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当年戏说有关余秀华“火了”的当年几个评论(无修改版)

楼主:M还我锦绣河山M 时间:2017-11-13 21:57:12 点击:376 回复: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2015-01-28 18:17:22
  看几个由“于秀华”引起的几个观点。
  二.
  2015-01-28 18:36:53
  (转载)

  1.“当诗歌遇到脑瘫”也谈余秀华诗歌现象


  记得当年“神性写作”的诗人们,是指望能摊上脑瘫的,因为那样才能精神不正常,写出有非常人的意象。他们崇拜上帝,想象能像上帝一样虚幻,成为诗歌的“谜”现象。可惜这种谜现象,被“伊沙体”的白开水,冲得七零八落,淹没在找不到的文字海洋里!时间会冲淡一切流行现象,流行不代表好,要不然流感也是一首极具感染力的诗。就如同伊沙当年得意的白开水,也被时光吐成唾沫,赃在废纸篓里。
  余秀华又能怎样?余秀华的诗,读起来的确比伊沙的口水有味多了,但没走出伊沙日记式的流水帐,若谈到“解构”说,那就得分析瘤压在诗歌的那根神经上,以至错乱得如此:牛头不对马嘴。牛头不对马嘴是神性写作的拿手好戏,可惜余秀华又病得没那么深度,只会一味的唠叨。当然唠叨是女性的本能,这个可以原谅,如同社会都愿意同情弱者,余秀华的病态写作处境,确也值得同情!我曾经也大张旗鼓口号式:站在弱者一边。但我这次要站在强者一边,因为诗歌是最强悍的文字现象,以“精、准、快”为生命;若因同情弱者就要跟风将唠叨说成诗,那是对诗歌的极大不尊重。一个弃诗而去的人重谈诗歌,是因为这一脑瘫现象泛滥得不得不捍卫诗歌尊严了。
  跟一个脑瘫的人,去搬诗歌理论,这是不公平的。言简意骇就诗论诗,我也不去搜刮无厘头来针对,要拿就以她最得意的二首代表作来手术刀:
  《我爱你》作者/余秋华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漂泊客改:(按时吃药的活着,阳光好的时候把自已放进去像块陈皮,泡一壶黄橙橙的日子,这些美好仿佛把我带往春天的路,所以一次次内心的雪过于洁白接近春天。而你诗中的情事恍惚飞过的麻雀,撞得光阴肝肠寸断,我不宜寄给你诗歌只想谈有关庄稼的,告诉你:一颗稗子提心吊胆的水域)
  为什么这样改?因为诗中唠叨的成份太多,每天打水煮饭家庭妇女都这样,你不写人家也能想象到,为什么不留白让读者展开想象空间呢?诗歌最忌讳的是写满!我不想套无病呻吟的帽子,也许她的确火候未到。但一首能删去很多文字的诗,那就不是一首诗了,诗是严谨的刀斧进不得。有些意象很不科学,有点滥用春天,一般水稻种植在立夏以后,摘除稗子跟春天无关。现在很多人吹捧这首诗,也许是诗沉默了太久!而当一个弱者的歌声呈现,博一捧眼泪是社会的进步。当然和伊沙的《车过黄河》相比,也是诗歌的进步!但切不要盲从,这绝没有进化成一首诗。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余秋华/诗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这首诗就不改了,因为连改的价值都没有。这首诗能流行,足以证明中国社会的精神状态真的得了脑瘫。如果《诗刊》选用了这首诗,诗刊想干吗?想鼓动中国妇女性解放吗?让人类社会回到动物时代,抛弃一夫一妻制?中国社会的性泛滥,某些媒体脱不了干系,以至”东莞剿黄”,有些人却叫挺住。我只想挺住诗歌的贞操,我不是大男子主义,但我有权反对这些病态现象:女孩堕落卖身做小三,有夫之妻约炮见网友。这些毒瘤祸害了社会的纯洁,同样祸害了诗歌的圣洁!还是就诗论诗,这一首纯是出轨感情的流水帐,简直瞎用意象!枪林弹雨?放心国家不会向通奸犯开枪,但社会的唇枪舌箭是有的,也贴切些。而火山、河流、麋鹿、丹顶鹤,这些跟你个人的肉欲没有关系,知道丹顶鹤的爱情吗?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这算什么?事实是鸟儿崇高你乱情,那最后睡你的理由除了肉欲还有什么?应该有:家庭、社会责任和良心。这一切余秋华诗里全不见,全是字里行间透出的肉欲横行,她的大脑真的有问题,以至体现诗歌现象也是脑瘫现象。
  这两首所谓代表作品,就不用“解构”了,因为较深入一点会看到海子的影子,骨架都是海子的,只是春暖花开缩成春天、麦子换成稗子,卖的肉不同罢了!海子是“神性写作”的鼻祖,大量的模仿者中余秀华算一个,因为没有突破更谈不上出色,是依然在“第三代诗歌”屋檐下的哀泣,如果不是村妇加脑瘫患者的身份,她会埋没在刘诚的“第三极”山脚下。至于中国的“迪金森”一说纯是笑料,是有人急于想充当伯乐;而媒体跟风是因为标题党的作用,《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正迎合国人低级趣味的心态,除了新闻报料现在媒体就剩下了:绯闻、约炮、养小三了!传媒肯定不会放过大众的同情心,何况又是借高雅诗歌的名义去性刺激一把。
  又为什么诗歌的脑瘫现象能流行?是因为这不仅是中国诗歌的畸形,也是中国畸形社会的缩影,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足以说明。当然,这种坏现象跟“抓眼球效应、拚点击率”的传媒有关,传媒和看客都脑瘫了,对于一个诗者:我宁可接受诗歌死去,也不能看到诗歌丢人现眼的受辱!对一个脑瘫诗者是不能要求太高,但对时下诗歌保持一颗清醒的心态是必须的!脑瘫诗歌受关注,并不能证明诗歌的春天已经到来,从“馅儿饼”到“尿黄河”再来一个“脑瘫体”,悲哀的中国诗歌又进入新的一轮可耻现象中……

