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教授,能读懂我这篇七年前旧文《范畴错误:从范美忠到方韩之争》吗?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9-05-12 14:48:54 点击:1600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范畴错误:从范美忠到方韩之战
  楼主:高隐8Lv 20 时间:2012-02-18 22:44:00 点击:1123 回复:117
  冲榜
  守护
  脱水打赏看楼主设置
  上页 1 2 下页 到
  页 确定

  吉尔伯特·赖尔,著名的英国哲学家,牛津学派代表。他认为无论传统哲学对日常语言的运用,还是人们平时的生活中,都经常会不自觉地犯一种错误,就是容易把不同的范畴混淆起来。
  赖尔举了一些语言分析的例子来描述这种范畴性错误是怎么回事。比如我们可以说苏格拉底这个人是坏的,但是若把主语替换成星期六,那么就很荒谬了。又比如某人参观了牛津大学的教学楼、图书馆和操场,然后又问牛津大学在哪里。这就把牛津大学看成是并列于这些设施的概念,而不是对它们的综合。
  应该说,赖尔讲的这些其实并不深奥,但很切合人们的生活实际。比如几年前针对思想界的“炮轰”,文学界吴亮的回应就很有代表性。他说,“文学既有批评的权利,也有不批评的权利。”咋一看这反驳似乎十分有力,但其实正犯了赖尔所说的这种错误。因为思想界针对的是文艺创作中人文精神的缺席,劣质媚俗的垃圾四处泛滥导致当下文学严重的贫困。而文学家们却普遍回之以他们有乐于肤浅和平庸的创作自由。这种辩解无疑是文不对题。
  范美忠的情况也是如此。试图以本能和自由来抵消正常的道德批评扣分,恰恰是一种范畴错乱的辩护。因为权利的判断只针对行为的正当与否,却并不判断其在道德价值上是否同样合理自足。不能因为是自由权利就可以无视人类普遍的道德准绳,也不能因为道德的理由就可以去侵犯个人的自由权利。两者不是同一个范畴,不能混同起来互为抵消或增进。比如,知而不言可以是一种自由和权利,这本身不能说不正当不合法,但不一定就合乎道德和良心。
  因此“本能”也好,母亲跟女儿的选择也好,其实都是这个道理。大地震突如其来,慌乱中人们四散奔逃,甚至连母亲也顾不上。人性中的自利本能可以理解,但无论怎样,未能对母亲尽责总不应若无其事。这就是伦理。生死关头撇下母亲你跑了也就跑了,但不要为此辩护,因为你一辩护就错。错就错在你跟你母亲的情感其实处于一个两难的困境。当两种同等终极的价值相互冲突时,任何选择其中之一都意味着另一方的缺憾。正因为此,所以一旦范美忠理直气壮地抬出“相信自由与公正”的理由,以为单凭一元的价值选择就可以完满地终结这两难的伦理冲突,实际上就已经陷入了范畴混淆的逻辑错误。
  再来看看如今的方韩之战。自由主义的基本理念以及它的法治精神,使得相当一部分人近乎本能地站到了韩寒一边。这完全在意料之中。然而象韩寒这样十六、七岁的“少年天才”,平时不喜读书,声称不看中外名著(1),语文成绩差,基本功不扎实,当堂作文表现也不怎么样,所有这些跟《三重门》本身娴熟的语言能力,以及书中多达50余种名著的引用:从狄德罗、高乃依、贺拉斯,到批判现实主义和自然主义的文史哲修养,甚至还包括了佛学方面的知识;两相对照,再加上《杯中窥人》的复赛程序,以及其他诸多作品细节中的疑点,凡此种种,确实不太合乎逻辑与情理。
  面对人们这样的代笔质疑,一些自由派网友象押沙龙和徐晋如等人,则纷纷亮出“谁主张谁举证”的看家法宝,指出“代笔”质疑是一种“莫须有”的有罪推定。“文明社会中‘不能证明错的,就是对的’,而在野蛮社会里,‘不能证明对的,就是错的’”(2)。由于这些话一下站到了文明社会的政治高度,看起来颇沾了点终极正确的底气。
  然而实际的情形却是,原创性保证是任何一部作品不言而喻的前提。对于抄袭和冒名,人人都有追问甚至举报的权利。打假也不是凭空就可以产生的,一样要建立在相应的文本分析和逻辑推理基础之上。而这一基础的打造本身就是一项学术考证工作。不少典籍即使过了几百年,比如《红楼梦》的作者问题,学术上的考证仍就争论不止。有的学者就是根据个人写作特点和习惯(比如对虚词的运用)各不相同这一方法来鉴别真伪的可能性。这既是一门学问,也是一种学术的权利和自由。
  而当如此众多的疑点集中于韩寒一身时,若不是强盗逻辑,那又有什么理由让人非得相信韩寒说的就是事实呢?一些人口口声声的“无罪推定”也好,“谁主张谁举证”也好,把这些司法领域的原则搬这里来其实并不适用。法律的原则并不是学术考证的原则,也不是文本阅读和逻辑分析的原则。法律同样不能突破自身的适用边界,涵盖到其他领域中去。法律之内不能证明为假的,自然只能当作真;但是法律之外,那就仍然是:不能证明为假,未必就等于真。读者自然可以有存疑求真的自由权利。而这跟“不能证明对的,就是错的”思维方式,完全不是一回事。不能被有意无意混淆起来。换句话说,方军团即使因证据不足而败退,也不等于韩寒作品就一定没有代笔。
  相比之下,韩军团的问题恰恰就出在法外与法内的范畴混淆。他们逻辑其实就是:拿不出证据你就不要怀疑,否则你就是法盲,是“野蛮社会”的“粪桶”。这看起来的确能吓唬并封住了一些人的口舌:确实是不能再有任何的怀疑了。于是,网上所有理性的文本分析,以及由此形成的种种意见,在他们的法律标准面前一下变得全都没了资格。然而可惜的是,这实际上正是一种对个人自由的侵害,尽管他们看起来似乎从来都是自由的使者。
  当然有人或许马上会辩称,不是说不能有质疑的自由,而是不能把没有证据的怀疑确认为事实。如果是这样,倒确实可以补掉他们一些逻辑上的漏洞。不过这样一来,他们那些法律语言一下就变得没有了意义,变成了一种文不对题或者说范畴错误。因为方军团所做的,也就是一些基本的文字工作。网上众多就事论事的文本考证分析,指向的也不过还是代笔的嫌疑,既未诉诸司法,也未向文化部门举报。既然如此,那么韩军团又到底要反驳什么呢?
  如此看来,对于如上述种种人们辩论中经常出现的鸡同鸭讲,赖尔的语言方法确实有着比较好的诊疗作用。它可以帮助我们避免更多的范畴错误,直至扫清通往真理之路上的所有概念障碍。所以难怪赖尔把这种语言分析工作看成是哲学的一种真正的任务。


