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林黛玉能否嫁人?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4 09:38:07 点击:211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楼梦》里林黛玉能否嫁人?

  《红楼梦》里,石头是指青埂峰下补天石,跟神瑛侍者毫无关系。贾宝玉的前世只不过是那块石头,不是林黛玉应该还泪的那个神瑛侍者。

  其实我研究《红楼梦》都懒得去质疑贾宝玉的这个身份,只是每当我在一些红楼群里提出这样的观点,根据贾雨村“玉在椟中求善价”这句诗,《红楼梦》里林黛玉的结局应该是被贾府卖了,嫁人了,但遭到几乎所有的红友的激烈反对。

  我进了十个红楼群,就有十个群的人不肯接受林黛玉后来会嫁人的观点,人们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心目中的这位女神有可能嫁人的选项。下面,将各种反对林黛玉嫁人的观点做个概括。

  1.第一个论调,也是最重要的论调,很多人都坚持林黛玉只能嫁贾宝玉,不嫁贾宝玉就只能死,这也许是受高鹗篡续本的影响太深,认为既然林黛玉还泪的对象是贾宝玉,当她还完泪就完成了此生的任务,还嫁什么人。

  所以大家都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绛株下凡是为还泪,而青埂峰下那个补天石并非绛株还泪的对象。木石前盟是啥?绛株跟石头有过前盟吗?可见木石前盟只是那个石头意淫出来的,否则为啥警幻要称贾宝玉为天下第一淫人?还特别解释那是意淫?

  如果能搞清楚林黛玉还泪的对象不是贾宝玉,而是另有其人,不知道大家这种根深蒂固的看法是不是能够有所扭转。

  2.第二个论调就是,黛玉仙女一样的人物,但凡有点敬畏她、尊敬《红楼梦》的,也不会生出黛玉嫁人的想法,这根本是对她的亵渎。林黛玉曾写诗“质本洁来还洁去”,她如果后来嫁人就不洁了,这会破坏了《红楼梦》一直的美感,也破坏了她的冰清玉洁的形象。

  为何嫁人了就没有美感了呢?因为嫁人了就不是处女了,所以不洁,更不美。我很不能理解这种逻辑。想想西方文艺作品,维纳斯露出乳房了还美呢,如果希腊神话里面那些女神没有了各种风流韵事,还谈何美感?

  就这些人的愚蠢逻辑,认为一个美丽的女孩只有不嫁人就死掉那才是有美感的。大家心里理解的洁,就是那种变态的处女情节,似乎不嫁人就把自己气死的,那才能叫洁,那才能算美。但真正的洁,难道不应该是一些高风亮节无私奉献自我牺牲的精神与情怀吗?与是不是死了也要做处女何干?几乎所有的人都激烈反对林黛玉嫁人,都认为她嫁人了就不圣洁没有美感了。中国的文化,对美感与圣洁的理解,何时堕落到这种程度了?

  3.第三个论调,并不强调嫁人而无美感,而是说宝黛情变了,就无美感。宝黛真心相爱,这是有小说文本支撑的基本事实。感情,重在专一,而不是换个人就可以嫁的。所有小说里,有哪个男人或女人真心相爱的,最后却跟第三者走在一起,而能被称赞吗?

  嫁人就情变了?如果林黛玉是被迫嫁人呢?古时男女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几场婚姻有感情基础?有人说,被迫?你可以选择自杀呀。自杀?宝玉娶薛宝钗,你看到贾宝玉自杀了吗?只不过是到底意难平吧?容许贾宝玉意难平,就不能容许林黛玉也意难平一下?

  想想西方小说《呼啸山庄》里,女主角也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嫁给自己所爱的人,但谁敢说这样的故事安排就不美?你可以说呼啸山庄本身是悲剧,可以那样安排剧情,但谁说《红楼梦》就不是悲剧呢?

  4.第四个论调,认为《红楼梦》女主角,十七岁的林黛玉在听闻宝玉娶宝钗后绝食而死,体现的是她的一种对爱情的坚贞,不失为《红楼梦》作品的残缺之美,所以后来剧情怎么发展都不可能高过这个立意,所以他们拒绝接受所有其他的可能选项。

  这是程高续本安排出来的剧情,影响极其深远,他们灌输给红楼读者这样的爱情忠贞观,可谓根深蒂固深得人心。但《红楼梦》如此煌煌巨著的第一女主角,长到还不到十七岁,就无端因病死掉,造成了《红楼梦》结构与内容上的双从残缺,根本是阉割,谈什么美?

  为什么《红楼梦》无法成为世界名著?因为洋鬼子哪能理解我们这些观念。似乎只能像高鹗续写的书里反复描写林黛玉小肚鸡肠,为了一些完全不值得的事情悲泣吐血,人们就满足了,觉得林黛玉就洁了。只是老外看我们这些窝囊思想,可能跟看日本人的某些变态文化完全没什么差别的。

  高鹗篡续本将一部辉煌大气的中国文化巅峰巨著的剧情阉割成简单的贾宝玉争夺战,《红楼梦》的主旨内容变成,薛宝钗的德,会做人,感动了,或者迷惑了贾府,这是她在婚姻争夺中取得胜利的关键。

  林黛玉失败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小说里关于宝黛之情有没有深刻到那种程度,当林黛玉在得知不能嫁宝玉,需要采取绝食的极端方式,用生命来殉情。无论如何,小说里这方面的反映是苍白无力没有说服力的。

  第五十七回,通过林黛玉丫鬟紫鹃之口,道出了林黛玉婚姻希望嫁贾宝玉的根本原因:

  //紫鹃笑道:“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做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称心如意呢。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看看吧,这哪里是出于爱情的考虑?分明是希望自己将来出嫁后有个安稳的归宿,能受到善待。如果不嫁从小相互比较了解又深爱自己的贾宝玉,而随便嫁个王孙公子或世家子弟,很难保证将来有个好的结局,搞不好还会落个贾迎春那样的下场也说不定。

  说明黛玉与紫鹃在婚姻问题上是比较冷静的,思虑比较长远,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林黛玉非常爱自己。这种十分自珍自爱之人,哪天一旦发现自己无法嫁贾宝玉,甚至发现贾宝玉也已经变心负义的时候,她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像高鹗续书那样写的那样偷偷绝食殉情呢?还是退而求其次考虑别的选项?