  2.

  (1)余秀华的那首《我爱你》写得很好!脑瘫体,怎么会想出这个词?梨花体、乌青体、口水诗等那些真是名副其实的垃圾。而唯有这般的“脑瘫体”该是一种表扬与赞美哈。因为,这样的脑瘫体,还真是许多健康的诗人,都无法写出的好体之诗、生命之诗。

  我不会拔高一首诗的境界,但我绝对不会用一个人的疾病,才命名她的诗体风格。这般的诗,正常的许多诗人还未能写出,更别说脑瘫的病人。所以她是不是脑瘫并不是关键,而是她火了,红了,并且是一个农妇和残疾人。

  我写下这些也不是打抱不平。我在她未曾火了、红了之前,就觉得她的诗写得很棒。许多诗人,无病呻吟,她是有病呻吟,而且呻吟的真实、唯美、感人、恣意。我讨厌一些学术和道德律等居高临下的嘴脸,他们饱食终日,名利双收,当然写不出这样生命体悟的诗,触及灵魂脊骨有血有泪的诗。

  一个“睡”字,尽管不高雅,却比那些垃圾诗人,下半身诗人的“操”和无止境的暴露癖,要干净的多,美妙的多。这里面还包含一种安宁幸福,人性简单而质朴的欲求。没有任何猥亵之成分。我承认余秀华的诗歌里,有其瑕疵和弊病(这个未来再说)可是谁的诗歌,哪怕是大师的诗作,也不是完美无瑕,没有一丝遗憾和缺憾~~人人都夸的经典或圣旨呢?!

  把她的诗歌堪比中国的“狄金森”,我也并不认同。狄金森生前从未被肯定和发掘过,仅此一点,她们之间就没有可比性。更重要的是学识见识上,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性角色,这里不得不谈到身份和学养的问题。因为既然提及了两者,就必然有了诗人身份的比较……

  感情出轨?那一大群诗歌圈的所谓诗人、诗歌活动家、诗评家、诗坛大师、教授等等,更是借着诗会、发表的刊物、自我的荣誉等,到处潜规则女诗人或女性诗歌爱好者,乱搞等又该如何评价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还有那些所谓的诗歌行为艺术,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肮脏铺子……还有还有……懒得说了。诗坛上的丑陋事件与肮脏内幕,或比这首诗的内涵肮脏百倍哈!!

  呵呵~~你若是针对逐臭,喜欢挖新闻的媒体或大众眼光,所展开的批评与观点,我完全接受。就像当年,媒体对梨花体的赵丽华,所展开的负面与正面的报道哈……人们已然忽略了其诗人身份,而是盯着其缺点不断地放大,制造新闻效应,吸引大众的眼球,败坏的却是整个诗坛诗风与诗歌气象。无止境的解构和充斥口语,都让诗歌失去了原本的严谨与严肃性。

  那些玩诗歌的人,已经玩出了甜头,既有美女入怀,又有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之。而真正在写诗和坚持的一批诗人,他们在民间,同时也在学院。这里面都有严肃认真的诗写者。

  中国出了一个余秀华,我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她出现!难得这个利欲熏心的时代,还有她。要知道在多少脑瘫病人里,才能有一个诗人,而且是优秀的诗人诞生啊。要是你没感觉,不妨试着变成一个脑瘫病人,然后看看自己到底能写出什么东东来!