  2012年2月18日草就



  注(1):见韩寒中学自传

  注(2):见徐晋如新浪微博。原文如下:

  “方韩之衅,我迄今所见最深刻的论述来自@李剑芒先生。他说文明社会中‘不能证明错的,就是对的’,而在野蛮社会里,‘不能证明对的,就是错的’,我支持韩寒,因为我尊重文明社会的规则,我反对舔菊方,因为我知道它的野蛮思想直接渊源于毛贼。”

打赏

4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段干末 时间:2019-05-12 15:46:33


  哦,先过来问个问题:

  高隐君,你先告诉我,你现在的认知水平与七年前没有什么改变,对吧?

  别等我看过了指出谬误,你再辩称这是7年前的帖子,而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认识。


  所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回答,不正面回答,不明确回答,我是不看这个帖子的。

作者:骑着妖精的鱼 时间:2019-05-12 16:09:32
  高隐和段子又杠上了,哈哈哈,围观看热闹。
  孔布那坨辣鸡能不能滚出去
作者:牛村一直存在 时间:2019-05-12 20:41:40
  韩寒事件首先是一个道德问题。。。其次才是一个法律问题。就算是法律问题,也不是刑法领域的问题,而是民法领域的问题。。。你不能拿刑法领域的判罚标准去处理民法领域的问题。。。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上海高隐 时间:2019-05-12 20:45:57
  @段干末 2019-05-12 15:46:33
  哦,先过来问个问题:
  高隐君,你先告诉我,你现在的认知水平与七年前没有什么改变,对吧?
  别等我看过了指出谬误,你再辩称这是7年前的帖子,而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认识。
  所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回答,不正面回答,不明确回答,我是不看这个帖子的。
  -----------------------------
  段教授,我让你读我这篇旧作,其实是要告诉你,关天逆神有时候跟你也会有一定共识的。你不读的话,就不知道人家什么思路,什么观点,然后你就两眼一抹黑坐在自个儿那口井底里指点江山,既十分可笑,也有违知己知彼的常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