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首歌让你想起我(转载)

楼主:白小九522 时间:2018-10-12 14:47:18 点击:156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失恋36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白小九522 时间:2018-10-12 14:51:22
  慧慧说,如果你生活在白色恐怖时期,被敌人抓去,掰手指甲灌辣椒水你都不会投降,但弄个漂亮的小白脸在牢房外给我唱情歌,你准得立马叛变。
  这话噎的我只能闷哼几声,无话可说,因为我绝对是个好色的女人,总是喜欢外表瘦高、内里凛冽性格的男子,对了尤其是戴着眼镜,特别是会唱情歌的小白脸!
  算命的说,我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都是豆腐渣,妈妈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说既然我忽悠不到财权兼具的还不弄个养眼的,那多对不起我自己啊,于是在同寝的人都象阿Q响应革命一样,纷纷弄个饭票兼保姆的小伙热恋起来,就剩我老哥一个还孤独地等待着会唱情歌的小白脸出现。
  大学里没有情人的小孩是孤单寂寞的,而我在寂寞中穿行!
  张楚说寂寞的人是可耻的,但没办法,我得在可耻中等待会唱歌的兔子出现在我面前!
  高中的老师总是说苍天不负有心人,这句话直到到大学才应验。
  终于在我大二的时候遇到了会唱情歌的小白脸!
  白洋,身高194,戴眼镜,斯文,偏瘦,我得仰视!林校的学生,新新郎的业余歌手。而我是被朋友拉来给他捧场的众多美人中的一只丑小鸭,在最后唱完陈弈迅的《十年》时,周围的人都被他的嗓音和情感所震撼,而我却象中500万大奖一样,内心那个狂热啊,那个澎湃啊,我苦苦等待的“妞”终于出现了,不遗余力一定得拿下!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众人早已蜂拥而至,献花的献花,尖叫的尖叫,大有明星粉丝团的架势,把白洋围了个水泄不通,而我早已被她们摒除在角落里,傻傻的坐着,没有言语亦无动作。
  接下来的那个周末,在蓝谷音响店里我和白洋不约而同的挑中张宇的那张《不甘寂寞》的专集,而蓝谷的特色就是同一张专集都只有一张。我想我是个闷骚的女子,心理排山倒海,但实际上却装得不曾相识,也并没打算出让张宇的专集,尽管我如此欣赏对面的男子,反倒白洋大方地另寻一张黄舒俊的专集!
  同坐12路的公交车,微笑,点头,算是认识!车上人多拥挤得厉害,我站在白洋的身旁,他的身高替我挡去别人的身体,但却把我们的身躯紧密地贴在一起,如此近的距离,白洋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我都可以感受到,而这气息让我觉得我们是同类,但同类往往相残。
  原来他是林校的学生,大我一界,我们的学校只相隔100米。
  上线遇到何德何能,打过招呼,他依然问我在忙什么呢,不会依然是上课,吃饭,睡觉吧?告诉他,目前正准备想千方设百计,绞尽脑汁的逮兔子,因为会唱情歌的高个子的小白脸终于出现,并告诉他这只兔子是新新郎的业余歌手,绝对高,194!
  何德何能大笑,问我是不是打算何时动手,是不是打算先进行色诱,我告诉他,我这么聪明的人,能使用这样低级无效的手段吗,当时先生米煮成熟饭,让他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然后再慢慢眷养他,让他天天唱情歌……
  何德何能是我网络里的好友,要知道聊天是需要对手,好的聊友能激发你说话的欲望,让你的语言系统发达、灵敏起来,但我们从没问及过生活中其他的事情,更没见过面!在网络里溜达的时间是飞快的,在与何德何能南朝北国,风花雪月的瞎策划怎么捉白洋这只肥兔的时候,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在我要下线的时候,何德何能第一次要了我的电话,理由是要当我的狗头军师,帮我捕获这只会唱歌的兔子,有电话连线以便随时沟通战略方针!
  许多事情一旦多次巧合,便觉得是天意。当我接到何德何能的电话的时候,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何德何能就是白洋!白洋笑,这回不用费吹灰之力,他这只大白兔自己送上门了,任我宰割,是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任我处置!
  错愕的我后悔莫及,肠子差点毁清了,早知道何德何能就是白洋,怎么我也得装装淑女,怎么也不会在网络里象个女流氓一样和他大放厥词啊!
  中国人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外国人说上帝把所有门都关上也会给一扇窗给你。
  所幸的是无论怎样的颜面尽失,我们还上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那段时光我们是快乐的,没有学业的压力,没有工作的压力,每月有父母供给的月粮,再加上白洋每晚唱歌额外收入,我们也算大学里阔绰一族,所以我们的爱情在肥沃的土壤上长势甚好,要知道大学的爱情一样需要物质的土壤供养!
  我们玩遍这个城市的大小山水,在山水面前我们宁静的不说一句话,闭上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享受彼此偎依的宁静;踏遍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彼此牵手一路行走,似乎这样就可以一直走到天荒地老;吃遍这个城市的所有小吃美食,吃到彼此再也吃不下,彼此攻击对方是个难养活的主,娶了嫁了都得囤粮万旦……
楼主白小九522 时间:2018-10-12 14:56:18
  不知道谁说的,幸福不可以太张扬,要不老天会嫉妒的!这话可能是真的,在我们肆意挥霍着青春和张扬地享受着爱情的时,白洋的嗓子长了个瘤,检查结果,手术手会很久很久不能唱歌,这个很久很久不知道多久,充满未知!

