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等你回来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07 18:47:58 点击:83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艰难抉择(一)
  这里是内蒙古中西部的一个贫瘠的乡村中心镇,小镇不大,但也担负着方圆几十里的村民的一切日常相关事务,所以这里唯一的一条街上倒也不算冷清,一两个小饭馆,三四个门市部,进进出出的人流也还可以叫做络绎不绝。
  镇上的中学是祁向东曾经就读的中学。那时学校的建筑与民房相比相对还可以,宿舍是南北两条大通铺,都是那种不过火的土炕,炕上铺着厚厚的柴草(大多是小麦的秸秆)。在这里的生活唯一的愿望就是不冷就谢天谢地了,舒适,干净与这里无关。但这里的生活确是向东记忆中非常快乐的一段,饿的前心贴后背了还是那么的快乐,那么的无忧无虑。
  如今祁向东就职于这所中学,是这里的一名数学老师。
  来到这里快两年了,每天除了上课,批改作业,就是打篮球和偷听来自大队部的喇叭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纤夫的爱等流行歌曲)倒也不无乐趣,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打发着自己的青春。
  上世纪九十年代山东省前所未有的人才招聘如火如荼,各种优越条件的诱惑下这些个穷地方的年轻人纷纷逃离这生于斯长于斯的斯地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投奔山东。
  祁向东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学校穷的几乎开不了工资了,每半年甚至年终才能开一些猪肉,麻油,甚至白面之类的农产品,这日子实在是没法继续了。
  自古以来,穷则思变嘛,也亏的向东工作很清闲,除了每天必须上的那两节课,其他时间都在看报,一来浏览国内重大新闻,二来也想从报纸上着一些可以谋求新生的信息。这是他唯一与外面的世界相联系的方式。
  这一天的省报平淡无奇,没想细看,就在翻转的一瞬间中缝上闪过两个粗黑的大字:招聘。这是他一直以来最关注的事,急急忙忙的翻过来。
  招聘信息:山东省xx市面向全国引进应往届大学生,欢迎有志之青年前来携手共创美好生活。
  中共山东省xx市委组织部。

  向东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条期待已久的信息,心砰砰直跳,急忙把报纸收起来,心不在焉的翻看着手中的教材。向东心动了,他的大学同学已经走了好几个了,听说隔壁县的一个中学几乎被掏空了,但是也有盲目跟风去了不太理想的。向东不敢冒险,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也算是正式的国家教师,家里人省吃俭用的供自己上大学不容易,如果丢了工作到了那边也不理想的话就太对不起家人了。所以这么久以来同学,同事都劝他趁年轻出去拼一把他都没有动心,这次他动心了,只因为那个落款是那么的正式。
  向东再也坐不住了,下班后,匆匆吃了口饭。学校的食堂不是免费的,但是是可以赊的,经常是好几个月以后发工资的时候一次性扣除,甚至是年终一次性扣完,饭很简单,所以谁也不关心这里一顿饭多少钱,就这么像吃别人的似的吃完走人。
  回到宿舍向东反复的翻看着那则令他欣喜令他忧的信息,感觉宿舍里阴暗的空间有一些透不过气,本该是午休的时间,全然没有睡意,干脆到外面走走吧。
  夏日的正午天空悠远而湛蓝,头顶上几朵像棉花糖一样的洁白的云朵优雅的缓缓飘动,其中一朵身后拖着长长的飘带,像仙子一样在湛蓝的舞台上轻歌曼舞,阳光暖暖的照耀着大地。
  北方的初夏温度不是很高,而今天的天气格外好,一个老校工正坐在墙根底下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打着盹儿,时不时的打几声鼾声,有时轻的像叹气一样,有时象体育课上老师的哨声,有时沉闷的又像蒙着棉被一样。口角一股涎水正决了堤一样刺啦啦流了下来,老校工下意识的抹了一把,微睁睡眼看见向东正往外走,嘟囔了一句:“出去呀”,就又窝在暖暖的墙根儿下呼呼的响了起来。一双又黑又糙的大脚半趿拉着鞋,露出了脚后跟儿上那个像脚后跟儿一样大的破洞,黑亮黑亮的脚后跟儿在正午的阳光下折射出了一缕黑色的光。这一缕黑色的光令向东心跳加速,脑袋嗡翁的响了几声,随即恶心,欲吐,向东紧走了几步,匆匆出了学校的大门。站在门口长长的换了好几口气,心想:这难道就是若干年以后的自己吗、我在这里呆下去会活成和像这个人一样吗?绝不。
  沿着小镇上唯一的一条由西及东的土马路,向东边走去,这也是向东走顺了的路,因为出了村,爬过东坡,有一个好去处,那就是村里人口中的东海子。
  东海子不大,春夏之际是一年中水量最少的时候,每年到雨季的时候海子的面积也有十几个平方公里,远远望去银波闪闪的。风起的时候,浪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海岸,发出时而尖,时而怪的声响。对于生活在内陆的人们来说,这已经是很壮观的了。有时蔚蓝的海面上不时地飞起各种不知名的水鸟,在水面上追逐着嘻戏,飞溅起一串串水花,飞落的水花又漾起一波一波的水纹向着远处前仆后继。
