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多看看你,母亲

楼主:依然挖煤 时间:2020-08-04 19:22:17 点击:98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五月二十二号下午六点多,我刚刚还在确定这个时间,哥哥的一通电话让改变了现在的生活。我当时根本就不太相信,觉得肺癌离母亲太远,哥哥说是肿瘤,如果是良性的可以切除,但医生确坚持不让我母亲知道。随后又通了几个电话,我记得哥哥哭了,我也开始害怕了。
  我随即给母亲打了电话,母亲听着很平静,但我知道在癌症面前,谁也不可能心如止水。我跟母亲说,放心,一定会治疗好,淮南不行就到合肥上海,不管什么病,现在科技发达了,会有办法治好的。母亲说那得把家里和你们的钱都耗光,我只能满口肯定的说,钱不是问题,病也一定会治好。然后是在单位值班的两天在网上查,基本已经知道了大概,但还是有治疗的方法,或者说是延长寿命的方法。第二天晚上,我拿这手机和老婆发微信,哭的很伤心,感觉自己就快要没有妈了,哭吧,把稚气和任性都流出去吧!带着悲伤都流出去吧!
  周一我请了假陪母亲看病,结果还是肺癌,而且是中晚期。哥哥问了,还有多少时间,医生说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得查看病理。我出来后,母亲抓住我的手,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的,母亲松了口气,随后我又说,还得住院进一步检查,不是大病。我知道当时母亲应该猜到了,她可能得了大病。表情不自然,暗淡的低下了头,我只能安慰,但或许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吧。现在回想起来,也是难以接受的,正如当时我跟医生说,我母亲才64岁,如果70多的话,我们或者能够坦然点,但母亲并不大,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接受。
  医生年龄大概有50多,感觉很不错,立即安排住院,然后各种检查,病理的话要一周时间,但医生很快就安排了。母亲躺在病床上,第一天,她还有说有笑,说这次多花点钱,把毛病都治好!她真的在笑,而我的心却颤抖着,像快被击碎了一样。晚上带母亲和父亲出去吃了顿饭,面条和混沌,给母亲拍了照片,她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理了下头发,然后带着一丝微笑,看着手机。我在想,这也许可能是她葬礼前的遗像了吧,我想扇自己嘴巴,狠狠的,打出血来最好。
  第二天做了气管镜,活检,查病理。母亲被折腾的死去活来,但坚强的她还是忍受气管镜的折磨,她坚强的一如既往。躺在病床上,她这次不在笑了。可能觉得,治病的过程比她想想的难太多,她或许无法承受。基本上在做气管镜的时候,医生已经确定是肺癌,而且是中晚期了。忘了第三天或者第四天好像是做的全身的检查,没有转移,这是唯一的好消息了。第五天我休班在路上,突然嫂子给我发了微信,是小细胞肺癌中晚期。小细胞肺癌,这是死神给我的母亲发出的通向死亡的路标么?小细胞在三十年里在治疗上没有发展,是最为凶险的肺癌,如果是其他癌症,可能还有手术的机会,而小细胞肺癌,则基本是绝症了,五年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五,基本上两年存活率。
  死亡离母亲是这么近,而我们还有多少个日子呢?
  接下来一周,我请了年休,跑了蚌埠和合肥,结果都一样,只能放化疗,延长寿命,治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只有两三年的时间了。在这边化疗了一次,我坚持带母亲去蚌埠治疗,然后把肺癌的事告诉了母亲,但保证能治疗好。记得出院后带母亲吃了老乡鸡,一份鸡汤,番茄炒蛋,玉米豌豆,两份饭。第一次带母亲下饭店吧,真是不孝!
  转院去了蚌埠,放疗开始了。副作用很大,母亲都快撑不住了,头发掉光了,吃不下饭。我想她最为难过的,是自己知道自己在等死吧!人的悲哀无奈,就是这样。
  有一次,母亲晚上起床昏倒了,幸亏发现及时,抢救了过了,爸要给我们打电话,但母亲不让,我是后来听我哥说的,虽然轻描淡写,但我事后才知道其中的凶险。母亲说,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下就没了意识,然后她说,如果不抢救就这样走了,倒也没有痛苦!我想,妈,可能您是对的,但容许我们自私一下,让我再多看看您吧。
  我每次休班都会去母亲那看一下,老婆总要问,我说如果我这样工作的话,两年也就见她40-50次,不去看她就少一次见她的机会,少一次叫妈的机会。病友群里有人的妈妈或者爸爸走了,或者在买墓地,在卖剩余的药,而我只想看见希望,然后并没有类似的例子出现,一年或者两年,就是这样。
  明天就要出院了,希望母亲在余下的时间了多些快了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