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谈

楼主:朴素 时间:2018-08-10 16:42:47 点击:441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服饰谈

  “服饰之美”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正如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不分男女老少也。空闲时间翻阅所藏的一些旧书,发觉许多现代作家对服饰美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采撷一二、聊供有心人清赏。从中也可以看出前辈文人对服装之敏感与其通脱的见解。服饰虽小,却也能见出文化之背影,可谓小中有大矣。譬如近年来流行唐装,这里面就不仅仅是服装的魅力。1979年初春,法国著名时装大师皮尔·卡丹在上海举办时装“内部观摩”。有关方面曾经作出3项硬性规定:“对所有观看人员进行政审,一律对号入座记录姓名,入场券不得转让。”对此,一位服装界人士评论说:“今天纯属个人爱好的衣着打扮,在过去几十年里,总是与意识形态紧紧挂钩”。

  中国古代对服饰非常讲究,其讲究倒不是因为漂亮与否,而是权力地位之象征。譬如春秋战国时,官员着狐裘有“天子狐白,诸侯狐黄,大夫狐苍,士大夫羔”的明令,其时以白狐为王者服。明朝初年,朝廷百官的公服和朝服没有严格的制度,一品至五品的官服皆为紫色,官员以帽冠区别官阶,待朱元璋坐定江山之后则马上繁多起来,制定了“一品玉带,二品花犀,三品金花,四品素金,五品银花,六七品素银,八九品乌角”的详细规定,并以赐赏朝臣袍带为奖励,据“明太祖实录”记述,仅洪武三年一年里就“赐给朝臣袍带二千八百十三人。”清朝的顺治皇帝驻京后曾下令强行衣冠制式的统一,如严禁士庶穿方巾大袖,不准带乌纱帽等等,但最后以失败告终,只得作出让步而实行民族同化政策。清代官员的服饰阶级鲜明,尤其是文武官员的冠顶和补服都有等级森严的区分。因此,服装在设计上是必须依照国家大法的制度而设计的。

  服饰的进步是随着民主思想的传播而进步的。在近代,西装开始穿在中国人的身上。本来“穿衣戴帽各随所好”,但在中国文人之眼中,西装居然俗不可耐。梁实秋先生是小品文的行家里手,他在《衣裳》一文中就谈到:“西装是有一定标准的。譬如,做裤子的材料要厚,可是我看见过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穿夏布西装裤,光线透穿,真是骇人!衣服的颜色要朴素沉重。可是我见过著名自诩讲究穿衣裳的男子们,他们穿的是色彩刺目的宽格大条的材料,颜色惊人的衬衣,如火如荼的领结,那样子只有在外国杂耍场的台上才偶然看得见。大概西装破烂,固然不雅,但若崭新而俗恶则更不可当。所谓洋场恶少,其气味最下。”

  “五·四”一代的作家,虽属相当“西化”的文化人,但说到西装也是个个摇头。1928年6月,诗人徐志摩去美国,在邮轮上给陆小曼写信,其中专门说到西装的坏处:“脖子、腰、脚全上了镣铐,行动感到拘束,哪有我们的服装合理,西洋就是这件事情欠通。”而随笔大家林语堂在《论西装》的文章里对西装更是大力挞伐,林语堂在将穿西装者分为以下几类:(一)“在要人中,惧内者好穿西装。”(二)“满口英语,中文说得不通的人必西装;或是国外骗得洋博士,羽毛未丰,念了三两本文学批评,到处横冲直撞,谈文字,盯女人者,亦必西装。”(三)“洋行职员,青年会服务员及西崽一类”(四)“月薪百元的书记,未得差事的留学生,不得志的小政客等”(五)“华侨子弟、党部青年、寓公子侄、暴富商贾及剃头大师父等”。笔墨中满是辛辣的嘲讽与幽默的弹讥,极见对西装的厌恶。

  风华绝代的才女张爱玲在《童言无忌·穿》说到:“服饰色彩的调和是一件大有讲究的事。西洋色彩中有‘对照’与‘和谐’两条规矩。用粗浅的看法,对照便是红与绿,和谐便是绿与绿。殊不知两种不同的绿,其中突倾轧是非常显著的;两种绿越是只推扳一点点,看了越使人不安。红绿对照,有一种可喜的刺激性。可是太直率的对照,大红大绿,就像圣诞树似的,缺少回味。中国人从前也注重明朗的对照。有两句儿歌:‘红配绿,看不足;红配紫,一泡屎’”。张爱玲谈及另一位小说家张恨水先生时,说张恨水先生的理想可以代表一般人的理想——他喜欢一个女人清清爽爽穿件蓝布罩衫,于罩衫下微微露出红绸旗袍,天真老实之中带点诱惑性。