  读《红楼梦》,看宝黛之情,不过是一点点青梅竹马,看不出有多少刻骨铭心的地方,而贾宝玉最能感动林黛玉的一句话,居然是林妹妹从来不说所谓的“混账话”。这些细节都说明,林黛玉对贾宝玉,远非那种如飞蛾扑火般强烈极具毁灭性的那种感情。我想,这很可能是作者有意为之,故意淡化宝黛之情,为林黛玉可能发生的下一段恋情做出的铺垫。

  另外,薛宝钗在宝二奶奶争夺战中哪有什么优势?支持她的只有王夫人,而宝玉婚姻最能说话算数的,则是贾政。当然,贾政会听贾母的话,从贾母的眼光来看的话,薛宝钗的那种德,会做人,在她老辣的眼光中不过是一些非常小儿科的伎俩,为她在婚姻的竞争中加不了多少分。

  事实上,不论是薛宝钗还是薛宝琴,她们都会有同样的命运,即不管她们自己品行如何,主观有多么努力,她们必然会受其家庭名声的连累。癸酉本里,贾政就嫌弃薛宝钗的家庭背景,认为宝玉娶宝钗后,迟早会被薛蟠带坏。而仔细研究,薛宝琴最后也将受其家庭连累,遭遇梅家退婚。

  第四十九回薛宝琴来贾府,贾母与凤姐一搭一档当众表演,显示他们对想把宝琴配给宝玉的兴趣,这实际上是表演给贾府众人看的,通过各种途径杜绝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舆论。最终让她们知道她们都已经被排除在宝玉婚姻之外了。更深层次的暗示是,她们如果是懂事的孩子的话,婚姻大事应该服从家族利益的安排。贾母与凤姐能配合如此默契,表明这个想法已经是贾府管理层的共识。

  钗黛二人都是聪明人,贾母与贾府大量的直接间接的暗示她们会看不明白?再看看钗黛二人的反应,一点事儿也没有,而且两人关系越来越好,亲如姐妹。说明黛玉对嫁不嫁宝玉,其实没那么执着,她在意的主要还是将来会嫁得如何。

  黛玉最害怕的可能是会像迎春一样被贾府给卖了,事实上,真的就是被贾府给卖了。“玉在椟中求善价”,这句诗写得还不明白?林黛玉后来应该被贾府卖了,嫁人了。人们只是受高鹗伪续本影响太深,不能接受黛玉终将嫁人的事实。

  5.第五种论调,黛玉的身体素质不支持她有嫁人的资格。

  女孩子年幼时身体弱一点很常见。我初中的同学最美的女神就是一位最瘦的,一些女孩子当时很胖的,就是很羡慕她能长得那么苗条,羡慕她有纤纤细腰。我高中时候的同学,最美的是一位成天吃药的,但是绝对是男生杀手,班里面许多男生,都为她食不甘味寝不安枕。但是这两个女孩成年后也不是很弱了。

  中国古代女子以瘦弱为美,不然西施与赵飞燕这种瘦弱病愁的为何被人推崇那么久,只有胡风较盛的盛唐才推崇胖美人。一直到清朝,相信中国主流审美观,还是首推女子瘦弱为美。

  现在大家都觉得女子应该健康美,但是清朝那时还不是这样,否则全社会就不会逼女子缠足了,缠足的女子让人看起来就如弱柳扶风,能体现女人的柔弱。

  在如此的背景下,《红楼梦》要将第一女主角安排成瘦弱的,第二女主角安排成肥胖的,这种安排符合当时的审美要求。但是现在很多人却以现代人的审美观瞧不起林黛玉,认为林黛玉这么瘦弱的女子都不配拥有什么未来,这是不对的。

  笔者有次看到一个美丽的女明星身穿漂亮衣服的照片,那长身玉立的身影,一时惊为天人。可是转念一想,她这身衣服换个略胖点的人穿上试试看。女人对服装的研究稍微深入点的,就知道在商店里看着模特穿着仪态万千的服装,买回家自己穿上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可以说,不瘦的女人,在气质上首先会输人一大截,难成顶级美人。

  以前看过几张香港影星关之琳的照片,她曾号称香江第一美女。仔细看,她比李嘉欣,张柏芝都漂亮。看看关之琳有多瘦,笔者是过来人,我们那个时代,多少年轻的女孩,非常羡慕的就是那种瘦成这样的女人。这种女人长得瘦,但穿衣服特有气质,特别好看。关之琳之美不仅美在面庞,而是那种飘逸若仙的气质,这样的气质哪里来?我觉得恐怕与她长得瘦有很大关系,这样看上去显得弱不胜衣,身轻如燕。

  同样的,内地的气质明星佟丽娅,仔细看,美则美矣,但看她穿露背装,可知她其实瘦得不象话。而传统内秀型的龚雪与苏瑾们,她们是举世公认的美女,却都非常瘦。再有西方明星奥黛丽赫本与费雯丽也很瘦,可见西方也流行瘦美人。

  所以,不要看到红楼梦里描写林黛玉瘦,就认为她没有前途了,也不要看到红楼梦里描写薛宝钗胖,就以为她能美到哪里去。黛玉之美,就如上面诸位瘦骨仙一样,属于那种风流婀娜飘逸如仙型的,加上一副姣好的面庞,站在一堆女孩子中,她永远会是最打眼的那一个。女人美成这样,怎么会没有前途,怎么会嫁不出去?

  因此,小说描写黛玉身体瘦弱,无非是想体现千古绝色红颜们的某种共性,因为不论古今中外,不瘦弱的,难成顶级美人。但是现代人眼里受了太多新型审美观的影响,男女都讲究所谓的肌肉健美。若以这样的眼光看古人,则绝大多数曾经公认的美女,怕都是不合格的。所以黛玉之死,绝非什么简单的病死,如果是这样,那么曹雪芹苦心孤诣呕心沥血这么多年,就写一个因病而夭的悲剧?