  而中国十几亿人,又有几个正常人,能写出她这般的诗。且不论好坏高低,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那就是她写的是诗,比之许多人写得散文和口水,不知好多少倍。其实,就算要论~~好坏高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一个测量的标准。大家也都会认可,她的诗里,有情有义、有血有泪,有技法有个性,是活物,并且在人间,算得诗中之中品。

  感觉自己说得有点多,而且远了……打住了。读一个人的诗,要学着读全部,而不是一二首,就开始说话~~就如同聆听社会舆论和诗家评论,也要能兼听则明,不偏不倚,不丧失公允心。

  (2)脑瘫可耻吗?农妇可耻吗?只有那些在诗歌里,无限暴丑、露出下半身以及赤裸裸淫乱的性爱场面,肮脏的性意识,大恶的能指等,靠出卖肉身和灵魂,丧失自尊,换取名利的~~一帮诗坛混混、荡妇等,以及权名交易获奖的所谓诗人等,才是最可耻的一群……他们披着诗人的皮,借着诗歌之名,混迹其中的垃圾和败类……未来的诗歌史,必将会正本清源……或者作为一种反面之教材或典型吧。

  呵呵~~感觉自己此刻有点像愤青哈。嗯,继续打住吧。

  这些是临屏的闲话,或也有凑热闹之嫌。我只是很气愤那些拿人家疾病说事的,并在诗里断章取义,寻找立论点偏激之论述,而忍不住多话了……

  (3)中国诗歌不会脑瘫,余秀华,既然是刚刚被发现的所谓新星吧,媒体如此论之,也就姑且这么说吧。那她怎会一下子就自成一家呢?许多诗人终极一生,写了无数作品,获得了诗坛地位,也未必能称之为一家。

  我或许误读了你的命名,但是我没有误读你对其作品的不公之评价,而且带着有色眼镜,居高临下的视角,打着道德冠冕堂皇的旗帜,对其区区两首作品,以偏概全地进行论述,如果你的立论点,已然偏驳,有失公正,又如何得出整个诗坛“脑瘫”的结论。而媒体的炒作、诗评家的热论等等,包括我们这些人旁敲侧击之读后感,都不过是闲言碎语,个人之观感。不足登大雅之堂……

  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但说话之前,要先问问自己,是否真得读懂她,全面地阅读了她的大部分作品,而不是就其身份、出生的境况,并且浅薄地进行解读……并拿诗人的痛处和短处来说话。做人做事,要厚道,要真诚。将心比心,互换一下身份,设身处地,若余秀华来这般写你,你觉得他是否尊重了你??

  我相信余秀华,只要自己能有一份平常心,对于涌来的赞美与批评,鲜花和冷水,能淡然处之,那么未来她的诗,一定会越写越好。当然这也未必是绝对之事。每个诗人身上,或都有前人或前辈的影子。对于她,我觉得更多的该是呵护与鼓励,而不是捧杀与棒喝。这两点都该是谨慎之为……

  若我言语多有冒犯或不妥,也请漂泊客见谅之。临屏的东东,说说就了~~我一般只针对文章有感而发,不会针对作者。斟茶~~

  (4)漂泊客文中的一些观点,我仍是认可的,比如对某诗人的评价,对于余诗其中诟病和缺陷之处,也是对的。但我仍觉得有压制之感,我们似乎对她的要求过高了些……这一点我前面虽未提及,但是却是不可否认的。

  对一个脑瘫诗者是不能要求太高,但对时下诗歌保持一颗清醒的心态是必须的!这点成立。我倒是觉得“脑瘫体”比之前面的那些,要高明的多,好得多了。我们更该有信心,因为一个脑瘫诗者,都能写出这样的诗,该是庆幸,而不是担忧。我觉得我们更该担忧那些枉有大师之名的诗歌白丁,某某之流哈。

  (5)再多嘴一句,如果整个诗坛,包括评论家,能对男性诗人,诗歌中隐藏的大恶、无耻的淫乱等现象可以宽容、认可并高度评价……比如什么什么好乳,什么新红颜等等可笑的命名……公然地侮辱女性,标榜情色,张扬男性的流氓行径。那么有什么权利,总是对一些女性诗人,诗歌文本中~~本性的渴望和欲念等,加上一条早已腥臭千年的贞洁带呢……呵呵,这是题外话。

  余秀华,不是弱者。也无须谁来站在她的身边,来为她助威呐喊。她已然用诗歌,替自己说出了内心的一切,生命真实欲求的一切。她是一个女人,同时也是一个诗人。一个残疾人,脑瘫者,仍在写诗,讴歌自我生命存在的诗性价值与性爱渴求,她就从来不是弱者的角色。别如此定义她。就像我此刻说出自己的感受,并不仅仅是一个诗人,女诗人的角色,而是站在一个自然人的角度,人文视角来说话的。

  诗歌评论,一旦陷入世俗认同的所谓道德感,你就带着居高临下的视角,一个道德家、传教士的身份了,若真是这样,许多大师的佳作,肯定也被你一并枪毙了,因为许多诗歌,都是写给自己挚爱的情人的,多是婚外恋,甚至同性恋、多角恋。呵呵~~所以千万别简单地拿道德说事,也别简单地否定一个人的诗作。诗无达诂,也许你所评的,回头自己看看,同样是谬论哈。

  你提及的“家庭、社会责任和良心。”似乎并不是诗歌所必须承载的全部内容……还有生命的体验,情感的焦虑,情欲的复杂,生活的艰辛等等。这些余秀华都写出了。而且她的许多诗,写得很美、很痛,并且涉及到了灵魂和思想。繁复和唠叨,有时也是一种风格。并不像你说的那般不堪,无内容。未来,我会写一篇她的诗作读后感,我会集中地谈论她诗歌中语言和技巧的利弊,境界之高下……