  到了夏秋季节,海子里各种叫声不绝于耳,有蛙声,各种各样的鸟鸣声,窸窸窣窣的虫声,涛声。岸边没有沙子,有的是白花花的盐碱地。这里长着一种当地老百姓叫做黑柴的东西,牛,羊都不喜欢吃的一种东西,后来我专门在各种书上找都不知道它到底叫什么名字。有时候在这些草的深处也会有小惊喜:鸟蛋和野鸭蛋。那年月虽然没有了饥饿,但经济远远落后的这里,百姓的餐桌上摆的最多的是咸菜。看到这些美味是一定要拿的,向东也一样。
  站在海边,正午的水面风平浪静,水面上几只野鸭排成一队游来游去,活的自由自在的实在是令人羡慕。而他的脑海里不断出现老校工那双又黑又亮的脚后跟儿和那则令他欣喜令他忧的招聘信息。无心情同野鸭分享这一份自在,低着头在水边踱来踱去,我要走吗?能给自己一个理由吗。
  终于向东从脚下拿起一颗小石子打了一个长长的水漂,舒了一口气:走吧,这里虽然衣食无忧,但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虽然不舍得离开父母和这些孩子们,但以现在的条件成个家也会负责累累,而且最主要的是很可能会找一个文盲老婆,也会活成像老校工一样毫无尊严的露着又黑又亮的脚后跟儿那样的生活,如果是那样我的人生会有意义吗?好男儿志在四方,此时此刻,向东有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走。
  心动不如行动,请了个假,先回家和父亲商量一下。向东的家在距离他所在的中学二十多里地的一个小山村,四面环山,只是山不太高,山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山下的沟里倒也葱郁,远远望去一片翠绿。
  山下一个二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庄,住在半山腰,几乎是后一排人家一出门就是前一排人家的房顶上,所以这里的人们进进出出的每天都有无数个上坡下坡,真是个天然的健身场所。向东的家并不富裕,全家人以二十几亩薄地为生,辛劳的父母亲为了改变下一代的命运,省吃俭用的供他上了大学。
  家里兄弟三个,向东老小,大哥早已经成家,过着像和父亲复制了一样的生活,一年换一次新衣服,一年吃不了几次肉。因为穷,常常被嫂子骂,在这一点上和父亲不能比,有时因为一些小事无理取闹的还会过来骂父母。向东虽然看不惯嫂子的行为,但也没办法,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像样的好生活还不应该挨骂吗?经常是善良的母亲苦口婆心的劝说,甚至骂不还口的隐忍了结了一场又一场的家庭官事。
  二哥早已加入了盲流大军,有好几年不回家了,向东能顺顺利利的念完书,也多亏了二哥的大度,所以从心里他非常的感谢二哥,也特别惦记二哥。二哥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一起上学。虽然只比向东大两岁,二哥特别会照顾这个弟弟,两个人一起在中学住校的时候,二哥像个大人一样半夜会为弟弟盖被子。打饭,打水,经常是二哥的事,以至于二哥辍学后向东不习惯了很久。
  二哥从来不和他挣,因为家里穷,二哥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二哥主动选择了回家劳动,这让向东很感动。二哥说他大了,可以干活,你还小,什么也干不了,回来干什么。二哥虽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被向东看见他偷偷的哭了好几次。 这一次人生抉择的大事,向东是终生难忘的,二哥的眼泪成为了激励他努力学习的最大动力,所以他顺顺利利的考取了当地师范学院。就在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天,二哥哭了,然后又笑了,他说:“你放心念书吧,等场户了了,我再出去打工挣钱,供你上大学。”这一次向东哭了。
  到家的时候,父亲下地去了,母亲在院子里忙着活儿,看到小儿子回来了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拉着她最疼爱的小儿子问长问短,言语眉目间表达了一个母亲的慈爱。向东看着自己的老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起母亲满头的青丝已变成了白发,岁月的年轮在母亲的额头上留下了深深的皱褶,压根儿不懂护肤品为何物的母亲从来没有擦过油,抹过粉,那健康的黄白色面庞下依稀可见年轻时美人胚子的模样,一双有神而又慈祥的眼睛,透出了岁月的沧桑,那双灵巧的手到如今仍在缝补着每一个儿子衣裳。母亲是温暖着这个小家的最坚韧的力量。
  向东是母亲最爱宠的小儿子,二哥在的时候有农活经常是二哥的,可懂事的二哥几乎是常年打工在外,现在家里所有的农活落在了父亲一个人身上。见父亲不在家,决意要离开的他今天也想帮父亲干点活。
  村边不远处就是自家的地,远远的望去,一垄垄青青的麦苗长势正旺,父亲孤独的身影在麦田里显得那么小,但在向东的心里有时是那么的高大。没有多少文化的父亲深知知识的重要,在这个穷山沟里只有他送两个儿子读了初中,一个儿子读了大学。
  二哥的辍学是父亲永远的伤痛,曾经有一次喝醉了酒,父亲捶胸顿足的骂自己怎么就不咬咬牙坚持一下让二哥也读下去了呢?如今二哥已经老大不小了,一贫如洗的家连个媳妇儿也娶不上,也成了父亲的一块无法治愈的心病。向东走到父亲身边和父亲并排一起锄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落在了父亲的身后。父亲点了一支烟,笑嘻嘻地看着这个锄起地来蛮用力却怎么也走不前的儿子:“这营生要是好做,就没有人拼命念书了,说吧,有事儿?”