  程高篡续本不仅将绝色美女林黛玉写成因病夭亡,还将这封建家长主导的婚姻悲剧曲解成一场婆媳大战家斗大戏,宝玉的婚姻对象,贾母支持林黛玉,王夫人支持薛宝钗,最后以王夫人胜利告终。其实,有贾母的支持,有宝黛二人之间强烈的个人意愿,促成这个婚姻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下人口中,“只等老太太发话,再无不准的”的姻缘,不会是白说的。

  只怕更大的可能是,林黛玉被皇家的人或某个王爷看上了,被强行聘娶,怕是谁也挡不了。第二十五回写薛蟠看到林黛玉: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这里的脂评批语:此似唐突颦儿,却是写情字万不能禁止者,又可知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也。这也是一个伏笔,预示丰神若仙子的美女林黛玉将会被一个很有权势的人看到,足以将她从宝玉身边夺走。这人就是北静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谁谓尔无羊 时间:2019-10-14 20:43:10
  高鹗续书写林黛玉之死,客观看,那个段落写得还是很不错的,应该没第二个人能够做到!
  只是,要想分析林黛玉之死,首先就必须要分析那时贾府的前途问题。
  高鹗续书把贾府写成了一番惊吓之后,家道重新恢复了,皇恩浩荡!
  那么,林黛玉之死也就是一个单纯的爱情、婚姻问题了,你不爱我了,那我就去死!
  但是,曹雪芹自己的后半部里应该是要把整个贾府写到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的,通俗讲,贾府之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那就不是爱情、婚姻问题了,而首先就是政治问题。
  在此背景下,林黛玉的结局,被迫嫁人、自己沉湖或者病死,都是很正常的。
  再说她那个病,本来就是治不好的病,而且她自己都感觉到不妙的!
  当贾府遭遇政治打击之时,是不会有人还能够想到去照顾她的,各自都自身难保了;那时候的她,不单是连药都不能够及时得到,恐怕连饭都没人管了,她只有自生自灭了!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7:26:31
  //当贾府遭遇政治打击之时,是不会有人还能够想到去照顾她的,各自都自身难保了;那时候的她,不单是连药都不能够及时得到,恐怕连饭都没人管了,她只有自生自灭了!//

  贾府遭遇的第一波政治打击并不致命,而且书里面也写道,贾府很快就复兴的。
  贾府第一次抄家,正是因为林黛玉与贾探春作出了牺牲,才换来了贾府的政治命运转危为安。
  探春远嫁,林黛玉被迫嫁北静王,这是是第一次结局。但是接下来,林黛玉在北静王府遭遇到类似香菱这样的妻妾矛盾而惨死,贾宝玉离家出走,贾府里只剩下贾环败家,然后才导致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最终结局的。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7:31:06
  @谁谓尔无羊 2019-10-14 20:43:10
  高鹗续书写林黛玉之死,客观看,那个段落写得还是很不错的,应该没第二个人能够做到!
  只是,要想分析林黛玉之死,首先就必须要分析那时贾府的前途问题。
  高鹗续书把贾府写成了一番惊吓之后,家道重新恢复了,皇恩浩荡!
  那么,林黛玉之死也就是一个单纯的爱情、婚姻问题了,你不爱我了,那我就去死!
  但是,曹雪芹自己的后半部里应该是要把整个贾府写到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的,通俗讲,贾府之人都不会有好......
  -----------------------------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个像贾府这样的大家族不会瞬间就灰飞烟灭的,最终的败亡一定会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这必然是贾府的子孙宝玉与贾环不断地败家行为导致的。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7:37:56
  作为参照,我们可以看看当年曹家被炒后,也没有立即败亡。

  我们来梳理一下曹家被抄家始末。[29]

  1、奢侈招祸

  曹织造家风奢靡是不争的事实,胡适《红楼梦考证》:“他一家都爱挥霍,爱摆阔架子;讲究吃喝,讲究场面;收藏精本的书,刻行精本的书;交结文人名士,交结贵族大官,招待皇帝,至于四次五次;他们又不会理财,又不肯节省;讲究挥霍惯了,收缩不回来。”

  雍正性喜节俭,对织造、盐政奢侈风俗深恶痛绝。五年三月,向曹頫口传谕旨:“前织造等衙门贡献物件,其所进御用绣线黄龙袍曾(增)至九件之多,又见灯帷之上有加以彩绣为饰者,朕心深为不悦……此皆靡费于无益之地,开风俗奢侈之端,朕所深恶而不取也。”(故:276号)雍正谕旨切中现实中的曹家、小说中的贾府尤其宁府的时弊。雍正整顿织造、盐政,也是为了纠正贵族阶层的不良风气。

  2、织造亏空

  曹家的亏空由来已久,早已伏下了抄家的隐患。康熙四十九年(1710),康熙朱批曹寅的奏折:“两淮情弊多端,亏空甚多,必要设法补完,任内无事方好,不可疏忽。千万小心,小心,小心,小心!”(故,无编号)五十年(1711),朱批:“亏空太多,甚有关系,十分留心,还未知后来如何,不要看轻了。”(故:128号)五十一年(1712)七月,曹寅终因亏空压力山大而病殁。

  五十六年(1717)七月十三日,曹頫、李煦将历年积欠83万两银俱已清还。这应该是经康熙宽免后,以盐课代赔曹、李两家亏空的总数,《红楼梦》道:“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16回)曹頫自己又不断造成新的亏空。六十一年(1722)十月二十三日,查曹頫售卖人参仍有九千二百馀两未交(故:254号)。雍正二年(1724)正月初七,曹頫立下军令状:“务期於三年之内,清补全完。”(故:256号)

  3、转移财产

  曹頫不胜江宁织造之任,任期内贡献甚少,且亏空有增无减。雍正从织造经营的角度考虑,逐渐对曹頫的业务水平失去信心。清史学者冯尔康评价道:“曹頫属于好学而无行政才能的人,所用又非人,只能给曹頫添事,以致织造上用物品屡出差错,受到谴责”,“史书上记载,曹頫是一个忠厚老实有点学问的人。看来他应变能力不强,在官场上分辨不出形势,因而处事时有不妥当的地方”。(《雍正皇帝全传》)

  曹頫最大的行为不端,并直接招致抄家的是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雍正五年(1727),织造亏空尚未赔清,眼看超过当初约定的三年期限,曹頫情知在劫难逃,早晚要出事。因此,当骚扰驿站案发,他便私自谋划后路,秘密将家产偷运出去,寄存在亲戚家里以及自家的北京老宅。

  雍正向来对转移财产罪严惩不贷,曹頫正好犯了这一大忌,往雍正枪口上撞。他最大最重的罪名,恰是这项转移财产罪,朱谕斥曰:“有违朕恩,甚属可恶。”(故:284号)

  4、下旨抄家

  雍正五年(1727)十二月二十四日,正式下旨抄家:“江宁织造曹頫,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朕屡次施恩宽限,令其赔补。伊倘感激朕成全之恩,理应尽心效力,然伊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有违朕恩,甚属可恶!著行文江南总督范时绎,将曹頫家中财物,固封看守,并将重要家人,立即严拿;家人之财产,亦著固封看守,俟新任织造官员隋赫德到彼之後办理。伊闻知织造官员易人时,说不定要暗派家人到江南送信,转移财产。倘有差遣之人到彼处,著范时绎严拿,审问该人前去的缘故,不得怠忽!”(故:284号)

