一段路,火阳回头一看,南城、东城上人头攒动,爆响连连,激战正酣!都疯了~
  北城,火阳他们赶到的时候,竟目睹了一场规模不大的突袭战。一伙武装从城内杀出,袭击城门!有的守城士兵也趁机作乱,点燃火药乱抛。
  来袭的不算多,可这边守城将士没怎么防备自己人下手,顿时大乱,混战在一起。
  火阳瞪大眼睛,因为他看到来袭者有的认识,竟是万家势力——飞扬镖局的甚至是…城内官兵。
  稍晚一名大员赶到,怒斥:“已然城破,所有守城将士还不放下武器投降!”竟然是城守万百涯(万千涯之亲弟弟)。
  他这样一搞,不少将士无所适从,只有少数死忠者还在抵抗…
  “嘎吱~”终于城门洞开,远处马蹄和脚步声杂沓,正有大军赶来冲袭。火阳夺门而出,那些人跟没看见一般。
  …
  迎面不少骑兵正在赶来,有的大声叫嚷下马。火阳大枪朝天,另手拿令牌一晃:“朝廷办事,让路!”
  虽然不可能就这么一说就给让路,可普通小兵骑的是马,怎敢与一头妖豹对撼!已经快吓尿了。
  只有些骑妖兽的小军官有些不爽,呼喝着冲来欲要拦下这个装B的小子。没想火阳手上大枪连点,竟然耍得出神入化,一眨眼拦路者兵器都没了,或是打空,少量箭只更加无碍。幸亏火阳并没想杀人,只是一闪而过。二丫也把速度和灵活玩到了极致,更加爆吼威胁接近的坐骑…
  更高的高手心中计议,隐隐猜到这个人身份不低,故意拉在后面。
  找茬的总是有的。几个高手拦住去路:“来人留步!”
  看到忽悠用的金牌,有人大喝:“管你是谁,就算是崔火阳也得下妖!”
  “得,哥成了名人了。”想着手上不慢,随手就是几颗雷震子!很贵的东西,该用也得用啊。
  轰轰轰轰、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之后,火阳已经冲出重围。那些人并未穷追,而是继续向前他们的发财大计。
  “轰!”身后巨大的一声爆炸,不知是什么。
  不知何时,大雪纷飞。
  …
  驰出百里回头看,水城方向浓火滚滚,估计已经无法幸免,走吧!低头看看,解开腰间维系的绳索改搂小腰,关心问道:“柔儿,怕不怕?”顺手给擦去面上几滴溅血。
  “不怕!”抬头望见那关慰的眼神,芳心暖暖。
  再向前百里,便是山区荒僻处。虽然不大好走,却是非去不可的-闻氏母女的方向。
  草原上到处都是路,可山区好走些的路有限。走来走去越走越险,已经来到了一个主要的山口附近。
  低头看看。“哦?这里踩得这么乱…这个好像是马蹄印?”
  二丫低头嗅嗅,说是不错的妖兽马,刚过去不久。再仔细查看,雪中隐隐可见血迹,甚至…火阳跳了下来,从一从灌木上摘下一只手!
  纤细而有力,特殊的地方有硬皮,是剑者的手!苍白得很,可因为残余精气未散的原因,此时还没有彻底冻僵。
  四周查找一番,又发现一些杂物和血迹甚至碎肉断指,都在不久前,却没有尸体。 二丫望望旁边的深谷,流着口水嘟囔说可能掉下去了,貌似很想下去捞。
  “天冷,这么偏远的地方,谁会来打劫?”想着,继续赶路,只是留心观察。
  进入山谷之前一回头,后面影影绰绰望见了些黑影。火阳稍稍色变:“看来,不止一路人啊。不行的话,先找地方躲躲,让他们先走吧。”
  后面…“哦?师妹你看见了吗?好像望见人影。”
  “有吗?”
  “难道是她们?太好了,轮到咱们立大功了。”
  “师兄,你…”
  …
  走进去没多远,看到路边背风处横陈两具赤果女尸,身上敏感处都给割去,看来死前受过非常的折磨。看旁边丢着的破烂衣物,似是万家的人。
  大家都皱起眉头。追杀还做出这样的事,的确很过分。
  走进去几十里,拿着鹰飞天侦查留下的地图,火阳他们找到一个很隐秘的山洞,搬开洞口的山石枯草,摸入其中打算先藏藏。
  这个山洞长而曲折,拐过一道弯…“怎么有火光?”