  聪明的父亲早就猜到了他有心事。向东紧锄了几下赶到父亲身边,说:“还是你厉害。”
  然后一五一十的和父亲详细的解释了关于去山东的事。父亲吧嗒着嘴里的那口烟,沉默了半天,然后一边掐烟一边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的事,你自己定吧,我们不会拖你的后腿,放心吧,我和你妈身体很好,不用你费心。唉,老话说,你有鲲鹏志,小家留不得。”
  向东的眼睛湿润了,感动于这个沉默寡言的农民父亲的开明睿智,臣服于这个看起来有些身体单薄的六旬老人的大度胸襟。向东底下了头,觉得有些对不起父亲,刚毕业还没上够两年班呢,连上大学花的钱都还没挣回来呢,这就放下父母不管不顾的远走了,回家之前还害怕父母不理解,心存忐忑,没想到父亲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真的很感谢眼前这个好像不认识了的老人。向东看着父亲笑了,父亲也笑了,这一笑给了向东一个充分的肯定。“谢谢您。”向东越发劲头十足的赶超着父亲。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8-07-07 19:02:23
  捡个沙发,慢慢欣赏。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8-07-07 19:03:03
  很流畅的故事开端,加油。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07 21:43:03
  @笔随意走2017 2018-07-07 19:03:03
  很流畅的故事开端,加油。
  -----------------------------
  谢谢,
我要评论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09 14:26:36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父子两个收工回来了,一进院门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向东笑了,这是熟悉的妈妈的味道。儿子下地后,老人家就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了,等父子两回来,热腾腾的葱油烙饼,小葱炒鸡蛋,凉拌土豆丝,还有那碗老生常谈的咸菜已端上了炕。今天的烙饼黄灿灿的,看起来就格外的香,母亲烙每一张饼的时候都比平时多抹了一刷子油,这一刷子油抹下的是满满浓浓的母爱。那一盘儿金黄的炒鸡蛋,黄里泛着乳白,白里点缀着翠绿的葱花,葱花和鸡蛋的香味随着蒸腾的热气飘散满屋。向东闭着眼睛,张着鼻孔贪婪的嗅着这妈妈的味道,不禁心里有些酸酸的。就要离开了,再闻到妈妈的味道不知道在那年那月。
  第二天一早,母亲早早的就起来做好了早饭,今天的早饭比以往多了几个鸡蛋,母亲不停的忙,不怎么说话,也不多看一眼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母亲大约是知道了,向东心里想着,觉得很内疚,过去拉着妈妈的手,反而很痛快地说:“妈,放心吧,儿子长大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也不看我是谁的儿子,能错的了吗?”