  六年(1728)正月,范时绎对曹頫家产实施查封。二月初二,隋赫德到任后,进行了清点和接收。三月初二,隋赫德奏报抄家情况:“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四十口;余则桌椅、床几、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查织造衙门钱粮,除在机缎纱外,尚空亏雍正五年上用、官用缎纱并户部缎匹及制帛浩敕料工等项银三万一千余两。奴才核算其外人所欠曹(頫)之项,尽足抵补其亏空……”(故:286号)

  七年(1729)七月二十九日,《刑部移会》载:“查曹頫因骚扰驿站获罪,现今枷号。曹頫之京城家产人口及江宁家产人口,俱奉旨赏给隋赫德。”

  5、雍正开恩

  放宽期限。曹頫是前朝旧臣,又居江宁织造要职,可雍正即位后并未立即对付他,反而对他很有耐性,不但保留他的官职,而且对他的亏空“屡次施恩宽限”。元年(1723)二月,谕吏部严查亏空案件,曹頫竟躲过这一劫。雍正将曹頫赔补亏空之期一缓再缓,拖延到次年,竟同意他请求的三年期限,期满后再缓一年。前后宽限达六年整。这就有力反驳了“曹家参与诸皇子储位之争并遭到雍正报复”的谬论。

  合法保护。雍正四年(1726)十月中,有个叫桑额的人与曹頫家人吴老汉打官司。五年(1727)闰三月十七日,内务府审理判决:“议将桑额枷号两月,鞭责一百,发往打牲乌拉,充打牲夫……桑额所欠之银一千三百十五两,应向桑额於枷号期内催取,俟偿完吴老汉时,再行发配。”(故:277号)吴老汉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证曹頫的政治表现基本合格。

  委以重任。雍正仍旧赋予曹頫奏报密折的特权和责任,并要求他认真履行。如二年(1724)五月初六,曹頫密奏江南蝗灾事,对地方官治理蝗灾的详情未予汇报,未指出其政务得失,似乎胆量不大。雍正批评曹頫闪烁其辞的同时,又鼓励他放开胆量,访查实情,详细奏闻,不要怕得罪地方官。

  三年(1725)七月初四,曹頫奉谕审理扬州洛兴华被山东巡抚拘捕一案,与曹頫一道受命的正是雍正亲自安插在金陵地区有意培植的新任苏州织造胡凤翚。

  五年(1727)二、三月间,曹頫先后向苏州织造高斌、两淮巡盐御使噶尔泰、管理淮安关务年希尧等人口传谕旨,其内容为整顿官吏奢靡之风,兼有批评与信任,恩威并重。这说明雍正曾经有意栽培曹頫。

  康熙四十二年南巡,随行的皇子仅有胤礽、允祥和胤禛(雍正)三位,其中允祥又是胤禛的同盟。曹家“把银子都花的像倘海水似的”,这笔钱也花在胤禛和允祥身上。胤禛正是通过这次南巡鉴察到织造奢靡风气,故引以为戒,即位后屡屡申饬三织造及盐政厉行节约。如此看来,曹家对雍正的恩情大于对其他皇子的恩情。九子夺嫡时期,要说站队,曹家也是站在胤禛、允祥一队的。

  雍正二年(1724),朱批:“朕安。你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诸事听王子教导而行。你若自己不为非,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你若作不法,凭谁不能与你作福。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拖累自己。为什么不拣省事有益的做,做费事有害的事?因你们向来混帐风俗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不懂不解,错会朕意,故特谕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你不下了,特谕。”(故:264号)

  冯尔康认为,曹頫有可能私下交结雍正宠臣年羹尧、隆科多,希望打通这几层关系争取雍正信任。雍正同情曹頫的处境,知道有人假传圣意恐吓讹诈,故告诫他不要乱跑门路,并指示他依附怡亲王。

  怡亲王允祥是雍正最信赖的兄弟,第一个心腹膀臂。允祥曾四次去曹家,对曹家很有感情,可说是曹家的保护伞。雍正指示曹頫投靠允祥,批文关键词“疼怜”,分明指给他一条生路,对他实甚怜恤。某些红学家的监视论、惩罚论与史实不符。

  《红楼梦》105回曲折记录了当年查抄曹家的很多史实。例如,锦衣府赵堂官野蛮执法、中饱私囊,与范时绎、隋赫德极似;北静王、西平王悯恤贾府,暗中周全,又与怡亲王允祥、平郡王福彭极似。

  雍正七年(1729)七月二十九日,《刑部移会》载:“于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屋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与曹寅之妻孀妇度命。”

  十年(1732),隋赫德革职回京。老平郡王纳尔苏命第六子福静向隋赫德勒索价值50两银的古董及3800两现银。十一年(1733)十月初七,隋赫德以钻营罪发往北路军台效力,比曹頫更惨。雍正惩办隋赫德,对平郡王一家则未加追究(故:294号)。

  雍正十三年(1735),乾隆帝登基,连降三旨对前朝经济亏空案予以宽免。十月二十一日,宽免曹頫骚扰驿站案内欠银三百二两二钱。

  6、总结:

  雍正对曹頫的惩办可归纳为革职、抄家、枷号、追赔。曹頫治罪轻重与否,可对比雍正朝其它案件,如圈禁、流放、充军、赐死、迫害致死、畏罪自尽等严刑峻法,种种苛酷,加于李煦、年羹尧、胡凤翚、纳尔苏、赫寿、隆科多、隋赫德、海保等重臣,其中不乏雍正亲自提拔的亲信。然而曹頫可遭受到这些刑罚么?曹頫受到的刑罚,最大不过枷号,一年后枷号都免了。虽然生活清贫,毕竟享有人身自由,还有房屋十七间半、家仆三对聊以为家。周汝昌总结:“曹家能不至是,已为万幸矣。”(《红楼梦新证》)

  对照前李煦家被抄被贬,全家被牵连被逮捕被变价发卖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而言,贾府受到的处罚是轻多了。雍正皇帝在处理他们家的违法事件时始终留有余地,而且曹家还有平郡王福彭这样的大靠山在,尽管曹頫被革职,但是家里的人员基本上没有受到牵连,返回北京过上自由人生活,分分钟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7:48:44
  事实上,曹家被抄家后,曹雪芹的姑父纳尔苏也被革去王爵,甚至被圈禁,受到的处罚比曹家要重。但是紧接着,曹雪芹的表兄福彭又承袭了纳儿苏的王爵,因为清朝的政治,纳尔苏家是大清铁帽子王,尽管老王爷被治罪了,他的长子仍有资格继承王爵。且看曹雪芹表兄福彭承袭王爵后,曹家受到了很好的保护,甚至仗势欺压当年抄他家的隋赫德,把他整得很惨。

