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晋祠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1-16 14:03:16 点击:264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晋祠红色的门墙在雨中显得越发不稳定,渐渐地被一股股阴暗的气流和不紧不慢的雨丝给团团裹住。红色原本就是极不稳定的色彩,如若再捱上漫长的光阴,冷暖夹击,毫无遮蔽地流露出沧桑之调子来,那晋祠外这大模样的“红色”给人的直观印象,便是一面朦胧复朦胧的历史了。但只要稍微提醒一下被冷雨冷风冻着的知觉,从伞下或略显冷清寂寞的场景中抬起头,晋祠便从北魏之前的某个时间的褶皱里和感觉的显影液中露出形象来,渐渐变得清晰,即便是那个死去了几千年的唐叔虞,似乎也从单纯的悼念或纪念中醒过来,真真切切地在晋水之滨长住,为所有感他恩泽之人继续带来福祉,也毫不吝啬地向他们致以谢忱。黄土漫漫的晋国,在文明的起源和发达进程中,需要大绿,需要天雨。雨落在黄土里,便是乡村、城市和杨柳,也是文明。时间落在文明的一侧,独自承受不住永世的凄清和寂寞,因而便独爱了唐叔虞,便有了晋祠。晋祠落在太行中心,盘坐于榆次平原一域,便有了诗歌,引得老仙人李白的造访,也便有了无数的外来者,以及人与人文、人与诗意、人与历史的深切意会。
  虽然时令是八月中旬,但在三晋大地,已是秋意缤纷。我便在这秋虫寂寂秋光疏淡秋雨绵绵之中,走进了晋祠。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在被细雨密密纠缠着,在无数树叶中勉力露出容貌的水镜台。此台原本是歌舞演出的场所,却因为建造的讲究和别致而呈现出大模样的气度和风采,而且因为被经常性地在民间或官方的重大祭祀活动中被使用,更是凭添了它的大气和神秘。只是这建筑物背后在演出时才是真正的戏台,直对会仙桥金人台。它的正面上方则是一块书写着“水镜台”二字的匾额,字体遒劲,潇洒,飞扬。从宋代开始,戏曲在华夏大地受到普遍的青睐,元代更是发展到了高峰。像水镜台这样的多功能演出场地,无论公家私家,都建造得不少,而民间老百姓也不是没有观瞻戏曲演出的机会,达官贵人们大多也还是乐意与老百姓一道参与文艺娱乐的,当然,像祭祀祖宗或神灵等活动,则另当别论。但像水镜台这样的舞台设计,在民间不多见。在戏台下面,还埋着八口大瓮,是演出时扩音使用的。即便在雨中,也能使人回到当初戏曲演出或举行祭祀活动的宏大场面。从舞台上下来,我抬头朝东西两面雕刻精湛的屋檐乃至山顶看去,却被飘飘冷雨打个正着,赶紧将脑袋缩入伞下,继续朝前而行。
  会仙桥上,大概只有李白感觉到了晋祠的那股仙气,或者说是李白给晋祠带来了一股仙气。几个男性游客在桥面上互相拥抱,说是熊抱,一抱便有了仙意。我倒愿意说那是仙抱,一抱,再坠到桥下去,就没人世那喧嚣了。李白在晋水上泛舟,是带了妓女的,多逍遥快活的人。倘若他在此桥上左搂右抱着几个年轻性感的妓女,稍微不注意,便有了情感,此桥大抵也就要成为新的断桥了。