  前面提到的几位谈服装的作家,徐志摩、梁实秋、林语堂等其实对服装不甚在行,真正对服装有兴趣而且在行的还是张爱玲,一篇《更衣记》,可圈可点之处实在太多了。语言风趣学识渊博还在其次,更为精彩的是作者力图描述时装与时代风气的关系,以及时装变化深层的文化心理。讲到清代女子服饰的特点时,张爱玲说:“这样聚集了无数小小的有趣之点,这样不停地另生枝节,放肆,不讲理,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了精力,正是中国有闲阶级一贯的态度。惟有世上最清闲的国家里最闲的人,方才能够领略到这些细节的妙处。”看看,张爱玲说的多好。故她的一个好朋友就说:“从《更衣记》里学到的中国近代史,比哪里都多。”

  服饰美虽然不分男女,但男人终究不太好意思在服装上大张旗鼓地搞出太多的花样,女为悦己者容,男人好像无所谓。虽然有论者说,男人们如果对衣着感兴趣些,也许他们会安份一点,不至于千方百计争取社会的注意与赞美,为了造就一己的声望,不惜祸国殃民。但服饰美还是成了女人的专利,在这个世界里,女人的服饰色彩缤纷,花枝招展。每个女人都居住在自己的衣服里,她们的穿着打扮抵御了外在世界的冥顽或凶险。然而服装同时也可以成为一种禁锢,局限了女性的想象力与欲念。

  法国著名作家阿纳托尔·法朗士曾经说过:“假如我死后百年,还能在书林中挑选,你猜我将选什么?……在未来的书林中,我既不选小说,也不选类似小说的史籍。朋友,我将毫不迟疑地只取一本时装杂志,看看我身后一世纪的妇女服饰,它能显示给我们的未来的人类文明,比一切哲学家、小说家、预言家和学者们能告诉我的都多。”确实如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人类服饰史,其实就是一部感性化了的人类文化发展史。服饰观念的背后包含着思想、文化、历史、时代、心理、审美等诸多印痕。

  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衣裳常常显示人品,”又有一句:“如果我们沉默不语,我们的衣裳与体态也会泄露我们过去的经历。”在时光机器驶入21世纪时,服饰已成为时尚的一种象征。服饰不再是御寒之物,它溢出实用之外自成一派。我们可以发现,服装不仅仅是服装,它也是一种意识形态。故学者王怡先生有云:“从一个国家领导人的服装也许可以看出一个社会的开放程度。当领导人的穿着不再具有强烈的政治意味时,就标志着领导人身份的‘世俗化’的开始。” (《红与蓝:APEC的服装秀》)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_黄蓉 时间:2018-08-10 16:59:11
  这篇太好了,我正想找有关写衣着的文章。真是瞌睡送来了枕头。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8-08-10 17:21:08
  哇,厉害了,来学习。
作者: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17:21:53
  服饰不再是御寒之物,它溢出实用之外自成一派。我们可以发现,服装不仅仅是服装,它也是一种意识形态。
  -------------------------
  确实如此。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8-08-10 17:56:21
  我喜欢旗袍,可惜爱吃的俺永远离旗袍隔着三尺距离(ー_ー)!!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8-08-10 17:59:31
  逛街进来看看
我要评论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8-08-10 19:15:38
  娓娓道来,服饰的话题异彩纷呈,引人入胜,唤起对服饰的浓厚兴趣。。。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8-08-10 19:15:48
  @朴素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煮糖抽丝 时间:2018-08-10 19:25:54
  @朴素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行者0Y2 时间:2018-08-12 18:04:37
  我也进来坐坐。常言道:人靠衣妆马靠鞍!学习学习!
作者:文千哈 时间:2018-08-14 16:24:49
  偶像帖子里露个脸儿,转眼几乎二十年
作者:贺州瑶山阿妹 时间:2018-08-20 20:26:25
  学习学习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