  “去你的,翅膀硬了,妈留不住你了,你一个人去了,吃吃喝喝的咋办呢?有个大事小情的和谁商量呢,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咋办,妈实在是不放心。”老人家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向东搂着母亲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哎呀妈呀,这你也操心,是不是我带个媳妇儿去你就放心了,”妈妈被调皮的儿子逗乐了。
  “我倒是想让你带个媳妇儿去,就你这个捣蛋样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你”。
  “你就这么瞧不起你儿子,你问问这村里的姑娘谁不愿意嫁给我,我还不愿意娶呢,再说了我二哥还没娶媳妇儿呢,妈你放一百个心吧,我一定给你带回来一个倒贴的”。
  母亲笑了,擦去腮边的泪水,把吃剩下鸡蛋都装了起来要向东带走,向东不肯,拗不过母亲,还是带上了。父亲送儿子走出好远,就要翻过前山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两百块钱,一定要儿子带上,向东说什么也不肯要,父亲坚毅的眼神不容他不要:“带着,自古以来,穷家富路,多带点钱,我们放心,走吧,安顿好了给个信,”
  “谢谢您的理解,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照顾好我妈,保重自己的身体… ...。”向东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走上前抱了抱自己的父亲。
  这是长大以后第一次主动拥抱父亲,父亲那曾经宽厚结实的肩膀在向东的怀里是那么的瘦小,就这一抱向东哭了,在他的心里曾经象高山一样坚实的父亲老了,曾经无所不能的父亲再也帮不了我的忙了。而正是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却要离开了,这么做对吗?
  “对不起,爸,不能照顾你们了。”也是长大以后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呜呜呜的哭出了声。无论是多大,在父母的面前始终都是个孩子。离别总是伤感的,更何况这一去前途未卜,向东越哭越难。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我就这么走了吗?
  手里捧着还带着母亲的温度的鸡蛋,泪眼朦胧的望着父亲的消瘦的背影禹禹独行,渐渐消失在沟底的树林里。远处小路的那端是母亲还在招着手张望着,向东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向着母亲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妈,对不起,恕儿子不能在身边尽孝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过年的时候等着我回来看您。
  校长是一个老大学生,年轻的时候一颗红心响应国家的号召积极投身于农村教育事业,是为了农村教育事业奉献了青春乃至一生而无怨无悔的一代奇葩人。听说向东要走,老校长虽然不舍得但也没有挽留,因为他深知这里的条件是留不住现在的年轻人的,凭什么呀,工资都不能兑现。
  再说走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社会的不公淋漓尽致的摆在面前,县里的别说中学了,幼儿园都能正常发工资,乡里的别说老师了,我校长也一样发不了工资,有关系的早就调进县里了,像这样没门没面的庄户人家的孩子就该留下人家吗?而且也没有理由让这一代人过着像向自己一样的生活。“走吧,趁年轻,输得起,到哪里都能有一碗饭吃。唉,老话说,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
  “谢谢您的理解,只是给您添麻烦了,接下来的课咋办呢?”
  “走你的吧,这里的事不用你操心,记住了,如果不行,就回来,这里的关系我给你保留着,还欠着你的工资呢,你打个收条吧,出门总得多带些钱才是。”
  向东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上路了。
  在熙熙攘攘的县汽车站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林涛。
  “林涛,林涛’’’ ‘’’”林涛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是她的同学祁向东,赶忙跑了过来。
  “祁向东,几年没见了,拿这么多行李,你要去哪里?”
  涛子是向东的高中同班同学,女生,自从高中毕业后已经有五六年了一直没见过面,今天这么巧在这儿竟然遇上了,涛子特别高兴。见向东带着那么多行李好奇的看着这个曾经的同桌。此时此刻,向东的心里发生了一些小变化,在这里遇上这个曾经的同桌,甚至是有一些喜欢的女同学,是天意吗?听说她的情况也不太好,她愿不愿意一起去山东呢?
  向东说:“有时间吗?坐一会儿,跟你细说”
  “好吧,时间多的打发不完。”涛子苦笑了一下。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正好到了吃饭的时间,两个人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小店,各自要了一碗面,一边吃一边打问着对方这些年来的工作和生活情况。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09 14:26:57
  待续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0 17:32:56
  涛子在县里的一个企业上班,大学期间学的是财会专业,在单位倒也做财会工作,只是企业效益一天不如一天,也已经好几个月不发工资了,正在发愁今后的前途和生活不知该怎么打算,今天请了个假,想回老家去看看父母,碰巧在车站遇见了向东,毕竟是同学,多年没见还挺稀罕的,这不,回家的车也错过了。
  “你咋么样?成家了吗?“向东试探着问。
  “你成家了吗?这是拿着行李干嘛去?不会是接媳妇儿的吧”涛子开着玩笑说,盯着向东的脸。向东如实说出了去山东的想法,涛子沉默了好一会儿说:“山东真的好吗?我也听说了这边的人尽往山东跑,只是不敢尝试。”
  “不如我们一起走吧,这里你好像也没什么发展的希望了。”向东怀着忐忑的心情鼓起勇气说。
  其实涛子也早有离开的打算,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而且自己一个人也不敢出去,听向东这么问,她很爽快的答应了:“行,什么时候走呢?你这是拿着行李就要走了?”