  金人台使我着迷。雨水使台子上的金属人便得更加阴暗,深沉,威风凛凛。这些金人都是铁铸的,年代最久远的达八百多年。这位寿星便是位于西南角的金人,脚趾上有被刀子砍过三下的痕迹。传说,某个极为炎热的夏天,身披尖锐铠甲的某金人偷偷离开金人台,打算过汾河,但汾河水深流急,无法过去,而他又被炎热折磨得够呛。这时,从汾河上游划来一条小船,金人见状,赶紧挥手,要划船人将船划过来。船家说:“等人多了再一齐上船,你一个人,不划算。”金人说:“瞧你说的,你要是把我一个人渡过河去,算你有本事。”船家说:“莫夸海口,你一个人有多重,还怕我一条船装不了你?除非你是铁人。”不料船家话音一落,金人就显出了原形——铁人,直直戳在汾河边。船家惊疑四望,好一会儿工夫才看明白面前果真站着一位铁人。船家吓着了,赶紧带着人将金人抬回金人台上。此事让圣母很是恼火,她令人在金人脚上砍了三刀,说,这就是不守规矩不守戒律的下场。虽然是传说,却让人兴致昂然。金人台上游人很多,但我还是见缝插针地将四位铁人好生拍了下来,在转到那个违抗禁令的金人身边时,我握了握他冰冷的手,心里说:老兄,你性子如铁,佩服,倒是心如铁石的众生,原本是没资格评说和惩戒你的。雨来了,老兄保重。
  穿过对越坊,我在钟鼓楼里的一排看起来像木栅栏的木条前站了一会儿。一阵风盛,雨水飘了进来,这楼便湿了。那些细腻的雨丝似乎就成了远远隐去的钟声鼓韵,使楼渐渐倾斜,或者风雨就那么倾斜着敲在楼上鼓上,那些未能闻得的声音,未曾解构过的文明中的楼台和钟鼓,越发显得深远了。
  在钟鼓楼之外,乃至右上边一宽阔大院内,是一些古老得令人瞠目结舌的柏树,丝毫不逊色于蜀道上著名的“翠云廊”上的古柏,尤其是众游客都耳熟能详的“张飞柏”。郭沫若吟诵晋祠的诗中有这么一句:“唐槐周柏矜高古,宋殿唐碑竞炜煌。”其中的古柏,指的就是周柏。想想那历史,就得咋舌,它们比泰山脚下岱庙中的汉柏听起来还要苍老。即便是唐朝栽种的槐树,年代也不短暂。想来真是让作为众生之灵长类和具有最高智商和情商的人类气短,而被奉为长寿之星的“彭祖”,也不过活了一百三十多岁(古代计算年岁与现在不一样,八百岁的彭祖,其实只活了不到一百四十年),而动物界植物界动不动就是成百上千年,乌龟王八居然可以活上万年。只是文化意义不同,历史呈现的内涵不同,人类大可不必自伤。当然,这些见证了历史和沧海桑田的树木兽类,它们在耳闻目睹了人类篡改、歪曲、亵渎和不敢面对历史的时候,会如何感想呢?
  清雨中的老槐老柏,显得如智慧老者一般从容、慈祥、宁静、开泰和悠然,尤其像国人心目中的“鹤发童颜”形象。秋风轻拂,慈颜尚在,人间的老胡须老眼力,却也是这突然轻柔的雨帘后最豁达的一幕情景了。我拍下那棵倾斜的老柏,让雨在其躯干上闪出的光泽,成为一段悠远历史的高光。
  鱼沼飞梁!