  余秀华的代表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并不觉得这首诗,算是她的代表作哈。其实我很早就读到了她的许多诗作,读着总是让我揪心并心疼……大家可以找来她的其他好作品,读读她表达自身病痛、情感需求等生活和内心挣扎真实境遇的诗,许多更加感人至深……

  她有许多的好诗……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总喜欢读赵丽华的梨花体,无休止地攻击她,而忘记了她早年曾写出过诸多佳作。一个诗人的一生,不可能每一首诗都是佳作,即便是狄金森也是一样的。即便是大师,也不会每首都是经典或圣旨。

  我觉得红与不红不重要,是不是脑瘫残疾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写诗,并且用生命在写,而且比我们付出了更多的艰辛与汗水……更重要的是,一些诗的确是好诗。有其真实的生命体悟与独特的语言表述。

  诗坛庸俗,并不代表诗人庸俗。庸俗的永远是那些——总是喜欢断章取义,在诗歌的
  字眼里,扣除肮脏投影或庸俗趣味的评论者,而且也包括一些无限拔高、捧杀其人凑热闹的别有用心者。对于诗歌来说,永远是文本说话,而不是拿诗人来说事。
  3.

  有诗评家把余秀华说成是“中国的迪金森”,这样的论调固然可喜,却多少显得轻率。
  诚然,就像把李奎报说成“东海谪仙”一样,本身是降低一层来说的。可李奎报虽然不如李白潇洒任性,才华上和李白也是相去甚远,但是在文学上却是传承了李白的浪漫主义文风的,且是韩国历史上首屈一指的大文豪,甚至很多方面的文学才能是李白所不具备的,这样来比较却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文学类比。在日本也有被誉为“日本李白”的石川丈三,其诗风也颇多浪漫主义情结,和李奎报一样,在日本也是无可撼动的诗歌高峰,其博学多方,在很多层面上,也是李白所不具备的。无论韩国的李奎报,还是日本的石川丈三,都被比作本国的李白,但是却显得真切得多。
  当然,余秀华诗歌的广泛传播,且其中不乏溢美之词,这本身也是对她诗歌的一种肯定,也是中国诗歌的幸运所在。毕竟中国这些年的诗歌,并不是那么如人心意的。好不容易出一个大众认可的诗人,这或多,或少,给诗坛带来了一些希望,不管这种希望是好,还是坏,毕竟是接近了大众心目中预期的诗歌的样子。希望未来,有更多余秀华这样的诗人,可以给大众带来更好的诗歌。同时,余秀华还在写诗歌,未来说不定,真的可以和迪金森比肩,这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余秀华的诗歌,和迪金森究竟有何差别。为何,迪金森可以和惠特曼并驾齐驱,成为美国诗歌界数一数二的高峰呢?这是有多方面原因的,可能在对余秀华诗歌的比较中,我们可以更好的来理解迪金森的意义。
  第一,余秀华的诗歌,非常大的特质就是接地气。那么,余秀华诗歌的根源在何处,其实,应该是从中国诗歌早些年的“地域性写作”中延伸出来的,表现的是诗人对这片她所赖以生存的土壤上的人事的描绘。地域性写作,可以更好的对熟悉的事物,进行亲切的描绘,因为这里是诗人无法分离的一部分,无论是“麻雀”,“月季花”,“蔷薇”等等,都是她院子里,或者她所呆的世界里的。这一点在迪金森诗歌中,也有所体现。迪金森,也经常写一些,她身边的小事物,比如“花瓣”,“荆棘”,“知更鸟”等等。迪金森,也是安住在自己的花园,写着周边发生的事情。
  但是,迪金森的诗歌,最不可思议,也就是最优秀的部分。恰恰不是这些接地气的作品,而是对“形而上的美”所做的探讨。这一点是世界所有最优秀的诗人,其中最难以企及的部分。这些诗歌是“虚构的建筑”,甚至是“为艺术而艺术的”,这是迪金森之所以成为迪金森的根本原因所在。这些作品,在“迪金森”现存在的作品中,比例是非常大的。从卡瓦菲斯,到塞尔努达,无一不在“美的形而上”做着深刻的努力。迪金森,这种对美的述说的能力,在整个人类诗歌史来说,都是鲜有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第二,余秀华的诗歌,诗歌的语言是开放的语态。这种语态,适合表现奔放的情感,或者,更加适合抒情。这种语态的构成,其实,和惠特曼比较接近,都是外向型的。从余秀华的诸多诗歌中,我们不止一次,可以看到这种大江大河似奔腾不息的语言。这种语态的语言,往往显得参差错落,譬如惠特曼,而内向型的诗歌语言,其语言趋向整饬,譬如马査多。
  但是,迪金森的语态,更多的时候,却是内省的,闭合的。迪金森更多的时候,并不是在诗中,追求那种一泻千里的感觉,她总是独自回荡,像水面上泛起的涟漪,一圈一圈,并不激烈。所以,迪金森的诗歌,有一种内在的力量,这样的诗歌就像一个黑洞,不断在吸附着周围的能量。而余秀华的诗歌,同惠特曼的诗歌一样,就像一个太阳,在不断地向外辐射着光和热。开放的语言,有利于抒情,闭合的语言,有利于沉思。就如王羲之所言“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其根本则在与静噪不同。这也可以从余秀华和迪金森的交流状态来看,余秀华还是很乐意和诗友分享她的诗歌乐趣的,但是迪金森除了和一两位当时的文学编辑有所交流,和外界的诗歌界几乎是绝缘的。就像贺双卿只把诗歌写在花叶之间,寒山则是随处题写,迪金森写完就放抽屉,直到去世才被亲友整理出来发表。不过,这不是诗歌的好坏的根本,众人同赏,和孤芳自赏,并不是诗歌好坏的区分点,就和王羲之说的,人的性情本就是是不尽相同的。我们在论诗歌的时候,只能以诗歌为依据,也就是文本是诗歌好坏唯一的评判所在,至于诗歌的“本事”则是附加一些背景,或者仅仅是诗歌的一种纪事了。
  第三,余秀华的诗歌语言,有着相对明显的传承痕迹。读过余秀华诗歌的人,对于余秀华的诗歌语言,并不感到那么陌生。因为余秀华的诗歌语言,还有着太多前人的影子,或者说,和余秀华一样的语言形式的诗人,在当代中国不乏其人。当然,我们不可否认,余秀华有着自己的语言尝试性,也有着相对独立的语言体系,但这一点显得还有所欠缺。
  但是,我们来看迪金森的诗歌语言,却是独一无二的,可以说,即便在迪金森诗歌发表后的这么多年里,也很难找到一位和迪金森类似的诗人。一个诗人的诗歌,越是与众不同,越是有价值。而且迪金森的诗歌语言,很难被模仿。就像李白的诗歌一样,很难被后世来依样画葫芦。可以说迪金森不仅仅创造了诗歌,也创造了英语,这一点,也是普通诗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在中国创造语言的诗人,也是寥寥可数,比如李白,杜甫,韩愈,白居易等,这些诗人是真正意义上凤毛麟角的。
  其次,迪金森的诗歌,还采用了大量的“—”符号,作为各种作用。这在英文诗歌历史上,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规模的运用这种符号。从本质上来说,迪金森有着不少的独创的诗歌技巧,并把这些技巧运用得淋漓尽致。更多时候,我们在大量诗人中并没有看到明显的创造的痕迹,这也是迪金迥异常人之处。
  希望余秀华在未来可以取得更大的进步,因为对于她而言,有今天的成绩,毕竟是其辛苦努力换来的。中国需要这样的诗人,世界也需要这样认认真真写作的诗人。虽然,我们期待中国也能出迪金森,但是这种希望还是很渺茫的。随着世界的开放程度日益加剧,我们对于世界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刻。如果我们根本不知道迪金森是谁,那么也就不会把迪金森与之对比了。世界上优秀的诗人多如星辰,我们所熟悉的并不是很多,更多优秀的诗人有待着去发现。当我们了解了更多的诗人,读了更多的诗歌,我们就会对诗歌有着更为确切的理解。

