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杂忆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3 19:43:45 点击:397 回复:4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河口镇是湘北一座小镇。这里虽算不上桃源仙境,但自有一片青山绿水。镇子的东西走向是一条国道,十来分钟的车程,就可以把镇子走完。镇子的北面是一片开阔地带,可以种植棉花和稻米。北走一百里则有丘陵,还有著名的水库,这是我很少去的地方,只是偶尔走访山上的亲戚,才去领教那片小山。镇子的南边,则是湘江的支流,唤作澧水河。河面常年温驯,是我儿时的欢乐之源,也是小镇人们津津乐道的地方。
  河口镇人口不多,医院、学校、电影院等样样都有,算是五脏俱全。小镇的经济有点萧条。靠鞭炮和农产品支撑。现在小镇的娱乐业多了起来,南来北往的人,将之视为休闲的好地方。其实不过是多了一些灯红酒绿的场所罢了。很多有本事的镇民,都已经纷纷离开了镇子,留下一些老人,在此安居,不肯轻易搬迁。其中就有我的爷爷。
  我的父母很早就想接爷爷去城市里安享晚年。可是爷爷打死也不愿意离开小镇,爷爷好歹也是宗族的族长,支使人早就习惯了,如果去城市,恐怕也会与家人闹矛盾,相处龃龉。何况,我的几位姑姑,也都还在小镇和县城里,又不是没有照应,所以爷爷坚决不离开,更不要说把祖屋卖了,去投奔儿子。爷爷也念念不忘自己曾是一家之主的历史。尽管七八十岁了,还是很倔强和硬气。没办法,我的父亲,只好给爷爷找了一个保姆照料他的饮食起居,每个月给他两千的伙食费与保姆费。以小镇的物价,似乎也差不多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3 19:48:44
  直到爷爷去世,父亲赡养了爷爷十多年,毫无怨言。几个姑姑本该要出钱的,可她们都没有工作,是家庭妇女,所以谈钱伤感情。姑姑们在爷爷走运的时候跟着吃香喝辣,可到了该反哺时,却一个比一个冷漠,这让爷爷十分恼火,脾气大作,尤其是钱所剩无几的时候,就会给姑姑们脸色看,摔打桌椅是常有的。
  姑姑们,每个月一百块也不肯出,这多少有点不像话,因为这钱,并非拿不出。只是她们狠心做得到了。爷爷养了几个女儿,都长大成人了,可是都没有培养成器,也没让她们读什么书,这让这些姑姑们心生怨恨。
  我的父亲是家庭里唯一靠自己的勤勉老实,走出小镇的人。父亲是一名军官。年轻的时候在家务农,由于奶奶的人际好,加上父亲老实肯干,没有花花肠子,又自律和敬人,所以很快被委任为村里的会计。后来农村有培养读书的指标,很多条件不够的都选上了。于是父亲萌发想读书的想法。他靠自己活动,和村里的领导关系搞得非常好,于是他也得到指标。只是父亲的眼睛有砂眼,视力不过关。于是他和村里的医生商量,没有严格检查,马马虎虎就通过了。后来,父亲专程感谢村领导和医生,这是后话了。
作者:大玲小芳 时间:2020-09-13 19:48:53
  故土难离
我要评论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20-09-13 19:49:54
  应该还有下文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3 20:10:07
  父亲成功摆脱泥腿子的命运,并没有靠爷爷。当然我的姑姑们不这样认为,她们觉得父亲是靠了爷爷才有今天的。只有父亲知道,这不是事实。因为爷爷不仅没有起到好作用,甚至还曾拖了他的后腿。为什么?爷爷一度被划为成分不好的一类人,经常挨整,所以父亲自小就受人指点和歧视。曾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坏人,在爷爷家躲藏过一阵子。于是爷爷跟着一起挨整。这直接影响了父亲的前程。父亲只好靠自己抓住机会,一步步走出农门,最后成为一名干部。
  在父亲眼里,他小时候得到的爱不多,有一次买兵乓球拍,少了一分钱而已,公社就是不卖,而爷爷就是不给他钱。于是他只好和球拍绝缘。这一度让父亲十分的沮丧,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同学们玩乒乓时,他只有在一边看的份。父亲赡养爷爷固然出自孝道,但内心里还是有微词。因为爷爷自小不疼他,只有奶奶把父亲当宝贝看。好在父亲是一个经得起疼的人,一生都是低调、老实。当然,论聪明,他不能和爷爷比。论脾气和个性,也没有爷爷的遗传。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3 20:33:29