  湿漉漉的时间里,阴霾充斥的空间里,我站在了鱼沼飞梁的骨架上。
  这是建筑学上最为精彩的一笔,是桥梁史中的绝唱,是美学上最为精彩的一个实例,是诗歌想象力飞扬跋扈的一个象征,是旅行者无论如何要了解和歌咏的景物,云云。
  鱼沼飞梁合指一座桥梁和桥下游鱼畅游的沼子。桥面宽展,东西向直接通往圣母殿,从南而北通过桥面,则感觉像是从一只大鸟的此翅走到了彼翅,也就是说,假如从圣母殿或献殿的东西方向全方位看过去,就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巨型鸟类,因此称为“飞梁”。这又一次使我想起当年在金沙江边的那所高校工作时居住的那幢楼,若是从空中俯瞰,那楼的造型就是一只活脱脱的鸟儿在金沙江边滑翔,随时都要飞到江对岸,然后在万籁俱静时回来,伴随着一群年轻的人歇息,入梦,在梦中听万古大江浩浩东去。在飞梁下面,是呈方形的沼子,里面有各色观赏性鱼类。只是有雨,雨中的沼子便显得幽静深邃,水面被雨砸开的波纹,一次次荡开去,像历史的年岁,通过这些疏密不一的波纹,呈现出它的深度和厚度。在桥面上,还可见到雕工精湛的勾栏,丝毫不亚于紫禁城等地方的栏杆技艺。在勾栏之间缓慢走动,尤其是在秋雨凄迷中站在勾栏后,或凭栏朝四处看去,既有江南的韵味,也有在北地某金碧辉煌的建筑群落中观瞻游玩的兴致,而更多的是诗兴。我始终相信,古今中外的建筑都是被建筑学家们赋予了诗学意义的,而真正伟大的建筑家,至少是半个诗人的。他们智慧和心力的结晶,一半给了实用主义者,一半给了具有诗心的人,而我更愿意说,一切伟大的建筑,都是始于诗学,终于诗学的。
  整个“鱼沼飞梁”呈十字型。这种造型的桥梁,据桥梁专家考证,在古今中国,仅此一例。我不谙建筑学,但建筑学却谙悉人心,而眼前这独特的范例,是人心中最该值得珍藏的美,那些泛泛之物,就留给泛泛的心灵去使用吧。
  在圣母殿前,我仰拍了雨丝纠缠的天空,只在左上方安置了圣母殿的飞檐一角,在心里说:“这漫天的雨,莫非是圣母的眼泪,或者是那个做儿子的降福于后人的天雨?”在后人为纪念周成王的弟弟唐叔虞而修建了晋祠之后,又替他们的母亲“邑姜”晋祠中修建了后来成为晋祠一绝的圣母殿。圣母殿是主殿,在殿外面是一溜围廊,将圣母殿紧紧围了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浑然的整体。这种宫殿外带围廊的建造模式,在我国的建筑史上是最早的,而且极有特点,风格突出。殿内供奉着三十一尊女泥塑像,五尊宦官像和四尊着男服女官像,圣母位于正中。只是圣母殿中,雕塑技艺最为成熟,雕塑的人物形象极为丰富,性情极为鲜明,姿态万千,栩栩如生,且将泥塑彩绘发挥到了极致的,却不是圣母,而是其他侍女塑像。可以这么说,圣母殿中的众侍女塑像,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一个奇迹,它们呈现出了我苦心孤诣寻找的在诗学和美学上的意义。圣母高贵,造型也不错,惟独在“心灵”方面严重缺失。而那些地位卑下的侍女,一个个被艺术家们雕塑得如此传神,不能不说是艺术心灵在某种意义上的回归,是艺术在现实主义风格上的极大展现,却也是在浪漫主义和人文主义上的流露,极大地展现了人性中个性的卓美。这种高度凝练和概括的艺术作品,充分表现出宋代的某种艺术理念,大大突破了宫廷艺术的桎梏,让艺术的双脚落到民间。这无疑是艺术创作在彩塑,尤其是造型艺术上质的飞跃。这不同于北魏时期到唐朝乃至武周朝时期石窟艺术由“颀长清瘦”到“圆润丰满”的形态变化,晋祠造型艺术的飞跃完全是在以前艺术样式上的巨大变革。这正是晋祠声名远播的重要原因之一。当我们在大殿内站立了一千多年的侍女身上,面容上,读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生,领悟到了艺术家的艺术良心、感悟和对真善美的传承,那一切有关生存、生活、生命和艺术的解读,都豁然开朗,就像突然从阴雨中亮开的那一幕天光,会使孤独的旅行者在猛然间看到自身和诸如他一样的行者,在人生这个博大的艺术与生命的舞台上的形象和个性。