  “对,我已经孤注一掷了”
  “太突然了,我连一点准备都没有。给我一天时间想一下,处理一些事情,好吗?”
  “当然可以。”
  “那好,跟我走吧,今天先到我哪里,厂里宿舍有的是,我们好好计划一下好吗?”
  “可以。”向东看着这个从前连话都不敢说的小姑娘,现在变得这么大大方方的了。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其实从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心里就有了一种想接近的冲动,听到涛子的邀请,忙不迭的答应了。
  这一天,涛子很顺利的完成了工作的交接,干净利落的辞掉了这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晚上,两个人谈了很久,从上大学时的快乐生活到工作以来对现实的无奈和失落;从三毛的撒哈拉沙漠到金庸的桃花岛;从徐志摩轻轻的一挥手到余光中那湾浅浅的海峡;从红楼里林黛玉酸溜溜的告别到三国里曹魏政权的替换更迭;从毛宁,蔡国庆到刘德华,张国荣… …。无所不谈。
  这一夜,两个人之间那点刚见面时或多或少的那点不自然早已不见了踪影。短短几年不见,涛子的变化令向东有些感慨自己封闭于乡村一隅的见识浅薄,财会出生的林涛竟然还是一个文学青年,她竟然也可以借古瑜今,侃侃而谈。
  她圆润的脸庞白里透着红,一双灵活的眼眸顾盼神飞,不说话的时候小巧的嘴巴紧闭着流露出坚毅的神态,一条马尾辫梳在脑后,走路的时候灵活的左右摇摆。
  向东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端详着眼前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同学,说到要离开,竟然是那么的决绝,有一些不明白,也有一些喜欢这个痛快劲。涛子意识到向东的举动,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是不是有点夸张了,会不会给他留一个不好的印象呢?
  曾经在涛子的心里眼前这个同学是有分量的,他家境贫寒,但学习特别用功,而且脑子也好。那时涛子解决不了的难题都会请教他,他都会一步一步的耐心的讲解,思路特别清晰,难怪后来做了数学老师。
  今天的不期而遇和相约去山东一开始涛子虽然嘴上答应的很轻松但内心略有些紧张。但这一晚上两个人忆往昔,谈未来,让涛子对这个老同学在心目中的分量又增加了不少。而在向东的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个人将是他要找的志同道合伴侣,因为他在中学期间的就已经喜欢上眼前这个姑娘了,只是那时仅仅是喜欢而已。没有想到机缘巧合的事情竟然会在他的身上发生,就在将要离开的这一天,遇见了最应该遇见的人。向东做好了准备,一定要对她说出来,告诉她,我喜欢她。
  第二天一早,涛子寄了一封短信给父母。两个人就此上路,带着对理想的憧憬和即将开启的新生活的无限向往出发了,从此踏上了一条充满艰辛的打工路。
  待续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1 15:49:22
  二:远走他乡(一)
  1995年6月的一天,祁向东和林涛坐上了开往山东方向的普快列车。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艰苦旅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涛子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个拥挤的空间,到外面去呼吸一下异地的新鲜空气。这一路上连走廊上都站满了人,到了晚上这些人甚至躺在地上就开睡了。你想上个卫生间都没个下脚的地方。
  如果你身边恰好睡了一个喝酒的人,可真是到了大霉了,酒臭味,脚臭味,汗臭味甚至还有屁臭味数味杂陈。旁边再坐上一个吸烟的人,简直是无法忍受,再加上热,自己的汗也是一把一把的抹也抹不完,那可是几乎要要了命的痛苦,比起老家的清凉来,这里有什么好?
  也多亏了有个伴,这一趟一趟的又是打水,又是买饭的,睡觉的时候还有时候靠着人家,涛子第一次感受到被父母之外的人照顾的滋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蜜。
  终于下车了,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空中的太阳虽毒,但大路上粗壮的树木枝桠浓密,树荫足可遮天蔽日,那地面上扑面而来的湿热实在是令人无处躲藏,那个无法形容的粘腻不爽呀。
  随着人流出了车站,外面人声噪杂,接站的男男女女扯着尖细的,沙哑的,甚至破锣一样的嗓子争先恐后的叫着,甚至于抢着人家的包死命的拉着。有一对母女被抢的分开了,母亲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才放了她。
  向东警惕的就像躲避特务追踪一样拉着涛子的手,不敢松开,快步走出了这个是非之地,来到街角的一个阴凉处,才松了一口气,涛子抽回了自己的手,有些不好意思。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为了省钱,找了一个家庭旅馆,一人一晚上六块钱。老板是一对夫妇,因为靠近车站,近水楼台嘛,开了一个小旅店。平时人来人往的也挺多,今天来了一对小青年,以为他们是两口子,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双人床,涛子一看急了:“阿姨,我们不是,能分开吗?”