  虽然标题是回忆爷爷,但写的时候,还是写了围绕爷爷为中心的其他人物。
作者:那江初月照独眠 时间:2020-09-13 20:38:43
  这种中规中矩的语言和小寒的文风相得益彰,娓娓道来画外音
我要评论
作者:pangxie1975 时间:2020-09-13 20:54:12
  年轻人更喜欢外面的世界,新鲜,与从前不同。他们有好奇心,可塑性强,能根据新环境调整自己;上了岁数的人呢,更喜欢熟悉的环境。他们已经清楚,其实无论在哪里,最后也都差不多,不愿改变自己,希望能游刃有余的处理日常,享受已经所剩不多的时光。
我要评论
作者:介步 时间:2020-09-14 01:06:19
  就默默的读读,不敢作评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06:44:04
  爷爷的经历比父亲坎坷,甚至有些闻者伤心。爷爷少小就是孤儿,在社会上飘荡,做过乞丐,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被一个生意人看重,学会了打算盘和算账。于是慢慢学出了名堂,经商是一把好手。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县里面要培养干部,就在镇里选中了他,可是我奶奶不同意,怕爷爷当了大官变坏。
  于是县里只好给爷爷另外安排一个职务,任命为乡镇水泥厂的厂长。一干就是十多年。自从爷爷成为厂长之后,就戒烟了。他怕被别人利用他的爱好。他这个厂长当得如何?我无从考察。只是后来,接任厂长的人很快就把厂子掏空了。所以我看来,至少爷爷在位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就算有什么瑕疵,也只能说提拔错了继任者,看走了眼。
  这个继任者叫王家海,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爷爷经常这样骂道。因为王家海当了厂长之后,对退休的爷爷十分冷淡,不像在位时,百般巴结。当然,王家海也没什么好下场,居然提拔一个开车的司机当厂长。厂子搞得乌烟瘴气,后来经营得一落千丈,不得不倒闭了事。这个司机也用同样的方式,回报王家海,最后他们反目成仇。王家海的仕途从此开始走霉运。后来这个司机厂长,修了一栋豪华的三层小楼,正好就在爷爷房子的对面。可是从不往来,因为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10:36:36
  1981年7月,我出生在河口镇的余家村。那一年国际上轰动的大事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泄露。当然,这和我关系不大,但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那就是那一年天气燠热。太阳黑子爆炸,使气候格外的反常。很多人躲在家里,尽量少出门,田地里也很少有人在烈日下劳作。
  我的母亲是村里的老师,在怀着我的时候,还要给学生们讲课。那时候教室没有风扇,更不用说空调。燥热的天气,让学生们有些烦躁。调皮的孩子心不在焉,在教室里叽叽喳喳。我的母亲只好严厉的呵斥。有一个最顽皮的孩子,和他母亲顶嘴。这让气氛格外紧张。那个学生扬言要给母亲肚子一拳,使之流产。
  由此可见母亲怀胎时,多么不容易。我终于在酷暑的傍晚顺利降生。这让一家子喜出望外。不过奇怪的是,我一生下来却不哭,瞪大了眼睛看世界。按迷信的说法,这种反常可能是祥瑞,稀奇。当然,后来一位姑爷说,应该把孩子倒过来打一下,让他哭出来才能身体正常。
  爷爷奶奶高兴的把我抱在怀里,屋外鞭炮齐鸣,可是我居然还是没有哭,连鞭炮也吓不住我。要是将来我有什么大成就,想必这件事,一定会被大肆宣扬。在一边逗着婴儿的姑姑们说,这孩子是想省力气,懒得哭罢了。直到晚上十点,夜深人静时,摇篮里,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有点一鸣惊人,把母亲吓坏了。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11:31:51
  回不去的乡愁,挥之不去的亲情。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15:59:05