  小心探头一看:“怎么是她?”
  大洞里点着一堆火烟雾缭绕,火堆旁,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和一个躺着的女人,还有三匹妖兽马。他们应该是从另一个洞口进来的。
  那女人是万家四小姐万剑盈!口中痛声呻吟,衣衫破烂,浑身都是血迹创口,左手已然不知去向。几个万家孩子手忙脚乱地帮裹伤换药之类,只比没有强些。
  这种场面有点尴尬,就先不用出去了,反正她们也要走的。只是他们搞得这么火热,不似避难倒似宿营。万剑盈倒是嘟囔把火灭了,熊孩子们只当没听见。
  孩子们忙乎得差不多,又休息了一会,已经在商量着要走,有的却说再躲一躲。突然一个大孩子猛喝:“是谁?”
  “哈哈~”说话间来了四个人,三男两女,其中有飞扬镖局局主任潇阳、卫娈和陆菲雪。有孩子叫道:“三姨夫!”
  那个大孩子怒道:“飞扬镖局已经叛变,不要叫他姨夫!”
  任潇阳不以为忤,随意看看,大乐,心想一下子残渣余孽一网打尽这下可立了大功了,便笑道:“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以为那点把戏,姨夫还能找不到?盈盈,你终于落在姐夫手里了,嘿嘿…”
  欲要周围搜寻一圈,却又一低头,看到万剑盈睁开了眼。“姐夫,卫姐…若是你还念着往日一丝亲情,就把孩子们放了吧,我跟你回去就是…你要如何就如何。”
  任潇阳贪婪的眼神扫视着她曼妙的曲线和裸露的白肉:“不好意思,你们都得跟我回去。放心,只要你随了我的意,我也不会虐待你们。”
  万剑盈眼神转厉:“你若是不给人活路,信不信我万剑盈有本事跟你同归于尽?”
  “哈哈哈~信!你是干什么的,我还能不信嘛。不过你眼下的状况,爬起来都困难吧。或者我喊几个小兵来草你,你跟他们同归于尽?”这么说着却扬手一柄飞刀!
  飞刀速度极快,万剑盈也无力躲闪的样子,一声惨呼一翻白眼,右手给钉在地上!几乎晕去。
  “哈哈!这下子我看你怎么办。要口吐舌镖吗?要不老实,看老子怎么炮制你…”说着任潇阳就要走去。
  “师兄…”后面卫娈有些不忍。她和万剑盈原本算闺蜜关系的。
  “师妹?”
  “师兄,这里也没有旁人,不如…放了她们…”
  “师妹你让我放人?那他们回头来报仇又如何?”
  “或许…唉,剑盈是我好友,哪怕就…看在师妹面上。不行的话,让他们发誓不报仇就是。”
  任潇阳眼神闪动。“师妹,你答应我了?”
  “…先放了她们,咱们的事慢慢再商量。”
  “哈哈…也是,没有旁人哈哈…”任潇阳好像意动,却突然动手!
  卫娈算反应相当快,下意识用手臂一隔,却还是给他一拳打中,一声惨呼中踉跄。接下来呼喝中,两人就战了起来。
  菲雪看着不妙要帮忙,却给另两位阻拦,很快就给打倒制住。
  卫娈功力本就低任潇阳一阶,更加伤上加伤也失了先机,怎是他的对手,没几招就给打翻在地,挣扎无效之下给点了穴位。
  任潇阳又制住菲雪和孩子们,吩咐两个手下一个去入口看门,另一个去前洞查探,特意说可以慢点。
  打发走了手下,任潇阳蹲下来传音说着,面上阴冷扭曲:“师妹,那些年你说我对你怎样?等你多久都没有婚娶。你呢,就这么哩哩啦啦吊着我,最后还那么冷血的拒绝。还有,这万家分明是把我们当狗看,你难道没发现?上门女婿,哼~”
  “还一天到晚唠唠叨叨跟个管家婆一般。知道得是师兄师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妈儿子。”
  “你爹我爹之间的事你可记得?本来不想提了…”
  “你跟万剑盈走得太近,我早就担心…这娘们可不是省事的…”
  “刚刚你居然违背我的命令,拿我这个局主不放在眼里~”
  说得有点乱,不知道他憋了多久,憋了多少。
  “嘿,今天倒是天赐良机,你落在我手里。我会要了你身子,然后打下禁制。你可以跪求嫁我作妾,如果不是,那就当一辈子女奴吧,让我骑一辈子跨一辈子…”说着说着,竟伸出手去,随手两个耳光,更针对那高耸入云的部位狠狠几下。
  卫娈只是怒视和低哼,并不说话。
  “求我呀,求我呀?现在求,又跪又求又求又跪,没准我会娶你的…臭B子,还不求,看我…”顺手拖过菲雪,“刺啦!刺啦!”随手就撕破了衣服,露出白生生的肌肤…
  卫娈面露痛苦之色终于开口:“你放开她。我答应你就是。我求你。你给我解开穴道,我给你跪。我求你就是。”
  “顺便你给我一刀是不?师兄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嘛。不如快活快活再说…嘿嘿,弄了你,再弄了她,再弄了她,今天发大财啦!”说着竟伸手去解卫娈的衣带。卫娈大骂,却无济于事,终于流露一些泪水。
  终于大暴露,任潇阳那口水都溜出来了,搓着手色眼朦胧十足一个涩狼。卫娈长相有些粗豪,身材是那种健美丰厚的,虽说女性特征不错,粗壮和肌肉同样明显,未必是大众爱好。不过这种事看个人爱好嘛。或许得不到的才好?