  晋祠有水,水因晋祠更有灵性,晋祠则因有水则显得更加灵秀。祠内的沟渠里流动的是来自地下的泉水,此刻,它们与上天之水相融会,便有了阴性的柔美,柔美的所在地就是水母楼,也称水晶宫,或梳妆楼。水母姓柳,本性善良贤惠,嫁到晋祠做媳妇,却被婆婆刁难,嫌她挑回的水脏,每次就只用前桶之水,不用后桶,而且将水桶制作成中间尖状,无法放置稳当,意在防止水母偷懒。某日水母又去挑水,返回途中碰见一个骑马的人,此人向她讨水喝,她二话没说,就满足了那人的要求。来人喝了水后,为表谢意,送给她一条金马鞭,说将此马鞭放在水瓮中,只要向上一提,就是满瓮清水,不必再辛辛苦苦去挑水。水母回到家中,一试,果真如此。后小姑子趁水母回娘家时,将马鞭从瓮中提出,不料水立即漫出了水瓮,越来越猛,成了洪水,汹涌地朝村庄奔腾而去,眼看就要淹没村子。正在娘家梳妆的水母闻讯急急赶回,坐在瓮上,才将水势截住,制止了水灾。水母从此就再也没有从水瓮上下来。这就是晋祠众多优美民间传说中的一个,即著名的“柳氏坐瓮”。
  水母楼下面,就是号称晋阳第一泉的难老泉,被一亭子罩着。晋祠中沟渠很多,水流不断,都是拜难老泉所赐。早年阅读时,我大略知晓太原附近有一处著名的泉水喷涌处,名叫难老泉,当身临其境的时候,却有些不敢相信,感觉眼前的亭子和傅山书写的“难老泉”三个字,竟然有些失真了。在飞檐勾角的亭子中间,其实是一个比民间老百姓使用的自家挖的取水处要大得多的水井,说成泉井,泉眼也不为过。由于是雨天,亭中能见度不高,如果是近视眼,或粗心看去,是很难见到井下之水的。在难老泉附近的沟渠中,即便光线不大充足,甚至有临近冬日雨黄昏的感觉,但仍然能看出清澈的水底,某些地方还能清楚地看见游动的鱼,水底的杂石,水草等东西。这说明晋祠的水质上乘,而这些好水都来自于难老泉。而众生来此观瞻游玩,在难老泉亭子里拍照,感想,却大多苛求能掬上难老泉的清流,爽心洗肺,以求身心不老百病不侵。不管他们的希冀与自我解释是否恰当,但来得难老泉边,原本就是缘分,而且这缘分永不过时,那如泉水一般活动的心,也不会苍老。再看看难老泉下的“不系舟”,又将人的想象和联想功能充分地调动起来,是啊,自由自在地漂泊,任尔西东,即便被尘世污染过的心,也不会轻易服输,轻易向时间低头,承认自己业已衰老或未老先衰的。
  雨持续不断地下着,密密织成一片烟,却无法阻止游客的兴致。实在地,在越来越暗的晋祠空间里,这雨烟与生冷阴暗的色调,其实正与晋祠的艺术格调和历史色调相吻合,一点点、一丝丝、一缕缕地将人带进历史的记忆之中,哪怕是一点陈迹,一抹光影,一鼻霉味,一线思绪,都使人不敢怠慢一树一草一砖一石,并以一个冷静者的姿态,在历史的通道中,在时间的罅隙里,走走,看看,想想。
  游人越来越少,晋祠越发显得幽深。在参观了当地一个艺人的书画展之后,我走进了奉圣寺。洛阳龙门石窟的中心是奉先寺,那个模武则天之神韵雕刻的石像,据说与武则天相貌与气质极吻合,想必那就是女皇的真身了。而这奉圣寺,与奉先寺仅一字之差,竟使我在一念间迷糊起来,肚子里念叨的是奉圣寺,脑子里却一直想的是奉先寺,直到在泛着泠泠寒气冷光的院落里走走,停停,然后走向另一处院落,站在奉圣寺的舍利塔下,才清醒过来。奉圣寺最为有名处,大抵有三,一,相传此处是唐朝名将尉迟敬德的别墅,因为是相传,可信度就不高,就只能当传说来对待了,至于尉迟大将在阴间见世人如此这般,是何感想,就不得而知了;其二是奉圣寺旁边那株老得使人不敢轻易碰触,连拿起相机拍照都担心惊扰其休憩的,大得一人无法抱住的槐树,但在它苍老僵死的主干四周,却是嫩得让人眼睛舒坦无比的绿叶,完全可以说是细枝嫩叶。