  我的降生,让家庭充满喜悦。其实我还有一个哥哥。只不过哥哥刚生下来有些瘦弱,还有一点小小的疾病。所以爷爷主张再要一个孙子。所以说,我的横空出世,除了要感谢父母,也要感谢爷爷的决定。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二胎是不允许的。爷爷通过活动,罚了几千块,终于把事情摆平。
  几千块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万元户就算富裕的了。可是为了我,爷爷肯拿出几千块。实在是大手笔。在爷爷看来,只要人丁兴旺,这点钱就不算什么,一定能赚回来。当然,我后来的发展并不顺利,也没有太多报答爷爷的地方,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和愧疚。好在我可以把满腔的孝心,投到父母身上,也算是弥补了孝道上的亏欠吧。
  我小时候和爷爷奶奶比较亲。因为父亲在外地当兵,母亲则更多的住在教师宿舍里。父母长期两地分居,我和爷爷奶奶生活。爷爷由于是乡镇水泥厂的厂长,也不是经常回家。所以更多时候,我在奶奶的教育下长大。那时候最小的姑妈还没出嫁,所以我不愁没有长辈的呵护。
作者:笔随意走2017 时间:2020-09-14 18:04:56
  娓娓道来,故事写得津津有味。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18:18:40
  最让我高兴的是,每当爷爷从水泥厂回来总会有惊喜。因为爷爷总会带来好吃的东西。夏天,爷爷最看重的徒弟王家海经常拖着一卡车的西瓜,送到家里来。就算狼吞虎咽,总吃不完。有时,王家海还会请爷爷到馆子里吃饭。爷爷于是就带着我一起打牙祭。什么兔子肉,蛇肉,还有好吃的时令蔬菜,就是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一些。而且不光是王家海,还有一些叔伯辈,也经常请爷爷吃饭。他们都想得到爷爷的重用吧,巴结得很明显。
  虽然王家海不是唯一的提拔人选,但他绝对对爷爷最恭敬。所以后来爷爷自然选择王家海接任。倒是有一个没有被选中的伯伯,反而对爷爷最重感情。后来王家海过河拆桥,不理会爷爷的时候,只有这位伯伯一直逢年过节的看望爷爷,而且每次都提着大礼,雷打不动几十年,直到爷爷去世,他还拖着癌症的不便之身,前来祭奠,真的令人肃然起敬。
  幼年时,在我的眼里,爷爷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因为大家都尊敬他,视他为族里的长辈。我曾一度以爷爷为傲,每当我在外被人问起,是谁家的小孩时,我总会骄傲的说出爷爷的名字。而且我也感觉到,别人知道之后,会高看我一等。当然,这种感觉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淡。因为我发现,爷爷并不是大人物。只不过曾经当过一个乡镇企业的厂长。并不十分有头有脸。而且他所提拔的人,成就平平,也就没有什么人愿意为爷爷歌颂一番。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余小寒 时间:2020-09-14 18:54:50
  到了晚年,爷爷连基本的社保都没有。只不过退休的时候,拿过几千块的退休费。这些钱慢慢也花完了,爷爷并没有为自己留什么后路,最后不得不依靠父亲的赡养。爷爷曾警告过父亲,说要是不赡养他,他就会写检举信。父亲于是负担起赡养责任,一晃十几年。
  我印象里,爷爷很硬朗,很会做生意,怎么会到老了没钱的地步?其实,如果仔细回忆,还是能发现一些端倪。爷爷不是一个省钱的人,他的花销很大。虽然舍不得吃穿,到死都没几件好衣裳。但是在修建房子和改造房子上,花钱不计代价。只要稍微觉得房子有毛病,就重复建设。开始房子后面,修了一个池塘,后来池塘不好,于是又填起来种菜。种菜不挣钱,于是又修个养殖棚,养过鸡鸭,还养过狗。听说君子兰值钱,还养过君子兰。总之,爷爷越是想发财,就越爱折腾,越折腾,钱就越像流水。
  更叫父亲心痛的是,爷爷十分喜欢随礼。哪家办丧事和喜事,他都会慷慨的送钱。目的很简单,就是讲面子。其实并非需要别人还礼,纯粹就是送得高兴。后来爷爷在离世前,给父亲交代,他的丧事不收别人的钱。父亲做到了。但是这改变不了爷爷曾经爱摆谱的事实。有时候,父亲之所以不想给父亲爷爷很多钱,就是因为再多钱,爷爷也能花完。这恐怕是爷爷曾经当厂长,爱讲排场,种下的根吧。(完)
作者:秦川梦回新 时间:2020-09-14 19:25:14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