  女主人很不好意思的笑了:“抱歉,抱歉,。”一边说一边回头看着他们,“那就只能睡大床铺了。”于是向东睡到了男客房,涛子睡到了女客房。客房里已经有几位占好了靠门窗的位置,涛子把自己的行李放在里面,背着包出来等向东的同时。环顾了一下这个小院,正房是一栋两层小楼,除了上面的一间老板自己住之外,其余全是客房,院里西面两间客房是大通铺,一间男的,一间女的。东边靠院门一间是厨房,还有一间是水房,经常有开水。因为天还早,也惦记着此行的目的,两人想先出去转一转。
  迈步在异地他乡的街道上,心情有些激动,终于我们来了。头顶上密密的梧桐叶投下浓浓的阴影,宽阔笔直的街道忘不到尽头,马路上人流如织。由于天热,这里的人们都穿的特别少,年轻一些的穿的还可以入目。而老人,尤其是那些坐在树下纳凉的老男人,光着上半身,下半身只穿条短裤,还叉着双腿,将短裤卷的更短,摇着扇子不停的扇。显得这两个穿着长裤,长袖半卷起来的年轻人就像是两个异类。路两边店铺林立,街边地摊随处可见,楼房一栋接着一栋,这就是城市。
  走了一段前面是一个公园,里面比外面清凉了许多,人也多了许多,这里的树绝大多数叫不出名字,松树好像还有好几种,找了半天也没找见老家的那种杨树,地面上植被也比老家的好很多,没有一处可以看见土,野草也长得郁郁葱葱。里面花很多,姹紫嫣红的,都叫不上名字,甚至还有开着花的树,这是在老家没见过的,好新奇呀。
  一路的疲乏被这鲜红嫩绿驱赶的无影无踪。涛子激动的嗅着各色的花朵,把那个累赘的包丢给向东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一样跑在前面,看这个,看那个,不停的叫着,好像她什么都没见过。祁向东这会儿又看到了那个中学时代的叫着林涛的小女孩儿,跟着她东一下,西一下不停的乱跑,终于跑到一个长椅边,向东把她摁在了长椅上:“你能歇一会儿吗,我都快跑不动了。”
  待续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2 15:45:51
  林涛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摇着头,有一点诗兴大发的感觉。向东看着眼前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儿,很好奇她的这无限精力来自哪里。摁着涛子的那只手不由自主的搂了过去,就在这一瞬间,摇头晃脑的林涛呆呆的任凭祁向东搂了过去,那一点儿萌芽的诗意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吓的无影无踪。
  就这样坐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涛子慢慢的将头靠在向东的胸前,闭着眼睛听着向东咚咚的心跳声,似乎想读懂这颗心现在在想什么,他想的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吗。也在心里很感激有这颗心,是他帮助自己终于走上了一直以来都想走不敢走的路。
  前路无论好走与否,都一定会互相陪伴着走下去,尤其是在这么遥远的他乡异地,除了眼前这个人,一个人都不认识。向东紧紧的搂着涛子,偷眼看着似乎涛子没有生气,只是紧张的有些蜷缩在一起。向东低头将脸蹭在涛子的头发上,那种异样的感觉就像过电了一样。他紧紧的搂着,好像生怕漏掉了一样,因为他也一样在这里除了眼前这个人,谁也不认识。
  既然命运将我们又一次安排在了一起,为什么不珍惜呢。佛说:五百年才修得一回眸。我们的缘分该修多少个五百年呢,何况在自己的心里一直有这个女孩儿,只是如果不是命运的又一次眷顾,不会再次遇见她。这样想着,向东的心没有了先前的紧张,捧起涛子的脸,让她看着他,涛子害羞的躲开了,始终没有敢再看向东的眼睛。
  天一点点暗了下来,公园里也凉快了不少,两人在幽暗的灯光下回味着那份短暂的喜悦,慢慢的往回走,早已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有了第一次这样亲密接触反而不好意思了,回来的路上,涛子竟然话很少。只是任由向东牵着她的手。
  回到房间,那几个先前占好位置的人已经回来了,远远的就听到张牙舞爪的大嗓门叽里咕噜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完了,什么也听不懂。
  涛子微笑着用点头的方式和这些人打了一个招呼。洗去一路的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祁向东今天也斗胆做了一件想都不敢想的大事,躺在那里美滋滋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两人带着准备好的资料来到R市市委组织部,资料是递上去了,接待人员并不热情:“哪来的?”