  雍正皇帝严厉打击曹家与纳尔苏,却重用纳尔苏的长子福彭,兵委以兵权

  雍正上台后,曾经严厉打击康熙时代的贵族,其中包括福彭的外公曹寅家族,福彭的父亲纳尔苏。

  曹寅就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他做过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使,极受康熙宠信。雍正六年,曹家因亏空获罪被抄家,曹雪芹随家人迁回北京老宅。后又移居北京西郊。

  福彭的父亲纳尔苏,清朝宗室,平比郡王罗科铎孙。康熙四十年,袭多罗平郡王爵。五十七年,从抚远大将军允禵收西藏,驻博罗和硕,寻移古木。六十年,摄大将军事。雍正元年,还京,管上驷院事。纳尔苏在雍正四年,被宗人府议奏“贪婪受贿”,雍正谕旨:“……著将多罗郡王革退,在家圈禁。”

  诡异的是,雍正严厉地打击曹家与纳尔苏,却继续重用曹雪芹的外孙,纳尔苏的长子福彭,不仅让他袭了他父亲纳尔苏的爵位,成为第五代多罗平郡王,还任命他为定边大将军挂帅西征,主管极其混乱的准噶尔地区军事事务。

  史学家戴逸先生在《曹雪芹与平郡王福彭》一文中说:“福彭英年早慧,才华出众,受到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的赏识。”雍正四年,福彭年仅十九岁,继为多罗平郡王;六年,雍正将福彭选入内廷,与两代皇子们一起读书,其中即有弘历(后继位为乾隆);九年,雍正任二十五岁的福彭为定边大将军;福彭与弘历关系匪浅,同窗时,弘历称“圆明居士”,而福彭称“如心居士”,乾隆即位前,将自己诗文辑为《乐善堂全集》,卷首即为福彭作序,而福彭当时作为大将军正统兵乌苏里雅苏台。乾隆登基,即召回福彭,任协办总理。

  福彭的父亲纳尔苏在雍正四年即被革职,可到雍正十一年,内务府却审办了一宗离奇的案子,即隋赫德以财物钻营纳尔苏案,这个案子反过来说亦是纳尔苏向隋赫德索借财物案。隋赫德曾奉令查抄曹家并接任江宁织造,曹家被问罪查抄,曹家在江南的家业雍正又全部赏给了隋赫德。纳尔苏为曹家至亲,虽曹寅、曹頫已故,但仍向着曹家。所以名为借财物,实际上是为曹家向隋赫德索要,纳尔苏叫第六子福静出面,为曹家索借银子二次共三千八百两。纳尔苏专找上了隋赫德,其勒索的态度岂不十分明显?

  此案的离奇之处在于,明明是一宗勒索财物案,问罪的却是被勒索的一方。内务府有奏案原件云:“和硕庄亲王臣允禄谨奏:臣遵旨讯问原任织造隋赫德以财钻营一案。……”这件案子当从两方面说,隋赫德固有钻营之意,而纳尔苏亦何尝没有勒索之情。但此案却定为“绥赫德以财钻营一案”。

  然后奏案结尾云:“隋赫德理宜在家安静,以待余年(按,隋赫德江宁织造任已被革退),乃并不守分,竟敢钻营原平郡王纳尔苏,往来行走,送给银两,其中不无情弊。至于讷尔苏,已经革退王爵,不许出门,今又使令伊子福静,私与绥赫德往来行走,借取银物,殊干法纪。相应请旨,将伊等因何往来,并送给银物实情,臣会同宗人府及该部,提齐案内人犯,一并严审定拟具奏。”

  这是请旨将牵涉这个案件的隋赫德及纳尔苏两家“案内人犯,一并严审”。但结果又如何呢,雍正的谕旨是:“隋赫德著发往北路军台效力赎罪,若尽心效力,著该总管奏闻;如不肯实心效力即行请旨,于该处正法。钦此。”丝毫没有提到纳尔苏及六阿哥福静,岂不离奇。奏案中说隋赫德“不无情弊”,这是实情,雍正十一年,已被革去江宁织造,在京城闲,而又抄过并被赏赐曹家房产的隋赫德,去钻营已被革爵的纳尔苏,确是“不无情弊”。

  奏案还提到在详讯隋赫德子富璋时说:“复详讯富璋。据称:从前曹家人往老平郡王家行走,后来沈四带六阿哥并赵姓太监到我家看古董,二次老平郡王又使六阿哥同赵姓太监到我家,向我父亲借银使用。”这说明曹家到北京后,有人去过纳尔苏的王府,而且去的目的之一,从所引上文的前因后果看亦很明显,就是曹家向曹寅长婿长女求助,于是生出向隋赫德索借财物之事。

  这段时期纳尔苏与曹家为什么可以这么嚣张?根本原因是多罗平郡王福彭此时位高权重,作为定边大将军掌管西北军务,雍正在处理涉及他们家族的案子的时候,不得不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7:54:11
  根据以上史料,可以推测红楼梦小说中贾府在第一次抄家后,并非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后来的败亡应该与贾宝玉与贾环一系列不肖败家行为有关,这一切已经是后话,肯定是在探春远嫁,黛玉死去多时的事情了。
作者:默尔索喵喵 时间:2019-10-15 08:41:09
  青埂峰下补天石,难道不是贾宝玉常佩戴的宝玉吗?贾宝玉本人的前世是神瑛侍者吧?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09:33:50
  @默尔索喵喵 2019-10-15 08:41:09
  青埂峰下补天石,难道不是贾宝玉常佩戴的宝玉吗?贾宝玉本人的前世是神瑛侍者吧?
  -----------------------------

