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里的幽默人儿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5 21:23:47 点击:1356 回复:7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幽默乃是高贵品质,一般人不得拥有,红袖有五六十号人,谁敢说自己幽默?
  小青蛙经常幽默,却淹没于无谓认真。大拿经常幽默,却褪色于吃不得亏。段教授经常幽默,却沉迷于习惯性叛逆。老羊经常幽默,却现形为严肃行为艺术。剑哥经常幽默,却游离于主流之外。
  幽默难得。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5 21:25:23
  还有鹤大仙经常幽默得不知所云。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5 21:29:43
  不露声色不喧宾夺主的机警幽默尤其难得,比如四海八晃,虽不显山露水,一出口总有亮点,闪到我的眼睛。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5 21:35:21
  生活不只磨圆了你的棱角,同时磨灭了你幽默的情趣,你变得简单而粗暴,犀利而尖刻,你已无能为幽默,只得极尽嬉笑怒骂之能事,以之做为过人之处,不自觉得掩饰日渐平庸的灵魂。
作者:石柒柒 时间:2019-09-25 21:40:58
  人人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人格魅力,我觉得也很好。幽默,更多的体现在困境,尴尬之地的从容和乐观。
作者:鱼小溅 时间:2019-09-25 21:44:13


  小剑剑调戏尼姑、被削那段特幽默,别辟蹊径,印象深刻。
  所以,幽默首先要有度量自嘲。
  拿别人幽默是小技。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谁谓尔无羊 时间:2019-09-25 21:55:30
  幽默虽好,但也不能包治百病!
我要评论
作者:飞驰而过的地铁vv 时间:2019-09-25 21:56:48
  不懂幽默为何物的人默默滴悄悄滴路过~
我要评论
作者:远烟空沫 时间:2019-09-25 22:12:55
  花叶子同学吧,在某些时刻把突如其来的严肃换成幽默,然后继续游走在正经与不正经的分界线上就好了。。。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19-09-25 22:19:27
  犹豫半天是不是进来。但是不进来无法看内容,遂蒙着脸进来,可惜没带隐身草,起风的时候把面套也吹跑了。
我要评论
作者:骑着妖精的鱼 时间:2019-09-25 22:44:39
  瞎对付吧,也别太挑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之门 时间:2019-09-25 22:48:52
  大忽悠,我给你讲讲吧,你在论坛把言辞和行为进行了区分,主要的根据交流的融洽性,交流融洽就是言辞,交流不融洽有距离就是行为。
作者:冰质暖香 时间:2019-09-25 22:53:16
  楼主的搭档失联了吗?要不网线换电缆吧,那样既来电又不容易断呀
作者:一之门 时间:2019-09-25 22:53:35
  就像一个人站在街边,你走过去和他说话,有互动,你把他说的叫言辞。
  一个机器人站在街边,你走过去和他说话,没有互动,各说各的,你会感觉他说话是行为。
作者:一之门 时间:2019-09-25 22:56:51
  大忽悠以后想清楚了再说,别搞一些云里雾里的话让人匪夷所思
作者:路不拾猫 时间:2019-09-26 06:44:58
  幽默这个词音译的不好,每当别人说,你幽默一下,我便当真幽幽地沉默了。风趣这个词要好一些,风大扯了舌头,说出来的当然要歧义四起,一有歧义,就有趣味。其实不如用搞笑罢,但若把搞笑分位三六九等,而置所谓的幽默于头把交椅,总是不妥的。众生平等,唯笑而上。所以之于搞笑,不管低俗的,高雅的,还是生活系的,生理系的,无理系的等等,只要不伤及听众,都应该是好同志…
  • 绝对不主流: 举报  2019-09-26 10:44:03  评论

    这个音译和用“凡阿灵、范尔灵”翻译小提琴一样,不太适合见字生义的会意阅读习惯,大约是要强调其外来词身份,毕竟在西方文化中幽默是智慧和美德的表现,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风趣并没有同等位置,这种内涵上的细微差别使西方的幽默和汉语的风趣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同义词而只是近义词
  • 路不拾猫: 举报  2019-09-26 11:44:20  评论

