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无病呻吟,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8-10-12 17:39:09 点击:6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五中午有时不睡,正兴致勃勃地听歌写着小说,接到快递打来电话,说南宁法院寄来资料,心情一下跌落谷底,刚才还滴滴答答的键盘也鸦雀无声。
  总有一些事,你一心想着早点了结,但真正到了面对的时候,往往又胆怯了。正如黑暗固然煎熬,看到黎明的曙光之前,也还得先闭上眼睛适应一下。
  好吧,又无病呻吟了。但的确什么事情都碰到一起。
  手机微信这两天闹翻了天,下个周末研究生导师和多年带的学生要在南宁举办一次近十年来规模最大的聚会。等着我答复去还是不去?未必我有多么重要,但我知道,导师和有的师弟妹还是希望我能去的。
  就在昨天,领导交待,下周要把今年的课题拿一个初稿出来,好有东西参加下旬在我老家县城召开的课题研讨会。今年基本一直忙到现在,虽然课题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负责那部分还一个字没动。这个周末来办公室有正事做了。
  昨晚失去了一个原本可以做朋友的朋友。人家说我也不差一个朋友。只是别人怎么知道,现在真没几个朋友。就像现在明明心里郁闷难受,也只能躲在办公室听歌写字发泄,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或者人家在睡觉没工夫搭理。
  这几天没事老在琢磨喝酒的事,可能也是提前预料到是有原因的。研究生师弟刚好来西南大学交流学习,当年在广西读书的时候,关系不错,还去他租住的房子里,吃他亲自炒的只有咸味的鸡块,用以下酒。当年那个在校门口穿着背心拖鞋蹲着看报纸的邋遢少年,现在听导师说已是百色一大学的团委领导。他说,周末从北碚来找我喝酒叙旧。
  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当年跟我一届跟着导师的河北师弟,也是舍友,在跟我们失联多年后也有了消息。知道身体一直不好,只是没想到越发严重,原本辅导员的工作,被调换成看门的守卫,基本处于半休半工的状态。
  人比人,可以气死人,也可以安慰人。与生病的师弟相比,我还算是不错的了。所以要说我无病呻吟,真有那么一点。
  不过,我要是抬个杠,病情按产生的原因和机理不同,可分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而且往往前者比后者更难治愈。
  刚好耳朵里传来老牌歌手童安格的《其实你不懂我的心》,能代表我现在的感受。
  你说,我像云捉摸不定,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你说,我像梦忽远又忽近,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你说,我像谜总是看不清,其实我永不在乎掩藏真心。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