  4.

  乱捧余秀华诗的人,都是诗歌修养欠佳的
  悠哉/文(节选)

  关于“天若有情之追”所褒扬余秀华的诗,近日网上在热炒她。今日坐班日,《燕园梦》作者悠哉在办公室遇到姜博士(北师大毕业,中国现代文学专业,湖北佬)。
  我对姜博士说:“眼下热炒的余秀华,你老乡,你怎么看?”
  她说了解了一些情况,某某县的,残疾人。反问我:“你怎么看呀?”
  我说:她的豆腐干诗,有点儿诗的感觉吧,但也就那么一点点。可笑的是,王家新的前妻沈睿(现居美国)胡乱地给她贴标签,比附为中国的狄金森,嘁!无聊透了!狄金森号称“女莎士比亚”,写有5000多首诗,她哪里比得了?
  姜博士说是,网络鱼龙混杂,他们就喜欢乱捧一气,乱贴标签;腻烦人家了,就丢开到一边。俗人没有自己的独立审美判断,受批评家们的左右,好比商店买东西看广告做得好不好。利用网络读诗的人,大都是这路货色。叫他们买几部诗集好好啃啃,他们才懒得花这种冤枉钱呢。这种人鼓捣的话语,听信不得的。
  我又说:“余秀华的诗,一是境界窄、浅;二是凭她的身体状况、所处偏僻乡村、知识学养不足等自身条件的拘囿,她的诗再写下去也就这样子了,不可能有进一步的拓展,拓展空间不具有,境界提升也不可能。”她说是,很对。
  “第三点,”我说,“诗歌、小说、戏剧(散文除外),这些纯正的文学创作,其实是如何认识生活的问题,背后含有哲学背景的。余秀华的浅,就浅在这儿;其陋,就陋在这儿。她的诗除了语句、意象有点儿感觉——汪国真的诗也浅陋,她的诗比他的诗,又强多了——就没有别的了。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有新的发展。再写更多的诗,她无非是陷入自我重复、自我抄袭而已。”
  姜博士说:是。中国好多诗人都这样,没有发展的后劲;他们不能往更深里、更宽里去开拓。(我本想开玩笑说,好比中国男人的性力,中国文人的创造力自古以来较弱,难以持久;但是憋住没讲,场景和对象不适宜。)
  也就是说,余秀华的诗歌,议论一阵就会过去,就像任何网络谈资,放炮仗那般一轰而散。离诗歌的经典化,她还远得很呢。