  白洋说这些年来,他从没把唱歌当成专业 ,只是爱好,一辈子都是爱好,就象我喜欢文字一样,只是爱好,从没打算拿这个爱好去换钱。白洋说不能唱就不能唱吧,只是可惜,我恐怕以后不能不按键就随意播放了,还得买个MP3或者P4什么的。白洋说,妞,我们去KTV吧,让你我这只兔子再给你唱次情歌!

  男男女女,他的朋友,我的朋友,在夏威夷夜总会,狂歌!

  大家都声嘶力竭地狂哄着,我们的青春激昂四射,笑闹声让我被感伤感。场景如此熟悉,似乎回到了第一次遇到白洋那一天,高高瘦瘦,拿着麦克,就连我常常抨击他的色迷的小眼睛也变得狭长深情………

  白洋的嗓音和郑中基绝对相似,快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一首《决口不提,爱你》唱到中途,白洋突然单膝跪在我面前,通过麦克扩音在每个人耳朵,因为太爱你,所以决口提……

  我不知道这个从没对我提过爱字的男子这有这样煽情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个平时骄傲的象只自恋的孔雀的男子也会在我面前也有如此卑微的时候,我不知道平时怎么死缠烂打都不肯说出口的爱在这个时候以这样一种形式来表达………
  在所有人的尖叫声声和口号中,我吻了这个跪在我面前的男子!

  第二天,白洋独自去医院做手术,激光打掉,手术之后,不可进食,每天每天挂吊瓶,打糖水,每天屁颠屁颠地给他买最好的糖,跑很远很远的粥铺买最好的稀粥,温婉贤淑,贤惠如结发妻……

  白洋说,我们前世一定就已经相遇过了,只不过是当时我是地主婆,他是我们家长工 ,并且从小就受我压迫和虐待,今生才叫我再遇到他,现在换真我跟个丫鬟一样侍奉他。

  我说不对,前世我是地主,不是童工,而是头给我家拉磨的驴,我日夜不停地让你干活,不拉磨我就搁鞭子抽你!

  白洋说你这女人,嘴怎么总是那样的贫啊;白洋说,以后给别人加菜最好用一双新筷子;白洋说和别人喝酒碰杯要比别人底一点;白洋说女孩子在人多的时候少说话,别抢话;白洋说凡是别逞强,一定要善待自己;白洋说,再和别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别让男人把舌头伸到嘴里,白洋说,詹蕊,你是我白洋的女人,我会记得一辈子……

  人生是个需要多么用力的过程啊,用力地遗忘,用力地记住,遗忘那些该遗忘的,记住那些该记住的,只是白洋离去时,不曾送我一杯醉生梦死的酒,让那些甜蜜化成辛酸常常惊扰我,午夜低徊,梦醒之时,狂歌似旧,可情难依旧。

  人很容易记住快乐,却更难忘记悲伤,心不破碎不动人,就如故事的结尾不是是悲剧,就显得不够凄美,不完整。

  白洋早我一年毕业,去了北京,我的爱情也嘎然而止。因为有些情感里面,似乎注定没有等待这回事。

  在这个迷情年代,,我还一个虔诚的怀念者,看到过去的自己,沦陷于卑微的青春,终于体会青春里这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对于我来说致命的伤害,其实女人受伤不过是重重的一刹那,就已经深入内心最柔软的部位,而我与白洋彼时,不过是一对无能为力的男女,只能替对方着想,设身处地并理解他,这样才能熄灭因爱而生的恨,然后用余下的时间 一点一点修复和重建对爱的信任,然后继续生活,继续爱,虽然这一切至为艰难!

  就这样,一别经年。听到陈奕迅的《十年》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种沉淀的意味,十年之前,十年之后,我们都到哪里去了呢?我们不过是与一些人交换了位置而已,那些爱,那些过往,都在记忆深处,不曾消散。

  四季更迭,一半是温暖,一半是寒冷。

  爱恨情愁,一半是执著,一半是辜负,

  陈奕迅还依然在深情地唱着: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如果你在北京遇到一个194,偏瘦,戴眼睛,斯文,会唱情歌男子,替我问问,有没有一首歌让他想我?
作者:碧箩春水 时间:2018-10-12 15:00:43
  能轻易离开的,都是爱的不够~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南狼坨子 时间:2018-10-12 15:35:51
  白洋、白小九、白小九、白洋,这俩名字有渊源么?
我要评论
作者:传说也是说 时间:2018-10-13 14:53:14
  这这这……这是转帖??
作者:妖姑 时间:2018-10-13 23:56:04
  安静时刻好读帖。特意晚一些看你的故事。果然还是一样的走心。
作者:妖姑 时间:2018-10-13 23:58:12
  有一些离开在多年以后也说不清楚原因,只要曾经美好,就值得互相祝福
作者:妖姑 时间:2018-10-14 00:04:38
  好像以前相信偶然,期待幸运,到现在完全不同了。所以这么美好的故事虽然结局悲伤逆流成河,过程还是唯美的不似真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