  红楼梦,一个绛株草还错泪的故事
  http://bbs.tianya.cn/post-1178-40726-1.shtml
作者:谁谓尔无羊 时间:2019-10-15 14:59:07
  林黛玉之死,最大、最合理的可能是病死,其它可能都不太合理!
  猜测北静王强娶林黛玉,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谓日月之争,是以忠顺亲王为首的日派,对阵以义忠亲王为首的月派,而北静王即为月派二把手。
  在义忠亲王坏了事之后,他做为月派二把手,有团结、凝聚本派成员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他绝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贾府这样级别的本派成员;再说了,就算你把林黛玉捧得再高,那也只能是限定在贾府范围内,出了这个范围,林黛玉也未必就如你想象的那样,每个男人都会想她的心思。
  和林黛玉同一级别的薛宝钗,连皇宫选秀的第一关都没能通过。
  贾府的败亡,应该是和贾宝玉无关,而是和日月之争有关,贾府卷入了残酷的政治斗争,成为了牺牲品。
  之后的贾府当然可以东山再起,但那应该和贾宝玉、贾环无关,八十回后,要不了多长篇幅,就会没他们什么事了,贾府里负责东山再起的,还会有其他人选。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10-15 15:17:55
  红楼梦有没有隐喻的政治斗争不说。
  在开始作者就说了没有政事,只是自己感叹白活了半生写风月的。所以,八十后贾府败落不会和政治斗争有关……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9-10-15 15:21:11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谁爱探轶考证索隐的,也不碍事,干嘛要老反对别人呢?
作者:四个咪 时间:2019-10-15 16:18:04
  林黛玉的瘦,是一种病入膏肓的瘦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18:48:13
  @谁谓尔无羊 2019-10-15 14:59:07
  林黛玉之死,最大、最合理的可能是病死,其它可能都不太合理!
  猜测北静王强娶林黛玉,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谓日月之争,是以忠顺亲王为首的日派,对阵以义忠亲王为首的月派,而北静王即为月派二把手。
  在义忠亲王坏了事之后,他做为月派二把手,有团结、凝聚本派成员的责任和义务,因此他绝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贾府这样级别的本派成员;再说了,就算你把林黛玉捧得再高,那也只能是限定在贾府范围内,出了......
  -----------------------------

  //所谓日月之争,是以忠顺亲王为首的日派,对阵以义忠亲王为首的月派,而北静王即为月派二把手。//

  红楼梦里没有任何线索指出有日月之争,只说有日月耀玉堂。换言之就是日月同辉。
  日当然是指皇帝,也就是元妃的老公。月很可能是指北静王。

  为什么说北静王当时的地位很高,你可以参照曹雪芹写红楼梦的背景,北静王的原型应该就是曹雪芹的表兄平郡王福彭。他当时被雍正皇帝任命为定边大将军掌管西北军务,处理的是极其混乱的准噶尔地区军事事务。

  雍正皇帝当时圈禁了他的老爹,却还敢把这么重要的兵权交到他手中,可见对他还有有相当信任的。当时雍正皇帝雷霆反腐,把朝廷上下贵族官僚几乎全得罪完了,政治上陷入十分孤立的境地,但这个平郡王仍然十分坚定地支持了他。雍正皇帝死后,前太子胤礽的长子弘晳策划政变,乾隆皇帝就是派福彭去逮捕的弘晳。也说明福彭当时在朝廷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如果他当时不肯支持乾隆而倒向弘晳,朝廷当时的局势还真不好说。

  当时的庄亲王允禄也卷入弘晳逆案,怡亲王府也有多名子弟卷入弘晳逆案,说明当时的清廷,乾隆皇帝实际上已经相当孤立。当然,福彭处置弘晳逆案,风格太软弱,可能故意销毁掉了很多证据,致使大量卷入人员脱罪,在满清宗室中没有搅起血雨腥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他是同情弘晳以及相关支持者的。这也是后来乾隆皇帝对他有所猜忌的原因。。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19:16:19
  @四个咪 2019-10-15 16:18:04
  林黛玉的瘦,是一种病入膏肓的瘦
  -----------------------------

  《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文本经常写林黛玉病弱,但仔细分析她其实没什么大病,一个明显的证据就是,贾府那么多人都请太医看过病,但贾府却从来没有让太医给林黛玉看过病。体现林黛玉病弱的文字还有就是说林黛玉常吃药,其实也只不过是些补药补品,薛宝钗不也吃冷香丸吗?

  林妹妹得的是什么病?看看贾府的讨论,以及平时的用药。
  //王夫人见了林黛玉,因问道:“大姑娘,你吃那鲍太医的药可好些?”林黛玉道:“也不过这么着。老太太还叫我吃王大夫的药呢。”宝玉道:“太太不知道,林妹妹是内症,先天生的弱,所以禁不住一点风寒,不过吃两剂煎药就好了,散了风寒,还是吃丸药的好。”王夫人道:“前儿大夫说了个丸药的名字,我也忘了。”宝玉道:“我知道那些丸药,不过叫她吃什么人参养荣丸。”王夫人道:“不是。”宝玉又道:“八珍益母丸?左归?右归?再不,就是麦味地黄丸。”王夫人道:“都不是。我只记得有‘金刚’两个字的。”宝玉紥手笑道:“从来没听见有个什么‘金刚丸’。若有了‘金刚丸’,自然有‘菩萨散’了!”说得满屋里人都笑了。宝钗抿嘴笑道:“想是天王补心丹。”王夫人笑道:“是这个名儿。如今我也糊涂了。”//

  原来不过是些八珍益母丸、麦味地黄丸之同类型的药。之所以另外取名人参养荣丸,天王补心丹,纯粹是这些贵族别出新裁,类似于薛宝钗服用的冷香丸,不过都是些传统药物另外改个名儿。

  结论就是,林黛玉没什么大病,不过是年幼的女孩儿常有的问题,身子有点弱,吃的全是些温补之药。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针对黛玉的病,宝玉曾多方寻访一些名医,求得一个药方,他曾对黛玉说,妹妹只需要服用这药几剂,这病能包管治好。

  但要配好这个药方需要一些名贵药材,宝玉曾向王夫人要三百两银子去配这药,但遭到王夫人否决。贾宝玉没有能力为林黛玉配制这种药,然而这药却让呆霸王薛蟠配成了。薛蟠再三再四地求了宝玉,搞到了药方子,花了成千的银子不说,还花了大把的时间。原文:

  //宝玉笑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人形带叶参,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

  贾宝玉说这个事,王夫人与林黛玉不相信,于是贾宝玉想向薛宝钗求证,但薛宝钗却不肯做证。但随后凤姐走过来说的话更让人相信,证实薛蟠果然照这个方子配药了。原来薛蟠配药,其中要用到一种人们头上戴过的珍珠,所以薛蟠曾经求到凤姐那里去,并跟凤姐谈了所配药的方子来自贾宝玉以及相关情况。