  5.

  至少,余秀华没有自己捧自己。自古高山出俊鸟,平地跑兔子,我不认为生活在穷乡僻壤的人,就写不出传世作品来。若按本文作者的观点,曹雪芹蒲松龄甚至老庄孔孟的生活背景跟今天大城市里的人相比,都算乡野,他们的作品就都不如今人了?
  我也不认为余秀华真的可比狄金森或者狄银森,但至少,她没整天自吹自擂,以她的生活背景和活动能力,我相信她也不会请人策划炒作,人们喜欢她,就是对她的能力的认可。
  一个不完美的余秀华,抵得上一万个只会自吹自擂的所谓作家诗人。
  诗歌艺术,可以高雅到没有朋友,也可以通俗到街谈巷议,就算在古代,也有B格甚高的李商隐,也有妇孺能诵的白居易,这本就是再稀松平常的事,余秀华想名垂千古了吗?余秀华想秀B格了吗?从这个角度贬损她的人,其实自己正是这样的人,只是求之而不得而已。
  6.

  《你不能拒绝的“余秀华现象”背后?》

  “余秀华现象”这是一种炒作,一种借助话题性的炒作,但和诗本身无关。很多朋友圈的人转发余秀华的诗歌,我只能说,这不是诗,这只是一个脆弱女人的心声或者控诉。但不属于诗。

  很多人要问我,什么是诗。诗不就是生活吗?诗难道一定要附加政治或者思想吗?不,我不这样认为。

  我这里要说的是,为什么我界定余秀华的文字不是诗,因为它不具有千锤百炼字和字之间文学性的美感。这里的美感指匀称,端庄,美好,古典之类的能够让阅读者产生心灵感触。是要能够越过理性和智力结构冲击内心的那种力量。说实话我认为,大行其道的宣传余秀华对她是不公平的,因为外来者,因为没有接受条条框框的训练,反而能够用朴素的语言表达对生活的感悟。但我也说了,是朴素的语言。诗首先是有门槛的。屌丝们消费余秀华,提出各种类型的评价。也是不公平的。因为她本身就不具备能够接受“市场”严格轰击的结构。

  这种现象,我认为是一种暴力。是一种错误的解读。

  屌丝文化对于余秀华的或强烈支持或强烈反对都是没有基础的。这里的基础,我指美学。都不客观。
  从我的生活理解来说,余秀华说了一个生活里很多人不敢说的道理。但从审美角度,我认为她的文字很空洞很肤浅,不够凝练,也没有承载对于社会性,对于文化性,对于人文的种种表达。这样的文字,在容量上是稀少的,在品质上是不够的。

  但是互联网时代,尤其是微信朋友圈的种种广告软文,每天都不能拒绝的接受“余秀华现象”。这里,我只想提醒喜爱诗的文艺者们。要理性的解读余秀华。你把她当成一个喜欢说故事的可爱女人,是可以的,但你说她是一个诗人,我只能说,你连诗都不懂。

  这种不能拒绝的“余秀华现象”也值得我们反思,这种诗的生态环境的恶劣化,也许正是因为本该写诗的人去追求商业了,追求金钱了。而把诗的责任交给了像余秀华这样的可怜女人。这里,我觉得应该跟余秀华说抱歉。

  三.时间:2015-01-28 18:47:08——2015-01-30 16:12:51
  楼主:以上1.2.3.4.5.6每个观点是认识不认识的或在天涯或不在天涯的6个诗写者或文艺工作者对于秀华诗作的个人评论。没有具体署评论原作者ID。只看观点。(备注:搜索观点可能搜到观点持有者)
  到目前为止,仍然懒得找一首于秀华的诗来读,因为不感兴趣。能读到的也是几个观点中举得例子。“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所以我仅仅从这几个观点出发说说自己对由此“打架”的个人认识。因为我对打架感兴趣。
  废话少说。开片。

  先看第一个观点。这个观点从提出“脑瘫体”伊始到得出中国诗坛悲哀的“又一论无耻”终结,从贬个人到贬一个群体,再到贬一个时代可以看出评论者纯粹是为贬而评。即使中间穿插了对于秀华两首诗作的手术刀,而这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其真正的意图无非是说于的诗根本就不是诗,只是一个家庭妇女的“唠叨”,并以“留白和开阔”为掩护,说应该这样写。
  我只能说这个评论者非常的不厚道。先拿诗人的残疾说事,冠以“脑瘫体”这样人身攻击性称谓。再以被认可的作品延伸至作品的“道德性”,贬骂认可的受众体。反面无不彰显着自己的高大上。