  就在转身的一瞬间竟然嘟囔了一句:“ 这里成了收容所了。” 进去了一会儿,出来说:“资料留下了,暂时呢还没有合适的地方,你们先回去等一等吧。”
  “我们是外地的,住在这里等吗?”
  “那没办法,等吧。机会总会有的。根据你们的情况,要不先去周边乡镇企业看一看,稳定下来,等待机会吧。这是我看你们是外地人,那么远来了,也不能回去等,先找个可以供吃住的地方,安顿一下,或者你们不着急挣钱,租个房子先住下来,慢慢等?怎么样?”
  “姐,可以给我们个电话吗?”
  “没有,我们不接受电话咨询。”
  “那我每天都过来看吗?”
  “看什么?”
  “机会啊。”
  “说什么呢,真是,看报纸啊。”
  向东儍眼了,呆呆的站着,还是涛子把他拽了出去。
  那时节,全天下的人事制度是一样的,不会拿着个毕业证就给你找个像样的工作,山东人多的是。至于那个诱人的招聘信息,只是一个美丽的陷阱而已。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2 15:46:10
  待续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4 15:46:54
  远走他乡(二)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山东省的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各种技工,有技术资格的大学生供不应求。并不断的向全国的大学生们及各种技术工种抛出诱人的橄榄枝。
  自古以来,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涛子还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财会人员了,即使最不济也强如以前的单位。向东是奔着老师来的,他只是想做一个能按时发工资的正式国家教师,看来希望的泡沫即将碎裂,理想的彼岸距离向东越来越远了。
  如果不出来,理想也一定会实现的,他有些后悔。但看到涛子依然信心满满,也没有太多的表露出来自己的复杂情绪,只是淡淡的说:“再等等吧。”
  傻等着会有什么结果呢,十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消息,进进出出各种用工市场,都没有向东的用武之地。每天盯着报纸一边又一边的浏览各种招聘信息,看到合适就急忙跑到电话厅打电话咨询,都没有合适自己的工作。
  这天,两个人再次来到组织部的大楼前,却再也不敢进去了,徘徊了半天,互相对望了一眼,走吧,回去吧。
  回来的路上,又一次路过了那个人力市场,各色的求职者人山人海。只要有一个客户过来,呼啦啦一片人全涌过去,里三层外三层的,为了一个活挤破了头的往里钻。向东拉着涛子的手快走几步,似乎走慢了自己就要沦落为这其中的一份子了。
  前面是一个面食店,买了一块钱的馒头,找了一个可以落脚的阴凉处,就着风,品尝着这流浪的心酸。涛子不禁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三毛流浪记,虾球传中那些以流浪为生的故事。现在的自己竟然也过着和他们一样的流浪生活,所不同的是,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只要他在跟着他,流浪着也是幸福的流浪着。
  而向东的心情有些复杂,他考虑的比涛子多多了,是继续等待下去,还是打道回府,回去至少我还有工作。是彻底决了后路,象街头哪些人一样以打工为生,还是进乡镇企业混饭吃。第一次向东感到前途是那么的迷茫,困惑。那个失落的心情让他吃起馒头来味同嚼蜡。但是看到涛子就这风啃馒头都乐此不疲,那个儍乎乎的样子,他怎么能说出打道回府的话。
  他有些坐不住了,在花完带来的那点钱之前一定要找到哪怕可以糊口的工作,以后会有机会的,需要耐心的等待。好吧,既来之,则安之。人家一个女孩儿都能那样决绝的不回头,我还是个男人吗?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个女孩儿如果不是遇到他,连走出来的勇气都没有。而且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只要有个自己爱的人或者说是可以信赖的人领着,没有不敢去的地方。这就是女人不同于男人的优点,暂且叫做优点吧。女人从古代就有远嫁外族的各种和亲,即便是现在为了一个心爱的男人,她们可以告别父母,远离家乡,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以她们纯洁而又坚韧的像水一样的天性和谐着各种各样的关系,这是一个男人做不到的。
  我曾经见过一个四川姑娘远嫁到内蒙好几年,因为各种原因需要回四川,而且不准备回来了,她希望那个男人和她一起回去,她哭着求他和她一起走,那个叫做男人的人蹲在地上除了哭 一句话都不说,后来女孩儿失望的自己走了。这就是说男人有时候未必会有女人坚强。
  由于天气炎热,小旅店内闷热的很,两个人在公园里面的广场上坐着,夜已经很深了,仍不想回去,还不如外面睡着舒服呢,两个人真的靠在一起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旅店里也关门了,干脆睡到天亮得了。于是一人一条长椅躺着,却谁也睡不着了,各自想着心事,明天怎么办。
  第二天,两人商定为了省点钱,就睡广场吧,广场比屋里凉快多了。从此又开始了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4 17:45:53