  急忙再自己除服,大喝一声:“师妹我来了!…啊…”也不准备就要腾身而上,准备中突然一声惨叫翻身倒地。“什么东西?麻痹,大雪天哪来的蜘蛛?”顺手一巴掌,已把屁股上一只小小的七彩蜘蛛捏死。
  也真是色迷心窍,若是平时,他一个江湖经验十足的旅将怎么那么容易给蜘蛛咬到?
  “哪位高人暗算与我,以为我任潇阳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虽然嘴硬,却迅速点了自己一些穴道,就地盘坐逼毒。
  话说这蜘蛛不大,毒性却十分剧烈,若平时逼毒也不是不成,可是…
  暗中的火阳心说是该哥出马的时候了,看来便宜师父还是有软肋的嘛。
  一见是他和二丫,任潇阳心道不好,却还是装模作样打招呼。却见火阳抬手就是一把飞刀!
  就这样一把平平凡凡的飞刀,竟叫他狼狈不堪,向一旁滚去。又见一把大枪迎面而来,又倏忽而去一挑,一个美妙的回转把菲雪拉了回来护住。
  此举竟然提醒了他,一下子滚到卫娈身边,狞笑道:“你要救这女人吗?还不停手?”
  火阳大骂:“你秀逗了,拿自己师妹威胁外人!找插!”
  …战啊。任潇阳也没敢真的杀害卫娈,几番挡箭牌企图未遂(搂头盖脸一起砸),也就就拉倒吧。
  若是平时,火阳加上二丫再乘以三也不是任潇阳的对手,不过嘿嘿…他需要用多半功力镇压毒性嘛,而且下盘麻痹废了多半倒是方便打地趟拳。
  即便如此,打了好阵子也没拿下。火阳已经听到了便宜师父“废物”的表扬,虽然不急,倒也丢脸,也就毫无机算一扬手:“看我雷震子!”
  黑乎乎两团飞来,任潇阳急忙滚开,却给二丫堵住角度兜头两爪!
  砰砰踉跄,脑后一柄大枪到来,他一面拦退二丫,一面头也不回挥手就打—正常情况下他可以处理好这招的。
  奈何赶上他状态不好,动作难免不够灵敏,那大枪十分奥妙地轻轻一抖,竟弹开了他一爪顺势刮在太阳穴上!
  太阳穴是要害,轻轻一下也足够喝一壶,这下子顿时半晕了。火阳得势不让人,枪尖一绕斜斜带在他脖子上,顿时皮烂血出!
