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小人之心之死

楼主:解语花2018 时间:2018-10-12 14:44:19 点击:3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母亲头晕的老毛病又犯了,带她去医院看诊,一番检查后,医生给开了一些药。折腾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为了赶在六点医生下班前取到药,我把母亲安置在等候区的椅子上坐下,便匆匆跑到楼上的窗口去缴费。
  收费的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带着湖蓝色的医用口罩,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机械地从窗台上依次取下各种缴费单,划价、收费、找零、出单,整个业务娴熟而安静。只是那种安静总是冷冷的,像这医院里弥漫着的来苏水的味道,让你从心里生出一种本能的抗拒。
  轮到我时,他拿过我递进去的单子,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了一通,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一百零三!
  我递给他二百元钱。
  有没有三块零钱?他问。
  我赶紧翻了翻所有的口袋,没有,我说。
  他低头从抽屉里找出一堆零钱,连同划好价的缴费单一起甩到窗台上。我一把抓起,也没来得及细看,便又赶紧跑到楼下去取药。我先把手里的一把零钱塞给在那等着的母亲,对她说:药103,这是找回的97块钱,你拿好!
  正排着队,忽见母亲急急地寻了过来,一看到我,母亲便把手里的钱摊给我看,边数边说:不对啊!你看,这是57,少了四十块钱呢!
  真是少了!可谁让我当时没有当面数一数呢?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再去找人家,谁还能承认?想起他那张埋在蓝色口罩后边的冷漠的脸,我都能迅速脑补出一场无妄的口舌之战的画面。
  因为自己确实也有责任,我本想这40块钱就不要去讨了,可母亲心疼得不行,一定让我去要回来。
  在去楼上的途中,我在脑海里一遍遍地闪过各种可能要面对的刁难:他肯定会问我当时为什么不清点一下,就算我跟他解释他肯定也不信,他说不定都不会理我,那我就让他调监控,要是没有监控怎么办?就算有他也肯定不会让我看。要是他态度不好怎么办?那我就找他们领导!不就40块钱嘛,大不了不要了,但事情一定要说清楚……
  然后,我来到窗口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些,我说:帅哥,你好!
  他扭过头来看着我。
  我接着说:我刚刚来缴费的,103块钱的药,你还问我有没有三块钱零钱的,你记得吗?
  我把手里的划价单递给他看,并努力保持微笑。
  他还是扭头看着我,怎么了?他问。
  你看,这是你找给我的钱,我当时给你的是二百,你应该找我97,可你少找了我40块钱。我因为着急下楼拿药,也没有当面数清楚,等到了楼下才发现……
  没等我解释完,那小伙子接过我手里的钱,数了起来。
  如果他不承认,我就让他调监控,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这心思一动,我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跳得激烈起来,脸颊也一下子燥热起来。我甚至在心里默默做好了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状况的准备。
  可是,那小伙子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他低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50元的纸币,换掉了之前我递给他的那堆零钱里的一张10元的,然后把它们甩到窗台上。
  他说:对不起,可能是我弄错了!
  呃……我突然一下愣住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他又扭头看着我。
  不!不!不!没有了,谢谢你!
  我赶紧拿起钱闪到一边。然后,我听见自己心里那个叫小人之心的怪物发出了垂死前的惨叫,一柄君子之剑直插它的咽喉,喷溅的鲜血臊得我的脸愈发得红热。
  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张埋在湖蓝色口罩后面的年轻的脸,在心里郑重地向他宣布了那个叫小人之心的怪物的死亡。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白小九522 时间:2018-10-12 15:59:56
  1.很多事是人自己想复杂了,
  其实事情并不麻烦,很好解决。
  2.这个社会坏人有,可好人也不少。
  3.愿天下父母均安康,母慈子孝。
作者:瑾儿的快乐生活 时间:2018-10-12 16:40:32
  [d:微笑]还是好人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