  待续
楼主彷徨客G 时间:2018-07-16 12:02:42
  几天以后,向东终于看到了一则信息,是适合涛子的,一家还不错的企业,需要一名财务人员。其实工作多的是,只是一直以来,还没有真的放下身段,总想着自己应该找个更体面的工作。
  今天的这个工作够体面,对方电话里说让她们过去面试一下就可以了。涛子顺利的通过了面试,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晚上两人又回到几天以来一直视为家的凉亭,商量着:“向东,明天我去上班,你去找民房我们租房子住吧,要不好像我们很可怜,其实呢,外面真的很凉快,就那几天把我热的实在是受不了了,都有点儿羡慕那条屋外睡着的狗了。”
  “好吧,只是我们俩怎么住?你要嫁给我吗?”向东调皮的起身凑到涛子的跟前,做了一个要抱的动作。涛子也起身,但并没有迎上去,只是盯着向东的眼睛,用她那一贯的决绝的口气回答:“我嫁给你。”
  向东愣住了,虽然自来到这里以来,两个人已经早已没有了生分,天天黏在一起,吃同一个煎饼,喝同一杯水,靠在一起睡的时候也有,但要说到马上就要娶一个媳妇儿,他是没有心里准备的,只是开玩笑的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个傻子一样的女人答应的这么痛快。
  向东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着。涛子也不好意思的扭过身去,背对着这个就要成为丈夫的男人,奇怪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说出那句话,现在反而比说那那句话的时候要害羞的多,甚至都不敢面对他,脸上也觉得热辣辣的,幸亏是晚上
  。涛子闭着眼,虽然脸上热辣辣的,但其实心里甜滋滋的,甚至有些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向东很感激这个没有受任何世俗污染的纯洁心灵,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的耳旁轻轻的说:“谢谢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电视剧里的恋爱着情侣们动不动就会说:我爱你。那个时候,那个‘爱’字是很难说出口的,即使是认定了这一生只爱这一个人,这个‘爱’字也是打死都说不出去的。向东的心里是爱着这个女孩儿的,他想说,但是那金贵的双唇怎么也吐不出那三个字。这大概是包括我们在内的之前的绝大多数人的共同特征吧。
  我爱你,这是很有分量的三个字,之所以轻易说不出口,大概也是因为这份爱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担当的了的。而如今,我爱你,满天飞,这三个字轻飘飘的随时随地的扔,这份爱的分量好像也跟着变得轻了许多,不是民政局里办离婚的比办结婚的都多嘛。
  今天的夜晚比那一天都热,连一丝丝凉风都没有,即便是睡着了,头上,身上也是汗涔涔的。
  山东的天象小孩儿的脸一样阴晴的转变在飕忽之间。睡兴正浓之时,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慌乱之中向东披起那块上大学时二哥送给他的防雨凡布,冲到涛子的身边,紧紧的护着她。涛子迷迷瞪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没等完全睁开眼冰凉的雨点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幸好向东过来的及时,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严严实实的守护者她,才没有被淋成落汤鸡。向东就没那么好运了,帆布并不大,为了护着涛子,向东的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淋着雨。汗涔涔的热身突然遭遇冰冷雨水的袭扰,加上冷风一吹,完了。
  天终于开始亮了,灰蒙蒙的天空笼罩着大地,看上去不知是云还是雾,无边无际,空中一线阳光穿透云层直射而下,周边的云雾呈现出美丽的金色,也算给这个阴沉的天气,增添了一摸靓丽的色彩。
  涛子见向东除了前胸衣服全湿透了,赶忙帮他找衣服换。涛子背过身去,向东换好了衣服,但还是见他打了几次寒颤,涛子有些心疼的抱着他;“你没事吧。”
  “哪有那么娇气,这是老天在提示我们呢,不能再睡广场了。我一会儿就去找房子。”然后凑都涛子的耳边:“找到房子就可以去媳妇儿了。”
  终于涛子上班去了,是一个大型的做贸易的私企,财务部门连涛子一共五个人,部长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姐,中等个子,身材略胖,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和之前见过的山东大嗓门女人完全不同。
  后来知道女部长是老板的亲姐姐。部长让她先跟着另一位孙姓的中年男性熟悉一下业务,然后把他手里的活接过去,他准备接任部长,姐姐身体不好,没有特殊事情以后不过来了。
  这一整天涛子忙的焦头乱额,案桌上一摞一摞的账本,分类整理,账目一条一条的逐条记录查验,有时一遍,两遍的怎么也平不了。
  时间以光的加速度飞逝,一天在无知无觉中飕然过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