旁边一男子说,这老槐树使他想起一个耄耋之人怀抱一个十七八岁的美貌女子的情形来,立即引得人大笑。此话虽粗陋,却也切中游人看到此树时的心境。其三,就是突然屹立前面前的,高达三十八米的舍利塔,呈八角形,共七层。一见到高楼高塔,人就有攀登,登高望远,穷尽天下物景,壮阔心胸,锤炼目力的冲动。但见底层门面上锁,加之来此游玩的游客比其他地方要少得多,这造型高大壮美的舍利塔,极有研究和文学价值的奉圣寺,就突然显得冷清,有种被人冷落的尴尬了。抬头沿塔身朝上望去,能见塔巅,也见雨丝从灰暗的云中滴下,独独不见在高处的往昔之人,也无以让自己升临塔上,见见晋祠与晋阳,乃至晋水的状貌。
  登高望远,好是好矣,却足见你脚下无根,眼界不高,远看高看都得仰仗他物。倘若心高气傲,境界高远,即便是在最低处,也能见识高远之物,深邃之境。即便不是天高云淡,境界空明,而仅仅是如这让淅淅沥沥的却始终了然于心的晋国秋雨,我们也能看见远隐的人事,与历史打着照面,于是这涵盖了历史陈迹、烂漫诗意和各类美的雨水,就成为一个感悟,在晋祠之后继续下着,在我之后继续润泽滚滚黄土和游客干涸的心田。
  走出晋祠,雨下得愈加紧凑,好象是难老泉的水从空中不停地滴落。我冻得瑟瑟发抖,赶紧将旅行包里的衣服拿出来穿上。回过头去,烟雨凄迷之中,悬瓮山也瑟瑟抖索起来,惟有晋祠,将所有风雨、历史变故与未来,都悉数纳入怀中,端端正正地落座在红墙黑瓦之内,安之若素,气定神闲。

  (原载文化部刊物《文化月刊》)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徐不老 时间:2017-11-16 15:24:54
  点赞
作者:excessiv悲伤邱 时间:2017-11-18 22:36:21
  会反复的蝴蝶分隔符oPbZj
作者:简德森 时间:2017-11-19 10:30:39
  一流的游记。深度好文。
作者:小柠小柠linger 时间:2017-11-19 12:04:04
  会反复的蝴蝶分隔符rJfQs
作者:admirati子子钮 时间:2017-11-19 12:12:56
  继续盖楼中gRgCr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1-19 12:23:16
  @简德森 2017-11-19 10:30:39
  一流的游记。深度好文。
  -----------------------------
  支持你领导的红袖天涯。不错,继续努力。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rollerecec 时间:2017-11-19 12:48:26
  有点意思jLwYu
作者:villa嘻哈嘿咻安 时间:2017-11-19 15:22:15
  有点意思cQhXf
作者:许妹纸_tile 时间:2017-11-19 15:31:20
  交给你个任务oLwSg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1-24 23:36:03
  @徐不老 2017-11-16 15:24:54
  点赞
  -----------------------------
  感谢徐不老仁兄的阅读和支持,问好!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6 17:32:35
  @admirati子子钮 2017-11-19 12:12:56
  继续盖楼中gRgCr
  -----------------------------
  干啥子?