    评论 绝对不主流:对,“Humor is often more than a laughing matter”
我要评论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6 12:37:22
  在银河泛舟流月
  在关天蜻蜓点水
  在三十翻云覆雨
  在天涯长驱直入
  如君临无人之境
  壮哉,我大红袖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9-09-26 12:43:37
  @花若叶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9-09-26 12:47:28
  无比幽默的花叶子同学!
  时不时就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文字与智慧火花,令人忍俊不禁,会心微笑。
我要评论
楼主花若叶 时间:2019-09-26 13:00:31
  加红是号召主帖里几位大咖一齐来揍我吧?
  让暴风雨般的流量来得更猛烈些吧,我很高隐地说。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9-09-26 14:21:09
  好吧,留个印印。蹭蹭花叶子童鞋的幽默感。
作者:淡淡风铃子 时间:2019-09-26 16:25:02
  幽默需要一定的环境,还需要一种认可,比如我觉得幽默的别人不一定认可,这个很难达成共识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9-09-27 17:08:48
  都很幽默了。
  你们这帮人就是到英国的上流社会圈子里,都能混得很好滴。
  个别除外。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9-09-27 17:10:49
  只要有点自信心,咱们国人去到老外那,都能混得很好。
  太优秀了,也太聪明了,也太勤力与互帮互助了。
  以上三者相+,就叫幽默了。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9-09-27 17:16:40
  毕竟老外的公、侯、伯、子、男贵族,是向咱们学滴。
  也就在历史上,尊中国为最大贵族,连乾隆寿诞,英吉利帝国都不远万里跑来贺寿滴。
  所以现在咱们国家阿大出去外面,只要有皇室的国家,全部全套最高皇室礼仪滴伺候。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9-09-27 17:24:13
  曾有个段子,说:
  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已官小;
  不到南方,不知道自已钱少;
  不到海南岛,不知道自已身体不好。

  现在得加上一句了:
  不到老外那,不知道自已贵气与幽默得不得了。
我要评论
作者:回形镳 时间:2019-09-27 18:00:19
  不用再刻意展示自已,比方说钱多呵、官大呵、聪明呵、牛逼呵什么的。
  自自然然地,就很贵气,很幽默了。
作者:四海八晃 时间:2019-09-27 18:11:20
  写的真好,,二楼那自然段尤其好
我要评论
作者:坏鸟315 时间:2019-11-03 14:23:50
  李纨见了他两个,笑道:“社还没起,就有脱滑儿的了,四丫头要告一年的假呢。”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儿一句话,又叫他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他乐得告假了。”探春笑道:“也别要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按:《广韵》:“姥,老母,或作姆,女师也。”母同“姆”,《公羊传•襄公三十年》:“妇人夜出不见傅母不下堂。”林黛玉是利用“姥”字的双重读音和“母”字的通假用法修辞,通假修辞格。“母蝗虫”意为带领众蝗虫大吃大喝的人,显而易见,蝗虫不是指刘姥姥,而是指包括林黛玉自己在内的众女眷,林黛玉是幽默自嘲,乃上乘幽默)说着大家都笑起来。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众人听了,都笑道:“你这一注解,也就不在他两个以下。”(按:陈元龙(1652-1736)有奏:督抚题奏事件,要融会始末,删繁就简,撮其紧要,贴于奏本之后;同时,增凭揭贴,送起居注馆,再转内阁永久保存。)李纨道:“我请你们大家商议,给他多少日子的假。我给了他一个月他嫌少,你们怎么说?”黛玉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也得二年的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刚说到怎样,[众人知道他是取笑惜春,便都笑问说:“还要怎样?”](按:庚辰本同形窜行脱文“众人知道他是取笑惜春便都笑问说还要怎样”,这种脱文源于己卯本脱自与“甲戌”本格式一样的靖藏本,庚辰本另旁改“样”字为“句”字。“甲辰”本为“怎样”,抄自“甲戌”本,也就是说,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也脱文了。以己卯本为底本的列藏本、梦稿本和以梦稿本为追加底本的程乙本作“这里”。以靖藏本为底本的蒙府本和以蒙府本为底本的戚序本是完整的。郑藏本前五十三回残卷或舒序本此处也当是完整的,故以其为参本的程甲本此处不缺)黛玉也自己掌不住笑道:“又要‘照着这个样儿’——慢慢的画,可不得二年的工夫!”众人听了,都拍手笑个不住。(按:宋•魏泰《东轩笔录》第一卷:“太祖笑曰:‘颇闻翰林草制,皆检前人旧本,改换词语,此乃俗所谓‘依样画葫芦’耳,何宣力之有?’”林黛玉藏语“依样画葫芦”,照着刘姥姥所说的“大倭瓜”样儿画葫芦。倭瓜属于葫芦科)宝钗笑道:“‘又要照着这个慢慢的画’,这落后一句最妙。所以昨儿那些笑话儿虽然可笑,回想是没味的。你们细想颦儿这几句话虽是淡的,回想却有滋味。我倒笑的动不得了。”【庚辰夹批:看他刘姥姥笑后复一笑,亦想不到之文也。听宝卿之评亦千古定论。】惜春道:“都是宝姐姐赞的他越发逞强,这会子拿我也取笑儿。”黛玉忙拉他笑道:“我且问你,还是单画这园子呢,还是连我们众人都画在上头呢?”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象《行乐》似的才好。(按:《宣宗行乐图》,是明代中早期传世宫廷绘画中仅见的一幅堂皇巨作)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黛玉道:“人物还容易,你草虫上不能。”李纨道:“你又说不通的话了,这个上头那里又用的着草虫?或者翎毛倒要点缀一两样。”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忙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稳,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两下里错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挡住,不曾落地。众人一见,越发笑个不住。宝玉忙赶上去扶了起来,方渐渐止了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