  再看第二个观点。这个观点比较全面的以诗说诗,以事说事,即使涉及到于人身也是对第一个观点的驳斥。从诗人尤其是女诗人(成名的或想成名的)所处的地位、环境,在这个男权社会掌握话语权(诗歌也不例外)的时代,成为一部分为了梦想而被潜规则的例子。当然观点提到的潜规则应该只是作为一种利益交换时的龌龊,而不是说彼此从精神交融到肉体。相对于肉体,诗歌,是一种精神上的需要,肉体反而只是一个皮囊了。这个观点认为于的诗歌是一种被压抑的愤懑和无可奈何的坦然。它并不想去引导什么,只是诗人个人情绪的宣泄。这种宣泄并不是弱者的行为而是一个精神上的强者。不是对这个时代的呐喊,而是诗人个人对这个时代的认知。

  第三个观点比较中庸偏褒。对比了迪金森来说于的作品。但这个观点有一个致命的地方。他口口声声说于的诗是被“大众”认可的,这个“大众”有待商榷。就是哪个范围的“大众”。这个我用一个臆想的段子来说说我这个局外人的理解。某一天,几个文艺工作者的头头脑脑坐在一起开会,各种文学体裁创作者好久没有推陈出新了,尤其诗歌领域,死水一片,死气沉沉,需要搅动一下。在这个网络时代,各种纸媒已经不能完成这个任务,那就从网络下手,各位找找各个文学网络论坛,有没有合适的、标新立异的。于是乎,紫穗穗、于秀华、砖妹、聋子、雪花大放异彩的诗作被这帮人拿到屏幕上。紫穗穗的诗作里透着调皮,不够严肃,砖妹的太性趣化,聋子的太上帝化,雪花的太随意化,这个于秀华的,不错,严肃中透露着强烈的个人意识,现在提倡以人为本,要不就她吧,而且她本人的生存方式、个体条件也是一个可以引起注意的砝码。于是乎,这个馅饼在于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寄给她了。她一夜之间忽然就“大众化”了。
  当然成功从来就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于的诗可以说准备用一声来准备。
  (到点,准备洗洗睡了,后两个观点看楼下有没有人来聊聊) 

  再看第4个观点。这个观点我给他掐了一段,所以是节选。掐的是什么内容呢?是《燕园梦》的作者也就是这个观点的持有人在说自己对于诗作的观点时,大篇幅的说自己的《燕园梦》如何如何。
  单看评论于诗作的这个观点。纯粹是用一种聊天的方式来表明自己对于诗作的认识,甚至不如第一个观点的持有人那样明目张胆的贬骂。
  先看很有意思的一个“自我介绍”--“《燕园梦》作者悠哉在办公室遇到姜博士(北师大毕业,中国现代文学专业,湖北佬)。”--这个“自我介绍”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北师大、文学专业还是现代的、一个博士,这么个对象面前“面对面”谈话。彰显了观点持有人不是一般的“网友”,而是一个具有同等或者说差不多学问的文艺工作者。暗示自己的观点就不是胡说八道而是有深度的“名言”。并开局就让所谓的姜博士谈谈对“老乡”的认识。又暗示了姜博士的发言不以老乡之情而偏颇,实事求是。
  于是借与北师大现代文学专业毕业的姜博士的对话引出自己对于诗作的3个层面的观点。
  这三个层面的观点纯粹就是在表明自己身份不一般的前提下先入为主1.于的诗作窄、浅。2.个人条件的“简陋”,肿么会写出好诗或写好诗呢?(最有意思的是在这个层面加入了姜博士的一句话“她说是,很对”)3.于及其诗作也就一网络诗混混,闹腾一阵也就散了,举例说比汪国真强点,实则把于置于与汪同等级别。
  最后来了一个没开出的玩笑,把自己的性力给玩笑进去了。
  接着下面说的(掐了)就是为自己的《燕园梦》做广告。(俺又给他广告了一次,郁闷)

  第五个观点。这个观点显然对第四个观点认真了。既然看到了,看穿了第四个观点持有人的动机和居心,不说又不痛快,又不能象第四个观点持有人那样玩笑对待,所以这个观点的持有人用很实际的举例、很实际的从于的设身处地入手猛烈抨击了第四个观点。
  揭穿那个“不一般身份”的一套“假道学”的嘴脸。