作者:很帅的猪2017 时间:2017-12-06 19:35:32
  跟着去浏览。这么长的文字驾驭有道。
作者:李熙 时间:2017-12-06 20:12:41
  楼主好文字,文笔很有文采,文章很有文化内涵,欣赏了!
作者:快活的六哥 时间:2017-12-06 20:16:45
  晋祠,山西,莫名有一丝亲切
作者:快活的六哥 时间:2017-12-06 20:17:47
  雨中晋祠,我的伞下会是谁呢?
作者:快活的六哥 时间:2017-12-06 20:20:53
  我会去山西吗,我会去晋祠吗,会下雨吗,该带把伞吗,该去求人到我伞下避雨吗,她会来吗
  这一堆问号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7 21:34:39
  @很帅的猪2017 2017-12-06 19:35:32
  跟着去浏览。这么长的文字驾驭有道。
  -----------------------------
  问候很帅的猪仁兄!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8 17:07:26
  @李熙 2017-12-06 20:12:41
  楼主好文字,文笔很有文采,文章很有文化内涵,欣赏了!
  -----------------------------
  过奖。问好李熙仁兄,周末愉快!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8 17:08:53
  @李熙 2017-12-06 20:12:41
  楼主好文字,文笔很有文采,文章很有文化内涵,欣赏了!
  -----------------------------
  过奖。问好李熙仁兄,周末愉快!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8 17:11:06
  @快活的六哥 2017-12-06 20:16:45
  晋祠,山西,莫名有一丝亲切
  -----------------------------
  六哥好!山西,晋祠,有你心灵的寄托么?
作者:黎明人在江南 时间:2017-12-08 20:55:34
  很好,想到梁衡写的那个晋祠了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09 21:48:33
  @黎明人在江南 2017-12-08 20:55:34
  很好,想到梁衡写的那个晋祠了
  -----------------------------
  远握!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9 22:26:21
  跟随作者游览晋祠,游目四顾,在历史中沉湎,在文化典故中探古思幽,在建筑和各种民间艺术中徜徉,随意走笔,自然天成,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路流丽深沉,富于情趣与想象,富于学识与胸襟的描述,令人如痴如醉,如沐春风,掩卷沉思,晋祠的魅力,久久不能忘怀。
  如此文笔,如此雄健老道的笔力,实乃我红袖天涯朋友幸事。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17-12-09 22:27:52
  @罗锡文 :本土豪赏1个浪里个浪(5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听风的弦歌2017 时间:2017-12-09 22:46:07
  文笔大气从容。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0 00:49:43
  @笔随意走2017 2017-12-09 22:26:21
  跟随作者游览晋祠,游目四顾,在历史中沉湎,在文化典故中探古思幽,在建筑和各种民间艺术中徜徉,随意走笔,自然天成,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路流丽深沉,富于情趣与想象,富于学识与胸襟的描述,令人如痴如醉,如沐春风,掩卷沉思,晋祠的魅力,久久不能忘怀。
  如此文笔,如此雄健老道的笔力,实乃我红袖天涯朋友幸事。
  -----------------------------
  感谢笔兄的精彩解读,不过,老兄过奖了。远握!
我要评论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0 00:51:02
  @笔随意走2017 2017-12-09 22:27:52
  @罗锡文 :本土豪赏1个 浪里个浪 (5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再次感谢笔兄支持,周末愉快,并祝笔健!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0 00:51:24
  @听风的弦歌2017 2017-12-09 22:46:07
  文笔大气从容。
  -----------------------------
  过奖了。远握!
楼主罗锡文 时间:2017-12-11 00:32:25
  @rollerecec 2017-11-19 12:48:26
  有点意思jLwYu
  -----------------------------
  啥意思?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