  通过凤姐的作证,表明贾宝玉说的这个事情是真的。贾宝玉求到了医治林黛玉病的药方,尽管他自己无法将其配制成功,但是另一个呆子薛蟠要到了这个药方后将这个药配制成了。

  《红楼梦》写过两次薛蟠配药,第一次是给妹妹薛宝钗配“冷香丸”,也是执着地一两年配成。第二次就是配这个无名药。这或许是一个伏笔,薛蟠给他妹妹配的冷香丸是靠谱的,那么表明薛蟠为林黛玉配的这个无名药,应该也是靠谱的。甚至这个药的名字就是与冷香丸对应的暖香丸,巧合的是这个名字还是林黛玉叫出来的呢。

  薛蟠花那么多银子去配药,他真的那么盲目?他们那种富家公子,去找几个懂行点的专家咨询咨询,不是难事。尤其是知情者那么多,如果真是无用的方子,早该有人跳出来非议阻止他乱花钱。为何一个成本只需要三百多两银子的药,薛蟠却花了一千多两银子才配制成功,必然是这个薛呆子对配药相当重视,配制过程延请过一些著名太医严格指导把关,例如冯紫英府上的那个神医张友士。

  换言之,世界上能根治林黛玉弱症的药是存在的,而且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放在那里,只差一个机会让林黛玉得到它服用了,她这个病就能治好。

  这个药的药方,薛蟠是从宝玉手中要到的,针对的是黛玉的病症。原来薛蟠费了这么大功夫,花了这么多银子,为的是他心中的女神——林黛玉。只不过,薛蟠此举,只是他一个人的深情,别说黛玉不可能吃他的药,贾家根本不会接受,这件事薛家连说都不敢说的。所以薛蟠有能力把药配出来,但是林黛玉还是吃不到他配的药。

  为给林妹妹治病,宝玉得到了药方,却因为弄不到钱,他或许将主意打到了薛蟠身上。贾宝玉的药方,薛蟠知道了,所谓讨了一两年,不过是个说法,很可能是贾宝玉有意给他的。关于这个药是个谜,贾宝玉得到了药方没能力配,却诓薛蟠配了,薛蟠竟然傻乎乎地配了却没了下文。有意思的是薛宝钗还有意不给贾宝玉作证,都表明这副药极可能是给林黛玉的。但是这药后来的去向却不了了之了,有人认为曹雪芹既然如此写,这一味药后面一定会出场。

  这个药在八十回内没了消息,也没有证据表明贾宝玉给林黛玉向薛蟠讨过药。贾宝玉和薛蟠这一对呆兄呆弟,对于这个药,应该还有下文。

  有人说,曹雪芹写红楼梦不会有闲笔,他在故事中为何要安排如此曲折的给林黛玉配药的情节?很可能是一个伏笔,林黛玉的病,后来应该是被这批已经配好的神药给治好了。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19:20:13
  @四个咪 2019-10-15 16:18:04
  林黛玉的瘦,是一种病入膏肓的瘦
  -----------------------------

  八十回后林黛玉身体状况将根本好转早有预示

  关于八十回后林黛玉身体状况会明显好转,红楼梦小说除了伏笔宝玉薛蟠为林黛玉治病配药的明线外,还有《红楼梦》第七十回大观园众人放风筝的线索,也暗示黛玉出嫁后,病根已经完全祛除,身体状况越来越好。

  //紫鹃笑道:“这一回的劲大,姑娘来放罢。”黛玉听说,用手帕垫着手,顿了一顿,果然风紧力大,接过籰子来,随着风筝的势将籰子一松,只听一阵豁刺刺响,登时籰子线尽。黛玉因让众人来放。众人都笑道:“各人都有,你先请罢。”黛玉笑道:“这一放虽有趣,只是不忍。”李纨道:“放风筝图的是这一乐,所以又说放晦气,你更该多放些,把你这病根儿都带了去就好了。”紫鹃笑道:“我们姑娘越发小气了。那一年不放几个子,今忽然又心疼了。姑娘不放,等我放。”说着便向雪雁手中接过一把西洋小银剪子来,齐籰子根下寸丝不留,咯登一声铰断,笑道:“这一去把病根儿可都带了去了。”那风筝飘飘摇摇,只管往后退了去,一时只有鸡蛋大小,展眼只剩了一点黑星,再展眼便不见了。众人皆仰面睃眼说:“有趣,有趣。”//

  请大家注意,在这整个放风筝的过程中,曹雪芹着重表现的是林黛玉的放晦气:林黛玉顺风势放风筝,得心应手,不惟比贾宝玉,就是比其他人都是高手,你看,“黛玉听说,用手帕垫着手,顿了一顿,果然风紧力大,接过籰子来,随着风筝的势将籰子一松,只听一阵豁刺刺响,登时籰子线尽。”紧接着来了一句“黛玉因让众人来放”。为什么?大家想过没有,其实这个时候就是意味着,将风筝放到线尽,也就是到了绞断风筝线,放晦气的时候了,所以,林黛玉跟大家让了一回,而大家都笑着说:“各人都有,你先请罢。”这里不仅是谦让的问题,而是大家都关心林黛玉,都希望林黛玉好的意思。

  林黛玉还有些犹豫,李纨进一步点题:“放风筝图的是这一乐,所以又说放晦气,你更该多放些,把你这病根儿都带了去就好了。”这时候,“放晦气”和林黛玉的“病根儿”就直接对应上了。关键时刻,紫鹃出手了,她不仅剪断了风筝,而且再一次点题“这一去把病根儿可都带了去了”。而且,我们要注意紫鹃剪断风筝的用语:“齐籰子根下寸丝不留,咯登一声铰断”。好一个“齐籰子根下寸丝不留”,好一个“咯登一声铰断”,这些不仅仅是在表现紫鹃剪断风筝线的干净利落,实际也在暗示林黛玉在八十回以后的身体状况是稳定的,并没有像高鹗说的那样恶化,而是渐渐地好起来了,因为林黛玉的“病根儿”,已经被干净利落地剪断了。

  作者仿佛是还怕大家看不懂,进一步把话挑明,“那风筝飘飘摇摇,只管往后退了去,一时只有鸡蛋大小,展眼只剩了一点黑星,再展眼便不见了”。这个被放掉的风筝,被放掉的晦气,一转眼就飞一般的不见了,消失了。而大家的态度:众人皆仰面睃眼说:“有趣, 有趣。”再一次暗示我们,八十回以后林黛玉身体好转的这种奇迹,是让人惊奇和惊喜的。