  任潇阳认真炼过体的,这一枪竟然没能要了他的命。剧痛之下他虎吼一声,爆发了凶性,猛地拉住枪头一拉,拼着冒险突击,也要把火阳立毙于掌下。
  火阳踉跄,可猛然间任潇阳嗷地一声便跳起老高!身下血泉爆涌。
  原来他滚来滚去,不小心滚到了万剑盈身前,并且撅着屁股稍停。貌似奄奄一息的万剑盈竟突然爆发,一张嘴寒光一闪!竟把口中那最后防身的小镖射入…就是那里了。
  按说那里中招虽然痛苦,一时却也要不得命。可这么一搞,他难免就松手了,给火阳顺势又是一枪!竟戳在刚才同一位置。
  “嗷~”紧接着二丫的利爪也破开了眼睛。顿时惨嚎震动洞穴,然后戛然而止。
  终于毙命,最后一拳把二丫打翻。两个小尉兵,竟然真的干死了旅将。
  “火阳哥多亏你了…”小菲雪扑入怀中,呜呜痛哭。江湖,给她上了最惨痛的一课,好在考试及时取消。
  “这是打狗棒法第二十四招,你到底会多少招?”耳边又那个熟悉的恐怖声音。
  “会不少。师父想学吗?自己人好说~”
  打扫过现场,接受了大礼感谢,火阳有点挠头,因为女人孩子都需要他帮忙逃离。本来不想管太多,可菲雪苦苦哀求,那万剑盈则说再拉扯一段就有重谢,还凑过来很亲热的样子—竟然无耻暧昧!卫娈虽然不说,却也很期待的样子。
  本来冷厉的万剑盈此时几无血色,带着泪跪地苦苦哀求,竟颇有几分病西施的气质。
  话说不论平时多牛,也看逼到什么份上。此时若是没人帮忙,她们恐怕很快就要遭劫。
  那就…好吧…“看在美女的份上,可惜少了一只手。”想起这事,火阳急忙掏出那只路上捡来仔细保管的手,万剑盈一看喜出望外顿时跳起来重跪—那正是她的手啊。刚刚给人追杀,她杀了人也付出一只手。
  对着上好尸体,二丫馋涎横流,看干掉的几个家伙很觊觎的样子。那几头妖兽马也是—喜欢吃肉的!
  …
  “有人!”出去探查的万家孩子连滚带爬地回来。
  确切地说是有“人和尸”,那是一追杀高手小队。跳跃在崖野之间,直奔上来,正是早前追杀万剑盈他们的。
  其中尸修对血腥气味较为敏感,哪怕冰雪遮盖,正是追踪伤者的好手。先前已经给用计引开,却还是找了上来。
  瞬间火阳就做出了应对,一面让人堵死洞口,一面搜集了所有的火药…外面,那些已经在砸门了,力量十分大,整个山洞似乎都在摇荡。
  终于砸开,狂吼声中一群冲入…
  “轰~”巨响中山洞倒塌了,乱石轰炸。另一个出口,火阳等人已经逃出。
  虽然不能说就此干掉了那些追兵,拖他们一阵子估计没问题。
  带着一众人跑了一阵子,又接近了较平坦的地带。“哇哇~”卫娈和万剑盈吐血—她们的伤很重,这样长途跋涉几乎是雪上加霜。
  “不用急,一会就好!”火阳拿出一些金属零件,再带着几个能动的砍下了一些树木,就着工具和一些绳索、藤子好一阵子忙乎…孩子们包括小丫帮忙不亦乐乎,做成了一个简易雪橇!甚至有个简易车棚
  这家伙,好像早就在准备逃跑了。
  虽然有些简易,也算可用,在这种天气地形雪橇比骑马平稳得多,速度也不慢。这家伙在民间其实用得不少,最简单的树杆子削一削绑一绑就能用,只是有钱人用得不多而已。
  套上妖马,塞马嘴里几块人肉,甩起鞭子…“出发了…等等,倩师父,天寒地冻的,要不要作免费车呢?”火阳望向后面。
  “哼~”倩莫的身影竟真的浮现。跟踪火阳实在是个苦差事啊!何况倩莫是个颇为讲究情调的江湖女子。
  扬长而去,雪影纷纷。几个追兵一路吐血追来,也只能望尘兴叹-大雪天跑着追雪橇,那真是疯了。

  ——————
  后记:后记(二):作者的话
  《妖魔鬼怪任荒唐》是吹雪比较特殊的一部作品,本为长篇,因故转为多部中短篇发布在多家网媒,算是一种新的尝试。各篇之间有联系,即可连续看,也可单独看。推荐单独看过,再串联起来看。以下为按次序发布的篇目: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打劫戏”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荒野记(逃荒记)”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小驱邪(大法师)”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喜过堂(衙门口)”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万妖国(见妖去)”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如此驱邪”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丐帮之乱(毒蛇现)”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捡艳福(女毒)”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逃离龙京(一飞冲天)”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万家城(交出来)”
  妖魔鬼怪任荒唐之“逃离水城(水城变)”
  ——————
  蓝吹雪问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