  第6个观点从美学的基础和美感的角度上认为于的诗作只是一些文字的堆砌,适合作为一个故事讲给观众听,而不能作为诗来欣赏。也就是说,于的诗不是诗。
  观点持有人并没有从艺术的角度来阐述“美学”是一种什么“学问”,仅仅以“美感”形而代之,即他说的“匀称,端庄,美好”,乍一看,还以为他在说一个美女。
  美学是一个概念,美感是一种感觉。你不能用一个概念去概括一种感觉。概念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而感觉却是因人而异。
  按照美学概念来说,于不是一个美女,按照美感感觉来说爱她的人肯定觉得她就是美,不管她的这种美存在于哪里(比如转到诗作里),只要能让人用心爱了,那么就是美的。套用一句俗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因她的美而爱。
  自唐以来的古诗词有韵有律是为诗,按观点持有人的说法,这才是“匀称,端庄,美好”。你拿对古诗词的鉴定——勉强说是标准吧(其实还是一种感觉)——来给现代诗画个圈,傻子都看得出于的诗不是诗,是散句、断章、分行。
  不可思议的是这个观点持有人站在美学、美感的立场上说于的诗,说着说着居然说到技巧、手法上——“很空洞,很肤浅,不够凝炼”,这明明是技巧、手法和阅历问题,他偏说是从“美感”的角度。
  我越看这个观点越驴唇不对马嘴。算了,不说了。

  ——2015.1.28—1.30(原样,未做修改。)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风月无边修道成仙 时间:2017-11-13 22:05:03
  抢到沙发了?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燕言行 时间:2017-11-13 22:05:13
  我竟然看完了?
我要评论
作者:花落弦上月 时间:2017-11-13 22:10:35
  @M还我锦绣河山M :本土豪赏1个水果蛋糕(6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妖姑 时间:2017-11-13 22:21:53
  都是你写的吗?前两篇观点矛盾?休息一会接着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静山岚 时间:2017-11-13 22:29:24
  @M还我锦绣河山M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静山岚 时间:2017-11-13 22:30:11
  可以哒*^_^*非常欣赏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温暖残阳 时间:2017-11-13 22:48:40
  我对余秀华的态度是,既不拔高也不贬低。她的作品有亮点也有瑕疵。致于饱受争议的“睡”,我认为露而不淫,不必大惊小怪,要有一颗平常心。
  • M还我锦绣河山M: 举报  2017-11-14 18:41:41  评论

    很多欣赏余作的认为余作接地气,不虚妄。很多不欣赏余作的认为余作违背诗性,欠诗德。一个写诗写己触己感不为了出名而突然出名的人,那些诗中的个人触感就必须接受由名而带来的各种触感。
我要评论
作者:简德森 时间:2017-11-14 00:57:49
  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南狼坨子 时间:2017-11-14 03:22:14
  我没看完,(太长了)感觉写得很好。有脑部疾病的人,有时会有一些格外的感受,对某些事情的体会会比常人更深刻。举几个例子(癫痫患者):耶稣、摩尼、路德、陀思妥耶夫斯基、尼采(它是回来成了疯子、不是说有脑病)。
  所以不可小觑脑瘫患者。事实上不可小觑每一个真诚写字的人。
  • 南狼坨子: 举报  2017-11-14 14:58:15  评论

    别字“它”,抱歉。
  • M还我锦绣河山M: 举报  2017-11-14 18:52:51  评论

    神奇的诗歌思维,脑部疾患可能会催醒某种第几感。还有,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诗作者现在大多推崇的是策兰的诗歌思维——他强调“诗歌是孤独的”,强调诗的个人性、独特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爱吃玉米的小鸡 时间:2017-11-14 08:52:06
  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爱吃玉米的小鸡 时间:2017-11-14 08:52:51
  @M还我锦绣河山M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殊云之 时间:2017-11-14 09:09:49
  余秀华都说不睡不火。只要细读她的诗,能发现内涵的一面。诗兄好文章,得益非浅,早安
我要评论
作者:Amy小蚊子 时间:2017-11-14 10:34:31
  字太多,假装看完了~
我要评论
作者:云之舟01 时间:2017-11-14 11:58:02
  太长了!没看完!但弟说的十分有道理。秀华体若也叫诗,那诗这种文体算臭大街了。
我要评论
作者:古不为 时间:2017-11-14 12:43:59
  河山君这文章写的,心服口服!点赞祝福!
我要评论
作者:鱼小溅 时间:2017-11-14 12:57:41
  搜集这么多,学习,欣赏。

  我个人很喜欢余的诗。只是她的成名作有抄袭的争论,我恰好读过原作……
  觉得她挺有灵性,但最为职业诗人,专业素质有待提高。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诗情画意过一生 时间:2017-11-14 15:19:04
  好长好长,先看了三分之一,继续听课去。
我要评论
作者:南狼坨子 时间:2017-11-14 18:38:45
  @M还我锦绣河山M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梦舞红裙 时间:2017-11-14 20:41:23
  看了一半,近期谈论余秀华的话题好多,成热门话题了。嘿嘿!
我要评论
作者:正一涵 时间:2017-11-14 20:56:04
  @M还我锦绣河山M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正一涵 时间:2017-11-14 20:58:25
  欣赏诗兄大篇。同意您的观点。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黎明人在江南 时间:2017-11-14 21:42:18
  有些赞同,有些慢慢读看,将来则验证呵呵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