我要评论
作者:谁谓尔无羊 时间:2019-10-15 20:36:52
  我们之间目前保持一致的观点是,都同意本书的故事和清朝那段历史有关联,甚至会直接引用清朝那段历史,还有曹家那段历史来解释本书。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要注意,毕竟小说不等于历史,不可混淆;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
  也就是说,它取材于清朝那段历史,但是又高于、超越于清朝那段历史,它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做某种总结,那些风花雪月只是表面的障眼法。
  所谓日月之争,不仅是清朝,甚至是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朝代,都会有的现象,就是一种皇家子弟争夺皇位的现象。
  本书里故事的发展,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日月之争,谁是日、谁是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实存在这种争夺皇位的斗争。
  本书里有三个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第一个是皇帝本人,第二个就是义忠亲王老千岁,还有一个就是忠顺亲王。
  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皇帝本人和他的两个亲儿子之间的关系。
  皇位之下的王位,也是极其讲究的,不是随便乱封的。
  亲王和王之间,看似只差一个字,实质上差别就大了。
  亲王是最高级别的,是皇帝的亲儿子或者亲兄弟、甚至是老子之类,是皇位最有力的继承者、争夺者;其他王,无论是东南西北四王还是其他什么王,等级就低了,甚至可以是异姓王。
  本书里只有两个亲王,他们之间应该是亲兄弟,他们都是皇帝的亲儿子。
  由此二人各自引领一帮部下,展开皇位争夺战,贾府就是义忠亲王老千岁的部下,他们的对立面就是忠顺亲王。
  夹在中间的是东南西北四王,北静王的出场,明确了其立场,他是义忠亲王老千岁一边的人,是二把手,其他三王动向不明。
  其他三王动向不明的原因在于,他们本人不允许留在京城,更不可以擅自回到京城,而北静王的封地就在京城。
  这就可以看出,林黛玉哪怕真的是天仙,北静王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更何况,你怎知外面的世界里就没有比林黛玉更加天仙的人物存在?北静王不至于连个美女都没看过吧?就指着林黛玉胡思乱想了?所以这个猜测不合理、不成立!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5 21:07:06
  @谁谓尔无羊 2019-10-15 20:36:52
  我们之间目前保持一致的观点是,都同意本书的故事和清朝那段历史有关联,甚至会直接引用清朝那段历史,还有曹家那段历史来解释本书。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要注意,毕竟小说不等于历史,不可混淆;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
  也就是说,它取材于清朝那段历史,但是又高于、超越于清朝那段历史,它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做某种总结,那些风花雪月只是表面的障眼法。
  所谓日月之争,不仅是清朝,甚至是中国......
  -----------------------------

  你说亲王的地位比郡王高,不错,清朝弘皙是和硕理亲王,他因为是前太子的长子,雍正皇帝给了他很高的爵位,但是他在朝中发挥的作用是远逊平郡王福彭的,福彭当时是朝廷的中流砥柱,而弘皙反倒是谋逆的头子。而且,后来后来的弘皙逆案,正是福彭带兵将弘皙逮捕归案的。

  • 谁谓尔无羊: 举报  2019-10-15 21:50:18  评论

    所以说,你不能拿清朝历史硬套本书,而本书的设计就是两个亲王斗法,其他所有人等只能战队,别无他法,所以他们各自的命运也就因此决定了,由不得他们自己了。由此,贾宝玉不必为贾府的落败承担责任,因为那就不是他能够承担的事。
  • 柳明兰: 举报  2019-10-16 02:59:02  评论

    你怎么老说红楼梦里有两个亲王斗法?满篇都在写贾府的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跟亲王斗法有何关系?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意大利法王脑电炮 时间:2019-10-15 22:03:42
  一本破鸡儿小说,净是些弄堂小斯的玩意儿

  除了那啥展现相对贴近真实的古代之外,一无是处

  哦,还养活了一群红学家们,这条利益链让写本破书下不来台了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6 02:59:32
  @谁谓尔无羊 2019-10-15 20:36:52
  我们之间目前保持一致的观点是,都同意本书的故事和清朝那段历史有关联,甚至会直接引用清朝那段历史,还有曹家那段历史来解释本书。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要注意,毕竟小说不等于历史,不可混淆;这就是书中所说的:假作真时真亦假。
  也就是说,它取材于清朝那段历史,但是又高于、超越于清朝那段历史,它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做某种总结,那些风花雪月只是表面的障眼法。
  所谓日月之争,不仅是清朝,甚至是中国......
  -----------------------------

  你怎么老说红楼梦里有两个亲王斗法?满篇都在写贾府的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跟亲王斗法有何关系?

  再说那个义忠老千岁早已经死去多时,他还怎么斗法?你说忠顺王是代表的日,他哪有什么日的气场?你要这么说把当时的皇帝置于何地?皇帝都不能算日,那个什么忠顺王忠顺王究竟在书里有何过人表现反倒能算日了?

  再说,那个忠顺王过的可窝囊,小说里仅有的一点表现他的机会,蒋玉菡本来是他的人,但是蒋玉菡到外面却到处炫耀北静王赏赐给他的东西。自己王府中的男宠背叛他投奔北静王,他也不敢找北静王要人,只敢捡贾宝玉这样的软柿子捏。这样的人要能算什么日,真不知道你小说是怎么读的。
  • 谁谓尔无羊: 举报  2019-10-16 12:24:54  评论

    你不必生气,很多深入的文章,作者都是不能直接写的,而是必须拐弯抹角地去写;能不能看懂,这要看你是以什么态度去读的!鲁迅先生不是说了嘛,什么人读什么样的《红楼梦》。更多的人读的不是《红楼梦》,而是《大观园里的故事》!
  • 谁谓尔无羊: 举报  2019-10-16 12:30:10  评论

    你想想,那忠顺亲王就派了一个管家之类的人物来到贾府,贾政就是感到了很不一般的惊吓,甚至不惜对贾宝玉下死手,你以为那是贾政在做表演吗?怎么可能呢?那是因为贾政知道忠顺亲王到底有多厉害!至于怎么个厉害,你再想想贾政说的那番话。你却说忠顺亲王过得窝囊?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0-16 17:37:10
  你认定了忠顺王是日,那你把当时的皇帝至于何地?你不知道皇帝才是日吗?其他的除了月之外都只能是星星。你总说红楼梦里有日月之争,哪一段文字可以体现出来?就凭贾政畏惧某个王爷那他就是日了?你这样的推理太牵强了,换言之可以说只是你的幻想。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